考死2:教学实习

考死2:教学实习
  • 主演:黄正音,池昌旭,金秀路,南宝拉,朴恩斌,朴智妍,孙浩俊,尹胜雅,尹施允
  • 导演:刘善东
  • 地区:韩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0
暑假来临,为了保证升学率,某私立高中组织高三的前30名学生到生活馆进行补习,顶尖的严志润、内向腼腆的金世熙以及前游泳部干将尹娜莱、调皮捣蛋的JK皆榜上有名。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这群青春男女还是如期来至学校。在此期间,他们的手机被没收,并按照老师的要求抛却一切私心杂念,全力向着大学的目标迈进。   紧张枯燥的日子仍在继续,但是恐怖的事件出现,搅乱了孩子们的神经。正是晚自习时分,少女滢澜的尸体突然从天花板坠落,紧接着从广播中传来令他们难以置信的消息:从现在开始,他们将一个个死去,谁会最后走出这所恐怖的死亡学校,成为他们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

考死2:教学实习第一集

韩叙之垂着眼帘品酒,眼角余光却始终注视着夏侯铭。

亭中沉寂良久后,夏侯铭幽幽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面颊,眼中都是无奈:“罢了……”

即便担着“护国将军”这个封号,可他若连家人都护不住,又护得哪门子国?

韩叙之放下酒盏,拱了拱手:“良禽择木而栖,将军日后,绝不会后悔今夜的选择。”

他说完便告辞离去,亭中只剩夫妻二人。

沈枫轻轻靠着夏侯铭的肩膀,双眸平静如水,呵气如兰:“夫君,韩叙之和楚随玉都不是可以合作的对象。”

夏侯铭愣了愣,她抬头,脸上都是狡黠:“你手握京城重兵,借着楚随玉的力量除去皇上,再趁势解决掉楚随玉——”

“你是不是疯了?!”夏侯铭皱眉,“他们两个都死了,谁来当楚国的皇帝?”

沈枫眉眼弯弯犹如新月:“皇室里,不是还有一位皇子吗?虽痴傻了些,可痴傻了,才好控制啊。”

夏夜宁静。

夜深了,皇城的万家灯火大片大片的熄灭,只余夜幕上的星辰依旧散发出微光。

翌日一早,国师府。

沈妙言起床去花厅用早膳,她吃得有些多,引来了君怀瑾的不满。

可君怀瑾已经不敢再对这个看似柔弱的妖女怎么样,对她而言,这个妖女比萧贵妃还要可怕。

至少,萧贵妃是不敢甩她耳光的。

她想着,脸颊似乎还有点疼。

她颤巍巍地吃了自己碗里的细面,正想央着君天澜带她去看一看楚国京城的繁华,对面的小妖女擦了擦嘴,声音清脆:“四哥,你今日休沐,不如陪我去街上走走?”

“好。”君天澜答应得利落。

君怀瑾咬了咬唇瓣,正暗自伤心时,沈妙言瞥向她,眉眼之间都是天真无邪:“你想出去逛街吗?”

君怀瑾怕极了她,偏头望了望面无表情的亲哥哥,小脸上满是委屈,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可怜巴巴:“我很想去……沈姐姐,你能带我一块儿吗?”

沈妙言挑眉,她打了这姑娘两巴掌,这姑娘倒是变得乖巧了。

大约也是个心思单纯的。

她望向君天澜,见他不反对,便大方道:“那好吧,但你不许乱跑。”

三人用过早膳出了门,君天澜背着手走在后面,两个女孩儿走在前面,沈妙言送了君怀瑾一个陶瓷小白兔,君怀瑾觉得稀罕,捧在怀中爱不释手。

她跟着沈妙言,偷偷去看她的侧脸,这女孩儿面容清丽白嫩,即便大周皇族向来出美人,可这女孩儿,实在比她见过的任何女子都要好看。

除了妖孽的五皇兄。

她跟着沈妙言,没过一会儿,便将她打了自己两巴掌的芥蒂抛到脑后,转而姐姐长姐姐短的喊起来。

两人年纪仅仅相差两岁,很容易就混熟了,君怀瑾娇蛮却善良的本性暴露,叫沈妙言不禁对她高看了两眼。

君怀瑾欢欢喜喜地抱着沈妙言的胳膊,回头瞅了眼君天澜,轻声道:“沈姐姐,我皇兄若是回了镐京,定然是镐京城里的香饽饽,不知道有多少世家贵族,盯着等他回京呢!可是那些小姐你都不必担心,你要担心的,是薛姐姐。”

君怀瑾对薛宝璋其实并没有多少喜欢,只是一开始,被母亲耳濡目染,总觉来路不明的沈妙言是个狐媚子,所以她才更喜欢知根知底的薛宝璋。

可深交之后,她觉得沈妙言比薛宝璋好多了。

至少,同沈妙言讲话,不必总是拘着规矩。

而沈妙言认为趁此机会打探一下敌情也不错,便好奇问道:“那位薛家小姐,是怎样的一个人?她喜欢你哥哥吗?”

“薛姐姐长得虽然美,可其实比不过你。她的父亲是大周的相爷,位高权重,深受父皇信赖。她还有个兄长,是大理寺少卿。她自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与谢家的大小姐,一同被誉为镐京城的两颗明珠。”君怀瑾毫不犹豫就背叛了临走前顾皇后的谆谆教导,将薛宝璋的情况和盘托出,“和薛姐姐相处很舒服,可正是这种舒服,才让我觉得不舒服。”

沈妙言一怔:“为什么?”

“除了我,她和镐京城里每位小姐都能相处得很好,她总能让人对她交口称赞。你不觉得这样的姑娘,其实很可怕吗?”君怀瑾摇着把白纸水墨折扇,“至于她喜不喜欢皇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她和皇兄应该还未见过面。”

沈妙言回头看君天澜,对方身姿修长面容英俊,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她收回视线,忍不住垂眸凝思,若她去了镐京,她什么都没有,如何能比得过薛宝璋?

若她是四哥,肯定也会选薛宝璋啊!

察觉到她的苦恼,君怀瑾笑道:“沈姐姐你不必担心,皇兄喜欢你,他一定不会要薛姐姐的!”

沈姐姐长得美,若她是皇兄,她肯定选沈姐姐。

沈妙言抬手揉了揉脸蛋,决定不去思考这些费脑筋的事儿,指着远处的福双阁道:“那里的点心好吃,我请你吃!”

君天澜望着这两个姑娘蝴蝶般进了福双阁,薄唇不禁抿出淡淡的笑意,也跟着进去了。

君怀瑾八月下旬才恋恋不舍地返回大周,临走前也不忘叮嘱沈妙言,她在镐京城等着她。

送走君怀瑾,沈妙言回到临水阁,脱了外裳随手丢掉,趴到大床上抱着被子想要睡觉,却如何也睡不着。

她翻了个身,盯着帐幔顶部,幽幽叹了口气。

她如今面临的难处只有一个:怎么名正言顺成为君天澜的女人。

她想得出神,君天澜不知何时走进来,捡起她丢在地面的衣裙挂到衣架上,又在床榻边坐下,见她中衣大敞着,里面的粉色肚兜都露了出来,还能看见上面绣着的小荷尖尖角。

他皱起眉头,替她拢了拢大敞的衣襟:“怎么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我不想做大家闺秀……”

沈妙言推开他的手,爬到窗边拉拢窗帘,屋子里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

君天澜正疑心这姑娘要做什么,就瞧见她饿狼扑食般扑过来,将他抱得紧紧:“四哥,我要做你的女人!”

考死2:教学实习

考死2:教学实习第二集

一听这话,纪寒骁的脸色顿时阴云密布,他冷笑一声,“怎么,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乔染怔了怔,她没这个意思好不好?纪寒骁好歹是个大集团的总裁,要忙的事儿自然也很多,所以她只是担心他呆在这里浪费时间而已。

而且她又没有伤得很严重,随便请个看护来照顾她就行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唔……”乔染正想为自己辩解,没想到一挣扎手就痛。

“你怎么了?”看到乔染这副样子,纪寒骁已忽略了自己刚刚还在生气,马上拧眉问道。

乔染缓缓地喘息,摇头,“没……没事了。”

这时,病房的门被敲响了。

纪寒骁回头,那人便推门而入,是楚桥生。

“师姐,你没事吧?”看到乔染已醒来,楚桥生还是挺高兴的,但是看到她这惨状,马上又顿住了,“师姐……你这伤……”

“哦,我这伤不要紧,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乔染淡淡一笑,“你们不用担心的。”

楚桥生还想说什么,纪寒骁冷冷地扫他一眼,瞧见那小年轻脸上的红晕,不由得挑挑眉。

看来他的妻子真有魅力啊,这小年轻对乔染有什么心思,纪寒骁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

“那你饿吗?我……”

“不用你操心,她是我的妻子,我已让人送饭过来了。”纪寒骁冷淡地打断了楚桥生的话,楚桥生抿抿唇,低下头不知道想什么。

“对不起,师姐,没想到这一次出行居然连累了你,真的……对不起。”楚桥生向她道歉。

乔染看着那红了脸的师弟,轻声地说:“应该道歉的不是你,楚师弟不要放在心上,你回去好好学习,不要想太多。”

楚桥生还想跟她说什么,不过碍于纪寒骁的在场,只好点点头,“那好,师姐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不用了,她需要清静。”纪寒骁冷淡地说道。

乔染惊讶地看了一眼丈夫,他到底是怎么了?这是吃醋吗?不对,他爱的本就不是她,怎么可能吃醋?只不过不想她和别的年轻人多相处,毕竟会让别人说闲话的。

“你回去吧,我出院后会再回学校看看老师的。”乔染说,她的目光落在了纪寒骁的脸上,仿佛要寻找出一缕他吃醋的痕迹。

楚桥生点头,眼底里有着复杂的神色,最后他还是沉默地离开了。

纪寒骁不悦地冷笑,“看来你这么圣母的性格也有小男生喜欢。”

乔染抿抿唇,她不想跟纪寒骁争执着什么,毕竟当时她这么忍让着储宜雯,只不过是看在恩师的面子上了。

然而在纪寒骁看来,她沉默就代表着默认,心中有一股怒火在流窜,然而他的目光落到了她脑袋上的绷带上,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之前接到电话,纪寒骁都要急死了,暗暗地决定一定不要再介意什么,可是他现在又怎么了,居然又朝她发火了?冷静,冷静!他暗中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调整自己的情绪。

考死2:教学实习

考死2:教学实习第三集

席老师拍拍她的背:“小薇一定不希望你那么难过,我们要抱着希望等她醒来好吗?就算是植物人,也会有奇迹发生的。”

“老师-”时蜜哽咽着,“你不难过吗?”

“我?我看得很开,因为我知道,小薇的愿望都达成了,她会很高兴的,而且从此以后,我每天都陪着她,她再也不会乱跑了,一直和我在一起,挺好的。”

听着这样的话,时蜜释怀了。

也许席老师才是最难过的那个,只是与此同时他也替宫薇感到高兴。

宫薇不安定的前半生,终于得到了安宁。

以后,席老师如愿,能和宫薇一直一直,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

从医院离开,回家途中,时蜜给夏律和常欣打了个电话。

“大伯,大伯母,我来向你们报喜啦。”

尽管夏律和常欣已经知道时家的变动,但是听见时蜜那么开心,两人也还是感动得红了眼眶。

这个苦命的孩子,终于能有一个好的未来了。

回到时家,时蜜想起宫薇,还是会感到难过。

她把自己锁在书房,亲手写了一封信,拟了时家从今往后的方向,夜幕便降临了。

封非季来敲门:“小猪,吃饭啦。”

时蜜把东西放好之后,打开门,嘟嘴:“不要以为我现在很好哄哦,你再叫我小猪,让我的人听见了,我怎么保持威严啊。”

“那我悄悄的,”封非季故意小声了些,“来,小猪,该吃饭了。”

“……”

时蜜无语的被封非季带走吃饭。

来到餐桌前,看着一大桌子成品。

时蜜惊喜道:“都是你做的吧?”

“有这么明显吗?”封非季看着自己的手艺,“好吧,快吃,我喜欢看你吃我做的菜。”

“有什么好看的?你也吃哦,别老是在我吃饭的时候看着我,我会吃不香的。”

“嗯,但我就是喜欢看你吃东西,我觉得特别香。”

“……”

时蜜无语的拿起大螃蟹开始啃。

尽管她吃得并不优雅,还是会感受到一股痴汉的视线……

她塞了一块蟹腿肉到封非季的嘴里:“就这么喜欢看我吃东西吗?”

封非季一副痴汉的脸笑着:“刚遇到你的时候,还不知道你就是时蜜,我就是看着你吃东西的时候,喜欢的你。”

“有这种事……”时蜜好笑道,“诶,那要是我不干时家的工作了,我以后就去当大胃王主播,你陪我吃遍世界,好吗?”

“这种让你出去抛头露面的事,我考虑个一年半载再说。”封非季的脸色突变。

时蜜闷哼一声:“还考虑?考虑着你就再也不提起了,不过没关系,你不陪我,我自己去。”

“那你要是想去,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了?”封非季无奈道。

时蜜的眼睛一亮:“嘿嘿,还是你最好……那到时候我就把标题写成,首富的女人是大胃王!”

封非季被逗笑了:“嗯,我要是入镜头,你就不怕情敌遍布全网?”

“彼此彼此好嘛!”时蜜眨眨眼,“我要是去当主播,你的情敌也不会少,到时候我还是单身,哈哈哈,我要出去看看外面的帅哥长什么样。”

封非季手里的螃蟹瞬间吓掉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