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

安息
  • 主演:波比·苏·卢瑟,凯文·盖奇,西恩·瓦兰,乔纳森·斯卡奇
  • 导演:罗伯特·霍尔
  • 地区:美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一个年轻女子(Bobbi Sue Luther 饰)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口棺材之中。她完全记不起事情发生的始末,甚至连自己的姓名和住所也彻底忘记。不久后,她终于想起自己是被一个带着骨头面具、肩膀上固定摄像机的变态杀手(Nick Principe 饰)击晕。   女子尝试从魔掌中逃跑,寻求一切可以得到的帮助。但她和她的营救者们显然低估了杀手的实力,任何挡在这个杀人魔王面前的英雄最终都会变成一具死尸。在他面前,猎物无处遁形,只有坐以待毙

安息第一集

巴迪走了之后,KK一个人在那边闲着无聊。

时不时翻着手机,除了伊诺给他发的小意意的视频外,就是杰森找他出吐槽巴迪。

他看了后,一一回复后,又觉得无所事事。

不由的就想到乔恩跟艾伯特。

等他回过神后,KK自然自语的开口,“真是见了鬼了!”

他竟然会一直对他们念念不忘。

想到这里,KK蹭的一声站了起来,二话不说,上楼睡觉去。

他就还不信了。

事实说明,KK还真对这个事情念念不忘。

他的确是睡着了,可是梦里,他却梦到艾伯特不在了。

还对他说了一些特别感人的话,以至于KK醒来的时候,脸上都是眼泪。

醒来后,他坐在床上发呆了很久。

他忽然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的遗憾,才是最遗憾的。

他现在跟乔恩赌这个气有什么用?

倘若艾伯特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没有赶得及,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的话,他应该会遗憾的吧!

想到这里,KK二话不说,直接从床上跳了下去。

噔噔的下楼去了。

巴迪刚从外面回来,看到KK一脸凝重的表情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送我过去!”KK说。

“过去?去哪里?”巴迪一脸蒙圈。

“乔恩那边!”KK也不绕圈子,直接开口。

巴迪听到后,神情异样的打量着他,“你……想通了?”

“快送我过去!”KK急不可耐的说。

巴迪慵懒的挑了挑眉,看到他这一脸凝重的样子,也就没再问什么,拿起钥匙,“走吧!”

KK立即走了出去。

车上,巴迪不止一次的打量着KK,他则是一言不发的坐在那边。

“是……出什么事情了吗?”巴迪看着他问。

“没有!”KK僵硬的说。

“没有……”巴迪看着他,他的表情可不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

KK深呼吸,开口,“好了,等我回来再跟你说吧!”他说。

他能耐着性子把这话说出来,已经是很难得了,巴迪也没再勉强他,加快了速度朝那边开去。

半个小时后,车子再不远处停了下来。

巴迪看着外面,“就是那个了,但是我的车不能开过去,否则,咱们俩都得成为碎片!”

KK看了一眼他指着的方向,解开了安全带,“好,我自己过去!”

他刚要下车的时候,巴迪一把按住了他,“你想好了?”

KK蹙眉,“还有什么问题吗?”

“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你要记住我们离开的日期,到时候我会准时来接你的!”

说起这,KK顿了下,随后点头,“我知道了!”

“走吧!”巴迪开口。

KK推开车门便走了下去。

巴迪并未着急离开,而是一直看着KK的身影,生怕他会出什么事情。

果然。

KK刚到那边,很快就跑出一些人,将KK给团团围住了。

看到这画面,巴迪眉头蹙了起来,原本想下车的,可是他忍了忍。

KK看到那些人,眉头蹙了起来。

“拿来的小孩子,快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能待的地方!”那些人说。

KK看着他,眉头微蹙,“你们不认识我吗?”

“我们应该认识你吗?”

KK叹息,从他们这些人里也找不到熟悉的面孔,“乔恩呢,我要见他!”

听到他提起乔恩的名字,那些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

“快点啊!”他喊了一声。

可能是因为他年纪太小,而且身上还带着一种有恃无恐的气质,其中两个人交头接耳说了两句话。

“你在这里等着!”说着,那人拿着对讲机朝一边走去了。

乔恩听到后,立即走了出来。

KK就站在那边,双手环胸,拽的跟什么似的。

看到他,乔恩是欣喜的,但一想到什么,他又克制了那种喜悦,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乔恩看着KK问道。

看到他,KK的心也激动了一下,他也克制着自己,轻咳了一声,“怎么,不欢迎?”

“没有!”

“没有还不让你的人让开!”KK说。

乔恩看了那些人,“你们去四周看看吧!”

那些人点头,立即朝一旁走去了。

乔恩看了他一眼,“进来吧!”

KK没说话,跟着一同走了出去。

刚走进去,佣人就看到了KK,眼眸露出欣喜,“小少爷,你怎么来了?”

在看到佣人后,KK脸上也扬起了笑容,“我……我当然是来看你们的!”

“好开心又看到你,上次一别之后我还很担心呢!”

“你怎么样没事儿吧?”KK问。

佣人转了一圈,“我没事儿,我好的狠!”

“那就好,那就好!”KK笑的极为开心。

乔恩在一旁看着,刚才明明还是一副酷酷的样子,现在转脸就变了。

似乎感受到了乔恩的视线,KK看了过去,在看到他后,立即收起了笑容。

还装出一副拽拽的样子。

乔恩没说话,继续朝里面走去了。

KK看着佣人,“我一会再跟你聊!”

“好的好的!”佣人点头。

KK跟着乔恩一同走了出去。

客厅里。

乔恩坐在沙发上,KK走了过去,也坐下。

“怎么忽然过来了?”

“这话都问了两遍了,看来,还是不欢迎我了?”KK说。

乔恩看着他,认真的说了句,“没有!”

“没有就好,毕竟我知道你想我了,所以特意来看看!“

“想你?”乔恩蹙眉。

“怎么,难道没有吗?”KK戏谑的看着他问。

乔恩轻笑一声,“什么时候,你还有这自恋的毛病?”

“怎么,还不承认了?”

“承认什么?”

KK拿出手机,翻出自己拍的那张照片,然后朝乔恩走了过去。

“你看这个是什么?”

乔恩视线扫去,就是一个车的背影,但是如此熟悉。

“这个是……”

KK立即收了起来,“怎么,还不肯承认?”KK反问,然后叹息了口气,“我就是看到你去找的我,又不好意思露面,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所以我就过来了,毕竟……作为一个成熟稳重的人,还是要主动一点的!”

乔恩,“……”

视线看向他,KK则是挑了挑那双清秀的眉,看起来格外滑稽。

乔恩无奈失笑,“是,我是去过那边!”

“承认了?”

“不过,我不是去找你的!”

“嗯?”

“我去那边,是有事情要处理!”

“除了找我,你还能有什么事情?”KK反问,显然对他说出的话不太尽信。

安息

安息第二集

黑白双婴虽然炼制成功了,但想要真正的让黑白双婴发挥出他应有的力量,必须要做到一点。

黑婴双目化为白色。

白婴双目化为黑色。

只有做到了这一点,黑白双婴才算是真正的激活成功,才能发挥出它们应有的力量。

黑婴想要让双目化为白色,必须要吞噬大量的煞气,让煞气完成黑婴最后的蜕变。

而白婴想要让双目化为黑色,则需要庞大的种灵力,而这种灵力必须是元婴修士甚至更高境界修士的元婴才行。

低于元婴修士,其种灵力的质量还达不到白婴吞噬的最低标准。

所以,相比之下黑婴提升的速度要远远超过白婴。

因为,凡是修士的体内,或多或少都有煞气的存在,妖兽也不例外。

但是,元婴境界的修士可不是遍地都是,并且,元婴修士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正是因为这样,这段时间来,黑婴的提升明显要超过白婴。

黑袍天弃心里清楚这一点,所以之前斩杀了几名元婴修士后,他可是一个元婴也没有留下,全部交给了白婴吞噬,其原因就在于他想让白婴跟上黑婴的提升步伐。

此时见白婴双目终于发生了变化,已经出现了针孔大小的白点,黑袍天弃哪有不激动的道理。

至少,这让他很直观的看到了白婴的变化,心里自然更加有动力了。

“我很期待你们彻底蜕变的那一天,呵呵。”黑袍天弃狞笑道。

随后,黑袍天弃张口一吸,将白婴吸进了嘴里,途中白婴个头自行变小,方便进入。

收起白婴后,黑袍天弃没有立刻离开,他将怀中的半块苍龙玉佩取出。

目光,落在了这半块苍龙玉佩上。

“师尊当年说过,想要得知我的身世,要从这苍龙玉佩着手。按照师尊所说,要喂食苍龙玉佩大量的鲜血才行。”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苍龙玉佩吞噬了不知多少鲜血,特别是近期,无论是什么样的血液,居然一点都不挑食,通通吞噬,如此多的鲜血吸收后,为何苍龙玉佩还是没有变化?”

看向手中的半块苍龙玉佩,黑袍天弃一脸沉思。

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敢肯定苍龙玉佩当中到底存在着什么。

但有一点他是能够肯定的,苍龙玉佩当中的存在,一定与龙有关。

因为,他不仅一次听到过龙吟之声,甚至见过龙影,并且在关键时刻还曾救过他的性命。

所以,黑袍天弃才会有这样的肯定。

其实苍龙玉佩当中的存在到底是不是龙,黑袍天弃并不介意,只要够强就行!

他每次斩杀修士,都将修士的血液单独抽离出来,其主要原因就是希望苍龙玉佩当中的存在能够快速恢复过来,为他所用。

但是,自从上次与白袍天弃有过意识上的交流后,苍龙玉佩当中的那股意识便再也没有出现。

直到今日,黑白双婴都有了变化,唯独这苍龙玉佩一点变化都没有,黑袍天弃心里难免会生出疑惑,寻找问题的根源。

“一定是鲜血吞噬的还不够!”想来想去,黑袍天弃觉得只有这个可能最容易说得通。

心里如此想到,黑袍天弃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一个白袍天弃以往都不敢有的想法!

一道灵光闪过,黑袍天弃的左手掌心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流出,在黑袍天弃的控制下,流出的鲜血朝着半块苍龙玉佩而去。

下个瞬间,苍龙玉佩被鲜血包围。

黑袍天弃如此做,居然是想要用自己的血液来喂养苍龙玉佩。

可让他脸上笑容一僵的是,鲜血包裹着苍龙玉佩,但苍龙玉佩却并没有要吞噬鲜血的迹象。

过了好一会儿,情况依旧是这样,黑袍天弃取出了多少鲜血,那就还剩着多少鲜血,苍龙玉佩一滴都没有吸收。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血液还不入你的眼?”心里刚生出这样的猜测,黑袍天弃便自己否定了。

“应该不是,如今的苍龙玉佩一点都不挑食,连聚气期修士的鲜血照样吞噬,怎么可能看不上我的血液。”

“难道……是因为他不想吞噬我的血液?”黑袍天弃的心里不禁生出了这样的猜测。

想了想,他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有观察了一段时间,被鲜血包裹着的苍龙玉佩依旧没有要吸收血液的迹象,黑袍天弃这才不得不放弃,重新将苍龙玉佩悬挂在胸前。

“罢了,反正黑婴还需要大量的煞气,极死焰提升同样也需要生机,顺便将目标体内的鲜血抽取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初在极乐之地时,那家伙就应该向极乐宫主问清楚体内血液一事,可惜那家伙胆子太小,一心只知道离开,真是废物一个。”黑袍天弃啐了一口,骂道。

黑袍天弃嘴里的那家伙,说的自然是白袍天弃。

当日从极乐宫主表现出来的情况来看,黑袍天弃估计极乐宫主对他体内的血液应该是有一定了解的,如果那时白袍天弃主动询问起此事,说不定当时就能解开他的身世之谜。

但是,白袍天弃当时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一心只想着离开,错过了此机会。

在黑袍天弃看来,白袍天弃就是胆小怕事,才会让这个机会就此错过。

灵力在伤口上流转,掌心上的伤口缓缓愈合,无法通过自身血液来供苍龙玉佩吸收,黑袍天弃觉得少了一道让苍龙玉佩快速恢复的捷进。

但是,他并未为此事烦恼,正如他心里所想的那般,他反正要收集更多的煞气以及生机,大量的血液,顺便也就收取了,他并不担心苍龙玉佩没有血液吸收。

伤口不再有鲜血流出,在灵力的作用下,伤口成功结疤,然后疤痕逐渐消失。

紧接着,黑袍天弃手臂一挥,在他身前突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生机之力。

这股生机之力的强大,远超之前斩杀的任何一名元婴修士。

甚至,之前斩杀的元婴修士,他们体内被抽离出来的所有生机,加起来还没有眼前这股生机之力来得强烈。

这股强大的生机,正是当日在极乐之地时体内残留下来的。

最近都沉浸在杀人的乐趣中,这生机一直处在黑袍天弃的体内没有处理,现在从体内将这股生机之力取出,正是为了要将这股强大的生机之力处理掉。

看着眼前上空庞大的生机,黑袍天弃的脸上露出了狞笑。

“呵呵,我知道你很想要,出来吧。”

话音落下,黑袍天弃眉心极死焰印记忽然闪烁了几下。

随后,极死焰印记消失在了黑袍天弃的眉心,一朵拇指大小的灰色火苗,出现在了黑袍天弃身前。

极死焰在风中摇摆,仿佛随时都可能会熄灭,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以极死焰如今的力量,别说是这山风,哪怕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他也不会熄灭。

黑袍天弃能够感受到此时极死焰的兴奋。

“去吧,都是你的,嘿嘿!”黑袍天弃狞笑,开口说道。

一听此话,极死焰没有任何的犹豫,冲向了空中那庞大的生机,疯狂的吞噬了起来。

如今的极死焰,灵智已开,但是,也仅仅只是开了灵智而已,他不会去思考。

对于苍天弃,无论是黑袍天弃还是白袍天弃,在极死焰的眼中,都是自己的主人。

说得直接一点,极死焰根本就没有发现苍天弃的变化,以它目前的智商,他认定的就是苍天弃这具身体。

若是哪日极死焰的灵智提高了,或者苍天弃的身体因为外界因素发生了变化,他或许才会感应到不对劲。

极死焰吞噬生机的速度极快,丝毫不亚于苍龙玉佩吞噬鲜血的速度,庞大的生机,在黑袍天弃满脸狞笑的注视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安息

安息第三集

王亭之诧异了,这世界也太小了,竟然金磊会是发发的粉丝,这让他内心更加坚定要签约发发。

赵斌则是一脸懵逼,真坂木老人是谁,他真的不清楚,毕竟他没有去看过发发直播。

“什么是真坂木?”沈区长看向旁边的顾准,低声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顾准也一头雾水,怎么刚才剑拔弩张,这一瞬间就成了朋友。

“你小子够爷们,虽然我没看到,但是我听我们员工说了,打的好,这种人必须要狠狠地揍!”

金磊拍了拍赵斌的肩膀,对于这位发发的绯闻男友,之前他十分的好奇,今天一见很对脾气。

他正好在明珠市,也正好看到了发发开播,更看到了那个阿伟纠缠发发,当时他就看出来发发住在他的酒店,顿时就让司机开车往过赶。

一路上他也不停的让员工给他汇报情况,这边的事情发生的太快,酒店的员工还没来及阻止,发发就受伤了。

“这位是发发房间的土豪,也是发发房间的房管。”王亭之看到赵斌一脸懵逼,低声的解释道。

“哦,什么是房管。”赵斌依旧懵逼,看向了王亭之,真诚的问道。

“我……”王亭之顿时无语,如果不是赵斌真诚的眼神,他一定认为对方在戏耍他。

“哈哈,你不会不看直播吧?”金磊看向赵斌,反而十分的好奇,笑着问道。

“不看。”

赵斌摇了摇头,对于直播这种东西,他连打开都没有打开过。

“你是一个奇人,怪不得发发会喜欢你。”金磊摇了摇头,他知道发发不想找一个圈内人,更不想找粉丝,现在这样一个连直播都不懂的人,自然是最佳人选。

“我有女友,之前那些新闻都是被人诬陷。”

赵斌没有解释太多,但他不希望别人一直误认为他与发发有什么关系,尤其是发发的水友。

王亭之点了点头“今天赵斌刚在演唱会上表白了他的女友,叫夏玲对吧?我现在很想见一见这个女人。”

“赵斌?”

“恩?”

伴随着清脆的声音,赵斌下意识的回头,下一刻就呆住了。

看向眼前穿着淡蓝色风衣的女人,对方提着箱子,同样一脸诧异的看向赵斌。

王亭之看向眼前的女人,不由的内心惊叹,对方的容貌完全甩卢曦瑶一百条街,就在他准备过去搭讪,却看到了赵斌冲了过去。

赵斌抱住对方,还不等对方说话,就直接吻了上去。

开始对方还拒绝,但随着赵斌的亲吻,对方也热烈的回应,看的周围一群人都目瞪口呆。

“咳咳。”

王亭之故意咳嗽了一下,毕竟周围可是一群人,有警察,有区长,有土豪,还有一堆水友,现在眼前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不是秀恩爱的时候,最关键他十分嫉妒。

“讨厌,这么多人。”夏玲推开赵斌,羞涩的抱怨了一句。

“你怎么会在这里?”赵斌很意外,意外夏玲的出现。

“我来找你。”

“你看到演唱会了?”

“恩。”

夏玲点了点头,她只是打算找一家距离那个什么chinajoy近的酒店,先把东西放了,然后给赵斌打电话,给对方一个惊喜,却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赵斌。

“你原谅我了?”

赵斌看向对方,脸上带着期盼的表情,内心也不由的有些紧张。

“恩。”

“这一切都是误会,等我之后给你解释,现在有点事情需要解决。”

听到夏玲的回答,赵斌内心十分愉快,不过想到背后的警察与沈区长,他也只能先去把麻烦解决,再与夏玲温存。

“这位是夏玲?”王亭之看向赵斌,眼神中带着羡慕,这样貌若天仙的女人,竟然便宜了赵斌。

“恩,我女友夏玲。”赵斌点了点头,然后又把王亭之与卢曦瑶介绍给了夏玲。

“我对王老板早有耳闻,您网上名气很大。”夏玲微微一笑,与二人一一握手,带着玩笑的语气说道。

“那都是浮云,我说赵斌这小子怎么把你骗到手的,他完全配不上你啊。”

虽然如此说,但论颜值的话,王亭之也不得不称赞赵斌的帅气,简直就能堪比那些棒子国的欧巴。

金磊也走了过来,看向夏玲又看了看赵斌“我给安排一套总统套,费用我出。”

“金老板,您还是帮忙解决沈区长那边的麻烦吧。”王亭之看向沈区长,眼中带着一丝不屑,对方刚才不给他面子,让他记恨上了。

“你先陪你女友上去看看房间,这里的事情我来解决。”金磊招呼过来一个酒店员工带赵斌去房间,他则走向了沈区长。

沈区长看到突然冒出一个美得冒泡的女人,结果就被赵斌给吻了,还不等他说什么,对方就要带着这个美女离开,他自然不乐意了。

“顾准!”

“知道了区长,我这就去带对方回警局。”

“恩!”

听到顾准的话,沈区长满意的点了点头,只要到了警局,他一定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但就在这个时候,金磊走了过来,看向沈区长说道“这件事算了吧。”

“金老板,你这意思我儿子就被白打了?”

“你先看看这个。”

金磊拿出手机,递给了沈区长,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沈区长看了一眼走向酒店电梯的赵斌,内心放轻松了,对方只要不离开酒店,那就没有关系。

接过来金磊的手机,看到屏幕上的画面,他顿时脸色变的很难看,尤其是听到里边的声音。

“发发,不要走,我爱你,让我娶你好不好?”

“发发,别让我毁了你,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虽然短短几十秒,却证明他儿子确实先招惹的被打女子,看向金磊的时候,沈区长脸色已经变得很阴沉“你什么意思?”

“现在网上有很多人已经录下来,我这一段就是网友传给我的,你说如果我结合我们酒店的监控,你儿子会不会只是被打一顿这么简单?”

沈区长听到之后,眼睛不由的睁大,呼吸变得急促,盯着金磊几秒之后仿佛泄了气的皮球。

现在的互联网发展这么快,他儿子今天的事情可能已经成为热议,如果金磊把酒店里他儿子打人视频曝光,那就不是他儿子会怎样。

他这个区长的位置也有危险,想到这里,他看向金磊的眼神已经变的畏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