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鼠藏虫

卧鼠藏虫
  • 主演:文松,贾冰,崔志佳,张晨光,周浩东,代乐乐,艾如,夏梓桐,李世鹏,郭子歆
  • 导演:文松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影片讲述了失散多年的双生兄弟在企业抢夺战的反向推动、血脉亲情的感召与国际大案的卷入之下跨国重逢,在身份对调被识破后,兄弟俩统一目标,并肩作战对抗幕后黑手,赶走阴霾重新开始美好生活的喜剧式励志故事。

卧鼠藏虫第一集

夜落弯腰全捡了起来。

直播间弹幕一片哇哇声:“晏少真是好男人啊,什么好东西都给晏少奶奶。”

“晏少奶奶真幸福,好嫉妒!”

“晏少这才是正确地带妹游戏。”

“笑话,晏少是什么人,晏少是我们国家的军长,拿起枪杆子能守护国家的好么。”

他们四人一路开着车到处找人,占领了个高地,守着杀了很多跑圈的人。

到最后只剩下三个队伍,八个人。

晏御和雅瑟·帝的人头数只差了一个。

最后的安全区就只有一点儿大,晏御他们占着地势的优势站高地上有石头掩盖,又迅速地解决了三个人。

这个时候晏御和雅瑟·帝的人头数持平了!

而只剩一个敌人!

晏御开口问道:“你们想看雅瑟王子裸奔吗?”

直播间屏幕炸了,全部都是“想想想想想想想……”

雅瑟·帝扯了扯嘴角:“谁输还不一定……呢!”

“砰!”

他的话音才刚落,响起一声枪响,雅瑟·帝看到自己的血槽瞬间就空了,他游戏人物倒在了地上!

“晏御!你……你使诈!”

晏御猛地补了一枪,雅瑟王子猝。

雅瑟·帝哼哼地道:“不算!你这使诈。”

晏御毫无半点愧疚地道:“雅瑟王子大约没带兵打过仗,有句话叫做兵不厌诈,能赢就行。”

晏御说完拿起枪对着最后一个敌人开了过去,“砰”地一枪暴了对方的头。

人头十七个,雅瑟·帝人头十五个。

“记得裸奔,雅瑟王子,直播间这么多人看着呢。”

“我不……我不……不算不算不算!晏御卑鄙,无赖,耍手段,你们说是不是!”

晏御对夜落道:“落落,我去开会,你玩会就下,别玩累了。”

“好的,老公你去吧。”

晏御将号给下了线。

雅瑟·帝无语地道:“诺诺,你老公这么阴险不是好人,还是赶紧离了吧!”

夏芝呵呵地笑:“小表弟,我哥说得对啊,兵不厌诈能赢就行啊,游戏规则就是能杀自己队友,他这不算犯规,你还是想好什么时候裸奔吧,要不然明天新闻报导可就不好看了。”

雅瑟·帝撇了撇嘴:“诺诺,你是最可爱最美丽的,你要讲公道话。”

夜落笑道:“问直播间的观众吧。”

“哇,不行,你们H国的人不能欺负我一个D国人,不对,其实我家往上三代也是H国人啊,你们看我H国语言这么好,我们是自己人。”

雅瑟·帝求生欲极强地说了一堆的话。

直播间的观众笑道:“可以不裸奔,但是要给我们看一张最性感最妖娆的照片。”

一堆观众对这个人的提义附和。

“这个没问题,我发给我徒弟,让她发公众号上给你们看。”

“雅瑟王子万岁!”

“雅瑟王子嫁我吧,我拿我腰上的二十斤横肉做聘礼。”

夜落嘻嘻地道:“你们加油啊,我师父没有订婚,也没有心上人,而且他特别喜欢我们国家的女生。”

雅瑟·帝:“???”

卧鼠藏虫

卧鼠藏虫第二集

素月很小就被送进陈府上。和陈逸阳青梅竹马,朝夕相处,怎么会没有感情?

只是,温燕是要素月搅乱陈府的一团宁静,进入吴国公府,把吴国公府也搅得一团乱。

这是素月的任务,素月生而为人,似乎就是为了这个任务而存在。

只是她也是有感情的,一遍遍一次次的关心,素月已经视陈逸阳为兄长。

至于白家那个霸道的小爷,想到白泽栋,素月双颊染粉似的,无端端害羞起来。

白家。

院子里,乌鸦停在柱子上,扑扇着黑黑的翅膀。

白秀珠穿着靛青双层棉大夹袄,坐在躺椅上抽着烟斗,白泽栋懒洋洋地躺着西式黄花梨大躺椅上,身上盖了条喜鹊登枝绒毯,半眯着眼睛看一本话本。

白秀珠那烟斗敲了敲桌子说:“你都做了什么?陈家随从刚刚来过,说你又上去闹了。为了一个丫鬟,你这是何苦呢?”“母亲,她可不是普通的丫鬟。儿子今生若没有她在身边。还不如死了。”

白秀珠气得把烟斗都摔在地上:“你个没出息,我怎么就生了你啊!都怪你爹走的早。你没有爹教,我把你宠的,宠坏了!一个丫鬟你就可以为了她死。那我呢?我在你眼中是什么?白家呢,白家的家业在你眼中算什么?”

“母亲何苦说这种话来伤人心?母亲和白家的家业不都还有大哥吗?”白泽栋不屑地说,“儿子打小就不爱做生意,母亲又不是不知道?”

“你真的比你大哥差远了。”白秀珠气得想打过去,又舍不得,干脆哭了起来。

“哎呀,母亲你不要哭啊,你这样一哭大家还以为我怎么了呢。”白泽栋劝却劝不住。

白秀珠越哭越响。

白泽宇过来了,“我正在算账呢,听到母亲在哭就过来啦,到底是怎么了?弟弟,一定又是你惹母亲伤心了。”

“是,是,是!又是我!在白家终归你是好人,我是坏人。”白泽栋一看他大哥过来说这话,就生气了。

白秀珠在大儿子怀里哭声渐渐地小了,“母亲,我给你倒杯茶去。”白泽宇轻轻拍打白秀珠的后背。

“泽宇,还是你乖。”白秀珠顺了口气,道,“你弟弟天天只关心陈家那个狐狸精丫鬟,连白家家业都不要了。你说我这做娘的能不气吗?”

“母亲,我从小就不懂这些庶务,你是知道的,你都有大哥了管我做什么?我不过就只要个丫鬟,有了这丫鬟我这一辈子活的也幸福顺畅,你为何不帮我要过来呢?”

“你要我怎么帮你要过来?去陈家闹吗?”白秀珠拍打着自己的胸脯,激动地说,“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你都不帮我。总之,没有她,我也不娶媳妇了。”白泽栋双手一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子。”白秀珠冲过去要打,被大儿子拦住,“母亲,你先歇歇气,气坏了自己身子不值得。”

“你这个不孝子!你想娶那丫鬟,你倒是问问那丫鬟要不要你。”白秀珠咳嗽起来。

“要的。素月跟我说过,她心仪的人,其实是我。她只是把陈逸阳当成了哥哥。”白泽栋一提到素月就满脸的温柔模样。

“一个丫鬟信口胡诌说的话,你竟然也信。就算她喜欢你,可是,她的卖身契在陈家少爷手中。你拿的过来吗?你为了她天天上赶着去闹事。你丢的是我们白家的脸。你大侄女以后是要做贵妃娘娘的,出了你这样的叔叔。你不是给她丢脸吗?你怎么就不为别人想一想,你怎么眼睛里就只有那个狐狸精?”白秀珠连珠炮地骂道,希望能把小儿子给骂醒。

对于感情,白秀珠也是过来人了。她一眼就断定那个丫鬟是心怀鬼胎,根本对自己儿子不是真心实意。就算是真心实意,他们两个也是门不当户不对,白家也断不能让一个丫鬟做正室夫人。

更何况,陈家还不愿意放人。

为了一个丫鬟撕破两家人的脸,白秀珠可是做不到。

“对不起,母亲,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知道我要定素月了。不管你们怎么想,不管天下人怎么骂我。我只要她。”白泽栋说,“甚至为了她,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你……”白秀珠当场气得吐血,晕了过去。

她一直宠成眼珠子的小儿子,没想到最后为了一个人丫鬟什么都不要!

“娘!”白泽宇连忙扶白秀秀上床。并让发呆的白泽栋赶紧去找郎中,“还愣着做什么?娘都晕过去了不知道?真是鬼迷心窍了你!”

白泽栋这才转身就走。

郎中过来了,开了点药走了。不久,白秀珠也醒过来了。

看到白泽宇在床边,却没有看到白泽栋,白秀珠急了,“不会又去陈家了吧?”

“哪能呢?我让弟弟在院子里跪着认错呢。”白泽宇扶着白秀珠坐起来,还在她背后塞了个玉枕头。

“这么冷的天,你咋可以让弟弟跪在地面上,会冻坏膝盖的。”白秀珠立马跳来起来,“还不赶紧拉他起来?”

“母亲,弟弟做错了事,惩罚一下是应该的。”

“什么惩罚?我原谅他了。”

“母亲,你就这样原谅他了?”白泽宇一脸不解。

“快让他起来。”白秀珠命令道。

白泽宇没办法,只好过去,“母亲让你起来。”

“除非她答应帮我去陈家要人。不然我可不起来。”白泽栋撅起嘴不服气地说。

“母亲都原谅你了,你竟然还提条件。”白泽宇很生气。

“那我就不起来,你让母亲看着办。”白泽栋说。

“你……看我不打死你。”白泽宇气得抬手。

“不要打他。”身后,白秀珠大叫起来。

“母亲,弟弟要你去陈家要人!”白泽宇捶打自己膝盖说。

“我知道了。”白秀珠心软了,“泽栋,你起来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多谢娘。”白泽栋高兴得跳了起来。

“只是,我拉下脸去陈家要人,陈家也未必会让我如愿。能不能成功,我不能保证。”白秀珠叹了口气。

卧鼠藏虫

卧鼠藏虫第三集

不对!

李菲菲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她之前为了保持清醒,一直在喝这儿的茶水,可如今却是比之前更晕乎了!这么看来,怕是那茶水里,这父子俩也用了药!

见鬼!

李菲菲暗骂了一句,却是根本无力反抗,而看到李菲菲刚刚喝的茶水里的药效上来,钱英俊也是眼前一亮,直接就伸手摸向了李菲菲的腰间。

不过就在这时,李菲菲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

钱英俊皱着眉头看了眼,直接挂掉了李菲菲的电话,扔在了一旁。

在他眼中,不管是谁来电话,也不能阻止他带李菲菲离开!

一会儿爽完了,他拍几张照片,就是有证据,王小凝跟李菲菲还敢报警不成?

报警,她们这辈子就毁了!

不过,如今李菲菲原本晕乎乎的脑子在听到手机铃声后瞬间就清醒了几分。

她很清楚,这会儿会打电话给她的,多半就是萧明了!

在李菲菲眼中,萧明就是这世上最强大的保护神!

如果萧明快到了,那就肯定没事!

自己只要多在这儿拖一会儿,别被带出去,导致萧明找不到自己,就万事大吉了!

想明白这点,李菲菲也顾不得许多,整个人直接往地上一摊,死死抓住了桌子腿!

钱英俊不禁皱起了眉头。

如果事情在饭店里闹得太大的话,对他们父子俩都是没什么好处的。

在这样一家饭店里要是把事情闹大了,最后碍于面子,没准儿彦军都不愿意捞他们!

想到这儿,钱英俊扭头望向李菲菲,眼神也冷了几分:“菲菲,你最好起来,不然,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李菲菲这会儿基本上是没有半点儿多余的力气了,整个人只是死死抓着桌腿儿,坚决不松手!

这也让钱英俊的眼中顿时就闪过了一道冷意。

“李菲菲!你别给脸不要脸!”钱英俊捏了捏拳头,看着地上的李菲菲,显得有些恼火,“我告诉你李菲菲,今天,你愿意,要被老子上,不愿意,就被老子强上!你给我想清楚了!”

李菲菲依旧不言语,而看到李菲菲这倔强的样子,钱英俊的怒火顿时就起来了。

他是想上李菲菲,可他对李菲菲其实是没有半点儿感情的!

这会儿李菲菲这副样子,自然让钱英俊心中愤怒,也顾不得别的了,直接一个嘴巴子就抽了上去!

啪!

一声巴掌声中,李菲菲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还真没想到,钱英俊竟然会抽她!

“李菲菲,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松开!老老实实跟我走!”看着李菲菲,钱英俊一脸怒意地说着,而听到钱英俊的话,李菲菲在短暂的愣神后,却是抱这桌腿儿抱得更紧了。

她很清楚,这是她唯一保住自身的机会!

“艹,婊子!”钱英俊直接又一巴掌抽了上去!

啪!

一时间,李菲菲的嘴角顿时就多了一丝血迹!

钱英俊的力气尽管不大,可那也是跟萧明去比的,跟李菲菲相比,钱英俊在力道上,那就是秒杀的!

如今挨了钱英俊两巴掌,李菲菲的嘴角已然被打出了血来,脸上更是肿起来一块儿,整个人看起来都让人心生怜惜。

可饶是如此,李菲菲却依旧死死抱着桌腿儿,也不知她究竟是哪儿来的坚持!

钱家父子对视一眼,直接就做出了决定。

不管了,先走!

李菲菲这样,强行拖走的话引起的反应太大,不值当!

钱英俊虽然不爽,却也知道这会儿不是硬来的时候,只得是暗骂一句,不再去管李菲菲。

钱子涛直接出门结了账,而钱英俊则是在房间里看着二女,等钱子涛结账回来,一起架着几乎昏迷过去的王小凝就准备往外走。

至于李菲菲?

早晚要她好看!

可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开了口。

钱家父子都是微微一愣。

他们还没开门,怎么房门自己就开了?

而如今他们抬头一看,房间门口正站着一个男人。

面容如刀割一般,眼神似剑!

这房门口站着的,不是萧明,又能是谁?

如今看着二人架着几乎晕厥过去的王小凝,萧明不由眯起了眼,而当萧明看到二人身后,地上抱着桌腿儿,脸上明显肿起来,嘴角更是流出了血的李菲菲之时,萧明原本的平静的脸上,顿时就多出了几分杀意!

萧明跟李菲菲的接触虽然不多,可一来这次过来住的房子是李德厚的,李菲菲是李德厚的女儿,萧明自然应该照顾着点儿。

二来,他萧明跟李菲菲也认识一段时间了,有过几次接触,萧明怎么说也是把李菲菲当一个小妹妹来看的。

三来,李菲菲对他萧明的感情,萧明心里也清楚!

这样的一个女人,萧明自然不舍得她被人欺负半分!可如今,李菲菲竟然被这钱家父子俩给打成了这样?

萧明的眼中寒光闪烁,眯着眼,看着钱家父子二人,声音也瞬间就沉了下来。

“你们俩,是谁打的她?”

“你谁啊!关你屁事?滚一边儿去!”钱英俊年纪轻,还在叛逆期,如今看到萧明突然拦住他们俩,自然有些恼怒。

只是……

啪!

钱英俊话音刚落,一个大嘴巴子,直接就抽在了他的脸上!

一切都来得有些突然,钱子涛整个人直接就傻在了原地,而一旁的钱英俊则是被萧明这一巴掌直接抽得重重摔倒在地,脸上肿起来一大块儿,比李菲菲的情况严重了不知多少倍!

“李菲菲是谁打的?”

萧明再次开了口,声音依然冷漠,而这回,听清楚萧明的话,二人也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萧明是冲着李菲菲来的!

他是李菲菲的朋友!

联想到之前的电话,钱英俊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尽管萧明动手狠辣,不过钱子涛却依旧保持着冷静,如今看着萧明,上下打量一番后,也不由重重冷哼了一声。

萧明身上的穿着打扮在他看来也就属于一般般的那种,估摸着去那种大牌的折扣店里,用不了几百块钱就能弄来一套,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大人物。

这样的一个人,就是能打又能如何?

作者冷血大兵说:求鲜花!!!!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