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人的性玩偶

牧人的性玩偶
  • 主演:RoxaneMesquida,CarlosLeal,JoelBasman,NicholasOfczarek
  • 导演:迈克尔·斯特内
  • 地区:瑞士
  • 类型:悬疑片
  • 语言:瑞士德语
  • 年份:2010
这是一部由瑞士导演迈克·施坦纳根据《牧人的人偶》传说执导的惊悚片.在阿尔卑斯高山上孤独的牧人缺乏女性的陪伴,而制作出一个女性人偶来满足需要.这个人偶最终成了活人,开始向折磨她的人进行复仇.《牧人的人偶》被宣传为一个关于悲剧、肉欲、疯狂和谋杀的故事。

牧人的性玩偶第一集

……

“赤虐啊,这几天怎么看起来总是闷闷不乐的?”

王焱正准备召集卡缪等人,开一个简短的军事会议,中途遇见独自坐在台阶上的赤虐郡主。

说来也怪,他们这一行人入驻郡主宫之后,这个赤虐居然一次都没来勾引他,整天都郁郁寡欢,怏怏不乐。

虽然这让他清静了不少,可总感觉赤虐这样的状态很不好,毕竟他王焱至今占了赤虐不少便宜,稍稍关心一下她,也是应该的。

于是王焱索性就坐到了她的身旁。

兴许是王焱难得的关心,以及难得主动靠近。闷闷不乐的赤虐,娇躯不由得微微一颤,脸色虽有激动与喜色,可愁绪反而更多了起来。

隔了良久,赤虐才悄悄看了王焱一眼,低头忧愁道:“魔焰大人,我,我是不是很没用?是不是……只能成为父亲大人,将来的联姻的工具?”

这个问题让王焱稍稍有些意外,看样子顿巴与卡斯,敢于正面挑战赤虐郡主的威严,以及父亲兄长对她的态度,令她颇受打击。

如今她也终于从往日纸醉金迷,浑噩度日中醒悟了过来。这是一件难得的事情,不过也让她为自己的未来,感到了迷茫。

王焱看了看赤虐郡主,他大致能明白对方的心思,于是安慰道:“你拥有魔王血统,天赋潜力远比普通魔将强的多,怎么可能没用呢?只是养尊处优久了,缺乏技巧与磨练而已。至于将来的人生,我认为这在于你自己的选择,不应该由他人替你做主。”

王焱这么说也不完全是安慰,虽说人生处处是无奈,身不由己的事情太多,但不去试着为自己挣扎一番,那样的人生又有何意义可言?

这番话简单直接,赤虐听后眼睛微微一亮。

随后她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目光深深地看向王焱,语气中还带着稍许乞求似得说道:“魔焰大人,我在流火大城中,已经待不下去了,我想主宰自己的人生,您……您带我走吧?”

王焱当即一愣,他也明白赤虐在帮了他这么多之后,已经和自己的父亲赤炼,以及三位兄长结下了梁子。可以说,只要他一离开这里,或者说抛弃了这个赤虐,这个赤虐肯定会被她父亲赤炼魔王,立即拿去联姻嫁人。

虽说王焱明白其中的缘由,也没法坐视不理,可这个赤虐突然这么一说,搞得他就好像要拐走人家闺女,带人家私奔似得。

抹掉心中的冷汗,王焱也不是什么无情无义之人,他看了赤虐郡主一眼之后,最终一口答应道:“行,我可以带你走,并且让你在我身边担任职务,不过你能否变的更强、更出色,包括接下来你自己的人生,都将看你自己了。”

“呜……”赤虐郡主娇唇颤抖,最后喜极而泣,一下扑到了王焱的怀中,“呜呜呜,魔焰大人果然是疼爱我的,呜呜,我要给你生孩子!”

赤虐郡主心中包袱被放下,整个人再次恢复成原来豪放热辣的模样,光天化日之下,就要在楼道间给王焱生孩子,这可把王焱吓坏了。

王焱废了好一番力气,才让赤虐郡主安稳下来,随后她将赤虐郡主安排给卡缪的副官,黑暗精灵艾尔莎,让赤虐跟随艾尔莎学习战斗技巧。

赤虐郡主实力等级,虽说比艾尔莎高出了一个层次,可她那一身实力,全是赤炼魔王用资源堆出来的,加上养尊处优,导致赤虐郡主与先前的莉迪亚一样,空有一身优秀的魔王血统与天赋,却不知道如何运用这份力量。

不过只要给赤虐郡主一定时间,加以调教后,个人能力绝对远超现在。

而且王焱认为,在眼下这个团队框架下,他的手下彼此促进与磨合,将来产生的凝聚力与战斗力,绝对远超普通军团。

又准备了几天,王焱安排好各项事宜之后,仅仅带了这一批精英团队,便在熟识的城门小队长安排下,装扮成商旅,悄悄出了门。

王焱带人是去打劫的,自然不能太过声张。而且王焱在流火大城闹出这么大乱子之后,魔王宫早就开始密切关注王焱的动向,所以稍作掩饰还是必须的。

出了城门,王焱等人简短路径了驻扎在城外的军营一次。

这里是赤惑与赤虐的随从蛮兵,驻军的地方,两人加起来人数足有数千。不过大量军队移动过于引人耳目,王焱继续走精兵路线,只带了一支百人精锐,便改道向赤炼湖泽而去。

因为在去打劫之前,与国非局通过位面基地,互相联络的日子就要到了。

赤炼湖泽,广袤无垠。因为之前存在着一头半神级的炎湖主宰,使得这一大片区域内,几乎无人敢来探索开采资源。即便是赤炼魔王,都不愿意无缘无故招惹那头野怪。

如今这一切,都属于王焱了。自然而然,他不会放任这块肥肉不动。

王焱虽然已经开始挖掘赤炼湖泽的矿区,可只是派遣了半神炎魔和一些蛮兵驻扎,采矿的都是一些哥布林,利用最原始的方法和工具采矿,效率低下,品质也很难保证。

可要王焱去细抓这些,却也分身乏术。

由此,是应该向国非局内部招募一些帮手伙伴了。侵略偌大的地狱世界,可不能仅仅靠着他王焱一个人啊。

王焱不是一个人在作战,背后靠的是华夏国非局,甚至是整个地球。

很快,王焱抵达了第一次降临地狱的空间缝隙处,在三足金乌等看守下,这处简陋的基地没出什么岔子,可也没有什么建设性的进展,破烂基地中堆满了开采出来的各种地狱金属矿石。

确实也是,没人能指望一头三足金乌的神魂去搞基地建设,尤其是一头傻头傻脑的三足金乌。

“滋滋~王焱收到请回答。”

跨位面通讯技术飞速发展着,如今通过空间节点来通讯声音很清晰,还能进行数据传送了。按照这种节奏发展下去,王焱完全有理由相信,他有一天能做到和地球随时联络。

“云院长,可以开启位面通道了吗?我这里有一笔资源要传送回去。”王焱回答着。

“稍等一下。”云止说道,“这里有一封来自韩总局长的密信,你先接受一下看看。”

随着数据跨越位面,通过位面通讯器转接到了王焱手机上,当他阅读完韩鸿博总局长的密信后,嘴角渐渐地露出了古怪而好笑的表情。

这个主意不错啊?韩总还挺会雪中送炭的。

呵呵呵,貌似有些同志们要倒霉了。

……

牧人的性玩偶

牧人的性玩偶第二集

楚伯阳穿着丝绸长衣,清瘦的脸庞衬在柔软的衣料中,本就清晰的线条更加起伏,这般的温柔与美丽。

在遇到楚伯阳之前,邵玉从未想到过,男人也可以用美丽这个字眼来形容。

他穿麻衣、棉衣,从不在乎自己的容貌,这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应有的心态吧。

但是,在淄城的皇宫里,他却打扮成这样!被下药,被威胁!十人一队的年轻少女因为他的一个不字而接连丧命!

邵玉简直不敢想象,楚伯阳的心里会是何等的屈辱?

坐在榻上,邵玉伸出纤纤玉手,在他的手臂上开始拿捏按摩。手臂结束,然后是双腿。

这是楚伯阳最喜欢的放松方式,清虚道长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暗示,邵玉需要帮他把毒素发泄出来。为了避免药性发作,楚伯阳在调动全部身心的力量压制下焦的躁动,这还是他被每日下药解散内力之后仅剩的体力。

就楚伯阳目前的身体状态而言,这太伤身体了。

邵玉经常给楚伯阳做按摩,手指很有劲儿。她纤长的玉葱般的漂亮手指活跃得像是舞蹈的精灵,在他的肌肤上游走……渐渐地,也不知是谁在发热,细密的汗珠匝起。

楚伯阳终于醒了。起初有点恍惚,感觉到有人在触碰身体,下意识地全身肌肤绷紧。邵玉突然间的触觉竟似抚触着坚硬湿滑的铁皮壳子。

“是我,夫君!”她靠近他的耳边,柔声低语,手指依然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

楚伯阳睁开眼,看清邵玉近在眼前时,星眸射出湛湛清辉。

“哦,玉儿!”他的眼里满是思念,性感的唇角微微绽开笑容,伸出手掌抚上邵玉的脸庞。

邵玉的奉上湿润的红唇,灵巧的手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身体,渐渐向下滑去。

楚伯阳心理上放下了深重的防御,身体便很快起了反应。邵玉心疼他,帮他褪去衣衫,主动骑坐上去,轻巧地动作起来。

……

楚伯阳体内的毒素喷泄而出,邵玉将两人都收拾干净,重新换上一套衣衫,心里才算安定了。

“夫君,你受苦了!”邵玉在他身边刚刚重新坐定,素手便被楚伯阳的大手掌握住。

“傻玉儿,我能受什么罪?无非就是失了内力,被那秦喜一时限制了行动而已!”楚伯阳的视线仿佛黏在了邵玉脸上,一直那么欣喜地注视着,都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那你怎么不好好吃饭呢?瘦成这样!”泪珠滚滚涌出眼眶,邵玉另一只轻抚着他的胸膛,入手排骨硌得凹凸分明。

楚伯阳终于蹙起浓黑的直眉,无奈说道,“谁知道淄城皇宫里,上至国主,下至个有头有脸的老太监,尽都是些心肠歹毒手段下作的!茶水和饭食里搀着软筋散,我为了少中点毒,就绝食了。可是……那贱人为了逼我吃饭,竟然将宫中的宫女尽数在我面前集结。我不吃饭,一杀就是一排……”

楚伯阳声音沙哑,一边述说,时不时倒吸一口凉气。邵玉听得气愤填膺,忍不住骂出声来。

牧人的性玩偶

牧人的性玩偶第三集

墨云深大笑:“那是自然,墨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阿远便道:“这么说墨大哥你是从外边世界来到我们村里的?”

气氛骤然一滞,穆青荔暗暗好笑,墨云深这家伙,没想到有一天会被阿远这憨货的话噎住的时候吧?

就连高大山顿时也忍不住好奇起来,朝墨云深望了过去。

墨云深有点尴尬,咳了一声笑道:“那是因为特殊的原因、以及特殊的际遇和巧合,才造成了如今的状况。你们别好奇,等出去了,自然就明白了……”

穆青荔忍不住又翻了翻眼睛瞅了墨云深一眼,这个家伙,嘴巴倒是滑溜,叽叽歪歪说了这么一大通,实际上等于半点儿有用的都没说。

阿远那家伙也真是个憨的,立马丢开了之前的问题,乐呵呵的点头:“嗯,我听墨大哥的,墨大哥的话总不会错……”

这个傻子!

高大山也是一笑,知道墨云深自有他的难言之隐,没在多问。

又往前走了片刻,隐隐约约似乎一片嘈杂得不得了的声音传入耳中,四个人都是一愣。

“你们应该也听见什么嘈杂的声音了吧?”四个人当中,墨云深的耳力最好,听得也最为清楚,他看了一眼穆青荔他们三人的神情,便知道他们必定也听见了。

三人点头,穆青荔挑了挑眉:“就是听得不太清晰,咱们再往前走走。”

阿远挠挠头,想了想说道:“那声音闹腾得叫人心烦头疼,叽叽喳喳的乱成一片,难道是什么鸟儿不成?”

深秋的时候,在大森林中,经常会看见铺天盖地的小鸟群乌压压的飞过天空,旋即又全都一头扎进森林里,故而阿远有此一说。

高大山却道:“我看这声音不像鸟鸣声。”

“对,”穆青荔点点头深以为然:“鸟鸣声可没有这么难听的!”

墨云深不由莞尔:“大森林里的鸟,却难说了。”

“多说无益,咱们往前去看了就知道了!”

四个人说笑着,脚下不自觉加快了步伐。

一抬头,只见大孔雀已经展开翅膀朝着前方毫不犹豫的飞了过去,穆青荔不由“咦!”了一声,笑道:“说不定那果子也在前方呢,你们看大孔雀这副心急火燎的样子!”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越往前走,那种铺天盖地的吱吱呀呀的略有些尖锐的叫声变得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嘈杂。

一刻钟之后,这声音已经完全清晰了。

听的多了,简直是对耳朵的一种荼毒,让人脑袋都觉得有些晕乎乎的起来。

要说这是什么鸟叫声,打死穆青荔都不相信!哪有叫声如此难听的鸟儿啊?简直不配为鸟。

从一片密林走出去,那嘈杂的鸣叫声仿佛“哄”的一下对着人铺天盖地扑面而来,如洪水将人包裹其中。

穆青荔四人齐齐傻眼。

“天啊,这、这是什么呀?真的是鸟吗?这鸟长得也太丑了点!而且怎么连毛都没有啊!”阿远愕然吃惊道。

高大山也一愣:要说不是鸟,分明有翅膀,可要说是鸟,羽毛呢?没见啊!

墨云深也有些愕然。

穆青荔一拍脑门,无语至极。

什么鸟啊,明明就是蝙蝠!

每一只个头有海碗那么大,黑乎乎的,展开那一对肉翅膀,整个儿得差不多有手臂那么长。

其实之前听到这叫声,她心里便隐约有些怀疑会不会是蝙蝠,只是想到蝙蝠一般都是傍晚的时候才会出来活动,白天都是待在阴暗的山洞里,所以才没有望这儿想。

谁知道果然还真是它们。

大森林中似乎还真没见着蝙蝠,怪不得高大山和阿远不认识,至于墨云深,他能认识这种怪物一样的动物才怪呢!

此时,在他们的眼前,一棵棵树冠浓密、枝繁叶茂的大树上,无数的蝙蝠落在上边——更准确的说,这些蝙蝠不是落在大树上,而是落在大树的果子上。

是的,这些大树上所结的果子,就是昨晚大孔雀给穆青荔他们带回去的果子。

一颗颗红彤彤的跟红灯笼似的密密麻麻挂满枝头树梢,而又有无数黑乎乎的一只只蝙蝠——确切的说应该是果蝠落在这些大果子上啃食。

原来就是这种果子,招惹来了这铺天盖地的果蝠群。

放眼望去,这偌大的一大片果林中,全部都被这样的果蝠群给霸占了。

一棵树上,绿色、红色、黑色三色混合交杂,那叫一个艳丽得诡异!

想起昨天晚上吃的那果子,虽然果子的味道是真的很好吃没错,这一刻,四个人的胃里依然隐隐的感觉不太好了……

“我空间里有本书,记载了不少新鲜事物,这东西不是鸟,叫蝙蝠。啧,没想到咱们居然跑到蝙蝠窝里来了!”穆青荔说道。

“幸好不是鸟!”阿远舒了口气。

有这么丑的鸟,可真叫人看了也不爽。

墨云深笑道:“看来这些果子咱们是没这个口福了,我看这些蝙蝠也不会攻击人,咱们这就走吧!”

蝙蝠这种动物,出身高贵的墨云深自然没有机会见过,但在书上却是见过记载的,此刻听穆青荔这么一说,脑子里顿时回想起所见的书中描写,立刻便恍然大悟。

话说,这蝙蝠虽然不会攻击人,可这形象实在算不得好看,尤其是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这么庞大的数量,更让人看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且这喳喳喳喳的声音实在是太吵了,吵得人头晕脑胀很想发狂,早离开早好。

天空中传来大孔雀嗷嗷的叫声,它往前飞了许久也没见穆青荔他们跟上,于是又掉头飞回来了,示意他们跟上。

墨云深精神一振,笑道:“瞧大孔雀都急了,咱们跟着它走吧,说不定前方还有这样的果林呢,它给咱们带回去的,未必就是在这儿采摘的。”

这话让另外三个人都表示赞同愿意相信——这才对嘛!不然真的要恶心了!

这一大片果林是真的很大,在里边足足穿梭了半个多时辰,才终于走了出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