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堡垒

白色堡垒
  • 主演:PavleCemerikic,SumejaDardagan,贾斯敏·盖廖,KerimCutuna,AlbanUkaj,BilalHalilovic,耶琳娜·科迪奇·库雷特,IrenaMulamuhic,FarahHadzic,哈西娅
  • 导演:伊戈尔·德尔利亚
  • 地区:加拿大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波斯尼亚
  • 年份:2021
青少年法鲁克和朋友靠帮黑手党做事为生,直到他遇到中产阶级女孩莫娜,一段青春期的浪漫爱情由此萌发。影片徘徊在惊悚片和童话故事之间,灰暗现实与迷人梦境互相交织,极富油画质感的布光、舒缓的钢琴旋律衬托出年轻人的迷惘与哀愁。波黑导演伊戈尔·德尔利亚凭借一个浪漫爱情故事之壳,展现战后萨拉热窝的社会氛围,以及不同阶层的生活状况。本片入围2021年柏林电影节新生代青年竞赛单元。

白色堡垒第一集

叶昊在修成法力晋升真人之后,《至高至尊轮回圣法》终于显示出了第二式。

天怒!

天之愤怒!

人在愤怒的时候都会进入疯狂暴走状态,想要毁灭眼前的一切。

那么,天在愤怒之时,更是要毁天灭地,彻底毁灭整个世界。

叶昊全力催动至高至尊轮回圣法,体内所有法力按照一种玄之又玄的轨迹运转着,每运转一个大周天,他的领悟就深一层。

达到最后,叶昊彻底明白过来,仿佛抓住了冥冥之中的那一丝领悟的机遇,陡然睁开双眼,右手朝着面前的虚空一抓。

这一抓,蕴含天地之力,契合大道纹理,犹如上苍之手,将整个天穹都一下抓在手中。

顿时之间,方圆百米的天地灵气肉眼可见的滚滚而来骤然压缩,全部汇聚到这一抓之中。

咔咔咔。

天地灵气极度压缩,开始固化晶体化,一杆太古、神话、史诗、传奇、带着无穷毁灭气息的青铜战矛,就这样被叶昊抓在了手中。

天怒:毁灭之矛!

这是一杆怎样的战矛啊,刚一凝聚成形,上面就显露出来了画面:

一尊高达万丈的巨神,在肆意的毁天灭地:大手一抓,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苍穹破灭;双脚一踏,地面分崩离析裂开一条万丈深渊,大地崩塌。

这尊巨神永远不知疲绝,永远在破坏、在践踏、在毁灭,直到整个世界崩溃,重归混沌。

这是一尊破坏之神、毁灭之神、死亡之神,要把整个世界都彻底毁灭,让世界重归混沌。

叶昊一把抓住毁灭之矛,顿时一股毁灭天地的无上意念直冲脑海,让他的精神都受到了感染,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呐喊:

“毁灭之矛,毁天灭地!”

这一刻,天地都在毁灭之矛的怒火下瑟瑟发抖。

所有人看到这杆毁天灭地的毁灭之矛,仿佛看到了天在愤怒、在发火、在咆哮,要降临人间毁灭一切。

他们心中都生出一丝自我毁灭之意,自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要随着毁灭之矛一同毁灭。

华天骄首当其冲!

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遗世而独立,把上天都惹到愤怒了,要降下惩罚彻底毁灭自己。

在天怒面前,他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不堪一击,如同一只蚂蚁一样。

他在害怕、在颤抖、在恐惧、在后悔,自己不该与叶昊作对,否则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毁灭之灾。

但是一切都太迟了。

因为他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天怒锁定了,任凭跑到天涯海角,都会被天怒追杀,千里不留命!

“婆罗伞!是死是活,全靠你了!”

华天骄脸色一下苍白如纸,猛地喷出一口精血,是他的生命精华,要拼力一搏了。

这一口精血喷出,他的修为将会从真人之境跌落下来,跌回到宗师巅峰,并且此生再也无法晋升真人之境。

这是保命的杀手锏。

如果不舍弃修为,他感觉自己必死无疑。

得到精血的加持,婆罗伞再次绽放出万丈光芒,仿佛重回上品法器之威,防御之强世间无敌。

婆罗伞一下张开,化为一个七色的光罩,把华天骄团团包裹在内,金刚不坏万法不破。

叶昊目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口中轻轻的吐出一个字:

“死!”

他的右手轻轻一抛,就那样毫无花哨的一记直刺,毁灭之矛摧枯拉朽,洞穿空间犹如纸张,无尽毁灭之力在矛尖汇聚,就算是天穹都可以一矛给捅个大窟窿。

毁灭之矛从虚空中消失,又从虚空中出现。

嗤。

毁灭之矛携带天之怒火,一下刺在婆罗伞的伞尖上。

伞尖,是婆罗伞防御最为强大的地方,可以媲美天地间最为坚硬的金刚石,金刚不坏万法不破。

然而,毁灭之矛只是轻轻一刺,伞尖瞬间断裂,不可阻挡。

毁灭之矛去势不减,一下从伞尖处深深的刺了进去,摧枯拉朽般的刺穿整个伞身,七色光罩瞬间就被毁灭之力尽数毁去。

嘭。

婆罗伞这个中品法器,竟然承受不住巨大的毁灭之力,一下子崩裂开来,化为碎片。

刺啦。

紧接着,就是华天骄的身躯。

没有了婆罗伞的防御,他的肉身在毁灭之矛面前根本不堪一击,瞬间即溃。

华天骄瞪大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被一矛穿个通透,出现一个巨大的空洞。

“你……”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昊,随即眼前一黑,彻底死亡。

这尊名震天下的华山派掌门,就这么死了。

毁灭之矛去势不减,一下钻入地面。

轰轰轰!

就像是钻地打洞一样,华山之巅响起巨大的轰鸣声。

所有人都感觉到地面在颤动,然后他们就震惊的看到,从华山之巅的下方峭壁,有一杆青铜战矛冲击而出,带起无数山石,呼啸而落。

毁灭之矛竟然一下洞穿了华山之巅,把朝阳峰捅了个大窟窿。

一矛洞华山!

咕噜……

无数人咽口水的声音响起,所有武者在这一刻都感觉心中发寒瑟瑟发抖,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脚下一软就要摔倒。

“天……天啊!这也太恐怖了吧!他还是人吗?”

所有人在这一刻,看着叶昊的眼神,如见天神,无不畏怖!

华山脚下的众多游客,也都听到了山顶传来的轰鸣声,随后就看到更多的山石滚滚落下。

好在他们之前就躲得远远的,并没有人受伤。

“这是怎么回事?华山之巅怎么动静越来越大了?”

无数人心中好奇不已,很想上去亲眼看看,这也是他们聚集于此不愿散去的原因。

看热闹是人的隐藏属性。

“天啊,鬼知道我刚刚看见了什么!!”

望远镜小哥这个时候大惊失色的惊呼起来。

“华山之巅是有人动用了激光炮吗?我怎么看到山体被打穿了?”

他的话让所有人更加好奇了。

周小玲听到这里,却眼睛一亮,言之凿凿的说道:

“我敢肯定,这不是动用了什么激光炮,这一定是人为的!”“我拿性命担保!”

白色堡垒

白色堡垒第二集

第九十九章噩耗

“哈哈哈……”叶星辰过足了手瘾,松开黄奕菲就朝海里跑去,他可不想尝尝黄奕菲的九阴白骨爪。

三人在海边尽情的嬉戏,引来了无数男人羡慕加妒忌的目光,当然,在海边的一座院子里顶楼,刚才被成浩南几人称为德爷的男子正站在上面,手里拿着一个望远镜,镜头所指,正是叶星辰三人的方向,在他的后面,还站着一名年轻的英俊男子。

“浩天,你所说的就是那个少年吧?”德爷放下了望远镜,朝旁边的男子说道。

“嗯,上次就是他单枪匹马救走了李筱婷。”旁边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叶星辰所忌讳的游戏之王董浩天。

“你可知道他的身份?”德爷继续问道。

“叶天龙的独子!”

“噢?所以你要对付他?”

“不,我不会因为他是叶天龙的儿子就对付他,只是他闯进了我的游戏,虽然难度增加了,不过却更精彩了,不是吗?”董浩天脸上总是露出淡淡的笑容。

“呵呵,你还是老样子啊,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真不知道怎么说你的好?说吧,要我怎么帮你?”德爷哈哈一笑,完全不在乎董浩天那种看似亲切实质冰冷的语气。

“帮我牵制天门会,我不想我的游戏再被那个老家伙给破坏!”

“那个老家伙已经离开天门会了,你何必还这么畏惧他?难道你不懂人走茶凉这个道理吗?”德爷显然有些疑惑。

“呵呵,你i没有和他交过手,你不会只知道他的恐怖,只要有他在世一天,天门会就永远姓叶,不要看现在天门会一团散沙,只要他一出山,嘿嘿……到时候管你神龙还是骷髅,都得收起尾巴做人……”

“哦?他真的这么厉害?可我怎么听说‘天门神龙一摆尾,静海也要荡一荡,九曜星辰横出世,神龙也要靠边站’呢?道上不是都说他儿子的能力还在他之上吗?”

“那是指单挑的能力,叶星辰天生神力,十二岁的时候能够提着砍刀砍翻一条街,这或许连你德爷也办不到吧?至于叶天龙,他的恐怖不在于他的武力,也不在于他的智慧,而在于他的这里……”董浩天指着自己的心口说道。

“噢?”

“呵呵,你不用问为什么,其实我一直都无法明白,他到底有何等魅力,让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可以为了他放弃自己的一切!”董浩天的话中充满了无奈,眼神更是一阵迷惘,似乎思绪回到了当年。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见见这个号称静海市史上唯一一个江湖教父的男子。”德爷感慨的说道。

“放心吧,德爷,有机会的,只要他的儿子出了事情,他一定会出现的……”

“嘿嘿……”

两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目光都望向了海面,那里,叶星辰三人还在尽情的玩乐……

一直到夕阳西下,叶星辰三人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了铜锣湾,回到了家里,走到三楼的时候,叶星辰隐隐听到了余小琴的和她父母的笑声,嘴角浮出一抹微笑,却不料被走在旁边的黄奕菲看到。

“星辰哥哥,你笑什么?”

“啊……没什么,我肚子好饿,容蓉,今晚吃什么啊?”叶星辰赶紧转移话题。

“今天从菲菲家带来了鱼片,晚上就吃炒鱼片吧?”慕容蓉总是那么温柔体贴,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呵呵,好久没吃过鱼片了,菲菲,真是怀念啊……”叶星辰说着打开了房门。

“我先去洗个澡,吃晚饭后我洗碗……”黄奕菲进门丢下一句就朝屋里跑去。

“你刚才更衣的时候没洗过吗?”叶星辰说道。

“洗是洗了,可身上还有一股海藻的味道。”

“海藻的味道?有吗?”叶星辰说着闻了闻自己的袖子,又将鼻子凑近慕容蓉说xiong前,用力得吸了吸,这才缓缓说道:“没有啊……”

“好啦,不要再闻了,帮我洗洗鱼片吧?”慕容蓉看到叶星辰那孩子般的动作,抿嘴轻笑。

“遵命,美丽的老婆大人……”叶星辰轻笑一声,还在慕容蓉脸颊轻轻一吻。

“你呀……”绕是慕容蓉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此时也是玉脸羞红,又不好发作,只好赶紧将包包仍在沙发上,就朝厨房跑去。

叶星辰邪邪一笑,也赶紧跑进厨房,直接将房门反锁,一把将慕容蓉搂在怀中。

“容蓉,我爱你!”叶星辰吐出一句,而他的心跳也是一阵加速。

慕容蓉更是玉脸通红,心跳急速,快要蹦出来一般,但每一次所迸发的激情却像第一次那般热烈,那般甜蜜。

然而,就当叶星辰要第一次得手的时候,可恶的电话铃声响起。

恋恋不舍的松开慕容蓉,从裤兜里掏出电话一看,是紫枫打来的。

死疯子,总是打扰我好事,下次不抽死你不可。

“喂,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叶星辰的语气充满了不满,而一旁的慕容蓉也是面色羞红的跑到冰箱前拿出鱼片,希望冰箱的冷气能够熄灭体内的火焰。

“辰哥,老八被人杀了……”电话那头传来紫枫悲痛yu绝的声音。

“什么……”叶星辰脑海中一片空白,手里的电话更是直接掉在了地上……

“星辰,你怎么了?”慕容蓉听见电话掉在地上的声音,转头看见叶星辰一脸的茫然,眼中一阵担忧。

“我回来之前不要离开家里……”叶星辰没有多做解释,抓起地上的电话就朝外面奔去。

慕容蓉从来没有见过叶星辰如此匆忙过,一时之间愣在哪里,等恢复过来的已经从外面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老天,你一定要保佑他,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啊?”慕容蓉唯一能做的就是合起双手,向苍天祈祷。

叶星辰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玉龙酒吧,发现门口早聚满了上百人,一个个脸色阴沉,面容肃穆,眼镜蛇王武正站在门口等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星辰一见到王武满脸的悲愤之色,开口就问,一边问一边朝里面走去。

白色堡垒

白色堡垒第三集

老天爷酝酿了整个早晨的大雨,终于倾盆而下,雨水顺着屋檐滚落,滴落在青石板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雅君望着窗棂外乌云密布的天,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东广场。

不一会,殿外就传到一阵脚步声,随即一道人影跑了进来,朝雅君颔首后,说道:“殿下,大雨将炭火全部熄灭,叶少主认为这是天意,跪在广场上请求殿下顺从天意,白将军让属下过来问问殿下的意思。”

来的人,是白狐的一名侍卫。

雅君垂眸轻轻吹着碗中的汤药,凉了些后,才喂到冥红嘴边,仿若未曾听见。

冥红苍白着脸靠在雅君怀中,闻着苦涩的药味皱了眉,半晌没有张嘴。

见此,雅君轻声哄道:“红儿乖,张嘴乖乖把药喝了。”

冥红撇撇嘴,满脸嫌弃的道:“好苦。”

“良口苦药的嘛,喝完后吃点蜜饯就好了。”雅君耐心的说道。

冥红一听有蜜饯,才不情不愿的张开嘴。

跪在地上的侍卫看着眼前温馨的画面,殿下没有搭理她的意思,一时尴尬不已,可没有殿下的准许她又不敢起身,只能跪在原地耐心等候。

雅君喂完冥红喝完药后,扶着他躺下休息:“本殿下去处理些事,你先休息,本殿下晚些再来看你。”

冥红心知她要去处理什么事,无外乎梳影的生死,虽然都是冥国之人,但他真的爱莫能助,只能微笑着送雅君离开。

雅君带着侍卫走出末央殿后,才低沉的问道:“炭火之刑执刑的如何?”

侍卫微愣,随即便明白过来殿下问的意思,回道:“回殿下,梳影今日被带上来的时候,甚是虚弱,炭火之刑只执行了一小段路程,好几次跌倒,若是没有大雨,他恐怕坚持不到最后。”

雅君点点头,沉吟片刻,梳影必死,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但叶镜风三番两次求情,她也不能完全漠视,毕竟叶镜风曾经救过她的命,还是卖给她个面子吧,反正以梳影目前的状态,就算放他离开,恐怕也活不久了。

想清楚前因后果后,对侍卫道:“告诉白狐,就说本殿下准许叶镜风带梳影离开。”

侍卫听闻有些诧异,殿下这次大张旗鼓的惩罚此人,没想到最后竟然还能活着离开。

当侍卫把雅君的话带到东广场时,神情一直都凝重的叶镜风终于松了口气,拦腰将昏迷不醒的梳影抱起,一声不言的直接离开了皇宫。

只是就算在大雨的冲洗下,叶镜风也能清清楚楚的闻到梳影身上传来的肉被烧焦的味道,还有伤口腐烂的味道,都说女儿有泪不轻弹,但是今日叶镜风她的泪水如洪决堤,脸上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同时白狐也下令让人全部撤去,翻腾了几日的东广场最终以这样的方式收场了,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雨天本是让人神清气爽的日子,但墨彤带来的消息却让雅君当头一棒。

“主子,当年帝君离开夜国果然是有隐情的,当年陛下对帝君的荣宠羡煞旁人,都说帝君是三生修来的好福气,但直到皇贵君的介入,陛下和帝君之间的感情出现裂痕,有一日陛下去赫连府参加赫连老家主大寿时,喝得不省人事醒来后竟然躺在皇贵君的闺房中,帝君知道后极为生气,这件事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轰动整个京都,成为大家饭后闲谈的话题,皇家颜面尽失。至于后来帝君和陛下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没人知晓,只知道帝君后来离开了京都,一去不复返,就连帝君怀着主子你都无人知晓,帝君离开不久后陛下就迎娶了赫连熙入宫,并且册封为皇贵君,仅次于帝君之位,从此关于帝君任何话题都成为了京都的禁忌,谁提谁死。”墨彤看着手中查到的资料,娓娓道来,说完后端起茶杯小啜了口。

雅君眉头紧锁,下意识的问:“母皇会出现在赫连熙的闺房中,可是有人故意设计?”

墨彤放下茶杯,回答:“主子,这点我也查过了,许多人对此都是噗嗤一笑,笑的很是意味深长啊,可能忌惮皇贵君,也不敢多说什么,但属下猜测是皇贵君主动设计勾引的陛下,这件事陛下心里应该也很清楚。”

“既然清楚为何不问罪赫连熙,反而逼走本殿下的父君?”对此,雅君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若非这些事,她根本不会流落到元国,受这么多的苦,好几次都是死里逃生,还有她的父君更不会在元国郁郁寡欢而死!“不行,本殿下要去找母皇问个清楚。”

墨彤急忙拦住雅君的去路:“别呀,咱们还没查清楚具体发生什么事情呢,主子若是直接去问陛下,惹恼了陛下该如何是好?”

雅君推开墨彤,冷笑一声:“我夜雅君愿意回到夜国,是因为这里是父君的故乡,若是夜煌天不把父君的事情给我交代清楚,我不介意回大漠!”说完,甩袖离去。

墨彤见此,很是无语的扶了扶额,她的殿下哟,都走到这一步了,怎么还是这么口是心非呢,明明就是对陛下有好感,才回来认这个娘的好么。

————————

尤祁从门外走了进来,脚下印出一个个脚印,走到夜煌天身边低声道:“陛下,墨彤大人进宫去见殿下了,有人说墨彤最近私下在悄悄的调查当年帝君的事情。”

正在批改奏折夜煌天闻言,抬起了头:“该来的总会来的。”

尤祁很是担忧的道:“陛下,若是殿下责怪您怎么办?殿下脾气您也知晓。”

夜煌天放下手中的奏折,长叹了口气:“身为君王都希望有一个能担大任的储君,可当这位储君真的很聪明又强大的话,也着实令人头疼。”她知道雅君在大漠建立军事地,一直扩充着斩楼军,她的野心从未遮掩过,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着,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朝中大臣对雅君从来都是言听计从,因为就算她不靠夜国一兵一卒,她手中的势力依然强大无比,让人畏惧。

尤祁垂着头,静心听着。

夜煌天侧头怔怔的望着窗外,叹息道:“孤知晓雅君对梅儿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这是咱母女之间的心结,若是可以,孤能回答她所有的疑惑,只求她能原谅我这个当娘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