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头岭

伐头岭
  • 主演:约什·兰德尔,布兰娜·布朗,尼克·瑟西
  • 导演:托尼·基格里奥
  • 地区:美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7
谁也想不到一对年轻夫妇的周末露营会变成一个地狱式的恶梦,而这个恶梦的导演就是一群疯狂而又变态的当地居民

伐头岭第一集

安沐卉的心没来由跳了一下,她的目光朝自己看过来,她竟不敢看。

“既然抢到了,就好好演吧,跟龙烈合作的机会不多,如果能凭借这部电影站稳脚跟,也算你的本事。”

林繁站起来走了。

安沐卉虚脱一样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

林繁是个武道很厉害的大佬,从前不觉得,刚刚和她说话的最后几秒,她似乎放出某种压力,让她害怕不已,竟然没敢说谎。

不过拿到了角色还在乎什么?

安沐卉重新收拾了心情要回去。

她的经纪人谢子明在她的休息室里等着,一看见她就热情地过来。

“哎呀我的卉卉,从第一天带你我就知道你只凤凰要起飞的,现在果然不出我所料,真是太争气了!太给我长脸了!放眼整个娱乐圈,卉卉已经是国际巨星了,其他大花小花还在为一个电视剧番位撕来撕去。”

谢子明以前对她也爱理不理,反正手底下的艺人都差不多,她自己因为口碑好,有些人还是会主动找她,所以不像其他人那样,把谢子明当神供着。

“明哥,其实我和你的经纪约早就到期了。”安沐卉坐下来。

她是最早一批跟着谢子明来星河的艺人,混到26岁一事无成。

谢子明这个废物当然要负全责。

谢子明脸上笑容一僵:“你什么意思?”

“解约吧,kiki姐已经找我谈过,以后她带我。”

kiki是星河仅次于余欢的第二大经纪人,业务能力很强,她和余欢不一样,她专门带演员,手底下有好几个口碑好,国民度高的艺人。

“安沐卉,你翻脸不认人是吧!”谢子明一拍桌子站起来。

“这么多年你为我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我也是靠自己努力才到今天的,今后我还想走的更好,你的能力帮不了我了,再见。”

“安沐卉!你才刚起来就这么得意!你总有一天会跌下来的!”

安沐卉深吸一口气,带着贝贝收拾了东西,上楼去kiki的办公室。

“kiki姐。”

kiki刚打完电话,脸色很难看,安沐卉忽然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怎么了?”

“老板打算撤资龙猎人。”

在星河,他们说的老板通常是指盛承光,盛家的大公子。

“我刚刚接到总公司好友的电话,老板不满意他们私自把角色换了。”

“为什么,我也是星河的艺人啊。”安沐卉攥紧的手指在发白。

kiki看了她一眼,眉头皱的紧紧的,“我知道这个角色你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拿到,在克里斯那里呆了两天了吧。”

安沐卉悄悄咬了一下牙,她不觉得怎么羞耻,这个圈子里有多少人比她体面?

kiki也很清楚,这种只签了合约的角色被抢也不算什么,有的开机后都能被抢。

很多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事情多了,他们混的久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kiki姐,老板是不满意我的实力,还是我的名气?”安沐卉问。

如果盛家撤资了,克里斯不知道还会不会用她。

伐头岭

伐头岭第二集

徐大人是个实在的人。

他出身普通,将云悦城的百姓都当做了自己的亲人。

今日的徐大人是紧张的,更是激动的。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腰背挺得笔直,手掌抬起,指着眼前的佳肴道:“王爷王妃,这宴席之中的一百多道菜都是云悦城的百姓亲手做的,是百家的饭,是大家对于王爷和王妃的感谢和心意。

云悦城的百姓都记得,是王爷救下了云悦城百姓的命,挽救了我们的城池,是王妃巾帼不让须眉,力挽狂澜,才有了我们云悦城的今天,今日这顿饭,是云悦城的人共同宴请王爷和王妃的!

在这里,我代表云悦城的百姓,祝王爷和王妃幸福美满,恩爱永远。“

徐大人的嘴笨,说了这几句话脸已经涨得通红了。

可他说话的情却是真的。

君令仪听着他的话,不禁多看了几眼桌上的菜肴。

美食玲琅,却不太华丽,一看便是百姓刚从自家的锅灶里端出来的。

这样的心意,比几座沐风楼醉春苑做出来的饭菜都让人感到满意。

单凭这份心意,君令仪的手中的筷子便握的进了些。

徐大人瞧着君令仪的举动,本就心里紧张,此刻便更紧张了。

他以为君令仪的心中尚有担忧,忙又开口道:“王妃放心,这些菜色下官都已经派人试过毒了,王妃可以安心食用。”

君令仪一怔,颔首道:“有劳徐大人了,本妃不是这个意思。”

说罢,君令仪抬首,又瞧见云悦城的百姓皆翘首以盼,应是等着她和秦止下筷子。

君令仪做惯了那个不被人重视的人,一般别人调侃说正式的事情的时候,她只要负责吃吃喝喝就可以了。

现在这种被几百人旁观等着她作为最先下筷子的人的感觉……很奇妙。

她把筷子捏在手心,目光微转,瞧了瞧坐在自己身侧的秦止。

秦止没有看君令仪,却好像察觉到了君令仪的动作。

君令仪刚看向他,他便抬起筷子,从距离不远的菜肴上夹下了一块儿鱼肉。

众目睽睽之下,秦止将鱼肉放在君令仪的盘中,温柔道:“你爱吃鱼。”

简单的四个字,却带着满满的柔情。

秦止的声音很轻,可在寂静的百花台上却显得格外清晰。

百花台很大,坐了百户人家,有些人甚至连秦止和君令仪的脸颊都看不见,这句话也听得不太清晰。

可那种宠溺的感觉却早已在百花台上飘散开来,荡进每个人的心里。

众人好像又回到了落彩节的那一日。

吴国进犯,众人手足无措。

是秦止手握蚀血剑,让吴国人知道什么叫齐国的铁血战神。

是君令仪面罩轻纱,丽人倩影跃于黑色骏马之上。

两人配合默契,一举拿下敌方贼首之首级。

当时的云悦城正处乱世,流言漫天,都说战神王爷和丞相小姐相亲相爱,配合默契,是一对被冲喜王妃生生拆散的怨偶。

“活菩萨”的名号在云悦城不胫而走。

现在在想起这些话,百姓们只觉的像是当年的一个笑话,饭桌上放出的一个屁,云悦城人的耻辱。

只有对王妃,王爷才会露出在马上时疼惜和温柔的表情。

也只有对王妃,王爷才会无条件的信任,纵容。

每一次的纵容不是毁了这江山,而是救了这盛世。

第一筷子是王爷动的,放进的是君令仪的盘子里。

第一筷子已下,众人便也开始吃了起来。

这顿饭吃饭的人虽多,但碍于秦止和君令仪都在,众人吃的甚是安静,只你一筷子我一筷子,连夹菜的动作都拘谨得很。

百家之宴,就算是再过安静总会有些热闹。

徐大人是这些人里最高兴的那一个。

这次宴席徐大人没有准备什么歌舞节目,也没有准备赘负的美酒。

有的只有百姓刚从锅灶盛出来的菜,刚从地窖里拿出来的酒。

徐大人心中高兴,难免多提了几杯酒。

他的酒量还可以,但酒过三巡,还是有些醉了。

他的脸本就因为紧张和激动有些泛红,此刻更是一直红到了耳根子。

他端着酒杯站起身来,道:“今天王爷和王妃应了下官的约,来此地参加宴席,下官和云悦城的百姓心中都有无限感慨!

之前我们一直都觉得王爷和王妃是高高在上的人,是我们仰望的神,可今日,神灵就坐在我们中间。

他们发挥了自己的神力,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百姓们,我在这里提议,我们一起为王爷和王妃唱一首属于我们云悦城的歌,表达我们对于王爷和王妃深深的感谢,好不好?!”

徐大人说的激动,身形摇晃,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百姓们也都喝了不少,此刻听着这话,异口同声道:“好,给王爷王妃唱我们云悦城的歌!”

云悦城本就是小城,后来因在边境,有多有驻军,渐渐热闹起来,变为城。

这里的民风淳朴,都不会打什么拐弯的事情。

君令仪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徐大人做了个手势,百姓们便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就连孩子都被大人提了起来。

看那架势,像是训练了许多遍的模样。

徐大人又做了一个手势,百姓便从一声咿呀的声音之中开始唱起。

长短的调子听起来还算悦耳,老老少少的声音聚集在一起很是整齐。

看来,是真的训练了很多遍。

这样宴席上听大合唱的事情君令仪还是第一次碰见。

整齐的调子响在耳畔,不算好听,却有一股淳朴的味道在里面。

君令仪的头微偏,看着秦止坐在她的身侧认真听着。

秦止的手掌抬起,和君令仪的十指相扣。

君令仪靠近他些,轻声问道:“王爷,这样的场面,你是第一次见吧?”

“不是。”

秦止开口,眼眸没有看向君令仪,依旧认真地看着那些唱歌的百姓。

他的目光轻动,似要把每个百姓的脸都认认真真地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君令仪瞧着他认真的表情,竟也不自觉随着他的目光看去。

看着这些百姓的脸,她好像看见了沙场之上,那些马革裹尸的战士。

伐头岭

伐头岭第三集

第二百零四章 刘征退敌

彭城,上古称逐鹿,既今徐州市。数千年来,彭城都是一处要地。由于其地理位置极其重要,交通四通八达,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但是在古代,往往有这么一点,军事重镇,越是在强者手里,越能发挥作用,而在弱者手里,反倒是成了鸡肋。

如果陶商有能力对外用兵的话,彭城将是最好的集结兵力的地方。反之,则首当其冲,成为别人的目标。而由于交通太方便,反而难以防守。所以陶商选择了将防守重点放在了下邳,而不是彭城。

二曹突然来犯,糜芳很是心急,其实这也显现出糜芳并不是个将才,否则何以别人兵临城下方才知道?

刘征看出糜芳的恐惧,淡定的问道:“糜将军料自己能否抵挡曹军?”

糜芳表情复杂,略有羞愧的回答道:“不能。”

“糜将军若信得过本王,本王助你退敌如何?”刘征接着说道。

糜芳看了看刘征,面露疑色。

刘征笑了笑说道:“忘了给糜将军介绍了!”刘征站起身来走到徐晃身边,以手指徐晃对糜芳说道:“此乃横野将军徐晃徐公明!跟随本王已有十年之久!大小数十战!冷泉关一役,尽诛匈奴叛逆右贤王部数万!”这话当然是有添油加醋的。

刘征又走到赵云身边,对糜芳说道:“此乃冠军将军赵云赵子龙!梗阳城前,与吕布大战数百合,将吕布斩落马下!”

又走到阎行面前,对糜芳说道:“此乃西凉马腾麾下第一勇将,阎行阎彦明!曾于长安城外斩杀中郎将刘范!”

刘征半夸张半事实的将众人一一介绍完毕,徐晃、赵云的大名,糜芳当然听过,看着眼前这些人,糜芳已经被刘征的气势完全压制了。

“糜将军!有我麾下这些将军在,足可保彭城无虞!只是……”

“只是什么?”糜芳赶紧问道。

“只是你可否将城中所有兵马暂时交由本王调遣?”刘征问道。

糜芳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打退曹军!听到刘征这话,糜芳也顾不得许多,当即回话道:“既然如此,彭城就全仰仗汉王了!”

听到糜芳答应,刘征这才放心。

刘征也没有想到,这曹洪竟然如此不舍,从芒砀山连追两日,竟然还真的追进了徐州地界。

其实曹洪也并不愿意多生事端,毕竟这个时候曹操大军正与袁术鏖战。但是临行前,曹操对他二人下了死命令,必须杀死刘征。

此外,曹洪知道彭城守卫不多,这才有胆带着仅仅二三千人马就敢来要人。

刘征接过彭城兵权,又令糜芳立即去往郯城般救兵,以防不测。

众人各自找了一身铠甲,拿了兵器,在刘征的安排下,分了兵马各自分道而去。

曹洪将兵马列在彭城之下,曹纯拍马上前大声喊道:“彭城守将听着!立即把汉王交出来!如若不然,我等今日便要踏平彭城!”

曹纯喊话完毕,正等着城上回话,却突然发现刘征出现在了城楼之上,还穿着铠甲,身边是荀、陈,还跟着护卫,俨然成了彭城主帅!

“曹洪!你为何没有回禀曹操,反而对我穷追不舍啊?莫非是自觉羞辱,无颜面对曹阿瞒不成?”刘征取笑曹洪道。

曹洪也没有想到,刘征竟然这么快就入了彭城,掌握了兵权。

“汉王!这彭城的兵力如何,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我劝你还是弃城出降,免得彭城生灵涂炭,让这些无辜的人为你陪葬,这可不是君子所为!”曹洪上前说道。

刘征看着曹洪夸夸其口,不禁好笑。这二曹只要有曹操、曹仁一半,这彭城或许都很危险。可事实是,这二人顶多是个三流货色,对于带兵之事,并不精通,平常最多的也就是做个护卫角色。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而应该出现在汝南与袁术的战场。

曹操这是分身乏术,又做贼心虚,只好派了他二人前来。本以为对付刘征几个人手到擒来,没想到刘征摇身一变,却成了彭城主帅。

刘征也不回话,只是加紧调遣城上兵马。曹洪看见城墙上人来来往往,似乎越来越多,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自己的情报有错?可这彭城明明只有三四千在自己看来没什么战斗力的老弱病卒。

曹洪再仔细观瞧,果然城上兵卒以老弱居多!看来刘征这是无兵可用,看到这里曹洪心里更加有底。

既然汉王不听劝告,曹洪于是叫会曹纯,准备攻城。彭城之西便是萧县,这里算是曹操对徐州的前线,虽然眼下并没有与徐州的战事,但是在萧县,还是囤积了不少的攻城云梯。

战事一开始,曹洪便将三千人马攻向一处,这是兵力一有限所致。

刘征亲自率领城上兵勇,奋力抵抗。糜芳虽然不太懂领兵之道,但是由于曹操的威胁,城上还是囤积了不少的木石箭弩。有这些物资在,一时半会儿曹洪未必攻的上来。

曹洪攻城正酣,眼见手下兵士将要攻上城墙,忽然两翼喊杀一片!

却见五路兵马,每队约莫数百人,向自己杀奔而来!

曹洪心中大惊,手下将士见此情形更是慌张,纷纷放弃攻城,赶紧往回迎敌。

杀来的正是徐晃、赵云、阎行、罗奎、马云禄五队人马。五支兵马冲进曹洪阵中,将曹军分割成数个部分,曹军顿时大乱!

武将左冲右突,又各有手下数百兵士,与曹洪鏖做一团。曹军哪里见过这样的打法,别人都是将兵力集中,这刘征反而分成了好几个小队。

然而这种战术起了奇效,曹洪毕竟也是兵马不多,瞧见四面八方杀来的敌人,心里自然会乱,军心由此瓦解。打仗一靠兵力,二靠士气,有的时候,士气甚至比兵力更重要。一个无心战斗的人,哪里还会有什么战斗力?反而气势更盛的一方会越战越勇。

刘征见曹军大乱,当即带着城中仅剩的五百兵士,从城门杀出!

曹军抵挡不过,纷纷败退,曹洪、曹纯见状,只好后撤,带着残兵败将往萧县而去!

原来之前曹洪看到的城上兵士来来往往,是刘征将临时拼凑的老弱妇孺夹杂在守军之中。而同时却撤换下了城上大部兵马,交给了徐晃等人将,分作五路从旁门杀出。

曹洪不知有诈,着了刘征的道,败退而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