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冬奥

我们的冬奥
  • 主演:申世佑,刘思奇,张茗,贾晨露,杨凝,宝木中阳,姜广涛,山新,徐春妮,张鹂,李立宏,王凯,刘炫锐,潘延,符冲,崔杰,陈兆雄
  • 导演:林永长,李豪凌,庄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冰墩墩和雪容融在去参加奥运村的开村典礼时发生了一系列奇妙故事。小光头强与小熊大熊二一起帮助大家从暴风雪中脱险;九月偶然“捡到”冰墩墩,将其送回的同时收获完美假期;小虎妞在玩具的鼓励下勇敢面对挑战;大圣借“冰器”时遇到图图一起参加天宫冰雪大会。从孙悟空到非人哉,片中集合30多位知名IP动画角色热血集结,唤醒五代人的童年回忆。   冰墩墩雪容融领衔主演,冬奥会唯一授权动画电影,打造开年最有意义的动画电影!

我们的冬奥第一集

话音刚落,夕阳的掌印在空中一晃而逝,浮现到三人身前。

面对如此刚猛,狂暴,炙热的一掌,王朗三人瞳孔猛的一缩,露出惊骇之色,这一掌散发出的气息,犹如让他们置身在太阳中一般。

那股炙热的气息,让他们有股喘息不过气的感觉,旋即,三人身上的衣服,骤然化成了飞回,被热气烘烤成虚无。

“赤阳盾!”

三人身形合成一条线,异口同声的高喝一声,三层护体灵盾,浮现在他们身前,将他们的身形牢牢的护住!

夕阳的掌印拍打到第一层护盾之上,那一层护盾,犹如泡沫一般,骤然崩碎成碎片,消散在空中。

而夕阳的掌印却威势不减,印到第二层护盾之上,第二层护盾表面激荡起一层层的波纹,疯狂的不变换形状,下一刻再次崩碎开来。

当手印印在第三层护盾之上时,上面浮现出一个手掌的印记,下一刻,夕阳的掌劲消失,炙热的气息,也瞬间化为无形。

“挡住了吗?”

看到这一幕,在场众人,全部松了一口气,夕阳之强,看来没有那么夸张,三人联手施展的护体灵盾,挡住了夕阳的攻击!

看到这一幕,十三皇子,二公主,欧阳轩,苍院长等人都是心中一沉,这三人虽然狼狈不堪,但也挡住了夕阳的攻击。

这岂不是代表着,夕阳的极限,就是三人武力的总和,那么,接下来面对四位大统领麾下的近千化灵期侍卫攻击,他有如何对抗呢?

通过这一件事情,很多人都以为看到了夕阳的极限,此刻,他们不禁轻叹一声,沉声说道:“夕阳,活不过今日了……”

“可惜,一点天骄,就这样陨落在这里……”

正在众人为夕阳惋惜之刻,王朗、幸达、常纳三人,忽然喷出一口鲜血,他们的脸色,苍白如纸,气息也混乱不堪,显然是受了极大的伤势!

看到这一幕,现场众人微微一滞,他们脸上浮现出茫然的神色,跟身旁之人议论纷纷。

“什么情况?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是挡住了吗?他们这么还会受伤?”

众人脸上写着全部都是疑惑。

“我们小觑了这个小家伙……”守城将军,方少寒忽然仰天长叹一声,沉声说道。

高国尉此刻也忍不住点头,沉声说道:“如此年纪,能够展现出如此实力,只要不陨落,三年之内,也许大乾的领军人物,就要换人了……”

“不陨落?”听到这三个字,原本还有兴趣交谈的众人,瞬间闭上了嘴巴!

夕阳可是在跟将军府为敌,大乾擎天柱一般的将军府,不陨落?这可能吗?显然是不现实的……

看到三人受伤,夕阳略微遗憾的摇摇头,原本他准备一掌将杀人击杀,没想到三人居然将护盾叠加到了一起,减弱了他这一掌的威力。

当击中最后一层护盾之时,夕阳将刚猛的掌法,变成了震荡之力,若是不换的话,第三层护盾他也能够击破,甚至还能击杀到排在嘴前的王朗!

但是,后面两人却不会受到任何伤势!

所以,夕阳将这一掌,变成了震荡之力,震荡之力,有着隔山打牛的效果,在一瞬间,夕阳已经震碎了他们体内的灵气,他们的内脏,也出现了损伤!

“王统领,幸统领、常统领……”林梦瑶身后的众多将士,此刻惊呼一声,急忙凑集到王朗等人身前,检查他们的伤势!

“不要管我们,先杀夕阳,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若不然,将军府将会永无宁日!”王朗急冲冲的吩咐下去,旋即,又喷出一口鲜血,甚至还带出了一片内脏碎片。

众将士闻言,身体一僵,看着重伤垂危三位统领,他们不忍心就这样放任他们不管!

“将士的职责是什么?”看到众人的犹豫,王朗提起一口气,厉喝问道。

“服从一切命令!”众将士身体一震,齐声的高喝道。

“那还不听令!”王朗厉喝道,旋即,他两眼一闭,昏死过去。

哗啦啦……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出,四大大统领麾下的近千将士,全部冲入到了街道之上,排列成一条场上的队伍,一股肃杀之气,在他们身上展露开来。

下一刻,街道之上无数的人,都在这一刻,给他们腾出地方,有的登临到街道两侧的墙壁上,有的纵身飞跃房顶之上。

四条排列整齐的队伍,浮现在他们身上,众人身上的气息,渐渐的升腾起来,肃杀萧瑟之意,蓬勃展开。

能够站立到这里的将士,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们征战一声,身上的那股血腥气味,在这一刻,化成了地狱军团一般,让人心惊胆寒!

“他娘的,啥时候我们守城军要有如此威势,早就将林渊给退下台了……”方少寒愤愤不平的喊道。

高国尉也是瞳孔一缩,认真的在这四队将士身上打量起来,林渊能够威震大乾边疆,靠的就是深不可测的修为,以及手下的虎狼之师!

“夕阳,这便是你的劫难,你若是能够度过去,从今之后,你将成为那腾飞在天空的真龙……”

“若是你度不过去,只能说你命该如此……”高国尉喃喃说道。

在这一支军队之前,众人不敢在大声的议论,他们小心翼翼的看着场中,等待决战的来临。

林梦瑶此刻嘴角也浮现出冷笑之一,四大统领麾下的将士加起来,就算围杀人皇,也有可能成功,夕阳想要活命,简直是笑话。

至于,夕阳将这些将士杀干净,林梦瑶压根就没有想,开什么玩笑,这可是能够镇压一国的军队……

杀!

众将士一声爆喝,喊声震天,听到这一个字,众人仿佛感觉到天地都黑了下来,一阵阵的波涛,凝聚恐怖的风暴,向夕阳碾压而去。

这一声,没有运用任何的秘术,但是,却比黄胜瑞的声波秘术强大了数百倍!

面对这一声厉喝,心智不坚之人,都能够被直接喝斥死!

在如此境地之下,夕阳面不改色,笑意还挂在嘴角,他忽然打了一个响指,手指之中,出现一个笨重的武器。“加特林了解一下……”

我们的冬奥

我们的冬奥第二集

慌不择路的龙哥快要跑到楼梯口的时候却突然出现几个黑影,随后以非常快的速度把他摁倒在地。

借助着自己178的身高硬是撑下来,但架不住人多的优势,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被压制了下来。

黄康等人把那人五花大绑,更多的人也跟着来到了五楼楼顶。

“怎么来这么多人?”赵铁柱面色不悦,他不希望这次牵连的人过多。

远处的警笛声隐约听到,估计过不了一小会儿功夫警察就会到来,到那个时候会有更多的势力介入其中,这是赵铁柱所不愿意看到的,防范于未然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们不知道。

现在近千号人已经有1/10,也就是近百人知道。

赵铁柱特意得把他们集中到四楼,三楼的楼梯口派人死死的,封住整栋大楼已经除了知情的人之外,不许任何人进入。

里面人头躁动,赵铁柱又被那些人一传十、十传百,现在已经被传得神乎其神,有金刚不坏之身,一人单挑1000人也不在话下。

有些埋怨状的看向林宛熙,林宛熙也是一阵无奈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一个人,还是没有办法拦得住他们。

不过也好在这100多人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正好可以为赵铁柱正确时间把这些毒品全部都弄走。

“现在我想知情的人都已经知道这两层装的是什么东西吧?”私下一阵骚动,赵铁柱轻轻一磕,一切声音似乎全部的消失,只留下警笛声的刺耳。

警察局离这看来已经很近了。

“长话短说,既然各位已经被牵连进去,那麻烦各位帮我把这些毒品都搬到那些卡车集装箱内。外面的警察就交给我应付。”

黄康有些不放心:“那可是警察,料不准,中间还有武警,万一发生冲突………”

一阵沉寂之后,赵铁柱极力克制对毒品的反感:“放心,我有办法,你们只要按照我的要求,把这些装在袋子里的卡洛因,全部都弄到集装箱卡车里面就行了。大家大可必放心,这些害人的玩意儿等我引出毒蝎子,把他干掉之后,我会把这些毒品全部烧掉!!!”

“好吧!!!”

“兄弟,就听你的。”

无形中,赵铁柱已经被默认当成了他们的头,能够好好的报复毒蝎子,已经是非常的顺利,再把这些害人的毒品烧掉这么大一件事也只不过是人家一个念头。

说干就干,赵铁柱带头顺手把那龙哥也带上去。

林宛熙似乎想到了什么,反而直接朝着五楼楼顶跑过,赵铁柱看她匆忙的样子立刻明白了过来,应该是去弄信号基站塔的,之前把信号基站塔给切断就是为了保证能够一举将他们拿下。

鼻青脸肿的龙哥看到对方带着自己的墨镜,而且还穿着自己那一身黑衣,不知要去做些什么,有些害怕。

“大哥我真的就只知道这么多,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赵铁柱把龙哥的卫星电话拿了过来,装在自己的身上。

万一毒蝎子真的要通过那家伙打电话可以利用公安部门的特殊定位系统,找到毒蝎子所在地,或者是干脆自己这一伙人伪装成毒蝎子手下,把货物送到目的地。

先一步到达的警察很快便将村子包围。

与其说是警察,倒不如说是来这里敷衍了事的民警。

赵铁柱寻思的看了一下,也就三辆警车,从车子上下来九个人。

开车的小年轻开玩笑的说道,在边儿上坐着的正是公安局的副所长,他们所长在出来的时候再三强调一定要照顾周到:“副局长,和我们所长喝酒之后就这么着急的要出来办事,不是喝不过我们派出所的所长!”

这话一出,副所长倒是有些埋怨那小年轻不太懂事,可是今天那个市里来的副局长却随手摆了摆:“没事,这不是我想起以前年轻时经常下乡办案,正好是借着下乡办案的这个功夫来把酒一给散去,回去再大战你们派出所的所长三大瓶!”

副所长连忙接下话来:“好,等回去的时候,我一定会和所长说一下,给你准备上好的陈酿茅台。”

后者急忙示意不要让他破费,但眼睛却眯起来,一把手拍在那副所长的肩膀处,用力的拍打,副所长也眉开眼笑跟着一起笑。

这次跟随市里下来的副局长一起出去,果然没有错,能得到他的赏识,在未来任途之上必然有大的作为。

警车停在村口处,他们九个人却看到赵铁柱戴着墨镜架着一帮鼻青脸肿的年轻人。

在村口旁边还为七扭八的躺着许多毒蝎子手下,派出所的副所长看到村里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格外意外,原来接到报警说是有万人之间的群殴大战,听着那人的意思,似乎是故意夸大的成分,最后真的编不下去,直接以要死人为要挟,终于让派出所这边强行处理。

等他们来到这地方一看,发现这可是比死人还要危险的事。

“喂,你谁呀?”副局长经过这样一惊吓就一一散去,大半身后跟随着的那些警员都是这本地的警员,而且经验极为老道,故意拿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

除了开车的那个新人以外,穿着警察衣服的他们就已经开始进行取证,但是却被赵铁柱拦了下来,“警察同志,能麻烦您把这些人带走吗?他们是传销组织的人!!!”

赵铁柱突然这样开口令副所长有些意外,但仗着自己是警察的身份,趾高气扬的吼道:“你们是谁?”

赵铁柱刻意隐瞒身份没有直面回复,但是那些刚刚被救出来的人却开始一股脑的倾泻自己的被关押时的苦。

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凄惨无比,他们的人数少说也有200之人,这么多人同时再作证自己被传销组织也抓了,一边的副所长脸都绿了,那是一个恼怒,而旁边的副局长皱着眉头依靠车门:“小王?这是你们所管辖的行政村?”

我们的冬奥

我们的冬奥第三集

第449章 留还是不留

仙殿尊者的视线,飘渺虚无地落在赫连玄玉身上,众人一下子都看向赫连玄玉了。

的确,只要八大尊者被救,赫连玄玉圣血体质的身份就会暴露。

这样惊人的修炼天赋,肯定会掀起至尊皇境一阵哗然,到时候会不会有什么麻烦事发生?

“如果他们知道了赫连是圣血体质,会怎么样?”凤玲珑心里不由得一紧,她可不希望因为报复,而给赫连玄玉惹上什么麻烦。

仙殿尊者如夜空星辰般的明眸,一瞬不瞬紧盯着赫连玄玉,半晌,才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要么,争取他;要么,杀了他。”

这道理很简单。

人界难得出赫连玄玉这么一个圣血体质,几万年甚至更久时间都难,所以至尊皇境一定不会浪费这株好苗子。

但如果这株好苗子不能为至尊皇境所用,至尊皇境想必也会产生杀意,以免赫连玄玉坐大,成为至尊皇境一个劲敌。

凤玲珑一蹙秀眉:“这么说,一旦至尊皇境知道这件事,就会先想办法来讨好赫连?”

“倒也难说。”仙殿尊者端起面前白玉茶杯,却不往唇边送,只在手中淡淡把玩着,“赫连玄玉与那夏侯渊有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至尊皇境众多斗皇想必心中清楚。也许,他们会直接不计一切代价,斩草除根!”

凤玲珑美丽瞳孔瞬间一缩!

不计一切代价,斩草除根?

瞧瞧她给赫连玄玉惹了多大的麻烦。

凤玲珑一脸郁闷,心中歉疚地走回赫连玄玉面前,美眸写满抱歉:“都是我不好。”

要不是她非报复那八大尊者,他的身份也不会泄露,更不会激起至尊皇境斗皇们的斩草除根之心了。

赫连玄玉倒是一脸云淡风轻,伸手捏捏她脸颊软肉,宠溺笑道:“傻瓜,即便没有这事,你以为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我进火精洞安然无恙,他们很快便能想明白的。暂时不过是因为八大尊者之事困扰了他们,他们没功夫来想这件事而已。”

所以,她根本无须为此感到歉疚。

再说,即便她给他惹了再多的麻烦,那也是世上最甜蜜的麻烦。

凤玲珑听到赫连玄玉这么一说,心下倒好受了一些,虽然知道赫连玄玉安慰她的成分居多。

“他说的也没错,事情早晚会暴露。”赫舍里宸起身,走到凤玲珑面前,轻轻将她肩头一拍:“现在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还是想办法解决为好。”

“我明白,谢谢师伯。”凤玲珑用力点头,她一定会保护好赫连玄玉的!

赫连玄玉仿佛看出了她的决心,莹润菱唇勾起一抹潋滟弧度。

他很乐意,被她保护。

众人看见两人彼此眼中情意,都一时无言了。

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爱情真的可以战胜一切吗?众人拭目以待。

从进入至尊皇境之后,最沉默的就莫过于轩辕南了。

刚开始不少人还提防着他,怕他跟以前一样使坏,但在长时间的观察之后,也慢慢接纳了他这个特殊的队友。

但轩辕南并未真正加入到一行人中间去,他缺少一个契机。

“小主人,有件事我似乎应该提醒你。”夜色已深,轩辕南躺在床上想着许多前尘往事,九面魔突然出声提醒他。

轩辕南淡淡道:“说吧。”

“就是……”九面魔犹豫了一下,才说了出来:“那独孤梦茴,无意中唤醒了天魔元灵,我恐怕……她会利用天魔元灵作乱。”

独孤梦茴是什么人,轩辕南和九面魔都清楚。

为了赫连玄玉,她可以不择手段,也可以六亲不认。

即便九面魔不赞成轩辕南为了一个凤玲珑变成现在这样,但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独孤梦茴去利用天魔的力量。

天魔,不但是轩辕南的亲生父亲,也是九面魔效忠了一辈子的主人。

轩辕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神色冷肃:“天魔元灵?”

“嗯,元灵和虚影以及灵识都不一样,只有法力极高的人才可以留下元灵。之前那瑶池女神利用元灵将所有神力传给凤玲珑,小主人你也是亲眼看见的。”九面魔语气十分忧心:“我担心独孤梦茴花言巧语骗得天魔元灵与她合作,到时候会利用天魔的力量胡作非为。”

独孤梦茴的敌人是凤玲珑,她肯定是抱着要凤玲珑死的心态来至尊皇境的,一旦她利用了天魔元灵的话。

但九面魔不一样,他所希望的是凤玲珑能贡献出鲜血复活整个魔界!

所以,凤玲珑还真不能死。

当然,采取强硬措施,目前看来也不可能了,凤玲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捏扁搓圆的废物了,她甚至继承了瑶池女神所有的神力!

九面魔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凤玲珑可以自愿贡献鲜血,复活整个魔界。

这也是九面魔为什么没有阻止轩辕南去挽回凤玲珑的原因。

“独孤梦茴现在还在圣魍山?”轩辕南快速利索地穿衣下床,他打算去圣魍山看看。

“是的,不过小主人若要去阻止,恐怕也要得到允许才行,否则至尊皇境不好出。”九面魔无奈叹气。

轩辕南眸色微微一闪,心里也清楚如今至尊皇境入口已开,如果他随便落单的话,至尊皇境那些斗皇不会放过他。

别说去阻止独孤梦茴了,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都很难。

“我明白。”轩辕南随意打点了一下行装,眼见天色将明,便离开了房间。

轩辕南在客栈没坐多久,其他人陆续也都起床梳洗,下楼来准备用早膳了。

今天八大尊者将会被抬来客栈,所有人都起的很早。

仙殿尊者最后一个下楼,白衣水袖仙气飘飘,一双美眸却如鹰般锐利凛然。

轩辕南一见仙殿尊者下了楼,便上前请辞:“仙殿,我想离开至尊皇境一趟,有重要的事情。”

轩辕南也不能跟仙殿尊者说,他是为了什么原因去的,毕竟仙殿尊者是神界尊者,而他生父却是魔界之主。

谁知道仙殿尊者会不会一个不高兴,去圣魍山把他生父元灵给灭了,永绝后患?

轩辕南不敢冒险,因此不能说实话。

“为何急着离开?”仙殿尊者淡淡看着轩辕南,心下却是无比清楚定然有什么事发生了。

轩辕南低眸,语气略无奈:“是我魔界的一点私事,还请仙殿通融。”

“你特意告诉我,是想我待会儿出面,跟至尊皇境那些斗皇说吧?”仙殿尊者一眼看穿轩辕南心思,淡然一拂袖,在桌前坐了下来。

白玉般的手指,轻轻捻起面前花茶,优雅至极地泡茶,看呆了一群凡夫俗子。

轩辕南脸上一晒:“什么都瞒不过仙殿您。”

众人恍然大悟,是说怎么轩辕南这家伙变礼貌了呢!

原来,他是知道至尊皇境如今进出无阻,若他落单很容易被那些斗皇给对付啊!

所以,才想让仙殿尊者待会儿在四大长老带八大尊者来客栈治疗时,提出这一条件,让他安然离开至尊皇境。

众人正在心中不齿,觉得轩辕南根本是自己想离开至尊皇境,故意找借口离开之时,凤玲珑和赫连玄玉肩并肩从楼上下来了。

“怎么了?”凤玲珑见众人视线都落在轩辕南身上,而轩辕南站在仙殿尊者面前,疑惑开口。

司空湛立马出声:“有人怕了,不想呆在至尊皇境了,想走呢!”

凤玲珑一愣,视线淡淡瞥向轩辕南。

虽然说轩辕南以前是做了很多让人不齿的事情,但如今……她还是不太相信轩辕南会怕死。

若他怕死的话,诸神山他就不会去,也不会把赫舍里宸的虚影引开,给她争取修炼时间了。

不过,碍于赫连玄玉在旁,凤玲珑忍了心里的话没问,很快把视线收了回来。

轩辕南见状,眼底一抹苦涩泛开。

其实他走与不走,留与不留,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差别吧?

轩辕南心里痛得厉害,他如今,只求她别再记恨以往的事,他便会好受很多了。

只可惜,这似乎也是一个奢望。

“好,我答应你。”仙殿尊者瞥了没有出声的凤玲珑一眼,答应了轩辕南的请求。

赫舍里宸微微蹙了蹙眉,似是不太赞成仙殿尊者的决定,但也没有立刻出声阻止。

虽然轩辕南如今实力也可喜,能够帮到他们不少忙,但这三角关系也确实挺尴尬的,为了他师侄,损失一员大将就损失吧!

轩辕南黯然将视线从凤玲珑身上收了回来,淡淡对仙殿尊者道谢:“多谢仙殿。”

仙殿尊者并未回应,手腕上动作不停,花茶在他掌中翻飞,荡起美丽弧度,令人移不开视线。

凤玲珑正出神地看着,忽听神魔灵识叹了口气:“丫头,把轩辕南那小子留下吧!他这一出去,怕是就回不来了。”

凤玲珑一怔,这是为何?

“其实那小子离开至尊皇境,是想替你去阻止独孤梦茴的。不过可惜啊,已经迟了,独孤梦茴很快会来至尊皇境与你们碰头。这是宿命,谁也阻止不了,如果你不阻止那小子离开,独孤梦茴那死丫头记仇,肯定会杀了他的。”神魔灵识淡淡解说。

凤玲珑诧异看向轩辕南,轩辕南黯然苦涩的神情落在她眼底。

虽无感情,却有亲情般的情愫,凤玲珑心下略有不忍,再想到轩辕南最近几次救她于危难之中,她眸色里出现了一丝动摇。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