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鳄

狂鳄
  • 主演:樊少皇,何琢言,王益博,刘锡明,洪芳,胡潇悦,杜晓涛,仇硕康,潘小莉,刘永,李棋渲
  • 导演:颜光兴,黄观保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未知
  • 年份:2021

狂鳄第一集

郝建一个激灵,以为杨言是要让他拿。

他站起来走到杨言身边,低声说道:

“东海大世界的价值远不止五十亿,但一时之间我也拿不出五十亿现金来。”

刘江河也来到杨言身边:

“我能拿出十亿左右,但是需要时间去筹备。而且至少要一个礼拜。”

“放心,我自己能解决,不是要向你们拿钱。”

杨言说完,从包里拿出一张黑金色卡片,然后拨通上面的电话号码。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一阵英语。

杨言也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对方对话。

似乎是故意为之,杨言直接开的免提。

在一旁准备看好戏的李政当即竖起耳朵,清晰的听到谈话的内容。

大意是杨言说现在需要十亿米元,要求对方必须立即转账,但是对方说需要时间。

如果马上需要的话,在他的权限只能转三亿米元,杨言同意了,让对方马上转账。

虽然对方没有答应杨言马上给十亿米元,但是能马上给三亿,这已经足以惊呆李政了。

如果不是一开始就已经知道杨言不简单,李政恐怕都要认为这就是一个闹剧。

可是现在看来,对方是有这种底气的。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商界摸爬滚打多年,成就不小,而且见多识广的。

虽然不一定全部懂英语,但还是有人能听懂,并且在给周边的人转达这段对话的大致意思。

这个叫做杨言的年轻人是真的有钱!

对方也说了十亿米元不是不给,只是需要时间。

而且,也有不少懂行的人认出了杨言手中的那张卡。

那是迪拜皇家第一集团的信用卡,没有使用金额上限。

随着杨言把电话挂断,李政着实是松了一口气。

只有三个亿美金,按照目前的汇率,也就折合二十亿华夏币。

距离要求的五十亿,还差一大半。

“怎么?现在拿不出五十亿来了?”

李政冷笑道说道。

“我就说你这年轻人太过浮夸,你还不信!这家不行,我们换一家不就可以了?”

杨言说完,又从兜里掏出一张褐金色的卡片,同样拨通上面的电话。

对方依然是很快接通并且和杨言用英语交谈起来。

对方也表示十亿米元可以,但是需要时间准备。

职权范围内,他只能先给三亿米元现金。

杨言也同意了,要求对方马上转账。

“就算是六亿米元,也还不到四十亿华夏币。剩下的十亿我看你怎么办?!”

李政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说心里话,杨言的确把他给吓住了。

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已经拿到四十个亿,实在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要知道,这一次他们带过来的五十亿,也是准备了好一阵。

“你看看,你就是这毛病不改!那啥,李立山是吧,甭管这小子是不是你的儿子,李总是他的长辈吧!回家去一定要记得好好教育教育,不然以后会吃亏的。”

“你……”

李立山和李政再一次神同步。

这一次不用杨言引导,旁边看热闹的宾客全都忍俊不禁,一阵哄堂大笑。

“你们看看,不是我针对你们两个啊!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想来都已经看出是怎么回事了,不知道你那个便宜老爹究竟是啥感受,咱们为他默哀几分钟吧!”

李立山和李政简直要被气炸了,一边的张知建冷哼道:

“如果只有四十亿的话,那就只好对不起了。”

“卧槽!这不会是一种传染病吧!怎么连张总也感染到了。难道你们……”

杨言说到这里故意顿住,然后眼神不断的在三个人上扫来扫去,那意思不言而喻。

三个人几乎都要暴走了,杨言却又冷笑一声:

“好了好了,不逗你们玩了。最后再免费送你们一句,甭管老的少的,该低调的时候就低调,也不想想,我既然能够拿出第二张卡,为什么不能拿出第三张?一会儿我给你们拿个十张八张的,看不吓死你!”

杨言骂骂咧咧的说着,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中,从兜里掏出了第三张黑色的卡片。

李政看着杨言从兜里拿出第三张卡片,已经彻底凌乱了。

有那么一刹那,他真的很想冲过去,在杨言的兜里翻找一番,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真的揣着十张八张类似的卡片。

当杨言拨通电话,和对方商议,对方更是直接答应给杨言马上转账五亿米元。

李政知道,今天的第一步失败了。

不过,这一次他们是志在必得,来的时候就准备了后手,因此并非没有机会。

“好了,我想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含韵会选择谁了。”

杨言笑着说道,眼中满是自信。

此时,人们看向杨言的眼神炙热如火。

“妈的土豪啊,这个才是真的土豪啊!啧啧!十一个亿米元啊!三个电话!”

“长见识了,真的长见识了!难怪都说那些在台面上的富豪都不是真正的有钱人!”

“关键还这么年轻!他姓杨?难道是……”

“谁知道呢?或许是别的家族也说不一定。他也未必真的姓杨!”

“我看不太像啊!如果他也是华夏那几家顶级豪门的公子哥,李家不可能不认识啊!”

“说的也是!就算是水火不容,也不可能摆在台面上,这些大家族的格局可没那么小。”

……

“你怎么了许兄?难道你认得那三张卡。要不你再给科普科普呗。”

看见身边的许兄在哪张大嘴巴却不说话,便又忍不住问道。

“我是个搞收藏的,虽说我的主业是收藏各种古董酒,但是也关注过卡片一类的东西。这位杨先生拿出来的三张卡太不简单了!”

许兄叹息的说道。

“我也知道不简单啊!可都是什么来头,你好好跟兄弟说道说道呗?”

张兄连忙问道,顺手给许兄点了一根烟。

许兄重重地吸了一口,这才说道:

“如果我没看错,那三张卡分别是,迪拜皇家万事达信用卡,摩根黑卡和米国运通黑卡,这三张卡都是不限金额的。”

“传说中的无限额度?”

张兄总算还有点见识,几乎是惊呼出声。

“理论上是这样!”

许兄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猛吸一口香烟。

狂鳄

狂鳄第二集

“我让简清若带过来的药,被你掉包了是吗?湛临拓现在中毒了!”

“那又怎样!”宫七律直接承认,“我杀湛临拓,不是很正常吗!难道你以为湛临拓不想杀我!”

“是很正常,我也没要怪你的意思。你拿走我手机,把我困在酒店里,无非是不想让我知道湛临拓中毒的事!我背着你去找夏尘拿药又送给湛临拓,原本就是我不对!现在他中毒了,也是我咎由自取!所以你根本没必要瞒着我,我根本不生你气!”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偷跑出来!一定要来看他!”

“我喜欢他!还喜欢他!如果这是最后一面,我也要来看看!”

“小小!这么多年了我陪着你!就换来你这一句话!”宫七律的心口简直被刀子狠狠戳了一下。

“对不起。”

“我不想听你道歉!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身为你名义上的丈夫!却要忍受湛临拓不停地羞辱!哪个男人接受的了,别的男人广而告之说喜欢他的妻子!说要追求她,说要得到她!还要人手别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抱着自己的妻子!小小!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还要跟我说你喜欢他!”这是宫七律第一次对白小凝发火。

他吼得面红耳赤,往日所有的镇定和自持都不见了。

“七律!我连自己都骗不了又怎么骗你!我是喜欢他!哪怕这些年恨他,我还是喜欢他!我根本就放不下!我很努力了!很努力想要忘记他!可我做不到……”

“你想跟我离婚,是想跟他在一起?”宫七律痛苦地问。

“不是!我跟你离婚,是不想耽误你!”

“那现在呢?我跟你离婚,你转头就跟他在一块吗?”

“如果真那么做,湛临拓对你的羞辱就成功了。所有人都以为你的夫人被别的男人抢走!你会成为王室的笑话,成为本都的笑话!我不会那么做!”

宫七律深吸口气,他那么努力地留住她,可是留住了她的人,却始终没有得到她的心。

“小小,你现在的意思是要跟我离婚吗!”

“是!我们离婚,我不想夹在你们中间了。”

依然是那么果决地说出离婚俩字。

这么多年,她说了多少次离婚了。

他都快不记得了。

几百次,还是上千次。

她总是说离婚,他总是开玩笑地说,离婚他就自杀!

“好!我们离婚!但是外界不能知道!这时候离婚,别人都会说我的夫人被人抢走了。”宫七律说。

白小凝说了那么多次离婚,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这一次宫七律却答应了。

她意外的同时却还是说:“谢谢你。”

宫七律突然笑起来,唇边是苦涩的,“当初我不断求婚,最后你答应了,也说谢谢我。现在你要离婚,也说谢谢我。小小啊!再没有人可以比你还铁石心肠!”

这是五年来第一次,宫七律转身背对着她走。

以前,他从来不会留下她一个人。

白小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努力咬着唇,眼泪控制在眼眶里。

“七律,谢谢你。”除了说谢谢,她无法恨他一丝一毫。

狂鳄

狂鳄第三集

第1231章 长老降临

听了幕文海的话,萧千寒仍旧沉默。

不过,她是为幕文海的父亲而沉默。

这里面的事情,她稍一思考便看的通透。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样的事情,恐怕除了父母之外,无人能够做得出来了!

深叹了口气,她微微点头,“好。”

她找不到理由拒绝。

幕文海闻言,只是坚定的点头,脸上的表情也没有过多的喜色。

即将离开幕府,即将离开父亲,即将离开自己的家人!

这些他之前全都想过,但并没有什么感觉。如今真的要走了,那种感觉反而异常强烈!

“回去看一眼吧,半个时辰后回来。”萧千寒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说道。

此时天色刚黑,多留半个时辰并不影响他们夜闯阴阳界!

“好!我一定准时回来!这是关于廉横的消息。”幕文海重重点头,将一枚玉简放下,然后飞身快速离开小院。

等幕文海离开之后,萧千寒拿起玉简看了一眼,有点意外的挑了一下眉,然后坐在床上取出了一样东西。

金虹丹,二长老送的那枚。

仔细检查了一番,她并没有在金虹丹上发现任何异常,证明这枚金虹丹是纯正的,没有被动任何手脚。

二长老会好心的送一枚如此珍贵的丹药给她吗?

她并不这么认为!

无利不起早,二长老必然猜测浑天钵也在她这里,或者说确定浑天钵就在她这里,所以才会出手如此阔绰!

既然没在丹药上动手脚,那么就是在她身上留下了什么记号!

以大长老二长老那样人的修为,想要在不知不觉间在他们身上留下记号,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再加上她一路上急着去找云默尽,不曾发现也很正常。

不过现在,她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却仍旧没有任何发现!

她确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即便是二长老布置的猫腻,她也能够发现。毕竟当时的接触也只是短短一瞬,而且除了金虹丹之外,不再有肢体接触。

这样的结果,让她有点意外。

金虹丹上没有,她自己的身上也没有,二长老究竟要做什么?

皱眉想了一下,她忽然眼前一亮,龙钰和元殊!

当时,龙钰和元殊都在旁边!

想到这种可能,她立刻走出房间,要去龙钰和元殊那里看一看。

如果真如她想的那样,恐怕不等幕文海回来,他们就必须要先行离开一步。

因为一旦被二长老缠上,将会比大长老更加难以对付!到时不要说离开幕府了,能否脱身都是不小的问题!

有时候,越是不想来什么,就越来什么。

萧千寒刚刚走出自己的房间,还没等去找龙钰和元殊,整个小院就被极为强大,极为压抑,极为恐怖的气息所笼罩!

“萧千寒,这么急是要做什么?销赃吗?”二长老的声音响彻整个小院,而不外露一丝。

整个小院已经被人用特殊方法罩住,类似阵禁之术,但更类似宝物。

云默尽,龙钰,元殊,感受到动静都第一时间出现,快速聚到一起。

萧千寒眸光微凝,盯着面前的人影。

云默尽也是如此,黑眸第一次出现凝重之色。

因为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大长老跟二长老同时降临!

一位长老出现,他们也许还有一些希望,如今两位长老全部出现,这结果……

二长老也不墨迹,直接朝着萧千寒冷声道:“交出浑天钵,我不杀你们。”

大长老果然将浑天钵并未拿回的事情告诉了二长老!

萧千寒眉头微皱。这是最坏的情况!

“别以为你们不出声,我就拿你们无可奈何!别忘了,这里是幕府!”二长老料到萧千寒不会轻易交出浑天钵,直接在说话的同时,释放出更加强横恐怖的气势,压向萧千寒,“以我二人的身份地位,就算是把你们杀光,也没人会说什么。大不了,就是尹杀那老头再来一趟,也一样会被打回去。别以为皇室会为了一个还没有确定身份的人,就会跟我们幕府大动干戈!”

萧千寒沉默,云默尽等人也同样沉默。没有一个人开口交出浑天钵,甚至连想都没人想过。

而且,即便萧千寒真的愿意交出浑天钵,他们就真的能够活命吗?

别忘了,一旦交出浑天钵,就等于坐实了他们盗取浑天钵的事实!

“萧千寒,我知道你骨头硬的很!不过我更喜欢撬开硬骨头的嘴巴,看一看究竟里面藏了些什么东西!”大长老阴声道,目光盯住了萧千寒,犹如毒蛇缠上了猎物。

从语气中能够听出大长老对萧千寒滔天的恨意!这里面不仅仅是因为浑天钵!

萧千寒看了大长老一眼,从大长老的眼神之中,她看到了一些东西,心下了然。

当初在会场外,大长老冒着不小的风险直接逼迫索要浑天钵,现在向来恐怕也是身不由己!而那位逼迫大长老的人,除了这位二长老,不做他想。

当时,二长老就出现过,现在二长老亲自降临不说,更是直接开口索要浑天钵!

浑天钵是幕府重宝,保管不利甚至丢失,绝对是不小的过错,即便是大长老也将面临着不轻的惩罚!而即便这样,大长老仍旧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二长老,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可想而知!

二长老能够将大长老逼迫至此,也变相说明了要拿到浑天钵的决心!

如二长老之前所说,如果他们不交出浑天钵,二长老是会下杀手的!

没有立刻说话,萧千寒心思电转,思考着可行的办法。

她可以把龙钰元殊,甚至云默尽也放进苏家密境之中,但是她自己该如何离开?

就算是大长老和二长老让她逃,这罩住小院的东西,她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破开!

蛮力必然不行,用技巧的话,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东西。

“还不说话吗?”二长老语气更冷,好像耐心即将耗尽,一抬手,一根香深深的插在地面上,同时点燃,“这柱香燃尽,你们的命数,也尽!”

地上的那柱香虽说是一整根,但五分之四都没入地面,仅剩的五分之一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也已经燃了一小半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