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哈佛路

风雨哈佛路
  • 主演:索拉·伯奇,MakylaSmith,凯莉·林奇,艾利奥特·佩吉,迈克尔·莱利
  • 导演:彼得·勒文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葡
  • 年份:2003
丽兹(索拉·伯奇 Thora Birch饰)出生在美国的贫民窟里,从小就开始承受着家庭的千疮百孔,父母酗酒吸毒,母亲患上了精神分裂症。贫穷的丽兹需要出去乞讨,流浪在城市的角落,生活的苦难似乎无穷无尽。   随着慢慢成长,丽兹知道,只有读书成才方能改变自身命运,走出泥潭般的现况。她从老师那里争取到一张试卷,漂亮的完成答卷,争取到了读书的机会。从现在起,丽兹在漫漫的求学路上开始了征程。她千方百计申请哈佛的全额奖学金,面试时候连一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然而,贫困并没有止住丽兹前进的决心,在她的人生里面,从不退缩的奋斗是永恒主题。

风雨哈佛路第一集

第524章 说晚了一步

被殃及鱼池这种事并没发生,眼看落下来的钢管就要打到这个女子脸上,从旁忽然伸出一条手臂,稳稳握住了还在半空旋转的钢管。

这个人正是晚到一步的林风,没想从接到消息到现在才过了半分钟不到,好几名保安已经被对方一个人撂倒在地,就连魏阳也被突如其来的一脚踹了个狗吃屎,这人是个高手。

“都让开!”

林风话刚说完,人已经出现在对方眼前,这人正甩手将一名保安给掼在地上,林风手里的钢管也照直了往他后背敲去,

对方的反应速度相当迅捷,眼看就要被砸中,他忽的回过身,抬起手臂硬挡住了这一下。

咣!

钢管一颤,这人也跟着闷哼一声,但脚下却没有任何迟疑,非常彪悍的往他一脚踢来。

林风往后退开,轻易避开了这势大力猛的一脚,而对方也从容的在腰带上取下两根伸缩警棍,两手用力一抖,伸缩棍延伸出一米多的长度,精轧无缝钢管在灯光下泛着寒光。

对方俨然也认真起来,手持双棍却没急着发动进攻,而是用一种凝重的眼神注视对手。

“老大,接着!”魏阳爬起来一瞧这情况,或许是觉得林风手里就一根镀锌钢管太过吃亏,于是从保安手里又拿过一根,转身抛了过去。

林风伸手接住,对手并没趁此机会偷袭,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冷锋。”

“巧了,我叫林风。”

林风微微一笑,让这凝重的气氛瞬间冰封瓦解,冷锋那冰冷的眼中却出现了讶然的神色,当即不再废话,呼喝一声率先攻了上来。

两根钢鞭在半空中发出撕裂的声响,即便是围观者也能听见,林风在原地屹然不动,手里两根钢管一上一下挥出,与对手的武器撞在一起。

叮!

冷锋十分谨慎,几乎是一触即退,伸缩棍快速换个角度,又往林风小腿上砸去,这要被打中,恐怕骨头都要折断,林风挥手一挡就把两根棍子一起磕飞出去,力气竟然大的骇人,他捏在左手的钢管同时也往对方头顶砸落。

冷锋不敢硬接这一下,只能无奈的后退,但是他这一退,气势陡然也弱了下来,一向得理不饶人的林风,这时终于发起了反攻,双棍在他手里舞的呼呼作响,四面八方出现无数道残影,叫人防不胜防。

围观的人群只看的眼花缭乱,耳边接连不断传出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在他们眼里,这两人打的有来有往,似乎旗鼓相当,只有亲身体会过的冷锋才清楚,他此时所承受的压力。

眼前一片棍影就像狂风暴雨般打的他只有招架之力,根本就没机会反击,落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咬牙苦撑,希望别输得那么难看。

看着自己的头号保镖兼兄弟被人压着打,似乎随时可能被打趴下,钱多多这下也有些坐不住了,快步来到场边,挥着手大声喊道:“都住手,我们是自己人!”

“胖子,你欠揍是不是,谁特么认识你啊!”

魏阳一听这胖子敢冒充自己人扰乱林风的节奏,肯定跟那个冷锋就是一伙儿的。

刚才他屁股上被冷锋踹了一脚,到现在还痛着,这都只算小事,丢面子事大,刚才许若曦就站在对面,晚上自己还发誓一定要把失恋中的女神追到手,结果现在却当着她的面被人一脚踹飞出去,这脸可丢大了。

一听旁边这胖子在那大叫什么自己人,他顿时就看出来,胖子跟那冷锋就是一伙儿的,他这满肚子邪火正找不到宣泄口,这下还有什么好客气的,上去一把薅着钱多多的头发,另一手握着拳头照准往他这张胖脸打去。

“哎哟……别打,我们真是自己人。”钱多多不禁惨嚎一声。

咣!

魏阳哪管他瞎嚎什么,又是一拳打在这张胖脸上。

钱多多恐怕做梦都没想到,他竟然有一天会被人抓着头发狂揍,这要传回帝都,恐怕会被圈子里那帮损友给笑话半年,谁让他喜欢装逼,听了米糖儿的介绍,就只带了冷锋一个屁颠颠跑来这里瞎凑什么热闹,现在可好,竟然让个保安揍得连他妈妈恐怕都认不出来了。

“别打了,米糖儿是我朋友!”

幸好喊得及时,魏阳的拳头就停在他鼻尖上,如果再晚半秒,估计他全身上下唯一长的还算不错的鼻子就给别人一拳砸扁了。

“啥,你是咱们糖儿的朋友?”魏阳还有些狐疑的问道。

“先把我头发放开,我现在就让米糖儿给你们老板打电话,这样总行了吧?”脸上平白多了一对熊猫眼的钱多多几乎是怒吼着说,长这么大,他就没被人家像现在这样揍过。

钱多多正拿出电话,忙着证明自己的清白,场中的打斗也因为钱多多那一声吼而停了下来,其实,主要是林风没有再继续动手,冷锋连自保都困难,哪还有还手的余地,要不是钱多多突然跑出来喊了两声,估计他现在已经趴在地上了。

“老大,他们还真是米糖的朋友。”魏阳捧着钱多多的手机急匆匆走到林风身边,表情有些尴尬的说:“喏,米糖叫你跟她说话。”

林风扔下布满凹痕的钢管,拿过电话放在耳边:“喂?”

听筒里顿时就传来米糖儿清脆的声音,无比惊讶的道:“林风,多多是我介绍来的朋友,你们不会真把他给打了吧?”

能让她如此紧张的人,只怕来头不小,林风扭头瞥了眼那小胖子,苦笑着说:“呃,你好像说晚了点,这人什么来头?”

“我的天,你们还真把人家给打拉!”

米糖儿的声音陡然就提高了八度,难以置信的嚷道:“你们也太乱来了吧,这个钱多多别看长的傻乎乎的,人家是华夏最大私人银行的继承人,我叫他过来玩,是想让这人帮我们一把,只要他高兴了,买下整条街给我们开夜总会都行,你们怎么能把他给打了?”

风雨哈佛路

风雨哈佛路第二集

“你不跟我去看看你嫂子。”

容音音脚下一滑,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妈,我哥还没结婚,哪来的嫂子。”

“很快就有了。”

柳心雅语气满是自信。

容音音翻了个白眼:“妈,这话说得太早了。”

“你就等着看吧。”

“好好好。”

容音音敷衍道,压根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

容城锦大,是容城最有才华的大学。

中午十二点!

锦大门口,一个女子吸引了不少目光,她踩着一辆黑色的机车,头盔遮住了她的容貌,却遮不那火爆的身材。

她就在门口久久不动,身姿依旧挺拔如初。

“你说,这个女人是不是机车手啊。”

“好酷啊。”

“不知道这个女人长得怎么样。”

“女机车手一般长得比较像男孩子。”

“那不一定。”

冲着这么火辣的身材,肯定是个大美人。

“我们要不要打赌。”

“赌就赌。”

“谁输了谁就给对方洗一个月的臭袜子。”

“行。”

锦大的学生你一句我一句,谁也没有发现,路边停了一辆黑色的莱斯劳斯。

柳心雅看着不远处骑着机车的蓝末,眼眸里划过一抹火热,这个女孩子真的和容槿很搭配。

她连忙拿过手机拍了几张,可是怎么看都不满意,根本没有照到正脸。算了,还是一会蓝小姐动手的时候在拍几张。

这时,一个面容文静的中年男子,手里抱着几本书走了出来。

在他的身边,还有几个学生,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谈笑间十分轻松愉快。

蓝末看见中年男子走了出来,随手将头盔摘了下来,顿时,周围顿时发出一阵阵惊叹。

“哇,我好像看见了仙女。”

“好漂亮。”

“好正的女生。”

“这个女生是我们学校的吗?”

柳心雅听见学生们的讨论,满脸都是骄傲,她看上的儿媳就是不一样。

“陆成文。”

陆成文正和学生们热烈讨论着文案,听见有人叫他,不免抬眸看了过去。

女生大约二十三四岁,美艳逼人,又黑又长的睫毛下,是一双灵动的双眸,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让人欲罢不论。

紧身机车服勾勒出性感诱人的身材,由内而外散发出狂野的气息,如女王般降临。

男人,天生喜欢美丽的人和物,不论年龄。

陆成文推了推眼镜,文质彬彬道:“同学,你找我何事?”

“打你。”

蓝末勾了勾唇。

“什么。”陆成文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拳头就打了过来。

“啊。”

四周的学生发出尖叫。

这个像仙女一样的女生,怎么突然间残暴的像是恶魔。

等到大家反应过来时,陆成文已经卷缩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同学,你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打老师是犯罪的。”

“同学,你住手。”

有些学生大着胆上来,陆成文在锦大的风评很好,深受不少学生的喜爱。

“这位同学,你,你为什么打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陆成文痛的满脸扭曲,却还装作是一副大度的模样。

风雨哈佛路

风雨哈佛路第三集

阿桑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嗤笑道,“我可没有要找你,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怎么地也要等到花久半死不活的时候,我才能放你离开不是?”

苏缈眼底带着森然寒意,“你就不怕我让你过得比以前更惨?”

“我现在有什么可怕的?”阿桑脸色陡然变冷,“这个世上早就没有我的位置了,他们找到我也不过是为了让我带曾匪擎回到队伍里。”

“为什么不让他走?好不容易逃脱的深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深爱的人?”

苏缈不解,阿桑先是冷笑了一声,紧接着道,“等到你到了我这个地步就不会这样想了,我不想他幸福,凭什么他可以跳脱开,而我们要一直在这个深渊里,伸手不见五指?”

“我不怪你。”

突然,包厢的门被人推开,阿桑脸色骤变,她以最快的速度将枪头抵着苏缈的额头,向门口的方向看过去,这时候,曾匪擎一个人站在门口,眉头紧皱,抿紧了唇,目光又直盯着阿桑。

“你怎么来了?”

阿桑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苏缈,她无奈地耸了耸肩,“这可不怪我,我怎么知道他来这里了?”

显然对方并不怎么相信,这时候曾匪擎已经将包厢的门关上,自己一步一步朝着阿桑走过来了,“把枪放下。”

“你站住!别过来!”

她突然呵斥了一句,曾匪擎听话地站定,眸光落在她脸上,无奈道,“你不要这样。”

“你来做什么?不是说了往后你我之间没有任何瓜葛,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你先放苏缈离开,我来做你的人质。”

“人质?你还不配!”

“花久呢?”

曾匪擎突然又问了一句,而这句话留下你是我一个水龙头的开关,苏缈能明显看到自己身边这个女人脸上肌肉的抽搐,她脸色极其难看地盯着曾匪擎,“你是为她来的对不对?果然,你还是放不下她!”

说着她连连点头,又突然笑了,“不过也没关系,她很快,很快就不会被你喜欢了。”

曾匪擎脸上带着不解,苏缈这时候解释了一句,“她应该对花久注射了毒品。”

“你疯了?!”

曾匪擎额头青筋暴起,“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就好,为什么要伤害她?”

她的愤怒让阿桑有一瞬难受,但也不过一瞬,她脸上就染上嗤笑,“为什么?为什么?都是因为你,因为认识你,害得她承受丧子之痛,又要接受毒品的诱惑,说不定还要性命不保。”

“怎么?后悔吗?后悔认识她,后悔喜欢她吗?”她说着说着自己又哭了,完全像是个疯子,苏缈见她情绪逐渐稳定下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怕极了对方突然情绪失控,直接杀了她。

阿桑的话踩到了曾匪擎的痛处,让他脸色顿时苍白,一个大男人,居然像是个孩子一样,变得无措起来。

“你到底想怎样?”

过了一会儿,曾匪擎声音沉痛地说了一句,阿桑淡淡道,“我要知道花久染上毒品后,你会怎么做,会不会也像当年一样,像放弃我一样放弃她。”

阿桑声音开始变得哽咽,曾匪擎脸上带着愧疚,张了张唇,但最终也没说话。

“怎么?想起来了吗?想起来我的孩子是怎么死的了吗?想起来你是怎么离我而去的吗?”

“对不起!”

“对不起?我等了这么多年的对不起,居然是为了救另外一个女人才说出口。”

“不是这样的,我……我知道我愧对于你,你想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但不要伤害无辜。”曾匪擎眼神温柔地落在阿桑身上,苏缈看得出来,他也不是完全对阿桑没有感情,或许是下意识逃避那段过往,以至于他已经有了条件反射。

阿桑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从苏缈的方向看过去,可以看到她小巧的脸上有了一条闪着光的泪痕。

“可是,花久现在可能已经快断气了。”阿桑突然说了一句,看不出来她说这话的情绪,但曾匪擎瞬间暴怒,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她跟前,猛地抓着她手腕,“她在哪里?你对她我晕了什么?”

苏缈原本提起来的心在见到阿桑平静而冷清地脸时又放回了肚子里,她知道这个女人是在说谎。

“说话啊!”

曾匪擎等了两秒钟没有得到回答,手上的力度也在加大,猛地摇着阿桑的身子,几乎怒吼着出声。

阿桑嗤笑出声,她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把枪扔到地上,淡淡道,“你的忏悔,也只是因为她在我手里而已。曾匪擎,她为你做了什么让你这样念念不忘,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声音很轻地质问往往来自内心底层地痛,这时候曾匪擎才反应过来一切不过是试探,他伸出手来试图抓住阿桑,但最终还是垂了下去。

“花久是无辜的,是我把她牵扯进来的。”他无力地解释了一句。

“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解释,你们走吧。在我改变主意前。”

阿桑低声说了一句,曾匪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抓着苏缈的手腕离开。

两人才出包厢的门不久,迎面撞上两个穿着黑色皮夹克地男人,紧接着,曾匪擎猛地停住,苏缈也感觉到了方才那两人身上的杀气,让人止不住颤抖的阴森。

“你先出去,把音乐开到最大声,不然你这里会有麻烦。”

他叮嘱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跟了上去,苏缈脸色惨白,猛地抓着从身边经过正要往那边去的服务员,“小周,去让小周把酒吧音乐调到最大声。”

对方一脸不解地看着她,苏缈没好气地吼了一句,“你就告诉她说是苏缈说的,快去啊。”

“哦,好!”

那人被她身上的气质吓到,忙转身逃开,苏缈深吸口气,往里面走了几步。

包厢距离她不远,苏缈躲在墙后,往那边看着,门大开着,因此她能看到里面的情况,那两个黑衣人都有手枪,一个指着阿桑,一个指着曾匪擎,而曾匪擎指着他们中的一个,阿桑手枪已经掉在地上了,只对着曾匪擎不知道在吼什么。

苏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吴由打电话,但又不能在这里打,于是转身,却在下一瞬撞入一堵坚硬地肉墙。

“你要给谁打电话?”低沉地嗓音,绝冷地气质,苏缈只觉得呼吸都被冰冻住,微微抬头,撞入一双从未见过的冷眸中。

对方已经将她手上的手机拿走了,嘴角扬起一抹轻蔑地笑,忽而抬手,苏缈已经做好了要迎接这一下重击的准备了,眼前一黑,却迟迟没有痛感。

“放她走!”

耳边,熟悉地声音传来,苏缈诧异睁开眼睛时对上宋词无奈地眼神。

“你应该知道我们做事的规矩?”那人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宋词。

“我知道,而且也不是第一次破坏你们的规矩,她是我的人,我不允许任何人动她。”宋词冷漠而霸气地宣告,那人狐疑地看了一眼苏缈,“你上次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前段时间被你亲手处决的那个,怎么……这么快就换口味了?”

他讽刺意味十足,宋词嗤笑了一声,直接一个拳头砸了过去,那人也没个防备,差点倒在地上,宋词抓着苏缈的手把她护在身后,淡淡道,“你什么时候有资格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了?”

那人怒极反笑,摸了摸自己被宋词打了的地方,淡淡道,“我知道您一向高贵,不喜欢我们插手您的事情,可是,您是不是也别插手我的事比较好?”

“不插手,只是她是我的人,我希望你不需要我再说第三遍。”

宋词语气生冷地回,那人探究地看了一眼苏缈,“你可想好了,她是你仇人那边的。如果我没猜错,她是你一直在找的那个吧?”

苏缈很惊讶,这个人居然对宋词这么熟悉,看样子他们应该不是泛泛之交,尽管气场不怎么合的样子。

“多管闲事!”

宋词只送了他四个字,他话音才落,酒吧的音乐声突然猛地响起来,那种能让人产生耳鸣地响。

那人瞪了一眼苏缈,不用看也知道是她在搞鬼,宋词倒是没什么反应,三人在这边僵持着,这种僵持突然被一声枪响打断。

苏缈最先反应过来,她猛地冲了出去,紧接着是宋词,然后是那个黑衣服的男人。

包厢里的地上倒着一个人,满地的血,还有源源不断地从曾匪擎的脑袋上往外流,苏缈不敢靠近,只站在门口的地方,已经失去言语。

不远处,小周开了音乐后带着保安出现,宋词拉了一下苏缈的衣袖,她忙回过神来,眼神示意他先把门关上,苏缈去找小周。

她让小周带着他们离开,把音乐也调回正常的水平,她没过多解释,又回到现场了。

阿桑疯了一样去抢枪,两个大男人抓她都有点难,苏缈望着地上已经失去生气的男人,心底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她忽然想起第一次从花久嘴中听到这个男人的情景。他……那时候是真心的吧。这次,应该也是。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