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游戏

感官游戏
  • 主演:詹妮弗·杰森·李,裘德·洛,伊安·霍姆,威廉·达福,唐·麦凯勒,考乐姆·吉斯·雷尼,克里斯托弗·埃克莱斯顿,萨拉·波莉
  • 导演:大卫·柯南伯格
  • 地区:英国,法国,加拿大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9
幻想与现实界限模糊的未来世界,科技已经发展到远远超越时代的地步。电玩界女王爱丽拉·盖勒(詹妮弗·杰森·李 Jennifer Jason Leigh饰)不仅美丽性感,更是一位设计尖端游戏的设计师。她所设计的虚拟实境系统“X接触”可以直接干扰玩家的神经系统。在试玩大会上,各方玩家齐聚一堂,体验爱丽拉的最新杰作。然而一群狂热者企图刺杀爱丽拉,危急时刻,爱丽拉被守卫泰德·皮库(裘德·洛 Jude Law饰)救走。为了躲避追杀,两人双双进入“X接触”的异次元世界,然而一切正在变得越来越虚幻。   这部隐含大量社会议题的科幻惊悚影片《感官游戏》,由国际影坛最富争议性、最成功的导演之一大卫·柯南伯格执导。本片入围1999年第4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导演大卫·柯南伯格荣获该年度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杰出艺术成就,并荣获2000年第26届美

感官游戏第一集

若依说完,体内龙珠出来,光芒闪烁间,一道狂暴的火焰凝聚成龙形,对着那屏障冲击而去。

同一时间,冰月跟上,冰魄幻化出一根蓝色的冰箭,直接射击过去,其他人见状纷纷发动自己最强的一击,配合她们二人攻击符文。

我没有动手,因为直接引动过恶无生的力量,那对于经脉的影响并没有结束,力量不够强大攻击了也没用,就死死盯着他们攻击过去的力量。

下一秒,众人的力量撞击在那符文之上,我心中有一丝期待,当火龙撞击,冰箭将要刺穿屏障的时候,屏障上的符文光芒大阵,仿佛有灵性一般,散发出强烈的光芒,赫然将所有的力量给挡住了。

足足几秒,我都没有回过神,看着那屏障不可思议道:“这玩意,到底是什么,怎么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你们现在虽然没有帝的力量,但也相差无几吧!”

我这么一说,帝君开口道:“似乎我们理解错了这屏障!”

“什么意思?”我立马问。

“你们想想,无生王既然特意隔绝开这一层,那下一层的不管是什么凶物,那必定不是凡俗,所以这屏障,想要在三杰之力的前提下冲开,应该是不可能的,无生王毕竟是上古人杰,他待过的地方一旦被后人知晓,大家肯定会前来,就好比那密宗的僧侣,如果我们能打开,他们合力也一样,你们说,无生王会没想到么?”

帝君这话落下,我心中疑惑:“那么该怎么办?”

“无生王必定是不会让其他人进去的,但有一些人不同,那就是他自己的人,而什么人是自己人呢,我想除去自己的转世,或者自己的门徒外,其他人应该不可能了!”

听到后面,我反应了过来,指了指自己道:“你的意思是,我能进去!”

“不是你能进去,可能这屏障是不会消除的,不然屏障一碎,五鸾鸟和冰月挡不住的话,让里面的凶物出来,岂不是祸害天下,我怀疑,这屏障需要特定的东西,才是通过,比如,你的精血,或者无生王的精血!”

她这话落下,众人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我将信将疑,但帝君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样才符合无生王的初衷,屏障如果只是力量足够就能打开,那谁都能进去了!

这么一想,我没有犹豫,从腰间掏出匕首,体内的灵力运转,鲜血流出的时候,人不禁一个踉跄。

精血,乃是人之精华所在,不是普通的血,一滴精血包含了,血,灵力,还有一丝魂魄之力,所以消耗精血,无疑就是消耗自己的生命。

没有停留,快速到了屏障前,手掌按在屏障上的时候,符文光芒闪烁,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下一秒,就见那屏障上的符文猛然暗淡,边上帝君顿时道:“这力量变弱了,吴生,你探手试试!”

一语落下,我连忙探手进去,就看到自己的手穿过。

“带若依进去试试!”

帝君提醒,我抓过了若依,两人没有一丝阻拦顺利通过。

而帝君想要靠近的时候,那屏障却是将其隔绝在外。

这一下,我算是明白了,这屏障在认人,除非是我带人进来,不然别人就进不了。

没有浪费时间,众人牵手,在我的带领下进入屏障,等进去后,我们看向前方,没有了黑山,周围也变的明亮。

抬头看天,我不禁一呆。

漫天星辰,仿佛尽在眼前,一颗一颗巨大,好像自己立于宇宙之中一般。

这番美景,绝对是人一辈子看不到的,让我不禁有些出神。

可就在这个时候,若依一拉我道:“相公,你看!”

回头看去,出口已然不见,就是堆乱石堆在那里,帝君过去看了看之后,没有动那些石头,出声道:“这上面有无生王的气息,他应该是在这些石头上刻画了什么符文,然后摆出了一个阵法,才有了之前我们看到的黑山!”

“就这么一堆石头,刚才拦了我们那么久?”

我有点不信,话说出的时候,冰月摇头:“这不是普通的石头,这是灵石,是可以承载力量的一种石头,在人间几乎不可见,就是在神界也不多,这应该也是无生王所有的积蓄了,拿来在这里构建通道和屏障,看来此地的通道已经被他毁掉了,这里可能真的很危险,大家小心点!”

她提醒了一句,我也不傻,虽然眼前真的只是一堆石头,但从她话语中可以听出,这些石头很珍贵。

加上她的猜测,无生王毁掉了通道,自己构建了一个带着屏障的通道,说明他很清楚这里的凶险。

许进不出,那我们该怎么办?

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得先过了这一层才行。

想着呢,始皇,魃,魂,赵封尘,帝君,五鸾鸟他们已经在观察四周了,随即就听始皇周身散发尸气,那气势一点点攀升。

我们疑惑,想问的时候,始皇气势赫然超过了魃的气息,同为尸,虽然有些不同,但论起尸中的霸主,那绝对是魃,可这会儿始皇气息超越了她,只能说明,他的力量超越了现在魃所能用的力量。

也就是说,始皇达到了至少帝级的力量,我几乎本能的看向天空,可这个时候,三杰之力没有压下,我眉头不禁一皱,再看始皇的时候,他开口道:“果然,这个地方已经不是人界了,这荒塔太过奇妙,虽然束缚在一个特定地方内,但里面的小世界,不一定就是在人界,只是用整个塔来束缚了!”

他这么一说,我没有明白,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帝君这时候解释:“简单说,这世界已然自成一界,不是雪世界和虚无界那样,而是真正的世界,我的推算应该没错,就算是在人界,三杰之力,对于此界都是没有影响的,也就是说,这里的生灵,极度存在帝,或者帝以上的实力!”

“对,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就有一种感觉,身上的压力少了很多,就尝试了一下,没成想这里真的没有散杰之力,想来咱们刚才的推算没错,这里的生灵,远远强大于人界,这才是无生王最最担心的,而这里只是第三层,这里已经自成一界,那么第四层,第五层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始皇接话,我心中一沉,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要想到达最底层,或者找到神秘高手,那得什么时候。

这一刻,我心中有些无奈了,这里的生灵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弄不好我们都得栽在这儿。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深呼吸了一口,看着悬挂的皓月,还有漫天的星辰,出声道:“那现在怎么办,现在想回去也不可能了!”

“只能往下走了,咱们先小心一点,也不知道这里的生灵是什么种族,跟我们是不是差异很大,如果很大的话,我们出现,必定会引起此界骚乱,对于他么来说,我们,是外来的生物,没准还会遭到这里生物的攻击!”

始皇严肃说着,众人没有反驳,随即大家商量了一下,就在此地停留,让若依,冰月,赵封尘先去查看一下,毕竟她们一个是妖,一个是神,一个是人,三人实力也都不错,看看对面的生物到底是什么,万一是同族,那还有回旋的余地。

就这样,我们在入口处等待,他们三人快速冲向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等他们离开后,始皇和我坐在了一处,这里跟人界并没有什么区别,有草也有山,我们刚好就在一座大山上。

感官游戏

感官游戏第二集

短短片刻间的工夫,劫云内接连劈下了数道劫雷。

频率太快,根本不给缓气的时间。

守灵四方印在这种情况下,硬是从空中强行劈到了地面三米不到。

强大的电流时刻包裹着守灵四方印,还未消散,必然又有劫雷落下,使得包裹守灵四方印的电流一直都未曾消失过。

守灵四方印,是劫雷的唯一攻击目标,但劫雷的强大,导致受到影响的可不止守灵四方印,就连守灵四方印下方的地面,同样跟着遭殃,被劈出了一个大坑。

这还是劫雷逸散出来的力量,并非劫雷刻意如此,若是劫雷直接击中地面,此时守灵四方印下方的地面,那大坑至少要扩大数倍。

接连的数道劫雷落下后,终于停止了。

但劫云没有散去,闪电依旧在轰鸣。

苍天弃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器劫就这样结束了,他没有放松警惕。

守灵四方印再度升空,接连硬接了数道劫雷,守灵四方印暂时并未出现破损的迹象,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守灵四方印是很坚固的。

乌黑的劫云在翻滚,这一片的天空早已变得昏暗,遮住了烈阳的光辉,苍天弃站在原地没有移动,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渡劫是一道坎,过了这道坎,一飞冲天。过不了,一切灰飞烟灭。

守灵四方印是目前苍天弃唯一一件喂养饱和的三通法器,只要度过了这次器劫,他的手中将迎来第一件三通法宝。

作为一个炼器师,他深知三通法宝与二术法宝之间的差距。

手中有一件这样的法宝,也算是多了一道保命的手段。

这次器劫,只能成功,绝不容许失败。

经历了一波劫雷后,守灵四方印反而不再震颤,不知是一连硬抗了数道劫雷习惯了,还是觉得这劫雷并未想象当中那么可怕。

守灵四方印暂时还没有器灵,但已经有了灵性的它,与没有灵性的法器是完全不同的,没有丝毫灵性的法器,是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苍天弃见状,眉头微微一皱。

守灵四方印的变化,他看在了眼里。

器劫如果如此好度过,那就不叫器劫了,刚刚只是第一波而已,之后的劫雷会一波比一波强,哪有那么轻松,守灵四方印能否扛住都还是个未知数。

但苍天弃相信,这次的劫雷再如何强,绝对强不过当年器丹问世。

不过,他并不认为当年器丹问世时器丹所面对的是器劫,那完全是认为器丹太过逆天,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要将其毁灭,只是并未成功而已。

所以,苍天弃并没有将当初器丹所经历的归纳为器劫,他仅仅只是把当初初入西域时,见到的法器渡劫拿出来作为参考比较。

虽然他相信守灵四方印今日面临的器劫肯定比不得当初器丹问世,但他绝对相信今日守灵四方印的器劫要胜过初入西域时那修士法器面临的器劫。

“不要掉以轻心,才刚刚开始。”苍天弃对着上空的守灵四方印开口说道。

他知道,守灵四方印能够听懂自己的话。

因为,如今的守灵四方印不再是死物。

果然,苍天弃的声音落下,守灵四方印立刻有了反应,在轻微一阵抖动,就如同在回应着苍天弃一般。

就在这时,翻滚的劫云内,又是一道劫雷劈下,目标正是下方的守灵四方印!

苍天弃双眼一眯,他知道,新的一轮劫雷又开始了!

没有任何意外,这一波的劫雷,哪怕是第一道,强大的力量都不是第一波任何一道劫雷可比的。

面对轰然落下的劫雷,守灵四方印上散发出来的灵光突然变得刺目了许多。

轰!!!

劫雷命中守灵四方印,巨响声震耳欲聋,苍天弃明显感觉到了地面一阵轻微的抖动。

劫雷消散,守灵四方印刺目的灵光同样被劫雷强大的力量直接击散。

情况与之前一样,大量电流笼罩着守灵四方印。

不过这一次,守灵四方印的反应要快了很多,身上的灵光被击散的刹那,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便从守灵四方印上爆发而出,并且形成了一道保护罩,将守灵四方印保护在其中。

它仿佛料到了,第一道劫雷落下后,必定会一道接着一道落下,故而撑起了保护罩。

情况也的确是这样,第一道劫雷命中守灵四方印后,紧接着劫雷不断落下,对着下方的守灵四方印就是一阵猛劈。

第二道!

第三道!

第四道劫雷时,守灵四方印自行释放出来的保护罩轰然破碎,无法继续抵御劫雷那狂暴的力量。

第五道劫雷命中守灵四方印,火花四溅,守灵四方印直接从天空被劈到了地面之下。

轰!!!

守灵四方印如同一颗天外陨石一般被击落,在地面上撞出了一个大坑。

不待守灵四方印重新升空,凶猛的劫雷依旧不停落下,直接劈到了大坑当中,那气势,仿佛不把守灵四方印劈成碎片就誓不罢休一般。

这一波劫雷,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过后,劫雷才停止了下来,没有继续落下。

劫雷的暂时停止,意味着第二波劫雷过去。

从守灵四方印被劈到了地面后,它就一直没有起来过,只能无奈的任由劫雷蹂躏。

苍天弃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身体,他的目光,落在了守灵四方印所在的位置。

那里,已经没有了守灵四方印的影子,入目的,只是坑坑洼洼的一片狼藉。

而守灵四方印,早已被大量的砂砾所淹没,哪里还有半点影子。

但是,苍天弃知道,守灵四方印并未在这一波劫雷当中毁灭。

他是守灵四方印的主人,一旦守灵四方印毁去,作为主人的他,怎么可能感应不到。

狂风呼啸,从地面刮过,卷起了大量的沙尘,突然,地面传来了一声炸响。

砰!!!

沙尘飞溅,一物从地下疾射而出,正是守灵四方印。

守灵四方印悬浮空中,虽完好无损,但是一眼看去却变得黯淡了不少,不再像最初那般光亮。

这一幕,让苍天弃眉头微微一皱,抬头看向天空,劫云并未散去,依旧在翻滚着,并且翻滚越来越强烈。

这意味着,守灵四方印的器劫并未结束。

下一波的劫雷,必定比之前更强,而以守灵四方印目前的状态,如果单靠守灵四方印自己面对,恐怕太过勉强了,一个不慎,弄不好会被劫雷劈个稀烂,这不是苍天弃希望看到的。

“该出手了,一旦守灵四方印被击碎,我只会得到一堆毫无价值的碎片。”

心里如此想到,苍天弃暗自调动器丹内的灵力。

通过之前来时服下的金丹恢复,现在的他,已经恢复到了结丹后期巅峰。

他担心守灵四方印撑不过这一轮,终于决定不再继续旁观,要出手助守灵四方印一臂之力。

大约几个呼吸的工夫,稍微消停了小会儿的劫云,再度爆发了,落下劫雷!

这一次,第一道劫雷在肉眼看来,就足有水桶粗细,比起之前两波劫雷当中的任何一道,都要粗得多!

体积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威力自然也不可混为一谈。

空中的守灵四方印,在此之下竟显得有些躁动不安。

在这个时候,苍天弃手指对空中的守灵四方印隔空一指,灵力喷涌而出,注入了守灵四方印之中。

大量灵力的瞬间注入,让守灵四方印顿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释放出来的力量波动,瞬间得到提升。

虽不及劫雷那恐怖的气息,但比起之前那完全是两个档次。

劫雷还未落下,在苍天弃的控制下,守灵四方印竟然主动迎客上去,对着快速落下的劫雷撞了过去……

感官游戏

感官游戏第三集

忍冬的脸色都变了,这、这简直就是淫|贼啊,怎么掀姑娘裙子,摸人家姑娘的大腿呢?

白若竹张大了嘴巴,很快反应过来詹娜口中的“孟公子”就是狐狸师兄,她刚想说狐狸师兄胡闹,却突然觉得不对劲,看向詹娜说:“孟公子不是双臂都残疾了吗,怎么摸你大腿啊?”

当然,她不是怀疑詹娜,肯让她爹娘先行带詹娜回后山村,就是这些曰子相处下来已经清楚詹娜的为人了,平白无故詹娜不会去诬陷狐狸师兄,而且女子也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搞不好就毁了自己的名节。

詹娜哭的更凶了,胸口一抽一抽的,都快哭岔气了。

“他说要看看我的假腿,这个怎么能给个男子看?结果、结果他让小厮掀了我裙子,还……”詹娜说到这里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白若竹急忙过去一下下轻抚詹娜的脊背,她能理解詹娜的情绪,不仅仅是女子被人掀了裙子的羞恼,还是一个断了腿的人不想别人看到她断腿的心情。

这个狐狸师兄也太胡闹了!

“还让小厮看看我的假腿硬不硬,然后他的小厮就摸了我的假腿,还有我的……大腿。”詹娜说的声音越来越小,脸憋的通红。

白若竹很快明白过来,徐晖临的小厮摸了詹娜的假腿,还摸了詹娜不是假腿的真大腿。

“简直是胡闹!”白若竹气愤的说道。

“大小姐,你一定要为我做主,至少打他们二十板子,他们太可恶了!”詹娜一边哭一边咬牙切齿的说。

白若竹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至少人家詹娜只是要出口气,要求打徐晖临主仆的板子,而不是要求对方负责任,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还有呢,那个孟公子拿胳膊上那个铁棍戳我的假腿了。”詹娜又补充道。

白若竹捂着额头,这徐晖临是想假肢想疯了吧,但也不带这么着急的,哪里能干这种事啊。

还有家里的护卫都怎么了,也没人去拦一下。

想到这里,白若竹叫了剑七进来,让他去查下今天谁在附近当值,问问他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该罚就好好罚罚。

然后她起身安慰詹娜道:“你别哭了,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这样对女子就不应该,我一定替你出这口气。”

“他们要是想看我的假腿,我回屋卸下来给他们看也行啊,可他们偏偏按住我手脚,还掀我的裙子,大小姐,我当时好害怕。”詹娜说着哭的快岔气了。

白若竹再次捂额,这徐晖临主仆也太混了吧,哪里能这样对个姑娘家,不知道还以为他们要强了人家呢。

还是忍冬看白若竹脸上不对,急忙说:“大小姐你千万别动气,身子要紧,不然让大公子去处置他们好了。”

白若竹冷哼了一声,“没事,我不会动气,大哥还真不好管他,我亲自去说他。”

她说完拉了詹娜往外面走,结果刚刚走到前院,就看到了徐晖临主仆二人朝这边过来。

“公子,你这是何苦呢,好好解释下不就行了。”徐晖临的小厮来顺跟在他后面嘀嘀咕咕的说道。

而徐晖临的形象十分的搞怪,背后绑了根荆条,两个胳膊的袖子没被绑进去,却耷拉在身体两侧,不用细看就知道袖管是空空的。

一瞬间白若竹心里有些发酸,之前对徐晖临的怒气瞬间降了下来,如果不是她还拉着詹娜的手,这怒火可能就这么消散了。

不过她很快把情绪掩藏了起来,一方面她要给人家詹娜一个交代的,另一方面她不想对着徐晖临露出让他反感的怜悯。

“若竹,你来的正好,我来向詹娜姑娘负荆请罪。”徐晖临不能拱手,干脆鞠了个躬,这一弯腰就露出了背后长满刺的荆条。

詹娜一双美目愤恨的瞪着他,看样子是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了。

论起私心,白若竹是有些偏向狐狸师兄的,不仅因为她、阿淳还有狐狸师兄曾经出生入死的和李易对战过,甚至还一起保守过一个秘密,更因为狐狸师兄才经此大劫,两只胳膊都没了。

“义兄,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姑娘家?”白若竹厉声问道,她鲜少称呼狐狸师兄为“义兄”,这声“义兄”也是想詹娜听了,能给她些面子,轻惩一二。

徐晖临讪笑着说:“我刚刚跟你爹在研究义肢,结果有一处怎么都想不通,一时间有些魔障了,就想到你家有个姑娘就用了义肢,便跑去找她了。我也是太急了,冲撞了詹娜姑娘,我也没脸多解释什么,请姑娘用荆条责罚我吧。”

来顺急忙挡在徐晖临前面,对詹娜说:“是我掀的你裙子,摸的你大腿,要打也该打我,请姑娘责罚!”

他说完干脆噗通一声跪到地上了。

这时不仅已经有不少的下人和守卫了,来顺声音可不小,他的话直接被其他人给听到耳朵里了。

詹娜气的直跺脚,徐晖临却叫道:“姑娘轻点,要小心你的义肢啊,可别弄坏了。”

白若竹嘴角抽了抽,如果她是詹娜,怕也要被气疯了。

“你们闭嘴!”詹娜气的叫道,“你们以为我不敢打吗?我管你们是什么公子、少爷的,你们犯了错冲撞了我,我今天就的给你们些教训。”

不过她说完还看了白若竹一眼,看样子还是顾忌白若竹的态度的,白若竹干咳了一声,只好表态说:“他们确实该罚,既然是负荆请罪,你拿荆条抽打他们吧。”

詹娜听了也不客气,上前一步抽出了徐晖临背后的荆条,对着两人抽打了起来。

不过到底是顾忌徐晖临这个“义兄”的身份,打到他身上的次数并不多,几乎打十下有七下都到小厮来顺的身上的,痛的来顺呲牙咧嘴的直叫唤,最后干脆叫道:“大不了我负责就是了!”

“对、对,来顺还没娶媳妇呢。”徐晖临急忙补了一句。

詹娜气的打来顺更使劲了,“闭上你的狗嘴,老娘不想嫁人,就是真嫁不出去,也不会嫁给你这种色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