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滚吧!阿信

翻滚吧!阿信
  • 主演:彭于晏,柯宇纶,林辰唏,潘丽丽,陈汉典,龙劭华,夏靖庭,李翌辰,李冠毅,何杰,蔡昀佑,洪流
  • 导演:林育贤
  • 地区:中国台湾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1
宜兰青年林育信(彭于晏 饰)曾经在体操队度过了快乐的少年时代,那时活泼好动的小阿信拥有出色的天分而颇得教练器重,但年岁渐长,阿信先天的长短脚令他的体操水平难以提高,又拗不过开水果铺的母亲要求,只得终止训练卖水果,并与好友菜脯(柯宇纶 饰)日日在街头和各路人马拼斗,并因此结缘为他传递打杀通知的电话秘书559(林辰唏 饰)。为了替昔日体操队友的摊档出头,阿信和菜脯开罪黑道大哥之子木瓜(陈汉典 饰),并连番让木瓜出丑,木瓜诱使菜脯吸毒,为阿信设下陷阱,结果反被菜脯重伤。阿信和菜脯只得远赴台北躲祸,少年时的体操梦,此时已变得模糊不清

翻滚吧!阿信第一集

樊乐儿感觉这一下可是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但却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结果,因为她感觉到这个小贼竟然把自己的板凳给抓住了!

这下子,樊乐儿慌了!

“来人啊~,抓贼啊!”樊乐儿看着自己一击没中,无奈只能赶紧松开了自己的手,跳到一旁,大声求救着。

果然樊乐儿这一喊,那小贼明显慌乱了,扔下了板凳就想着要跑!

在黑暗中,樊乐儿借着月光只能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夺门而出,但樊乐儿就是莫名觉得那背影很熟悉!

而刚才沉睡中的二月,在樊乐儿这一声叫喊后也被惊醒了,摸着黑在拿到火折子后赶紧点燃了蜡烛。

“小贼在哪儿?在哪儿?”二月拿着蜡烛脸色慌张的在屋里寻找着,可是根本就没有见到什么小贼。

不过房门却开了,地上还扔着一张小板凳。

二月在屋内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小贼后,这才想起刚才大喊的乐儿,然后就看到了着小丫头竟然光着脚站在地上,一脸出神的模样。

“好了好了,小贼跑了,乐儿不怕啦!”二月看到乐儿呆愣的模样,还以为她是被吓到了赶紧上前抱着她安慰着。

只是在看到乐儿光着的脚,站在地上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唠叨起来。

“小姑奶奶诶,你这身子都还没好,怎么就光脚下地了!万一再冻病了,该怎么是好!”

随着二月担忧的责问,外边听到了动静的川穹和王大夫也慌乱地连棉衣都没有穿好,就赶紧拿着家伙式冲进来了。

“小贼在哪儿?小贼在哪儿?”王大夫和川穹一冲进来,就说了和二月一样的话。

在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小贼的身影后,俩人这才恍然想起两个姑娘有没有出事?

“你们没事吧?”

王大夫就怕两个姑娘家在自己的医馆里出事。

“我们没事,只是乐儿好像吓到了!王大夫您还是赶紧去看看有没有丢钱,还有贵重的东西吧!我们这里不用担心!”

二月将还没回神的樊乐儿扶回了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然后转头和王大夫他们说着。

“都到这会儿了偷不偷也不重要了,还是先看看乐儿的情况重要!她本就身体不好,如果因为惊吓加重病情可就不好了!”

王大夫看着乐儿这丫头那失神的模样,心里有些担心,小孩子最忌讳惊吓了,因为有许多孩子因为惊吓高烧不退,最后……

很显然,已经十一的乐儿在王大夫的眼里,就是个小毛孩!

二月也没有坚持让王大夫他们离开,因为她看到乐儿这不说话的样子,心里也是有些担心。

结果王大夫这边还没动手检查,樊乐儿那边就开始发烧说起了胡话,这下子可把屋内的所有人都给吓坏了!

这一晚樊乐儿屋里的烛光一直亮着,直到天亮时分才熄灭了。

第二天一早,二狗就拿着鸡汤来医馆报道了,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昨天还和他说笑的乐儿,这会儿居然就那样悄无声息地躺在了那里。

而且,而且…王大夫竟然还和他们说,让他们可以准备后事了!

二狗和二月听了,当场就吓哭在了那里!

这不,二狗一个人偷偷躲在了院子的后门,蹲在墙角那里哭,嘴里还念念有词:“老天保佑,菩萨保佑,千万别让乐儿死!她还那么小,心底也那么善良,收留了我们这十几个小乞丐,给了我们家……”

二狗就那么对着天空的方向一直祈祷着,就连在墙壁的拐角处有个身影,站在那里偷听都不曾注意到!

二狗还在继续蹲在那里哭,而墙角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在王大夫的医馆里,王大夫正在前头坐诊看病,川穹忙着抓药,于是这熬药的活计就落到了二月的身上,她现在正在熬煮给樊乐儿的汤药,并没有发现一个身影悄悄地从墙头一翻而下,越进了院子内

身影的主人在仔细观察了二月他们所有人的动向,并且确认了短时间内,不会有人去樊乐儿的房间后,趁着这会儿空隙,悄悄溜了进去。

然后就看到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甚至连呼吸都微弱到没法察觉的樊乐儿。

来人的脚步突然变得有些沉重慌乱,随后快速地来到了床边,然后颤抖着双手伸向了樊乐儿的脸……

“啪嗒”一下,还没等来人回神,他就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被一只小手给牢牢抓住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中计了!

所以挣扎着想要离开,可是又不敢太过用力,怕伤到了还在病中的樊乐儿。

“怎么,偷偷摸摸地来看我死没死啊!”樊乐儿睁开了双眼,朝着眼前的人咆哮着。

“不是的我——”

被抓住的人想要解释,可是早已等候在外面的人,也在这个时候冲了进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刚才在后院门口哭诉的二狗。

“好啊,果然是你——高晋!”二狗一脸怒意地伸手指着的人,正是几天前离开的高晋。

“高晋,你和高叔为什么要离开啊?如果有问题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嘛!”二月也是出声质问着眼前的人。

高晋低着头没有说话,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就是专门为了他设计的一个圈套,想来还是昨晚来医馆偷看乐儿的时候,被发现了。

“怎么不敢抬头,是怕看见我?还是不愿意看见我啊?”

樊乐儿看着高晋一直低着的头,心里的怒气蹭蹭地往上涨。

“你既然都走了,那就干脆走的远远的,这样每天偷偷摸摸地来看我,有意思吗!”

“我,我只是想在暗处看着你安好……”

原来那天半夜,高晋和高叔离开后,并没有马上离开邻水镇,而是在周围租了一个房子,每天保护着樊乐儿他们。

直到他知道了乐儿生病了,因为心里放心不下,所以每晚都偷偷溜进来探望,只是没想到昨晚的乐儿竟然没睡,害他差点就被抓住了。

樊乐儿听了高晋的自述,这心里的火气非但没下去,反而还越来越火大。  “所以,这几天你一直躲在角落里,偷看我们找你们是吧!”樊乐儿眼里的火光已经很明显了。

翻滚吧!阿信

翻滚吧!阿信第二集

戚承武闪出阵法的保护,活人的气息瞬间扩散,吸引了无数魔尸注视的目光。

那目光就像是狼群见到了一只带着香甜气息的大肥羊。

戚承武只觉头皮发麻,手下动作却是丝毫不乱。

只见他双手翻动间,丢出一套阵旗来,阵旗如同道道流光,四散飞向各处。

当所有阵旗都丢出去以后,戚承武转手贴了一张替身符在身上,而后快速向后退去,边退边掐动法诀,口中念念有词,显然是在起阵。

这阵法之复杂,连云月瑶都看得愣住了。

然而,她却是稍稍推算,又仔细闻听戚承武念动的口诀,再看他掐动的发觉,便知这阵法为何了。

这竟是一套被改过的大迷踪隔绝阵法。

这套阵法乃是合体期才能启用的高级阵法。阵如其名,陷入其中便会进入永恒轮回,不懂破阵之人,一辈子都别想走出阵法的范围。

但戚承武的这一套阵法,显然是经过改良的,以至于他一个化神期修士,竟能犹有余力的布置出这套高级阵法。

云月瑶看得艳羡,但也好奇,她并未看到阵盘,阵旗的排列又没有比真正的大迷踪隔绝阵法少,甚至还多出了十几只阵旗来。

如此大型的阵法,囊括了万丈范围,几乎将第四洞窟三分之二的空间都涵盖了进去。

此等规模的阵法,也只有合体期的大能才能支撑得起来。

云月瑶正不解的时候,就见戚承武从怀中拿出了一只玉质小钟。

小钟被戚承武抛入空中,又是一道道法诀打了上去。

小钟越转越快,每一道法诀落到钟上,都会有一道炽白的光亮起。

看到这里,云月瑶眼中露出了了然之色。

原来戚承武可以越阶施展这套大阵,是靠着这只小玉钟。

云月瑶探出神识,很明显感觉到了那只小玉钟上,有着一股极强的威压存在。

那股威压当属一位合体期大能所有,云月瑶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合体期这个层次,对此不会感应错。

戚承武想要成功布置起这座大迷踪隔绝阵法,必然需要一个媒介,便是这只小玉钟。

他先布置好阵旗,打出法诀,念动口诀。而后拿出媒介,催发媒介,借助媒介内储存的合体期大能的威能,来真正将阵法激活。

难怪这阵法没有阵盘,或者说,这小玉钟替代了阵盘的位置,故而没有阵盘存在,这套大阵依旧可以完美的被激发。

戚承武拿出这套阵法,施展了这么一手,让云月瑶眼前一亮。

司徒明也没想到他在关键时刻,还能担当如此大用,一时眼中也露出了奇芒。

戚承武一边施法一边后退,他人始终在空中,看似在飞,实际脚底却是不停连点,踏出音爆来维持他短暂的滞空。

而在其脚下,那潮水般汹涌的魔潮,这会儿都像疯了般,向着他的方向追来。

这一幕看得云月瑶和司徒明都紧张不已,为戚承武捏了把汗的同时,也时刻准备着出手,随时将人给救回来。

翻滚吧!阿信

翻滚吧!阿信第三集

也许在未来会是敌人。

所以也没必要虚情假意的客套了。

显然,秦以泽也知道这个道理。

东方煜手心一动,一串黑色的佛珠手链儿就出现在了他的手心儿里。

秦以泽瞳孔一缩。

那是他给顾乔乔请回来的可保平安的手链。

秦以泽眉目一片清寒。

瞬间寒霜满面。

身上的逼人的气势一下子就释放开。

因为这个时候东西是在东方煜的手里攥着。

秦以泽没有上前去抢。

因为这人的武力值和自己不相上下,而且还有诡异的功法。

在没有把握之前,秦以泽是不会冒险的。

尤其这还是乔乔的东西。

不过,却还是上前一步,厉声的问道,“这佛珠手链怎么会在你这里?”

东方煜很是招人打的晃了晃手链儿笑着说,“乔乔说,这手链是她丈夫给她的。”

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你们两个人已经离了婚。好像丈夫两个字儿你如今用不上了,对吧?”

秦以泽目光沉沉,神色平静。

但是眼底席卷的怒火似乎在下一刻,就会将眼前的东方煜烧成灰烬。

东方煜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一步。

将佛珠攥在了手心儿里,淡笑着开口道,“乔乔说她不好意思将这个还给你,于是托我转交。”

说完这些话之后,东方煜拿着佛珠手链儿就朝着秦以泽扔了过去。

秦以泽身子不动。

一伸手,准确的将那个手链儿接住握在了手心里。

低头看去。

这个手链儿是他去庙里给顾乔乔求的。

是保她平安的。

按道理说,这是顾乔乔随身携带的。

可是怎么会在东方煜的手里呢?

难道真的是顾乔乔托东方煜将这个东西转交给自己?

而顾乔乔做这些,所有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不去找她,好让自己死心。

再抬起头时。

秦以泽目光一片寒凉。

忽然看着眼前几步之遥的东方煜,一字一句道,“东方煜,你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里,否则,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东方煜一愣。

随即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

有些不屑的看着秦以泽,冷声道,“秦以泽,那我们走着瞧吧。”

看看最后到底是谁让谁生不如死。

而现在显然他是做到了……

因为现在这个秦以泽好像比前段时间还瘦了。

没有了他一开始看他的时候那样意气风发。

他清晰地记着,他拉着顾乔乔的手的时候,笑的一脸满足。

那眼角眉梢,就算他这不懂情爱的人也知道那一定是幸福。

现在这样的情绪在他身上一点都没有了,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体验到的都是无法言喻的悲伤和绝望。

东方煜心情很好。

不在说话,倒退了几步,抱着猫转身就朝着远处的十字路口走去。

身形很快,似乎一眨眼就拉开了好大的距离

秦以泽的手心紧紧地握着佛珠手链儿。

目光狠厉的盯着东方煜的背影。

目前为止,他确实真的什么证据都没有。

如果有一点证据,他都会将这个男人送进牢房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