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出山2:伏魔军团

道士出山2:伏魔军团
  • 主演:彭禺厶,朱佳希,谭渤霖,金梓壑
  • 导演:张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茅山道士阴十三(彭禺厶饰)和胖子(金梓壑饰)发现自己在“茅山术吧”里的成员越来越少,大家一窝蜂地加入了“伏魔人”家族,这让十三和胖子很是恼火,他俩决定去会会“伏魔人”家族的族长。而同时新月城近日连续失踪青年男女事件,一时间城市里人心惶惶,而失踪多日的男女们却又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日落入夜后,见首不见尾,十三在和伏魔人家族经过一系列相杀相助之后,伏魔人家族的族长坦丁(谭渤霖饰)告知了十三和胖子一个惊天秘密

道士出山2:伏魔军团第一集

方云鹤的眼神沉了沉,“暮安,你说的是真的?”

“我没有必要骗你,而且我也不想过多的谈论我私人的事情,方董事,还是请你继续听报告吧。”

方云鹤的眼神落在林暮安身上,“你知道我是特意将陈然支出去的。”

林暮安点点头,“我知道,但是请方总以后不要在做这样无用的事情了,我和你之间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只想我的孩子好好的。”

“还有,”她合上手中的文件,“还有把我应该做的事情做好。”

方云鹤依旧不依不饶,“那你对薄青城呢,难道你对他就没有一丝感情了吗?”

林暮安清冷的眼神在方云鹤身上打了个转,“我和薄青城之间的事情,我现在不想说。”

“之前薄青城都做了什么事情你都忘记了吗,难道你也忘记那个沐央了吗?”

一想到沐央,林暮安的眼神就不由得沉下去。

“之前的事情我没有忘记,但是人不能永远都只活在过去,我现在就希望我的孩子没事就可以,其他的事情我想不了那么多。”

方云鹤看林暮安对薄青城避而不谈的态度,就知道在她说的肯定不是真话。

他冷哼一声,刚要说什么,就听见响起了敲门声。

陈然带着一杯咖啡进来,“方董事,你要的咖啡。”

在陈然的声音响起之后,本来站在门口的薄青城才转身离开。

方云鹤接过陈然带来的咖啡,站起身。

“今天报告就先听到这里,之后再说吧。”

说完,走出了这里。

陈然看向林暮安,只见她的脸色也不好。

在方云鹤离开之后,林暮安也走出了这里。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刚刚方云鹤的话,有一些还是说到林暮安的心里去了。

她没有忘记之前薄青城对待沐央的态度,十分暧昧,不管沐央做了什么,薄青城都会袒护她。

想到这里,林暮安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堵得慌。

可是一想到只要索菲娅夫人定罪了,她就可以在和薄青城离婚了,她便也渐渐释然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是和薄青城在一起,还是不在一起。

林暮安的心里都不好受,一时间,她显得有点烦躁。

就在她烦躁的抓着头发的时候,身边忽然响起陈然的声音。

“夫人,薄总叫你过去一趟。”

“薄青城叫我?”

林暮安不知道这个时候,薄青城叫她有什么事情,难道是为问刚刚给方云鹤做报告的事情?

算了,不管了。

她站起身,跟着陈然走出了这里。

来到薄青城的办公室之后,林暮安站在他的面前。

“薄总,你找我。”

薄青城清扬的声音响起,“我叫你来,是要和你说私事的。”

怎么今天方云鹤找她说私事,薄青城找她也说私事?

不过既然说私事的话,那她就没有必要这么拘谨了。

林暮安自顾自的转过身,径直在沙发上坐下。

完全变了一张脸,一点也不是原来那个恭敬的样子。

“什么事,说吧。”

见林暮安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薄青城不由得觉得一阵好笑。

他走到林暮安身边,“刚才警察局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索菲娅夫人的判决就在明天。”

林暮安一下子来了精神,“明天吗?”

“嗯。”

她看向薄青城,“那我明天能不能再请一天假,我明天想要去看一下,不亲眼看着她被绳之以法,我的心里总是不痛快。”

薄青城轻声道:“明天放你一天假,因为我也要去。”

林暮安微怔了一下,“好。”

她站起身,刚准备离开薄青城办公室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另一件事。

“对了,还有,往我伤口上撒腐蚀剂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你不说叫警察再审问一下索菲娅夫人的吗?”

薄青城侧过身,“这件事情,我已经和警察说,但是种种证据表明,索菲娅夫人和腐蚀剂的事情,没有关系。”

林暮安的眼神沉了下去,“那现在是不是能确定,撒腐蚀剂的另有其人了?”

薄青城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不过你不用担心,这次你没事,凶手肯定还会策划下一次的事情,早晚有一天会露出马脚的。”

最后,他站起身,轻声说:“但是你也不用太害怕,我会尽可能保护好你的。”

林暮安点了点头,离开了这里。

回到工位上之后,林暮安一直在想着凶手的可能人选,但是她想了半天也还是想不到能有谁同时有这个心思,还有这个条件去做这件事情。

是在想不通,林暮安也不想了,反正事情早晚都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的。

索菲娅夫人的宣判日,林暮安早早的就收拾好了自己。

在去法院的路上,她显得有些沉默。

薄青城没有打扰她,知道这个时候,还是让她自己安静一下的好。

记者们早就已经听到了风声,早早的就等在了法院外面。

当薄青城和林暮安的车来到之后,立刻就被围的水泄不通。

闪光灯一个劲的闪,记者们叽叽喳喳的问着问题。

好在,薄青城早就知道会是这样,所以他做了两手准备。

现在被记者围上的那辆车,是一辆空车,里面只有司机一个人而已。

他和林暮安坐的车绕路到了法院的后门,这里没有记者,他们很快就走了进去。

在走进法庭之后没多久,林暮安就看见索菲娅夫人被警察带了上来。

她的手上还带着手铐,整个人显得都特别没有精神。

在经过林暮安身边的时候,她还抬起头看了林暮安一眼,只是眼神中没有一点神采。

林暮安一点也不为她感到惋惜,她认为坏人就应该有报应。

看着索菲娅夫人被带上庭,林暮安的呼吸渐渐紧张起来。

一开始法官罗列了索菲娅夫人的罪状,索菲娅夫人全部认罪。

最后就是宣判的时候了,林暮安不由得抓紧了薄青城的手。

薄青城也用力回握她,让她不要紧张。

法官充满磁性和威严的声音响起,“现在,本庭宣判,索菲娅买凶杀人,证据确凿,现判处索菲娅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本判决是最终判决。”

在听见法官的话之后,林暮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索菲娅夫人在被抓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自己肯定是再接难逃了,所以当法官宣判完之后,她也很平静的接受了,没有异议。

道士出山2:伏魔军团

道士出山2:伏魔军团第二集

第284章 男人都靠不住

就这样,廖俊一连持续了好几天才逐渐平复下来,投入到接下来的工作当中。

高亚军也回了军区,每次高亚军的假期都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何婉清也很无奈,虽然每次俩人见面都跟久别胜新婚一样。

但是如果能每天都见面,那是最好不过啊。

不过何婉清也理解这样的工作性质就是了。

这天下班,正想如往常一样回高家大院何婉清,在外交院门口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林夫人?”刚走出门口,就看到有一辆轿车停在了边上,有人从车上下来,何婉清一看,可不就是见过俩面的林夫人嘛。

距离上次元宵晚会之后,俩人就见过一次,这都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了,何婉清都差点忘了林夫人的样子了。

不过何婉清跟林夫人气场还挺合的,所以在见到林夫人的时候,还是有些兴奋。

“清清。”林夫人温婉一笑,但是憔悴的脸色并没有因为这一笑而改变。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何婉清问着林夫人,看林夫人的样子,事情绝对不会小。

何婉清跟林夫人,可以说是忘年交了,也是林夫人跟何婉清喜爱相投,这才有缘聊得下来。要不然,何婉清也不会理会她的事情。

“先上车再说吧。”林夫人说着就带着何婉清上车了。

何婉清一坐上车,明显就能感觉到林夫人周身的气息不一样,不像是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温暖,反而有些冰冷。

“林夫人,你这是?”何婉清本来想等林夫人自己说的,奈何还是忍不住,直接问了出口。

“我想找你帮忙。”林夫人没有看何婉清,反而是目视前方。

司机并没有开车,而是依照林夫人的意思,下了车,如今车上只有他们俩人,所以说的话多半也只有他们俩人知道了。

“林夫人,有事你可以直接说,我能帮的上忙的,一定会帮你的。”都是女人,也没有谁为难谁的说法,而且林夫人这直爽的性子,何婉清也很喜欢。大家有话直接说,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

“我想成立一个专门帮助女人的协会,主要是为那些无处可诉的女人们,一个可以解决问题和办法的地方。”林夫人在说这个的时候,眼神里露出凶光。

何婉清想,林夫人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不过,何婉清也为林夫人这个想法感到震惊,这可不就是后世的妇联吗?难道后世为那么多女人打抱不平的妇联竟然是林夫人亲手创办的嘛?

林夫人见自己说了这个提议后,何婉清并没有说话,还以为她不同意,毕竟自己忽然说这些,是个人都觉得奇怪,更不用说是何婉清了。

何婉清其实也没有特别奇怪,只是觉得,林夫人这么做肯定有理由的吧。只是这妇联可不是说弄就弄,不过弄起来,倒是有益大众的事情。

“是不是很奇怪,我一把年纪了,还要折腾这些事情?”林夫人苦笑一声道。

何婉清摇了摇头,她并不觉得这事情折腾,这可是后世无数女人都力挺的妇联啊!甚至国家都最后都给了妇联一席说话的位置。

看何婉清并没有看不起自己的意思,林夫人这才放心,继续说了起来。

“你知道吗?我和老林,已经走过了三十多个年头,常常我觉得,自己这一生无法生育,非常对不起他,为了弥补心中这份愧疚,我把他的里里外外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说道这,何婉清注意到,林夫人紧握的双手有些忍不住得颤抖。看来,林夫人这次的事情,是跟林司令有关了。

“可是你知道他都做了什么吗?”林夫人说着眼泪就跟着留了下来。

何婉清从包里抽出了纸巾递给林夫人,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他昨天带了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娃回来,说是他的孩子,让我善待他。我怎么善待他?清清你告诉我,我坚信了三十多年的感情,忽然告诉我,他竟然早就已经背叛了我,他怎么还有脸让我善待他的孩子,他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林夫人说着,语气都不由得悲戚起来。

何婉清看着这样的林夫人,往日的温润早就不见了,这会的林夫人,就像是一个被人抛弃的无家可归的孩子一样。

泪水在她脸上滑落,何婉清竟然觉得无比的心痛,要是自己也遇到这种事情,自己会怎么做。

“清清啊,男人都靠不住,不管到了什么年纪,还是得靠自己,你明白吗?”林夫人忽然就对何婉清说了这么一句。

“林夫人,你不要太伤心,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你有没有问过林司令?”何婉清想着,当初在元宵晚会的时候,看到林司令看着林夫人的那种眼神,不像是假的。

“还有什么好问的,他自己都说了是他的孩子,我又何必再多此一举去自取其辱呢。”孩子一直都是林夫人心头的刺,纵使平时表现得多么温良纯德,只要一撤到孩子身上去,林夫人就会变得很敏感。

就好像林司令带了孩子回来,告诉她是他的孩子的时候,林夫人只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应承着说好,然后把孩子待下去安排住处,并没有询问任何关于孩子的细节。

其实如果林夫人肯多问一句,一定会发现,林司令脸上挣扎的表情的,只是一个不问,一个不说,林夫人就不知道孩子的由来。

“我看林司令对你的感情是真的,你何不回去跟他好好问问这个事情,也好过你自己在这一个人伤心,他却还以为你一点都不在乎呢?”何婉清也说不上来,就感觉是林司令很在乎林夫人,但是又别扭得不肯表达出来。

“再有,孩子的事情,我觉得林司令不像是那种遮遮掩掩的人,孩子都十来岁了,这要真是他的孩子,他还能藏这么久?早就带回来了吧?而且你也可以回想一下,司令这些年来,有背着你干过什么事吗?”

道士出山2:伏魔军团

道士出山2:伏魔军团第三集

“凝聚。”

‘砰’、‘砰’、‘砰’……

叶星辰低吼一声,魂雾翻滚,只是片刻的功夫,就看到他头顶上的那些魂力,瞬间就凝聚成一个巨大无比的魂锤,对着天书殿的大门就砸了上去。

只听见‘咔嚓’一声,笼罩在天书殿上的那股力量,一下子就支离破碎了。

“碎……碎了?”

唰!

看到这一幕,叶星辰脸上的神情,顿时也是一僵,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巫灵儿留下的力量这么容易就被自己砸碎了。

在砸门之前。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算拼得‘魂力’枯竭,也要想办法进到这天书殿里面去,只要能找到雪狐狸说的那门神通,以后,就算再碰到铁羽鹰皇它也不惧了,更何况,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鬼画师,

也在这艘宝船上。

“要不,去试一试法宝殿?”叶星辰的心思,一下子就活络了起来,目光炯炯的望向法宝殿,头顶上的魂锤,‘嗡’的一声就向法宝殿飞了过去。

轰隆!他的魂锤,砸在法宝殿上,发出一声震天般的巨响,偌大的一座巫神宫,仿佛都晃动了起来,法宝殿外面的禁制没有破,而他则被震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魂锤被震散,那种仿佛针刺灵魂一般的痛苦,让

他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若不是意志力坚定,恐怕,早就缩成一团了。

“好……好强的禁制。”叶星辰‘咕噜’一声咽了咽口水,望向法宝殿的时候,眼底也闪过一丝凝重和惊惧的神色。他发现,这天书殿外面的禁制,跟‘法宝殿’比起来,简直就是天渊云霓之别,两者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自己的魂锤砸在法宝殿上,丝毫没能撼动上面的禁制,反倒是自己的魂锤,被震散得一干二净,连带

着自己的命魂,也遭受了不轻的创伤。

命魂,最难修复。

一时之间,叶星辰也不敢,再去打那法宝殿的主意了,否则,上面的禁制还没有破开,自己在这巫神宫里面,恐怕就要变成一个白痴了。“算了,以后再进来。”叶星辰摇了摇头,望着法宝殿的牌匾,凝声道:“哼,到时候,本少爷定要看一看,巫灵儿在这法宝殿里面,究竟留下了什么样的宝贝,居然不惜耗费那么大的力气,布下了这么恐怖

的禁制。”

‘呜’、‘呜’、‘呜’……

叶星辰收敛起残留的那些魂力,推开天书殿的门,直接走了进去。

门一开。

眼前的景象,顿时就豁然开朗了。‘天书殿’的房间不小,起码有八、九千平米的样子,像极了他前世见过的图书馆,里面摆满了两、三米高,十几米长的书架,叶星辰只是扫了一眼,就发现,这些书架上有很多地方,都还是空着的,当然,

也放置了不少的古书。

“玄武一族的神通,气吞山河。”

“九黎族神通,追星逐月……”

“金乌族……”

“大神王国……”

“……”

叶星辰逐眼看过去,很多的种族、势力他都没有听说过,而那些‘气吞山河’、‘追星逐月’之类的神通,让他只是看一眼,就忍不住怦然心动了起来。

特别是玄武一族的气吞山河。“嘶……好厉害的神通,修炼之后,竟然跟我的白骨小兽一样,可以吞噬万物化作自身的星力,还能够淬炼肉身,而且,这‘气吞山河’修炼到极致,不但能吞噬神通、法宝,连大地之气都可以尽情吞噬,这些

玄武一族所留的地方,可以是福泽万物,也可以是赤地千里。”叶星辰望着‘气吞山河’的解释,心里面也是震惊不已。显然,若是修炼了玄武一族的神通,诸般的手段比起他的白骨小兽,估计还要强上好几分,毕竟,那小东西虽然能够吞,却不能像玄武一样,连大地之气、龙脉,山川河流都装到肚子里面,在叶星辰看来

,这哪里是什么玄武,简直就是鲲鹏……

呃,鲲鹏一族,也不能吞噬大地之气。

“这气吞山河,是好东西。”叶星辰拿起典籍,就装进了兜里,至于那本‘追星逐月’,被他看了几眼也就放弃了。

这一门神通,不但修炼起来极为的繁琐、困难,而且,条件也是苛刻到了极致,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功夫,放在这追星追月上。

“雪狐一族的神通,在哪?”

叶星辰找了一大圈,也没有看到‘雪狐’一族的神通,反倒是其他妖族的神通、手段,倒是发现了不少,只可惜,没有一样能跟这气吞山河比了。

像什么蟾蜍妖、蜈蚣怪之类的东西。

他光是想一想,自己要是修炼了这些种族的神通,施展的时候还要变成它们的模样,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找到了,狐妖?”叶星辰走到最后一排,总算是找到了一门跟‘狐族’有那么一点点关系的神通,拿起来,上面只有‘狐碑’两个字,打开里面的内容,可惜,都是用狐族的文字记载的,叶星辰看了半天,愣是

一个字都没有看懂。

“狐碑,这是什么神通?”叶星辰皱了皱眉头,呢喃道:“难道雪狐狸说的,就是这玩意?不管了,先拿出去给她看一看,如果不是,再进来一趟好了。”

叶星辰也没有耽搁,带着《狐碑》和《气吞山河》就走了出去。

谁也不知道,那鬼画师会忍耐到什么时候,它可不是铁羽鹰皇那个蠢货,一上来就仗着自己的实力,想要明抢自己身上的丹火,这鬼画师显然更会算计一切。叶星辰心里面很清楚,会叫的狗,大不了一棒子敲上去就可以了,而像鬼画师这种不会叫,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扑过来,咬上你一口才是最恐怖的,对方若是修为低,一巴掌拍死也就完事了,偏偏它

是帝皇境的修为。

就算‘林家’的人肯帮忙,想将它赶出这艘宝船不难,斩杀它?除非是人皇那样的强者,否则,就算三个铁羽鹰皇一起出手,这鬼画师打不过想要逃,也没人能够留住它。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想到‘鬼画师’,叶星辰也忍不住摇了摇头,身影一晃,就消失在了巫神宫里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