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出山3:外星古墓(上)

道士出山3:外星古墓(上)
  • 主演:王羿均,金梓壑,王佳宇
  • 导演:张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阴十三终于基本掌握了爷爷留给他的《三清茅山术》中的茅山道法,唯独对书中最后记载的稀奇古怪的符号和一段话百思不得其解,这段话写到:末日,巨石从天而降,如神力震撼天地,凶兽得意显目,尤之煞魄重视,生灵涂炭,唯得已日月合力招天神持天外之刃以诛之。而胖子偶然间看到一个女孩发布到网上的一张照片,照片中的符号和十三那本书中那些奇怪的符号如出一辙,十三和胖子找到女孩冷小莫无意间发现她拥有预见未来和控制意念的超能力,而冷小莫对关于自己的所有浑然不知,只依稀记得儿时候奶奶讲的一个故事

道士出山3:外星古墓(上)第一集

十几分钟后,林重等人就来到了红颜夜总会。这里就是郑山和李明辉约好谈判的地方。

红颜夜总会,是海城一家高档的夜总会。来这里的都是海城社会中上流的人物。

夜总会里的包间也是不便宜,最普通的都要几百块一个小时,李明辉和郑山谈判的地方就是红颜夜总会最豪华的金子号包间,价格更是高达八千八百八十八块一个小时。

这金子号包间不仅贵,还得提前预订,如果你没预订就跑过来,你给再多的钱也拿不下。

李明辉等三人进入包间,发现包间空空如也,原来郑山还没到。

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一脸歉意的说道:“李先生,真是抱歉了。我们郑总刚刚来电话,说在路上堵车了,您可能还要再等一会儿。”

李明辉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不禁眉头一皱。谈判时间都已经开始了,郑山没到场,还找了个堵车的理由,这到底是几个意思?难道他不打算谈判了?

如果说是堵车耽误了时间,李明辉绝对不会相信。因为李氏集团的总公司和郑氏集团的总公司距离相差不远,大家来红颜夜总会也是走同一条路。自己来的时候一路畅通无阻,而他郑山却偏偏被堵住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郑山在耍花样。

半个小时都过去了,郑山还是没来。李明辉能沉得住气,小许子却是忍不了了,冲那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喊道:“喂!你们董事长郑山是在玩什么鬼把戏?这都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来,是要给我们老爷一个下马威吗?”

“这位先生说笑了,我们郑总在路上堵车了,耽误一点儿时间不是很正常吗?难道你就没堵过车吗?堵两天两夜都有,半个小时又怎么了?不是在正常范围内吗?”眼镜男人对小许子十分不客气,很嚣张说道。

从这眼镜男的态度上看,似乎迟到根本不是他们的错。

小许子哪里受得了这种窝囊气,当即就准备动手收拾这嚣张的眼镜男。

在最后关头,还是李明辉冷静,他出手拉住了小许子,镇静的道:“都等了半个小时,再多等一会儿又有何妨?冷静一些,不要冲动。”

“是,老爷。”小许子这会儿才压下心中的怒火,重新回到李明辉身后站好。

“还是李先生有礼貌。李先生,您放心,我们郑总很快就到了。我现在就去打个电话问问他的位置。”眼镜男看了李明辉一眼,便走出包间。

关上包间门的瞬间,眼镜男不屑的骂道:“哼!你们这三个废物就慢慢等着吧!想见我们郑总?再等两个小时。”

在包间里,小许子愤愤不平的骂道:“这个郑山明显是要给我们下马威,堵车还堵这么久。骗谁呢?三岁小孩子都不信。”

“行了,你就少说几句吧!既然你都猜到郑山是要给我们下马威,你还被气的坐立不安,不是正中郑山的下怀吗?如果被郑山知道你被气成这个样子,他肯定乐开了花。”林重一脸淡定的说道。

“小许,林重说的很对,郑山就是要激怒我们。你越是生气,郑山就越是高兴。凡是不要冲动,静下心来多想想总不会有错的。”李明辉赞赏的看了林重一眼,又说道。

“好吧!那我就暂时不跟他们计较。”小许子听后怒火也消减了几分。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郑山和先前那眼镜男才姗姗来迟。

郑山挤出一张虚伪的笑脸,歉意的说道:“李先生,真是十分对不起。路上堵车了,让你等了快两个小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口头上这么说着,郑山的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其实他早就来到红颜夜总会了,只是一直在隔壁跟美女喝酒唱歌玩游戏,没有现身,刻意整整李明辉罢了。

“郑先生不用客气。既然是堵车,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迟到了也是可以理解的。”李明辉语气平和的说道。

见李明辉这个样子,郑山的心里就更是得意了,但口头上依旧非常客气:“唉!让李先生等了我这么久,我的内心很是过意不去。为了表示歉意,我自罚三杯。”

说完,郑山就给自己连续倒了三杯酒,一饮而尽。

看到郑山这虚伪的举动,小许子冷哼一声。真TM的虚伪!明明可以早来,却偏偏拖了两个小时,现在跑出来自罚三杯就没事了?

“酒也喝过了,我们现在就来谈谈金融投资公司的事情吧!郑先生,这件事情你说应该怎么解决?”李明辉耐着性子问道。

如果不是为了金融投资公司,他早就拍屁股走人了,哪里会坐在这里等两个小时。

“哈哈哈哈……”郑山仰头大笑起来。

“郑先生为何发笑?”李明辉觉得很奇怪,便问道。

“我笑你李明辉太傻,掉进了别人的圈套还毫无所觉。”郑山拍了拍手掌。一群皮肤黝黑、身材消瘦的南国人鱼贯而入,把李明辉等人团团围住。

“金融投资公司的事情还用得着谈的吗?这个接近破产的公司我要了,李先生,你有什么意见吗?”

看到郑山那志满意得的嘴脸,小许子一拍桌案,喝道:“你是在恐吓我们?”

“不错!我就是在恐吓你们。这些人的身上多少都有一两条命案,是一群亡命之徒。如果他们蜂拥而上,就是把你们打死了,别人也怀疑不到我郑山的头上。”

“李先生,我希望你能够乖乖听话,识趣的退出竞争,把金融投资公司让给我。”郑山伸出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一脸得意的笑容。

见对方人多势众,李明辉虽然心中不甘,但也不得不答应,说道:“好吧!金融投资公司我让给你了。你也可以放我们离开了吧?”

李明辉等人刚想动身离开,却被那群南国人给挡住了去路。

“李先生,我有说过要让你离开吗?金融投资公司的事情,你跟我拖了大半个月,耗费了我许多时间和精力,你就不作出一些赔偿吗?”郑山站起身来,奸笑说道。

听到这话,李明辉心中怒火翻腾。金融投资公司都让给你了,还要敲诈我一笔,有些过分了吧?

道士出山3:外星古墓(上)

道士出山3:外星古墓(上)第二集

第二百一十三章 街头冲突

听到海青蓝与小九被人截住,吴悔的心中顿时着急起来。

海青蓝是自己心爱的人,小九更是自己亲近的人,这两个人万万不能够有所闪失。

吴悔未等那青年,身形已经出现在街道上,体内的先天之气爆发,感应着海青蓝的所在。

吴悔现在虽然只是天阶六星,不过身有先天之气,已经有了一些先天的神通。神识能够探查一定范围内的气息,何况天风城原本就不大,吴悔很快就找到了海青蓝与小九的所在地。

身形一闪,便已经出现在她们的身边。

上下打量了一番,吴悔的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她们还没有受到伤害。

在看周围,吴悔的脸色有些的冰冷。

围住海青蓝与小九的有五个人,其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个青年大约二十五六岁,身穿华丽的黄袍,脸色间有不健康的白色,吴悔能够感受出其修为是地阶巅峰。让吴悔有些惊讶的是其余的四位护卫打扮的人竟然都是天阶巅峰,甚至那个年纪稍大些的护卫身上已经隐隐的有些天地威能,接触到先天之列。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阻截我的人?”吴悔脸色微寒,语气冰冷的说道。虽然对方的实力强劲,吴悔也不惧怕,自己连先天都敢杀,这几个人吴悔还未放在眼里。

黄袍青年看到出来一个少年竟然敢质问自己,顿时脸色大怒道:“小子,识相的就让开,在天风城,我郑天霸看中的女人,没有一个能够逃出我的手心。”转眼看向海青蓝那绝美的容颜,郑天霸的目光中露出一丝的淫邪。

啪!

一声脆响!

黄袍青年还未反应过来,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立时间,半边脸已经肿的老高,两颗牙齿掉了下来。

“你敢打我。”郑天霸望着眼前的少年,手捂着被打的脸面,一脸难以置信的尖叫道。

吴悔站立场中,冷冷的看着郑天霸,一股杀意弥漫在他的四周,他要杀人。

“上啊,你们给我上,把他杀了,不,把他活捉,我要亲自折磨死他。”郑天霸的脸色已经有些狰狞。

那四名护卫这才反应过来,看到主子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人打了一巴掌,立时大吼着冲向吴悔,身上的气势全部散发出来。

四名天阶巅峰一起围攻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这一幕立时吸引了周围路人的注意,不过大都在远处观看,不敢靠近,他们可是知道那郑天霸是什么人,那可是城主郑晶的儿子,天风城的少城主,这种人物,还有人敢随意的得罪。

吴悔脸色冷峻,在四个人扑过来时,全身气息爆发,嘭嘭嘭嘭,身形闪动间已经打出四拳。

四人立时倒飞出去,除了那触摸先天的护卫之外,其他三人,口吐鲜血,胸骨尽断,已然受了重伤,就算那触摸先天的护卫也是退后十几步,脸色潮红,气息动荡。目光惊骇道:“你是先天强者!”

此话一出,全场骇然。

“什么,那个少年是先天,怎么可能。”

“那名护卫,我认识,叫陆达,在郑府中也是明响当当的高手,据说已经触摸到先天。他竟然也一招之下退败,看来那少年真是先天强者。”

“不到二十岁的先天,这个世界疯狂了吗?”

……

众人议论纷纷,郑天霸更是脸色大变,全身簌簌发抖,目光中蕴含有深深的惊惧。

他心中知道先天强者代表着什么,他的父亲郑晶就是一名三星武者,天风城中第一人。

天风城的先天前者绝不超过十个人,每个人都是声名显赫,在天风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吴悔缓步走到已经吓瘫在地的郑天霸身前,居高临下的冷冷看着他。仿佛周围的空气都有些凝固。

郑天霸脸色苍白,目光惊惧,感受到对方弥漫的杀意,脸上的冷汗不由往下直流。

“大爷,饶命,小的知道错了,饶命啊。”郑天霸终于忍不住求饶起来。

看到郑天霸如此卑躬屈膝的姿态,一些天风城平日里受郑天霸压迫的人们纷纷叫好。

不过也有人脸色露出担忧之色,那郑天霸是天风城城主郑晶的独子,平时郑晶甚是护短。若是他得知眼前一幕,必然不会放过眼前少年。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突然一道天地神威有由远而近,急速传来。

感受这道神威,那原本匍匐在地的郑天霸脸色大喜,原本的哀求之色转化为一片狰狞。

从地上跳将起来,郑天霸指着吴悔的鼻子,大声骂道:“小子,你死定了,我爸是城主,你现在跪地求饶,我还能够放你一命……”

只是这句话还未说完。

啪的一声脆响,郑天霸的脸上再次挨了一巴掌。

这次动手的不是吴悔,而是场上突兀多出的一人。天风城城主郑晶。

此时郑晶满脸怒意。

“父亲,你为什么打我?”看着眼前出现的人,郑天霸一脸的难以置信。”是他把欺负我,还把我的护卫打了,你不杀了他,还要打我,我去告诉我娘。”

听到这话,郑晶终归没有再打。转向吴悔道:“吴丹师,郑某教子无方,还请恕罪。”

眼前的一幕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自己的儿子被打,郑晶还要向打人者道歉。这还是那天风城第一人,三星武者郑城主吗?

“郑城主当真教出了一个好儿子,竟然当街调戏我的妻子与妹妹。”

吴悔声音冰冷,虽然对方是三星武者,吴悔并不在乎,他现在三品丹药师的身份,等闲的武者如何敢招惹。

单单是那无可比拟的号召力,就不是郑晶能够承受起的。何况郑晶也不敢得罪吴悔。

“逆子,还不过来跪下给吴丹师赔罪。”听到吴悔的话,郑晶被自己儿子差点把肺气炸了。

自己的儿子竟然胆大包天,调戏一位三品丹药师的妻子与妹妹,这件事若是被其他的先天强者知道,还不得哭着喊着来杀自己的儿子,为对方送这份人情。

而且一个三品丹药师,自己巴结还来不及,就让自己的儿子给得罪了,更让郑晶心中愤怒。自己刚刚就久前,去求这三品丹药师一颗破障丹,心中还在盘算着这么才能够拉上关系,此时直接被自己的儿子给破坏的干干净净。若不是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郑晶早就打断他的腿了。

郑天霸听到父亲的呵斥,虽然心有不甘,却依旧跪了下来。

“小人有眼无珠,还请吴丹师见谅。”从父亲的语气中,郑天霸听出眼前的少年是一名丹药师,而且品级不低,心中也是有些惊惧。

吴悔双目微眯,他有心杀了这郑天霸,知道一旁的郑晶必然阻止,要杀他还要以后再说。

“青蓝,我们走!”吴悔转身,带着海青蓝与小九朝客栈方向走去。

“陆达,你带天霸回去,关在后院,禁闭三个月,没有我的吩咐,不能放出来。”郑晶对那陆达喝道,自己连忙跟上吴悔一行人。

“怎么还有事?”吴悔转头看到郑晶跟在后面,语气冷冷的说道。

“吴丹师,之前我求你的那破障丹,你看……”郑晶低声下气,他在三星巅峰已经呆了几年,若是不能够尽快突破,以后的成就就止步于此,郑晶现在最关心的是破障丹,只要有了一颗破障丹,就有很大的几率突破四星,修为再进一步。

“哼,郑城主,你还好意思提破障丹?”吴悔冷哼出声,丝毫不给郑晶面子。

听到吴悔这句话,郑晶脸上的冷汗已经流下来了。天风帝国中三品丹药师极少,特别是能够炼制出三品破障丹的丹药师更少,以往的时候,也有三品丹药师来到天风城,却是没有一个能够炼制三品破障丹,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够炼制破障丹的三品丹药师,郑晶如何能够放过。

“吴丹师,误会,误会,你想要什么赔偿都行,只要能够为了炼制一颗三品破障丹。”郑晶的话语中已经充满了恳求。

吴悔微微皱纹,略一思索,便道:“要三品破障丹,可以,再拿八份破障丹的材料。”

吴悔本不想为他炼制,不过对方毕竟是先天强者,吴悔提出再让对方拿出八份材料才肯为他炼制。

郑晶的脸色微微一变,最终咬了咬牙道:“好,我马上让人送来。郑某先告辞了。”说完郑晶转身离去。

再拿八份材料加上之前的两份,就是相当于十分材料换取一颗破障丹,这是吴悔要价最高的一次。吴悔原本以为郑晶会拒绝,十分材料的药草价值不比一颗三品破障丹要低,没想到郑晶竟然同意了。

吴悔与海青蓝小九回到客栈,不多时,城主府果然派人送来药草,所派之人正是与吴悔有过冲突的郑府护卫陆达。

“吴丹师,城主让我给您送来药草。”陆达客气的说道,对于面前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不敢有半点的轻视,他知道这位虽然不是先天强者,却有不下于先天的实力,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是一名三品丹药师。

道士出山3:外星古墓(上)

道士出山3:外星古墓(上)第三集

第9章 验孕棒

庄管家下楼的时候,后背上正驼着那个顽皮鬼小川,我有点心疼,毕竟庄管家已经年过五十,却还要这么亲力亲为去陪孩子玩。

看到这一幕,我终于理解,为什么客户资料上,会委婉的说明这个六岁孩子很难伺候。

单看着他调皮的模样,就知道以后的日子有罪受了。

庄管家把小川放到沙发上,接着继续和我谈授课合约的事。

我粗略的看了一遍合约内容,随后准备拿笔签字,可让我无奈的是,调皮的小川,正靠在我身后,明目张胆的玩弄着我的头发,我低头的一瞬间,他直接就扯住了我的长发。

我喊疼,小川就一本正经的在身后念叨了起来,“阿姨,你一点都不敬业,我昨天明明说过,让你给我带松露巧克力的!”

我回头看了看他的小脸,刮着他的鼻头说:“你乖乖坐好,我就给你吃!”

立马,小川就变乖了,他端着身子坐到我旁边,一声不吭。

我签好字,将合约递给了庄管家,而这时,我的身后,响起了很轻微的脚步声。

接着,我面前的庄管家忽然站起了身,他恭恭敬敬的冲着我身后的人鞠了一躬,说道:“午餐已经放到书房了。”

身后的男人没有回应,而我的直觉告诉我,正是身后的这个男人,雇佣了我。我刚要起身,突然,我的肩膀就被人按压住了,我的身子瞬间僵硬,我不知道他此举为何意,但他手掌心的炙热温度,着实让人没有戒备感。

接着,他从身后递给了我一枚小小的戒指,我僵硬的侧过头,竟发现,他手里拿着的,是我一直戴在手上的结婚钻戒。

糟糕,一定是刚刚递浴巾的时候,不小心掉在地上了,我急忙起身点头道谢,但是刚转过身,身后的这个男人,就背对着我走上楼了,连个正脸都没看到。

他的个头很高,大概一米九的样子,头顶搭着一条纯白毛巾,身上穿着淡青色丝绒男士浴袍,整个人的背影很壮硕,尤其是小腿上的肌肉,看的人不禁感叹。

他经过的地方,留下了很清淡的薄荷清香。

突然,身旁的小川狠狠的掐了一下我的大腿,嘲笑道:“那是我爸!你别打歪主意!前几个家庭老师,就是因为心术不正,才被我撵走的!”

我诧异的看着这个人古灵精怪的小鬼头,从这一刻开始,我不得不重新认识这位小朋友了,因为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太不符合他的六岁年龄了!

重新坐回位置里,我和庄管家敲定了授课的时间安排,可防不胜防的,身旁的神作手小川,再次给我惹了麻烦。

他以为我包里的那个黑色塑料袋装的是巧克力,便毫不顾忌的撕开了塑料袋,硬生生的,将里面的两个验孕棒给拿了出来。

显示两条红杠的验孕棒,就这么被他给光顾了。

我一把将验孕棒抢了回来,紧张的说:“这不是玩具啊,去玩你自己的玩具去!”

小川一脸鄙夷的看了我两眼,接着跳下沙发,一边吐槽一边说:“谁不知道那是验孕棒啊!阿姨,你怀孕了!”

我诧异的瞪大眼,完全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一个六岁孩子的口中说出来的。

这是孩子吗?怎么什么都懂?

庄管家干咳了两声,替我解围道:“小少爷之前接受的西方教育比较多,唐小姐不要太惊讶。”

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了……

可更尴尬的是,小川在看过验孕棒之后,直接就爬上了楼,还放大嗓门的朝着楼上的男主人大吼:“老爸!这个阿姨应该不会勾引你了,她肚子里有宝宝了,你可以放心的把我交给她了!”

听了这话,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险些把嘴里的花茶喷出来。

我可以理解为,童言无忌吗?

交代好所有的事情之后,庄管家将我送出了别墅园,小川蹦蹦哒哒的跟在我身后,拉着我的衣摆说:“阿姨,你答应我的东西还没给我!”

真是的,一口一个阿姨,都把我叫老了,我明明才二十多岁而已!

我从包里掏出了早就买好的松露巧克力,递到小川的手中,说:“那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就给你吃!”

小川特别嫌恶的看了我一眼,接着抽了抽嘴角,摇摇头,“算了,我不喜欢说谎。”

“……”

有必要这么伤人心嘛!

离开时,庄管家事先帮我叫好了车,而临上车前,庄管家往我手里塞了一个便携医疗包,我一头雾水的看着手里的医疗包,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管家礼貌的笑道:“是主人吩咐这样做的,他应该是留意到你手上的伤了。”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手掌心,原来,昨晚贴的胶布,已经渗出了血,胶布已经粘不合了。

我忽然觉得很难受,如此明显的伤口,我的丈夫看不到,却让我的雇主来关心我。

我想,应该是刚刚给人家递浴巾的时候,被看到的吧。

也不知道,自己的伤口有没有把人家的浴巾弄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