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出山

道士出山
  • 主演:彭禺厶,金梓壑
  • 导演:张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自幼跟随爷爷学习茅山道术的阴十三和史胖子是一对好朋友,他们俩混迹于茅山术吧,十三经常发一些他降妖除魔的事情,只不过很少有人相信罢了。某天他们应邀来到某女子家,对方家里挂紧窗帘,因为一拉开窗帘她就感到有人勒脖子。好不容易解决了这单,他们又被卷入另一起事件。同校女孩穆然一周前经历一场车祸,她的好友蓝珊在车祸中死去,穆然郁郁寡欢,而死去的蓝珊似乎充满怨气,要把朋友也拉入阴间。十三和胖子救下了穆然,回程途中遇到胖子同村的青年大雄、小雄,两人身上浓重的尸气让十三顿感不妙。为了一探究竟,好兄弟和穆然朝向了恶鬼横行的村庄

道士出山第一集

“原来是这样,我正好会一点医术,要不我给你试试?”融会贯通了《五行灵诀·医学篇》,夏小猛现在也能算的上小神医!

“你?”俏眉微扬,眼里泛着几丝秋波,董兰香妩媚地笑道:“你是真的会治,还是想借着治病的由头,趁机占姨的便宜?”

“哪能啊,我是真的会治,不过香姨要是不信我,我就没办法了。”夏小猛很是无奈。

“行了,跟你开个玩笑,姨信你。”说完,董兰香眉头皱得更紧,闷哼了一声,眼泪都快要疼得掉出来!

“姨,我先抱你到床上休息,然后想办法给你治疗,你先忍着。”夏小猛迅速把董兰香的身子抱起,然后匆匆冲向自己的房间。

董兰香疼得紧,只能死死抱住夏小猛!

周红梅看到这一幕,脸绯红了一片,心说小猛真的是长大了,只是大白天的就做那种事情,这娃也太大胆了吧!

夏小猛把董兰香的身体,平放在床上,然后迅速在脑海里,搜寻医治这种症状的方法。

然而得到的结果,却让他有些犯难。现在他手上一没药材,二没针,想要解除董兰香的痛苦,就只能靠青木诀和拿捏!

“不行,先用青木诀稳定情况!”夏小猛使了个青木诀,依靠着法诀提高生命力的特性,暂时将董兰香的痛苦稳定下来!

一缕灵气入体,董兰香苍白的脸色,也恢复了几分红润!

平躺在床上,董兰香大口地呼吸着,那波澜壮阔的团子,也是随着呼吸急速起伏。

“香姨,我家也没什么治疗条件,如果你介意的话,我现在马上就送你去医院;你要是觉得还很痛,现在就要治疗,我倒是有一套拿捏手法可以试试。”

瞧着夏小猛青涩的模样,董兰香就好笑道:“你这小子,还跟姨磨叽啥,姨都这么大岁数,还怕你把姨吃了不成?想做啥就做啥吧,等到了医院,姨就真的要被痛死了!”

听董兰香这么说,夏小猛也不再顾忌,先治病救人要紧!

“要拿捏,就必须将身上的衣服脱下,不过倒是可以保留最里面的衣裳。”

董兰香俏脸微红,她离婚以后,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在哪个男人面前脱过衣服,今天倒是让夏小猛这小子给赚到了!

在夏小猛的帮助下,董兰香终于是差不多和夏小猛“坦诚相见”。

夏小猛随即按照《五行灵诀》所记载的手法,手指围绕着董兰香关元、气海以及上脘三穴,缓缓地做拿捏!

董兰香在夏小猛的治疗下,还真的感觉腹部的痛感减轻了很多,同时夏小猛的手法十分的舒服,比很多所谓的中医按摩大师,手法还要舒服很多!

“你这一手还真不赖,要是以后哪家的姑娘嫁给你,那她一辈子都可以享福了!”董兰香笑道。

“香姨就会开玩笑,就我这条件,哪有姑娘肯嫁到我?”目光在董兰香丰腴成熟的身子上扫了一圈,夏小猛心头微动:“倒是香姨你这么漂亮,一定被老公十分疼爱吧?”

董兰香听到这里,脸色微微暗了暗,叹了口气才笑道:“哪有,你姨我现在可还单着呢。”

“还单着?”夏小猛心说要不咱俩凑合凑合,不过这话他没说出口。

看穿了夏小猛的心思,董兰香道:“咋了,你难不成还想把姨娶过来不成?”

董兰香虽然是吴雨涵的小姨,但是岁数也就三十六,加上平时保养得好,谁见她都觉得她是个二十七八的姑娘。

夏小猛没好意思说话。董兰香确实好看,很有女人味道。特别对于血气方刚,还是初哥的夏小猛来说,董兰香的吸引力十足!

稍微有点口干舌燥,夏小猛转移话题道:“香姨,那啥,你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董兰香白了夏小猛一眼,自己就穿着这么点衣物,身上大片雪白都暴露出来,哪个男人见了不血气翻涌,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里?偏偏这夏小猛,居然还能忍住!

“有出息!”董兰香暗夸夏小猛,她是比较讨厌那种见了女人,就走不动路的男人。

再看夏小猛,董兰香发现这家伙长得还真壮实,没怎么打扮,都能有几分帅气,要真打扮起来,不定怎么勾引邻家小妮子呢!

媚眼流转,董兰香心说,自己今天把身子给了夏小猛,其实也不算亏。

“姨已经好多了,谢谢你。不过,你小子对姨这么用心,当真对姨没啥企图?”董兰香依然还是平躺着,并没有坐起来的意思,她是在给夏小猛一个机会。

如果夏小猛真要对她做啥,她也不会反抗。反正她已经好些年,没品尝过做女人的快乐,今天放肆一回倒也正合适。

夏小猛看了看董兰香白如凝脂的肌肤,还有胸前傲人的规模,他心里也像蚂蚁一样抓着。但最终,夏小猛坚定道:“真没啥企图,香姨这么帮我,我做这点回报也是应该的。

董兰香白期待了一场,忍不住坐起身,将夏小猛轻轻一握道:“你这家伙,姨白给你机会了。这次你没把握住,那可就没下次了。”

夏小猛忍不住嘶了一声,这妞是要让自己犯罪啊。

董兰香感受到夏小猛那惊心动魄的弧度,瞬间芳心大乱,差点失去了理智。

“这犊子,居然有这资本,真不知道以后要便宜哪家小狐狸!”

夏小猛低头看着董兰香的手,却是从上而下,目光看到了那白软软的一抹。

“看啥呢?”董兰香声音都发着几分甜腻,身体宛如瞬间被掏空一般。

“香姨,你握着啥呢?”夏小猛无语道。

董兰香尴尬的笑了几声:“咋啦,姨就想确认一下你这家伙,还是不是真男人。”

夏小猛哭笑不得:“那香姨现在已经确认了,是不是可以把手松开?”

董兰香眼皮直翻,紧紧用力握了一下才松开道:“你这小子还真是不解风情。行了,今天的事,姨一定会好好谢谢你。姨的天香楼还有点事,就不多呆了,等下我让店里的司机,开车来你这里运货。”

董兰香站起身,把那衬衫往身上一套,那种高雅成熟的风韵油然而生。那成熟的规模,在衣扣的紧身作用下,更显风光无限!

这时夏小猛浑身的火焰,又燃烧了几分。

“好!不过香姨,你的胃病还没彻底治愈,改天有时间,我去给你做一次系统的治疗。”

“嗯,姨等你!”董兰香扭了扭肥臀,转身离开的时候,还不由得回味手心的温度,暗笑道:“这家伙,下次可不让你逃过我的手掌心!”

道士出山

道士出山第二集

当老婆和情人同时落水了,你会救哪个?

宋淼想到前几天朋友圈里看到的一句话,心疼得差点再次窒息。

她如落汤鸡般僵硬着身子站在宴会厅,精致的蓝色及膝礼裙贴合在身上,浑身狼狈不堪。

周围是公司员工不屑和嘲弄的怯怯私语。

不用刻意去听,她都知道她们在背后说她什么。

妄图勾引她们总裁上位……

狠毒到要将他们总裁的女人给推进水里……

平时看着一副冷漠清高的模样,居然这么不要脸……

刚刚在盛悦的后花园里,她被楚邵言的新宠,目前正如日中天的偶像女星柯娜给拦住了去路。

“宋淼,我知道邵言那个挂名的老婆是你。如果我是你,早就羞得跟他离婚了。天天看着他跟别的女人恩爱,做尽了男女之间的事情,有意思吗?”

这样的戏码,从跟楚邵言结婚开始就在不断的上演。

宋淼心中剧痛,正想说什么,却见她脸色一变,刚刚还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变得柔弱无辜——

“宋淼,我知道你也喜欢邵言,如果邵言也喜欢你,我是绝对不会插足你们之间的,可是邵言他不喜欢你,你……啊!救——”

后面那个词还来不及说出,宋淼便被面前的女人给拉进了水里。

后面便是一出英雄救美的画面,可惜女主角不是她。

宋淼抬手捏了捏眼角,不着痕迹的划开一滴水光,视线看向不远处宴会厅的正门。

她看不到正面,只能看到楚邵言笔挺颀长的背影,他正小心温柔的将柯娜给拥进怀里,亲她的额头,不用去猜,宋淼都能想到此刻楚邵言脸上疼惜的表情。

他也觉得是自己推的柯娜掉水里?

心里像是被人泼了一杯硫酸,宋淼使劲的用手抵着那个地方,握成拳的手,指骨节隐隐泛白。

回到家里,保姆笑着迎了上来,“少奶奶,你回来了。”

“嗯。”宋淼点头,视线落到了玄关处的一双黑皮鞋上。

徐婶暧昧的笑,“太太去打牌了,先生刚刚回来,让少奶奶你回来了就去他的书房。”

今天是她的生日。

宋淼看着徐婶脸上的表情,喉咙有些干涩。

“啊!少奶奶,你怎么浑身湿漉漉的,赶紧先去洗个澡。”

宋淼点头,上了楼,经过楚邵言书房的门口时,脚步顿了顿,而后闭眼越了过去。

匆匆洗了个澡,挑选衣服时,宋淼下意识的选了一件淡蓝色底,只在左侧腰间绣了一小簇茉莉的及膝连衣短裙。

刚刚徐婶在给她送毛巾时偷偷告诉她,今天邵言买了一大捧蓝色妖姬放在书房。

宋淼的心有些紧张。

还不等她敲门,书房的门,先一步打开了。

楚邵言面无表情的站在她面前。

这两年,他没有什么变化。五官依旧深刻,线条凌厉,如当年一般的狭长凤眸,眼底透着抹冰冷高贵,俊逸的双眉,高挺的鼻梁,下面那张唇,对着她时,总是微微抿起。

“回来了怎么不立马过来?”

宋淼一怔,耳朵微微一热,“……刚刚在宴会上弄湿了衣服,我先洗了个……”

话还没有听完,男人已经不耐的进了书房,背影挺拔却冷峭。

宋淼张了张嘴,默默的跟着走了进去。

书房的布置是完完全全的楚邵言风格,大气又不失华贵,整个是深棕色的暗色调,装饰一致,只除了此刻矮几上正放着的一捧蓝色妖姬。

宋淼看着那捧花,顿了顿,走向了正在整理领带的男人。

“邵言,我以为你不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

在庆功宴上的委屈消散不少,宋淼正要接过楚邵言的领带,却被他错开了。

“你的生日?”楚邵言似乎这才注意到宋淼的穿戴,他看了一眼不远处那捧玫瑰,才转头似笑非笑的看向宋淼,“你该不会以为,那捧花,是要送给你的吧?”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步步婚宠·总裁的蜜制爱人》,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道士出山

道士出山第三集

“好了,我们只能带你到这里,前面我们过不去,焦土上面有些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我可能会一直在岩浆里打转呢。”

要是没有它们这些土著的带领,宁馨想无论你修为有多高,也会被里面无止境川流不息的岩浆搞得绝望异常,直接放弃希望。心里十分感激的宁馨一个灵火给了一个灵气球,灵火高兴得在岩浆里直蹦。

双脚踏在焦土上,宁馨才感觉到那种没有漂泊摇晃的踏实。视野里到处都是漆黑的焦土,无边无际的,看不到尽头。

“宁馨,我们应该还是在地狱岩里,岩浆应该是地狱岩的中心,这些焦土应该是边缘。”

“刚刚跟着火灵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是朝着一个方向漂流出来的,说明这个方向应该是远离地狱岩的,我们就朝着这个方向走吧。”

出了岩浆后,宁馨又给小黑输了些灵气,感觉它要比之前好很多了,将小黑放进怀里,就沿着那个出来的方向不断朝前走着。

过了很久,焦土区域面积很大,感觉好像走不到尽头一样,尽管这样,宁馨心里还是充满了希望,那么让人绝望的岩浆都从里面出来了,没道理走不出这焦土。

在岩浆里的宁馨是绝望无力的,可在焦土里的宁馨却充满了希望干劲。

天一宗云海峰上,青木道君不时的看一下徒弟的魂灯,五年了,那丫头可能又被困在哪个地方不知道如何出来吧,青木道君曾经带着宁懿一起在土岳大陆找了一圈,都没发现让魂玲产生异动的地方,他估计宁馨估计已经不在土岳大陆了,但愿那丫头还能和上次一般逢凶化吉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宁馨一直在焦土里不断地走着,当踏进脚下这片区域的时候,她突然感到有点不对劲,有种奇怪的感觉。

宁馨不敢大意,拿出残月破,小心的向前前进,没走几步,白光一闪,宁馨就消失在焦土上面了。

一阵眩晕过后,宁馨感觉她好像进到了一个地下宫殿,还没等她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就像她袭来,她想逃,可是她的身子好像是被什么东西锁定住了,根本不受控制。

此时的宁馨双目紧闭,面色苍白,额上不停地留下汗水,好像是在挣扎着什么。

宁馨识海里,看着那个想要吞噬自己元神的火红身影,宁馨哪里还不知道,她这是遭遇夺舍了,那红色身影太强大了,在他面前她几乎无力动弹,只能看着自己元神慢慢变小。

随着眼前的红色元神越来越大,宁馨心里充满了绝望,每当对方交掉一口她的元神,那种痛不欲生的疼痛已经让她的意识变得麻木,同时也让她渐渐的放弃了反抗,此时宁馨的元神看起来是那么的空洞无神。

天一宗云海峰上,正在修炼的青木道君一刹那将闭着的双眼增开,飞快地来到宁馨的魂灯所在地,此时宁馨的魂灯早已暗淡无光,仿佛只要一不小心那点微弱的火光就将永远熄灭。

就在宁馨元神所剩不多的时候,宁馨心底涌出一股强大的不甘,就算是死,也不能白白便宜了眼前欲要夺舍自己的人,宁馨将魂力高度集中,心里想着神识可以攻击他人,没道理魂力不行,将魂力变幻成一把利刃狠狠的向那红色身影击去。

焦土下的一座底下宫殿里,宁馨正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显得无比僵硬,她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死去很久的尸体躺在那里。

“宁馨,醒来。。”“宁馨,快醒来。。。”“宁馨。。。”“宁馨,快点醒来啊。。。”

好像有人在叫她,是谁呢?她这是怎么了?此时的宁馨觉得头痛欲裂,思绪一片混乱,想不起她到底是怎么了?

小白感觉到宁馨的生机正在不断流失,心里除了着急,就这能不断的叫她,希望将她叫醒,只要将她叫醒,她就可以依靠她身体里的生机之力进行修炼,修复那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体,至于被伤到的神识。。。先保住小命吧,小白不断地对着宁馨一遍又一遍的叫着。

“主人,你怎么主人?快点醒来啊!”

小黑从宁馨怀里醒来,就看见主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怎么也叫不醒,心里着急,没办法只好在她耳边一直叽叽咋咋的叫个不停。

小黑的醒来,让小白松了一口气,毕竟他只能在宁馨的意识里呼唤她,往往会让人觉得是在做梦,不在理会他的呼叫那他也没办法了;可小黑不一样,它在外界更能将宁馨叫醒。

宁馨是被小黑叫醒过来的,她一醒来就按照小白说的那样开始修炼,用体内的生机之力不断修复已经残破的身体。慢慢的她也想起来她是如何将自己弄到这个地步的。

当时宁馨发出魂力攻击的时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她没想到魂力攻击威力如此大,在她失去意识前,仿佛听到了那红色身影不甘的惨叫,此时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压抑。

虽然没被夺舍,可宁馨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魂力的巨大威力,让她的识海变得支离破碎的了,她现在根本无法使用神识,就是平时想太久也会觉得头痛欲裂,没有神识的修士有点像是睁眼瞎。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她还是得到了不少好处的,这些东西对她来说真的可以说是惊喜了。她吞掉了那个红色身影的元神,只不过万万没想到那个夺舍她的红色身影居然是小白曾经提到过的炽炎神。

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在那红色身影面前,她会一点反应能力都没有,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和一个神比斗,听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炽炎神,那可是上古时期诸神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对象啊,没想到元神会被一个修为如此低下的筑基修士吞掉,也不难想像炽炎神当时的不甘绝望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