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传奇

魔术师传奇
  • 主演:魔术师约翰逊
  • 导演:瑞克·法穆易瓦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魔术师传奇第一集

“太久没亲,给忘了!”

“娘子的怨念为夫清楚了,定当竭力满足娘子。”

黎珞:“……”啊咧,贺毅飞这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贺毅飞用行动让黎珞明白了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也就几秒的时间,黎珞便再次无法思考。

第二天等黎珞醒过来的时候,贺毅飞照样已经不在了。

床旁边放着一个小纸箱,黎珞坐起身打开来,就见最上面是一个文件袋,里面放着厚厚的三沓大白边,黎珞过了一遍,一共是九万。

下面则是一封封信,大概有一百多封,信封上都写着编号。

黎珞拿起标着“1”的那封信,拆开,里面有三页信纸。

遒劲有力又带着几分飘逸的字体,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吾妻黎珞:

见信如唔。

我已经到达目的地了,对你很是想念。

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但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这里的一切都是保密的,我写的这些信也无法给你寄出。以后等方便了,我再拿给你看。

那天你一定在阳台上站了很长时间吧?一想起那个情景我就心生不舍。

曾发誓要一手拿枪保卫国家,一手抱着你护你周全,本以为两者不冲突,可没想到拿了枪就无法再抱着你。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但现在的我没有办法给你!

谢谢你的支持。

你知道我心里对那件事无法释怀,所以在得知我的决定时,即使心里很难受,但还是笑着默默的给我收拾着行李。

我到现在就记得那天你听到时的反应,你愣了一下后,很快速的低下了头,我知道你是怕我看到你眼里的眼泪。

我看到了,你不知道那一刻我的心有多痛,差一点,真的是差一点,我就改变主意了。

但最后我还是没有。  你知道吗,我有时候会特别担心,担心你如果独自面对什么事情的时候,要是你不能处理该怎么办?那个时候你会不会怨我?怨我没有陪在你身边?怨我这个丈夫不

称职!

但愿你能一直安顺,可以等到我回去。

这段时间,你好好照顾自己好吗?按时吃饭,晚上的时候不要工作那么晚,自己要注意休息。

说到吃饭,怀念你做的东西了。

自从吃了你做的饭,别人做的东西我都不想吃了。

你给我带的那些东西都被沈世辉那个混蛋给没收了,为此我和他打了一架!

明天就开始要训练了,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时间给你写信!我会尽量抽时间的!

想你,吻你!”

黎珞看着信,一会儿哭了,一会儿笑了。

贺毅飞不知道的是,她其实也给他写了很多封信。

只要想他了,她就会给他写信,说她周围发生的事,说她对他的思念,之后又会说孩子的变化。

她不想他以后因为错过了孩子的成长而后悔,所以小家伙们的一举一动,还有她孕期的变化她都会在给他的信里记录下来。

等以后的时候想着给他看。

越是相处,越是发现他们之间特别的相和,从身到心,各个方面。

只要是两个独立的人,就不可能不会产生矛盾,没有这样的矛盾,也会有那样的矛盾。

黎珞在面对贺毅飞的时候会犯傻,但只要离开他身边,她会特别的理智冷静,能够很好的进行分析。

偶尔也会有睡不着或者无聊的时候,她就会胡思乱想。

想她和贺毅飞。

如果恋人之间最高分是100的话,她觉得她和贺毅飞能够打95分。

能够聊得来,能够很好的沟通商量事情,能够站在彼此的角度来考虑对方的感受。

这几点都能做到,其实就是很珍惜这段感情了。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一方能做到,但另一方做不到或者做的不好都不行,久而久之,就会觉得累。

人们都说看以后,反正都需要磨合。

但黎珞觉得还是最好能遇到那个相合的人,这样需要磨合的地方就会很少,两个人也不会很累很疼。

她以前做情感兼职的时候,遇到过这样一个姑娘。

她谈了很多次的恋爱,然后都是一段时间后就分手了,而理由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不合适。

她就问黎珞,她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她其实在两个人感情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两个人不合适了,可她还是会选择更近一步。

黎珞就很纳闷的问她,明知道不合适,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她告诉她,不都说感情是磨合出来的吗?她想着两个人磨合磨合就合适了。

黎珞笑着问她,她这个想法的结果是什么?

姑娘给了个她一个苦笑。

她对她说,对,感情是需要磨合。

她把两个人比喻成是螺丝和螺母,无论多么相合的螺丝和螺母,在合为一体的时候都需要有摩擦。

但有的这个过程就会很顺利,而有的就要费很大的劲儿。

而且很多人都搞错了一件事,人们都知道需要磨合的过程很重要,但却忘了磨合的对象其实更重要。

后来她先让这个姑娘去想她想要的恋人的标准是什么,只要是她心中想的,她就让她说出来,然后从粗到细,特别特别的详细具体。

包括具体长什么样,性格怎么样,对待什么事,她希望对方是什么样的观念,需要如何处理。

之后她把姑娘说的那些整理了出来,告诉她不要着急,就去等符合她标准的这个人。

她苦恼着说,怎么可能会等到完全这么合适的人。

她跟她保证一定能等到,只要她等就行。

当然这个等可不是干等,天天坐在家里,然后天上就会掉下来一个合适的男人。

这个姑娘的交际面比较宽,每天会接触很多人。

三个月后,她特开心的跟她说,她真的等到了那个人。

在有一定交际的情况下,能够遇到真的相合的那个人其实根本不难。

只是很多人不愿意静下来等待罢了。

还有一些人则是没有认真的想过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魔术师传奇

魔术师传奇第二集

跟姜昱城一比,傅靳柏可算是知道为什么人家能管理那么大一个集团公司,而自己却被人称为傅氏的花瓶了。

策略?

去傅菁家的路上傅靳柏一直在琢磨这两个字。

他跟傅菁现在哪还有什么策略可讲?

傅菁心里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愿意接受他的感情。

傅靳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车子在楼下停了半天,他连上去按门铃的勇气都没有。

点了一根烟,刚吸了一口,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傅菁。

“菁菁……”

“你好,这里是不死不休酒吧……”

傅靳柏赶到那个叫不死不休的酒吧,进门就看到傅菁正跟一群男人在拼酒。

那女人应该已经喝了不少,有一个男人甚至勾搭上了她的肩。

轰的一声,傅靳柏炸了。

“我去尼玛的。”他扳过那人的肩直接就是一拳。

然后傅靳柏就跟人打起来了,好不容易才被酒吧的保安拉开。

对方人多,他就一个人,脸上身上挨了不少拳头。

左边脸颊都肿了,麻木的,感觉跟戴了面具似的。

他看了看傅菁,不看还好,一看直接气炸。

那个没良心的女人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还是傅靳柏第一次见傅菁喝醉,就算是睡着了她的眉头也是紧锁着,连睡梦中都显得十分痛苦不安。

傅靳柏没有立刻带她走,而是开了一瓶酒也喝了起来。

他也不想逼她,只是他不逼,那他和傅菁这辈子都不可能。

傅靳柏没有把自己喝醉,他很清醒。

酒吧的大堂经理帮着他把人弄上了车,笑着道:“你们吵架了吧?这位小姐其实很在意你的,紧急呼叫联系人第一个就是你呢。兄弟,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可别弄丢了。”

傅靳柏:“……”

刚才喝下去的酒仿佛汇集到一起,直冲天灵盖。砰的一声炸开,漫天烟火。

他拿过傅菁的手机,激动的手直发抖。

傅菁的紧急联络人有两个,第一个就是傅靳柏,第二个是傅子君。

这说明什么?

傅靳柏狂喜,高兴的恨不能跳舞。

他一直不确定傅菁心里到底有没有他,现在他确定了。傅菁心里有他,绝对有。

傅菁喝多了,在后座上难受得直哼哼。

傅靳柏帮她系好安全带,实在没忍住,捧住对方白皙的脸激动地吻了上去。

“女人,我看你嘴硬到什么!”

他发了狠,在傅菁唇上咬了一口。却又舍不得咬疼她,最后气的还是自己。

“给我等着!”

把傅菁弄回家,傅靳柏累出了一身的汗。

他先去冲了个澡,这才拿了毛巾过来帮傅菁擦脸,擦脖子。

傅菁一向是女强人装扮,上身是一件无袖黑衬衣。

她皮肤白,穿黑的就显得更白了。

傅靳柏擦着擦着眼睛就开始冒火,脑子里下意识想起上一次干的好事。

“靠!”

他扔了毛巾,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趁人之危他是真的不敢,也舍不得。

既然傅菁心里有他,那他就等。如果现在……那他还是人吗?

又重重呼出一口气,傅靳柏俯身,恶狠狠地盯着傅菁那张冷艳的脸:“不动你,那就先收点利息。”

原本只是想解解馋的,谁知被收利息的人突然一个翻身,两人的位置掉了个个儿。

傅靳柏看着坐在他腰上的傅菁心脏砰砰直跳,舌头都捋不顺了:“菁、菁菁,你干什么?”

也不知道傅菁是不是醒了,她眯着眼睛,突然怒了。

一手揪住傅靳柏的领子,一手在他脸上拍了拍,愤怒地质问:“为什么要、要逼我?为什么要说出来?就、就像以前那样不好吗,不好吗?”

“因为我要你,要你永远留在傅家。”傅靳柏说。

傅菁愣了愣,酒精让她的大脑反应变慢,摇了摇头,她怒道:“我不会离开傅家的,永远都、都不会。”

她就没有想过要嫁人,就想留在傅家报恩。

也舍不得离开,舍不得傅子君给她的姓氏,舍不得这一家人。

就算她心里一直清楚自己只是一个外来人口,但她就是愿意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其乐融融。

一行眼泪顺着傅菁的脸颊流下来,傅靳柏只觉心脏猛地一抽。

“蠢女人,你想干什么,你想一辈子都不嫁人,然后看着我娶别的女人?”

他又生气又愤怒,完全不知道该拿傅菁怎么办才好。

傅菁看着他,目光专注。

她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目光看过他,很多时候她的视线从他脸上只是匆匆滑过。

如果不是喝醉了,傅菁这辈子都不会这么看着他。

然后她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这是傅靳柏第二次见傅菁哭,第一次是傅菁被傅子君领回家那天。

那个时候傅家兄妹都还小,安安才六岁,傅靳柏不到九岁,傅靳松也还是个少年。

那个时候傅子君和安逸夫还很年轻,傅菁做梦都没想到那样的高贵美丽的女人愿意当她妈妈,那样俊雅如竹的男人会成为她的爸爸。

当傅子君告诉她以后他们就是她的父母兄弟姐妹后,傅菁哭了。

她哭得特别伤心。

她还记得安安也跟着她哭了,尽管安安都不知道她为什么哭。

傅子君让她管他们叫爸爸妈妈,可是傅菁没有听话,她固执地喊他们干爹干妈。

因为从小她就听孤儿院的人说她出生后不久爹妈就死了,说她克双亲。

所以,她不敢。那个时候的傅菁就想,叫干爹干妈就好了,不能贪心。

可是现在,她贪心了。

想到傅靳柏以后会娶别的女人,不会再缠着她需要她……心里很难受,仿佛心脏被人挖去了一样。

“我不愿意。”傅菁说。

见她酒后吐真言,傅靳柏大喜,继续刺激她:“你不愿意?你分明就是恨不能我赶紧找别的女人,这样你就落得清静了,你就心安理得了,你的良心就不会痛了。”傅靳柏越说越委屈:“你这个自私的女人,你就从来不

曾想过我。行,我明天就去找别的女人。我找一个爱我的,愿意嫁给我的,又漂亮又可爱……”傅靳柏说不下去了,因为傅菁飞快地解开了她自己衬衣的扣子……

魔术师传奇

魔术师传奇第三集

第76章 双谷府会所!

六点的曙光慢慢清除黑暗,为世间涂抹了一层暖色。从校长室出来后,唐晨并不打算再回公寓,而是准备独自离开武林学院。

秋小白也不打算再回峨眉山,选择留下成为了一名普通的黄袍讲师。她赞同少年校长所说的观点,世人若不放下门户之见,只会阻碍武道的发展。在科技洪流的冲击下,再不出百年,世间将无宗师,也无内气。这对于武者而言是比世界末日还要可怕的事情,为此她甘愿成为葬送峨眉的罪人。

于公如此,于私也可借此改善她与王小鹿之间的关系。她是聪明人,自然明白王小鹿在唐晨心中的地位,只要小丫头不同意,她想与唐晨成为一家人定然是难上加难。

校园的操场上已有了些勤奋的学员在趁早练功,这世上从来不存在出生即是无敌的人,若不靠着日积月累,即使是天才也不可能成为一代强者。

公祖上苍曾说:世人总喜欢用“天才”两字来概括某人一生成就,却忽略了他每天十六个小时的挥剑。

这句话中的所指之人,便是蜀山剑派那位屹立剑林百年不倒的老剑神!

此次前去西南之地,唐晨并不打算告诉王小鹿,说是怕小丫头舍不得自己,实则却是怕看到她那可怜兮兮的小脸,万一自己再心一软不想走了。

“唐晨,你去哪?”王小鹿忽然出现在武林学院的大门口,气势凌厉地问。

一旁的二狗子赶紧撇清关系,解释道:“咱家小鹿太聪明了,我根本骗不了她,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唐晨只好道:“去一趟西南。”

“需要多久?”

“十天半个月吧。”

“好!我等你回来,到时说不定我已经非常厉害了呢。”

唐晨摸着她的小脑袋瓜,心中略有愧疚。虽说在投票决议下,最终同意王小鹿习武,但唐晨却不允许任何人从中指点,为的就是让小丫头知难而退。

说到底,他还是不想让王小鹿走上这条路,况且这也是她那位死去爷爷的嘱咐。

“照顾好丫头,有事可去找宫词散人,老尼姑会卖我一个面子。”唐晨拍了拍二狗子的肩膀,轻声道:“如果她真的想走习武这条路……虽然有些对不起死老头,但我不会再继续阻拦,让她吃吃苦头也好。”

“你安心去办事儿,家里有我不会出事。至于丫头,我有分寸。”

眼巴巴地望着唐晨坐上车,而后消失不见,王小鹿的眼眶忽然红了起来。二狗子在心里叹了口气,一万个嫉妒羡慕。

唐晨并未直接前往西南之地的巫毒教,而是乘坐飞机先来到了蜀中唐门。一来是有种它与神明组织有所联系的感觉,二来是见一位故人。

唐门乃是蜀中千年世家,如今又贵为八大宗之一,名气自然是非一般的大。自峨眉派对外宣布加入武林学院后,整个蜀中之地更是以唐门为尊,可以说是真正的土皇帝。

“双谷府”是天府市最豪华的会所,没有之一。能出入这里者,非富即贵,可以说每一位都是蜀中之地的上层人士。

而今天,双谷府却出奇地对外谢客,有好奇心重者,经过多方打听得知,原因竟是双谷府背后的老板要特意在此接待一个人。

这让整个天府市的都悄悄炸开了锅。

双谷府背后的老板乃是唐门世家的千金大小姐,她的丈夫是天府市一把手,公公是蜀中的一方封疆大吏。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一个强大背景,才能在开张当日就成为整个蜀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毕竟黑白两道全部占尽,谁敢在此闹事?

然而今天的清场却引起不少人的猜测。如果是上面来人,绝不会到这种私人会所来。除去这个原因,能让唐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如此慎重的人只有一个。

对方来自中土百宗之首的天玄书院!

说起天玄书院,人们首先会想起武道第一人“公祖上苍”,其次便是他座下的七名徒弟,外人以“七先生”称之。

不少人猜测这次来客必然是七先生中的一位,但绝不会是公祖上苍,因为后者若是到来,即使是唐门世家的当家人也要十里相迎。

武道第一人绝对有这样的资格!

“小姐,会所每天都有人打扫,如今又里里外外清扫了三遍,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双谷府会所的负责人小心翼翼地道。

“应该?我需要的是肯定,绝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对了,我让你帮忙找的女孩怎么样了?”妇人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一共二十三位,全是整个蜀中最出名的美女,各种性格,各种年龄,各种身材都在其中,我保证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心动。”负责人信誓旦旦地道,同时脸上又露出难以掩饰的贪婪。

“你没有从中动过手脚吧?”妇人眼中冷光内敛。

负责人打了个寒颤,发誓道:“大小姐放心,我绝没有动过他们一根手指,全是纯的不能再纯的原装货。”

妇人轻轻点了点头,道:“此事你若办好了,我让你一生荣华富贵,但若是办砸了,后果你绝承担不起!”

“是!”负责人额头上冷汗直冒,就连他现今也不知道将要到来的究竟是什么客人!

妇人脸上忽然又露出小女孩一般的笑容,口中喃喃道:“快点,再快一点就能见到您了……”

下了飞机后,唐晨乘坐出租车前往与故人约定好的地点。

他并非第一次来天府市,但十年却足以让一座城市“改头换面”,好在司机不仅是一位本地人,更是一个话痨,很快就跟唐晨大致讲清了这十年来的变化所在。

城市变了尚且难以相认,如果人变了呢?

他有些不敢去想。

“小兄弟,前面不让出租车通过,我只能把您送到这里了。”司机再次劝道,“再往前就是整个蜀中最好的双谷府会所,一般人可进不去,你确定没来错地方?”

“没事,其实我也是一个有钱人。”

唐晨下了车,背着一个略显破旧的书包,朝着空荡无人的街道走去。司机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道:“你要是有钱,我还是富二代呢。”

拐过街角,有十丈红毯,花锦无数。

红毯尽头只站着一个妇人。

她望着红毯对面的男人,眼眶逐渐湿润,而后提着如婚纱般的晚礼服跑了过去。

这景象宛如新娘想要迫不及待地投入新郎怀中。

只不过,对面的男人并非骑着白马来的王子,而是乘坐出租车而来的普通人。

不等唐晨反抗,妇人一把抱住他并哇哇大哭了起来。

“师父,十年了,我可算等到您来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