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村之长之生日快乐

一村之长之生日快乐
  • 主演:潘长江,王翊丹,张洪杰,韩兆,潘阳,姜忠实,盛喆
  • 导演:潘长江,刘海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金乃祥被收录进县志很长脸,朱希贵希望大摆寿宴扳回一局,但儿子是村主任,这不符合八项规定,父子间爆发了冲突。李桂飞为给弟弟娶媳妇,也加入了鏖战。朱一来危急时刻力挽狂澜,给父亲办了一个移风易俗的寿宴。

一村之长之生日快乐第一集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激战神魂秘境!

“给老子死!”

谭云右脚凌空一翻,带着震碎的虚空,踢在了老者面门上!

“砰!”

顿时,老者脑袋像是西瓜般爆裂,失去双脚、脑袋的无头尸体,还未落地,便被谭云一拳残忍而无情的轰爆!

此刻,谭云低空而立,他看着四周一具具弟子的尸体,怒火欲将胸膛炸裂!

“嗖嗖嗖——”

七女美眸中闪烁着盈盈泪光,凌空悬浮在谭云身后。

就连紧随而至的天罗龙熊王,瞳孔中亦是流露出浓浓的悲伤与愤怒!

这时,东郭昆仑并未因自己人死亡而愤怒,相反他望着谭云和七女、天罗龙熊王的出现后,整个人兴奋的在发抖!

“哈哈哈哈!”东郭昆仑大笑过后,目光落在七女身上,猛吞口水淫笑道:“谭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今日你们插翅难逃了!”

话罢,东郭昆仑朝身后六名羽化境九重、一百二十八名羽化境四至八重的强者,大手一挥道:“那头天罗龙熊是十阶成年期,羽化境九重者,给本副宫主灭了它!”

“至于谭云和七个倾国倾城的佳人都不许杀,逮住后把谭云交给六天玄宫领赏,至于这七个小美人儿,啊……哈哈哈哈,都全是本副宫主的!”

“本副宫主届时,要同时驭女七人,享受那至高无上的妙感!”

众大能们异口同声道:“属下遵命!”

话音甫落,六名羽化境九重大能,率先化为六道残影,朝谭云身后的天罗龙熊王杀去!

此刻,七女听闻东郭昆仑如此羞辱自己,皆杀意蒸腾!

而怒火更盛的谭云,咆哮道:“老东西,老子发誓让你们所有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谭云目眦尽裂的嘶吼着,率先朝杀来的六名羽化境九重大能冲去!

“鸿蒙神步!”

“嗖嗖嗖——”

刹那间,六个谭云自虚空中同时出现在六名羽化境九重老者身前,接着掌影重重,笼罩着六人!

“咔嚓、咔嚓——”

顿时,一阵阵清晰而急促的骨裂声响起!

“啊……老朽的手!”

“不……老朽的胳膊啊!”

“老朽的腿啊……副宫主救命啊……”

“……”

低空中六名老者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声!

“砰砰砰砰砰!”

旋即,六道沉闷的凿击声响起时,六名老者口腔中喷出一股股殷红的血箭,砸落在千丈之外的山峦间!

定眼观去,东郭昆仑睁大了双目,眼神中透露着骇然之色!

而剩下的羽化境四至八重的老者们,浑身哆嗦,胆寒欲裂!

因为他们看到,羽化境九重的六人,双手、双臂折断,血淋淋的白骨刺出了皮肤!

同时六人双腿已不翼而飞!

六人的胸膛更是深深塌陷,根根折断的肋骨刺破了胸膛!

“唔……”

“痛……”

失去双腿,双手、双臂被废掉的六人,七窍流血,在山峦间发出阵阵虚弱的痛吟,抽搐着身体,望着凌空而立的谭云,血眸中透露出无法遏制的恐惧!

他们想不通,自己六人面对一名羽化境五重的蝼蚁,竟然弱小的可怜,如此的不堪一击!

“素冰,你们记住,这些人全部废了!”

谭云一声厉喝过后,他那极速移动的身形,掠过长空的声音如利箭呼啸,无量幽宫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仿佛无数个谭云嗖嗖嗖地朝自己杀来!

“好!”沈素冰七女美眸杀意凛然,纷纷手持飞剑,化为一道道丽影,宛如七名降临人间充满杀机的神灵,跟随谭云朝无量幽宫强者杀去!

“吼!”

天罗龙熊王体型骤然暴涨到了九百丈,手持一对黝黑的巨锤,山岳般的身体重碎了虚空,瞅着东郭昆仑,朝其杀去!

这时,东郭昆仑面目狰狞,狞笑道:“都别怕,据本副宫主 了解,这七个女人,几乎都是谭云的女人,你们随便逮住一人,谭云就得束手就擒!”

“至于这头龙熊,就交给本副宫主了!”

随即,东郭昆仑施展了无量幽宫的镇宫炼体术:无量魔体!

“呜呜——”

疾风呼啸,天穹如泣,一股股紫色的魔气,自东郭昆仑体内涌出,骤然间,东郭昆仑体型暴涨到了二十丈!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随着他体型暴涨,他九旬模样此刻化成了一名魁梧的中年人模样!

“砰!”

随着天罗龙熊王一锤凌空砸下,东郭昆仑怒啸道:“紫气东来,紫玄神掌!”

东郭昆仑巨掌朝上方砸落的巨锤拍去的刹那,倏然,一股紫色的魔气,恍若天外之气,从虚空中洞穿而下,化为一只百丈紫色巨掌,拍在了砸下的巨锤上!

“轰隆隆——”

惊天巨响中,紫色巨掌轰然溃散之际,天罗龙熊王巨瞳中透露出惊骇之色!

但见巨锤挣脱右掌,被一掌击飞,而它粗壮的右掌皮肤被震的龟裂,露出了巨大的掌骨!

由此可见,东郭昆仑实力的强大!

“奶奶的熊的,俺怕你不成!”天罗龙熊王炼化了金翅大鹏的神力本源后,实力大增,此刻彻底激发了它内心深处好战的欲望,它凌空一闪,再次抓住巨锤和东郭昆仑激战在一起!

一人一兽打得天昏地暗,山崩地裂!

而另一方由于谭云速度极快,故而,导致像是无数个谭云,杀入了无量幽宫强者之中!

顿时,血液喷溅染红了虚空,残肢横飞中,羽化境八重的三十六名强者双腿、双臂被谭云击爆开来!

“鸿蒙神瞳!”

谭云施展了鸿蒙神瞳,一眼扫去立时十数名强者,神色呆滞!

谭云凌空自十数名强者身旁频频闪烁,每闪烁一次,谭云右手五指带着股股血液,刺入了一名强者胸膛,将数根肋骨血淋淋的拔出来后,再反手一掌击碎剩下的所有肋骨,将五脏六腑重创!

那十数名强者口喷鲜血,奄奄一息的砸落在山峦间!

而这时剩下的羽化境四至七重的强者,听从了东郭昆仑的命令,朝沈素冰七女而去!

他们也相信,只要自己生擒住一名如花似玉的女人,谭云必定会束手就擒!

在他们看来,七女只是羽化境四重、五重境,生擒七女易如反掌!

可当他们围攻向七女时,却彻底惊悚了!

一村之长之生日快乐

一村之长之生日快乐第二集

接下来莫白川简直都坐不住了,一会儿摸摸手表,120万啊!

一会儿摸摸领带,尼玛就这没有两指宽的一条绳子竟然比他一个月的津贴还多,人生艰难。

这个夹子上全是钻啊,不摸了,万一把钻摸掉了咋整,还得卖钱呢。

莫白川一心想着卖钱,都不想跟宋禹年说话了。

“你婚礼得后天啊?你说你怎么不选明天呢?真是浪费时间。”他还抱怨。

江舟实在见不得他这副见钱眼开的样子,淡淡道:“房间里还背着几套,明天就陆续会有宾客到场,莫爷还请忍耐忍耐。”

其实江舟也想不通宋禹年怎么让这王八羔子当伴郎。

也许是从安全角度考虑吧,毕竟这岛上也有莫白川的手下,所以得给他这个面子。

一听房间还有衣服,莫白川心情就更好了。

正襟危坐,咳了咳,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来:“说正事儿吧,咱们合作这么久了,别的就不用说了,安全什么的你放心,不怕他来,就怕他不来。”

宋禹年眼神骤冷:“我是结婚,不是给你们当诱饵。”

莫白川嘿嘿一笑:“明白明白,我这不是夸张修辞手法吗,懂不起啊?”

宋禹年懒得跟他废话,沉声道:“丑话说在前面,我的婚礼要是出现任何一丁点意外,后面的合作就免谈。”

“你他妈钱都收了……”话刚出口莫白川就差点又抽自己一嘴巴子。

宋禹年缺钱那点钱吗?

这人要是说不干就不干,那他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去。

见宋禹年凉飕飕的视线瞟过来,莫白川赶紧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好啦好啦,老子那脑袋担保,绝对不会让你的婚礼出现任何茬子,行吗?”

宋禹年满眼鄙视:“你的狗头能跟我的婚礼比?”

莫白川:“……”

他很想反驳,麻痹老子的人头外面叫价一千五百万好吗?多少组织做梦都想摘了他的狗头去领赏好吗?

不过想想自己身上这一身行头,又想想宋禹年大手笔的直接包下了这个岛……妈蛋,他的狗头还真就比不上这混蛋的婚礼。

该死的有钱人。

“行,你狠,老子从今晚开始就不睡了,瞪着眼珠子亲自盯着这岛上的一举一动,怎么样?”

宋禹年起身,语气淡漠:“事成之后,有赏。”

莫白川胡子拉碴的脸一变:“多少啊六爷?”

宋禹年:“……哼。”

六爷回去陪他的小妻子了。

江舟也想走,却被莫白川一把拉住,“到底多少啊,给个准话儿,我也好给兄弟们打个鸡血。”

“每人十万。”就算在心里把这人骂了个狗血淋头,江舟面上依旧是温文尔雅的,“莫爷,请放手,我还有事要去忙。”

莫白川赶紧放手:“你去你去,我也去忙了。”

说着一边掏出手机给兄弟们打鸡血,一边朝外走。

正要下楼,从上面下来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美女。

美女是真美,那胳膊那颈子那腿雪白雪白的,身段儿更是热火的要命。

莫白川这种常年出入深山老林、比和尚还要和尚的正常青年男人,别说看见吗,美女了,平时就是看见母猪都要激动一下的。

“嗨,美人!”打鸡血什么的先不忙,莫白川往楼梯扶手上一靠,摆了一个自以为潇洒无比的姿势。

薛千千扭头一看,就见一个穿得人模狗样但是胡子拉碴的男人正一脸猥琐的看着她,笑得还一脸淫荡。

翻了个漂亮的白眼,薛千千直接下楼。

天地良心,她最讨厌的就是糙老爷们了。

楼梯转弯处亲眼目睹这惨烈场面的江舟:“……”

江舟冲薛千千笑了笑:“薛小姐,时间不早了,你这是去哪啊?”

薛千千对江舟的印象非常不错。

首先,江舟长得很是俊秀,带着金丝边眼镜,见人三分笑,看着文质彬彬,薛千千却觉得他浑身上下有一股子难以形容的斯文败类气质。

而她,很喜欢这种气质。

不过江舟显然对她没有别的感觉,两人已经是熟人了,江舟对她一直绅士有礼。

薛千千也不是那种见个男人就没皮没脸往上扑的,江舟对她没意思,她也不会浪费表情上赶着凑趣。

“在飞机上睡过了,这会儿睡不着,想去外面转转。怎么,江总,不方便吗?”江舟笑着道:“也不是不方便,这座岛被六爷包下来了。不过毕竟是陌生的地方,薛小姐还是注意一下的好。还有就是你是伴娘,明天也要试礼服试妆,会比较辛苦,今晚

还是早点休息吧。”

薛千千想想也是,不睡好皮肤状态就不好。

她耸耸肩,“好吧,那我回去睡觉。”

江舟笑着点了点头。

莫白川不甘寂寞的凑上来:“嗨美女,原来你是伴娘啊?好巧,我是伴郎。”

薛千千:“……”

真是……

这个鬼就是那个有女朋友的伴郎?

长这么丑有女朋友不知道珍惜,居然还背着女朋友在外面跟女人随便搭讪?

宋禹年这个找了个什么鬼?

“呵呵。”薛千千冷笑:“我一点都不觉得巧。”

毫无预警的,薛千千突然抬腿,直接踹了莫白川一脚。

“人渣!”薛千千呸了一声,走人。

莫白川:“……”

他没有叫,他只是双手捂紧了不可描述的部位,一张不修边幅的俊脸变成了猪肝色,痛苦的滑到了地板上。

江舟:“……”

江舟脸上还带着得体的笑,弯腰,关心地看着莫白川:“莫爷,您还好吗?”

“好你……妈!”

江舟推了推镜框:“这个时候您叫您家母上也没用啊,上官也在的,要不我扶你去上官那看看?”

莫白川气得简直想掐死江舟,却又动弹不得,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看你……妈!”

江舟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干净:“莫爷想必肝火太旺,地板上比较凉,那您先躺着吧。我还有事,先去忙了。”

怎么不疼死你个混蛋呢?

这头薛千千气得不行,要去找宋禹年算账。居然找了一只大猩猩当伴郎,考虑过她薛大小姐的感受吗?

一村之长之生日快乐

一村之长之生日快乐第三集

“找到了!”

林炎眼睛一亮。

这前方山脉底下,有不少的三等阴煞之气!

而且,数量还不少。

只不过……

他好像也顺便看到了其他的一些场景。

林炎皱了皱眉头。

随后叹了一口气。

身形朝那个方向激射而去。

要是没让他看见也就算了。

但既然碰到了……那要他视而不见,他倒是做不到。

远处。

有两道极为狼狈的身影在不断奔走。

砰!

身后传来一股强悍的灵力,不断的轰击在这两道身影附近。

砸得地面一片狼藉。

而那冲击力也是使得两道身影又多了不少的伤势。

噗!

其中一道身影被气浪掀起。

狠狠的砸在了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另外一道倩影则是微微一震。

朝着前者飞奔而去。

“哥哥!”

少女焦急的叫道。

“妹妹你不要管我,快走!”

那砸在石头上的少年反应了过来,勉强开口道。

这两个家伙。

林炎并不陌生。

正是那战宗的王申,王晓晓两兄妹。

现在的他们,比起灵路未开启前,可是要狼狈太多了。

身上有不少的伤势,显然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

而两人脸上的稚嫩之气都是少了许多。

明显是成长了不少。

而这时,身后追兵也是赶到了。

将这两人团团围起。

一个个的脸上都是挂着猫抓老鼠般的戏虐笑容。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们两兄妹还能逃得了多久?”

其中一个精瘦武者,舔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一双眼睛,色眯眯的打量着王晓晓。

显然脑子里在想着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马师弟,先办正事,其他的,等会再说。”

一个面色冰冷的青年男子,眉头微微一皱,冷冷的说道。

“呵呵,闫师兄请放心,我懂得事情轻重。”

那马师弟连忙躬身道。

看得出来,这一行人的首领是这闫师兄。

随后。

那马师弟转过头,看向王申两兄妹。

阴笑道:

“王申,把你得到的钥匙交出来,这样的话,我倒可以做主给你个痛快。”

话音刚落。

这王晓晓就咬着嘴唇,泪水不断在眼眶中转悠着。

不禁暴雨泪花道: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我们明明之前救了你们性命,为什么要突然袭击我们!”

她有些想不明白。

要不是她跟她哥哥,这群人早就已经死在那里了!

而这些人,不仅不报恩。

竟然还在关键时刻暗算他们。

想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最主要的是……这群家伙还一个个自诩正道中人!

往日一个个都是正人君子般的做派,可在暗算他们的时候,那脸色却是狰狞得可怕。

“呵呵,我们有叫你们来救?自己多此一举罢了。”

那马师弟不屑的说道。

“就是,我们风雷宗的武者,哪里需要你们战宗的人来救?”

“谁叫你们多管闲事的?”

其他众人,也都是开口讥讽道。

表情极为揶揄。

这些家伙,将狼心狗肺一词,演绎得无比通透。

“你们!”

王晓晓咬了咬牙,恨恨的说道。

那王申也是怒吼道:

“你们这群畜生东西!知恩不报,还痛下杀手,怪我王申眼瞎!当初竟然救你们!”

他恨啊!

当初觉得这风雷宗也是正道门派。

见到他们身陷大阵之中,动了恻隐之心。

出手将他们救了出来。

可没想到,这些家伙还真是知人口面不知心!

一个个心肠恶毒如蛇蝎!

“妹妹,是我害了你,等会我挡着这些人,你冲出去!”

王申强撑着站了起来。

“哥!我来挡着他们!”

王晓晓擦去眼角泪光,挡在了王申面前。

马师弟等人看到这一幕,都是顿时讥笑了起来。

“呵呵,好一个兄妹情深,放心,今天你们两兄妹,一个都走不了!”

“就两个半废之人还想从我们手上逃脱?想太多了吧!”

而那马师弟则是站了出来。

上下来回打量着着那王晓晓。

嘿嘿笑道:

“闫师兄,这小妞就这么死了也怪浪费的,不如让我好好尝尝这小妞的滋味……”

“快点,给你十分钟。”

闫师兄眉头一皱,淡淡的开口道。

“好咧!谢谢闫师兄。”

马师弟顿时大喜道。

“你无耻!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王申听到这龌龊的话语。

双眼顿时变得赤红无比。

“就凭你?给我滚一边去!”

那马师弟斜眼看了一眼王申。

一掌派出,后者身形顿时倒飞而出。

砰的一声砸在树上。

随后这马师弟极为猴急的伸手朝那王晓晓抓了过去。

其他人都是眉头一皱。

正打算转身。

毕竟,那已经精疲力竭的王晓晓,在他们眼里绝对不会是马师弟的对手。

而就在这时。

身后却响起了那马师弟的一声惨叫。

“啊!”

闫师兄等人微微一愣。

随后一转头。

却看见那马师兄身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少年。

而那朝王晓晓伸去的手掌。

却已经被少年一把扭成了麻花,骨刺扎穿了皮肤,留了一地鲜血。

此刻正如同死狗般被少年抓着脖子,跪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出来。

模样极为凄惨。

王晓晓原本以为自己这次难逃一劫。

可却在紧要关头。

一道略显单薄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挡住了那马师弟的所有攻击。

这一刻。

这单薄的背影,在她眼里,如同那撑天神柱般……挺拔!

……

那风雷宗的众人,看到这一幕。

都是反应了过来,神情猛的一黑。

有人大喝道:

“你是谁!居然敢动我风雷宗的人!”

“小子!我劝你快点放手,然后跪在地上,要不然我风雷宗不会放过你的!”

……

“风雷宗么……”

少年嘴角缓缓浮现一道冷笑。

咔擦一声。

把那满脸求饶的马师弟的脖子给扭断了。

随后好像丢一个垃圾一样。

神情漠然的甩了出去。

死寂。

全场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死寂之中。

那倒在树边的王申也是揉了揉眼睛。

显然有些不可思议。

“臭小子!既然知道我们是风雷宗的,你还敢杀人?”

闫师兄脸色一沉,阴狠的问道。

其他众人也都是拔出武器。气势汹汹的盯着林炎。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