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熊

北极熊
  • 主演:凯瑟琳·基纳
  • 导演:艾雷斯泰·法瑟吉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讲述一只初为熊母的北极熊带孩子的故事,在这个挑战日益艰难的世界中,年幼时的记忆帮助如今的它做好当母亲的准备,每一天都是新的冒险。

北极熊第一集

韩飞望着龙晓薇沉默不语,如今的龙晓薇瞳孔依旧还是棕色,在眼眸里面有些怯怯的,怕怕的感觉。

但在这怯生生的眼神里面却又流露出了一些坚定,显然龙晓薇很认真,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身上的气势也猛的变得不一样。

徐凯这个时候也在一旁开口道:“我说小学妹,这件事情你不要去参与了,这是属于男人的战争,而且你一个女人去到那个地方以后,帮不上什么忙不说,反而还会让我们两个分心。

应该说让韩飞兄弟开心,不如你就在这里好好的等着,再说了,这件事情本身就跟你没有一点关系,全部都是我们两个自己搞出来的!”

徐凯原本还想装一下逼,可却忽然发现自己的实力在韩飞的面前比较起来相对显得有些可笑,很快就把想说的话再一次的咽回了肚子里面,甩了甩头。

如果是自己跟韩飞的实力差不多大可以说这句话,但偏偏他跟韩飞的实力相比较起来,差的不只是一星半点,若是再去这么说话只会惹人发笑。

“让我跟你一起去吧,虽然说我不一定就能够帮助你们派上太大的用场,但我想多个人总会多一点助力。”龙晓薇眼巴巴地望着韩飞说道。

韩飞沉默半晌,最终点了点头:“好吧那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吧,不过有些话肯定先要说好,一旦遇到什么危险自己直接离开,不要留在原地不肯走,想要做什么都应该要听我的,如若不然你就不要去,我不只是在跟你说,也在跟她说,你明白吗?”

韩飞的目光忽然变得深邃起来,他望着龙晓薇,龙晓薇的整个身子都打了一个冷战,刚才被韩飞这么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她觉得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看穿了。

韩飞跟龙晓薇说的话,不仅仅是对着她这一个棕色瞳孔的人格说的,更是那一个蓝色的瞳孔,他之所以会答应龙晓薇一同前去,是因为他能够感觉得到龙晓薇的底蕴并不比自己想象的要少。

对方也很强大,当然,她的强大只体现在那个蓝色的瞳孔上,但这两者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只因不管是蓝色的瞳孔也好,还是棕色的瞳孔也罢,这同样的都是龙晓薇!

只是在龙晓薇受到极度惊慌失措的情况之下,那一个蓝色瞳孔的龙晓薇才会出现。

而那一个浓色蓝色瞳孔的龙晓薇实力深不可测,至少韩飞之前的两次跟对方打交道,都没有探出对

方的底细究竟是什么。

“好,你放心吧,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情况,我想我一定会好好听你说的去做,你不用担心我会失控,毕竟我能够控制得了自己,只是有些东西我不太方便说!”龙晓薇重重的点了点头。

她知道韩飞在说些什么,同时两个人也都是心照不宣,龙晓薇上了韩飞的车,一群人朝着市区驶去。

这里发生的事情如同黄虫过境,迅速地被人所知晓,任何一个人都知道学校里面来了一个风云人物,对方只不过刚来不久,便把这些所谓的铁骑帮成员都给打倒。

这一点令人诧异,同时也令人感觉到了深深的佩服,铁骑帮纵横这个城市这么多年一直以来都是无往不胜,甚至态度还极为的蛮横。

可这一次他们居然遇到了危险,最重要的是还是在一个年纪不到20的青年身上,这一幕若非有人亲眼看到,就算是流传出去,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傍晚的风吹拂在脸上,就如同一个温柔的女子,柔软的小手,正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庞,令人说不出来的舒适。

韩飞开着车朝着市区赶去,他们的学校属于郊区,只因这个地方足够的偏僻,同样的也足够的安静。

大概用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左右,摩托车这才停在了一间酒店的门口处,这间酒店并不是很大,只能算得上是那种普通的二星级酒店。

但外表装潢的却是极为的富丽堂皇,不仅如此,在这个地方,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生意不,仅仅只是酒店这么简单,在这里有地下赌场,还有一些男人最喜欢的活动。

如若仅仅只是如此,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个地方最大的不同就是这里有一个黑市,只不过是在地下室,同时还有一个地下赛场。

眼前的这一个二星级酒店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实际上这内部却是暗藏乾坤,可惜普通人是永远不会知道的,他们还会以为所有的一切就跟自己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韩飞带着龙晓薇跟徐凯两个人都朝着酒店里面走了过去,徐凯咽了一口唾沫,所虽然他看起来极为的讲义气与豪迈,可遇到这些事情之后,他还是很惧怕。

只是看着走在自己前方这一道不算魁梧但却充满安全感的身影,他内心的那一种不安感总算是稍微的消失了一些。

龙晓薇静静的跟在韩飞的侧方,一语不发,低垂着脑袋看

着自己的足尖,龙晓薇温柔的有些过分。

恐怕就算是一个普通的男孩跟对方说两句话都会脸红,毋庸置疑,也正因如此,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才会诞生出一个蓝色瞳孔的龙晓薇来保护自己。

“你好,我们找你们公司的刁总!”韩飞来到前台,轻轻地敲了敲桌子,对着眼前的前台小姐说道。

这位小姐此时正拿着化妆镜正在化妆,听到有人打搅了自己,有些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朝着前方看了一眼。

当看到韩飞时一愣,紧接着啪的一声将化妆盒收了起来,站起身子,笑眯眯地对韩飞道:“小弟弟,你想要找我们刁总有何贵干?我们刁总可是一个大忙人,绝对不轻易见人的。”

前台小姐对着韩飞抛了一个媚眼,暗送秋波,前台小姐长得并不差,再加上脸上有了一些粉黛的缘故,看着也极为的养眼。

加上这个地方的酒店本来就有些不正规,即便是前面小姐也没有穿的有多严实,穿着一件低领子的t恤,下半身则是穿着一条短裙。

当她站起来说这话的时候用手撑在桌子上,那波澜壮阔一览无余,徐凯不自觉的便咽了一口唾沫,但韩飞的目光却是依旧不起波澜。

“我是你们刁总的朋友,这一次找他有点事情,希望你能够帮我通告一声,我想我进去找他之后,他就会知道我究竟是谁了!”韩飞微微的笑道。

前台小姐有些惊讶的看了韩飞一眼,显然没想过韩飞这么年轻居然会跟自家老板认识,她之所以会对韩飞的态度不错,是因为韩飞的长相还有那一股气质。

韩飞的长相清秀,并非是那一种一眼就能够看出有多帅气的人,但极为的耐看,越看下去就能够发现对方的五官恰到好处。

最重要的是身上的那一种气质流露给人极大的不同,好似此人虽然站在自己的眼前却又远在天边,有一种不可触及之感。

这样纯情的小孩子自然是能够被一些域女所看中的,就如同眼前这一个前台小姐就不例外。

在这个地方她见惯了那些出手阔绰但长相却不敢恭维的男人,当金钱见得多了以后,她便逐渐的想要一些长相清秀但却又没什么钱的男孩。

“看来小弟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好吧,既然这样,那等一等,我现在就给你联系一下,我们叼总。”前台小姐点头答应下来。

北极熊

北极熊第二集

阮若水转头看向张凌。

张凌道:“谈的,谈的……”

“导演,你确定你是想跟我谈,而不是跟我男朋友谈?”阮若水笑着看向张凌,以前她就听人说张凌导演成名片青春是在江城选的角,可她没想到这份好运竟然降到了她的身上。

张凌连忙道:“跟你谈,跟你谈。”

他看出来对娱乐圈有兴趣的是眼前这个小女孩,而非她这边这个相貌、气质皆不凡的男孩子,好在这个女孩子颇具灵气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既然这样,那咱们换个地方谈?”她建议道。

张凌点头道:“可以,可以,你们看去哪谈比较好?”

为了到合适的男女主角,这两个月他一直都在全国各地的跑,好不容易逮到合适又有兴趣参加的人,他可不想就这么错过。

阮若水伸手指向前面的街道。

“我记得前面就有一家茶馆,我们去那里面坐下来慢慢谈,你看如何?”

“那是最好不过的。”

张凌没想到这女孩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做事倒是挺有条例。

田娇听到他们的对话眼睛陡然一亮,眼神火热的盯着张凌,想不到她田娇也有出门遇贵人的这一天。

“导演,你好,我是田娇,田园的天,娇柔的娇,很高兴今天能认识您,您看,你们是要去哪,我请你们也当是为刚才的事向薄少和阮小姐道歉了!”

她主动上前握住张凌,搞得张凌一愣一愣的。

看到这一幕,阮若水眉梢微扬,似笑非笑的看着田娇。

田娇被她看得一阵不自然,但还是强忍着头皮,热情的对张凌导演说道:“导演,你们刚才说的那地方我很熟,我带你们去。”

张凌导演怔愣了片刻,忽然,一把甩开她的手,一脸暴怒的冲田娇吼道:“我现在要回酒店,你是不是也想跟我去,不自爱的女孩子我见多了,像是你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就往男人身上扑的,我倒是头一次见,就你这副鬼样子也想当演员,我看你还是继续做梦来得比较实际,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说完,他转身就走。

阮若水连忙拉着薄承勋跟了上去。

至于田娇。

她呆愣了片刻,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下,捂着脸哭着跑了。

张凌气呼呼的暴走一段后,忽然转过身冷不丁对上阮若水诧异的眼神。

他道:“原来你们一直都在我身后呀!”

阮若水笑着打趣道:“敢情张导刚才想到我们?”

张凌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底气不足的说道:“我这不是被那丫头气晕头了么,你说现在这些女孩子脑袋里面都在想些什么,好好的圈子就是被她们这些人给搅浑的,害得我现在走出去,别人都拿我当骗子!”

想到最近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张凌就一肚子火。

之前他不是没遇见合适的人,只是每次不是被那些愚昧无知的人当成骗子就是遇见狮子大开口的人,恨不得从他身上狠狠的捞上一笔,气煞他了。

“张导,别人我不知道,但我们可没有把您当成骗子!”

北极熊

北极熊第三集

听到萧千寒的话,本欲下台认输的女子忽然站住了,“萧千寒,没想到你还是知道了些什么!既然如此,你还敢这么做,我倒是有些佩服你的勇气!初生牛犊不怕虎么?好笑!”

说完,她直接一转身从容下台,之前的不甘全都化作了冷漠和幸灾乐祸!因为她知道,萧千寒一定会死!

萧千寒连看都没再看那女子一眼,下台后直接去看了积分榜。

她如今九场比赛,七胜二负,积二十一分,排在积分榜的第二位。排在第三位的黄琪,已经进行了八场比试,六胜一平一负,积十九分,最后一场比赛正在进行,只要取得胜利,就能够积二十二分,再次重回第二名的宝座,得以参加最后的决赛。

“看不出来,你的运气还真是逆天的好啊!区区五阶实力都能连胜七场!快说说,你来之前是踩了几脚狗屎,还是吃了什么?”魏亚看见萧千寒出来,余光扫了一眼积分榜,微微挑眉。这个萧千寒竟然能对阵六阶而不败?

萧千寒直接无视,坐在一旁等待结果。

她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连胜七场,除了最后一个之外,前面六个人几乎各个带伤,而且魂力不足。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她用出很多人不知道的雷灭九变,取胜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当然,魂力耗费也同样很大!连战七场,已经耗尽了她体内的魂力。

所以,她现在闭目养神,尽可能的恢复。

如果那七个人不是都抱着先战强者,把最弱的留到最后,她不要说连胜气场了,赢下第二场都难!毕竟,那是六阶后期六阶巅峰的存在,而她不过才五阶初期!

一切,只能说是恰到好处的巧合,是那几个人选择的结果。

见萧千寒竟然不回答自己的话,魏亚面色一沉。这个女人数次惹怒他,若非此地不准私斗,他必然会亲手教训一番!

“你就祈祷黄琪会赢下这一场吧!不然在决赛上,我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你!”他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怒意。

萧千寒继续闭目调息,不过口中传出平淡的声音,“如你所愿,黄琪这一场恐怕是赢不了了。”

“赢不了?你想进决赛想疯了吧!黄琪七阶巅峰,会打不赢一个六阶后期?”魏亚就好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仰天大笑,话语之中的讥讽之意,毫不隐藏。

萧千寒没有再开口,尽力恢复着魂力。

即将进入决赛,她必须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以云默尽的实力,在人字号院进入决赛完全没有问题,在决赛相遇,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见萧千寒不接话,魏亚堂堂八阶强者的身份更不能主动找萧千寒说话。于是,他便肚子憋气的坐稳,就等着最后一场比试的结果出来,然后笑话萧千寒一番出气!

大赛之后,他是可以去到六号院找萧千寒的麻烦的,但是萧千寒在他眼中不过蝼蚁,根本不值得他浪费一次机会!

其他人都互有胜负,不过总积分不高,出线无望。打完九场之后,就陆续离开了。黄琪的胜负,跟他们无关。

一炷香之后,这里就只剩下萧千寒和魏亚了,而黄琪的比试还在继续。

魏亚微微皱眉。以黄琪的实力,击败一个六阶后期毫无悬念,怎么耽误这么久?应该因为这是最后一场,那个六阶后期已经放手一搏了吧!

心中想着,他的眉头又松开了。即便黄琪魂力消耗极大,也不是六阶后期能够战胜的!

一刻钟过去,比赛仍在继续。

萧千寒仍在闭目恢复,一动没动。

魏亚的眉头有了收紧的趋势。

半个时辰后,仍旧没动静,一个时辰后,仍旧如此……

直到最后,黄琪的这一场比试,已经成为整个至尊王者大赛的最后一场小组赛,所有人都等待着这场比赛结束,然后好开始最后的决赛。

而这场比赛却迟迟没有结束。

最后,甚至都惊动了大赛方,专门派人进到比赛场地里查看。

专人刚进去,后脚黄琪的积分就更新了。同时更新的,还有跟黄琪对战的那个人。

不等魏亚回头去看,前面就传出了黄琪语气十分不满的质问:“凭什么!比赛明明还没有结束,凭什么判我们打成平局?再有不超过一炷香的时间,我就能击败他!”

那个六阶后期的却没有任何怨言,反而走出来的很痛快。虽然浑身上下湿透了,跟水洗了一样,但掩饰不住脸上的喜色!

玛德!之前被一个五阶初期的给虐了,现在终于在七阶巅峰的人身上虐回来了!爽!

另一边,黄琪还不断的跟大赛派来的专人争辩,说大赛胡乱判比赛结果,要求重新加赛一炷香的时间!

结果人家根本不理黄琪,一转身直接走了。

黄琪见状已经气急,暴跳如雷!但是,她不敢把大赛的人怎么样,更何况人家实力远比她强!

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她感觉自己都要气爆了!她晋级决赛的名额,竟然就这么没了!那可是决赛!啊啊啊!

忽然,她余光扫见仍在闭目恢复的萧千寒,满腔的怒火顿时就找到了一个宣泄口,直奔萧千寒而去。

她苦苦拼来的决赛名额,凭什么拱手让人?而且还是让给一个实力才气旋境五阶初期的人?!

“萧千寒,你去跟大赛说,放弃参加决赛!”她脸色阴沉的站在萧千寒的面前,颐指气使。

萧千寒没动,混若未闻。

“萧千寒,你少在那装死!赶快按我说的做!”黄琪继续道,声音不小。

萧千寒还是没动。

魏亚眼珠一转,从旁开口道:“黄琪,你还是别指望她放弃了。虽然是白捡的名额,但毕竟是她的,想让她放弃很难啊!”

黄琪有些意外的看向魏亚。魏亚竟然帮萧千寒说话?

魏亚瞬间看懂黄琪的眼神,连忙继续道:“我知道你也很想参加决赛,不如这样吧!你可以申请挑战她,或者就在这把她打残!当然了,我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黄琪眼前一亮。挑战,萧千寒是绝对不会接的。直接打残的话……

她目光阴狠,悄悄运转魂力。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