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局救援

僵局救援
  • 主演:布鲁斯·威利斯
  • 导演:贾瑞德·科恩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1
布鲁斯·威利斯将出演动作惊悚片[反应堆](Reactor,暂译)。贾瑞德·科恩([环大西洋])执导,贾瑞德与卡姆·坎农([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勇者无惧])、蒂芬·赛勒斯·沙斐([双面劫匪])共同操刀剧本。威利斯饰演一帮雇佣军的领导,他渴望复仇的心让他去劫持了一座核电站。

僵局救援第一集

倒在地上的大汉,不仅痛得四处翻滚,而且肠胃一阵抽搐,不住地呕吐起来。

第三个大汉的双手也已经抓在一只椅子的椅把上,也想抄起椅子砸向徐向北。

但是一个同伴被踢得在地上一边翻滚,一边呕吐,那样子就像要死了一样,另一个同伴,跪在地上,发出凄厉的惨叫,不断求饶,那叫声令人毛骨悚然,只感觉后脊梁升起一股凉气。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徐向北,不敢乱动,怕自己跟同伴一样下场。

徐向北嘴角扯过一丝冷笑,对着那名大汉挑了挑眉毛,似在说,你也想跟他们一样?

大汉轻轻地放开了椅把,向门口退去,一脸地惊恐不安:“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不要多管闲事,这是彭老大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

徐向北笑了,将已经快痛晕过去的大汉手腕放开,大汉就像一只断了线的木偶,缓缓倒在地上,抱着胳膊,轻轻地呻吟。

“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今天的事情我管定了。”

徐向北轻轻向前跨了一步,大汉见徐向北冲自己这边跨了一步,吓得撒腿就跑,腿却撞在旁边的桌子上,摔倒在地上,痛得他半天没趴起来。

当他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徐向北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他吓得像一个要被人强的少女,一脸惊恐,双手护在胸前,向后退缩着:“大哥,不要打我,我也是拿人工资,帮人做事。”

徐向北冷笑:“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为难你,你可以走了。”

大汉如蒙大赦,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脚被徐向北踩着了,他哭丧着脸道:“大哥,你不早说我可以走了吗?”

“我是说你可以走了,但是,你们在这儿又吐,又叫的,吓得那几桌客人都跑了,影响人家做生意啊,摔坏的桌椅,吓跑的客人,周老板的精神损失,没有三万块钱……”

大汉很机灵,这才领悟过来,赶紧从怀里掏出钱包,可惜虽然外表穿得光鲜,钱包里并没有多少钱,只有一千多块钱。

他把钱包里的钱全掏在桌上,哭丧着脸看着徐向北,徐向北一脸不屑,摇了摇头,表示钱太少,不够。

大汉差点哭了,哀求道:“大哥,我钱都在这儿了,只能赔这么多了。”

徐向北指了指他钱包里的几张花花绿绿的银行卡,一点也不客气道:“没有现金,这里可以刷卡。”

大汉一脸惭愧:“大哥,我这几张卡全都透支到了最低额度,没法再透了啊。”

徐向北无奈地骂道:“看你穿得人模狗样的,穷成这损色。”

灯光照耀下,大汉脖子里一条橙黄的大金链闪闪发光,徐向北面色一喜,用手指了下大汉脖子上的金链。

大汉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想从脖子上把金链解下来,但是他又想了想,咬了咬道:“对不起大哥,这是假的,高仿货,五十块钱买的。”

徐向北早就看出来那家伙脖子金链,色彩不正,故意逗他玩的。

徐向北嬉皮笑脸地,像好朋友一样,亲切地拍着大汉的肩膀:“你小子还挺诚实啊,冲这一点,我就不为难你了。给你提个醒,你是猪脑子啊,只掏自己身上钱,你同伴身上钱呢,每个人不把身上钱全掏出来,就不要想走。”

倒在地上的两人,神色已经缓了过来,赶紧把自己身上的钱包掏出来,三人除了现金,其中一人卡上有一万多存款,一共扔下了两万块。

“才两万块,你们给我滚吧,下次再来补齐吧。”

三个大汉相互掺扶着,苦着脸逃离了帝景阁饭店。

徐向北疑惑地问道:“周老板,这几个人来这里为什么事情。”

周老板摇头轻叹,把手里的那张纸给徐向北看,那是周老板租这个门面房,开帝景阁饭店的合约。

上面乙方承租人是帝景阁餐饮公司和周老板的签名和手指印,甲方则是地海皇冠娱乐会所的大红章,还有彭正来的印章。

合约上的租期是十五年,周老板的帝景阁饭店开了五年,本来还有十年的租期,但是甲方彭正来见帝景阁饭店生意越来越火爆,想及早地中止租赁合同,把这个门面房收归已有。

“这个彭正来是什么来头,就是他们口中说的彭老大?”

周老板一脸无奈,点了点头。

徐向北看着空荡荡的大厅,有些话一直憋在心里,还是说了出来:“周老板,你饭店的生意不怎么样啊,要这样算起来,租金,连上人员工资,水电,乱七八糟加起来,你是要亏本的。”

提起生意差,周老板脸上泛起怒容,在桌子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吓了徐向北一跳了。

周老板义愤填膺道:“这就是他们最无耻的地方,你知道我们为什么生意差吗?就是因为彭老大隔三差五派来人捣乱,还找人扔死老鼠,蟑螂,到卫生局污告我们,害得我们被卫生局查了大半年,经常关门,很多客人都不来了,他们甚至……”

说到这里,周老板气得胸口发闷,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徐向北赶紧倒了杯茶水过去:“消消气,不要着急,慢慢说。”

“我这里特色菜是海鲜牛肉丸,牛肉丸一定要选上等牛肉,和新鲜的马交鱼肉一起调和,不断地摔打搅拌才能有劲道,味道才能水乳交融,炸出来才好吃。一般都是我儿子周平亲自做,才能做出那种味道。我年纪大了,手劲不如以前,做不出来了。我儿子前几天,被几个小流氓围住打伤了胳膊,所以这些天,没办法做海鲜牛肉丸了。他们打伤周平的时候,特意扔下一句,要是再不搬走,下次就要打断他的手。”

听周老板这么一说,徐向北也气得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个彭老大太嚣张了,周老板你可以报警抓他。”

“没有真凭实据,全凭我口说一词,警察不会管的,他们也没办法,二十四小时在这里保护我们。而且,彭老大手下的马仔众多,出什么事情,随便找个人顶罪就可以了,但是我知道背后就是彭老大搞的鬼。”

僵局救援

僵局救援第二集

白禄把表态书仔细的收好,谁也懒得再理门口的白福,白若竹又请白禄在她的进言书上签名按手印,然后一家人跟白禄告辞,坐了驴车回了镇上。

“都是我不冷静,把去狱里打典的事情给耽搁了。”林萍儿想到自己之前发疯的样子,埋怨起了自己。

白若竹挽了她娘的胳膊,说:“娘,只要你没事就好,不过之前你真的好猛,看着都解气,否则我也怕被憋出毛病来。”

“是啊,娘你太威武了。”白泽浩也跟着附和。

白义宏却闷头发呆,没有说话,母子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都决定不去打扰他了。他们对白福的感情自然不能跟白义宏相比,所以他们是恨,白义宏却是失望、无奈加不忍。

一家人直奔县衙大牢,此刻大牢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一看都是家里有人被抓了进去。不少人给狱头塞钱,想进去探视都被拒绝了。

就在这时,白若竹看到了王氏,王氏精神很不好,脸色惨白,人瘦了一大圈,两颊都陷了下去。她正拿了银子去求狱头,狱头有些不耐烦,推了她一把,连人带银子都给推了出去。

王氏的伤没好利索,是挣扎着来的,她爹娘骂她没出息,赌气不陪她来,所以她一瘸一拐的走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被狱头这么一推,人便摔倒在地上,手中的银子也不知道滚哪里去了,转眼就被人捡了去,根本找不到踪迹。

“王氏对白义博倒有几分真情意,可惜白义博被小寡妇迷晕了头。”林萍儿顺着白若竹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摇头说道。

提到小寡妇,白若竹嘴角带了讽刺的笑意,“那周寡妇今天可没出现,她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一百两银子不说,搞不好还得被白义博连累呢。”

白泽浩听了也冷笑起来,“她那种人怎么肯吃亏?你们看吧,肯定没多久要找老宅闹去了,到时候爷爷也没空找咱们麻烦了。”

白若竹很赞同大哥的话,“这对我们来讲,倒是好事了。”

等狱头赶了不少人离开,白若竹带着林萍儿走了过去,低声说:“我是白泽沛的家人,跟李大人打过招呼的。”

狱头看了白若竹一眼,收下了她递来的银子,低声说:“看快点,别给我添麻烦。”

“是,谢过大人了。”白若竹朝他福了福说道。

因为不能太多人进去,白若竹就带了林萍儿一起进去,也好让她看到白泽沛放心一些。

两人被一名狱卒带着走进了阴冷潮湿的大牢,顺着通道一直走到了最里面,才看到一个小狱间,白泽沛就单独关在了里面。

“泽沛,没人为难你吧?”林萍儿看到白泽沛袍子有些泥迹,急的冲到铁栏杆跟前,抓着栏杆问了起来,看她的样子恨不得把栏杆给拉分开,好把她的头给挤进去。

白泽沛这才注意到林萍儿和白若竹来了,急忙起身走过去,“娘,我没事,你看我还是单间,待遇最好了。”

白若竹也盯着白泽沛袍子上的泥迹看,不由皱了皱眉头。

白泽沛知道瞒不过去,苦笑着说:“之前有犯人想打我,好在李大人已经将我跟他们分开了。”

“为什么打你?你又没惹了他们?”林萍儿瞪起眼睛叫道。

旁边狱卒敲了敲铁栏杆,凶巴巴的说:“小声点儿,否则就跟我滚蛋!”

林萍儿缩了缩脖子,再不敢喊叫了,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白泽沛,让他给个说法。

白泽沛叹了口气,说:“是大伯嚷嚷着是我告的密,所以那些人恨死我了。后来他又喊着是我指使他去买题卖题,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果然让我们猜中了,他还真是死性不改。”白若竹咬着牙说道,“自己做了这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还要推到你身上,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你们也别生气,钦差大人明察秋毫,会还我个清白的。”白泽沛说道。

可林萍儿却不放心起来,真是恨不得冲进去把白义博给砍死。

“二哥,你放心,族长爷爷那边我已经找过了,他被逐出了宗族,大家也把表态书签好字了。还有我那份进言书也会尽快找村里人签名,然后呈给钦差大人。”白若竹说道。

“辛苦小妹你们了。”白泽沛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他看着在大牢里吃苦,其实最辛苦的还是家人。

“你放心,白义博诬陷不了你。”白若竹看着他,目光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但白泽沛已经读懂了里面的含义。

“多小心,不要为了二哥犯险。”他沉声说道。

这时狱卒催促了起来,两人和白泽沛告辞,朝外走去。没走多久,白若竹就在关着白义博的牢门口停了下来。

“白义博,你不知道你已经被宗族除名了吧?不管你耍什么花样,你这辈子都完了,等着革去功名流放关外吧。”白若竹突然停了下来,冲着里面的白义博说道。

白义博本来坐在地上,听到这话蹭的站了起来,冲过来抓住铁栏杆喊道:“是你做的手脚,一定是你做的手脚!是白泽沛指使我做的这些,你又来害我,你们都是串通好的!”

果然死性不改,白若竹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意,隔着铁栏杆她怎么会怕白义博,而且就算面对面,她会的那些防身术也不是白学的。

她抬手突然朝白义博推去,白义博正使劲把脸朝两根栏杆里挤,好能伸手去打白若竹,却不想被白若竹推到脸上,差点就闪了脖子。

“看到你那种脸我就作呕!”白若竹冷笑着说道,“还有,你的小寡妇怕是很快要改嫁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孩子会喊别人爹,那孩子是不是你的还两说呢。”

这时狱卒不耐烦的催促起来,白若竹挽着她娘大笑着离开,而白义博气的拼命的摇晃牢笼的铁栏杆,嘴里骂个不停,结果惹来了另一名狱卒的鞭子,虽然鞭子是抽到铁栏杆上的,可到底打到了他的手,他痛的嗷嗷的惨叫,也老实了下来。

只是他并不知道,未来的日子里,他想老实都老实不了了。

僵局救援

僵局救援第三集

第0473章 被拦截!

原来苏若雪打算在这培训开始之前的前一天,去昆都大学去看看,当然,目的是韩玉彤提出的!

这和张志的要求简直是不谋而合……

叶尘想赖床都不可能了!

“你们先等等,我去交代一点事情!”叶尘看着两个妹子,顿时无奈的说了一句。

叶尘说完,转身就钻入到了古剑的屋子里面。

古剑看着叶尘,道:“怎么了?”

“有件事……需要你帮助!”

“你还会画画?”叶尘忽然诧异的看着桌上,原来桌上居然有着一个巨大的画,只是叶尘只是看了一眼之后就放弃了,这画工,简直是不能再差劲了,看起来好像是被古剑狠狠的蹂躏了一翻墨水一样……

总之就是奇丑无比……

古剑苦笑了一声,道:“我是在学画,只是学画和真正的绘画相比,实在差远了!”

叶尘点了点头,道:“嗯,我看出来了,现在我给你最后一味药,这些药材,对你的伤势恢复会非常好,另外就是帮我照顾一下这个宅院里面的人……”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谢婉青走了出来,淡淡的道:“不必要……”

“呃?为什么?”

“我也要跟着你一起去昆都大学,我需要去试音试装的,而晨曦要去上班,必须有人陪伴着,古剑先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高手,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他已经有了需要保护的人了!”

“所以我说我不需要古剑先生的帮助!”

“你要去昆都大学?”叶尘无奈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张志,张志耸了耸肩……

一行人两辆车,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向着昆都大学杀了过去。

叶尘和苏若雪都是在外地上的大学,在昆都,这还是第一次来到昆都大学。

“听说你买了豪宅在这附近?”

刚下了车,谢婉青看着旁边的叶尘,顿时淡淡的问了一句。

叶尘点了点头,道:“嗯,我给小若雪买的,这豪宅也是小若雪的,怎么样,羡慕吧?”

“不羡慕,我要自己买……”

“可惜没有人送!”

“我如果需要我想应该不会缺……”谢婉青淡淡的笑了笑。

叶尘顿时没脾气了,忘了这丫的其实是大明星来着,大明星要什么的话,会缺少这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叶尘抬头看了看昆都大学的门口,随后几人一起走了进去。

不过几人刚刚走入到了门口,就被保安给拦截了下来,保安看着几人,道:“很抱歉,先生小姐,出入需要学生证,还请配合!”

叶尘轻轻的咳嗽了一下,道:“我是参加医疗培训班的学员。”

“对不起,请出示学生证!”

卧槽,丢人了!

叶尘尴尬的回头看了一眼谢婉青,谢婉青走上前,笑道:“是这样的,我是谢婉青,是学院邀请来参加今天晚上的舞会的人,我需要进去一下,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这位大哥可不可以联系一下里面的人,放我们过去?”

“你们都来这里登记一下,另外就是我需要一点足以证明你们身份的东西……”

叶尘看着眼前的这货微微一愣,他妈的这货不是眼瞎就是缺心眼……

“哇,这不是大明星么?”

四周不少学生都看到了谢婉青,顿时围拢了过来。

“这个是谢小姐的专职保镖张志,我看过张志,好帅气哟!”

“就是呀,这张志跟着谢小姐这么多年,感觉谢小姐一直都是美艳动人,而张志却也一直那么帅气!”

“哎,这个男生是谁啊?”

“就是,这个男生似乎根本就没有在任何情况下出现过,难道是谢小姐的绯闻男友?”

“很有可能,你看他们那么亲密……”

叶尘无语了,自己隔着谢婉青至少有两个脚印的距离,他们居然说亲密。

叶尘顿时转身去拉着苏若雪,叶尘可不想自己稀里糊涂的就被冠上了所谓的谢婉青的追求者这么一个名号。

但是叶尘想不到的是,在叶尘刚刚伸出手的时候,谢婉青也手微微一动,然后不知道那个货居然哗啦一下子抓拍到了。

在视觉冲击之下,好像叶尘牵着谢婉青的手臂一样……

只是这些叶尘和谢婉青都根本就没有预料道。

“我们可以进去了么?这位先生!”叶尘看着看门的保安,顿时问了一句。

到现在叶尘也觉得有些恼火了!

整个昆都大学门口完全成为了菜市场一样的地方,而叶尘和苏若雪等人现在完全如同耍猴一样。

谢婉青的脸上的微笑也缓缓的消失了。

几人已经在这里等候了至少二十分钟。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会恼怒!

而且更让人可观的是,学校的大门口已经聚拢了数之不尽的人群,人群还在越来越大,最初只是一些学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迟,人流量越来越大……

有时候明星效应其实是非常可怕的,叶尘也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明星效应,但是叶尘绝对不想,也不愿意面对这种所谓的明星效应!

“这个,谢小姐,请稍等一下……有些堵车!”

“有些堵车,谁堵车了?”叶尘顿时恼怒了,如果不是这里有着这么多人群直接一巴掌砸了下去了。

“没有,没有,小姐请耐心的等候一下,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这货在面对凶神恶煞的叶尘的时候终于被吓到了,刚才叶尘只是微微一炸,这货居然说出堵车这个词语,这让叶尘心底有些活络了,难道,这货其实早就预谋好了,为的就是堵住了谢婉青的路,然后,让什么富豪大少爷来找谢婉青?

“这位先生,如果你觉得你看我们耍猴已经看够了的话,我觉得,你应该可以放我们离开了,感激不尽!”谢婉青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她也是被人来人往的人潮给挤的有些烦躁了,不少男同胞都想一亲芳泽,所以拼命的往里面拥挤。

“对不起,小姐,很抱歉,你们暂时还不能去里面,再等两分钟,可以么?”

这保安,似乎一直在看手中的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