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救护车

亡命救护车
  • 主演:杰克·吉伦哈尔,叶海亚·阿卜杜勒-迈丁,艾莎·冈萨雷斯,加瑞特·迪拉胡特,基尔·奥唐纳,杰克逊·怀特,奥利维亚·斯坦
  • 导演:迈克尔·贝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本片翻拍自2005年同名丹麦电影,功勋退伍士兵威尔·夏普(叶海亚·阿卜杜勒-迈丁 饰)为救妻子情急之下找到养兄弟丹尼(杰克·吉伦哈尔 饰)求助,却因此被卷入洛杉矶史上最大金额银行抢劫案。在脱身中出现的致命差池,迫使二人挟持了一辆载有一名垂危警察和一位顶尖急救专家卡姆·汤普森(艾莎·冈萨雷斯 饰)的救护车。在这场持久的高速追逐中,威尔和丹尼极力躲避全城警察的大规模搜捕、保证人质的生命安全、努力不对兄弟拔刀相向,同时完成这场洛杉矶有史以来最疯狂且惊险刺激的逃脱。

亡命救护车第一集

两人进了餐厅坐下,白夏点了一桌子好吃的,看的顾枭那个心疼。

“白小姐找我是有什么想法吗?”顾枭迫切的看着白夏。

是不是对做他的艺人有想法?

“嗯——顾先生不是说可以做个朋友么?我约朋友见个面,吃个饭,还要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白夏故意捉弄顾枭说道。

顾枭一脸痛心疾首。

啊,就是吃个饭啊。

心酸。

看样子是没戏了么?

就在顾枭垂头丧气的叹气的时候,白夏话锋一转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想法,顾先生不是皇家娱乐公司的经纪人么,如果顾先生能让我火起来的话,我就跟顾先生签约。”

“什么!”顾枭激动的一下站了起来,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

“前提是顾先生要保证能把我捧红。”白夏笑吟吟的说道。

“能,绝对能把你捧红,你条件这么好,不红就天理难容了!”顾枭情绪激动,“吃完饭,我带你去公司转转怎么样?先了解一下公司,合同之类的,我也可以给你看一下,我们可以谈一下条件。”

白夏点头。

顾枭话匣子一打开,就开始不停的说。

白夏听着顾枭的话,听的出来,顾枭是很有计划的人,他虽然还没有签下自己,但是心里早就有一套捧红她的想法了。

吃完饭之后,顾枭想买单,没想到白夏先掏钱买单了。

“刚才说好了我请你的,怎么能让你买单。”顾枭执意要把钱给白夏。

白夏拒绝了。

“既然我打算跟顾哥你了,以后还有很多要麻烦顾哥的地方呢。”

“那也不能让你买单,男人跟女人吃饭,当然得男人掏钱!”

“我们是经纪人跟艺人关系,不是男人跟女人关系。”

两人聊着走出了餐厅。

顾枭带着白夏去了皇家娱乐公司转了一圈。

“怎么样,皇家娱乐公司还是不错的吧,公司很大,艺人很很多,相对来说,资源也会比其他的公司多很多……”

“恩。”白夏点了点头。

后方,白雪正跟自己的经纪人聊着天,视线忽然落到了白夏跟顾枭的背影上。

“那不是那个最差经纪人顾枭么?”白雪饶有意思的看向了前方,“他身边的是谁,怎么看着有些眼熟?他手上还有艺人?听说他因为能力太差了,手上几个好艺人都被抢走了,连差的都跳槽了,公司都发话了,他要是再签不了一个能红起来的艺人,就要辞退他了不是吗?”

“这不明明白白的么,公司都快不要他了,他当然得卯足劲签个艺人进来,能骗一个是一个,这样他好歹才能有个饭碗不是。”白雪的经纪人嗤笑了一声。

“也是,不过那是谁,怎么越看越眼熟。”

白雪猛然之间一怔,这背影怎么像是白夏那个死丫头的。

“白夏?”白雪朝着前面走去,喊了一声,一只手搭在了白夏的肩膀上。

白夏转身,看到白雪也不意外。

白雪就是这家公司的艺人,她母亲沐蓝也是这家公司的艺人,在公司里撞见着母女两人都不算奇怪。

亡命救护车

亡命救护车第二集

第101章一切都OK

汤姆举着双手,很是张惶地道:“不,不要啊!钱先生,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做!”

“当然,我也可以不这么做,但是,我是有条件的。”

威廉道:“我知道你要什么条件,之前的事情,我们一笔勾销,我们也不会再找任何人的麻烦。”

“OK。”钱多多拍着他的肩膀,很是赞赏地道:“威廉先生,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嘛,难怪你在学术上能有这么高的成就。不过,我还要再加上一条,希望你们回去之后,好好地搞科学研究,把你们的脑子用在该用的地方,不要再打什么歪主意,特别是对我们华夏国。下一次再让我揪住你们的小尾巴,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了。”

“那,你是否应该把手机里的照片删掉?”

“你慌什么呢,谁知道你们这些老毛子讲不讲信用啊,到时候我跑到米国去脱你们的裤子多麻烦,你们就安安心心地在锦城旅个游,然后安安心心地回家吧,只要你们乖乖地听话,我保证,一切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威廉跟汤姆相互望了一眼,只得无奈地点点头。

钱多多将手机揣在屁股后面:“好了,事完了,大家该干嘛就干嘛去。”

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拉开房门一看,只见外面站满了人,林木森、芮成钢等等都在。

钱多多讶然道:“林院长,你们怎么还没走呀?”

林木森微微弯腰,恭恭敬敬地道:“钱先生,我们很担心您跟威廉先生他们谈论的结果,所以就在这儿一直等着。”

钱多多哦了声,转头用英语叫道:“威廉先生,汤姆先生,你们过来一下。”

威廉跟汤姆赶紧跑到了门边。

钱多多一把将威廉拉出来,搂着他的肩膀,对着林木森笑眯眯地道:“林院长,我们谈得十分友好、和睦,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大家一场误会,什么事情都没有。威廉先生,是吧?”

威廉点点头:“是的,我们跟钱先生聊得很好……”

钱多多脸色一沉:“喂,你叽哩呱啦的谁听得懂呀,用华夏语。”

威廉只得忍着气,用十分生硬的华夏语说道:“林院长,我们一切都OK了。”

汤姆也跟着用生硬的华夏语说道:“对对对,我们一切都OK了。”

钱多多满意地笑道:“林院长,你们听到没,我们一切都OK了。这两个老毛子就交给你们了,好好招待他们,我要回家了。”

说罢,抬腿就走。

林木森忙拦着他:“哎,钱先生……”

钱多多站住道:“干什么?”

林木森恭恭敬敬地道:“钱先生,您的医术这么高超,是难得一见的医学人才,我想聘请您到我们医院工作,担任我们中医专科的主任、针灸研究室主任、疑难重特大病学科带头人、特级教授……”

钱多多举手打断他的话:“林院长,咱们废话少说,你给我多少钱一个月?”

“十万。”

“你知道慕容雪给我多少钱一个月?”

林木森摇摇头。

钱多多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林木森疑惑道:“也是十万?”

钱多多摇摇头。

“难道是一百万?”

钱多多神秘地一笑,转身走了。

众人看着他的背影,眼里全是惊羡的目光。

芮成钢喃喃道:“天啦,月薪一百万,我们医院怎么给得起呀!这恐怕也是大华夏最高的工资了!”

林木森摇摇头,叹了口气,很是惋惜地道:“可惜啊卡惜,这么好的人才我们都留不住,我们跟丽人集团的经济势力差距太大了。”

另一个医生喃喃道:“月薪一百万是很多,可是要是比起他救了慕容瑞华的一条命,恐怕月薪一千万,慕容雪也舍得给。”

众人都点点头。

可是,谁又能够知道,钱多多伸出的一根指头,只不过仅仅一千块钱而已。

要是给他们说月薪一千块钱的话,谁也不会相信。

一群人说着话,倒是把两个外国专家冷落了,威廉又恢复了高傲的神情,叽哩呱啦地说了一通话。

林木森毫不客气地道:“威廉先生,请你说华夏语。”

威廉很是生气,只得用生硬的华夏语说道:“钱院长,我的肚子已经饿了,现在是不是该安排我们的住宿跟晚餐了?”

林木森没好气地道:“威廉先生,你要搞清楚,你们是孙万成请来的,又不是我们请的,关我们屁事呀。”

威廉跟汤姆还是把大概意思听懂了,两人气得直吹胡子。

芮成钢劝着林木森道:“老林呀,我们还是看在慕容雪跟慕容瑞华的面子上,招待他们一下吧。”

“那就随便给他们安排一下,让他们明天离开。”

林木森说罢,看都不看两个外国专家一眼,转身就走了。

其他人也都走了。

芮成钢看看威廉跟汤姆,不冷不热地道:“你们跟我来吧。”

说罢,抬腿走在前面。

威廉跟汤姆互相看一眼,无奈地摇摇头,跟在芮成钢的后面,低着头,像两只斗败的公鸡似的。

钱多多回到十二楼,慕容瑞华的病房前已经站了四个便衣特警,其中有两个是武广平跟武广安,丁小美背对着他,正在门口跟他们说话。

“美姐。”钱多多叫道。

丁小美转过身来,喜道:“多多,你回来了。”

钱多多点点头,礼貌地给两个老熟人打招呼:“武大哥,武二哥,你们也来了。”

武广平重重地拍着他的肩:“钱兄弟,想不到你不但功夫一流,医术也是一流,连植物人也能治好,这下子,你不想发财都难了,将来肯定有很多人找你治病的。”

钱多多摇摇头,淡然笑道:“我只是瞎猫遇上死耗子罢了,纯属运气,我没有读过书,连医师证都没有,哪里敢给人看病呀。”

武广安道:“钱兄弟,医师证算个屁,只要你有本事,哪里都可以开店。”

“呵呵,不聊这些,我暂时还没有兴趣当医生。这两位兄弟是?”

亡命救护车

亡命救护车第三集

这一场大战,沈逍虽说取得了最终胜利,但同样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过度的消耗,最后时刻完全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在大战。

这样的不计损耗,持续高强度的对战,对于身体来说,确实存在严重的损害。

但沈逍并不担心这个,因为他本身就是仙医,会医治好自己的损伤。

对于他的修炼和成长来说,都是非常有利的。

只不过,此刻也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太虚弱不堪,再也坚持不住,瘫坐在地上。

分身也受了伤,暂时不能让两大分身融合,那样只会更加让伤势严重。

只能先前往乾坤壶内进行养伤,为了不引起其他麻烦,分身悄然避开了火灵儿她们三个,找个安静的地方休养伤势。

就在本尊倒地的瞬间,宁珂快速奔跑过来,快速将他搀扶住,不至于跌倒之后太过于狼狈不堪。

看到宁珂出现在这里,沈逍先是一愣,随即轻笑道:“你怎么来了?”

话语有气无力,虚弱不堪,连脸上的笑容都十分牵强,看得出来那是强行挤出来的笑意。

宁珂内心一阵刺痛,将这一切都归咎于她的任性和不懂事。

如果当初不赌气出走,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对不起沈逍,都是我不好,差点害死你。”宁珂低着头,一脸愧疚之意,眼泪再次弥漫出来。

听到这句话,沈逍内心很欣慰,这是第二次听到宁珂主动低头认错,十分难得。

他这一次出来冒险相救,可以说值了。

而且,这件事本身他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

宁珂自小出生在大家族之中,大小姐的脾气,不是她想要的,而是一出生,在那样的环境之中长大,不自然就养成的这种脾性和处事习惯。

想要改变一个人的认知,哪有那么简单,得需要时间。

是他有些操之过急,也有些以自我为中心,强行要求宁珂接受他的意见,接受神族的存在。

说实话,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所以,宁珂此刻给他道歉,他也是无法坦然接受的。

这一切,不只是宁珂的错,他也有责任。

“宁珂,你不需要给我道歉,其实刚才的事情,我也有错在先,不该突然对你发脾气,说出那样的狠话。”

听到沈逍这句话,宁珂眼泪再也止不住的留下来。

她没有听错,沈逍居然给她道歉了,不仅没有怪她惹事,还将这一切的错误,揽到自己身上。

宁珂内心十分感动,也有一丝惊喜。

加上之前对于沈逍有了新的认知,曾经内心之中对于沈逍的怨言,顷刻间化为虚有。

这一刻的流泪,有那么一点点幸福的味道。

“好了,我们先不说谁对谁错了,我带你回去,好好养伤才行。”

不由分说,宁珂一把将沈逍搀扶起来,将手臂搭在她的肩上,搀扶着朝前走去。

沈逍苦笑不已,没想到两人闹了一出矛盾,引发这样一场危机局面,最后竟是以这样的场面化解。

不过也没有拒绝,任凭宁珂搀扶着他,一路返回山洞之内,服用丹药,恢复伤势。

这一次伤势绝对不轻,足足耗费了半个月,才完全复原。

若是没有极品疗伤丹药,估计没有个大半年,别想站起来。

生死大战,沈逍从中获得了极大好处。修为比之前更加沉淀,就仿佛一块挤干了水分的海绵一样。

再来修炼,那吸收仙灵力的速度,堪称恐怖,怎么都吃不饱似的。

修炼其实就像是海绵吸水一样,当达到饱和之后,再想要吸水,已经非常缓慢,这也就是修炼速度会减缓的主要原因。

需要停下来,将海绵之内的水分甩干,也就是修为沉淀的过程。

可以看做出,海绵之内的水分转移到一个瓶子里面,当水将瓶子装满之后,就是达到所谓的瓶颈期,可以尝试着突破提升层级。

这个沉淀的过程是非常缓慢的,因为海绵之内的水分,需要一点点的往外挤。

而为什么说生死大战,才是最快的修炼方式,就出在这里。

进行生死大战,就好比有一双手,紧紧握住海绵,使劲挤出里面的水分,放入瓶内。

这个速度可是快得多,而且会将海绵挤得非常干。

如此一来,重新修炼,干海绵再去吸水,那速度自然不言而喻。

修炼了五天时间,已经接近饱和状态,需要再次将海绵内的水分转移到瓶中才行。

沈逍果断停止修炼,起身伸展腰肢,活动一下。

这时,宁珂笑盈盈的走上来,询问道:“感觉好些了吗?身体还有哪些不适?”

这关怀的语气,还有担忧的神色,让沈逍觉得有些不再在。

怎么看都有点像是新婚妻子在为自己丈夫,送关爱一般,感觉非常别扭。

自从上次事情之后,感觉宁珂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虽说这是好事,毕竟谁也不喜欢见到一个总是耍大小姐脾气的人。

可改变之后的宁珂,总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两人处在一起,怪别扭的。

其实,宁珂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但沈逍是为了救她才受的伤,她担心对方也是真的,没有虚情假意。

如果是刚开始来到这里时,她肯定得兜着不放,绝对不会先主动开口询问。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两人不知不觉在这里生活了一个来月,很多事情都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他们的关系就是最好的证明。

沈逍尴尬的笑着,“其实已经没什么事情了,谢谢你的关心。”

宁珂脸色一红,低着头,不敢去直视他,“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受伤还不都是因为我吗。”

“也不能全怪你,那件事我也有责任,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不需要再自责。”

“不,不是这样的,我知道自己什么脾气性格。是我太任性,根本不听你任何解释,只认为自己是对的。”

“真的不能全怪你,细说起来,我也有直接责任,当时我说话确实很难听,你无法接受赌气出走,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不不,沈逍,你千万别这么说,我要是不赌气出走,就不会引发后来的危机,都怪我。”

“我……”

突然间,两人相互双眼对视,都在争抢罪责。

在四目相对的一刻,两人起先都一愣,随即都笑了起来。

沈逍笑的有些尴尬,宁珂笑的有些难为情,但都笑的很开心。

两人之间存在的那点小隔阂,也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相视一笑泯恩仇!

或许,就是如此注解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