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品芝麻官1980

七品芝麻官1980
  • 主演:牛得草,吴碧波,唐喜成
  • 导演:谢添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80
正值明朝嘉靖年间,一品诰命夫人严氏依仗在朝为相的哥哥严嵩的势力,纵容儿子程西牛在保定横行霸道,鱼肉乡民。自称二朝廷的程西牛意欲强娶民女林秀英,更狠毒地勒死其兄。奉定国公徐千岁之命来保定暗访的副将杜士卿刚巧撞见程家强抢秀英的一幕,双方一言不合,拳脚相向,致令恶少为家奴误杀。闻听儿子死讯,严氏恼羞成怒,发誓杀尽林氏全家。而秀英则在杜的嘱托下前去县衙告状。新任七品县令唐成刚正不阿,全然不惧诰命夫人及其背后势力的威风,定要将正义匡扶,混乱的乾坤扭转   本片根据豫剧传统剧目《唐知县审诰命》改编,并获1981年第4届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

七品芝麻官1980第一集

“给我灭了他们,不要留手!”圣白辰面目狰狞的下了这一个命令。

被一个小丫头给逼入这般境地,这一些无涯天的长老也是非常的愤怒,开始放狠招了。

“不行!必须干扰他们。”

楚九歌知道,她也必须出手了。

几道疾风倏地出现,卷起了无数雪花,笼罩住了他们。

紧接着,楚九歌拿出了帝魔弓。

与此同时周围出现了无数支冰箭,她用双眼锁定目标,以灵魂力操控这一些冰雪之箭射出。

“咻咻咻!”密密麻麻的冰箭袭来,犹如暴风骤雨一般,让他们感觉头大。

巨型雪人还在一旁趁机进攻,他们自乱阵脚,楚九歌锁定圣白辰,等着他露出破绽来。

圣白辰也是命大,每一次被血之箭伤了都有药,她便要看看他到底还剩下多少那种圣药?

机会,等到了!

一支暗红色的常见势如破竹般冲出。

圣白辰有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很快这一种预感应验了。

“噗!”的一声,一支暗红色的箭从他耳边擦过,留下了一道血痕。

刹那间,周围的鲜血消失,他急忙的拿出来药给自己用上。

不能慢,要是慢一点他估计半张脸都要毁掉,耳朵都要废掉了。

“楚九歌!”圣白辰阴着脸道。

有雪人和小金他们牵制住这一些人,楚九歌隐藏在暗中,利用自己的优势对他们进行偷袭。

一共两次伤到了圣白辰,顺便杀了几个长老。

这对于楚九歌如今的实力来说,这绝对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战绩。

“那一些雪人力量耗尽的时间要到了,对方还剩下这么多人,。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杀死你,准备怎么办?”小雪人道。

“正巧啊!我的灵力和灵魂力也全部都消耗完了,所以自然是跑啊!打不过他们,这里我们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难道还怕跑不过他们吗?”

给小金和黑焱它们灵魂传音,让它们趁机回来。

小雪人也给其他那一些雪人下了指令,刹那间那一些雪人全部都自爆了。

“轰隆隆!”一阵阵巨响传出,它们个头不小,自爆起来威力也大。

漫天白雪飘起来阻碍无涯天这一些家伙的视线,让楚九歌他们成功的溜走了。

圣白辰他们顶着一头白雪,像是头发全白了一般,不过如今他感觉自己是要被气白了头了。

他道:“楚九歌又跑了,追!赶紧追!”

不知道楚九歌往哪一边跑了,这冰天雪地的旷过的极冰之地,要找一个人何其的难。

“先修整,等阵盘能用了,继续追杀楚九歌。”

“是!”

圣白辰在休息,楚九歌此时也找了一个地方恢复灵力。

这里也是修炼冰雪之力的好地方,她给自己补充力量。

小雪人道:“那一些跟屁虫不会一直要跟着我们吧?”

“我想是的,除非他又挂一次,不然绝对不会罢休!不过有你们在,慢慢耗,我倒是要看看最后谁耗死谁?”楚九歌嘴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阵盘再一次感应到了楚九歌身上追命圣光的东晋,圣白辰迫不及待的道:“走!”

圣白辰他们没有阵盘在这里要找楚九歌,那完全跟无头苍蝇似得,但是楚九歌跟他们完全不同。

她拥有不朽生命之瞳,在圣白辰他们距离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她已经发现了。

那么,她自然要做好伏击他们的准备。

又是一番交手,他们不知道楚九歌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巨型雪人?这玩意太难对付了。

楚九歌继续负责暗袭,正好黑焱偷袭了一个老家伙,火焰烧的他惨叫,让他露出了致命的弱点。

楚九歌目光冰冷的锁定了这家伙,就先从他开始了,一个个慢慢来!

“噗!”致命的弱点露出来了,那么他可没有他们家圣子那么好运。

正中红心,一击致命,瞬间变成干尸。

其他无涯天圣殿的长老大骇,明明被下了追命圣光的楚九歌才是他们的猎杀目标,如今却有一种成为她手下猎物的感觉。

她的瞳术,她的箭术,还有她的速度和隐匿手段发挥到了极致,并且利用了极冰之地的特殊情况,让他们的追杀数次失败。

每一次楚九歌灵力和灵魂力耗尽了之后,她便撤退!

他们追杀无果,只能靠着阵盘的指引找到楚九歌。

“圣子,我们已经在那一个女人身上损失了太多人手了。她对这里极为了解,还可以控制那一些雪人,我觉得我们继续追杀下去也是损失我们的人。”

“我们的丹药也损耗了不少,圣子的圣药也没剩下多少了。为了圣子的安全着想,我们还是先回去!此事我们需要跟圣主从长计议。”

若是以前,他们也会想不到一个少女能把他们逼到这般地步?

然而圣白辰不听劝,他铁定心了要杀了楚九歌。

“不!这一次,她必死!”他沪指的道。

楚九歌的成长,他看在眼里。

从之前在那一个秘境初次对上,到如今还没过多久时间,她的实力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继续成长下去,否则他会成为跟幽冥殿的鬼王那般的强大威胁。

更重要的事情,他咽不下这口恶气。

“你控制雪人也很疲倦了吧?”楚九歌问道。

“当然!你以为谁像你这样的变态,恢复的那么快!”小雪人道。

楚九歌不止自己恢复的快,还有各种高品的丹药。

小雪人不是人类不能用丹药,她自然帮不上忙。

她有了另外的想法,“小雪人,你对这里熟悉吗?这里有什么厉害的妖兽吗?先别动用雪人了,让妖兽们陪他们玩玩,你正好歇息一下。”

“有雪的地方,就是我的眼睛,你说我会不知道吗?”小雪人的语气之中带着一点点小骄傲。

“好!接下来,我们开始二计划!”

“吼吼吼!”楚九歌把他们引入了一群妖兽群之中,然后隐匿了自己的身形。

这是一种极为凶残嗜血的妖兽,本来在冰天雪地的地方很少有食物,它们很饿!

如今圣白辰他们这一系诶人,对于这这样的妖兽来说无疑是最美味的食物了。

它们蜂拥而至,无涯天圣殿的一些人脸色极为的难看。

“该死!我们被楚九歌算计了!”

七品芝麻官1980

七品芝麻官1980第二集

这一月的时间,萧蜻蜓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慕夜辰已经数不清自己有多少晚独守空房了。

今晚他又一个人坐在餐桌上。

下午的时候明明她就说了,今晚一定早早回来的,可是又食言了。

他不耐烦的看着手腕的手表,已经九点了,起身从椅子上离开,走到玄关处拿了外套,换了一双鞋就离开了家。

这一边,萧蜻蜓正坐在KTV的包间里,她从不参加应酬,可这是他们公司的庆功酒会。

这些日子,她凭着出色的领导能力带着顾氏集团重新步入了正轨,现在在整个华夏,提起她萧蜻蜓和她手下的六朵花,男人们都甘拜下风。

男人们更是为了见到她们几个真人,一掷千金。

只是她们不是有自己的家庭就是有了爱慕的对象,对那些疯狂追求着她们的男人,熟视无睹。

她还好一点,基本上没人敢惹她,因为她的身上已经贴上了慕夜辰女人的标签。

在华夏,慕夜辰女人几个字那就是通行证,根本没有人敢动!

当然也有些个别的不怕死的,给她送花送东西什么的,不过都被慕夜辰给教训了一顿。

像白冰冰,许青衣,慕安安,宁心儿,还有南溪和叶迟暮几个人,追求者为了能够得到她们的放心,可谓是各种合作案子往顾氏甩!

也正因为如此,顾氏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迅速的崛起。

“嫂子,你快出去吧,我哥来找你了!”慕安安一边跳着舞,一边朝萧蜻蜓喊着。

“他来了?”萧蜻蜓皱了皱眉,她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他出来找她了,一想到自己当初答应他的,每天晚上五点之前一定到家的事情,愧疚一下涌上心头。

将一张卡甩给慕安安之后,迅速的拿着包包出了门。

慕夜辰半倚在包厢的门外,一见她出来,他不由的来火,“答应陪我吃饭,倒是答应的勤快?”

知道是自己做错了,萧蜻蜓将头垂的低低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对不起!”

慕夜辰向发火,可是又不忍心。

他走过去牵起她的手,“好了,回家陪我吃饭!”

萧蜻蜓一惊,“你还没有吃饭?”

“我想等你一起吃!”慕夜辰单手拥住她的身子,带着她往外走去。

一回到家,萧蜻蜓就开始热菜。

将菜全部热好之后,她给慕夜辰和自己各盛了一碗饭。

慕夜辰吃了一口饭,便抬起头来看向她,“我考虑要不要让你出去工作了?”

此刻他开始怀疑当初自己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现在她成了华夏的风云人物,而自己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却变得越来越少了。

就算是现在她回来了,一会也会让他先去睡觉,她说还有工作。

“慕夜辰,你不能那么做!”萧蜻蜓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慕夜辰,“我知道是我最近太忙了,忽略了你,现在好了,我手上的案子已经完满结束了,从明天开始,我就可以早点回家来陪你了!”

“这个案子是忙完了,那下面再有案子呢?”慕夜辰不温不火的说道,“萧蜻蜓,你自己说过的,我才是你的工作,难道你都忘了吗?”

慕夜辰觉得自己都快成一个怨妇了。

在她的眼里,工作就那么重要吗?

他们的钱就是几辈子不出去也够用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

一瞬间没了胃口,丢下手中的筷子,上了楼。

第一次,他跟萧蜻蜓赌气。

他离开了,萧蜻蜓自然也吃不下去了,将东西全部端到厨房里倒掉,收拾干净之后,也上了楼。

慕夜辰已经洗好澡了,他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着。

看了他一眼,萧蜻蜓拿着睡衣去了洗手间。

等会,她可要好好的哄哄他。

只是她才刚进洗手间,慕夜辰的眉头就皱成了“川”字。

随后他的手捂在了胃部。

那里此刻正绞着疼。

他强硬的咬着牙,闭上眼睛想要睡觉,可是那种尖锐的疼痛根本是他无法忽视的。

没一会,他的额头上就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怕萧蜻蜓发现,他赶紧下床用纸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然后上床继续假装睡觉。

萧蜻蜓出来,头发上还在滴着水。

她踩着拖鞋站在慕夜辰的身旁看着他,如果是以前的话,他看见自己的头发上滴着水,一定会拉着她替她吹干的,可是现在他却生气了。

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之后,转身走向了梳妆台。

怕吵醒慕夜辰,她把吹风机拿到了洗手间里。

听着洗手间呼呼的吹风机响的声音,慕夜辰再次睁开了眼睛。

因为胃疼,他的眼睛里不满了血丝。

终于萧蜻蜓吹好头发从洗手间里出来了,她将东西放回原处,然后上了床。

和每天晚上一样,她上了床,就抱住了慕夜辰的身体。

只是今晚的她格外的粘人,一个劲的往慕夜辰的怀里拱去。

当她的手碰到慕夜辰的胸膛时,吓得立刻抽回了手。

此刻慕夜辰身上的温度低的不行,跟以前的温度一天一地的差别。

萧蜻蜓发现了他的异样,迅速的抱住了他,紧张的问道,“慕夜辰,你怎么了?你的体温为什么会这么低?”

慕夜辰微微的睁开眼,看着她,才刚张最想要说自己没事,可他的体内却又一股热流往外涌来!

他立刻将头垂到床边去,下一刻只听“噗嗤”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萧蜻蜓愣住了,有那么两三秒钟,她才反应了过来,抱住慕夜辰的身体,哭着,“慕夜辰,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她的手摸着他满是血的脸,“对不起,我错了,我听你的话,我不去上班了!”

哭的泣不成声。

慕夜辰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无力的说了句,“我没事!”然后就跌回了床上!”

“慕夜辰……”萧蜻蜓扑在他的身上,前所未有的恐惧沾满了她的整个心头。

次日————

慕夜辰一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医院,看了一下周围,寻觅着萧蜻蜓的身影,只是寻遍了整个病房,除了一个正在给他调节着吊瓶的护士,什么都没有。

PS-----

今日一万字更完,凌晨继续,么么哒!

七品芝麻官1980

七品芝麻官1980第三集

肛门偏左静静的看着叶含笑,他没有死,更没有重伤,只是简简单单的被叶含笑一拳打出了擂台。

叶含笑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无奈的笑道,“看来八级内气的高手是没有那么容易重伤的。”

“怪就怪你没有达到八级内气,不然我现在肯定起不来。”肛门偏左擦去嘴角的血丝说道。

“哦?那你要不要再让我打一拳试试?”叶含笑戏谑的说道。

肛门偏左当然想再上台跟叶含笑打过,因为这是杀叶含笑最好的机会,可惜掉出擂台的他已经没有资格再上场了,所以只得冷哼一声离开场地,这一战他轻敌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出来。

“各位,碍事的人已经走了,咱们继续?”叶含笑笑眯眯的看向其余的参赛者说道。

“那就得罪了!”

说完一个华夏人首当其冲,叶含笑之前的赛事他都有关注,再加上他刚才看到叶含笑一拳就将肛门偏左给打出了擂台,所以对叶含笑特别谨慎。

有一个人带头了,那剩下的人自然就跟上了,叶含笑突然变的谨慎起来,这些人比之前的要强上不少,平均都有六级高级的实力,看来应该都是排行前几佣兵团里面的高手!.

十九个高手几乎将叶含笑围的水泄不通,所以叶含笑采取了之前的战术,完全放弃防御直接进攻,能一拳干掉对方绝不用第二拳。

叶含笑的强大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很多人都拳头都轰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根本起不来多大的作用,叶含笑靠着七级巅峰的内气,再加上足以硬抗八级内气的肉体在十九中来去自如,只是这些人全部都是高手,所以在保留实力的情况下叶含笑打的还是非常吃力的。

“我觉得含笑的肉体有些不对劲!”观众席上高瑟说道。

“是非常不对劲,他的肉体没有用内气防御,却能够承受那么多次的攻击而一点事没有,甚至之前肛门偏左的一拳轰在他的身上也没有反应,难道他回国之后有了什么奇遇?”狂舞疑惑的说道。

“论实力肛门偏左应该在含笑之上,他输就输在大意上,又或者含笑一直在保留着实力。”高瑟淡淡的说道。

此时在擂台上还剩下十个人左右,叶含笑也气喘吁吁,剩下的人也都不好过!

“七大罪就是七大罪,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占据优势!”其中一个参赛者敬佩的说道。

“你们也不错,如果我不拿出全部实力的话估计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赢你们了!”叶含笑笑着说道。

“什么,你还保留了实力?”

叶含笑这一番话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强大的肉体防御,再加上七级巅峰的实力,居然还有保留?难道七大罪都是非人类吗?如果真是这样那炼狱的综合实力应该超过排行第一的上帝之子了吧?

“看来这些年我们都小看含笑了!”大帝双手环胸淡淡的说道。

“但他的实力已经超乎我们想象太多了,这不科学!”高瑟说道。

“难怪当初团长会亲自邀请他加入炼狱,当年还是一个愣头青的他,这三年来已经把我们都甩了好几条街了。”狂舞妩媚的说道。

此时,叶含笑深吸一口气,八级内气全面爆发出来,虽然没有肛门偏左的内气那么磅礴,但足以震惊全场!

剩下的参赛者都惊恐的看着叶含笑,七级巅峰再强那也属于七级内气的范围,但超过七级达到八级内气的话,已经是另一个层次了,要知道十个七级巅峰也只能勉强战平八级内气。

为什么八级内气和九级内气都是一个坎?因为六级巅峰跟七级初级相差不大,但是只要到了八级内气,实力就是成倍的增长,所以原本已经超过他们一截的叶含笑,如今又将距离拉开了。

“各位,对不起了!”

叶含笑自信一笑,然后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接下去几秒钟是单方面的残虐,没有一个人能够跟的上叶含笑的速度,所以只要他们眼前一闪,就会一阵吃痛,然后身体不直觉的飞到擂台之外。

观众席上的人出奇的安静,因为他们连残影都看不到,不过他们却对七大罪有了新的认识,很多原本只是害怕七大罪的他们现在已经改为了敬重和崇拜!

“看来含笑为我们七大罪提高了不少名气,不过也误导了不少人!”狂舞看着周围狂热的观众说道。

“应该是团长的意思,不然含笑不会为了名气把实力都暴露出来。”大帝猜测道。

“说到团长他没有来吗?”狂舞问道。

“他说会来,而且是以真面目示人,不过我也没见过团长的真面目,所以我也不确定哪一个是他!”大帝摇头说道。

“既然他来了,佣兵大会期间或者过后应该会跟我们见面的!”高瑟说道。

此时叶含笑喘着大气一个人站在擂台上,这是他伤后第一次使用全力,所以身体多少有些吃不消,不过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他直接打进了第两百层,正式成为天空之城的高手参赛者之一,只要再赢过四十个参赛者就能获得挑战最后九层的层主权利。

叶含笑成功之后赵灵儿的比赛也开始了,不过她并没有直接挑战到两百层,而是到一百九十层,毕竟她没有叶含笑那么变态的实力和逆天的运气。

在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比赛后赵灵儿成功打进第一百九十层,但打的非常吃力,而且她还不敢使用绝招,不然怕是整个楼层可能都会坍塌。

对于赵灵儿的表现很多人都认为她是在保留实力,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有少数同等级的高手非常疑惑,疑惑为什么同是七大罪的成员,实力却不在一个等级。

赵灵儿的比赛完了之后已经五点多了,所以几人直接奔向饭店吃了起来!

“含笑,你倒是隐藏的挺深啊,”就在这时狂舞出现在叶含笑他们面前似笑非笑的说道,而他的身后剩余的五个七大罪都在,可能他们也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狂舞姐,你们误会了,我是回国之后才成长起来的。”叶含笑说道。

“回国之后?那也只有半年左右的时间,你嗑药了?”狂舞诧异的问道。

“你才嗑药!”叶含笑翻个白眼说道,“我这是靠着一些机遇才有现在的成就!”

接着叶含笑把回国之后的事情告诉了狂舞他们,包括追查变异药剂甚至李博士研究的精神药剂事件都一一说了出来,不过却省略了自己家族的事情,比如圣龙玉佩,还有三大战斗模式,以及自己是史上第一个可以内外双修的人。

对于精神药剂狂舞他们都是知道的,毕竟事情闹的很大,甚至出现了多个国家的高手,不过对于一个昆仑山的女孩能够秒杀神级阴阳师,而是还是十级内气的阴阳师大家都实实在在的震惊了,放眼望去全世界能够达到十级内气的人有几个?使用外气就能秒杀?真是太狗血了!

在这之前他们跟叶含笑一样从来没有听说过外气这东西,但当他们知道先修内气之人是不能再修外气不免有些失望!

“看来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少的可怜啊,一个会外气的人就能秒杀十级内气的高手,我们这么努力有什么用啊!”赵灵儿感叹的说道。

“其实不用这么悲观,我爸说了,世界上有很多变强的方法,内气和外气都是最普通的两种而已。”叶含笑说道。

“哦?那你爸有没有说还有那些方法?”赵灵儿眼前一亮问道。

“这个倒没说,只是让我们自己去摸索,创造永远比跟学来的强!”叶含笑认真的说道。

“说的真容易,你来教我创造看看?”赵灵儿说道。

“额….我可以教你生孩子!”叶含笑羞涩的说道。

“滚,跟我姐生去!”

“对了含笑哥哥,我有个疑问,你的肉体防御为什么那么强?”这时沐沐开口问道。

沐沐这一开口,原本想要离开的狂舞他们都看向了叶含笑,他们都好奇这是怎么一回事,但基于互相尊重所以一直没好意思开口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

“这…可能是我吃了李博士用我的血做出的精神药剂吧,也是因为这样我才成功突破七级内气达到八级!”叶含笑顿了顿随口说道,反正他们都没吃过精神药剂,而且就算吃过也不知道用血液做出来的药剂会有什么样变化,况且自己确实是吃了这药剂成功达到八级内气的。

“精神药剂还有这种效果?怪不得还没公开就引来那么多人抢夺,可惜现在李博士被国家招进了中科院,不然我也会去找他要点吃吃!”赵灵儿可惜的说道。

“毕竟是药剂,其实跟变异药剂没什么区别,一个可能会变异一个不会而已,想要变强还是得靠自己!”叶含笑装模作样的说道。

“去死吧你,自己吃了变强了反而让别人不吃!”赵灵儿怒视着叶含笑。

“嘿嘿,关键现在想吃也吃不到不是?”叶含笑灿灿的笑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