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先锋

绝地先锋
  • 主演:于滨,王天野,马晓云,于柏林,蔡宁,郑嘉坤
  • 导演:张馨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刘忠将军,1906年生于上杭县才溪镇才溪村。1927年参加才溪区农民协会,1929年参与领导才溪农民暴动,同年入党并参加红军,为新中国的成立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电影《绝地先锋》是以刘忠将军战斗事迹为素材创作的。

绝地先锋第一集

蛇仔洪这一站起来,最近几天,监仓里新进来的四个临海本地的犯人竟然也跟着站起来了,这其中,就包括身高两米零三的盗墓贼杨正高。

虎九一看就明白了,冷笑道:“行啊蛇仔洪,这是早就串联好了是吧?以为来了新帮手,就能和我叫板了是不是?看你们一个个的,虎爷要是不修理你们,你们就不知道疼,来呀,要不你们五个一起上,真以为来个身高两米的我就怕你们了吗?”

虎九说罢,从板铺上面鱼跃而起,大汗脚和瘦猴子也把两本小说一扔,跟着虎九站了起来,而监仓里剩下的六个外地老犯,此时也向虎九的身边靠拢。

以虎九为首的外地的九个人站在了一起,虎九扭头看了楚阳一眼,眼神中还是有些忌惮。

楚阳坐在头铺上眯着眼睛,不慌不忙的掏出香烟来点上了,他想看戏。

这个监仓里,虎九刺头,老古怪异,新进来的四个嫌犯,竟然三个脑子都有问题,楚阳心想你们打吧,最好打的狠一点,然后老子就有理由换仓了。

当然喽,楚阳不想管,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觉得吧,蛇仔洪这边儿虽然只有五个人,但是未必会吃亏。

毕竟有个身高两米零三的杨正高呢,这小子打架,应该四五个人都弄不过他,而且蛇仔洪也早就名声在外了,如今虽然年纪大了,不过打架也应该比一般人强得多。

只要蛇仔洪不吃亏,楚阳是不会插手的。

楚阳气定神闲的抽烟,二铺的老古也没动。

这人坐在铺上闭目养神,连眼睛都没睁开。

老古这个状态,就好像高僧打坐入定了似的,压根儿就好像没听见监仓里的争吵,至于两边怎么打,似乎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楚阳隐隐觉得,今天的老古似乎不大对劲儿,因为上午虎九打宫雪健他就没阻止,下午要打群架了,他还是装作看不见。

依着老古的秉性,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站出来打圆场才对吗?他怎么突然就不管了呢?

这短短的时间中,监仓里的火药味急剧猛增,虎九方面的九个人虎视眈眈,这些外地来的嫌犯心很齐,只要一打架就会拧成一股绳。

反观蛇仔洪方面的五个人,人数上有些吃亏,真正能打的应该只有蛇仔洪和杨正高。

蛇仔洪年纪大了,但是身手还算入流,再加上壮的跟牛一样的杨正高,还是有一拼的。

楚阳预估着双方的实力,这场打架的好戏,在枯燥的看守所中反而更像是一种乐趣。

几个呼吸的功夫,蛇仔洪刚要动手,可是异变陡生,刚才被虎九把鼻子打出血的宫雪健,却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了,他摸了摸脸上的血迹,便娇滴滴的喊起来:“血呀,血,哇呀呀,我爸打我都没这么狠,你们太欺负人啦,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宫雪健是真的被揍急了,抹掉了脸上的血迹便向虎九扑去,打架他肯定不行,不过他会咬人!

弯着腰,两只瘦小的手臂一下子抱住了虎九,宫雪健张开嘴就奔着虎九的腰眼儿咬去了,这一口咬下去,疼得虎九一阵哆嗦,连冷汗都下来了。

虎九也被咬急了,猛地将宫雪健推了出去,低头一看,腰眼儿上已经被咬出血来了。

“尼玛呀,虎爷今天废了你!”

虎九目眦欲裂,抡圆了胳膊就往宫雪健的脸上砸,一旁的大汗脚和瘦猴子这一群人也围了上来,将刚刚冲上来的蛇仔洪和杨正高几个人给挡住了。

这一耽搁,宫雪健可就被虎九给打惨了,劈头盖脸的一阵拳打脚踢,打得宫雪健‘娇吼’连连,虎九一边打一边骂:“什么东西呀,临海就出人妖吗?草,来呀,叫个床给虎爷听听呗!”

虎九这几脚踢的极狠,眼见着宫雪健哀嚎的声音越来越小,而蛇仔洪他们五个人,竟然愣是冲不上来!

楚阳都看不下去了,他突然发现,那个长得人高马大的杨正高,怎么打架这么菜呀?

楚阳本来觉得吧,杨正高起码能扛住四五个人才对,可是,这小子刚刚被大汗脚跳起来打了一拳鼻子就开始挨不住了,一声惨嚎就被揍得连连后退。

大汗脚乘胜追击,瘦猴子跳到了床铺上,伸出五根手指去叉杨正高的眼睛,杨正高又是一声惨嚎,捂着眼睛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卧槽!

楚阳暗骂了一声,他真没想到,竟然大汗脚和瘦猴子俩人,就能把人高马大的杨正高给收拾了,这玩意也太丢人了吧?

一旁,那个自称‘神’的男人在劝架:“不要打,不要打,你们都是神的儿子,你们是兄弟呀!”这老头儿说着,自己反而跑到墙角躲着去了。

一转眼杨正高就被打倒在地了,临海的其它四个人,除了蛇仔洪能支撑一会儿之外,其余三个人也被揍得连连后退,而虎九还在猛踢宫雪健的头,眼见着这个娘娘腔已经招架不住了,连哀嚎的声音都小了许多。

楚阳知道,自己再不出手肯定要出事,按照虎九这个打法,宫雪健得被他给打死。

他不敢迟疑,手上的烟头往地上一摔,站起身来直奔虎九去了。

这个时候,二铺的老古终于把眼睛睁开了,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冷光,似乎有什么阴谋终于得逞了的样子。

老古的表情楚阳已经看不见了,他直奔着虎九走去,一脚踹在虎九的屁股上,将这小子直接踢出去三四米。

虎九翻翻滚滚的飞出去,又将一直在打杨正高的大汗脚和瘦猴子给砸趴下了,楚阳瞪眼怒喝:“打完了没?临海的地界儿,你们也敢猖?”

虎九从地上爬了起来,揉了揉屁股怒瞪楚阳,冷笑道:“怂逼才不猖呢!”

楚阳一眯眼:“要猖你也得有那个本事!”

虎九骂起来:“南霸天,我草拟妈!”

大汗脚也说:“姓楚的呀,今天打架,那是我们和蛇仔洪的私人恩怨,这个梁子你没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结下了,本来跟你没关系,最好别插手!”

楚阳伸手将宫雪健从地上扶起来,眯着眼睛对大汗脚说:“我如果非要插手呢?”

大汗脚说:“那我们连你一起打!”

虎九也怒道:“都说南霸天牛逼,一个人能打几百人?卧槽,这牛逼吹的,我咋就不相信呢?临海的牛都让你给吹死了吧?”

“试试不就信喽?”楚阳一阵冷笑。

绝地先锋

绝地先锋第二集

夏笙暖小手已经拎起了一根羊排,啃了一口道,“臣妾都说会影响心情的,皇上非得要看,要不是臣妾机智聪明,怕是早就滚下山涧喂野狼了。”

宫非寒一把掐过她的小脸,上上下下审视了一遍,“有没伤着?”

夏笙暖正想说没有的,眸子骨碌一转。

忽然抬起自己的小手指道,“有,伤着了,皇上您看,臣妾的手,都流血了嘤嘤嘤……”

听说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男人看向她的小手,没看见流血,只看见油乎乎。

夏笙暖立马将小手往身上擦了擦,然后再往他面前伸,努了努小嘴道,“喏,皇上,看见了吗,就是小拇指那里,臣妾都流血了,可得好生补一补,这只鸡腿,臣妾就吃了吧。”

夏笙暖说着,另一只小手果断的把烤鸡腿直接给拎到了自己的手里。

林公公:“……”

眼抽抽。

恕他眼拙,还真是不知娘娘伤在了哪里,娘娘不会是找个借口吃鸡腿吧?

不过,敢伤娘娘者,该将人剁成鸡腿。

耳聪目明的宫非寒,看了好一会,才看见她的小拇指上褪了一块指甲盖般大小的皮。

俊脸上的阴云密布消散了一些。

大手抬起,食指和大拇指拎起她的小手指,一下一下的轻轻摩挲着。

这女人,都差点被人陷害了,她竟也没心没肺的只顾着吃!

还顾着赚银子!

要是他没问,她是不是还打算藏着掖着!

宫非寒念头至此,实是恨不得要揍她一顿。

夏笙暖看男人一下一下的揉着自己的小手,眸光却阴沉沉的盯着自己,“咕咚”一下吞掉了嘴巴里的肉,弱弱的问,“皇上,你干嘛?”

不要这样看她啊!

这样看她,她还要怎么吃肉!

再这样看她,她她她,她可就要吃,吃美男了……

“为什么不说?”宫非寒忽然沉冷一句。

“没什么好说的,这事情做得隐秘,压根找不到人,臣妾下次小心些便是。”夏笙暖低低道。

纵然他是皇帝,也不是万能的,这事情,确实不好调查。

虽然她怀疑是淑妃,可是没有证据,她也不能说。

就说刚刚太后月匈闷事件,哪怕淑妃的嫌疑最大,没有十足的证据,也是不能将人定罪的。

更何况,淑妃的母族在朝中还挺有势力的,爹爹是工部尚书,兄长也在军中任要职。

哪像她啊,地里的一棵小白菜,没人疼,没人爱……

宫非寒知道,她要长长久久站在自己身边,必须得是强大的,不然,吃人的后宫会把她吃得渣都不剩。

哪怕自己全心全意护着她,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护得住。

就像今天,哪怕离开他身边一会功夫,她就能被人给盯上了。

可是,她如此玲珑剔透,什么事都一个人处理得妥妥当当,差点丢了脑袋却坚强得仿若没有受过任何委屈的样子,又让他心里堵得慌。

大手一抬,扣着她的小脑袋,一把将它摁进了怀里。

夏笙暖被摁得猝不及防,手上还举着鸡腿,蹭了男人一身的油。

一旁的林公公:“……”

绝地先锋

绝地先锋第三集

她又是一个趔趄往前冲的时候,雷子琛及时地扣住她的腰,她撞进他的怀里,抬起头,就看到他在昏暗的路灯下沉寂幽深的双眼,安然凝望着他,忽然感到一阵晕眩。

不是身体不舒服的晕眩,而是意乱情迷中的晕眩。

一滴冰凉的水落在她的额头,安然忽闪了下睫毛,然后听到有人喊起来。

“下雨啦,下雨啦!”

音乐声骤然停了下来,本拥挤的广场,人群渐渐散去,没一会儿就空荡起来了。

安然的手忽然被拉起,她来不及问他要做什么,雷子琛已经牵着她的手迈开长腿小跑起来。

一滴滴的雨水陆续落在她的脸上,安然跟着雷子琛跑在路上,等他把她拉进一个屋檐下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下的淅淅沥沥,雨水溅湿了他们的鞋尖。

?安然仰头看着雨帘,肩上突地一沉,一股暖气袭来,雷子琛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他单穿了薄毛衣,黑发有些被淋湿,目光却格外清亮。

夜里的气温本来就不高,现在下雨又起了风,便格外的冷。

安然看着穿着单薄的雷子琛,便想要将外套还给他。

可是雷子琛一下子看懂了她的动作,在肩头按住了她的手,“好好披着,我的抵抗力可比你好多了。”

安然仍旧有些担心,雷子琛却突然低头,看着那双溢满了关心的桃花眸子,他眸光渐深,缓缓的低下头。

安然的眼睛睁得很大,却也没有躲闪,任由男人的唇畔贴上了自己的。

两个人只是轻轻的贴了贴唇瓣,片刻之后,雷子琛便放开了她,他笑着,伸手揉了揉她湿漉漉的头发。

刘海挡住了视线,安然已经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他带着笑意的声音,就清晰的响在自己的头顶——

“傻丫头……”

雨差不多下了半小时才停。

安然站在单元楼下,看着雷子琛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才转身上楼。

“安然。”一道柔美而带着倨傲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安然循声看去,两道强烈的车灯让她下意识地抬手遮住眼睛,一辆跑车停在单元楼边,车门打开,一道蔓妙的身影出现在车边,然后车门被重重地合上。

安在昕穿着白色的雪纺裙,外搭着小坎肩,秀挺的鼻梁上架了副墨镜,化着精致妆容的五官找不到岁月的痕迹,及腰的卷发被扎成马尾随着她迈步在身后轻轻地晃动。

这样的一幕若是叫别人看了去,应该没人会觉得她们两个人是母女吧?

安然看到安在昕有些讶然,但随即就明白过来了,叶云天回来了,安在昕出现在这里就不奇怪了,如此一想,安然眼底不由地染上一抹嘲讽。

安在昕看着安然一身湿漉,拧起黛眉:“你怎么搞的?就不能斯斯文文像个女孩子吗?”

“有事吗?有事就直接说了吧,你二十四年都没关心过我跟安齐,现在也别凑上来,做出一副妈妈的样子来。”

安然说完就要朝里走。

“这是你对母亲说话的态度吗?”

安然转头,看着安在昕,冷冷道:“我以为在游轮上我们已经断绝关系了。”

安在昕过了几秒才望向安然道:“叶氏设计图泄露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做过?”

“你是以什么立场来问我工作上的事?”

安然淡漠地问:“我的母亲?还是叶云天的情人?如果是我的母亲,那么我无可奉告,没有父母会不相信自己的孩子,如果是叶云天的情人,我的答案是没有。”

安在昕一怔,随即嗤笑,双手环胸:“怎么?被叶晟唯抛弃后就变得愤世嫉俗了?”

安然冷冷地注视着安在昕。

“不过,刚才送你回来的那个男的看上去也不错,只是太黑了,看不清脸,但是看车子和背影,倒是不比叶晟唯差什么……”

安在昕抬手拨了拨鬓边的几缕碎发,似笑非笑地瞟了眼安然:“反正你还年轻,可以考虑再嫁一次。”

“我当然还要再嫁,总不能步你的后尘。”

安然轻描淡写地反驳。

“你!”

安在昕扬起手就要朝安然脸上扇下一巴掌。

?安然看着恼羞成怒的安在昕,挽起唇角:“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因为我遭受那些无谓的痛苦,哪怕我以后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也会把我全部的爱都给他。”

“安然,你现在是在指责我这个做母亲的不负责任吗?如果我从小溺爱你,你现在又会变成什么样?难道你觉得那样你还能像现在这样独立自强吗?”

“你的意思是,我真应该好好的感谢你,从小把我和安齐两个人丢下来,那么残忍的对待我们?”

安然红了眼圈,别开头:“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安在昕没有离开,站在原处,平息着自己上下起伏的胸口,转头重新看着安然:“我当初就警告过你,让你别高攀叶晟唯,是你自己不听,现在怪得了谁?”

安然不想再跟她争执下去,抬步就要上楼。

“刚刚那个男人,就是报纸上说的那个雷子琛?”安在昕在她离开之前,又出声问道。

安然愣了愣,忽然笑了笑,“你别多想了,人家的父母很恩爱,根本没有可能给你留位置!”

“恩爱?”安在昕似乎没在意她的嘲讽,只是冷笑了一声,“你当真以为,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长长久久的爱情?”

“不要自己得不到,就觉得别人也不会拥有。”安然丢下这句话,便率先上了楼。

高跟鞋踩着地面的声音传来,安然知道,安在昕跟了过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安然冷着脸,明显很不高兴。

安在昕的脸色也不好,她上前两步挡住了安然的去路,“报纸上的那些新闻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管是真是假那都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我也想和我没关系,可是你到底是我女儿!我劝你,不要和雷家的人扯上任何关系,你的身份连叶家的门都进不去,更何况是雷家?你以为,他们家人会接受一个二婚的女人?你是不是非要撞个头破血流,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