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
  • 主演:姜文,葛优,周韵,舒淇,文章,王志文,洪晃,刘利年,那英,刘索拉,牛犇,姜洪齐
  • 导演:姜文
  • 地区:中国大陆,美国,中国香港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北洋政府统治时期,盘踞上海的军阀武大帅之子武七(文章 饰)为洗刷耻辱,辗转找到了前清遗老马走日(姜文 饰)求助。在此之后,马走日和在法租界当警督的发小项飞田(葛优 饰)联手策划了名为“花域总统选举”的大型选美活动,和马从小就认识的现总统完颜英(舒淇 饰)成功卫冕。谁知就在繁华喧嚣的最顶点,命运之车竟急转直下驶向深渊。在一个平凡的早上,完颜陈尸郊野,张皇失措的马走日找到武七的姐姐武六(周韵 饰)及其母亲齐老师(洪晃 饰),希望通过大帅帮自己洗刷杀人犯的罪名,结果却盲打误撞救下了险些被整死的项飞田。背负杀人犯之名的马绝路逃亡,而武六则以该事件拍摄了名为《枪毙马走日》的电影,马的命运愈加扑朔迷离   本片根据民国奇案“阎瑞生案”改编。

一步之遥第一集

“明白,叶少,你放心,冷艳是你的人,也是我的嫂子之一,我齐彪自然会有分寸。”

齐彪一口应允,在他看来,叶枫也早已将冷艳拿下。

要不然的话,冷艳一个高傲的妞儿,飞车党的大姐大,对叶枫的态度,怎会前所未有的好。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齐彪认为,叶枫便是这样的人,人中龙凤,尽管现在仅是天海集团的一名普通保安,然而却已初露峥嵘。

齐彪又跟叶枫寒暄了一阵子,这才离去。

而叶枫则将雪茄搬进安保部门,分散了下去。

这方面,叶枫从来不小气。

同事们顿时乐坏了,他们有的从来都没有抽过雪茄,平时抽的都是几块十几块一包的廉价烟。

“枫哥,你实在是太牛了,竟然能让飙车党给你上贡。”

“生在古代,枫哥你就是皇帝,各路朝臣要向你进贡表忠心。”

“枫哥,你以前到底做什么的,连暴力社团都能轻而易举地征服,感觉绝对不是一般人。”

“当过几年兵而已。”

叶枫轻描淡写地回应着,他的光荣事迹和牛比哄哄的成就,恐怕到下班也讲不完。

更何况,在他看来,过去不过是一张掀过去的白纸,不值得一提。

眼下的一切,从头开始。

他就是城市中的凡夫俗子,路人甲一枚,但也非任人宰割,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三丈,你若欺人太甚,那不好意思,我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来一根?”

叶枫将一支雪茄递向曹昆。

“多谢枫哥。”

曹昆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面色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好看。

因为就在刚才,他误以为飙车党是过来揍叶枫的,所以内心期待着,叶枫被扁的满地找牙,最好从此在公司混不下去,一蹶不振。

然而事与愿违,事实上他失望透顶,飙车党不仅没找叶枫的麻烦,而且努力巴结对方呢。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是飙车党自成立以来,赠送出的第一件锦旗,也是最后一件,成为了唯一。

曹昆发现,想扳倒叶枫实在是太难了,他的心里,不觉间滋生了放弃之意。

……

在离开天海集团的路上,齐彪意外接到了南宫宇的电话。

“齐老大,有单生意你想不想接。”

齐彪感到有些诧异:“南宫少,别来无恙,说说看,什么样的单子。”

南宫宇在手机那头说道:“咱们见面细谈吧。”

“没问题,时间地点。”

“十一点钟,香菲咖啡馆见。”

到了约定的时间,在香菲咖啡馆的一隅,齐彪见到了早已在等候的南宫宇。

“齐老大,你来了。”

“嗯,没让你久等吧。”

“我也刚来没多久。”

南宫宇随后直奔如题,“最近有个小子惹上了我,帮我教训他一下。”

“你想怎么个教训法。”

“卸一只胳膊五万,两只十万,四肢全废了,二十万。”

“什么时候我飙车党变得这么廉价了。”

齐彪摇了摇头,“价格太低,恐怕我不能接受。”

“你想要多少。”

“价格翻倍,一只胳膊十万。”

齐彪说道,“你要知道,这可是高风险的事情,搞不好是要坐牢的。”

他知道南宫宇是有钱的主儿,所以决定趁此机会狠宰对方一笔。

南宫宇想了想,应允了下来:“好,价格不成问题,主要是事情要帮我办的漂亮。”

“能让南宫少花钱去摆平的人,一定不简单吧。”

齐彪询问道,毕竟南宫宇是临江市四少之一。

有胆量去惹这种富少的,无非是两类人,一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愣头青,二是更加牛比的人。

南宫宇娓娓道来:“此人名叫叶枫,在天海集团当一名保安,有几手三脚猫的功夫,不过我相信对于你们飙车党而言,收拾他,自然不在话下。”

“叶枫?”

齐彪一愣,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想不到南宫宇要收拾的人,竟然是他的救命恩人。

“你认识他?”见齐彪的表情,南宫宇试探性地问道。

“没错,就在刚刚,我们才打过照面。”

“既然对姓叶的有印象,那么动起手来更方便多了。”

齐彪断然拒绝:“南宫少,这个单子恐怕我不能接。”

南宫宇不解:“为什么,你出的价格,我也同意了,怎么又出尔反尔了。”

“如果你要教训的,是别人,我自然不会推辞,但偏偏叶枫不行。”

“怎么着,你们堂堂飙车党该不会惧怕一个小保安吧。”

南宫宇不由冷笑了一声,“这若是传出去,将来飙车党还怎么在道上混。”

“南宫少,少在这里阴阳怪调地说风凉话。”

齐彪听闻,不觉动了怒气,“我之所以拒绝你,并非害怕叶枫,而是因为他对我有救命之恩。”

“在道上混的,最讲究一个义字,你让我对救命恩人下手,你觉得可能吗?”

“这……”

南宫宇陷入到一片沉默之中,他想不到事情竟是如此巧合,叶枫竟然是齐彪的救命恩公。

但是,南宫宇始终相信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

他就不信,加大筹码,齐彪会不心动。

“不就是救过你一条命吗,何必往心里去,人这一生呐,要活的没心没肺,生活才会滋润。”

南宫宇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这样吧,一条胳膊十五万,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

齐彪冷冰冰地做出回应。

“你的胃口倒是不小。”

南宫宇一咬牙,再次加大了筹码,“二十万,一只手臂,你要是废了他四肢,自然是八十万。”

“我齐彪不缺这百八十万。”

南宫宇的态度十分坚决,“飙车党也不指望这点钱来养活。”

他紧接着又说:“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齐彪虽说不是多厉害的混子,但还是有做人的底线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南宫宇猛然一拍桌子:“姓齐的,别给脸不要脸,我这是照顾你生意,你屡次拒绝我,什么意思!”

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第二集

苏合香没有和陆清远纠缠。

她将话说的很明显:“三年你都没心动,我离开了,你反倒不自在了。没有这样的道理,陆神,你自己心里好好想想,你是真的喜欢我呢?还是只是贪恋那种,无时无刻有人惦记着你,围绕着你的感觉呢?”

陆清远皱着眉头:“我不觉得我会连这两种都分不清楚。”

“可你要是真的清楚,你今天就不会来这里找我。”苏合香冲他礼貌又疏离的笑,“你如果想明白了,就应该知道,不管你的心思是哪一种,和我都没什么关系了。”

陆清远沉默的看着她起身,步伐优雅又坚定的离开。

苏合香心里当真有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冷静吗?

没有。

在睁开眼睛看到陆清远那一瞬间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微微起了波澜的。

毕竟是暗恋明恋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可也就是一点波澜而已了。

再听到陆清远后面的话以后,那丝波澜也被抚平。

她低头,轻轻整理了一下裙摆,淡定的往前走去,不带一点迟疑。

*

阿肯是众兴娱乐的工作人员,锦梨和陆峥崖的婚礼,众兴拿到了一份请帖。

他争取了好久,才得到了代表公司来采访的机会。

临出发之前,领导还拍着他的肩膀嘱咐:一定要好好拍,最好是能拿到其他人注意不到的料。

阿肯心里既兴奋又紧张。

他如果这次能快人一步,拿到好料,在工作的地位无疑会更稳固,涨薪奖金更是毫无疑问。

可他心里同时也很清楚,今天有那么多同行要来呢,要想挖到旁人都挖不到的料,显然很难。

这会儿他扛着相机在到处走。

前面草坪那个地方人最多,记者也是去的最多的。

人群里都在讨论的是,庄园好漂亮,婚礼真豪华。

阿肯心里也这么觉得,可他没时间去慢慢欣赏,他得四处走走,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好东西。

阿肯见到了陆神,见到了苏合香,见到了文季明……明星很多,不过很显然,今天并不是适合采访的日子,他看到有几个同行想凑过去,都被礼貌拒绝了——今天是陆峥崖的婚礼。

谁也不能驳了陆先生的面子,在婚礼上让宾客不高兴。

阿肯一路往后走,人慢慢变少了些,前方不远处,有两个人似乎在聊天。

左边那个蓄着奇怪长胡须,留着长发像是什么艺术家的中年男人一脸激动:“我绝对不会看错是,肯定是白玉!陆先生不愧是陆先生,这也太奢侈了吧?”

阿肯原本想走另一条路的脚顿住,露出笑容朝着两人走了过去。

“两位先生,刚刚听你们在聊白玉,什么白玉?”

走近了阿肯才发现,另外一个人是个看起来约莫五十岁的老爷子,带着一顶帽子,红光满面,显然身体非常硬朗。

老爷子显然脾气有点高傲,见到他和他手里的相机,淡淡瞥了一眼,没说话。

阿肯也不在意,今天来参加婚礼的,除了圈里一些明星,剩下的多是和陆氏有商业往来的商界大鳄。

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第三集

不只是林凡这边。

虽说魏正下令,所有人不得擅自泄露燕皇晕迷的消息,但当时毕竟文武百官都在场呢,基本上也不用说什么泄露不泄露了。

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呢。

而且消息也在当晚,也走漏了,是谁说出去的,也无从查证,毕竟知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燕京内,稍微有一些地位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而地位稍低的人,也能察觉到一些端详,因为当晚,燕京内,稍微有一些名气的医生,就被御林军的人带走。

愿意配合的,御林军就客客气气的请走,不愿意去的,直接强行抓人,根本没有和你讲道理的意思。

这做派,整个燕京,出了最顶尖的那几人,谁能有这做派。

太子府内,萧元申此时跪在一尊神像前不断磕头。

而这座屋中,坐着十几个官员。

太师云江新。

太傅吕成。

太保赵文信。

礼部尚书,杨业。

户部尚书,工部尚书,刑部尚书,吏部尚书。

六部尚书,除了兵部尚书外,五人都在这。

还有其他几位大臣。

这屋中的人,基本上已经能代表整个文官集团的意思了。

礼部尚书杨业说道:“太子殿下果然孝顺,不断的为燕皇陛下祈福。”

这时,萧元申慢慢站了起来,他叹息了一口气,说道:“父皇这一次,必然能安然无恙的度过这一劫。”

吏部尚书施德锦是一个五十余岁,颇为肥胖之人,皮肤也是漆黑。

施德锦说道:“太子殿下,如今陛下病危,整个燕国担子极重,照我看,太子不妨代理朝纲,若是陛下知道了,也能安心养病。”

若是国君生病,或者外出,太子代理朝纲也是应该的。

萧元申摇头起来,作揖说道:“父皇此病,很快就能痊愈,不需我代理朝纲一事。”

萧元申问:“对了,军方的那四位,有聚起来吗?”

屋中的一个小太监小声的说道:“殿下,他们从皇家猎场回来后,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屋中,并未聚在一起。”

萧元申松了一口气。

随后,众人又闲聊了一会,众多官员才一一告辞。

他们此番前来,倒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提前来表示一下自己的立场坚定。

鬼知道这一次燕皇能不能挺住,若是不能挺住,燕皇两脚一蹬,挂了。

到时候萧元申成为燕皇,他们可都是嫡系。

他们离去后,只有两人留了下来。

太师云江新和太保赵文信。

萧元申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然后才坐下,沉声说道:“二位怎么看?我父皇能挺过这一关吗?”

赵文信说道:“燕皇陛下的病情,谁都不清楚,魏正的西厂精锐,已经将燕皇陛下层层包围起来,外面还有御林军把守。”

“我也派人去关心过,但魏正那边只说陛下的病情无恙,很快就能痊愈,其他的什么都打探不出来。”

萧元申冷哼了一声,很快就能痊愈?

他岂能不知道,燕皇浑身发颤,早就快要不行了,燕皇宫中不知道多少御医给他调理身体,这才一直撑着。

这一次突然晕迷,恐怕不简单。

想到这,萧元申说道:“来人。”

一旁的小太监恭敬的说道:“殿下,有何吩咐?”

“你带着我的腰牌,亲自去看望,我乃是太子,关心父皇的病情,乃是应该,我不信魏正还敢拦。”萧元申目光中,流露出阴霾:“魏正要是有点脑子,最好配合一点,否则,等我登基……”

一直闭目养神的云江新,这时才开口,淡淡的说道:“慎言!”

萧元申这才停了下来,燕皇还没死,现在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小太监连连点头,拿着萧元申的腰牌便立马离去。

萧元申沉声说道:“来人,派人去请佑国公,朱家,庞家,叶家的过来一趟,哼,一个个平日里都不搭理我,我看现在他们还敢不理我?”

萧元申冷声说道。

他这是让这四家表态,若是现在派人来他太子府中,就是表达了支持太子的意思。

若是不派人来,等自己登基后……

“是。”又有一个小太监点头。

这时,云江新说:“通知朱家,庞家和叶家就可,佑国公府就不必去了。”

云江新道:“佑国公乃是国本,历代佑国公都不会参与站队夺嫡。”

简单点来说,去让佑国公站队?你是个什么资格。

人家佑国公那是什么层次?连燕皇都需要拉拢的人。

你现在派人去让佑国公站队,佑国公不站,你登基后,又能拿人家怎样?

不过是平白做坏人罢了。

萧元申一听,也点头:“嗯,那就不要去佑国公家了。”

……

皇家猎场内。

此时,密密麻麻的御林军,不断的在皇家猎场里里外外巡逻。

而皇家猎场内的寝宫中。

这座寝宫内,灯火通明,燕皇睡在里面的龙床上。

整个寝宫附近,全是西厂的太监在巡逻守卫,但凡是有人靠近,都要严密盘查,恨不得将衣服扒光看看有没有凶器。

此时,寝宫的外殿上,跪着上百个大夫。

这里有几十个宫中的御医,还有不少民间的名医。

魏正看着全场的大夫,脸色极其难看,说道:“谁知道陛下得的是什么病?”

全场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应声。

“谁知道陛下得的是什么病?”魏正再一次问道。

在场的所有医生都沉默不语。

魏正来到一个御医面前,说道:“你是宫中御医,你说!”

这个御医年纪颇大,满头白发,他浑身颤抖,说道:“禀报厂督,陛下并非是生病,乃是寿元将近,无力回天……”

“拖出去,杀了。”魏正目光中带着阴霾,说道。

顿时,有两个西厂的太监抓住这个御医,往外拖去。

这个御医脸色大变,急忙喊道:“厂督,我说错了,我错了,陛下还有救,还有救,再让我试一试。”

魏正却没有搭理。

这个御医被带出去后,魏正再次问道:“你们给我说?陛下得的是什么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