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罡之异域妖踪

袁天罡之异域妖踪
  • 主演:向昊,赵毅新,阿威,王双
  • 导演:邓衍成,刘子富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太宗年间,西域边关战火不断,克兰国王主动请和。和亲之日,公主陈尸宴席之上,宾主大乱,凶手直指善用妖法的克兰国师鸠罗刹。唐太宗痛失爱女,又受兵部主战派压力,严令大唐神探袁天罡三天破案,否则荡平克兰国。

袁天罡之异域妖踪第一集

唐准愿意把一些基础的异术功法送给那些中科院院士们,除了是基础的异术对他没什么威胁,没了多少意义,更因为他想起了星际时代既然是个人强大与科技并举,国内那些院士们可以靠雷感术等推导出更强大的雷达,电力能源革新,那么以前窃取过道韵图和异术的国外财阀,未必没有做到革新。

这是好几个月的事了。

整个地球环境还大致平稳和谐,可万一哪天爆发了不可控的事,国内科技力量若超越外面一大截,是好处更多的。

比如发生不好的事了,外面还是机枪,这边全是手持的电磁肩炮电磁枪?不管普通人对抗还是天才对抗,都不是一个概念的。

电磁枪炮若研究出来,立刻能取代狙击枪之类的,射程、速度两者都不是一个概念而是翻倍或更多,杀伤力和破甲能力自然也会是划时代。

雷障术一个施展,周边大范围电子器械爆掉,这也是强大无匹的武器助力,信息战中能起到很大作用的,他和国内关系也平稳友好,提前给几种并不是坏事。

等唐准下了决定,就挥退费立群,自己开始在套房里书写整理起了一些基础性异术功法。

唐准不止写了雷暴术、雷障术、水障术、水界术等异术功法,就是还没有开启的那些天才群,比如风、光、土等基础异力,基础的异术他都打算写出来。

基础对他用处不大,也有心助推一把国内科技飞越,那就写得更多些吧。

他没想到的是,一篇篇异术功法还是书写中敲门声又响了,不用开门就知道是费立群,唐准喊了声进,那位也快速走入,一脸尴尬古怪的道,“唐先生,一点小意外,中科院几位院士私下里跑来了,现在已经到了楼下。”

“晕。”唐准无语的厉害,“我不是答应给他们功法了么,你没传递回去?”

“传了,您一个多小时前答应的,他们却现在已经到了东海市……还有,我说过您很忙,但几个老爷子说反正人已经到了,不会打扰你太多时间,顺便向你请教些学问。”

费立群说的没错,一个小时前才答应,这是有时间差的。

唐准眉头都深皱起来,指了指自己,“向我请教?你逗我。”

他可以传递异术功法,然而指点几个中科院学术界泰山北斗?开国际玩笑。

他脑海中有未来大文学家记忆,对方知道很多科学理论,但就像是现代人会用手机的街上随便抓一个都行,有几个会造手机?

那个大文学家不是制造专家啊,不是物理数学家啊。

就是简单的学科理论、公式等等,你随便挑一个21世纪里毕业打拼多年的普通人,让他背背化学元素表、物理公式,上学时就算会被,毕业多年后不去找书能想出来几个??

异术里蕴含的科学知识,那也是用多了熟练了,能用却不懂。这在现实里很常见,修车的技术熟练,能轻松修理一些故障可是谈到过程里运用了多少物理数学知识,哪方面,哪种理论?几个修车师傅能懂?

这方面不是唐准想藏私,他无能为力啊。

摇摇头唐准才放下书写中的功法,“他们在下面?都有谁。”

“孙光良院士,八十五岁,参加过两弹一星的元勋,物理学界泰山北斗。”

费立群说出第一个名字唐准就翻起了白眼,两弹一星的元勋都跑出来了?这还真是太狠了,21世纪可能很多人会觉得这些两弹一星元勋没什么,实际上那个时代,国内没有这批最顶尖的学阀大犇自我推导出两弹一星,让国内掌握了核,以当时的国际环境还真是会呵呵的,这不是假设而是摆事实讲道理。

有了核震慑后,欧美那些家伙才不敢欺负的国内太惨,要不然,你看看美帝在八九十年代以及新千年以来,中东等地区发动了多少次战争?每一次战争都不是假的,实打实参战。

就是共和国和越南一战,你以为越南没后台敢蹦跶?!

外面才是看谁不爽就推了你,说做就做,不犹豫的。

这不是谁对谁错,不管你和我有没有关系,不管你是不是在自家玩的好好的不惹事,我推了你能有利益,就推。

那些元勋们,对和平稳定的新时代贡献真是极大极大的,可以说没有那批先驱研究出两弹一星,国内能不能和平发展到今天真的是不好说。

“王希民院士,今年81岁,也是两弹一星元勋,他们虽然在当年的贡献没有钱三强、钱学森等老爷子们贡献大那么知名,但的确是参与以及做出了很大贡献。”

“除此外黄永召院士,生物学上的泰山北斗,76岁了,也是这次来的人里年纪最小了。”

…………

费立群解释的更多,唐准已经起步走到了门口,一脸无奈的对何卫隆说了声看好门,里面有异术功法,等何卫隆凝重无比的点头后,唐准又和费立群一起下楼了。

出乎预料,一直走出鼎龙国际大门,唐准才在停车场一带看到了几个须发皆白却基本都精神奕奕的老者,正指挥人给一辆电动车充电。

这几位院士绝对是国宝级,他们没进酒店在外面,唐准随便一扫,已经发现附近几栋大厦楼顶都有人戒备,停车场和酒店前路边,哪怕没戒严,也有超过三十道身影伪装成行人在维持秩序。

唐准再次摇摇头苦笑着上前,等距离几个老者还有十多步,那边就有个微胖老人眼前一亮,“唐……”

说话时还想主动走来,唐准步子加快上前了,一一客气的问好介绍,别说这几位都是国宝级大科学家,就算不是,一群八十多岁老者也应该被敬老的。

最先的那微胖老人就是孙光良,客气后才兴奋指着电动车道,“唐先生,这就是那一辆我们设计,下面人制造出来的样品,这是根据雷感术牵扯到的人体生物电方面,激发的灵感,小黄是最大的功臣。”

说着小黄时,唐准嘴角都抽了抽,人家七十多岁也是胡子都白了的,被称为小黄??

“不敢不敢,我哪算功臣,生物电的存在很多人都知道,但如何利用以及牵扯到能源方面,没有雷感术这人体雷达技术的先例,再给我一百年我也研究不出,功劳最大还是唐先生啊。”黄永召院士笑着谦虚,唐准都无奈,“几位,叫我唐准或小准就行,我朋友或家里都是这么称呼的。”

袁天罡之异域妖踪

袁天罡之异域妖踪第二集

第397章我的哥哥是南宫俊逸

听到声音,沐笙缓慢的转过头,这个时候,南宫月华跟南宫俊逸已经走到她的跟前。

沐笙先是扫了一眼南宫月华,她的眼中闪着与平日不同的兴奋,好像急着要做些什么事情。

而站在她身旁的男人,比南宫月华高了一个脑袋,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看上去身高约莫有一米八七左右,五官轮廓比较刚毅硬朗,虽然没有像叶枭般好看,可也算是俊朗。

南宫月华又跟沐笙郑重介绍起南宫俊逸来,“小笙,这就是我的哥哥南宫俊逸,他从很久之前就想认识你了。”

看南宫月华如此热情的样子,沐笙心里明白,这南宫月华敢情是想将自己的哥哥介绍给她。

只不过,她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好,南宫先生。”

南宫月华好像朝着南宫俊逸使了一个眼神,然后又转脸冲着沐笙说,“小笙,我哥哥刚刚回国,对这里还不太熟悉,就麻烦你先带带他把!”

沐笙本来是想要直接拒绝,可是南宫月华根本就不肯给她拒绝的机会,一转身就走了……

她简直是无语至极,只好看向了正托着下颌在默默打量她的南宫俊逸,他看着她的眼神闪着些许的光彩,看得出,南宫俊逸对她也是有那么一点兴趣的。

可沐笙却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南宫先生,你要是对这里不太熟悉,我可以叫叶家这里的专业人员带你熟悉一下。”

南宫月华听得出她语气中的淡漠,也看得出她对她并没有好感,可他的耐心似乎好的出奇,“没关系,你就带我走走、看看。”

“对不起,我等下就要走了。”

“你有急事吗?”南宫俊逸忽然间问道。

沐笙扫了他一眼,细眉顿时蹙紧,点头。

“那我送你吧!反正,天色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才安全。”

闻言,沐笙有种无语至极的感觉,这个南宫俊逸似乎比南宫月华还要难搞,这兄妹俩应该是打算变着法子来折腾她才对。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可以自己回去。”她又抬步要走,忽然间,叶老爷子拄着拐杖从不远处走来。

一看到沐笙跟南宫俊逸站在一起,他的脸上多了些许深沉的笑意,“小笙啊!今晚,我给你一个任务,就是带南宫少爷好好参观一下叶家大宅。”

爷爷都这么说了,沐笙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顿时,她的心里烦的很,转眸,有些烦躁的扫了南宫俊逸一眼,南宫俊逸恰好在对她莞尔一笑。

楼下,叶枭一边拿着酒杯宾客聊天,另一边,眼角冷冽的余光已经飘向正带着南宫俊逸的沐笙,他的眼底猛的闪过一抹阴冷,借故走开,“不好意思,我去陪一个朋友。”

客人点头,“好的,您去吧!叶少。”

沐笙带着南宫俊逸一路走走停停,就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忽然间,又停下,问道,“南宫先生,整个大宅大概就是这样了。”

“嗯!不错,真的很漂亮。”

“您看够了吗?”这才是沐笙想要问的问题,如果他觉得已经看够了,她就能够走了。

南宫俊逸也不傻,他当然知道沐笙是想要借机离开他,“呃…这叶家这么大,不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可以了解完的,不好意思,我还要麻烦叶小姐再带我参观一下。”

这样的回答,使得沐笙气的牙咬咬,可是,她又不能怎么办,毕竟这是爷爷的吩咐,她也不能违抗。

正当她准备认命的时候,叶枭却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他直接爽朗的走过来,先是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将她给拉到身后。

“南宫少爷,叶家是我的家,要想真正的了解的话,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精心的接近被叶枭给打乱,南宫俊逸当然不开心,不过,他伪装的特别好,“行啊!只要是叶少不嫌麻烦的话……”

叶枭唇角的深意越来越深,“当然。”

叶枭答应下来了,但是气氛还是有些尴尬,仿佛陷入凝结状态。

不一会儿,南宫俊逸就主动提出来,“叶少,应该是今晚的主心骨人物吧!”

南宫俊逸想做什么,叶枭再清楚不过,他淡淡的打量着南宫俊逸,浅淡的表情,却让人生出些许的害怕。

南宫俊逸强忍着心里的不舒适,继续说道,“我觉得,您还是不要浪费这个时间陪我了,还是让沐小姐陪我就好,您赶紧去招待一下其他的客人,免得等会被人家看到了,还说我故意霸占了叶少的时间。”

想用这样的借口将他给支开,然后借机跟沐笙培养感情,这点,叶枭可是清楚的很。

他也绝对不会给其他人留有可乘之机,“不必担心,南宫家就是最宝贵的客人,如果爷爷知道我这么做了,肯定会赞赏我的。”

叶枭故意将爷爷给搬出来,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一张有力的牌,不但是沐家、叶家的人都忌讳叶老爷子,就连南宫家的人也要给他几分颜面。

南宫俊逸见这态势,叶枭是怎么也不会将他跟沐笙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了,面色一沉,“行,我知道我这样霸占叶少的时间也不少。”

他作势扫了一眼手腕佩戴着的手表,忽然间说道,“我公司也有些事情要处理,不如下次,有机会再跟叶少再叙叙旧吧!”

说完,他含有眷恋的视线似乎在沐笙的脸上停留了一下,眉眼一挑,唇角也夹杂着深沉的笑意,“小笙,我们下次见。”

沐笙被他脸上无故的暖昧给吓到了,顿时有些错愕,可叶枭却将她这种错愕呆萌的样子当成是害羞,顿时,他怒意四起。

下意识的将沐笙给拉到怀中,又催促南宫俊逸,“公事要紧。”

“嗯,那我走了,再见。”

“嗯!行,一路走好。”叶枭看着他离去,眸子里猛的泛起一抹阴沉的冷光。

沐笙的视线还定在他远去的方向,叶枭不悦的蹙了蹙眉,不悦的伸出手拉了拉她的头发,含着愠怒的声音也响起,“看什么看?有那么好看吗?”

袁天罡之异域妖踪

袁天罡之异域妖踪第三集

“走到今天这一步,是该说我不会太霸道地要一个女人吗?其实也不是吧,就是倩南啊,你在我的心里太美好了,美好到我始终都不敢去向你提什么要求,也始终不敢向你越雷池半步,傅小爷当年追求你,跟你谈恋爱的事,当年我也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过一二,虽然我直到今天也是很妒忌他,但我不得不承认的是,他配得上你,他很配得上你,你们的性格也很相透,可能今天,如果不是突然一下地这样,我还是不会一下子说出这么多来,但你今天这天做了,尽管我也很渴望这样,可我也不得不说我失败了,我输了个彻底!”

“但即使这样,你也千万不要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倩南,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们俩之间,我所对你做的一切,都是我特别特别想做的,我心甘情愿做的,不存在什么非得要回报之说,也不存在什么必须要到你的身体之说,这样的话,对你是一种侮辱,对我也是一种侮辱,所以,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对我说什么对不起了好吗?你知道,你这样说的时候,我心里其实也是痛的!”

“……”

整整两年的时光里,这是第一次这么内敛的沈定北在她面前一下说出一段这么长的话,蒋倩南每一个字都听得很认真,越听,心里就越是觉得对不起他,也配不上他的这段真情,而虽然嘴上并没有再对他说对不起,但心里实则是又说了无数遍,她太对不起他了!!

还记得两年前她刚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他,他对她欣喜若狂地笑,整个人激动得不成样子,也是太激动了,都不怎么会说话地就只是一个劲儿地握着她的手叫她的名字,倩南,倩南,倩南地喊了一遍又一遍地,然后就向她说,我是沈定北,你还记得吗?我是沈定北!

蒋倩南永远也忘不掉他对自己说这句话时的样子,像是一个大男孩遇到了自己心仪多年的女孩,羞涩又腼腆的不成样子,清亮的眼眸里还闪着亮莹莹的水光。

后来他便常常来看她,白天来得少一些,晚上时常是很晚了才会过来,开始她并不知道,只是有一次半夜睡不着的时候醒来才发现他一直不声不响地在她病床边坐着。

起初以为他这那只是一次偶然,只到后来发现的次数多了,才知道他是经常那个样子的。

那时候她心里就常想啊,她蒋倩南啊,这辈子真是何德何能能遇到这样好的一个男人如此真心待她呢?

只是,现如今,她注定是要辜负他了。

而这么多年,她对他虽然没有男女之情,但却也有了很多很多的亲情。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视线所及之处是窗外的霓虹灿烂的夜景,很无奈又很无力地对他说,“定北,这一世,我是注定还不了你的恩情了,我欠了你太多,我不知道这一刻该对你说什么,真的,除了对不起这一句以外,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样!”

“好好活下去啊!”沈定北说这句话的时候,大手安慰她似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既然心里还有他,那就找到他,和他好好地在一起,过像从前那样幸福的生活,倩南,其实这不难的,我知道你一向也是那种性格干脆的人,想要什么就快去做吧,我们都已经不再年轻,再蹉跎下去,真的都快成中年人了!”

他这句话里可一点调侃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傅小爷如今也三十几岁了,再过几年,可不是要奔入中年人的行列了,而他自己今年也已经三十有余了啊。

蒋倩南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她沉吟了一会儿才很迷茫的问他,“为什么他都那么伤害过我,我心里还是会想着他?我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特别地犯贱,是不是特别地有受虐倾向!”

“……”沈定北有些头大地松开了她,真是觉得自己也挺不容易的,做不成她的男人,可能以后还要成为她的男闺蜜了。

唔,但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就是这么心水这个傻女人呢?

“这当然不是犯贱也不是有什么受虐倾向了!”沈定北抬手小处罚似的用力刮了下她秀琼的小鼻子,“说实话,我都想问问你,傅小爷当初到底是怎么吸引住你的?他身上到底有哪些闪光点以至你这么多年都不能忘?”

末了又加重语气说了句,“知道你也恨,但到底又是怎么化恨为想念的?”

蒋倩南,……

他的这个问题也算是一下把她问住了,怎么化恨为想念的吗?

她失笑着摇摇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那就说到哪里就算哪里吧。

“开始他追求我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和他怎么样,也没有多爱他,就是他那个人吧,你知道的,张扬又蛮横霸道,有的时候还特别特别地野蛮,不知怎的,我们就这样玩着玩着就上了心,而这些年里,我也是真的很恨他,恨他的欺骗,恨他的虚情假意,真的,你都不知道他的演技有多好,将我整个耍得团团转,而我竟然还是毫无察觉地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

“可是有一点我始终都没有忘过的就是跟他在一起的日子真的特别特别地甜,他给了我很多很多的温暖,他也让我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种久违的那种父爱的感觉,当我在心里认定他的时候我就想,这次真是栽了,本来想牵着他玩玩的,没想到自己倒是先掉进去了,可是爱情这种事你又哪里有办法呢?掉进去了就掉进去了呗!你知道他宠女人的手段的,简直每一项都是教科书级别的,说实话,后来我都常想,要不是我的段位还算高的,真的是在情深的时候被他卖了都还要再帮他数钱,甚至还要问他一句,有没有卖亏!”

沈定北斜支着脑袋靠在沙发背上,听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唇角禁不住地弯了弯,这一秒里,他觉得他又从她身上看到了从前的那个蒋倩南的影子,面上挂着笑意,眼里闪着星星,说话的时候小表情也特别地多,整个人身上有着一种少女那种独有的陷入恋爱里的那种酸酸甜甜的幸福感。

而这些,在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是从来没有过的,而这两年,他也没有见她提起过别人时是这样的表情。

所以,所以,有些所以就不用再说了。

从头至尾,真的他就算是一个为别人做嫁衣的人。

他凝望着她,在她的声音停下来的时候问她说,“是不是假如这一次他不主动地这么放你走,给你自由,你还是会选择和我在一起?”

蒋倩南,……

他问出的这个问题,也是她这两天以来每天都想的,每天都纠结着的,只是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

她垂头笑笑,点点头,又摇摇头,“或许当初选择不回来京都才是对的吧,那样他的母亲也就不会因为我而死,而我父母的事他也一样会解决,只是,怎么说呢?”

她长长地缓缓地叹了口气,语气里的矛盾纠结那么深重,“那到底是我的父母,也是我内心潜藏多年的秘密,虽然我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起过我有多怀疑当年我父母就是被人陷害的,但我一直真的想真的很想有人可以帮我去查一下这件事,从前在段家的时候我也想过,可是,却每一次都话到嘴边的时候又不知道该怎么提出来,他们那时是对我也很好,但不论怎么好,我都清楚一点的是我不姓段,我只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孩子,本来我的存在就已经给他们添了很多的麻烦和负担了,如果我再冒冒然地让他们帮我去做这件事,那岂不是对他们家也太不公平了?后来我手里积攒了一些钱以后就又开始想,直接找个私家侦探好好地去查一查就算了,但想想又觉得也说不通,段学泽在那个位置上,那时这事又是那么一个大的丑闻,万一私家侦探到时候没有查出来什么,再反咬我一口的话,那我岂不是要带给段家莫大的灾难了?我就这么无能为力地,心里一直压抑着想去做,但始终都没有那个勇气,这么一拖,就是很多年!”

沈定北从她的表情中读得出来这件事给她的心理造成的影响有很大,本来已经过去了现在也解决得差不多了,他也是不该再问起什么的,然他到底是关心她也还是爱她的,所以有很多细节问题,他还是特别地想知道,一来确实也是有些好奇,二来就是他即使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也是傅小爷就是借这个事情又狠又彻底地赢了他。

“为什么你醒过来以后不告诉我呢?告诉我的话我一样可以帮你查的啊?”末了又垂下眸子沉沉说,“可能以我的财力做不到傅景洪这么完美,但只要你当时愿意跟我说,我一定会倾尽我所有的能力帮你去完成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