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

星空
  • 主演:徐娇,林晖闵,刘若英,庾澄庆,桂纶镁,蔡淑臻,曾江,石锦航,李烈,陈玉勋,黄诗涵
  • 导演:林书宇
  • 地区:中国大陆,中国台湾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1
在人生最最纯然且充满想象力的几年里,13岁的小女孩谢欣美(徐娇 饰)都与爷爷(曾江 饰)在深山里度过。古朴的小木屋和静寂迷人的夜空,是她记忆深处最遥远和笃定的依恋。可是终于有一天小美要离开这里,她随着爸爸(庾澄庆 饰)妈妈(刘若英 饰)回到城市生活。繁华的都市五光十色,却无法带给她些许的归属与感动。与小美有着类似地感受的是频繁随着父母搬家与转学的男孩周宇杰(林晖闵饰),相似的境遇与心境让他们走到一起,成为最要好的朋友。某一天,小美的爸爸妈妈选择分手,而她也终于决定回到深山,带着她的好朋友小杰,一同去仰望那久违已久的星空   本片根据著名绘本画家几米的同名原著改编。

星空第一集

第312章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这一次,谁也没有犹豫。

亲眼看到那繁复的制药过程,亲眼见证了一碗黑褐色的药汤变得清澈如水,众家臣们再也没有轻易慢怠的心,杨卿若一发话,众人便有序的上前取了药,一口喝尽。

有灵力的药汤落了肚,药香味在口中化开,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也在身体里漫延。

“少奶奶,老奴方才无状得罪了少奶奶,老奴万死也难以赎罪……”姓高的家臣放下碗,单膝跪下,羞愧的低了头。

“高叔,万死就算了。”杨卿若轻笑,“你若万死,子沉会心疼的,对他而言,你们如家人无异,你若真觉得心里不安,出去之后就帮着子沉好好的整治农庄,神巫的人不可小觑。”

还好,这些人也不是不可救。

看着他们的表情,杨卿若小小的松了口气。

她就怕这些家臣们私下达成了协议,到时候会赶鸭子上架,把秦子沉架上去。

“是。”姓高的家臣立即大声应命。

“少奶奶放心,我等万死莫辞。”其他人也齐齐抱拳表态,很是认真。

杨卿若点点头,亲自端了一碗送到了何掌柜面前,对待他,她的态度好了不止一点半点儿:“何叔,喝完药睡会儿。”

“好。”何掌柜接过,同样没有犹豫的一口喝尽。

他肩上黑肿的伤口,这会儿已经明显的退了很多。

青颖端着药去了屏风后。

她进去才一会儿,洪莲儿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啊!”

不过,尖叫声才响起,就变得含糊起来,时不时还夹杂着几声咳嗽。

杨卿若走到了屏风边上瞧了瞧,只见青颖一手掐着洪莲儿的下巴,一手端碗,很粗鲁的灌着药,一边灌,她还一边恶狠狠的威胁:

“闭嘴!不想死就把药喝完,告诉你,要不是少奶奶心善,我都不会浪费这碗药,哼!非把你炖内化在这陶缸中不可!”

洪莲儿挣扎得更厉害,头不断的摇着,可是,下巴在青颖手中,半点儿也不能摆脱,只能被迫的吞下了药。

但是,药还是浪费了一些,顺着她的下巴落入了药汤里。

“啪!”青颖灌完了药,将碗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看着洪莲儿警告道:“你最好老实点儿,要不然,被这玄丝蛇线给弄死了,可别怨我。”

洪莲儿顿时安静了下来,瞪着青颖骂道:“贱人,你敢助纣为虐!”

“啪!”青颖想也不想的赏了一巴掌:“贱人骂谁!”

她已经知道洪莲儿做的事,这口气,少奶奶出不得,她可以来!

要不是这没脑子的洪莲儿,杨福郎和何掌柜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不会变成这样,少奶奶又怎么会被困在这儿?

更要紧的是,这没脑子的洪莲儿居然敢置整个农庄的人于危难!

一想到吴井城里那些可怕的行尸,青颖气不打一处来,再次重重的甩了几个巴掌:“乡亲们哪个对你不好?你就是这样回报他们的!自己想死,别扯上乡亲们!”

洪莲儿的脸瞬间红肿一片。

“青颖。”杨卿若看到那搁在火中烧却没有半点儿损坏的线,再看看洪莲儿,忙出声阻止,“她的血有毒,你当心割伤了自己。”

“是。”青颖看看自己的手,厌恶的瞪了洪莲儿一眼,转身出来。

洪莲儿不敢挣扎,甚至都不敢用手去碰一下那线,只好僵着脖子,瞪着杨卿若尖声骂道:“贱人,都是你!都是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放过我?”杨卿若轻笑,不屑的说道,“你先想想,该怎么放过你自己吧。”

“贱人!”洪莲儿尖叫。

“让她闭嘴。”杨卿若转身出去。

青颖应了一声,重新回到洪莲儿身边,照着她后颈又是重重的一击。

瞬间,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这一次,刘立山等人半个字也没有说。

治疗还在持续。

何掌柜在那缸里小睡了一觉,便换到了另一缸。

他肩上的伤口已经完全看不见黑色。

之前泡过的那缸水已经变得臭臭的,不过,他的毒不深,并不如洪莲儿那边已经臭不可闻。

“加大火。”杨卿若给何掌柜把了脉,才过来处理那缸脏水。

按着之前的经验,这水不能倒出去,只能这样大火烧干为止。

刘立山等立即过来添柴加薪的帮忙。

这一天的饭食,都是从外面送进来的。

黄昏,青宁氏出现在外面,只是她进不来,只能远远的站着说话:“少奶奶,老太爷让老奴来传话,外面一切安好,请您放心。”

“好。”杨卿若含笑点头。

老太爷这是告诉她,外面有他呢。

她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有老太爷在,那些人只要不跑出农庄,就没有遁逃的机会。

另一层意思则是小奶娃和阿渔,想到两个孩子也跟着陷在这儿,她心里就一阵阵的自责和内疚。

“娘,少奶奶放了好多的血,你明儿多做些补血宜气的吃食呀。”青颖干脆站在墙头上冲着外面的青宁氏说道。

“知道了,你好好照顾少奶奶。”青宁氏笑着。

自家儿子多,女儿就这么一个,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今晚送菜传话,原本不必她亲自来,为的就是看一眼女儿,此时见青颖活蹦乱跳的,悬着的心才稍安了些。

又叮嘱了两句,青宁氏才离开。

几个大食盒就放在院子外。

外面的人离开,刘立山才开门出去取。

刘立山等人都是大块的肉大碗的饭,杨卿若的单独搁了一个食盒。

饭菜做得简单,却营养搭配得极好。

肥瘦参半的红烧肉做得油而不腻,清蒸鱼上面浇了葱油,香气扑鼻, 酥而不烂的虾米冬瓜、青翠鲜嫩的清炒菜心,让人一看就勾起了食欲。

最后还有一盅海参鲜汤,一大碗香米饭。

刘立山他们则多了一食盒的白面馒头。

“何兄弟,来。”刘立山问过了杨卿若,才给何掌柜取了一份。

为了方便,他在陶缸上面横放了一块木板,上面搁上菜。

“多谢。”何掌柜也不能多吃。

一个馒头,两样素菜,些许的鱼肉。

刘立山细心的挑了刺,捡最鲜嫩的给何掌柜。

吃过饭,又等了一个时辰,何掌柜才从陶缸里解脱出来,整个人已经泡得发白,精神却极好。

杨卿若等他洗理好,重新穿好外面送进来的衣裳,这才给他把脉。

星空

星空第二集

“蹬蹬蹬——”

周娇娇脚下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嚣张而刺耳。

她一路从小别墅一楼冲上进,哪怕被佣人阻挡,也毫不在意的往楼上走。

周娇娇知道,她现在的身份是堂堂周老将军的亲生女儿,在这军部大院内,谁也要给她几分面子。

很快,她就逼着佣人说出了阮萌萌休息的房间。

当周娇娇来到阮萌萌所在的房间门外时,她诧异的发现,卧室的房门竟然是开着的!

难道阮萌萌跑掉了?!

根本来不及思索,周娇娇下意识间便着急的推门而入。

“哗啦——”

一整盆水,不偏不倚从门上落下来,正好落在周娇娇的脑袋上,将她整个人从头到脚淋了个透心凉。

塑料水盆砸在她脑袋上,发出‘咚’的一声,接着又打着转掉在地上。

“呵……呵呵……”阮萌萌轻快的笑声从房内传来,毫不掩饰因看到这搞笑一幕所引发的愉悦。

她临时起意从浴室找来的水盆,还真起了作用。

周娇娇本被淋成了落汤鸡,又被砸得眼冒金星,正扶着门把差些晕倒。

当她听到屋内的笑声时,当即尖叫:“阮萌萌,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居然敢阴我!”

在门上放水盆这种事,只有阮萌萌这个从小到大就只会作怪的贱女人干得出来。

周娇娇曾经还是阮娇娇时,在阮家没少遭过阮萌萌这样的恶作剧。

她想偷偷去阮萌萌房间翻找阮诗诗和阮兆天买给她的好东西时,十有八九就会中了这种‘陷阱’。

这种熟悉的无力感和挫败感,仿佛让她又回到了那个还是阮娇娇,还是私生女的时光。

身为周老将军的女儿,她对这样的感觉厌恶至极!

“笑话,我在我的房门上放盆水是为了防贼的,谁知道会有只只会乱吠的狗进来。”

“你——”

听到阮萌萌充满讽意的话,周娇娇捂着脑袋抬起头怒目而视,却在抬眼的瞬间,呆掉了。

这间原本被战漠临走前,拉上窗帘,关上灯的房间此时却显得极其宁静温馨。

窗帘被拉开,窗户也被阮萌萌推开,黄昏时分温暖醉人的光线从窗外照进了,打在临窗的躺椅上。

而阮萌萌此时已换上了一套她刚才从衣柜里翻出的睡裙换好,里面是棉质的舒适长裙,外面还有个同样舒适的外套。

粉色的,带田园花色,有蕾丝边。

她就穿着这样舒适的睡裙,靠在躺椅上等着周娇娇上钩。

风从外吹来,吹起了纱质的飘窗,让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金黄色的温暖之中。

“你……你为什么……你……”周娇娇语无伦次,几乎说不出一句连贯的话。

她特意上来,是为了看阮萌萌的狼狈,看她沦为‘阶下囚’的惨状。

只有看见阮萌萌生不如死,凄惨悲凉,她在阮萌萌那儿受挫的心才能得到满足。

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明明应该被漠少关起来,甚至戴上手铐禁锢的女人,却能安然无恙、优哉游哉的坐在那儿,对着她笑。

不明白,周娇娇真的什么都不明白了。

星空

星空第三集

闵北陌将那粒白色的药丸丢进了马桶里,他一共只研究了两粒药,一粒在刚才放在了红酒里,无色也无味。

已经给言心茵喝下了,这一粒,他丢了。

他守护了她三年,她还是心里没有他,这让闵北陌再也不能等了。

要知道,郁倾尘回来后,军中圈子都在说他还会是特种兵的大队长,他依然是军中之星前途无量。

他一定也会抓住言心茵不放,何况,他们还有一对漂亮可爱的龙凤胎。

既然爱感动不了她,闵北陌也只有用自己最擅长的了。

不动声色之间的较量,再次开始。

翌日一早,闵北陌下楼时,说胃有些不舒服。

言心茵带他去医院,“北哥哥,看看吧!小病不治,要不然,会酿成大病的。”

“好。”他点头。

司机开着车,她和他一起坐在后座上。

忽然,车瞬间失去了控制,侧翻在地。

“心心……”闵北陌将她护在了怀中。

言心茵在这一刹那,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这两三年过得特别安逸,怎么郁倾尘回来后,就又变得这么危险了?

她还来不及思考,只感觉一阵天眩地转,然后跌入柔软的怀抱里。

“心心,别怕,有我在的……”闵北陌在安抚着她,“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言心茵的手,感觉到了粘而湿,还有血腥味,在车厢里蔓延。

“北哥哥,你受伤了!”言心茵马上说道,“我马上踢开门……”

她在里面推,司机在外面拉,捣鼓了一阵之后,门被打开来。

两人将闵北陌慢慢的抬出来,言心茵看到了他的后背红了一大片。

她叫了出租车,和他一起去医院。

“采薇,准备手术。”言心茵马上去换衣服。

郑采薇没有料到会是闵北陌,“是!”

手术完成后,言心茵才放心下来,郑采薇说道:“还好脊椎没有受伤,否则只能瘫痪了。闵总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我今天在病房陪陪北哥哥,有什么事你来找来。”言心茵叮嘱着她。

“好!”郑采薇点头。

病房里,闵北陌醒来的比较早。

“先别告诉爸爸和阿姨,他们刚刚出来,不能再担惊受怕了。”闵北陌说道。

言心茵看着他:“可是,你不回家,他们也会问的……”

“就说我最近忙,先不回家了。”闵北陌温柔的说道,“你呢?有没有受到伤?”

“没有。”言心茵摇头,“北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全力护着我?”

闵北陌凝视着她:“心心,我喜欢你,我当然要全力护你。”

言心茵看着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你可不可以,试着喜欢一下我?”闵北陌小心翼翼的问她,“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什么都不用害怕的,还有,我也会像父亲一样照顾好一对孩子的。”

言心茵怔怔的呆住了。

可是,她的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她:“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

这声音是那样的强烈,让她不由自主的就点了点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