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玛根大桥

雷玛根大桥
  • 主演:乔治·席格,罗伯特·沃恩,本·戈扎那,布拉福德·迪尔曼,E.G.马绍尔,彼得·范·埃克,汉斯·克里斯蒂安·布勒希,海因茨·莱
  • 导演:约翰·吉勒明
  • 地区:美国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英语,德
  • 年份:1969
网上关于这座桥的历史资料不甚详尽,关于影片的介绍更是简单的可怜,在看过的一些历史记录片中对这座桥大多也是寥寥几句带过——可是,希特勒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两个“桥头堡”决定了我们德国的命运,一个在诺曼底,而另一个在雷马根!”   《雷玛根大桥》(Bridge at Remagen)——美国米高梅公司1969年拍摄;导 演:John Guillermin ;主 演:乔治·西格尔、本·吉扎拉、马歇尔等;片长115 分钟。   作为艺术作品,这部故事片加入了不少虚构的人物和情节,内涵相当丰富,想来许多朋友都已看过,国内还有译制版本,在下不多啰嗦   只是想为同样对这座桥或这部影片感兴趣的朋友提供些参考!   雷马根大桥被美军占领,“如同一把手术刀,在德国人的莱茵河防线上切开了一道口子!”河对岸镇守厄尔波尔镇的100多名德军工兵发起了自

雷玛根大桥第一集

“你,你敢打我!你是不想活了!”被我打倒在地的辛炎,除了疼之外,就是愤怒!

“老子今天就是不想活了,你特么的能拿我怎么样?老子打的就是你!”我朝着他脸上吐了口吐沫,抬起我的脚,对准了他的身体,就狠狠的踩了起来。

辛炎刚开始,还威胁我,说什么我死定了,让我停手!

可现实是,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打的厉害!

渐渐的他也明白了,我根本不怕他所谓的威胁的那一套,他越是威胁,我就打的越厉害!

所以,他也不敢说什么威胁之言了,只能躺在地上,被我狠狠的踩!

还别说,别看他年龄一大把,倒是还挺耐打的。

虽然当众暴打老人,有些不道德,但是老人,可不是各个都是好人,这种家伙,就应该被打。

他威胁过后,知道没用,就开始呼叫救命,一会用汉语,一会就用缅甸语,只可惜啊!

周围的人,对我们打架,连劝架的人都没有,就更别说,过来救他了。

因为我们这边的人,除了那宋轶和他的雇主之外,该走的都已经走了,留下的只是当地人以及当地的参赛者,他们看到我们打架,那就等于是看狗咬狗,看笑话。

他们才不会搭理我们,任由我们打,就连主办方看到这,都没有制止的意思,静静的看着他被我暴打。

见没人救他,辛炎就开始求饶起来。

面对他的求饶,我除了冷笑,还是冷笑,就这样的货,还特么的想对我动手,威胁我?和我玩阴的?

越是这样,我打的就越厉害!

连续打了他将近五分钟,眼瞧着他快喊不动了,我也停了下来,打他只是泄愤,我可不想失手把他打死,从而让自己招惹官司,为了他这种人,蹲大狱,实在是不值当的。

停下来之后,我将我的头,狠狠的踩在他的头上,冷冷的说:“狗东西,你算个几把,敢威胁老子,这里人多,老子就暂时不要你的狗命,等比赛完了,如果你还敢有那心思,或者不想履行承诺,老子绝对会要了你的命!”

说完,我又冲着他的脸上,吐了口口水,这才放过了他。

而辛炎躺在地上,哀嚎着,躺在地上很久,才慢慢的爬了起来,他起身之后,也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的意思,而是先走远了,才回过头来,冲着我喊了起来:“小东西,你给我等着,比赛完了,老子要了你的命!”

说着,他就连滚带爬的,跑到广场的边缘,没出一分钟,广场之外,就出现众多的黑衣人,显然这些人都是辛炎,叫着过来,准备比赛一完,就来找我麻烦,要我命的!

看着那黑衣人的数量,少说也得一百个,对此,我并没有丝毫的担忧,他们人数多那又如何?

虺氏八兄弟,以及陈瑞他们八个,打他们这些人搓搓有余!

我并没有即可通知他们,而是淡定的准备着下一轮的比赛。

周围准备比赛的人,瞧着外面来了这么多,我却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他们都是微微有些惊讶,甚至有人开始嘀咕,说这家伙不怕死啊,都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吗?

但很快这种论调,就被主持人说了句,比赛开始,给淹没了。

他们虽然都很想看热闹,但是眼前,还是比赛最为重要。

这次我们这边的只剩下了两个人,所有的焦点,也都放在了我们的身上,他们并不是想看我们这次的成绩,能排第几,而是想着,我和宋轶,什么时候能淘汰,一旦我们两个人淘汰了,他们当地人,就等于大获全胜了,所有的矿产,他们都将收回。

这次的时间,再次缩短,缩短到了30分钟。

时间紧迫,我也没了心思去吸取原石里的灵气了,直接就开始去寻找带有灵气的原石。

先前12块就晋级了,虽然这次难度更大,但是这次可是14进7,能留下来的,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对于这些精英来说,三十分钟和五十分钟,并没有多么大的区别。

上一轮,第7名,是16块!

我这次想要进入前7,那至少也得16块,为了保险起见,我必须得得超过16块才行!起码也得17块。

先前想的,要低调,但是进入前7的话,已经不能算是低调了。

只要稳稳的进入前7,让他们看不到我对吴昂基的威胁就行。

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选择了18块带有翡翠的原石,依旧到时候还是看他们的块数,再来决定自己会切开几块。

除了这些之外,这次的比例,变成了36比1,找36块,才能找到1块!

我足足花了25分钟的时间,我才找到了20块。

我在完成的同时,其余人,也都完成了。

这让我震惊万分,这些人的水平,已经远超我的想象,我可是通过手去摸的,一块也就浪费几秒而已,而他们呢?不可能用手去一一的去摸,只能通过观看!

而且观看,只需要用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就能判定真假,这水平,实在是太高了,不知道比王家明那个二等鉴定师,强了多少。

随着挑选原石过后,就开始切割了。

我按照计划,并没有立刻切割,而是等待着别人,不出五分钟,全场就变得哗然起来。

宋轶选的20块原石里,竟然20块全部都含有了翡翠了,也就是说,在更难的情况之下,他反而更进一步!

这让在场的缅甸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就一直淡定,同样也是20块,全部切出绿来的吴昂基,看向宋轶的眼神里,也多了份忌惮!

他也开始看重,宋轶这个对手了。

而至于刚才那位一级特等鉴定师,则是因为时间的缩短,难度的增加,切割出来的原石,大不如刚才,竟然只切出了,让人大跌眼界的11块原石!

其余人,也都是纷纷下降,甚至数了数原本14个人,已经有8个人,只赌中了10块。

面对这种情况,我傻了眼,看来我还是高估这些人了,他们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厉害,面对时间的缩短,他们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既然如此,我也不会傻得再去切开18块,看了看其他人的排名,我还是选择和先前的一样,依旧是12块!

12块排名第六,已经处于晋级的名次。

围观的人,除了对宋轶的忌惮,以及对其他人的表现觉得意外,同时也对我小小的震惊了一把!

刚才我晋级14强的时候,他们大多数人都认为,我能晋级14强,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可是没有想到,我竟然晋级到了7强,还排名第六!

另外感觉无语的是,每次晋级,我都是12块!

不多不少!

刚开始他们震惊,后来发现我每次都是12块,表情都变得纷纷有些奇怪,大多数人,都开始猜想着,我是运气好,才晋级的!

不然的话,为什么每次都是12块?

这说明我的实力本身就一般,最多只有赌中百分之60的几率而已,想进一步,根本就不可能!

一念至此,他们对于我也就失去了兴趣,而是将目光都锁定在了宋轶身上!

他可是这次他们这一方,大获全胜的最大拦路虎,目光里充满了忌惮!

而我们这边没有选择走的人,也是都将希望的目光看向了宋轶,他们已经失败了,他们的希望,只能想宋轶能赢一场,为我们这边的人争一口气。

宋轶看到别人这么看自己,更为的得意起来,连小调都哼了起来,不停的夸下海口,说他一定能赢,一定能赢!

他浑然忘了,这边的人是多么的卑鄙,他对于吴昂基的威胁那么大,很有可能会遭到他们的针对!

事实也是如此,由于是最后一轮,所以给剩余7个人的休息时间特别的长,他们这边的人,突然之间,就以大家累了为由,开始给剩余的7人端茶倒水。

宋轶以为这些人怕他了,非常得意的就喝了起来,然而几碗茶水下了肚,宋轶脸色一阵扭曲,就抱着肚子要上厕所,这不上还好,一上就停不下来了,到了比赛开始,他都没有停下来,刚想过来参赛,还没有跑到地方,就再次堵着肚子上了厕所,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主办方已经感觉到了宋轶的威胁,直接在他的茶水里,下了泻药。

真可谓是卑鄙到家了。

我也是一阵后怕,幸亏事前早就想着低调,早就想到他们会用卑鄙的手段,所以没有去喝他们的茶水。

不然喝的话,那我也得完蛋。

我们这边的人,瞧到这,纷纷大怒不已,但是这边是他们缅甸人的地盘,我们这边的人敢怒不敢言,唯有将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可是他们一想到,我年纪轻轻,是凭借着运气,进入7强的,哪里有任何的希望能赢得比赛?

他们纷纷摇头,变得落寞起来,摇了摇头,开始分散的离去,留下的只不过三四人而已。

刚才被我暴揍的辛炎,在远处不停的看着我,对于我能进入7强,他是有些惊讶的,心里似乎也祈祷着,我能赢!

可祈祷归祈祷,不管我事后是赢了,还是输了,他都会对我动手的,从他的手下,将广场包围就能说明一切了。

对此,我根本漠不关心,将心思都用在了比赛之上。

雷玛根大桥

雷玛根大桥第二集

这一抹的笑意让秦极天浑身一颤,一股不好的念头在他的心里升起,但是他又说不出来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不过,接下来他就会知道,为什么澹台清月在这个时候会是露出了这么一抹的笑容。

在秦极天快要抓住澹台清月的时候,澹台清月脸上的那一抹笑容终于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的冷漠。随后,就见她的身影快速一闪,消失在了秦极天的视线之中,随机就看到一道寒光闪过,秦极天吓得急忙闪身躲避,却是发现,这竟然是一道利刃发出的寒光,擦着他的

脖子过去的,差一点就将他给割喉了。

秦极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可是吓得不轻,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澹台清月会忽然的对他出手,这真的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而澹台剑锋和宁将军也是没有想到澹台清月不光是没有被秦极天所挟持,而且还击退了秦极天。

虽然,澹台清月是攻其不备,忽然的出手,有偷袭的嫌疑在其中,但是能够在偷袭之下击退了拥有化神中期实力的秦极天,这依然是十分令人震惊的啊。

此时的秦极天无比惊骇的看着澹台清月,他实在是想不通,澹台清月的实力什么时候竟然变得如此强悍了。

原本,澹台清月只是元婴中期的实力,在秦极天看来,想要拿下澹台清月,那一点问题都是没有的,但是结果呢?

结果却是澹台清月出其不意的一招将他给击退了,让他原本想要劫持澹台清月的如意算盘彻底的落空。

这一个如意算盘的落空,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的啊。

要知道,如果手上没有澹台清月的这个人质,那么他基本上不可能在宁将军和澹台剑锋的围攻下逃离王国的,更不要说他手下的弟子们了。

“秦极天,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一招击退秦极天,澹台清月露出了冷笑,“你以为本公主还是之前的元婴中期实力了吗?”

一句话点醒了秦极天以及其他人,此时他们才注意到,澹台清月的实力似乎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她身上的气息非常的强大,仔细一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元婴中期,而是化神初期了啊!“你什么时候晋升的化神初期?”秦极天一脸震惊的看着澹台清月。原本澹台清月元婴中期的实力,就已经是非常有天赋的结果了,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么简单的啊

化神初期,她才多大?

二十几岁的年纪,化神初期的实力,这是要羡慕死人了吗?还是说,她澹台清月的基因就已经优秀到了这个地步?

想到这里,秦极天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之前就知道澹台清月很是不简单,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澹台清月啊。“呵呵,秦极天,你以为在这个秘境之中,你的化神中期实力就真的强大了吗?妄想出卖承天王国来换取你的荣华富贵,这个算盘,你打错了!”澹台清月轻笑一声,手中

的长剑直指,对着秦极天道:“身为承天王国的人,在承天王国遭遇危机的时候,竟然如此落井下石,天理难容!”

“哼!”秦极天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他此刻的心里却是在盘算着,如何才能够从王宫逃离。

面对宁将军和澹台剑锋,现在又加上一位化神初期的澹台清月,他实在是没有信心打下去的。

“你别想逃了,极天门,就等着被灭吧!”澹台剑锋上前一步,挡住了秦极天的退路。

与此同时,宁将军也是封住了殿门的位置。

见到如此,秦极天知道,自己今天想要从这王宫之中逃离,似乎是有些不可能的了。“你们当真是要杀我?别忘记了,我极天门的老祖,那也是化神后期的存在,要是我在这里遭遇到了不测,你们就等着我极天门老祖的报复吧!”秦极天为求活命,只要拿

老祖的名头来当保护伞了。

这话一出口,倒是让澹台剑锋有些一愣。

虽然极天门的老祖似乎是有很多年没有出现了,甚至也是有人认为极天门的老祖其实早就不在了,但是这毕竟只是捕风捉影的消息,并没有确切的消息啊。

如果极天门的老祖真的还健在的话,那今天要是在这里杀死了秦极天的话,那极天门的老祖必然是要为秦极天报仇的,到了那个时候,承天王国的危机恐怕更甚啊。

看到澹台剑锋眼神之中的犹豫,秦极天很是高兴,只要澹台剑锋不敢对自己动手,自己逃出生天了的话,那以后的事情可就不是他承天王说了算的。

秦极天早就做出了决定,投靠海龙王国!

海龙王国的实力是真的很强悍的,就算是承天王国和海龙王国数次交锋,都是基本持平,但是在总体上,还是海龙王国占据优势的啊。

承天王国的不支,已经是越来越明显了。所以,在得知大供奉殒命之后,秦极天就联系了海龙王国,暗中投靠了。而他原本是想要左右逢源,不暴露这个关系,结果却是因为澹台清月的原因,让他暴露出了这个

秘密。“哼!你不要痴心妄想了,反正你极天门已经投靠了海龙王国,就算是不杀了你,也是我们承天王国的敌人,倒不如现在就杀了的干净!”澹台清月看到自己的父王被秦极

天给吓到了,连忙大声提醒道。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澹台剑锋也立即明白了过来。

对啊,他们反正已经都是投靠了海龙王国,放他回去,那也只是平添了敌人而已,又不可能会化敌为友的了。倒不如在这里处理掉,以后还少了两个敌人呢!

澹台清月的话瞬间让秦极天大惊失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澹台清月竟然会是如此的狠辣,一语就道破了其中的关键。“清月说的不错,与其放虎归山,倒不如现在就将之斩杀!反正和极天门也是不死不休了,断然没有放过的道理!”澹台剑锋这个时候自然也是明白了过来,手上的长矛也

是寒光四射,杀气四溢。

秦极天见到如此,心如死水,他知道,想要从这三大高手之中逃走,那是很困难的。他的眼珠子转了几圈,看向了别人。

然而,这个时候的蓝天和南宫鹰等人却是扭头看向了一边,谁也不会去理会秦极天的。

虽然他们对承天王室是没有啥感觉的,来到这里也只是想要将澹台清月娶回去。但是他们不会背叛承天王国的,即便是王国被灭了,他们也不会去投靠别人。

而极天门可就不一样了,在王国岌岌可危的时候,他们不光没有帮忙,反而是直接投靠了海龙王国,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接受的。

所以,秦极天在向他们求救的时候,他们故意不作理会。

“你们,很好!”秦极天看到了这些人的态度,知道他们是不会站出来帮助自己的了。

此时此刻,他是有些后悔的了,他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如此的地步,如此对自己不利的地步。

之前,他还以为一切都是胜券在握的,即便是面对化神后期的宁将军,他也自信是可以劫持到澹台清月,以清月公主来威胁承天王室。但是结果,却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清月公主的实力竟然会是如此的强悍。化神初期,这真的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而这一个变化,却是彻底的将他推向了必死之地。

雷玛根大桥

雷玛根大桥第三集

“好,感谢各位的热情表演,接下来……”

舞台上,一身素雅打扮的女主持人主持着晚会的继续进行,这一切都跟杨长峰无关,他的思维陷入一个非常奇妙的境界,他一直在自问。

瞧不上这个刘总办的这台晚会,那是真的,但杨长峰不认为陈氏集团现在出手,就能比刘总做的更好。

这个大染缸里的人,没有几个是真正单纯的,每一件事都带着自己的目的,再加上纵横交错的关系网,原本就不单纯的慈善晚会必然变得更加复杂。

陈氏集团有能力把舞台设计的更加漂亮,把晚会效果提升的更加优秀,可陈氏集团做不来邀请这么多的明星,各路明星,而且,也做不到能平衡各方的利益要求。

“或许,我们只适合做单纯的慈善事业,而不适合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杨长峰有一种顿悟感觉。

以前,他一直认为,有什么事情,就做什么事情,可他现在觉着,有些事情,哪怕你觉着能比别人做的更好,那也不要轻易去做。

事情是忙不完的,钱也是挣不完的,做好现有的工作,就是最大的努力了。

“放弃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把现在的公司经营好,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杨长峰似乎明白了陈艾佳并不大肆扩张的用心。

到底是冰雪聪明的女孩,她更清楚陈氏集团需要什么,能做什么,能做好什么。

比起陈艾佳,杨长峰就显得有些急躁,这既因为他的性格,也是因为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

杨长峰明白了,让他去当一个部门的主管,他能把那个部门带到顶级,但如果让他掌握全局,他既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力气,他是冲锋陷阵的将才,而不是运筹帷幄的帅才。正如刚才所想的一样,一个人永远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就像那个刘总一样,他不想把慈善晚会办的单纯一点吗?他想,必定最想,因为越是单纯的慈善晚会,他这个承办方在

上头的心里就会越有分量,可他办不到。

所以,他只能面面俱到,说好听点这叫精细,说不好听点这叫油滑。

杨长峰绝不愿意做这样的人,也更不想陈氏集团成这样的企业。

“该放弃的就要放弃,有些事情,还是留给别人去做更加合适。”他下了决心,以后,再不能看到什么好就想做什么了。

陈氏集团现在膨胀的很,那么多的项目要上马,还要建立分部负责各项目,看起来庞大无比,而且,现有的项目的确也都是比较好的项目,可要是再多一点,那就不是膨胀,那叫虚浮了。

陈艾佳眼光高明,杨长峰不得不佩服。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陈艾佳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守好固有的,发展擅长的,可她为什么从没跟自己说过?

大概,她是怕挫伤自己的积极性,也在照顾自己的面子吧。

想想当初初见的时候,两人几乎水火不容,现在竟渐渐有一种知心的感觉,杨长峰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

拿出手机,他给陈艾佳发了一条短信:“忽然发现,能遇上你,真好。”

突如其来的情话,让陈艾佳一阵错愕,这家伙带赵小刀她们去参加慈善晚会了,怎么还发起了情话呢?

怎么了这是?

摇摇头,陈艾佳回了一条短信:“别走神儿,直播了,也别惹事儿,那种地方,咱们去过就行了。”

她始终是清醒的,娱乐公司建立起来之后,必然要选择一条道路,是流量明星制作公司,还是四平八稳,但却稳健无比的演员甚至艺术家公司?

陈艾佳是选择后者的,但她不会跟杨长峰明说。“我们手里还有一些钱,让他自己去体验,等他自己明白了,我们就不用耳提面命了。”她这样跟安雅说过,安雅对杨长峰看到什么好处都想往回扒拉的行为很是好笑,但她也看得出来,这种贪多嚼不烂的

行为,只会把公司带上杂乱无章的地步,所以,她跟陈艾佳谈过这个事情。

陈艾佳更清楚,而且,她更有行动力。

既然他还不清楚应该怎么做才最有利,那就让他出去闯一闯,自己明白的道理,比任何人告诉的都有用。

没过多久,陈艾佳接到杨长峰再发过来的短信,什么都明白了。

杨长峰说:“事实证明,还是你的策略是对的,以后我们就不要再扩展项目了,把目前的做好,就是最好了。”

原来他顿悟了啊!

陈艾佳笑了笑,再没有回复过去,她完全放心了。

不容易啊,让这家伙自己去领悟道理,终于在今天顿悟了,这可真是不错的惊喜。

“本人还是很善于调教的嘛!”自得地自夸一句,陈艾佳拿起电话,“小雅,你过来一下。”

安雅很快过来,见陈艾佳心情颇好,奇怪道:“你捡钱啦?”“那惹事儿精终于顿悟了,刚发短信说,守住我们现有的事业,不用再扩大那么多产业了,你把那个筹备办公室解散了吧,人员各自回各自的岗位去。”陈艾佳笑道,“还有啊,教育基地的事情,你考虑了没

有?”

安雅怒了:“还嫌我不够忙是不是?”

“是是是,你很忙,你是全公司最忙的人儿!”陈艾佳跟安雅的关系越来越好,没人的时候,安雅也不避讳着,说不满就不满,陈艾佳也理解她,好话哄一下,承诺再不给她派工作就好了。

这不,安雅马上就高兴了,道:“放着那么一个闲人你不用,非让我累死累活干什么。好吧,我这就通知去,对了,有两个流浪歌手来求职,刘总没在,怎么安排?”陈艾佳稍微想了一下,道:“不专业的我们,就不要参与专业的事情了,让后勤安排他们先住下,让保安部考察,等明天刘总回来再面试,我们的确需要几个歌手撑门面才行,不过,要告诉他们,我们不炒

作捧红!”这是原则!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