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行天下之走单骑

镖行天下之走单骑
  • 主演:姜大卫,王莎莎,周群达,吴晓敏,邹俊百,孟广美
  • 导演:邓衍成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7
故事发生在明朝年间,一桩血腥的灭门惨案震惊了京城,惨案中唯一幸存的是富翁周葵富(闵政 饰)的女儿采儿(王莎莎 饰)。临死之前,周葵富给了采儿一枚柳哨,让她投奔天下镖局的王振威(周群达 饰),希望王振威能够护送采儿回到山西老家,向家族长老们揭露事件的真相。   原来,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正是采儿的继母玉观音(孟广美 饰),她的所谓意在侵吞周葵富的全部财产。途中,采儿幸运的偶遇了亦要前往山西的王振威,采儿女扮男装,一老一少结伴而行。哪知道一路上危险不断,层出不穷的刺客纷纷将矛头指向了采儿。最终,两人顺利的抵达了目的地,没想到却落入了玉观音设下的又一个圈套之中。

镖行天下之走单骑第一集

这接生的大夫乃是天界之中最有名声的接生婆了,从她手底下出来的婴儿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这个接生大夫的技术自然也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北堂夜泫守在门外还是一脸担忧,尤其是听到产房之中传来寒月乔一声声地惨叫,更是让北堂夜泫的手心都渗出了汗水。

“小姨,月乔她不会有事吧?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出来啊?”

翁桂凤这时连忙安慰道:“夜泫你不要担心,月乔她身体那么好,怀孕的时候又没有什么异样,这个接生的大夫又那么厉害,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一旁的寒振岐这时也对北堂夜泫说道:“夜泫啊你不要害怕!这女人生孩子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再耐心等一等就好了!”

只是寒振岐虽然嘴上在安慰北堂夜泫,他自己同样也是一脸紧张,毕竟里面躺着的也是她的亲孙女啊!

好在这样的紧张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没过一会产房之中突然传出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声,没过一会节省的大夫便抱着婴儿走了出来。

“恭喜恭喜!是个女儿!”

北堂夜泫朝着婴儿看了一眼,但是很快便对接生大夫问道:“我娘子呢?她没有什么大碍吧?”

“太子殿下尽快放心,太子妃一切安好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这话北堂夜泫这才长出了口气,而这时翁桂凤已经将那婴儿抱在怀中不停逗弄起来。

“夜泫你快来看啊,这孩子的眼睛真大,和她妈妈一样,长大之后肯定是个大美人!”

北堂夜泫知道寒月乔安然无恙之后,这才走到那婴儿面前仔细端详起来,这婴儿虽然刚刚出生但是眉眼之间确实有着几分寒月乔的风采。

寒月乔本来就是一个大美女,现在这个女孩显然已经继承了寒月乔的精髓,看来长大之后一定又是一个魅惑众生的尤物了。

寒振岐这时说道:“对了夜泫,这孩子的名字还没起呢吧,要不要爷爷我帮你们取一个啊?”

北堂夜泫一听这话连忙摆手道:“不用了!这取名的事情还是不麻烦您老人家了,等会我和月乔亲自商量一下好了!”

北堂夜泫实在是被寒振岐弄出心理阴影来了,北堂豪杰和北堂俊雄这两个名字就是寒振岐给起的,这名字虽然听起来很是霸气但也确实直白了一些。

男孩子起个名字直接一点倒也就算了,万一寒振岐给这女孩在取个名字叫什么翠花之类的,那北堂夜泫可接受不了。

只见北堂夜泫这时抱着孩子来到了寒月乔身边,寒月乔此时脸色还有些苍白,见到北堂夜泫抱着孩子过来,连忙鼓起力气道:“相公,让我看看孩子好吗?”

北堂夜泫闻言连忙将孩子放到了寒月乔面前,寒月乔看到孩子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北堂夜泫这时对寒月乔说道:“娘子,这孩子的名字还没有取呢,你有什么想法吗?”

寒月乔闻言不禁面露沉思之色,片刻之后开口道:“这个孩子是我们最小的孩子又是一个女孩子,将来肯定会得到万千宠爱于一身,不如就叫她宠儿好了!”

“宠儿,北堂宠儿,这名字听起来倒是不错,好!那就听娘子你的,就叫她北堂宠儿好了!”

北堂夜泫这么一拍板孩子的名字也算是正式定了下来,北堂夜泫对于北堂宠儿这个女儿也是宠到了极点。

先前寒月乔生的都是儿子,这次好不容易生了一个女儿,北堂夜泫先前还不觉得,此时看着北堂宠儿那张小脸,眼中的宠溺之色简直都要溢了出来。

就连寒月乔见了都不禁感到有些吃醋,北堂豪杰和北堂俊雄知道自己有了小妹妹之后,一起过来想要看看自己的妹妹,但是却被北堂夜泫毫不留情的给挡住了。

至于拒绝的理由那就更加好笑了,北堂夜泫担心北堂豪杰和北堂俊雄毛手毛脚会伤到北堂宠儿,所以暂时不准他们两人看北堂宠儿。

搞得北堂豪杰和北堂俊雄一脸郁闷,大家明明都是一个爹妈生的,怎么受到的待遇就这么不同呢?当初他们刚刚生下来的时候,也没见北堂夜泫这么小心翼翼担心这担心那的啊!

“娘子,你看宠儿她在对我笑呢!”

北堂夜泫在房间之中一边陪着寒月乔一边照看北堂宠儿,只不过北堂夜泫大部分时间视线都放在了孩子身上,有时候还对着孩子露出一副傻笑。

寒月乔见状更是觉得好笑不已,看来北堂夜泫将来也是一个女儿奴啊,时间一晃而逝,转眼之间三年就过去了。

太子府中此时是一片鸡飞狗跳,下人们一个个都东奔西逃的,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一样。

“你们不要跑啊!都站住别跑啊!”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突然间响起,随后一个扎者双马尾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这小姑娘看起来也就三四岁的样子,但是一张小脸却是粉雕玉琢煞是可爱,让人看了忍不住就想要亲上一口。

不过太子府中的下人们对于这个女孩却好像非常畏惧,女孩所到之处所有的下人们都四散逃开,没过一会寒月乔终于出现在了女孩面前。

“宠儿!你又在欺负人了!娘亲是怎么教你的,跟你说了多少遍不准欺负人不准欺负人,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这个小姑娘自然就是北堂夜泫和寒月乔的小女儿北堂宠儿了,在寒月乔生下北堂宠儿没多久之后,寒月乔和北堂夜泫就重新回到了天界之中。

毕竟天界之中灵气充裕,对于北堂宠儿的修炼有更大的好处,可是谁知道这北堂宠儿在北堂夜泫的宠爱之后简直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小魔女。

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折腾太子府中的下人,这次北堂宠儿又在逗那些下人玩,好在寒月乔及时出现制止,否则还不知道北堂宠儿要闹成什么样子呢。

面对寒月乔的训斥北堂宠儿不禁低下了脑袋,而这时北堂夜泫也走了过来,一见到北堂夜泫北堂宠儿瞬间就跑到了北堂夜泫身后。

镖行天下之走单骑

镖行天下之走单骑第二集

夜,老槐树下,路一白赢了。

如果是几年前的路一白,也曾是个热血男儿,被人怼个几句,肯定当场就会怼回来。

俗话说的好:忍一时越来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不当面怼回来就是输!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心态越来越平和了。国家都说了,90后已经是中年了,中年人就该有中年人的样子嘛。

对于嘴炮,路一白已经基本免疫,内心不会起丝毫的波澜。

但他不喜欢身边的人遭受攻击,哪怕是言语上的。

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其实很护短。

对于自己的战斗力,路一白心里是有底的。

他知道这些天赋异禀的守夜人,同阶战斗基本上是无敌的。

小说里不都写了嘛,妖孽天才都是可以越级作战的。

他很清楚,这个朱二在二阶的时候,应该也是领先绝大部分同阶守夜人的,体内的守夜人之力也绝对比普通二阶深厚的多。

可惜他遇到的是路一白。

路一白体内的守夜人之力,至少是同阶的三倍!

而且他走的又是炼体流,身体素质杠杠的。你干什么不好,居然跟我肛正面?

又是量大的守夜人之力以供续航,又是刚猛的拳头力量惊人,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奶/大/攻/击/强!

路一白体内的金色巴掌一附体,守夜人之力直接外放,直接一巴掌拍飞!

由于他体内金色巴掌的特殊性,连同样修炼《痛经》的林小七都说过,她在二阶的时候,正面力量肯定没路一白那么强。

虽然不知道林小七二阶的时候修炼出了个什么玩意,但她和路一白肯定不一样。

她同样是炼体流,同样力道强悍,但不像路老板这样,“潜力点”全他妈都加在力量上了……

什么也不管,一切全靠莽!

这才是朱二感觉最懵逼的地方啊,林小七当年也没这么猛吧?这新人嗑药了吧!

一阵夜风拂过,老槐树的树叶随风摇晃,它就像是在摇头晃脑地笑着:“沙沙沙……”

路一白依旧是那副很没精神的样子,仔细想想,刚刚可能是因为自己突然袭击,朱二还没有做好准备,不是特别公平公正,所以他正直的建议道:“要不要三局两胜?”

朱二:“……”

你确定不是想要再拍飞我一次?你一定是还想再呼我一脸对不对!

在这种同阶无解的力量面前,他再多的经验与技巧都成为了一堆废纸。

《三侠五义》里有一句话叫“一力降十会”,大致讲的是一个力气惊人的人可以打十个会武的人,路老板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现在的他,硬得不要不要的!

总之,纯粹的肛正面的话,朱二不可能赢。

“不用比了,输了就是输了。”朱二起身道。

他的这份爽快倒是让路一白有些讶异。

以朱二的实力与经验,其实缠斗的话是很占优势的。

但路一白还有魂钉没用,如果朱二把实力压制在二阶,魂钉肯定会有效果,路一白还想拿出来练练手的来着,可惜人家小白鼠不愿意。

“既然小七不想来当副队长,比试我也输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看向路一白,道:“新人,希望以后还有再切磋的机会。”

爽快的认输,爽快的离开,这倒是让路老板对这个朱二多了些微的好感度,这人貌似也没那么糟糕,当然,也讨喜不到哪里去。

看着朱二远去的方向,林小七道:“老板,其实朱二并没有什么恶意。”

这其实也是朱二感觉最委屈的地方,林小七“恶名昭彰”,谁找她当助手绝对是找罪受,这是公认的啊!

鬼知道你们是如何相处的那么好的!

林小七看着朱二远去的方向,补充道:“他不敢的。”

路一白嘴角抽了抽:“……”

这个朱二怕是以前也和小萝莉樱柠一样,活在林小七的统治之下吧。

夜依依此刻适时的探出脑袋,道:“老板,小七姐,那人走了吗?”

路一白点了点头,道:“已经走远了。”

夜依依欢快的跳了出来,从口袋里取出四张百元大钞,献宝似得道:“铛铛铛铛!老板,半杯威士忌我卖了四百块诶!”

路一白突然有点同情这个朱二了。

怀着诚意来邀请,然后被丑拒。

不止被拍飞,还贡献了这几天的宵夜钱。

他都想加一下朱二的微信了,然后告诉他:记得要常来。

……

……

朱二的出现,好像就这样成了今晚的小插曲,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老板,我想这个神秘妖魔组织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棘手些。”林小七坐在路一白身边道。

她想了想,道:“朱二来找我加入巡查队,很可能也是因为他感到这个组织有点难对付。”

“原来如此。”路一白点了点头。

他一开始其实不是很明白,朱二为什么那么想让林小七加入巡查队,看来是形式不怎么乐观的缘故。

上一次在浦城,如果不是林小七为了夺得那颗妖核适时出现,那一场战斗可能就会造成守夜人的伤亡了。

五级大妖,必须认真严肃地对待。

更何况这个组织很可能还有不少五级大妖,甚至是……五级之上!

毕竟五级大妖的命牌序列号只是B开头的而已!

林小七盘膝坐在沙发上,这个动作使得她的裤腿微微卷起,露出一小截光洁的脚踝,她抱着抱枕对路一白道:“老板!”

“怎么了?”路一白侧身道,难道还有什么更为严峻的事情?

“该点宵夜了。”

路一白:“……”

他拿出手机,一边为自家的猫娘点宵夜,一边对她道:“去把依依叫上来吧,让她别收拾了,一起看看吃什么。”

林小七点了点头,飞速下楼。这种时候,她永远是最勤快的。

路一白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老槐树的枝桠,看着夜色中的乌城。

如若是以往,他现在已经在床上酣睡了,可现在的他,却正是一天最清醒的时候。

加入了守夜人后,他的人生的确大变样了。

有句话说的很好:【当你选择一条道路时,另一条路的风景就与你无关了】。

他踏入了一个更神奇也更危险的世界,也便脱离了普通人的层面。

偶尔也会有点不适应,但路一白并没有对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至少他和身边的伙伴们相处的很愉快。

他觉得自己和俩小妞相处的蛮好的。大家的三观和各方面真的特别的合,比如:

“这个好吃,点这个怎么样?”

“吼啊吼啊!”

他一口气多点了几份,反正今天多赚了不少钱。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啊,朱二同学一定要常来啊!

……

镖行天下之走单骑

镖行天下之走单骑第三集

他想说怀双胞胎能够养成这样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但是感觉自己说出来可能会被骂,想想还是闭了嘴。

“好了好了,再过两个月你就可以看到你家小公主瘦不瘦啦。”

顾西无语的拉了他一下。

第二日,王婶没有来,来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青涩的小姑凉,说她叫她小静就好了。

看起来话不多,只说是她妈妈让她过来帮忙做事的,然后自己就开始忙活起来了,可能是之前王婶就交代过她要做些什么,所以她很快就自顾自忙了起来。

顾西见她安安静静的似乎并不多话,也没说什么。

过了一段时间,见这个菇凉做的不错,也就默认了她的存在。

这天刑北岩公司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情,给她做了早餐,便早早的离开了。

顾西起床的时候感觉肚子里一阵胎动,没有刑北岩扶着她起床,一时之间居然自己起不来了。

“老实点!”拍了拍肚子中闹腾的两个宝宝,她终于爬了起来。

出了房间,小静正在楼梯口擦着扶手,看到了她还打了一声招呼。

顾西大大的大了个哈欠,准备下楼,猛不然的右眼皮狠狠跳了一下。

她还没来得及多想,脚已经下意识的往楼梯踩去。

下一秒,脚下一划,顾西瞪大双眼想要去拉周围的东西,却摸了一个空,恐慌感一瞬间遍布了浑身!

一阵眩晕过后,肚子就是一阵巨疼!

“小静!”顾西倒在了地上,迷迷糊糊之间急忙喊人。

可一抹身影朝她走了过来,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后,起身离开了。

顾西最后的意识中,只剩下了那离开的背影。

正在沙发上睡得正香的团子闻到了熟悉的血腥味,急急忙忙的冲了过来,看到倒在血泊中的顾西,嗷嗷大叫跑了出去。

不远处正在巡视的保镖突然感觉自己脚下一紧,低头一看,居然是主子家那只小宠物在咬着自己的裤腿用力的往某个方向拔。

他皱眉问:“小东西怎么了吗?”

团子依旧死死的咬着他。

男人这才感觉不对劲,顺着它的力道走了过去,见是别墅里,猛不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与此同时,正在公司快速解决事情的刑北岩接到下属一个电话,听到消息的瞬间,手机一下从手心滑落,摔了一地粉碎!

医院中,距离顾西来到医院已经抢救了一个小时!

十几个保镖低着头站在一边,刑北岩得到顾西还在抢救中的消息,回身一脚踹在了带头的保镖身上。

令人牙酸的骨骼声响起。

“都他妈怎么看的人!”

一群保镖低着头微微发抖,谁也不敢说话。

刑北岩坐在走廊的绿色塑料椅子上,低弯着身子,双肘撑在腿上,手掌胡乱在脸上一通乱抹,大口吐着气。

又过了一个小时,刑北岩终于坐不住了,猛地站了起来,双眼猩红的往手术室中看去。

血,好多的血!

看着手术室中躺着的脸色苍白的人儿,愧疚感几乎将他淹没。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