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鹰突击队之狙击

红鹰突击队之狙击
  • 主演:徐海为,何珺
  • 导演:刘健魁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八路军军部准备对日展开大规模作战,就在此时,我军潜伏在日军的谍报人员三哥哥发来密电日军准备在战场上使用生化武器。军长李天佑派出红鹰突击队接应三哥哥,将敌人生化武器资料带回军部,以便做出相应准备。不想,三哥哥发出的密电被日军截获,立即命令将细菌实验部队转移,并派出一支35人的小队准备剿灭红鹰突击队。

红鹰突击队之狙击第一集

在雅君选中灯笼的那一刻,四周几个大灯笼突然倒地,里面蹦出几个人,分别是冥红,屏幽,千亦兰,湛璃儿,方月歌,个个捧着肚子大笑,雅君傻愣在原地,有谁能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哈哈,笑死我了,我快憋不住了。”

“我也快忍不住了,到底谁想的这个游戏。”

“没想到雅君还有这么萌的一面。”

“楼瑾输了,楼瑾输咯!”

嗯,不对,还少了一个人,忽然想起什么,目光落在面前刚刚选中的这个灯笼,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拿,这次竟然轻松的就把灯笼拿起来了,下面果然蹲着一个人,赫然是楼瑾,目光一柔,轻唤:“瑾儿?”

楼瑾双手抱着膝盖,披着斗篷蹲坐在地上,缓缓抬起头楚楚可怜的望着雅君,猛地扑进她的怀中:“阿姐~”

雅君顺势搂住他:“不是说选中了有礼物么?你们就是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本殿下吗?”对于这个想法,雅君有些哭笑不得,他们本来就是属于她的,这哪里算什么礼物,不过还是很开心。

“殿下,这你可就误解了,礼物还在后面呢,可是你最喜欢的那种。”方月歌走上前,对着雅君神秘一笑。

雅君弯了弯眼:“哦?本殿下最喜欢哪种?”

“这个礼物需要你坐下来观赏。”千亦兰和湛璃儿走过来,毫不客气的将楼瑾从雅君怀中扒出来,冥红则扶着雅君走到一旁早就摆至好的桌椅前坐下。

“我之前都说了,不要玩这种游戏,你偏不听。”屏幽安慰的拍了拍楼瑾的肩膀,一副你听天由命的模样,随后也走到一旁坐下。

楼瑾可怜巴巴的望着雅君,唤道:“阿姐,我不要···”

千亦兰瞪眼:“不准找雅君撒娇,大家之前可是都同意的,愿赌服输!不然下次不和你玩儿了。”

看到大家这番模样,雅君不禁好奇这礼物到底是什么。

冥红见此,趴在雅君耳边低声细语,告知了他们在玩什么游戏。

听了这所谓的游戏和礼物,雅君满脸汗颜,一年不见,大家都变的这么开放了吗?居然被她挑中的人就给她跳脱衣舞?而且还是众人面前,这还真是替她考虑的周到啊,大老远的赶回来过除夕,还真是值得。

楼瑾咬着唇,之前虽然答应的爽快,但是现在真轮到自己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大家都在让他怎么跳脱衣舞嘛!欲哭无泪的望着雅君。

雅君于心不忍,轻咳一声:“那个,脱衣舞可以有,大冬天的,要不咱们到屋里去吧?”

“就你心疼他。”方月歌轻哼一声,“往日你不是最喜欢看这个了?”

额,雅君被噎的说不出来,昔日在元国时,她确实喜欢玩这些,不,应该说权贵女子都好这一口。

“喜欢就坐着看,这可是咱们专程冲着你的喜好想出来的,你别因为楼瑾一人,辜负了咱们这么多人的心意。”冥红按捺住雅君,说的一本正经。

楼瑾气的牙痒痒,可毕竟答应的事,不能当着众人面反悔,他怎么就这么和阿姐心有灵犀啊,隔着灯笼阿姐都能选中他!哭。

天空忽然变的明亮起来,大家纷纷抬头望去,眼底划过一丝惊艳,原来是天空中升起许多漂亮的孔明灯,在空中缓缓漫步,明亮的光辉照亮了整个皇宫。

站在月下的楼瑾动了,他解开衣领,褪去披风,里面穿的衣服让雅君目瞪口呆,随即怒拍桌案:“本殿下不在的时候,你们就是这样穿的?”

“雅君别激动。”屏幽按住雅君的手臂,温柔道,“不止瑾贵君里面穿这样,大家里面穿的都比较少。”

千亦兰抢过话解释道:“对呀,咱们也不知道你到底会挑中谁,索性都打扮了一番,以免到时浪费时间。”

雅君闻言,心中怒气瞬间消散,气哼哼道:“最好是这样,不过本殿下得验证验证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话音刚落,在几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手已经伸进屏幽披风里面,触碰到的是大片冰凉细腻的肌肤,果然如他们所说,里面都穿的极少···

“殿下!”胸前忽然被一只手触摸,屏幽吓的惊慌失措的站起身,怒瞪雅君,眼中的怒气不言而喻。

雅君收回手,讪讪一笑,她怎么忘了屏幽是最害羞矜持的一个了,早知道就摸红儿的了,偷偷瞅了眼身旁的冥红。

恰好对上冥红的眼睛,冥红挑挑眉似乎看出她的想法,拢了拢衣襟,防贼似的防着雅君。

雅君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

“好了好了,瑾贵君在跳了,大家快看吧。”方月歌及时的打圆场。

月光之下,楼瑾身披一层轻盈的白色薄纱,轻轻的扭动着腰身,藏在薄纱下的身躯随着他的动作灵活的扭动起来,那妖媚的容颜,妩媚的身姿,仿若天生的尤物一般,穿上那雪白的薄衫,却又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妖娆与纤尘结合在一起,竟是那般的美,看的所有人都痴了,特别是当那万千灯火照耀在他的身上,楼瑾纤弱的身姿随着雪衫的飘逸,似要乘风而去。

楼瑾的舞跳的如何,没人观看,所有人都被今夜的楼瑾的美给惊艳到了,平日里楼瑾总是刀子嘴,谁也不会刻意去注视他的容貌,当今夜他将自己曝光在众人眼球中时,大家看呆了。

楼瑾感受到大家看自己的眼神,得意的勾了勾嘴唇,魅惑一笑,腰肢如水蛇腰一般扭动着,他的舞不同冥红的热情奔放,不同其他男儿的温婉柔美,有的只有无尽的魅惑,他那妖媚的眼眸流光四射,柔软的腰肢每一次的扭动,凝白如玉的腿每一次的旋转,似乎都在挑衅着你的神经,这就是楼瑾,一个浑身充满妖媚之气的男子,宛如一只狐狸精。

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雅君,红唇微吐:“阿姐不如今晚陪瑾儿可好?”

“好···”雅君一个字还未说完,腰间的肉瞬间被几只手掐住,痛的她皱起了眉,面对身边几个凶巴巴的眼神,好字又吞了回去。

楼瑾气急,这群杀千刀的,就知道坏他好事!

红鹰突击队之狙击

红鹰突击队之狙击第二集

等陌云曦被南宫羿恒带到地下水牢,看到王动三人那被卸了的下巴和满嘴的血污时,眉头忍不住轻皱了一下。

不是可怜王动三人,因为他们并不值得可怜,只是看着三人这副模样有点太影响美观罢了。

让人打来了清水替三人清洗一下擦干了三人脸上的血污,三人虽然傲气的还想躲避,但身子被铁链绑在了十字木桩上,早已经失去了拒绝的能力。

将三人清洗干净后又示意尘风将三人的下巴安回去,陌云曦这才看着三人舒服一些。

只不过,没了牙的王动三人嘴皱巴巴的在一起,让陌云曦觉得还有几分好笑。

在陌云曦随着南宫羿恒赶来赤霞山庄之前,宇文诚和尘风已经对三人进行了一次审问,从三人身上的鞭伤和烙印便可以看得出来。

不过,这三人显然都是嚼不烂的硬骨头,到现在,宇文诚他们还没有问出来什么,宇文诚还正打算用特殊的方式继续审问,在得知南宫羿恒和陌云曦要来,便也先放了放。

现在两人既然已经到了,那便接着方才的审问继续吧!

南宫羿恒原本不想让陌云曦看到这些,毕竟这样的事情太过血腥残忍,他不想让陌云曦去接触这些,可架不住陌云曦的好奇心便带着陌云曦来了这儿。

两人坐在了椅子上,陌云曦便睁着大眼好奇的看着宇文诚怎么做。

宇文诚总是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谦谦公子形象,陌云曦不知道像这样的一位如玉般的温雅公子会想出什么样的刑罚来。

只见在陌云曦印象中的那些刑具,什么钢钉床啦,老虎凳了,铁驴了……都没有出现,宇文诚只是让人拿来了一瓶上好的蜂蜜,然后让人在王动三人脸上,胳膊上,身上还有脚心处划出无数条深浅不一的伤口来,接着将蜂蜜全都用棉棒抹在这些伤口上,接下来便是一群小可爱上场了。

山间林中最不缺的就是蛇虫鼠蚁了,宇文诚让人将提前捉来的蚂蚁呀,蟑螂呀,蜘蛛蜈蚣什么的全数倒在了王动三人的脚边。

这家小家伙从琉璃瓶里被放出来时还有些晕,但很快便清醒了过来,寻着蜂蜜的香味开始寻找起美味来,不多时,王动三人的伤口上便已经爬满了这些小家伙,黑压压的一片不断的蠕动着,若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亲亲们看到这样的情况,有可能当时便能被吓得晕过去!

这样的情形,很像陌云曦当时折腾丘沫儿和在大别山上折腾那个大坏蛋风乘柳时的情形,不过看现在这情况,显然宇文诚的这一招要比当时她做的那些要狠多了。

“啊……啊啊啊啊……呃……嘿嘿……”

一阵阵奇异的像是哭又像是笑,像是难受又像是舒爽的声音从王动三人那没了牙的口中发了出来,三人脸上的表情也是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又难受的皱紧了眉头,想哭又想笑的让人看着十分的滑稽。

似轻羽轻挠着你的脚心,又似无数张嘴啃咬撕扯着你的身体,这样的感觉虽不如其他的刑罚看着来得那般剧烈,但这才是最难熬的。

“啊啊……啊……嘿嘿……杀了我,杀了我!啊啊啊啊……”

很快,三人便有人在这虫蚁的不断啃食下忍不住含糊的出了声。

“告诉我,你们的身份和幕后之人!”

依然笑得一脸温柔,依然是轻柔和缓之声,但此时的宇文诚不在是让人欢喜的想要靠近,而是胆寒的想要去逃离。

那人看了一眼宇文诚,然后非常有傲骨的将头扭向了一边。

伤口处的蜂蜜很快便被这些小东西们给舔食干净了,可这些小家伙们并没有因此而知足,开始继续向深处钻去寻找更多的美味。

“啊……啊啊啊……呃呃……啊……”

凄厉之声再次响起,一声比一声还要渗得慌,陌云曦此时忍不住也想来凑热闹,将上次让宇文艳做出来的七虫七花毒拿出来在三人身上试试药效。

当药丸被喂进三人口中后不久,那叫声变得更加的凄厉了,就像十八层地狱下正在遭受着酷刑的厉鬼一样,发出一阵阵惨绝人寰的叫声。

“杀了我……啊啊啊……杀了我,求你……杀了我……”

“杀了我……快杀了我……啊啊啊……”

“……”

王动三人显然已经是承受不了这非人的折磨了,方才的傲骨已经不见,念糊的出声乞求着,就像沿街向人们乞讨的乞丐们一样没有了半点的尊严,像只狗一样的等着主人的施舍。

“你们是什么人,幕后之人是谁,说……还是不说?”

“说……我们说!”

王动三人现在已经是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没有了利齿的他们,就算想要早点了结了自己结束这痛苦的折磨也不能,他们现在的命运完全掌握在了别人的手中,生……他们做不了主,就连死……他们也一样的不能自己做主。

“很好,不过你们可要想好了再说,若有一句假话,后果……想必你们心中清楚……”

有了宇文诚的警告,在看着坐在不远处脸上表情就没有变过的南宫羿恒和带着灼灼之光一脸兴趣的陌云曦后,三人现在只求能顺利一死,也便将他们的身份如实交待了。

王动三人所说的,南宫羿恒,陌云曦其实早已经猜了出来,他们也只不过是确定一下罢了,知道这事还真是赵新兰南宫子骏等人搞得鬼,很快也便猜出了赵新兰等人这么做的目的。

王动三人,南宫羿恒并没有如了三人的意,而是将三人的性命留了下来以做备用。

只是,在南宫羿恒带着陌云曦和宇文诚等人回了铭王府后的第二天,赤霞山庄却传来了消息,当晚有人夜闯赤霞山庄杀了王动三人,而且据赤霞山庄的人来报,夜闯山庄之人,对山庄的一切似乎非常熟悉,巧妙的避开了众人进入到了山庄的水牢之中,杀死了王动三人和几个在水牢中看守的人。

在王动三人的尸休旁,人们找到了一枚遗落的钱镖,应该是在双方打斗之时意外落下的。

当庄上的人将那枚钱镖呈上来时,宇文诚拿在手上仔细的瞧了瞧,然后向南宫羿恒轻点了点头,南宫羿恒虽没有说什么,但眼中神色明显的暗了一下。

陌云曦在看到宇文诚手中的钱镖时,眼中也快速的闪过一丝异色,在陌云曦的印象中,有一人所使的武器便是钱镖,那个将她拉下悬崖又突然失去了踪影的锦玉。

“王爷,宫里来人传话,说皇上有事要见你!”

见李嬷嬷进来,宇文诚快速的将那枚钱镖收进了袖中。

南宫羿恒进宫,自然是要将陌云曦带在身边的,宇文诚则在两人离开了去了赤霞山庄,对那里的一切重新做了紧急的部署。

南宫玄朗找南宫羿恒进宫,无非就是因为昨日行刺的事情看看南宫羿恒有什么看法或是发现,南宫羿恒自然是什么都没有说,但并不是像以前那样碍着那份不存在的亲情而去刻意隐瞒什么,而是觉得,一切还不是说明的时候。

南宫玄朗的身子似乎有些不是很爽,在与南宫羿恒和陌云曦两人说了两句闲话后便连连的打起了呵欠,也便让陌云曦和南宫羿恒两人回去了。

很快,吏部的人便查出了这月香楼的真正主人是谁,虽现在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情与房恩泰有关系,但南宫玄朗还是将其暂时解了值软禁在了家中。

不管这些事情查得如何,查出了些什么,现在都要放一放了,晋,楚,赵,越,齐,梁,蜀七国的使臣们已经到了皇城的周边,他们现在要做好迎接这一切的准备了。

冯青青的老爹冯伯宇也已经快马加鞭的带着几名府卫提前的进了皇城,住在了南宫玄朗赐给他们的府邸之中。

这几日,不管是南宫羿恒,还是宇文诚,就连闲人南宫子瑞也忙了起来做起了迎接七国使臣的事情,自然的是一般小国由普通皇子出面即可,但对于楚齐二国,为了表示自己的尊重,则由南宫羿恒这位唯一的亲王亲自负责迎接。

温宗钲也已经搬回了专门为楚国准备的驿馆怀安院。知道赵国也会有人来,宇文艳也是乖乖的躲在铭王府里不敢乱跑。

陌云曦呢,也怕遇到熟人,尤其是赵越两国的人,也是甚少再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就算出现也是轻纱遮面以防万一。

为了区别于以往她雪月时的打扮,以前是遮的全脸,而这次也换成了只遮眼下半面,衣服也不在天蓝或浅蓝,直接换成了和南宫羿恒一般的深紫,这样一来,不仅让陌云曦显得越发的干练,而且还隐隐的透着一丝神秘。

南宫羿恒看到陌云曦这焕然一新的打扮后,眼睛当时便是一片晶晶亮,忍不住便将陌云曦拥在了怀里一阵的折腾,直到实在忍不住体内的躁动差点便要擦枪走火了,这才不舍的松开了陌云曦。

红鹰突击队之狙击

红鹰突击队之狙击第三集

程道临并不是没怀疑过冷家在等待着鹬蚌相争的戏码上演。

可是每次的事情查来查去,全都是皇帝和安学文的影子,找不到冷家任何蛛丝马迹,加上冷淑妃在宫里逐渐变得消沉,连管理六宫的权利都直接让出来了。

他后来忙于跟楚奕他们斗法也就暂时把冷家搁置一旁,只待收拾掉皇帝,龙椅上面换了自己人,收拾冷牧老匹夫还不简单。

这才真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

自诩智谋过人的程道临,终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胸前雪白的胡子上斑斑点点,火把的映照下倍显凄厉。

他不是冷牧,运筹帷幄却手无缚鸡之力,只能束手成擒。

五军营的人将地上的武器全部收缴,把那些投降的禁卫军找地方安顿了。

整个乾安殿这才彻底没了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文武百官们也都在庆幸着亏得冒险来了,人人都在内心给自己三十二个赞,我果然是神机妙算、睿智果决之人。

林夕则在第一时间走到楚奕身边,命人赶紧去找太医。

当太医院张提点和刘副院使匆忙赶来,林夕让他们赶紧给皇帝瞧瞧。

这两位是目前太医院医术最高之人了,结果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林夕不动声色悄悄给楚奕的身体注入一点灵气,然后用精神力轻微刺激了一下他的大脑。

他还不能死,有些戏码还没唱完呢。

楚奕果然一声呻1吟苏醒过来。

当他看见一圈围着自己面带关切和悲泣,不停抹泪的老臣子们,情绪一阵激荡。

他多想张开嘴巴,大声的对着自己曾经的满朝文武大声的说:

麻辣隔壁啊!

早同意不就没事了,说不定现在都回宫喝粥去了!

楚奕自然看见面色十分不好的太医,目露恳切之色。

两个太医依旧摇摇头,望向了别处。

楚奕:我认为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眼见皇帝苏醒,目前尚有神志,吏部尚书孙惟铭赶紧说道:“皇上,臣知道您在想什么,不知您比较意属哪位王爷或者……”

众王爷: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

楚奕艰难的摇头,一张嘴,口中鲜血沿着嘴角蜿蜒而下:“宣……宣凝德……妃。”

死中得活装了半天背景板的安凝雪一直竖着耳朵在听这边的消息,闻言赶紧跑了过来,面露哀戚:“臣妾在。”

“朕……朕有子在……在德……妃处,去宣!”

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抽气声,果然没过多久,一个老嬷嬷带着个面色苍白、十分瘦弱的六七岁大小的男童快步走来。

这孩童虽然瘦弱,但是眉宇间隐隐跟楚奕有几分相似,难为他忽然面对这么多人,小小年纪却无丝毫慌乱,进退得宜。

众大臣一阵赞叹,不愧是皇家血脉,果然威仪天成。

看见这个孩子,已经被捆缚在一边的程道临双目紧闭,再次喷出一口血来。

千日打雁,他终于还是被自己拱上台的白眼狼给啄瞎了眼啊!

一直木呆呆的程婉秋突然目露惊恐,摇着头喃喃念叨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明明已经烧死了,已经死了啊!”

楚奕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这天下是他的,决不能白白便宜了自己那些狼心狗肺、吃里扒外的兄弟们。

“楚……楚天翀,朕的……皇……皇长子,封……封为太子,交……交与德……德妃抚养!”艰难说完自己要表达的意思,那边早有宫人去安凝雪的宫里拿早就拟好的圣旨。

直到这一刻,安凝雪的心总算归了位。

呼!还好,刚才系统坚持住了,没有带着她走。若是刚才走了,不但她们这些努力都白费,系统还要损失掉大量能量才能带着她离开。

无论是放弃一具肉身还是重新进入一具肉身,都需要消耗能量。

安凝雪此刻真的要感谢冷寄悠那个傻逼提醒她,她筹谋多日,终于拿到了楚奕专门写给她的两道密旨以防万一。

如今虽然啪不到龙气,但是一会可以在楚奕死亡的时候剥夺他的气运。

皇帝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未来皇帝的抚养权给了她,而冷寄悠这个皇后又没有经过封后大典,这管理六宫的权利自然都在她一个人手里。

她斜眼盯住一直呆若木鸡的程婉秋,看着她灰败的脸色和似哭似笑的神情,你也有今天,贱人!

马上你就落到本宫手里了,要你也尝尝戚夫人的待遇!

喘息了两下,楚奕扭头去望向冷牧:“冷氏满门……忠烈,然……幼……幼子稚龄,冷氏……须对……对天盟誓,尽心……尽心辅佐天……天翀。”

满朝文武都是一阵羡慕嫉妒恨,这明显是临危托孤,冷家和安家此后富贵可期。

冷牧只得双膝跪地,当着皇帝和诸位大臣的面发了重誓,冷氏一门定要守护这位唯一的皇家血脉平安长大,顺利登基,若违誓言,阖族尽灭,为天下苍生所不齿。

见冷牧发的誓言十分狠毒,已经诅咒到全族了,楚奕才满意的点点头,示意宣读两份圣旨。

一份是皇太子要交由德妃抚育,择吉登基,一份则是敕封冷牧太子太傅兼大将军。

至于林夕和程婉秋,楚奕连看都没有看。

临终前,楚奕还在叮嘱着什么“冷家忠义,必不令朕失望”之类的话。

林夕发现,楚奕的脑袋也不是白长的,他故意留下六王爷和几个王爷的隐患不去处理,就是留着威胁安家和冷家,别想换你们的人做皇帝,我楚家的兄弟都盯着呢。

而知道自己那些个兄弟都不是安分的主,因此不让他们摄政监国,若是由他们插手小皇帝的事情,将来自然皇位旁落。

这些帝王们平衡制约的权谋之术个个都玩得挺6啊!

自觉阴谋得逞,将所有人都算计进去的楚奕,终于面带微笑溘然而逝。

接下来整个宫里都将会很忙碌。

先是忙大行皇帝的身后事,重新安排妃嫔住处,既然楚奕挂了,他的妃子们都要迁居到太后太妃们居住的安和殿和慈宁殿中居住。

这皇宫的新主人就是新鲜出炉的小太子——楚天翀。

没有人再提明天的封后大典,皇帝都死了,还封个毛线的皇后啊!

折腾了一宿,天色都快亮了,众人俱都疲惫不堪,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两个太监去抬楚奕的尸身之时,一直默不作声的程婉秋突然大叫了一声:“奕哥哥,奕哥哥,我和你同去,这次没人跟我争你啦!”

然后程婉秋的身子歪歪斜斜的躺在楚奕旁边,一柄匕首正插在胸口,那位置,几乎和楚奕的一模一样。

就连她脸上带着的微笑,都和楚奕一模一样。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