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线粤语

环线粤语
  • 主演:陈小春,彭敬慈,郭珺,崔可,纪海星
  • 导演:王子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故事讲述了以刀哥(陈小春 饰)和高飞(彭敬慈 饰)为首的一群普通人,在一场离奇的地铁事故中,遭遇到变异嗜血的生化蜈蚣,众人从一开始的猜忌自保,到最后齐心协力共同对战地底巨兽的故事。影片中凶残无比的怪异巨型蜈蚣、诡谲莫测的地下洞窟、坠落深渊的环线地铁,所有的一切都让逃生之路变的危机重重。

环线粤语第一集

第六百九十一章 会当凌绝顶

另一边,武当山玉虚宫后山的一处空场上。

柳依依双腿盘膝坐在空场中间,白色的雾气缭绕着她,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仙女下凡一样。

“她这还要过多久啊?”

尤玄德和诸葛政法站在小院的大门口,将一盘饭菜放到了小院旁边后说道。

“这可不好说,我当初得到先祖传承神谕之术的时候,用了整整一个月时间。”诸葛政法笑着说道。

尤玄德楞了一下,说道:“一个月不吃不喝?”

“神谕之术和普通的功夫不同,辟谷之术就是由神谕之术衍变出来的。”诸葛政法简单地解释道。

尤玄德是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长长的白胡须,“师祖,那您说她要多久才能顿悟过来?”

“这个要看天分的,据我所知,历代修行神谕之术的人,最快的要二十天,最慢的要两个多月。”诸葛政法微微一笑,看了看尤玄德补充道:“以你的资质,能不能悟得神谕之术尚且不论,就算让你悟到了,估计没有一年半载,也悟不出来。”

“一年半载?”尤玄德嘴角出现了一阵抽搐,“我的辟谷之术,最多也只能坚持十几天,一年半载我不是饿死了?”

“所以说你不适合修行神谕之术。”诸葛政法总结道。

尤玄德还是有些不太死心,武当山最著名的武学当然是太极拳和太极剑,不过这两条功法虽然厉害,也需要与之相匹配地内劲心法才行,神谕之术,就是其中的上上之选。

尤玄德盘算着柳依依才刚领悟神谕之术,什么都还记得很清楚,所以想等柳依依悟出来之后,从 她的嘴里讨到一定的秘诀,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可以学会。

“哦,对了,差点忘了。”

尤玄德转过头,看了看诸葛政法,“我听太子坡那边的人说,那边好像来了一个身残志坚的人,按照他们的描述,好像是你跟我说的那个……”

“嘘……”

诸葛政法急忙做了一个嘘声动作,拍了拍尤玄德的肩膀,两人离开这片小院之后,诸葛政法这才问道:“王木生来了?”

“应该是,师祖难道又未卜先知了?”尤玄德如实地说道。

诸葛政法微微一笑道:“这种事哪里还用卜卦?用膝盖想就知道了,王木生是什么人?那可是恶人村出来的小恶魔,他要是老老实接收柳依依的死讯不过来,那就怪了。”

“那怎么办?王木生的事我多少听说过一些,这人可不好惹啊!”尤玄德问道。

“呵呵,对付王木生这种人,你跟他硬来是不行的,你先拖住他,能拖多久拖多久,实在拖不住了,我再去找他。”诸葛政法淡淡地说道。

尤玄德点了点头,“明白。”

“他为什没有直接上来?”诸葛政法突然问道。

尤玄德微微一笑道:“他好像受伤了,而且我听人说,他的内劲好像耗空了,应该经历过一场大战。”

“哦?还有这种事?”诸葛政法还真没想到,王木生虽然只有神武境中期的实力,可是绝对有着击杀神武境巅峰的能力啊!

再说了,王木生是什么人?那打不过还能跑不过吗?王木生不是还有王者领域吗?

“看来有变故!”

诸葛政法急忙抬起手,掐指一算,最后微微皱眉:“黑暗女王陨落了!”

“什么?”尤玄德微微一怔吗,问道:“您的意思是,他杀了黑暗女王何园林?”

“在他身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了,如果何园林真的被他杀了,那他的实力未免有些太恐怖了吧?”诸葛政法也和何园林交手过,何园林的实力,不再他之下,他之所以能够赢了何园林,完全是依靠神谕之术强大的卜算能力,要是打正面的话,他还打不过何园林。

王木生竟然将何园林给击杀了?

这是何等骇人听闻?

诸葛政法微微皱眉之后,说道:“王木生虽然很莽撞,但绝不是鲁莽之辈,我估计他至少要三天才会杀上来,你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五天之內,千万不能让他打到这里来了,我得闭关了,免得阴沟里翻船。”

“好的。”尤玄德急忙答应道。

诸葛政法急忙去闭关了,王木生能够把何园林都给杀了,这是个好消息,也是个坏消息,他不将自己的状态提升到最佳状态是不行了。

至于尤玄德,他也急忙跑去打听消息,打听了一遍之后,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别的不说,拖住王木生几天时间,那是搓搓有余的。

此刻……

武当山太子坡一段的旅店里,王木生依旧盘膝坐在床上,这个武当山下面虽然看起来不咋地,不过到了山上之后,空气之中的灵力倒也不少,让他身体的恢复速度明显要比在山下的时候好很多。

三天过后,他微微闭上的双眼才慢慢睁开,简单地活动了一下脖子之后,王木生这才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还原地崩塌了几下,这才爬到地上,做了几个俯卧撑。

“恩,不错,身体好得差不多了。”

确定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之后,王木生这才 跳起身来,抓起一边的神锋甩动了一圈之后,这才说道:“实力已经恢复了一大半,小小一个武当山,没有理由摆不平啊!”

自顾自地说完之后,王木生这才拿着神锋出门,到了这家旅店下面吃饭的地方之后,大致看了看。

这里的饭店和外面的饭店不同,饭店的格局采取地古人吃饭的格局,分成上下两层楼,八仙桌的那种。

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很多人在吃饭了,一个个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让这个本来充满古朴气息的地方,变得有些不伦不类。

王木生随便选了一个位置坐下之后,就有一个穿着店小二装扮衣服的服务员跑到了王木生身边,将肩膀上的毛巾拿下来之后,装模作样地擦了擦桌子,“客官,要吃点什么?”

“肉,只要是和肉有关的菜,给我来八道,另外再给我来一大碗米饭。”王木生说道。

“好嘞,请稍等。”店小二这才笑着离开。

环线粤语

环线粤语第二集

“什么意思?想消磨我的意志吗?”我冷笑一声,回了一句。

“用不着我消磨你的意志,如果我不同意,你是永远离开不了这里的,或许你能硬抗十年,甚至是百年,但你永远硬抗不了岁月,无穷无尽的岁月,千年万年,到时候你都忘了你是谁,你会被寂寞和孤独磨死,你依旧是我的镜奴,而我却什么都不用做,不用理会,只要让你在这里自生自灭就好了。”他继续说道,这话确实是有点恐怖吓人了。

这是明摆着要耗我,就是可以不鸟我,直接让我在这里自生自灭的意思。

当然了,如果我同意当他的镜奴,配合的话,很快就可以让我出去,但是成为他的奴隶!

就跟我的通天塔是一样的,可以在别人的身上打上烙印,可以控制别人的生死,如果对方不听话,就能一个念头引爆对方,让其爆体而亡。

现在这位天仙打的就是这个想法。

可此次我进来的仅仅是意识,不是身躯,他能够操控得了我吗?

我深呼吸一口气,要是真让我在这里待上百八十年的,我肯定会疯掉,别说是百八十年,就是十年八年,只怕我都待不了。

之前棋盘的主人被封印起来,那是因为他是和他妻子一起被封印的,好歹有个伴,还是一男一女,所以被封印那么多年,也熬过来了。

可我不一样啊,我此刻就一个人,还是意识,如果意识出不去,那我的身躯就成活死人了……

这个说法在茅山术法当中就叫拘魂,意思是魂魄被人拘走了,身躯还活着,但是一动不能动,叫活死人!

“当我的镜奴,其实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你还是你昆仑仙宗的宗主,明面上一切还是风光无比,只不过在一些关键的事情上面,得听我的命令而已。”他继续游说我。

“听你的,那我有什么好处?”我冷笑一声说道。

“好处?哈哈哈,你真幼稚,你现在都成为我阶下囚了,我能给你的自由就是你最大的好处。”他狰狞的说道:“如果我不放你出去,你永远出不去。”

“你为何如此的自信?”我就不信了,凭借我现在的力量,我还能被困在这里。

对了,外面的情况如何了?镜子和棋盘脱困了没有?

我现在是彻底与外面隔绝了,也只怪自己太莽撞,竟然自投罗网了。

“自信?这昆仑神树的都不能奈何我这镜子,足见我这镜子的霸道和厉害,你既然进了这镜子,那自然是走不出去的,强大的实力带来的自然是强大的自信,这有错吗?”他笑着反问我。

“那行啊,出来谈谈吧。”我试探性问道,看他会不会出现。

“别犯傻了,想一句话就把我骗出去吗?”他说道:“我早已融合在这世界里,我就是这里的主宰,我压根就不在这世界里,我一个念头就能掌控这个世界里的一切。”

特么的,见过会吹牛逼的,没见过这么会吹牛逼的!

“露两手我看看。”我故意说道,我又不傻,他的本尊肯定在这镜子里,外面都是根须,如果在外面早死了。

“我说要有阳光,天上便会出现太阳……”

话音刚落,我的头顶便出现了一轮太阳,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上,竟然还真暖洋洋的。

阳光照射万里,万里无云,只不过依旧是茫茫的一片,除了光,还是光……

“我说要有风,这世界便充满了风……”

呼呼呼……

整个世界果然刮起了呼呼的大风,我身上的衣服飒飒作响,不仅是衣服,头发也都被吹乱了,还有就是身上的汗毛,能够感受到风吹过来的那种凉飕飕。

一切都很真实,如果真在现实里一般。

“我说要有雨,这世界的主色调便是湿漉漉的……”

他还没完没了了,话音刚落,天空便落下了雨。

开始是牛毛小雨,紧接着越下越大,最后如倾盆倒下,哗啦啦的如流水……

“散了吧。”

他再次出口,太阳消失了,风消失了,雨了消失了。

一切又回归了平静,回归了那白茫茫的一片,我身上刚才湿漉漉的衣服,转瞬也干了,仿佛刚才一切的经历都是假的一般。

可那种感觉挺真实的,让我感受到了光,感受到了热,感受到了风动,感受到了雨的凉意,比幻境高明多了。

但再怎么高明,这一切也都是假的。

不过是五行元素的杰作而已,加上仙器的操控,如果棋盘世界里的森林草木一般。

想比较之下,我的棋盘世界会更加的高明,有山有水有森林,只不过我没有亲自去操控它们,都是让青竹去掌控一切。

就在这时,我的下面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密密麻麻的根须……

我眼睛一亮,整个人瞬间乐了,那不是昆仑神树的根须吗?

这镜子根本就没有逃出昆仑神树的根须包围。

那我的天地棋盘逃出去了没有?这镜子跟在我棋盘的后面,棋盘可能出去了,也可能跟这镜子一样,再次被禁锢住了。

也就意味着,昆仑神树的掌控权再次被夺走了,墨子前辈可能能量不足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缓过劲来,再次争夺控制权,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怎么样,给个痛快话?”那尊天仙再次说道,声音有些着急了。

“哈哈哈,我说……”我看着那些树根说道。

“什么?”他的声音有些虚了。

“好像你的镜子又被根须缠绕住了,根本没有逃脱出去啊!”

“那又怎样,这昆仑神树的根须又奈何不了我。”他强撑着说道:“这也都怪你,要不是你捣乱,我早就脱困了。”

“这么说我的天地棋盘出去啦?”我追问道。

“没有,怎么可能,你别做梦了,你的棋盘跟我的镜子一样,又被缠住了,你那朋友只简直了几秒而已,根本时间不足。”他给我来了个否认三连,有些心虚了,如此看来,青竹应该是脱困了。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定睛看着那些如流水一般的根须,我看着它们的走向。

它们进来的方向是入口,那么它们出去的方向肯定是出口了。

我暗暗惊喜,果然见到那些根须没入了一片白茫茫的光芒当中,显然那就是出口了。

只不过外面都是根须,没有棋盘的防护,我自然是不敢出去冒险。

而此时,这尊天仙也没声了,是不是他也察觉到,我发现了入口和出口了?

环线粤语

环线粤语第三集

话落,叶擎佑就眸光一沉。

他回头,看了一眼杨茵,然后就往前走了两步,这才低声询问道:“怎么回事儿?”

对面很清晰的用简短的语言,将事情经过交代清楚,最后说道:“这个小混混现在混得不行了,但是他曾经那么欺负过嫂子,用不用我……”

话语说完,叶擎佑就淡淡垂眸,“不用,我来办。”

对方顿了一下,“也对,那是你老婆。”

挂了电话,叶擎佑的脸色极其难看。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杨茵这五年里,竟然过得是这样的生活……

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她竟然是……那么的苦。

叶擎佑紧紧攥住了手机,愤怒的情绪,油然而生,让他恨不得将那个小混混千刀万剐,也无法平复此刻的内心。

正在思考间,就看到杨茵走了过来,对他开口道:“我们回家吧。”

叶擎佑身上的戾气,一瞬间消失。

再去看杨茵,只觉得万分的心疼。

他们上了车,往家里走的路上,杨茵格外的沉默。

其实从昨天知道他的身份以后,杨茵就一直这样子了。

叶擎佑给她时间去消化,然而此时此刻,知道了那五年里发生的事儿,他却再也无法平静了。

他开口道:“茵茵,对不起。”

杨茵一愣,扭头看向了他。

叶擎佑却看着前方,开口道:“叶家的人,向来对外都是保密的,就怕会有人威胁到我们的生命。而我们也只是想要做一个普通人。爷爷为了培养我们,我们家的孙子,到了18周岁以后,就不会再给生活费,所以我上大学的费用,都要自己去赚取。上大学时,没有告诉你这些,真的很抱歉。”

他不是故意隐瞒。

而是觉得没必要说。

他们相爱,又不是因为他的身世。

而现在,他也不是为了打她的脸,让她当年因他“穷”而离开他悔恨后悔。

可是没有想到,这句话一出,杨茵却忽然没有了声音。

叶擎佑开着车,心里忐忑着,不知道杨茵会不会生气。

毕竟隐瞒了身份这件事儿,的确是他做得不对。

他扭头看去,却瞥见杨茵一脸的泪水。

叶擎佑瞬间吓坏了,急忙将车子停在了路边紧急停车处,然后看向了她,这个从来都淡定从容的男人,第一次有些慌张,伸出了手想要去拥抱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正在纠结的时候,杨茵却忽然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胳膊,将头埋了进去。

叶擎佑的心,一下子安定下来。

他看着她,感受着女孩的哭泣,一动也不敢动。

然后,就听到她说道:“傻子,我只恨我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去问问你……”

她错了。

彻彻底底的错了。

大错特错。

就是因为她的错误,导致了他们五年的分离……

她哭的泣不成声,不是因为叶擎佑,而是为自己的愚蠢。

叶擎佑也没有具体询问,而是抱着她,等到她哭累了,这才开车回家。

杨茵去洗澡,叶擎佑就坐在客厅里,突然间,他的手机微信亮了起来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就发现是杨莲发过来的消息:【姐夫,你,想知道当年姐姐为什么要离开你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