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危险的路

最危险的路
  • 主演:安德丽亚·洛,马克·沃麦克
  • 导演:肯·洛奇
  • 地区:英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0
故事开始于1976年的8月,年幼的菲古斯结识了他日后一生的挚友弗兰奇,两个天真单纯的男孩之间结下了深厚而又真挚的友谊。长大后,他们双双加入了英国特种精英部队,为国家卖命。   时间一晃来到了2004年,辞职后的菲古斯和弗兰奇决定前往巴格达在那里组建他们的安保小组。然而,一场意外中,弗兰奇不幸失去了生命,菲古斯不愿意相信警方给出的模棱两可漏洞百出的结案报告,于是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调查好友死亡的真相。唯一支持和帮助菲古斯的,是弗兰奇的恋人瑞秋,在两人寻找证据接近真相的同时,他们之间亦产生了美好的感情。

最危险的路第一集

之后受伤得人越来越多,甚至不能同时治疗,只能先把伤重得丢给封星影。

封星影现在的架势也更不一般了,身边一口大锅煮着滚水,身后一团火架子烤着烧酒、身前一张桌子,放着几个精巧的透明晶石杯子,身边还点着宁神的熏香。

黄朵拉、姬苗苗、叶景宁都在给她帮忙。

封星影用过的针,都要用烧酒消毒,这个活儿交给黄朵拉,因为黄朵拉可以召唤多手同时进行,那些针要一根根消毒,她这些手脚刚好派上用场。

魔猿智慧很高,并不亚于人类,在他第一次手伤之后,就发现这群蝼蚁不好对付!突然退后几步,眼珠子骨碌碌转个不停。

魔猿退后,对他们这些人来说,也是一次喘息的机会,至少受伤的可以及时去找叶神医治疗,顺便恢复星力。

可惜魔猿并不给他们太多喘息时间,不过片刻功夫,就又重新冲了过来。

这次魔猿是真聪明了,他居然躲过王大力的牵绊,直直地朝着封星影的方向冲过来!

就连魔猿也感觉到,那个坐在后方,舞动星光针的少年,似乎给他的威胁更大,必须先弄死她!

罗烈和封星影对这一手都有防备。

罗烈之前留王得力在后方,距离封星影不远,就是存了保护之心。

而且罗裳也在后方,她的速度比魔兽更快!

在魔猿行动的同时,罗裳顾不得别的,随手抓起封星影,就飞出百米距离。

魔猿愣了一下,王得力立刻接上,将魔猿困在原地。

“合围!”

罗烈一声令,之前一排如羽翼的队形,突然左右变动,形成合围之势,王大力和王得力一前一后,同时夹攻。

王得力不敢大意,封星影留给他的增加防御得千防丹,连忙吞入口中。

此时王大力经过一番苦战,药效已经差不多过去,也不敢再服药,只能继续硬撑。

魔猿没想到这些人类反应这么快,有些气急败坏地捶着胸口,双脚不断剁着地面,发出震天响声。

“没想到他这么快暴走了,大家准备,我若服药,裳姐随时接应我!”罗烈一声令。

“团长,让我先上!”侯郊急了:“我速度快,机会更大,你留在后面!”

“好,你别冲动,听我号令行事。不要浪费了机会。”罗烈看了眼侯郊,点点头。

魔猿狂暴状态之后,王得力很快就有点撑不住了,他虽然比王大力进阶五星更早,但他的星铠在防御方面及不上王大力。正题实力还是弱了点。

好在有千防丹的药效,王得力还不至于受重伤。

整场战斗都白热化,封星影也不敢藏私,召唤出她一只多彩龟壳的大乌龟,拉着黄朵拉、姬苗苗、叶景宁一起坐在乌龟背上,靠近战团。

而封星影这次做的,是远程下针。

但凡有人受伤,封星影就会弹出一颗药丸到对方嘴里,或者远程给人要害处下针。

她既要保持跟魔猿足够远的距离,还要做到下针**、精准无误,着实可怕。

最危险的路

最危险的路第二集

秦思瑶眸光幽深,察觉自己的手被秦大非握住。

杨铭瞥眼默无声息的陈楠,没想到陈楠没说话。

秦老爷子表情凝重点头,没反驳陈海棠说的话。

罗云下意识看江耀辉,简柔为什么会联系秦宽?

江耀辉没有说话,只是默默递给罗云筷子,这种事他也不清楚。

就在这时。秦宽笑着走过来,“大家不跳舞了?”这么快坐下来吃饭。

“简柔还好吗?”陈楠复杂看向秦宽。

好久没听见这个名字,仿佛是几十年的事,不提都要忘记。海棠一说,尘封的记忆重新回来。

秦宽笑容僵在嘴角,目光从一圈人身上流走,“应该还算好吧。”

秦大非轻咳两声,手指挠着秦思瑶掌心,“妈咪,你不是饿了吗?我们快点吃饭吧。”

望着哥哥飞来的眼神,秦小诺特配合说,“小诺也饿了,爹地我们吃饭吧。”

“今天是瑶瑶和江承宇大喜的日子。”陈天亦端起酒杯,“这杯酒我们先敬瑶瑶他们。”

秦宽拉开椅子坐下来,“对,不提这件事。”

“陈楠?”杨铭压低声音,凝望着陈楠目不转睛。

陈楠端起酒杯,嘴角挂着笑发现别人都盯着她看,“对,我们先喝酒。”

今天是开心的日子,至于简柔的事明天再说。

“威胁的话不说了。”陈楠笑着调侃,“以后好好过日子。”

“会的。”秦思瑶余光扫向江承宇,嘴角荡漾出笑意。

江承宇眼底冰冷融化许多,薄唇轻掀道,“嗯。”和秦思瑶在一起好好过日子,过一辈子。

“下次就是结婚了。”罗云说,“这次虽然提前订婚,十二号还是要参加的。”帖子都发出去了。

不用秦思瑶和江承宇回答,罗云继续说,“十二号走个过场。”至于其他不用他们操心。

秦思瑶只笑不语,本来就是走过场解决某些人。

“你们两个和我走吧?”陈天亦低声问双胞胎,满脸坏笑。

“唔,不可以跟妈咪爹地回家吗?”秦小诺好奇问。

“也不是不行。”陈天亦亦有所思道,“只是不方便。”人生喜事就有一个洞房花烛夜。

“噫!二叔你真流氓。”秦大非简直没法听下去,“我要和妈咪爹地一起回去!”妈咪只能和他睡。

“你回去太碍事。”陈海棠戳着秦大非后背,“跟干妈回家算了。”

“你们够了。”秦宽忍无可忍,“还没结婚!”

罗云气定神闲道,“我不介意多个孙女。”孙女软软绵绵的,一定很可爱。

“别要孙女了。”秦宽知道秦思瑶啥身体,“已经有大非小诺,不要也行。”

“有了就生,没有也不勉强。”罗云努努嘴,“瑶瑶,江承宇不会说话你好好调教他。”

秦思瑶眉一挑,没想到罗云会和她说这样的话,笑着点头,“阿承和我话不少。”

“哼。”罗云老大不爽撇嘴,心里有点不服气。

有了媳妇忘了娘,把娘扔在炕底下。江承宇就是这样的男人!

“妈咪,你和爹地订婚下个步骤是什么?”秦小诺奶萌询问,不会就是吃饭吧?

秦思瑶捏捏小儿子脸颊,“吃饭喝酒,剩下没有。”也不能有了。

“还有的。”苏怀玉忍不住插嘴,“剩下的那份太隆重,只有你和江少参加才行。”

小孩子听不懂,大人们还不明白?

一直被调侃的秦思瑶脸色有些升温,回头看眼江承宇,“你不替我反驳两句?”

“没说错。”江承宇风轻云淡吐出三个字,最后一个步骤只有他们两个。

秦思瑶耳朵都是红的,听着耳畔的笑声,“吃你饭。”没一个正经!

陈海棠抿着嘴偷笑,“瑶,你是不是害羞了?”

“没有。”秦思瑶神色严肃道,依旧遮掩不住脸上的羞意。

“一回生二回熟。”陈楠似笑非笑,“多来几次就熟了。”不知道说江承宇可怜,还是说他正人君子。和秦思瑶同居这么长时间,都没睡在一起过。

“我说你们真的够了啊!”秦宽第二次说了,“这种事不能勉强,结婚以后再说。”

“有些事能让感情升级。”杨铭笑眯眯说,“江少,把握好时机。

江承宇俊美脸庞依旧一片冷然,今晚该怎么过他明白,不用任何人提醒。

“爹地,你们到底再说什么呀?为什么小诺都听不懂。”秦小诺嘟着小嘴,一脸好奇。

“因为我们再说很深奥的事。”陈海棠笑着打断,“瑶瑶喝酒,放心我这杯还是白开水。”

“你居然好意思说出来。”秦思瑶好气又好笑。

“有啥不好意思,今晚就是灌你喝多。”陈海棠理直气壮道。

秦思瑶简直气笑了,“陈海棠,你别后悔!”总有一天她会报复回来。

“最起码现在不会后悔。”陈海棠呲牙咧嘴哼唧,她现在又不结婚。

秦小诺嘿嘿笑了,喜欢看妈咪和干妈斗嘴。

秦大非看在眼里只叹气摇头,弟弟太天真了。有他在,绝对不会让爹地得逞的。

这顿酒席就是灌江承宇和秦思瑶的。

秦宽有心想拦,结果被杨铭阻止下来。

“孩子们开心。”杨铭给秦宽倒酒,“今天又是大好日子,就让孩子们放纵一次。”

秦宽醉眼朦胧看着杨铭,一个头两个大,难得配合杨铭说的话,“你说的对!来老弟,我敬你。”

“不,是我敬你。”杨铭举起酒杯,一口干掉。

秦宽面色不改,同样一口气喝掉让杨铭看酒杯。

陈海棠在旁边观战。苏怀玉这人是真厚道,也是真能喝,一直尽心尽力灌江承宇。

“今晚喝醉也没事,我送你们回去。”苏怀玉眼中有三分醉意,笑呵呵说。

“就你这样还送我们回去?”秦思瑶一针见血,“还不如我们走着回去安全呢。”

江承宇面无表情揽住秦思瑶肩膀,声音清清冷冷,“我的!”

秦思瑶脑袋往后靠,努力看江承宇,“谁是你的。”

“你!”江承宇说。又是铿锵有力的一个字,连多余犹豫有没有。江承宇搂着秦思瑶站起来,嗓音低沉磁性,“瑶瑶,我们回家睡觉。”

最危险的路

最危险的路第三集

第30章 早有预谋

自从丈夫意外身故后,小宝就成了王安雅的命根,亲眼目睹儿子被人抢走,这位在商海运筹帷幄的女总裁瞬间失去了方寸,就像一头心急着护崽的母狮子一样,毫无形象拔腿就追了出去。

可她刚冲到出口没两步,高跟鞋便踩在一块破碎的栏杆残骸上,当即脚下一崴坐倒在地,制服裙下一双黑色丝袜也被刮开道大口,隐隐有血水渗透出来。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两名在门口的保安已经傻了眼,看着五菱宏光越去越远,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王安雅发出一声几近绝望的哭嚎。

“小宝……”

就在保安想起拿出电话报警的时候,林风也发动了车子,只是车头前还有辆车将奥迪抵的死死的,现在调头无疑会浪费最宝贵的营救时间。

只见林风斜睨着后视镜,挂上倒挡,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引擎发出嗡嗡的咆哮声,奥迪A6以尾部朝前的势头猛地冲上斜坡,出了大门口,又一个大幅度甩尾,车轮刮蹭着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响,车头瞬间调正,正对着五菱宏光消失的方向。

这一系列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般流畅,就像在进行一场特技表演。

咔……副驾车门弹开,露出林风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庞:“快上车,我带你去把孩子追回来。”

快要急疯了的王安雅几乎没做任何考虑,拉开车门便蹿了进去。

“请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她有些慌不择言的喊道。

“坐稳!”林风点点头说。

王安雅还没来得系上安全带,就听汽车发出一声咆哮,巨大的推背感接踵而至,只差一点额头就撞在了挡风玻璃上。

这样一个充溢着成熟风韵的大美女坐在身边很难不让人分心,但现在林风一心一意都在前面那辆面包车上,根本没回头看上她一眼。

随着档位的变换,车速也在不断提升,在闹市区的大马路上,奥迪A6就像一条嗅到血腥味的黑鲨,快速在车流中灵活穿梭。

路过车辆不断被甩在后头,那辆五菱宏光又出现在视线中,王安雅紧张的娇躯都在颤抖,偏偏这个时候,前方一辆出租车抢道,与另一辆正常行驶的私家车发生了擦挂。

两车就这么停在道路的中央,司机无视背后不停响起的喇叭,站在车外互相指责对方的过错。

后面的车辆只好停了下来,大马路顿时就被堵塞的水泄不通,林风也不得不跟着减缓了车速,技术再好,总不能从半尺不到的缝隙穿过去吧。

眼睁睁看着面包车又一次消失在前方,王安雅刚刚升起的希望瞬间破灭,她不管不顾的想要拉开车门用脚去追,林风却眼疾手快把她拽了回来。

“别添乱,你给我坐好!”

他不客气的吼了声,双手猛打一把方向盘,奥迪车头一偏,径直冲上了马路牙子,在人行道上狂奔起来。

滴滴滴滴!

尖利的喇叭提醒着路上的行人,驻足观看热闹的人群吓得纷纷躲闪,奥迪呼啸而来,尖叫谩骂声四起。

王安雅脸色煞白的看了眼林风,生平第一次被人如此粗暴呵斥,心里却生不起丁点怒意,有的只是感激。

几秒钟时间奥迪就冲出了拥堵路段,前方一马平川,奥迪回归正常路线,速度陡然提升起来。

随着引擎一声声怒吼,整个车身都在微微抖动,在林风精湛的车技操控下,奥迪一路有惊无险,很快撵上了前方的五菱宏光。

林风提醒让她系上安全带,王安雅照做了并死死握着扶手,眼看辆车距离逐渐拉近,五菱宏光上的司机显然也发现了他们。

就车的性能而言,两车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面,五菱司机当即放弃了甩掉对方的念头,等奥迪准备超过去时,司机狞笑着用力一打方向盘,试图要以面包车自身车重将奥迪强行挤到对面车道去。

哐!哐!

连着两次撞击,王安雅何曾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吓得惊声尖叫,林风却一脸的沉着,面对不断的撞击,非但没有退缩,趁着对方再次拉开两车间隙,酝酿下一次碰撞时,他却先发制人控制着汽车抢先撞了回去。

哐当!

在如此高速的行驶下发生碰撞,司机经验不足往往会造成汽车翻覆的可能。

面包车司机明显没料到对方会主动出击,巨响声中,面包车剧烈的抖动,甚至有倾斜的迹象,司机顿时就慌了神,几乎是下意识踩下刹车。

幸好这还不是在高速路上,面包车并没有因为强大的惯性倾翻,四个轮子在水泥路面留下长长的黑色刹车痕迹,一路滑行出十来米远才停止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焦臭味,奥迪在它左前方停下,没等停稳,护子心切的王安雅拉开车门便跑了出去,林风几乎同时从驾驶室蹿出。

面包车横着停在公路上,底部烟尘滚滚,车上一共有四名成年男子,在刚才的碰撞中全都被甩的七晕八素,反倒是被两个大人包夹在中间的小男孩一点事都没有,正在放声大哭着。

“小宝别怕,妈妈来救你!”

听见儿子的哭嚎,王安雅冲到车厢边上试图拉开车门营救儿子,但车门在撞击中已经变型,卡在滑槽里很难拽动,林风帮着她一起用力,终于将车门拉开半米左右,而出现在两人眼前却是个黑洞洞的枪口。

劫匪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迅速扣下了扳机。

砰!

林风在战场上练就出来的反应神经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做出了准确判断,拽着王安雅的手往旁边一闪,灼热的子弹打在他俩刚刚站立的位置。

就在如此危机的时刻,林风的脑子依旧无比清醒,从枪声判断,多半是把仿制的五四式。

这些劫匪连手枪都用上了,绝不单单只是绑架儿童那么简单,更像早有预谋!

一枪落空,持枪悍匪并未收手,举着枪伸出车厢外,似乎想要赶尽杀绝或者是想吓退对方。

只可惜他们今天遇到了林风。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