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痴叶天士

医痴叶天士
  • 主演:田小洁,刘思伟,苏倩薇,尚国伟
  • 导演:方军亮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8
清代名医叶天士(田小洁 饰),医术精湛、医理精博、医道中正。叶天士不仅在温病理论上贡献卓著,而且在中风病治疗上颇有建树,后人根据叶天士的医理整理出的《温热论》、《临症指南医案》,成为中医温热病学派的经典。   数字电影《医痴叶天士》以戏说的表现手法,撷取了“医痴”叶天士出手治伤、治匪于( 膏)肓、奇药救(皇)上、巧做红娘几个故事,再现了清代名医叶天士精湛的医术、精深的医理,和威武不屈富贵不移的高尚医德、医道。

医痴叶天士第一集

瞬间,赵正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一副眼泪唏嘘的样子,似乎感觉自己心中有报不完的恩,简直不是可以用一句话就可以将自己心中的那份感激说出来的。

“赵大人,你这是何故?”禹百明怎的觉得自己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比较好了,赶紧伸手去将赵正扶起来:“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要知道,对于赵正来说,赵月溪可就是他的MG子,要是赵月溪有个什么三场两短的,这可叫赵正怎么活?

的亏了禹百明,抛开太子的身份不说,禹百明简直就是赵月溪的救命恩人。

干嘛?为毛要这个样子?向这种人本来就是居心叵测,看他一副面瘫的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干嘛要谢他?

赵月溪简直是不能理解爹爹的做法,甚至是不能接受。

“来,月溪,过来,快跪下,还不感谢太子的救命之恩?”赵正扭头看着一边的赵月溪,伸出手试图将赵月溪拉下来。

一把抓住了赵月溪的手,猛然一下子就拽倒在了地上。

跪在地上的赵月溪显得相当的不情愿,他甚至狠狠地瞪着禹百明,心里正在想着自己应该怎么收拾这个家伙。

本来,刚刚进来房间的时候,明明那个变态就是心里有问题,肯定是打着什么歪主意,不然怎么抓一个采花贼,干嘛要到我的被子里边?

很显然嘛!其实这个死面瘫才是一个真正的采花贼。

“我……”

赵月溪看了一眼旁边的爹爹,极不情愿的表情显露了出来,本来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突然止住了自己的那张嘴。

当然,禹百明可并不是一个傻子,他当然是已经看到赵月溪的样子,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显得很大度。

“看来……有些人对我的意见蛮大的嘛!”禹百明不削的一个眼神看着赵月溪:“不过我可不在乎,真是不识好人心啊!”

怎的听起来是在叫冤?

这个家伙居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语?真是太不要脸了!难道他就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廉耻吗?

“哼……”

现在的赵月溪都懒得看上这个家伙一眼,直接就将脸瞥到了一边,也是一副傲然的样子。

对于赵月溪这么好强的人来说,这个时候自己可不能输了气场,不是说让自己嫁给这个家伙吗?

那好,自己就好好的捉弄一番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叫他直接不敢娶我,自己都要退婚了,这可真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赵月溪想想就觉得特别的满意,她似乎觉得自己的这个计划实在是太完美、太好了!简直就是没有理由找出毛病!

“你究竟是想要怎样?好啊,你不是想要娶我吗?那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些什么本事!”傲然的语气加上不削的眼神,赵月溪直接就站了起来。

……

真是一个没有家教的女子!怎么能当着我的面这么的无礼呢?

看到赵月溪的这些举动,禹百明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好了,眼神中表现出一种呆滞。

这怎么了得!?

众人都是一副的惶恐,这个了不得!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禹百明的面前这么的放肆,赵月溪倒是可以算的上是第一个。

“呵呵……呵呵呵……”冷冷的笑了几声,禹百明还真是没有把这个赵月溪放在眼中:“好啊!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赵家大小姐究竟有什么能耐?”

“月溪……”赵正再一次紧张了起来,小声的叫了起来。

禹百明现在倒是放不下这口气了,他早就听说了这个目中无人的赵家大小姐,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不碍事,不碍事……”禹百明抬手挥向了赵正,示意他先将自己的嘴给牢牢的闭上:“既然赵家大小姐都已经发话了,那我可得要好好的见识见识!”

冰冷的笑容看起来不禁让人的心里感到一阵的发毛,似乎感觉现在禹百明想要怎么样一般,那是一种忐忑不安!

“哼!我们走着瞧!”

一个不服输的样子,赵月溪可不想让别人小瞧了自己,她眼中带着一种犀利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禹百明。

不得了!这是要干架的节奏!

冷眼看了一下,真是恨不得抽上赵月溪一个大嘴巴子,以泄自己的心中只恨,以此来讨好禹百明,希望得到禹百明的注意,达成自己的目的。

本来,赵姨娘就是一个二房,在这个家里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力,她倒是希望赵惜瑶能够得到禹百明的喜爱,然后直接嫁给他,自己不就成了禹百明的丈母娘了吗?

医痴叶天士

医痴叶天士第二集

第二百三十二章 风云际会

“嗯,意料之中的事情。”周游的语气非常平淡,在他看来,这本就是微不足道,水到渠成的事情,有什么好值得惊讶的。

“那我们接下来要扩大规模生产吗?还有两条线没有工作。”

“暂时不要了,把手上的那种治伤的先弄好再说吧,对了,以前的商家有没有什么异动?”

“以前和我们撕毁合同的,现在都在求着我们合作,周总,您看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目前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不处理,先放到那里吧,年前我就和他们说过了,可是没有人信我,我也没办法啊!”周游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宋小虎他们呢?”

“虎哥?我打电话叫他们过来吧。”

“嗯,这边可以扩招工人了,对了,那些合作商家钱打过来了吗?”周游本来都打算离开了,可是一只脚抬出去又收回来了。

“过来了一部分,你也知道的,哪有那种随时把账清理得gangan净净的老板,还不是能拖一天是一天。”

“恩,这些收帐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我会安排小虎去的,我希望你们两个丫头永远站在阳光下就好了。”

“周总。”

“别说话,公司总要有个法人,再说了,只有阳光下遥望黑暗,你才能够体会到真正的残酷,行了,我走了,你记住,那种恢复的药一定要全力生产,日夜赶工都没关系,有多少要多少。”

周游离开工厂,这段时间他的事业才算真正的有了规模,直接赶向了保安公司,宋小虎他们应该在那里,只不过周游太忙了,竟然把这样的事情忘了,一时间忙昏了头。

“人呢?”周游还没进门,就大声地喊道。

“周总,你来了。”

“小虎他们呢?”

“队长,周总过来了。”

“周总。”一个luo露着上半身,身上肌肉如同老树根一样结实,密集,重重叠叠,正是宋小虎,此刻他的身上大汗淋漓,头发都打湿了,要知道这可是农历二月份,才开春一个月,周游早上都还穿着羽绒服呢,就是现在,他也有毛衣。

“你们gan什么呢?弄得这么热火朝天的?”

“我们训练呢,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宋小虎以前憨厚的笑容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坚毅的面容,坚定的眼神,坚强的意志,至于他最后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也只有到战场上去检验了。

“恩,对了,我买了几辆大卡车,你们去把车弄回来吧!”

宋小虎苦着脸,小声地嘀咕着,“就是那种普通的?那有什么意思啊?”

“你说什么?大声一点,我没听清,堂堂男子汉,说话跟个娘们一样。”

“没什么,我说,我能不能申请十万块钱的活动经费?”宋小虎平淡地望着周游,不卑不亢,周游对他的表现也更加满意了,只有这样的态度,才能证明他真的成长了,才能证明他真的无所畏惧了。

“嗯?”周游的眼神慢慢地看向宋小虎,他此刻已经慢慢地有了上位者的威严了,恐怕这种细微地变化,周游都没有意识到,宋小虎的呼吸此刻也显得有些急促,紧张地看着周游。

“行了,准了,你先垫着,发工资的时候一起给你。”

“诶,谢谢周总。”

“行了,自家人,说什么谢,以前让你们节约一点,还不是因为我没有钱,现在嘛,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们去吧,我先走了,那边还有点事。”

宋小虎点点头,招呼着兄弟们一起出发了,至于他们怎么去,怎么交接,怎么找到地方,这是他们的事情,周游相信,这点小事,他们不可能处理不好。

若是他们真的处理不好,那么他们也没有为周游办事的资格了。

而非洲大陆,此刻战火纷飞,随着资源的掌管权的变化,国际上所有的大势力都把眼光投向了非洲,当然,其他的势力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办法,若是他们真的有染指的心,恐怕他们还没出到国门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盛叔叔,已经差不多了。”

“嗯,通知他们动手吧!王座前辈,这一战麻烦你了,这是你最后一次出手了,然后你就可以功成身退了。”王座的绰号越发的响亮,反而他的本名没有多少人知道了,所以盛琪也称呼他为王座前辈。

“目标。”

“此人。”盛琪拿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照片,王座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

“下面这个堡垒,是一处很关键的地方,务必把他拿下来。”

“这里是敌人的军事要地,防守力量是不是很强?”啊锋问道。

“没错……”

“我们赵家接了。”啊锋豪气gan云地说道。

“什么?他……”

“赵家不得了啊!”

“啊锋,我就卖个老,叫你一声啊锋了,你要三思,这个地方可不好处理。”

“盛叔叔说哪里话,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盛琪这段时间的表现,已经让啊锋心服口服了。

“恩,既然你意已决,那我就不说了,凌天,你陪着一起吧!”

“是,多谢父亲。”

“下面这个位置,是重中之重,堪称此战的关键,你们怎么看?”

“盛叔叔连自家儿子都派上了,这个位置,我们轩辕家接了。”一个一脸书卷气的男子走了进来,看起来根本不像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人。

“轩辕四公子好胆色啊!那么,这个地方,就拜托你们轩辕家了。”

“盛叔叔放心。”

“四弟,你那边处理好了?”轩辕衡翼悄悄地问道。

“大哥放心,些许跳虫,翻不起风浪。”

“那我就放心了。”

此刻,可见京都其他两家,比之赵,盛两家又差了一点,最起码这一代的年轻人是如此,毕竟最难的交给轩辕家,这是公认的。

可是第二难的,却应该由第二等的世家共同,或者争着做,可是,现在京都另外两家毫无动静,可见一斑。

随着最重要的几个位置分下去,整个非洲大陆的局势都要开始剧烈的动荡了。

医痴叶天士

医痴叶天士第三集

杨翎还是杭宁黛介绍给韩希朗的,也有段时间了。

不过,杭宁黛很快就后悔了,也为此生过闷气,虽然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不高兴。但是,后来看他们也没有很热络……这件事,杭宁黛自然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今天这情况看来,他们显然还一直有联系,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杭宁黛拽着书包带子,觉得嘴巴里一阵苦涩。她这算什么?明明都是自己做的好事,现在大宝哥哥和杨翎学姐好好发展,不是件好事吗?

嘴角往下耷拉,杭宁黛承认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酸溜溜的。

她低着头,踢着地上的石子。大宝哥哥有女朋友了……怎么会这么不开心?可是转念一想,大宝哥哥总会有女朋友的。

“哎呀!”

杭宁黛敲着脑袋,很痛苦、烦恼,“杭宁黛,你这是怎么了啊?哥哥交女朋友,你有什么好不高兴的?难道要哥哥一辈子不结婚,守着你吗?”

她突然想起来,当初早早和梁隽邦刚好上的时候,韩希朗也是各种不舍。

“对了!一定只是舍不得,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杭宁黛郑重的点点头,拳头握的紧紧的,想要坚定自己的想法。

不远处,总统府的司机已经到了。杭宁黛叹息,“哎……算了,别想了,乖乖回家吧!大宝哥哥以后,不会再围着我转了……这下称心如意了?笨蛋!”

杭宁黛和杨翎,是一个系的。

杭宁黛是本科部,而杨翎是研究生部。有的时候,杭宁黛上实验课,还是杨翎带的课。这天的实验课上,杨翎看出来,杭宁黛不是很用心。

她对这个小学妹,一向是照顾有加的。于是,杨翎走了过去,“宁黛,怎么了?有问题?”

“啊?”杭宁黛抬头一看杨翎,浑身都不自在,虽然她努力让自己接受事实,可是眼前这个女人,毕竟‘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大宝哥哥的疼爱,杭宁黛现在还没有办法坦然面对她。

“没……没什么,没问题。”

杭宁黛尽量避过杨翎的视线,不想和她多说话。

“没问题?”杨翎皱眉,“你看看你,十六排的孔,你只打了一半不到……到下课时间能完成吗?”

她这口气,作为助教老师来说,压根没有什么问题,也并不严厉。可是,在此刻的杭宁黛听来,却是很不受用的。杭宁黛憋着一股气,看看杨翎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心里越发难过。

杨翎成熟、学习好,有气质、修养也好。虽然不是出身名门,可是却真正符合了韩希朗所说的‘千金名媛该有的样子’!大宝哥哥就是喜欢这样的吗?

好啊,喜欢就喜欢啊!有什么了不起?大宝哥哥疼她的时候,杨翎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但这种小心性,是不能发泄出来的。杭宁黛虽然不痛快,但还是很清楚这一点的。她忍着气,把不快吞到肚子里,“我知道了……会好好做的,做不完,就留下做,做完了再下课,行了吗?”

最后,还是带了点赌气的意味。

杨翎意外的挑眉,这小丫头有点不对劲啊!她还想多问两句,可是杭宁黛已经转过了身去,背对着她。杨翎只好无奈的摇头,叹息着走开了。

下课时间到了,其他同学都做完了,就剩下杭宁黛。

杨翎想要上前帮忙,口袋里手机却响了,她走到门口去接,是韩希朗打过来的。杨翎不由往实验室里看了一眼,带了点笑意,“你们怎么了?我这边这个,可不太正常……”

“嗯?”韩希朗怔忪,反应过来她指的是谁,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到,“她,她怎么了?”

“哈?”杨翎失笑,“你问我?你们才是最亲的人,你应该是最了解她的,却来问我这种问题?你要是真关心她,这么放不下她,就自己来看看啊!”

韩希朗拧眉,很是犹豫。他已经很多天没有见过宁黛,也没有联络过了,她要空间、要自由,嫌他烦,他还能怎样?

“行了,就怎么定了。”杨翎替他做了决定,还嘲讽到,“别扭什么?她是孩子,不懂事,你一个大人还跟个小孩子计较吗?都养到这么大、等了这么久,别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啊!”

想想杨翎的话有道理,韩希朗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那就这么定了……”杨翎挂上电话,转身往实验室里走。

杭宁黛慌忙低下头,装作专心致志的样子来。刚才她伸长了脖子,都没能听到杨翎说了什么,可是,直觉告诉她,这通电话一定是大宝哥哥打来的!

他们、他们竟然这样难分难舍,发展的够快啊!

‘啪’的一声,杭宁黛又打错了孔。

“哎……”杨翎实在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来,拿过她手里的东西,三两下搞定了。“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这个状态,就算是到天亮,恐怕也出不了结果。”

杭宁黛看杨翎熟练的手法,顿时觉得自己又有一样被对方比了下去……为什么觉得自己样样都不如学姐呢?所以,大宝哥哥才会喜欢她吧?

“走吧!学姐请你吃饭去!”

杨翎拍拍杭宁黛的肩膀,感觉自己真是任重道远。

“哎……我不……”杭宁黛想要拒绝,可是想想,如果她们一起吃饭,那今晚大宝哥哥是不是就不能和杨翎学姐见面了?有了这个‘自私’的小想法,杭宁黛改了主意,点点头,“好啊!”

杨翎疑惑,这小丫头一会儿一个主意,还真不怕寂寞……所以,韩希朗就是喜欢她这么热闹嘛?

两人换了衣服,一同出了实验室,往学校后门口走。学校后门的小吃街,虽然面向的是学生,可是帝都大并不缺乏家境富裕的学子,因此也就不缺乏高档餐厅。

杨翎带着杭宁黛直接进了一家法国餐厅,在门口的时候,侍应生迎了上来。

“我们预约了,姓韩。”

杨翎说完这话,杭宁黛吓了一跳。预约、姓韩?她怔愣的看向杨翎,不敢确信,“学姐,你……约了大宝哥哥?”

“呵呵。”杨翎笑而不语,揽着她的肩膀往里走,“我约了谁,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走吧!”

杭宁黛已经有些抗拒了,可是都到了这里,她也没有办法。只好被杨翎带着进了包厢,推开门一看,韩希朗果然已经在里面等着了。韩希朗站起来,只看着杨翎。

“你来了。”

他朝着她们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接过杨翎手上的包,然后再去看杭宁黛,“宁黛,你也来了?”

“嗯。”杭宁黛别开视线,低头不去看他,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原先没见面还不觉得有哪里不妥,可是此刻,韩希朗骤然见到数日不见的杭宁黛,集聚了多日的相思一下子全部都涌了上来。尤其看她耷拉着脑袋的委屈样子,恨不得把人抱在怀里,求她原谅!

不管她怎样发脾气都好,只要她原谅他,要他怎样道歉、做什么都可以。

但这并不实际,因为还有杨翎在。

压抑着这股冲动,韩希朗伸手搭在杭宁黛肩上,想帮她把书包取下来。可是,这一下却吓坏了杭宁黛。她像是受了莫大的惊吓,猛的抬头瞪着韩希朗。

“你干什么?”

韩希朗愕然,“我帮你把书包拿下来,难道你要背着书包吃饭?”

“不……不用了。”杭宁黛仓皇的摇头,看看他手里还拿着杨翎的背包,心里越发不是滋味……都替学姐拿包了,就不要来招惹她了!杭宁黛瘪瘪嘴,拒绝了,“我自己来就行了。”

“……”韩希朗一滞,无奈的蹙了蹙眉。

三个人一起往餐桌边走,韩希朗拉开椅子让杨翎坐下,“请坐。”

“谢谢。”杨翎道了谢。

接下来就要轮到杭宁黛了,可是杭宁黛却等不了了,一把拉开椅子,往上一坐,让韩希朗抬起的手尴尬的悬在了半空。杭宁黛浑然未觉,韩希朗的脸色已经有些黑了。

今晚,韩希朗是来讲和的,始终耐着性子。

他熟悉杭宁黛的口味,所以早就给她点好了,但是杨翎是客人,他对她也并不是很了解。于是,韩希朗自然把餐单递给了杨翎,“你看看,喜欢吃什么?”

“好啊!”杨翎接过,细细看了起来。

“这里有几道菜不错,我和宁黛以前来过几次……”韩希朗热心的介绍着。

这一幕看在杭宁黛眼里,简直是醋海翻腾!她坐不住了,快要透不过气来了!杭宁黛突然抱着书包站了起来,惹得韩希朗抬头看着她,“怎么了?”

“呃……”杭宁黛不自然的摸摸脖子,支吾道,“我想去趟洗手间,你们先聊着。”

说着,迅速拉开椅子往门外走。

韩希朗眼光一直跟随着她,杨翎不由笑到,“眼珠子黏在她身上算了,这么舍不得,还摆什么架子啊?”

韩希朗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自在的扯了扯嘴角。

“哎……慢慢来、要有点耐心啊,兄妹变成恋人,是需要个过程的。”杨翎笑着合上菜单,“我点好了……谢谢,我今晚就不客气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