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虫谷2018

云南虫谷2018
  • 主演:蔡珩,顾璇,于恒,成泰燊,马浴柯,陈雨锶
  • 导演:非行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8
胡八一等人由于之前探险,身上出现了眼球印记,这印记带着诅咒,会危及众人性命,传闻雮尘珠能解开诅咒,而它曾经作为陪葬品安放在古滇国献王的陵墓中,胡八一等人只能深入瘴疠之地,再探古墓奇险。   胡八一、王胖子、Shirley杨等人穿过遮龙山下古滇国秘密地下水道,不料遭遇千年痋术机关,成千上万个奴隶制成的“痋俑”像炸弹一样倒悬在洞顶。深入丛林之中,更是不断遭遇重重考验,但唯有冲破障碍取得雮尘珠,才能破解众人身上的诅咒   终于,在历经层层凶险,众人终于来到献王墓入口,然而更大的挑战也接踵而至… …

云南虫谷2018第一集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丛林之战

“啊!木生,快来救我啊!”

王木生带着舒畅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柳如雪的声音突然传来,虽然很细微,可是王木生听到了以后,急忙朝着声源的方向跑去。

“诶,你跑什么,你等等我啊!”舒畅含了一嗓子后,也急忙追了上去,她穿的是高跟鞋,走还没问题,跑的话,高跟容易陷进泥巴里面,没跑两步,跟就断了,尖叫一声,趴在了地上。

“嘘……”

王木生急忙转过身,做了个嘘声动作后,重新回到了舒畅身边,“从现在开始,无论你看到了什么,都要保持冷静,争取不发出一点声音,听明白了吗?”

“我脚扭到了。”舒畅半躺在地上,满脸委屈地说道。

“我看看。”王木生将舒畅的鞋子脱掉之后,这才发现她的腿上,竟然还有一层袜子,“你这个袜子,怎么脱啊?”

“干嘛?”舒畅小脸一红,她穿的可是连体丝袜,这怎么脱啊?

“你不脱,我怎么看你伤到哪儿?哎,算了!”因为心系柳如雪的安全,王木生也懒得在这个上面磨蹭了,他伸手,按了按舒畅扭到的地方,然后帮她活动了一下脚踝后说道:“看你这个样子,现在是没法走了,你是想让我背你过去,还是在这里等我?”

“我……”舒畅看了看周围空荡的树林说道:“你还是背我过去吧。”

“好!”王木生也不含糊,将舒畅背起来后,迅速朝着柳如雪叫声的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使坏地挪挪手,尤其是舒畅穿的丝袜,王木生很有兴趣研究一下。

他见过的袜子不少,还真没有见过这种袜子,以后有空得帮柳依依、柳如雪和夏雨柔、郑月都给买一双才行,还要不同色的。

跑了一会儿之后,柳如雪求救的声音越来越大,王木生很快就看到柳如雪所在的地方了。

此刻的柳如雪,身上的降落伞还没有解开,被掉在树枝上,距离地面,大概有五六米的样子,可是在她的下面,有一头凶猛的雄狮,正不断尝试着跳起来咬。

“啊!”

它的每一次跳跃,柳如雪都忍不住尖叫一声,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双腿拼命地晚上卷起。

趴在王木生背上的舒畅看到之后,也是吓得够呛,一把捂住了嘴巴,争取不发出一点声音来。

王木生小心翼翼地将舒畅放到了地上,轻声说道:“你不是不相信我会打老虎杀狗熊吗?”

“你想干嘛?”舒畅顿时满脸紧张之色,急忙一把拉住了王木生,“你疯了?那可是一头狮子啊!你真打算去跟它拼命?”

“准确点说,这是一头成年雄狮,你看它脖子上的毛发,已经那么长了,我敢打赌,它的某个地方更长,吃了以后,也更补。”王木生丝毫不惧,反倒还满脸兴奋之色。

舒畅一听,顿时小脸一红,“你……为了吃那个,命都不要了?”

“它哪里打得过我啊!你看好了,不要发出声音,免得吓到它了,它跑了以后,很难追的。”因为柳如雪掉在半空中,王木生也不急,事实上像这种原始森林,在树上远比在地上要安全得多。

“你……”舒畅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王木生也懒得管那么多了,他将自己的背包放下之后,从里面抽出布包背在背上,以备不时之需,然后再将运动鞋的鞋带系紧,这才目光如炬地盯着那头雄狮,一点点慢慢靠近。

“救命,救命啊!王木生,你个混蛋,你跑哪儿去了!呜呜呜呜……”柳如雪掉在树上,哭得稀里哗啦,胡乱打乱了一下四周,还真就看到一颗大树后面藏着的王木生,顿时对着王木生的方向喊道:“快来救我!”

王木生抬起手,对着柳如雪做了一个嘘声动作之后,绕开大树,蹑手蹑脚地朝着雄狮靠拢,可是没想到,脚无意中踩到了一颗干脆的树枝,发出了一声脆弱的响声。

这个响声虽然很轻微,而雄狮虽然一边蹦跳着,一边嚎叫着,可是听到声音后,它猛地回头,不偏不倚地刚好捕捉到了王木生,顿时仰天长啸,“吼!”

巨大的嘶吼声,震得柳如雪和舒畅的头皮都发麻了。

两米多的狮子啊!体重至少有三百多斤,只是高度就有一米多,看起来何其恐怖?

王木生却丝毫不惧,他死死地盯着狮子,双手撑地,右脚猛地蹬离地面的那一刻,手脚并用,整个人迸射而出,宛如一头野兽似的,迅速狂奔像雄狮。

这头雄狮的地域领主意识很强,看到王木生后,也急忙崩腾而起,对着王木生冲了过来。

一人一狮,都是四肢并用,在接触的一瞬间,雄狮的两只前爪搭在王木生的肩膀上,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王木生的脖子一口咬了下来。

“啊!”

看到这一幕,柳如雪和舒畅都不由得尖叫一声,至于王木生,他在狮子的前爪搭上来的一瞬间,迅速将它的抓住抓住,整个人猛地低下头,双脚站立的同时,滑动一圈,两人带狮,同时原地旋转了一圈之后。

王木生这才松手,放开狮子的前爪。

三百多斤的雄狮,顿时脱手而出,在半空中不甘地挥动了一下爪子,爆发出一身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后,重重地撞到了一颗大树上。

“吼!”

此刻的王木生四四肢着地,对着雄狮发出一声怒吼。

雄狮顿时怯场了,脖子上的毛发全部竖起来的同时,开始徘徊。

恶人村的人,之所以男性能够内外兼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经常跟野生动物搏斗,王木生几岁就被送进森林里和野兽打交道,长大了以后,实力虽然提高了,不过他还是喜欢和野兽近身搏斗,单靠力量和技巧取得胜利。

到静海市久了,他都快忘了自己还有兽性的一面了,这次,刚好可以用来练练手,找一下他逝去的童年。

所以……

下一刻,王木生手脚并用,再次对着雄狮冲了过去,而雄狮不甘示弱,也再一次扑了过来,一人一狮又一次较量之后,王木生再一次将狮子甩了出去。

“我的天啦!”看到这一幕,舒畅忍不住瞪大了双眼,“这还是人吗?”

云南虫谷2018

云南虫谷2018第二集

两人又腻歪了好一会儿,眉眉才起身整理衣服,本想回自己座位,可严明顺不让,依然让她坐自己腿上,紧紧搂着。

他就喜欢这样搂着自家小媳妇,又香又软,就像是搂着全世界。

“球球和茶茶这回帮了我大忙,回头我给它们买一车巧克力,我答应他们的。”严明顺笑着说,不时把玩着眉眉的手,柔若无骨,香软滑腻,比最好的羊脂白玉都美。

“再吃都成肥球了……可你既然答应他们了,那就吃吧,以后再让球球减肥。”

眉眉轻声哼唧,不满地戳了下某人,严明顺抓起他的手,送进嘴里轻轻啃了下,又Q又弹,比最好吃的糯米丸子还要好吃。

他轻轻地啃咬着,又酥又痒,眉眉忍不住笑,故意说:“我出门可没洗手。”

“难怪吃起来咸咸的,我再尝尝你洗澡了没……”

严明顺故意探向眉眉的脖颈,又是舔又是啃,逗弄得眉眉咯咯笑个不停。

眼看又快要闹出火了,严明顺及时收住,自家小媳妇就跟加了鸦--片的蜜糖一般,怎么尝都尝不够,而且欲罢不能。

眉眉感受到身下的胀硬,知道严明顺又上火了,便调皮地探起了身,在他的喉结处伸出小舌舔了下,反正这家伙顶多就是让自己手酸会儿。

严明顺身子顿时就僵住了,眼眸颜色变深,又探下身子,将眉眉压回座椅上,声音低沉,却带着某种热切。

“……小妖精……你在点火……”

既然他的小丫头都主动勾引了,他怎能收手呢?

眉眉暗叫不妙,无辜地看着严明顺,“……明顺哥……我肚子饿了……”

“先填饱我再说……”

严明顺邪魅地笑了,将座椅放下去了些,刚才他都还没尽兴呢!

“你坏蛋……别扯我衣服……流氓……我的裤子……”

眉眉慌叫着,不一会儿就被剥成了小羊羔,俩人裸裎相见,眉眉羞得将脸埋进严明顺的胸膛,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精瘦的腰,一点都不觉得冷,因为严明顺的身体似火一般,能把她烧化了。

……(严打期间,此处自行想像五百字)

近半小时的缠绵,俩人都释放了,快乐得似不在人间一般。

严明顺爱怜地拥着肌肤呈粉色的女孩,手不断地抚摸着柔滑的背,今天的眉眉让他特别惊喜。

“眉眉……你从哪里学的?”严明顺忍不住凑在眉眉耳边小声问。

眉眉身子微微颤栗,头埋得更深了,什么都不肯说。

刚才她一定是脑子让狗给啃了,怎么会主动做那事呢?

好羞人……

可看到严明顺幸福满足的表情,她也觉得很幸福,看到严明顺憋着难受的样子,她会很心疼,所以特别想为他做些什么。

严明顺又怜惜地亲了亲女孩,没再问了,可心里却化成了水,只想就这么抱着他的女孩,一万年……

“咕噜噜……”

声音打破了车里的寂静,眉眉羞窘极了,暗骂自己的肚皮不争气,怎么可以在这么美好的时候叫唤呢?

严明顺轻声笑了,在眉眉嘴上亲了口,“吃饭去,可不能饿坏我媳妇。”

“谁是你媳妇……厚脸皮……你快转过身去……”

眉眉嗔了眼,双手环抱着前面,羞红了脸,严明顺戏谑地眨了眨眼,乖乖地转了过去,光明正大地车前镜子欣赏起了春光。

云南虫谷2018

云南虫谷2018第三集

“输?我输了吗?”薛铭胸有成竹的笑着,“我们当时说的可是谁通关谁就获胜,可没说谁先通关谁就获胜,现在我兄弟和凌天豪都通关,我们顶多算是平局。”

“什么平局?我们班的凌天豪先通关,所以肯定是他赢了,你一高二的想赖账,也要先问问我们答不答应。”

“别以为你们高三的就可以为所欲为,当初的赌约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我们可没说先通关的算赢。”薛铭辩驳到,只是他无意中的一瞥,却看到萧克的背后,一个俊美阴柔的男人走了过来。

“你们一大群人在干嘛?想欺负我们可爱的学弟吗?”那个声音说出的瞬间,几个人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太酥了,但是萧克知道,这声音可不只是酥,更是一种阴寒,令人不寒而栗。

“我们只是…”萧克是班长,所以他先开了口,但是他看见凌天豪居然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就径直走到了尚文清的面前,“学弟,很不错,我还以为你会在开始的选择之后的时候就结束游戏,没想到居然玩到了最后,很不错。”

“所以你对结局作何感想。”同样是通关的玩家,尚文清特别想知道凌天豪的想法,只是自己不好去找他,现在他来找自己,倒是省了事。

“想聊这个的话,我们换个地方,这里人多,不太方便。”

“可以,你选个地方吧。”

“那就我们教室吧,现在教室里应该没人。”凌天豪有些戏弄的看着一边的萧克。

萧克好像了解到了什么,马上跑回教室。

“也行。”尚文清答应下来,“薛铭,我跟他去一趟,午饭你自己吃吧。”

“啊,哦,好的,那你注意安全啊。”

为什么要说你注意安全呢,虽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事,但是凌天豪总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让薛铭有些担心。

“放心没事,”尚文清点点头,“那学长,我们走吧。”

看来萧克刚才那趟是上来清场的,现在整个高三一班的班级就只有凌天豪和尚文清两个人。

“现在可以说了吗?”

“可以啊,但是怎么说我也是赢的一方吧,难道你不应该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吗?”凌天豪拿出一支笔,在手上转了起来。

“可以啊,想问什么就问吧。”

“你游戏时用的角色是什么,自己的角色还是游戏提供的角色?”

“游戏提供的,崔颢。”

“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呢?算了很多人都不太喜欢代入感太强,所以才使用游戏提供的,现在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

“我想问的是,你对游戏的看法,不觉得很残忍吗?”

“残忍?我只觉得有趣,或许很多人只有在生死存亡的时候才能展露出本性,有些时候,人性才是最有趣的。”凌天豪享受的表情让尚文清感觉或许不该问眼前这个男人,他和自己根本不在一个维度上。

“有趣?难道人吃人有趣,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是人类居然…”

“人吃人?什么意思,你的关卡里有人吃人的剧情?”

“对啊,既然通了关,你肯定也经历过最后的选择?难道你看不出来。”

凌天豪突然来了兴趣,“我用的是自定义的角色,出来之后就在一个是实验室里,而我控制的角色是一个病人,被整个实验室当成是小白鼠一样,我必须控制着我的角色摆脱实验室所有医生和护士的追捕,这些医生和护士都带着各种各样魔鬼的面具,而《困兽之狱》应该就是说我必须在这个地狱一样的医院里,像困兽一样争斗,并且活下去。”

“什么?你和我经历的完全不一样啊!”尚文清觉得相比自己的剧情设定,他的这种可能更好些,起码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所以,你的关卡又是怎么样的?”

“一开始…”既然对方都已经把自己的过程说了出来,尚文清肯定也很全面的说了自己的,“所以这些人从一开始就掉进了雨林一样的地狱,在里面自相残杀,被困在地狱的真正野兽,只有人。”

凌天豪感觉内心涌起某种冲动,他竟然兴奋起来了,“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啊,我玩的只是普通的博弈,你玩的才是真正的艺术,人性的艺术,我究竟做了什么,居然错过了这么有意思的关卡。”

凌天豪挥出拳头打在自己脸上,鼻子瞬间流出了鲜血,“太可惜了,实在是太可惜了,这次应该是你赢了,我输了,输的很彻底,从开始选择角色的时候我就已经输了。”

“你不要冲动,别再打自己了。”尚文清被吓了一跳。

“没关系,舒服多了,等有机会我们再来一场,这次的比试太没意思了。”凌天豪半边脸全是血,有些变态。

“不,我已经决定不再玩这个游戏了,太残忍了。

“不,你一定要接着玩下去,你会慢慢发现这个世界最有意思的就是人的想法,而你太适合了,虽然你自己可能没发现,你的骨子里其实也藏着欲望的基因,当你完全释放的时候,你才会得到完整的进化,你会爱上那种感觉的,相信我。”凌天豪越说越疯癫,有些不正常了。

尚文清有些发毛,简单道了声:“学长再见。”就飞奔着跑了出去。

看来薛铭说得对,自己还是要小心些。

而凌天豪看着尚文清的背影,舔了下嘴唇,笑了:还是有些青涩,要成熟起来才有吃掉的资格。

出了教室,尚文清感觉自己浑身暖和不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凌天豪这个人看自己的眼光总是很怪异,就算他真的是个基佬,长那么帅,那么白,不应该喜欢大块的肌肉男吗?像我这种要颜没颜,要身材没身材的普通人,怎么可能…

回到高二这一层,还没走出楼梯,就看见张雨晴的侧脸,精致的五官,飘逸的长发,他深深确定自己肯定是直的,而且永不会弯。

他想上去打个招呼,却发现根本不知道怎样开口,只是默默跟着女神的背影,回了自己教室,虽然有很多同学想上来问他一些关于游戏的事情,但是崔铭就坐在前面,所以也没人赶上来。

崔铭委屈的看着尚文清,眼睛就快要掉下来,“兄弟,对不起了,我…”

“你什么?”

我跟隔壁的李心妍表白了。

“啊?你不是说比赛算平局,不用了吗?”

“可是没办法,被一群高年级的学长围着,我总不能吃亏吧,所以只能在他们的胁迫下去了。”

“啊?对不起了。”

“没关系,这不怪你,而且我只是表白了,未必就真的跟她在一起。”

“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以为兄弟我虽然胖了点,但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他那种等级的女生肯定不会放过我,但是谁知她居然说要考虑考虑,我瞬间舒服了,没想到还有这一招,所以她考虑之后如果不愿意和我在一起,那么一切好说,我还是我,你的好基友。”

“滚,我可是直的,中午已经和一个阴柔的可怕的学长独处了快一个小时,你千万别再来恶心我了。”

“什么?你是说凌天豪?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这倒没有,就是吓了我一跳,说什么看好我什么的。”尚文清摇摇头,仿佛一想起那种阴柔魅惑的脸,就一身鸡皮。

“我去,抢基友抢到我这里来了,老虎不发威,还真当我吃素的了。”

尚文清翻了个白眼就不再看他了,他打开书本,小心的翻看起来。

书桌不知为什么,突然晃动起来,书本散落一地,茶杯中的水泛开波纹。

“地震了?”尚文清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啊,我们这里四平八稳的怎么会地震啊。”

他刚想站起来,薛铭却猛的把他拉到旁边,“不是地震,不是地震,帮我挡一下。”

“挡一下?”

“嗯,是李心妍,隔壁的李心妍来了。”薛铭看起来怕极了,不会是要来接受自己的表白,要和自己交往的吧。

果然,教室门口突然出现一个胖出天际的女孩,记得一部电影里,女主角为了赚钱,往往要应付各种各样的男人,为了讨男人的欢心又不被恶心到,她只能试着转移注意力,于是尚文清也试了下,脖子以下好几层游泳圈,完全看不下去,杂乱的头发,小眼睛,黑眼圈,猪一样的朝天鼻,兔唇,“我靠,完全看不下去,你居然能跟她说上话,还表白,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唉,那也没办法啊,我可是进了最大的努力了,所以拜托千万不是来接受我的。”薛铭祈祷着。

虽然李心妍的眼睛小,但是视力可好的很,他找到躲着的薛铭,用一口流利的台湾腔说出了自己的来意:“薛铭,你很有眼光,我考虑过了,虽然我从来不缺人追,是你既然这么喜欢我,看在你的诚意上,我给你一个机会,听说你是我们学校十神纵之一,所以我希望你去挑战一下我指定的这个关卡。”

虽然李心洁的台湾腔说得很…普通,但是薛铭还是准确的听懂了,挤出一个难堪的笑容,“啊,好啊,你说说看,我一定会尽力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