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痴

武痴
  • 主演:郭跃进,潘向阳,刘乐民
  • 导演:谢双九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生活在白洋淀边的渔民郭大鹏,自幼练习传统武术。他用自己发明的练功器械在小院子里闭门研习武功,被当地人称为武痴。为了鉴证功力,在当地一个老拳师的指点下开始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之旅。

武痴第一集

时光如梭,光阴任苒。

一晃,十年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之间过去了。

杨言的身体和战斗技巧得到了长足的提高,逐渐成为了整个村子最强的存在,替代了大牛,成为了狩猎小队的队长。

虽然记忆仍然没有找回来,但是在杨言的心中,却一直莫名的想离开这个村子。

他一直在向往着前往一个更大的世界,本能的感觉这森林束缚住了他,让他无法实现藏在灵魂深处的抱负。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杨言很有可能就这么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

但或许是命运使然,偏偏阴差阳错发生了一场意外。

而正是这场意外坚定了杨言想要出去闯荡,寻找自我的想法。

村子的生活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平静,总有山里的野兽时不时的进攻村子。

在一次野兽的进攻中,恰好村里面的年轻人都出去狩猎了,只剩下了一堆老弱病残。

于是,村子里面的不少人就这么死于非命,一片狼藉。

就连村里人最敬重的村长爷爷,也在这次野兽袭击中丧失了生命。

等狩猎队回来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厄运来的如此突如其来,这让大家难以接受,悲痛万分。

而这件事也深深地刺激到了早已融入这个大家庭,并且对村长充满感激的杨言。

十年来,村长一直在帮他寻找记忆,哪怕是不知道他的身份,也对他照顾有加。

甚至他感觉得出来,村长把他视为己出,和大牛一起当做自己的儿子,并有一在他百年之后将村长之位传给他。

要知道,在这个小山村,村长拥有绝对的权力。

虽然对于村长什么的,杨言其实并没有兴趣,甚至心中是拒绝的。

可是这种信任却让他感动莫名。

在这十年来,他已经默默接受了二牛这个名字。

在袭击事件发生的第三天,大牛背上他狩猎时的刀,毅然决然的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落魂森林的复仇之路,从此便了无音讯。

又过了一个月,有村民说发现了大牛的尸体。

大牛杀死了那次入侵时的狼王,自己也因为流血过多而死在了路上。

听到这个消息的杨言沉默了好久。

极度悲伤的同时,也终于让他明白了,这么多年以来不断呼唤自己的是什么。

不是别的,正是自由,向往外界的自由。

久安村虽然宁静,可是却时刻处在与世隔绝的日子里。

杨言要走出这片大山,要寻出一条路,带领着村民们一同离开这里,不再过贫穷落后,每日提心吊胆的日子。

带着这样的信念,杨言出发了。

他带上了好几天的口粮,向着自己醒来时的路踏上了征途。

他相信,那里绝对有可以离开的路。

因为他便是从那里来的。

大约走了十天之后,杨言走到了森林的边缘。

十年来,他已经对这里的地形无比了解。

再往前去,山路上就竖立着一个巨大的石碑。

石碑背后有一道结界,完全阻断了山路。

而周围极其陡峭,根本不是人力可攀登的。

村子通向外面的路就这么被堵死了。

村长也曾经说过,久安村之所以无法和外界连同,其实就是因为这个结界。

相传,当年有村里有人触怒仙人,所以被仙人迁怒,设下这个结界作为惩罚,使得久安村人根本无法离开此地。

而这个结界后面,则隐藏着一个幻境,需要一个人完全闯过里边的重重关卡,结界才会消失。

这么多年来,村子里曾经也有不少人尝试过闯入这里,却都再也没有出来过。

久而久之,村子则把这里当做禁地,禁止村民进入。

如今,杨言也要进入这片禁地了。

若是成功,那么便是为全村人开辟出一片通往希望的通道。

若是失败,便化作其中枯骨,也算是一种解脱。

一咬牙,杨言便毫不迟疑的触摸了那个石碑。

随后,便是一阵头晕目眩,天旋地转的感觉传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杨言面前已经是一个完全黑暗的世界。

这感觉……似乎很熟悉。

这十年以来,杨言的梦里曾经无数次的出现过类似的场景。

虽然对这种环境有着异常的恐惧,可是偏偏这一刻,杨言却生出了几分期待。

没错!

这真的可能就是回家的路!

杨言挣扎着起身,可一时之间,他根本就没法分清方向。

他心里非常清楚,当务之急,是先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如今走向何方只好今天由命了。

久安村的人是相信命运的,十年的生活,也让杨言在潜意识之中相信了神灵的存在。

于是一念至此,杨言先点亮的火把,顺手从身上摸出一把小剑,在手心一转。

待小剑停下,指定了一个方向。

令杨言意外的是,小剑笔直笔直的指向一个方向,剑身似乎都微微震颤着,就好像被什么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一般。

杨言也不多想,起身便向方向所指之处大步走去。

不多时,仿佛触碰了什么机关,忽然有一道光亮从杨言的身侧亮起。

光亮中,隐隐透露着一个车水马龙的城市。

里面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但眼前这一切景象却模糊的很,好似海市蜃楼般的幻象。

眼前奇异的景象,使得那道光亮看起来就好像通往极乐世界的升云梯。

不过,这光亮却让初来乍到的杨言起了疑心。

在这暗无天日的空间里,点亮的火把仅仅能够照亮自己周围不到三米的距离,为何会突然有这道光亮出现呢?

虽然那种光亮诱惑着他向光亮的源头走去,但是潜意识却告诉杨言,自己应该不为所动。

杨言自然更愿意相信在无数次生死关头让自己逃过一劫的第六感,于是,他先缓缓闭上了眼睛。

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其实闭上眼会更好。

因为只有闭上眼,才会不受干扰,遵从本心。

继续往前摸索着走了一会,杨言偶然听见黑暗中又传来了一阵阵奇妙的声音。

这声音时而如同高山流水,时而如同琴瑟笙歌,随后又变化成大千世界的各种声音,同样诱惑着人向它走去。

武痴

武痴第二集

皇城。

萧千寒和云默尽易容之后,出现在皇城的一个酒楼当中。

虽然城破了,但是这些酒楼饭庄之类的无一关门歇业,只是老板全都愁眉苦脸的。

不是店家不想,是不敢,那些人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敢关门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所以就算是赔钱也只能忍着,连逃都不敢逃,都被盯上了。

幸运的是,其它三洲的人都常光顾,跟正常人一样,该给钱给钱,该点菜点菜。

所以,萧千寒和云默尽在众人之中也不算显眼。

之所以决定来到皇城,不是他们盲目相信了那块绢布上的信息,而是打算一搏!

现在的北武洲虽然已经危在旦夕,但明显没那么简单!

其它三洲,或者还有更大的主谋,目的绝不仅仅是覆灭北武洲那么简单,不然也不会明明占据了上风,却忽然不动了,反而转成了稳扎稳打,扎根立足!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也许就跟他们正在调查的东西有关!

再加上对方只有那个心旋境对他们有威胁,所以这一趟皇城也并非不能走!

“如果齐文玥或者齐文瀚真的在这里,应该在皇宫中。”萧千寒不着痕迹的打着手语。

“皇城好进,皇宫难入。”云默尽也用手语回应。

来的时候远远的看了一眼宫门口,那里检查很严,而且有好几位天旋境把守。他们的易容术和压制的修为能够瞒过其他人,但是想瞒过那些天旋境就困难了。

“这个容易。之前离开的之前,我为了以防万一,在皇宫角落里布置过传送阵,就是不知道过了这么久,那个简易的传送阵还在不在,有没有被人发现了等咱们自投罗网。”萧千寒微微一笑。敢来皇城,自然要有所准备。

“这个容易。”云默尽笑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扬声道:“在座的诸位,可有人对这北武洲的皇宫感兴趣,想要进去一看的?在下有些门路,只需每人缴纳一枚紫圣丹便可。”

在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把整个酒楼都罩在了隔音禁制当中。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全都躁动了。

“进皇宫?真的假的啊!那可是禁地,进去要被罚的!”

“什么禁地,又不是咱们的皇宫!这是北武洲,或者很快就不叫北武洲了,一个破皇宫有什么好禁的!”

“你说的没错!在咱们那没机会进去看看,这里好歹也是北武洲的皇宫,应该相差不大吧!”

“你们都想什么呢,他说能去就能去么?小心别被骗了。”

“……”

一时间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

坐着没动的萧千寒笑了,云默尽还是真够腹黑的,拉了一帮垫背的,还收钱。

“这位朋友当真有门路能进皇宫?虽说这是北武洲的,但我还真有点感兴趣。”云默尽开口的时候已经走出去一段距离,而且也不是立刻就开口的,如果不细看没人知道云默尽跟她是一起的。

更何况,云默尽在走这几步的功夫,已经快速的简易易容了一下,只是衣服没换。

“自然当真,不过这里不方便说话,想来的可以一会儿去酒楼后面,一手交丹药,一脚进皇宫。”云默尽配合的说道,随后就撤掉禁制走了出去。

萧千寒在自己桌上留下一枚丹药算是饭前,也迈步跟了上去。

见萧千寒这么痛快,之后陆陆续续也有几个人跟出来,反正看热闹也不花钱。

酒楼后面。

趁没人出现之前,萧千寒快速的布置好传送阵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随后云默尽用禁制盖住。

很快,身后已经有人出现,萧千寒故意跟云默尽砍价,“你就不能便宜点?只是进入皇宫,又没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就要一枚紫圣丹也太贵点。”

“这个……”云默尽故作犹豫,看见后面紧随而来的人时脸色一板,“不能便宜!皇宫是什么地方,就算是北武洲的也不容小觑,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严加看守!至于有没有实质性的东西就看你自己了,这里可是沦陷的皇宫,里面有什么谁也说不准,一枚紫圣丹已经够便宜了。”

背对着随后赶来的人,萧千寒一个白眼就翻了过去!

这个云默尽也太能编了,这话一套一套的,她都要怀疑云默尽是不是也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了!

不过不得不说,云默尽的话还是很有诱惑力的,淘弄宝贝的事情,很容易让人感兴趣。

萧千寒装着刚发现有人来,回身找那几个人商议,“你们也想去皇宫看看?那人太黑了,竟然要一枚紫圣丹,咱们一起跟他说说,看两个人一枚紫圣丹行不行!”

两个人一枚?那成本可就骤减了一半啊!

“依我看三个人一枚都行,这是无本买卖,怕什么。”有人意动了。

其中有个人眼珠转了转,径自走向云默尽,递过一枚紫圣丹道:“我是第一个吧,让我先过去。”

如果有宝贝,自然是先到先得!

云默尽接过丹药,却没急着露出传送阵,对另外几人道:“你们还有没有要走的了?一枚紫圣丹,少一分都不行。”

见有人抢先,也有人跟着反应过来,抢第二个名额,“我我我,我是第二个没错吧,别忘了啊!”

“我第三个,我第三……”

一通乱哄哄的动静之后,萧千寒反而排在了最末位,也交了一枚紫圣丹。

“还想便宜,切。”排在第一位的洋洋自得,余光扫了一眼萧千寒。

其他人也回头看了一眼萧千寒,排在萧千寒前面的人有些抱怨,“竟然用分散我们注意力的办法让后来者排了第一,你们是一伙的吧。”

“就是,拦着我们,让同伙第一个,等进去了你们该五五分账了吧,阴险!”

一时间,凡是没排到第一位的人,都或多或少的指责萧千寒了几句。

而萧千寒默不作声,低着头承受着这一切,不过没人看见她低头嘴角翘起的弧度!

这时,云默尽撤去了禁制,露出传送阵,“站上传送阵,你们就能进入皇宫了,每次只能站一个人。”

武痴

武痴第三集

寒飞飞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足够聪明,从洛凤先前的种种反应来看,寒飞飞多少也猜测出一些东西来,这洛凤对自己的爹娘如此仇视,原因无非就是那么几个,而最大的可能就是情仇了。

因此寒飞飞才试探着说出那样的话来,见到洛凤反应如此激烈,寒飞飞就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看来这个洛凤应该是对北堂夜泫有意思,但是北堂夜泫却钟情于寒月乔,所以洛凤就因爱生恨。

猜到了这些之后寒飞飞自然就可以对症下药了,只见寒飞飞绘声绘色道:“我得曾经说过,洛凤仙子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只不过他有着许多苦衷所以才没能和洛凤仙子在一起。”

“苦衷?他有什么苦衷?”

洛凤心里对于北堂夜泫终究还是抱有那么一丝幻想,即便现在已经坏了北堂叶辰的孩子,但是洛凤对于北堂叶辰却没有任何感情,之所以会怀上这个孩子也完全是为了报复北堂夜泫,好让他失去天帝之位。

但是现在寒飞飞突然说北堂夜泫当初有苦衷,这就让洛凤心里的那一丝幻想瞬间又重燃起来,寒飞飞这时更是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道:“我爹的苦衷当然就是我了!你想啊我爹和我娘已经有我这个孩子了,他要是再移情别恋和你在一起岂不是要受到世人的唾骂?所以只能忍痛拒绝你了!”

洛凤听到这话瞬间脸色大变,就连手中的匕首都没能拿稳掉在了地上,口中更是呢喃道:“原来夜泫他心中还是有我的,都是我误会了他!”

寒飞飞见状心中不禁窃喜,同时更是加快了对禁制的破解,洛凤这时看向寒飞飞的眼神也变得温柔起来:“飞飞,你放心!只要你爹他肯娶我,今后我对你一定会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

寒飞飞一听这话心中不禁感到十分恶心,但表面上还是挤出一丝笑意道:“仙子姐姐那我可多谢你了,不过我爹是不会轻易抛弃我娘的,只怕想要让我爹娶你还是有些困难。”

“哼!我早就看你娘不顺眼了!只要把你娘给杀了到时候自然就没有什么可以成为阻碍了!我要杀你娘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洛凤这时再次看向寒飞飞,眼神瞬间又变得凶狠起来,寒飞飞这时连连摇头道:“当然没意见了,仙子姐姐你要做什么是你的自由,我哪会有意见啊?”

寒飞飞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暗道:“小爷我当然没意见了,因为在你动手之前我会先把你给杀了!”

洛凤可不知道寒飞飞心里的想法,听到寒飞飞所言顿时笑道:“飞飞,你果然是个懂事的好孩子,等到你娘死了我就是你娘,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寒飞飞这时强忍着恶心道:“仙子姐姐这以后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现在你能不能先把我给放了呢?这个绳子一直捆着我的手我真的很难受啊!”

为了方便让寒飞飞受刑,此时的寒飞飞是被绑在一根木桩上的,洛凤闻言正准备帮寒飞飞松绑,突然一停道:“不行!我若是给你松绑你耍花样怎么办?”

“仙子姐姐,我现在一点灵力都没有怎么可能耍花样呢?”

洛凤一想也是,王长老亲手下的禁制岂是那么容易可以解开的,虽然不知道这小子刚才说的话有几分真心,但是将他松绑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若是可以借此机会收买人心那就再好不过了。

洛凤此时已经开始为自己将来嫁给北堂夜泫成为寒飞飞的后妈做准备了,只见洛凤上前帮寒飞飞解开了捆绑。

寒飞飞这时活动了一下手脚,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而洛凤这时则对寒飞飞笑道:“飞飞,既然你爹说了那样的话,那我现在要是去找你爹,你爹他会不会接受我呢?”

寒飞飞这时突然间露出一丝笑意道:“仙子姐姐,我爹他眼光高的很,可能并不会接受你这样的庸脂俗粉!”

洛凤听到这话不禁脸色一变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放才不是还说你爹他其实是喜欢我的吗?”

寒飞飞体内的禁制就在方才已经完全解开,此时的寒飞飞已经彻底恢复了修为,方才在进入刑房之前寒飞飞也仔细观察过,先前那个王长老和另外一个高手并不在附近。

寒飞飞此时已经没有任何顾忌,对着洛凤笑道:“那些话都是我编来骗你的,谁让你这么蠢这么好骗呢?”

“什么?你竟敢骗我!本仙子要你死!”

当知道寒飞飞方才所言都是骗她的之后,洛凤的心里顿时爆发了,从大喜到大悲这种落差谁也受不了,何况是洛凤这种神经本来就已经很敏感的人了。

只见洛凤挥舞着手中的匕首便朝着寒飞飞刺了过来,寒飞飞见状再也不掩饰眼中的厌恶之色,直接飞出一脚朝着洛凤的肚子踢了过去。

“砰!”

洛凤被寒飞飞踢中重重飞了出去,寒飞飞这时欺身上前想要趁势取了洛凤的性命,先前洛凤对他的百般辱骂寒飞飞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但是当寒飞飞靠近之后突然间洛凤的肚子竟然高高隆起,这分明就是怀孕的迹象,只不过先前洛凤一直穿着那件宽松的长袍,所以寒飞飞一直都没有看出来而已。

见到洛凤怀孕寒飞飞心中的杀气顿时消散了不少,虽然寒飞飞对于洛凤极为痛恨,但是寒飞飞并不是那种无情之人,让他对一个孕妇下杀手他实在是狠不下心。

“哼!今天算你走运!”

寒飞飞对着洛凤冷哼一声随后便直接破门而出,那些侍卫见到寒飞飞突然闯出来连忙上前阻拦,不过寒飞飞也不恋战利用速度优势直接就冲了出去。

寒飞飞也知道自己必须尽管逃走,否则一旦那两个高手出现自己就很难逃脱了,好在这次寒飞飞的选择极为正确,直到寒飞飞掏出了寝宫之后那两个高手姗姗来迟。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