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尸楼

藏尸楼
  • 主演:中谷美纪,丰川悦司,西岛秀俊,安达祐实,江口德子
  • 导演:黑泽清
  • 地区:日本,韩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05
春名礼子(中谷美纪 Miki Nakatani 饰)是曾获芥川文学奖的女作家,由于遇上创作瓶颈,灵感枯竭,身体状况开始变差。责任编辑木岛(西岛秀俊 Hidetoshi Nishijima 饰)劝说礼子搬到郊外一栋古旧的洋房里居住,在这栋为森林和沼泽所包围着的房子对面是一幢废墟般的空置房屋。一天晚上,礼子看到一个男人把布包裹着的不明物体搬进房 子里。后来,她得知对方是名叫吉冈诚(丰川悦司 Etsushi Toyokawa 饰)的大学教授,那栋空房子是相模大学的研究所。那是一具从沼泽里取出来的千年女性干尸。 但礼子噩梦就此开始,研究所的秘密、房间的古怪、吉冈的行径以及之前的身体不适等各种怪事都与干尸扯上关系。

藏尸楼第一集

第1648章 二少篇,爱恨情仇之救他就脱(7)

这人摆明是不安好心,死都不让人安宁!

这样的折辱,对男人来说,是心灵的摧残更是一种致命的打击,特别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是在她的面前,他若真跪了,万一以后想不开,以后就会成为他或者两人之间的心结!

眉头紧拧,季千语的眼角不自己地已经浮上了泪珠,不停地摇头,潜意识地也是在拖延时间:但愿但愿早点有人进办公室,早点发现她的求救信号。封一霆醒了,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着他,她就觉得心安,哪怕这一刻要死在这里,她也不觉得害怕。

同样的认知,温无辛也有!

如同那一夜,如果不是当着他的面,如果不是让他抉择,他相信,哪怕季千语出那样的意外,也不会撼动两人之间的感情,这一刻,也顾不得细思了,他的手再度伸向了季千语,下一秒,又是“吱啦”一声巨响。

“啊!滚开!”

“不要!不要碰她!不许碰她!”

一阵猛烈的挣扎,瞬间,封一霆就红了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还是没能挣脱,刚上前了几步又被人猛地给拖了回来,眼底的踯躅是显而易见的,但终归他还是妥协了:

“好!我跪,我跪,你不要碰她!”

虽然都是在拖延时间,但这一点的确让封一霆觉得很难受,但没能冲到她身边,他不得已就只能示弱,说话间,膝盖一弯,他真的跪下了,甚至还出乎意料地出声道:

“求你,别碰她!有什么,你尽管冲我来!”

“一霆,不!”

同样的奋力挣扎着,季千语也有些懊恼,早知道自己会成为他的钳制,就不该过来,但那一刻,她又是真的狠不下心不管不顾。

拳头无意识地攥了下,温无辛突然仰天大笑:“呵呵,二少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为了一个女人,他竟然真的——”

也不知道从哪儿找出来两张纸,温无辛就甩到了他的面前:“那就把这个股权转让协议签了吧!签了,我至少能保证她不会被一群人蜂拥而‘上’!当然你也可以——”

不签!

知道她指的季千语,这一次,更出乎意料,他的话都没说完,封一霆就已经签完字了,刹那间,不止温无辛傻眼了,连季千语的眸子都瞠大了几分:

他怎么这么痛快?

虽然协议是假的,但这一刻,封一霆的举动却再度重挫了温无辛的心:

他居然连卓远的股权都不要了?没有卓远,没有钱,他算什么?他竟然能为她牺牲到这种地步?可是当初,他却为了补偿父亲愧对的妹妹就舍弃了她!

“放她安然离开!你要什么直接说!我无条件答应!”

明明是跪在地上,封一霆的气势却半点不输人,甚至此刻那副为爱不惧的模样还让他像是陇上了一层大义无畏的光环,更加摄人!

“二少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为了美人,江山都不要了!好,真是好!就是不知道这个美人值不值得你如此?”

比了个动作,对面男人一把就将封一霆拖了起来。

“我就给你们个机会!看是把你的腿脚眼鼻留下,还是把她的人留下!这样吧,只要她现在脱了衣服,挨个兄弟服侍一遍,那我就发发善心放你走好了!”

手下顺时针划了一圈,温无辛的手落在了封一霆的身上,意有所指。

随后又把手转向了季千语,道:

“或者你当着她的面把自己的手脚眼鼻一个个地全废掉,废完了我也保证她安然无恙地出去如何?要不然就看我的心情决定了!给你一分钟考虑?”

瞬间,季千语的脸色煞白了一片,对面,封一霆的眉头却也拧成了几团,这些人不像是抢劫绑架,寻仇吗?似乎也不那么像,难道甩着他们玩吗?

封一霆面色凝重思忖的功夫,温无辛的声音再度传来:

“你们两个还真是一对有情的苦命鸳鸯,一个听说另一个路上出了车祸,就飞命地往现场奔,一个知道另一个被绑架,就认命地跟着来,就是不知道到了这生死的关头,你们两个要怎么选?”

刻意让两人知道彼此都是因为过度在意对方被骗来的,温无辛其实下意识地想让两人别轻易做傻事,虽然真是讨厌死了封一霆,但这些人真是杀人不眨眼,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封一霆死了他不在乎,可他怕连累季千语,这辈子,他最亏欠的就是她啊!

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眼底都有什么在按捺不住的浮动,两个人近乎同时出声:

“放她走!”

“我脱!”

下一秒,封一霆再度嘶吼出声,眼底闪现了刺目的腥红:

“不要!语儿,不要!你别傻了!我根本就不喜欢你!我爱的是丁若雪,我不能跟她在一起,我们不能有孩子我才不得不选择你的!你别傻了!我都是在利用你,你忘了我是怎么对你的吗?你忘了你为什么会来到我身边的吗?是我逼你嫁给我的,你不也是为了报复我才同意的吗?”

她要是真这样做了,她绝对不会再苟活人世的,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因为季千语是女人,阻拦她的男人只是拦在她身前身后,保证能随时动作,却并没有捆绑住她的手脚,她手下动作一顿,明显愣了下:

他知道?

他知道她的目的?

虽然她已经放下了,但她真没想到封一霆会全知道她的心思!知道,他还把她留在身边,还对她那么好?

封一霆的话也勾起了温无辛的不少回忆,他的眼底也明显闪过了几许诧异:

他看得出来封一霆是爱她的,是故意这么说的,但也被他的话给震惊了下,下意识地就看了季千语一眼,报复,她是为了报复才嫁给封一霆的吗?

三人怔愣间,蓝牙耳塞里,女人催促的声音却传来:“速战速决,磨磨唧唧地干什么?”

蓦然回神,温无辛知道不能再拖了,否则就功亏一篑了,旋身冲到封一霆的一边,夺过刀子,甩手,他就刺在了封一霆的胳膊之上。

藏尸楼

藏尸楼第二集

一场大战来的快,去的也快,叶含笑他们并没有杀太多人,因为打架斗殴和屠杀完全是两个概念,毕竟是两三百条人命,即使在国内以叶含笑的身份背影屠杀两三百人政府也不可能轻易放过他的,更何况这是在米国。

所以唐大山的那些手下几乎都被打残或者打晕,只要没了战斗力就行!

半个小时不到,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哀嚎,而叶含笑他们似乎意犹未尽的样子。

“早知道就这点战斗力,我就不出手了。”杨羽无奈的说道。

“主要是之前的对手都太强了,尤其是在苗寨遇到的王良,几乎能够秒杀我们所有人!”叶含笑说道。

“还是不要提他了,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对了,我看了一下,没有唐大山的尸体,可能还在他家里躲着呢。”杨羽说道。

“也可能逃走了,他可不是傻子,说不定发动这次总共就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以他在唐人街经营多年的势力,要逃走的话,易如反掌。”赵风见说道。

“放心,你们没发现修不在吗?他已经去了唐大山的家里,如果顺利的话,可能已经拿着唐大山的人头回来了。”叶含笑笑着说道。

“未必,唐大山手下有一个厉害的高手!”北冥说道。

“唐大山能有什么样的高手可以匹敌修的?”叶含笑皱着眉头问道。

“不清楚,我在杀小四的时候,感应到的,不过论实力应该不是楚修的对手,但楚修要杀他的话可能要费一番功夫。”北冥说道。

“那我现在就去唐大山家里看看,这里就交给你们善后了。”说完叶含笑朝着唐大山的家里跑去。

此时,在唐大山的家里!!

“魅影,只要你帮我杀了他,我给你一千万。”唐大山躲在不远处看着楚修说道。

“这人很强,我要三千万!”魅影淡淡的说道。

“没问题,能杀了他就行。”唐大山说道。

“那就准备好现金支票!”

说完魅影朝着楚修而去。

楚修此刻面无表情,他感应的出来这个魅影非常厉害,而且实力可能还不在他之下。

两人很快就交上手了,魅影的速度很快,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

楚修见一时半会奈何不了他,只得使出全力,直接拿出了软剑使出了越女剑法。

魅影也套上了一个银质的手套,软剑砍在上面居然毫发无损!

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内气与内气的碰撞也越来越激烈,甚至整个房间的墙壁都被气浪被震裂了。

砰….

这时,楚修突然中了魅影一拳,被打飞了出去。

“打的好,魅影快趁机杀了他。”唐大山幸喜的说道。

但魅影并没有继续出手,而是站在原地一脸凝重的看着楚修,此时楚修浑身散发的一股诡异的气息,这股气息在大学生联赛时出现过一次。

良久之后楚修摘下眼镜,睁开了眯眯眼,解开了中山装的纽扣,然后使出了独孤九剑。

平常情况下的独孤九剑都能够叶含笑全盛时期打个平手,现在加上暴走的情况下,力量更加恐怖。

此刻的魅影突然有些后悔去帮助唐大山阻挡楚修了,这诡异的气息让他浑身不舒服,不过此刻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只能爆发出全力接下这一招。

强大的内气瞬间从魅影的身上爆发出来,居然达到了九级的极限巅峰,但因为特殊的刺杀手段,十级中级内气以下的人要是不拼命的话杀他还真有些费劲。

“绝剑式!”

楚修挥舞起软剑,然后以旋风式的样子飞向魅影。

“邪魅之影!”

魅影聚气所有内气,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抓拍向楚修!

轰…..

两股绝强的力量瞬间撞击在一起,原本已经千疮百孔的墙面也在这一刻被气浪给冲毁了。

整个房子也在那一瞬间坍塌了下来,唐大山还算激灵,在他们都亮出绝招的时候就已经往外跑了,不过楚修和魅影却被埋在了房子里面!

唐大山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房子一点心疼的感觉都没有,房子没了大不了再买就是了,而且他希望楚修和魅影同时死在里面,这样一来钱不用给,要杀他的人也死了。

只是残酷的现实在几秒钟后就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耳光,不但楚修没事,魅影也没有事,两人都用内气防御住了身体,所以那些石块根本没有伤到他们。

咳咳….

此时,魅影突然咳了两下,鲜血从他嘴角流了出来。

楚修见状诡异一笑,单手凝聚一颗气爆扔了过去。

魅影心中一惊,也顾不得形象,一个驴打滚逃离了原地,原本的地面瞬间被砸出一个大坑。

正当魅影觉得根本不是楚修对手想要逃走的时候,楚修突然眼前一黑,然后单膝跪在了地上。

“太好了,他已经消耗了所有的力量,杀了他,不要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唐大山在远处大声说道。

魅影眯了眯双眼,仔细打量了一下楚修,发现他确实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反击的时候慢慢的走了过去。

此时的楚修已经恢复了意识,但是他却很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内气和精神力居然被消减了大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修看着自己的双手不解的说道,以他的实力平常也足以应付魅影了,可是今天却打的如此吃力,而且力量还无故消失了。

此时魅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同样凝聚一颗内气爆,淡淡的说道,“对不起了,刚才你想让我怎么死,我现在就都让你怎么死。”

楚修想要反抗,但却全身无力,甚至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

“去死吧。”

魅影大叫一声,将手中的内气爆扔向楚修。

咻…..

突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马上就要碰到楚修的内气爆,居然消失了。

砰…

就在魅影惊讶的时候,一个拳头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将他砸飞了出去。

“修,你没事吧?”

叶含笑扶起楚修担心的问道。

“没事,不知道为什么,力量突然消失了。”楚修摇头说道。

“力量消失?怎么会这样?”叶含笑皱起眉头说道。

“不清楚!”楚修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也是冷冰派来的人吗?看来是外气高手。”魅影从不远处的废墟里站起来说道。

“你是….魅影?”

叶含笑看清楚魅影的脸后惊讶的说道。

“你认识我?”魅影诧异的问道。

“杀手界的人我认识不少,你很出名,但已经很久没有露过面,原来是给人当保镖来了。”叶含笑鄙夷的说道。

“那是我的事情,不过既然你也是冷冰派来的,我就不手下留情了。”魅影冷声说道。

“没错,冷冰的人都得死!”唐大山附和道。

魅影撇了一眼唐大山,“两个人三千万,两个人六千万。”

“没问题,不就是钱吗,我有的是!”唐大山得意的说道。

“那我就不可惜了。”

说完魅影冲向叶含笑。

“超.龙拳爆发!”

叶含笑将楚修扶到一边后,直接使出了绝招。

“邪魅之影!”

魅影再次使出全力。

“明明就是气的形态转换,居然变成自己的绝招,还起名字,你可真够无耻的。”叶含笑嗤笑一声,随后心念一动!

魅影眉头深深皱起,他发现自己的内气被屏蔽了。

砰….

龙拳直接轰在了他的身上。

噗….

被轰出去之后的魅影,鲜血就跟不要钱一样往外喷。

“只有这点实力吗?要不是修的力量突然消失,恐怕你已经死了,根本用不着我出手。”叶含笑淡淡的说道。

“哼,你只不过在属性上压制我而已,没什么了不起。”魅影擦去嘴角的鲜血说道。

“看来你很不服啊,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现在开始我不用外气,你要是能够称过一分钟,我就放你走。”叶含笑傲然说道。

“你确定?”魅影眼前一亮,暗道叶含笑是傻逼,居然自大到这种程度。

“你在我眼里只是蝼蚁,我想杀你易如反掌,骗你有意思吗?”叶含笑笑眯眯的说道。

“那好,你别后悔!”

说完魅影再次使用气的形态转换,用内气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拍向叶含笑。

叶含笑看着落下的手掌微微一笑,随后心念一动,一道蓝光从他的手臂上飞出,然后瞬间穿过魅影的胸膛。

此时手掌正好离叶含笑的天灵盖只有五公分左右,但是却再也落不下来了,因为魅影的瞳孔正慢慢的涣散开来。

“这缩骨剑就是好用,才第二次使用就已经这么得心应手了。”蓝光回到叶含笑手中后,叶含笑笑着说道。

“怎么…会这样?”

魅影不敢相信的看着已经被贯穿的胸膛,然后倒了下去没有任何生息。

见到魅影瞬间被秒了之后唐大山果断吓尿了,也不管叶含笑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转身就跑!

不过叶含笑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手中的缩骨剑再次化为一道蓝光贯穿了他的咽喉。

至此,昆仑山庄派给他们的第四个任务终于完成,或许这个任务其实并不复杂,但要在不引起恐慌和混乱的情况下降唐大山以及他的势力连根拔起,却是非常有难度的,所以冷冰的出现对他们来说尤为重要。

见唐大山终于死了,叶含笑也松了一口气,然后扶起楚修前往冷冰的别墅,或许冷冰能够解释一下为什么他的力量会突然消失。

藏尸楼

藏尸楼第三集

彦清风低下头去不敢正视魏志萍:“师傅,别人都可以笑话弟子,唯独您不许笑话弟子!师傅,你还愿意认我这个弟子吗?”

魏志萍拍了拍彦清风的肩膀说道:“既然你是彦清风,那就是我的好徒弟,不管发生了什么事,秋水门永远有你的一席之地!”

说到这魏志萍很开心地说道:“只要你把事情跟师傅都说清楚了,师傅永远支持你!你过去是师傅的弟子,现在也是师傅的弟子,将来更是师傅的好弟子,”

她一下子这天这地这人生都变得精彩起来了。

只是更精彩的还是《江东武林榜》、《武林英雄谱》上的这份声明,虽然这份声明文字不多,但是对于时锦炎来说却是又一次巨大的震动。

他是想破脑袋都没想明白:“秋水门的不传秘籍,流传整整三十七代的千年演武神图,韩笑宁与魏志萍在说什么啊,江湖上难道有人会听他们这么瞎扯!”只是站在下边的江宁府总捕头狄尉源却是喜滋滋地说道:“留守大人,韩少这事又办成了,现在整个武林都讨论着这件事,据说有上万人要跑来瞅一瞅紫金演武场是怎么回事,九大门派已经都跟我打过招呼

,要给他们预留几个最好的位置,说是他们掌门人可能过来!”

时锦炎真是震惊了,韩笑宁与魏志萍这么浮夸的声明居然让整个武林有如此夸张的反应,现在这个江湖是怎么了?

他当即问道:“九大门派掌门人能来几位,确实他们不是来看笑话的?”狄尉源喜滋滋地说道:“当然不是来看笑话,韩公子与魏仙子现在把紫金演武场的旗号打响了,而且说得很清楚,建筑紫金演武场的工本确实只要十万两银子,但是紫金演武场怎么建造又有什么样的秘密却

是价值一百万两银子!”说到一百万银子这个数字的时候狄源尉的神情变得无比精彩:“韩少说了,金钱帮想拿十万两银子买下秋水门的不世秘图,那是空手套白狼,门都没有,而金钱帮只能说他们很有合作的诚意,但是一百万两

银子是天价,他们希望韩少这边能报个更合理的价格!”时锦炎不由拿起了手上的这份邸报重新看了一遍:“那金钱帮又是什么来路?为什么他们肯花十几万两银子买一套秘图,而韩笑宁这边为什么又开出了一百万两银子的天价,我一年过手的闲钱也没有一百万

银子啊!”

说到这时锦炎突然恍然大悟:“难怪了,我如果是武林中人,听说紫金演武场价值百万,我也会跑来紫金演武场瞅一眼!”

如果说前几天紫金演武场仅仅只有讨论热度的话,现在整个武林都希望能一睹紫金演武场的真面目,毕竟一百万银子的报价实在太惊人了。

狄尉源有些夸张地说道:“现在整个武林都发疯了,大家都觉得韩公子所说的这一切未必靠谱,但是万一韩公子说得靠谱怎么办?这可是重建了整个武林的格局,为了这件事,半个华山派已经赶过来了!”华山派可以说是受紫金演武场冲击最大的存在,如果紫金演武场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华山上那个局促至极的试剑坪就要成为武林笑话,华山林掌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据说两天都没睡好,在这种情况下大

半个华山派自然要赶到江宁府来想弄清紫金演武场是怎么一回事。

而狄尉源继续报喜道:“而且现在紫金演武场的租约这三个月已经全部租满了,为了能在紫金演武场这件事一较高下九大门派已经争破头了,大家都想搞清楚在里面论剑比武到底是怎么一个滋味?”

对于九大门派来说他们之所以能一直维持到现在,并不是在历史上他们出了多少位惊才绝艳的高手,而是因为他们在关键时刻能懂得及时调头不被彻底杀绝户了。

现在紫金演武场的声势如此惊人,九大门派自然要在第一时间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才能做出反应,因此现在光是九大门派的租约就能让紫金演武场日进斗金。

听到这,时锦炎却是突然安慰起狄尉源:“狄总捕头,最近这么多武林高人云集江宁府,压力很大吧?”

狄总捕头没想到时留守居然关心起自己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都是为国尽忠,下官不敢有任何怨言!”时留守马上交代道:“那就好,你和兄弟们要把加劲,不管这次南都绝色榜来十万人还是三十万人都不能出事,只要这次的事情办好了,你这个你升一级再下去下去放一任县丞、判官的事情绝对没问题,还

有那几个老捕头也可以提个一级、半级。”

狄总捕头一听到“十万人”以至“三十万人”这个数字就觉得压力大得惊人,这么多流动人口涌入江宁府,压力最大的自然是他这位江宁总捕头还有下面的这帮兄弟。

现在赶到江宁府的武林豪杰也就是两三万人,狄总捕头已经是最近半个月都没回过家,如果来了十万甚至三十万江湖人物,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局面。但是时留守如此语重心长地叮嘱自己而且还许诺事后重重有赏,狄总捕头知道自己如果不答应下来的话,这个江宁府总捕头的位置恐怕就要换人来做了:“请大人放心,别说是来三十万,就是来三百万人下

官也保证万无一失,只是最近江湖好汉来得太多,能不能增调点人手过来!”

时留守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别的事情都可以商量,但是你也知道这件事得吏部松口才行,咱们江宁缺就是多增一个吏员都要跟政事堂、吏部打官司,所以这件事你就不要想太多了!”只是时锦炎也没有完全拒绝狄尉源的要求,他马上又改口说道:“不要在南都绝色榜期间要临时用人的话也是正常,我已经跟北风镇打过招呼了,让他们调一营兄弟配合你们过来协助治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