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袖1935

领袖1935
  • 主演:王晖,刘劲,吴京安,王伍福,脱一然,徐雷智,刘奕,尹键,乐垚贝,贾媛媛,李明亮,斯科特·普鲁特,黄精一
  • 导演:周琦,马德林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领袖1935》着重讲述1935年初,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华北,民族矛盾急剧上升之时,中国共产党领导工农红军冲破国民党蒋介石几十万军队的围追堵截,完成北渡长江,领导民族抗战的伟大转折。再现了万里长征波澜壮阔、艰难卓绝的历史画卷和英雄史诗。该片是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献礼影片,是以周恩来的视角来讲述红军在与国民党生死存亡的角逐之中,党选择领袖的过程,展示了毛泽东与周恩来两位伟人在血与火的硝烟中所建立的信任与友谊,是一部长征题材的影视创作。

领袖1935第一集

后不再传来任何声音,史昱明知道那黑影应该已经走了。挥拳狠狠砸在红木书桌上,文房四宝皆被震落。书房外的人听到异响,不约而同地冲进书房,却只看到暴怒得如同一头公狮的史昱明。他挥了挥手:“没事了,你们出去吧!”两名国外雇佣军退役的亚裔保镖恭敬地带上了书房的门。

圣教!史昱明在心中反反复复默念着这两个字,不知道因为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叹了口气,整个人瞬间有些颓丧。

桌子底层抽屉里的手机依旧在震动,他思考了片刻,又重新打开抽屉,拿起那部屏幕上显示着“葛春秋市长”五个字的手机。

坐在办公室里的葛春秋此时同样很愤怒,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史昱明在躲着自己。以往哪里需要自己亲自打电话?秘书的一个电话,他都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如今却一直推脱说自己在出差。他已经收到风声,史昱明最近跟马文华的人在频繁接触。这让他有种被人背叛的感觉,可是转念一想,史昱明这样的商人本就如同嗅觉灵敏的恶狼,钱对他们来说就如同鲜血,闻到就会不管不顾地扑上去。可是马文华究竟许诺了什么,能让史昱明不顾与自己的战略联盟,转而向马系靠拢?史昱明在京城有相当不错的人脉,这一点葛春秋比谁都清楚,当年会放到架子跟一个商人往来颇多,多数也是看中了史昱明在京城的人脉关系,想着能在关键时刻拉自己一把。这些年下来,两人倒也形成了颇多默契,江北窝案爆发,自己没受到太多牵连,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史昱明在京城的运作。可是,如果他投靠了马文华……葛春秋已经不想再往下想了。

电话通了,史昱明一如既往地热情,说自己在出差,回来就约葛市长和几位副市长一起聚一聚。葛春秋心中冷笑,但表面上还是很镇定,只语调轻松地跟史昱明约定了后天晚上相聚的时间地点,就挂了电话。

说话的语气如同往常一般,但葛春秋已经嗅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商人对于钱的嗅觉是敏感的,而自己这样的政客对于人心却是有着旁人所不及的洞察力。放下电话的那一刻,他觉得手中的手机足有千斤重——史昱明到底还是只会站在钱的立场上。这就是商人!

想通这个关节,葛春秋居然也没有之前的那般愤怒了,只是吩咐秘书后天晚上有约,就不要再安排其它事情了,被骂怕了的秘书诚惶诚恐地在小本子上飞快地记下,没问时间地点,像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写进正式的行程的,副秘书长问起来,他也只会说葛市长有一些私人安排。

谁都有一些私事要处理的,包括书记市长在内,但是刚刚当上市委二号首长的章徐鹤就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去处理所谓的私事了,不过幸好他如今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真要有什么事情,跟三剑客里的随便谁打个招呼,都会帮忙弄得妥妥的。

跟魏玮的交接用不到三天就完成了,之后他就开始试着进入秘书的角色。好在马文华在工作上一丝不苟,是一个在生活上却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这给新上任的市委大秘减轻了一些压力。事实上,因为李云道的关系,魏玮这个前大秘在交接工作的时候已经竭尽全力列出了一张详细的清单,包括领导的生活习惯等等,没有丝毫地藏私,这在一直程度上也加快了章徐鹤进入角色的速度。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马文华发现章徐鹤这个新秘书果然用得越来越得心应手,在某些问题上,甚至比之前的魏玮还要更能干些。在看人的眼光这一点上,马文华也不得不佩服那个年轻的省长助理。一个人想要做成事情,总需要一些如臂指使的下属,在这一点上,他甚至有些羡慕李云道,在官场这么多年,他比谁都清楚,一众忠心耿耿的部下,并不是那么容易培养的。

章徐鹤从门外敲门进来,帮马文华的保温杯里添了些水,见马文华摘下老花镜,站起来活动活动腿脚,才适时地开口道:“马书记,刚刚昱明集团的人来电话了,想请您抽时间去他们集团看看。”

站在窗前眺望远方活动腿脚的马文华轻笑一声:“你让秘书长安排个时间吧,昱明集团也算是本市的纳税大户,去看看也无妨。”

章徐鹤点头道:“好的,我这就通知秘书长。”

“对了,听说云道那小家伙回江州了,看他哪天空,就说我想请他喝酒!”

章徐鹤先是一愣,随即忍住喜悦道:“前天还在大院门口看到李省长了。”

“哦?他来过?”

“不是。”章徐鹤苦笑道,“那天穿着便装,说是下去忙了一个月,回来偷个懒,提前下班回家给自己做顿饭吃。”

“做饭吃?”马文华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了起来,“偷得浮生半日闲啊,还是他这个扫黑办干得悠哉啊!”

章徐鹤笑了笑,退出书记办公室,领导有时候说一些言不由衷的感慨,无论对错,感慨只是感慨而已,与事实无关。

过了一会儿,章徐鹤又重新敲门进来:“秘书长那边已经知会过了,另外,李省长那边也约了,他说改日不如撞日,就今儿晚上吧,就在他家,他亲自下厨。”

刚刚坐下来戴上老花镜的马文华闻言失笑:“看来他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啊!”

章徐鹤道:“李省长向来会时不时给人一些惊喜。”

等章徐鹤关门出去后,马文华依旧在琢磨刚刚那句话——这家伙的确是时不时会给人带来一些惊喜。京城里的老人家们说这小子是一个天生的福将,来了江州,三下五除二就把曹国九和丁坤犯罪集团集体剿灭,如果不是杜西林书记点将,马文华甚至觉得自己在江州的任期里,只要能跟李云道通力合作,一定能为江州开创出一个暂新的局面。

京城的秋日,一样蓝天白云。一弯小径,直通红枫林深处的院落。踏入红枫林的时候,蒋青天就下意识地开始整理自己的衣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住在枫林深处的老人很在乎这些细节。老人当年是野战军当政委的时候,有句名言:一个兵如果连自己的纽扣都系不好,还指望他能用枪打死敌人?

从小到大,蒋青天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那个总是喜欢穿着藏青色中山装的老人心怀敬畏,哪怕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年纪,这份敬畏不减反增。

小径上落叶翻飞,昨夜下过一场雨,踩在泥土上松松软软的,给人一种格外踏实的感觉。沿着小径,往里走了大约百米,一处气势破宏伟的院落出现在视线里。他转头看了一眼上的太阳,不知为何,看到这处他每年都要来几趟的院子,心里腾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小院门前两尊石狮,威武异常。

门旁两行字,一副石刻对联。

上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下联: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这副对联蒋青天早已经熟视无睹,推开那扇厚重的金漆兽面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方腾龙壁,与北海那幅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北海是九龙,这里的影壁上则少了一条。

绕过八龙壁,一个扎着冲天小辫的丫头就冲了上来,抱住来人的双腿,等抬头看清是一个眉眼陌生的男子,便噘嘴后退两步:“你是谁?来我家做什么?”

蒋青天笑了笑,今天心情好,于是蹲下身子,捏了捏女娃娃粉嫩的小脸道:“你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你叫蒋青泓,对不对?”

小女娃歪着头打量着蒋青天:“你是……”

他笑了笑,起身,在小丫头头顶上轻轻拍了拍,继续往院子里走。

小家伙从后面追上来,很快就超越了他,小腿迈得飞快,往院落深处奔去。

“爷爷、爷爷!”小家伙很快就奔到了一株石榴树下在躺椅上眯眼养神的老人身边,抱着老人的脖子撒着娇,“爷爷,有客人。”

蒋青天快步走到老人跟着,毕恭毕敬道:“爷爷,我来了。”

小丫头好奇地打量着蒋青天,似乎不明白这个陌生人为什么要喊自己的爷爷为爷爷,他是要跟自己抢爷爷吗?那可不行,于是,她很恼火地给了蒋青天两记白眼。

老人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未睁眼道:“去练字吧。”

蒋青天愣了一下,却看到那小丫头噘嘴,垂头丧气地往书房的方向走。

到那女娃娃依依不舍地踏入书房,老人依旧保持着闭目养神的状态,蒋青天则双手合叠放在身前,不敢造次。

良久,才听那老人幽幽道:“此去江南,是个很好的机会。你如今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自己心里要有杆秤。”

领袖1935

领袖1935第二集

慕容诚话音落下的同时,手中斩仙刀刹那间化作百丈大小。

随即,一道好似要斩断星河,斩灭一切的刀芒在那弯刀之上凝结而成。

瞬息间,那刀芒便以凝聚成型,向着那与天地齐高的仙域之门激射而去。

这一刀所过之处,挡在仙域之门前方的空间以及仙域众人布置的一切手段悉数破碎。

这一刀之上附着着魔神的本源之力,哪怕是那些神龙此刻也不付方才的威视。

刀芒未至,那些神龙便化作一堆白骨散落在仙门之前。

那宏大的仙音再次响起。

但是,这一次它却无法挡住这刀芒。

轰隆——

那漆黑的刀芒重重的落在了那仙门之上,仙门一阵晃动。

它好似扎根在了宇宙之中,随着不断的晃动,这座宇宙如同风中浮萍动荡不堪。

这巨大的变故自然是引起了诸天万族的注意。

哪怕是远在界外通道之处的大能,也是纷纷探出灵识探知着宇宙动荡的原因。

在最后一丝刀芒消失的刹那,仙门裂开了一丝缝隙。

其中浓郁的仙气顺着那缝隙涌入了宇宙之中。

随着慕容诚不断挥动斩仙刀,在魔神本源之力的加持下,仙门终于打开了。

同一时间,那些大能也是感觉到了仙气的涌入。

一个个灵识剧烈波动震荡的宇宙生出一道道空间裂缝。

同时纷纷启动自己布下的棋子,向着仙气涌出的地方赶去。

远在地球的杨言也是感觉到宇宙的变化,急忙向着伏羲等人所在之地飞去。

此刻,伏羲与神农皆是面色凝重。

他们面前放着一枚古镜,镜面之上投影出的正是仙域之门。

杨言到来之后,看到那镜中的景象面色骤然一变。

伏羲与神农见杨言已经到来,挥了挥手示意他坐过来。

杨言急忙问道:“前辈,宇宙动荡可是和仙域之门打开有关?”

神农仔细看了仙门一眼沉声道:“是,也不是。仙门打开,这并非自然打开,乃是有人动用仙帝本源之力强行轰开。”

“至于众人纷纷聚集仙域,乃是因为一座仙池。”

“只怕仙域所在之地又会成为群魔乱舞的景象。”

说到最后,神农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竟从神农的话语中听出了幸灾乐祸的语气。

再加上这样的笑容,杨言不由得大感好奇。

“前辈,地球与仙域可是有什么矛盾?还有那仙池又是何物?为何会引得万族悉数前往?”杨言忍不住问道。

神农淡淡的看了杨言一眼,缓缓说道:“严格说起来,其实也并无多大矛盾。只不过是在上古一战,我等将仙域的一位仙帝打成了重伤如今依旧沉睡还未苏醒。”

“至于那仙池又被称为大道仙池,其中蕴含大道本源可修复仙帝的大道之伤。”

“除此之外,也拥有着无穷的生命力量。若是你有手指大小的一团,只怕仙君都会不惜抢夺。”

“不过,大道仙池只有仙帝或者带有仙帝本源仙器之人才可获取其中的无上宝液。”

杨言不禁瞠目结舌。

他当然没想到地球与仙域还有着这般矛盾。

而且,仙域之中还竟然有着这等宝物。

神农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如今风雨齐聚仙域,我等倒也是不好插上一脚。当初虽然在最后仙域与万族一同围攻人族,但是他们在前期却也是帮了我们不少忙,如今还是两不相帮的好。”

神农见杨言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便将与仙域的前因后果悉数说明。

杨言听后,只感觉一阵无语。

当年上古一战,原本地球以及仙域乃是在统一战线之上,一起对抗着万族。

杨言这才知道,仙域之人并非人族,乃是神族。

当初世界树便是扎根于神界,也就是当今的仙域。

至于为何改名为仙域,乃是给自己脸上贴金。

要知道,仙域乃是太古时期那些太古真仙居住之地。

虽然后面因为那位太古真仙的原因使得仙域消失。

但是,在太古之时仙域监察诸天,镇压当世。

如今仙域只有三尊仙帝,比之太古时期的仙域,实力相差何止千倍。

杨言只感觉这仙域实在是不自量力。

要知道,如今虽然人族衰败,但还是有着四位仙帝存在。

但是,神农接下来的一番话,确实让杨言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仙域之名乃是上古一战之后,仙域几位仙帝所改。

当时,九幽仙帝极力劝阻,但是那个时候,他因为帮助人族已经深受重伤。

青锋仙帝以及血海仙帝联手将九幽仙帝封印。

也就是那个时候,便是神族反叛人族的时候。

当时,人族仙帝虽然将那两位仙帝打成了重伤迫使他们陷入沉睡,但是随着万族仙帝的来临,他们也是无力将九幽仙帝从封印中唤醒。

杨言不由得担心起聂素媛来。

杨言已经知道,她乃是九幽仙帝的女儿。

虽然之前与她有所矛盾,但是之后聂素媛却是反过来帮了他不少。

尽管她显然也另有目的,但到此为止,她对于自己显然是没有恶意的。

只可惜,后来被她的兄长带回了仙域。

但是上古时期解下的梁子,他们这一脉必定会受到其他两位仙帝后裔的打压。

而且,如今仙域之门打开,那里又成为风云聚会之所。

杨言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

他突然起身对伏羲以及神农说道:“诸位前辈,我想去仙域走一遭。”

伏羲与神农相视一笑,显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

只听得伏羲笑道:“正好,既然你要去仙域,那顺便帮我们去办一件事。”

杨言眼中闪过一丝愕然,顿时就明白了什么。

他随即悲愤地说道:“前辈,你不能这么坑我啊!你们早就猜到了是吧?可怜我还被蒙在鼓里,一股脑儿扎了进来,真是作茧自缚。”

杨言越想越不对劲。

按照道理来说,界外通道的大能都开始行动了,为何伏羲与神农还这般平静坐在此地喝茶聊天?

只怕是有大能已经告诉他们什么事了。

杨言心中一惊,急忙问道:“前辈,我人族仙帝是否陷入了沉睡。”

领袖1935

领袖1935第三集

第四百九十九章 遗祸九族

丞相取过纸币,犹豫片刻,大袖一挥,洋洋洒洒写了一封手书,静荷大略看了看,丞相对她们母女还是很仁至义尽的,并没有让他们去干粗活,而是让她们娘儿俩管理一个小庄园,只是权限不大,总管之职,还是当地的老仆人管着,在这繁华帝都挣扎的生活,还不如在村庄里面逍遥快活,这也不失为一个归隐之所。

静荷倒是有些羡慕了,没办法,归隐田园,本来就是她的愿望,可惜,这辈子,无法实现了。

丞相见静荷看过,只是皱了皱眉,也不说话,将手书递给管家,吩咐道:“孔封,你跟着大小姐的护送队伍,亲自将三姨娘和二小姐安置好之后,再回来复命!”这一举动,显然有些不放心静荷,不过静荷只是飒然一笑,却并不说破。

事情都处理完,静荷拉着冷卿华的手道:“父亲,还有什么需要交待的吗?”

丞相摇摇头,沉默片刻又道:“毕竟蜜儿与我夫妻一场,淑儿也曾是我喜欢的孩子,为父去跟她们到个别吧!”

“好啊,那女儿也陪着父亲一起去,毕竟姐妹异常,女儿就当是送别了!”静荷轻笑一声,点点头,看了看冷卿华。

“走吧!”冷卿华点点头,拉着静荷的手,当先走了出去。

几人一路无言,来到柴房,柴房那个看守三姨娘的家丁,因为被暗卫抢去了工作,便一个人站在院子中间,砰砰砰的劈柴,只见他双手拿着斧子,斧头陷入一个略粗的木柴中,他正拿着斧子一点一点的磕,尽力将木柴劈开,突然听到门口几个脚步声,他一愣,看到之前来过的公主再次返回,累的满头大汗的家丁,胡乱的擦了擦脸,连忙放下斧子,来到静荷等人身前,略一扫,却看到很少见到的老爷也在场,于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小的见过公主,老爷!”

这家丁没见过什么世面,因此并不懂得什么参拜之礼,众人见他慌张的样子,倒是没有人生气,具是浅浅一笑。

“起来吧!”静荷声音平静的说道,而后接着问道:“让三姨娘和二小姐两人出来吧!”

“啊?是!”家丁回答一声,爬起来,往柴房内走去。

屋内两个看护的雪狼暗卫,听到静荷的声音,两人一人拎着一个,从屋内走了出来,两人将三姨娘和二小姐放下之后,朝冷卿华和惊慌颔首行礼,便瞬间消失不见。

“啊……你们要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三姨娘和二小姐被暗卫抓在手中的时候,慌张的喊叫起来,生怕两人对她们有什么不轨行为。

直到出了屋子,看到丞相,三姨娘母女二人如同疯了一般,边爬边哭喊着朝丞相的方向靠近:“老爷,您救救我,咱们好歹夫妻一场,您不能这么对我……”

“爹爹,您不是最疼女儿的吗,爹爹,女儿不想住在柴房呜呜呜,爹爹!”二小姐也是哭的十分凄惨,当真我见犹怜。

但是,丞相那一张老脸顿时铁青,这还是他曾经宠爱过的母女吗,一个比一个葬,一个比一个不像女人,简直像是难民。

冷哼一声,丞相后退两步道:“哼,不知自省,原本老夫对你们两人还有些愧疚,此时见你们两个现在的情形,当真不像是我孔家儿女!都给老夫住口!”最后一句话,显然是暴喝了。

这院子里,还有外人,他孔家的笑话,竟然让冷卿华看了两次,当真是让他老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摆。

孔廉生低下头,不去看眼前这令人揪心的场面,二妹妹的跋扈他素有听闻,从前,谁不知道相府有个二小姐,嚣张跋扈,得理不饶人,就算你不惹她,她也要找你三分麻烦,府里的下人在她的摧残下,都是夹着尾巴做人,加上有三姨娘在后面的支持,其他几个姨娘生的女儿,生活简直是不堪入目。

今日初次听静荷说起三姨娘的事情时,他略有些诧异,看到眼前这情形,才明白,没到三月期满,丞相便将这母女二人弄了回来。

地上跪坐在地的两个女人,听到老爷竟然也不理会她们的哭诉,齐齐住了口,三姨娘则将怨毒的目光盯向静荷,发足全身力气,朝静荷扑来。

静荷一颗心一直挂在冷卿华身上,再加上这院子里十分喧闹她这么喜静的人,已经是无比头疼了,都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清官难断家务事,处理起家事来,任何人都无法真正做到拎的清清楚楚,突然被三姨娘扑过来,静荷微微一愣,还没有来得及躲闪,便被冷卿华拦住腰肢,急速后退数步。

没想到三姨娘力道如此之大,一扑不成之后,竟然好不停歇的往前走,仿佛一开始就打着要将自己撞在静荷身上一般。

电光火石间,冷卿华已经退无可退,眼见面前仍旧一脸狰狞的三姨娘,冷哼一声,抬起右脚,朝三姨娘肩头踹了下去。

“砰!”三姨娘的身体飞速后退,直直撞上柴房一侧的门柱,这才口吐一口鲜血,萎靡了下去。

“哼,不自量力!”冷卿华抚了抚衣摆上不知何时粘上的灰尘,声音冷厉,不带一丝情感的说道。

“卿华,你没事儿吧!”静荷看了看他的脚,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自己这是怎么了,这关心也太没道理。

“无碍!”得到静荷的关心,冷卿华开心的嘴角都快翘到天上了。

“雪杀,快将她手里的药丸拿过来,记得小心些!”静荷唤来雪杀,之前在柴房她便看到三姨娘手中有个药丸,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药,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刚才冷卿华抱着静荷后退的同时,静荷仔细观察了三姨娘的双手,右手一直紧紧的撰着药丸,拼命想要凑近自己的脸,这是要毒死自己啊。

帮冷卿华整理了一下衣服,两人走回刚才站立的位置,笑了笑道:“三姨娘,你可知道,谋害当朝公主是什么罪名,那是千刀万剐,遗祸九族的罪,包括你的母家!”

“公主!”雪杀已经将三姨娘手中的药丸拿了过来,用手绢包着,递给静荷,拿过药丸的时候,雪杀十分好心的在三姨娘周身穴道点了几下,止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