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掩盖的时间

被掩盖的时间
  • 主演:姜栋元,申银秀,李孝制,金熙元,权海骁,文素丽
  • 导演:严泰华
  • 地区:韩国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6
一群小伙伴到山里去玩耍只有女孩被救出,而几天之后失踪的少年突然变成成人的样子回来

被掩盖的时间第一集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闹挺着,顾沉站在这群男孩儿的中央,脸上始终聚着笑,看得出来,他是当真和这群人的感情很好。

平时的顾沉也很没个正形,不过一般来说他都是冷冷的,在学校的时候尤其冷,能靠近他和他交朋友的其实并不多。

而现在在这群少年的面前,虽然都是在拿话互怼,可他笑起来无法无天的模样倒像是个纯真的孩子。

顾沉听着他们的调侃,抿唇一笑,而后却是抬头看着灵云,一脸惋惜的说:“的确是我喜欢的人,可我也没说是我女朋友啊,你们这哭天喊地的,演给谁看啊!”

小熊一听,瞬间站直了腰,抬头向灵云看去,回头盯着顾沉问:“当真不是你女朋友?”

顾沉点头:“嗯,不是,我啊,没追上!”

小熊一听乐了:“哈哈哈哈,没追上好,没追上好,这样我就有机会啦!”

顾沉:“……”

一旁的大齐却是冷笑着抿唇:“他的话你也信?这可是他第一次带姑娘来这里,要不是他女朋友,他怎么可能带来?熊啊,我看你这脑子是真的没救了!”

小熊才刚刚扬起的眉头,现在瞬间又耷拉了下来,想了想,他开口反驳:“不是啊,这哪里是他第一次带姑娘来啊?以前七夏都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呢!”

一旁的耗子闻言,立马瞪了小熊几眼:“我看你是真傻吧,七夏那都是她自个儿来的,你什么时候见阿沉带着她一起来过了?”

说到这里,耗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去看顾沉,说:“不过说起来七夏已经好久没有来了!阿沉,你是不是又欺负人家七夏了?我都说了你很多次了,你就算真的不喜欢七夏,也别欺负她,她人真的很不错的。”

一旁的小熊也连连点头:“嗯,耗子说的对!七夏啊,除了长得不好看外加打扮雷人了点儿之外,其他都挺好的,性子洒脱直接还重义气!最主要的是,台球是打的真好啊,她可是帮我赢了大齐好几次了!嘿嘿嘿!”

一旁的大齐闻言,眉头微蹙,一副很嫌弃的样子说:“那可都是我让着她,她才赢的。”

小熊白了他几眼:“得了吧你,找你赌球的姑娘络绎不绝的,也没见你让过别人啊,七夏明明就是实打实的赢了你嘛!”

大齐嘴角抽了抽,还想要反驳,可看了看众人一副精明的神色,他默默吞声,最后转了话头,轻声说:“好吧,我承认,就台球这一点儿来说,她的确是姑娘中的翘楚!”

众人闻言都笑了:“难得啊,能让你开这个口,看来你对七夏也是跨目相看的呀。”

大齐撇撇嘴:“她台球技术的确是好,我又不是睁眼瞎。”

一番哄闹之后,小熊却是上前,直接看着灵云说:“仙女姐姐,你别光站在这里啊,来,你坐,想吃什么,喝什么?我去让服务生给你都拿来!”

灵云被小熊带着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这时候耗子也赶紧蹭了上去,脸上痞子似的笑,看起来很是风流:“仙女姐姐,你会玩台球吗?不会的话,我来教你啊,我保证包教包会!”

灵云听着两人的话,正要回答,一旁的大齐已经抬眼白了两人一眼,冷声说:“我说你们两个小子怕是真的欠揍吧!没听明白话吗?那可是阿沉喜欢的姑娘,你们两个瞎凑什么热闹?要献殷勤,要教台球,自然也是阿沉去,你俩该干嘛干嘛去,别堵在这里让人看着就烦。”

小熊闻言,很不服气的回头瞪了大齐一眼:“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阿沉不都说了嘛,仙女姐姐不是他的女朋友,既然不是他的女朋友,那代表着我们大家都有追求的机会嘛!”

一旁的耗子也连连点头:“对,众生平等,阿沉能追,我们自然也能追!咱们啊,各凭本事!反正都是自家兄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灵云听到这个比喻,再也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了声,终于在众人的仰望中,笑说:“你们这嘴还真不是一般的贫!”

她说完,小熊和耗子连连点头:“嗯嗯嗯,咱们别的本事没有,就会贫嘴,仙女姐姐以后要是无聊了,或者是不开心了,大可以随时随地上这里来找我们,我们啊,保证分分钟把你逗的开开心心的!”

说完,小熊低头想了想:“不对啊,我怎么听着仙女姐姐你这声音这么熟悉啊?”

灵云挑眉:“哦?熟悉吗?”

小熊点头:“嗯,贼熟悉!而且越听越熟悉!你再多说几句话让我听听?”

灵云:“你这耳朵倒是挺灵的呀!”

小熊叹道:“那当然,我这耳朵啊,可是最敏感的,但凡是我听过的声音,就没有能忘记的。”

灵云抿唇一笑:“真巧,我的耳朵也很灵。”

这下子,就连一旁的耗子也微微蹙起了眉头:“别说,仙女姐姐,你这声音,就连我听起来都觉得熟悉!”

这时,小熊恍然大悟一般,睁大了眼睛盯着灵云说:“我想起来了,仙女姐姐,你的声音跟七夏的声音很像!”

“对对对!我说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还真是有点儿像是七夏的声音啊!我刚刚还以为太久没见到七夏,我幻听了呢!”

听着两人的话,灵云抿唇笑的高深莫测,这些人,看起来还真是挺熟悉凉七夏的,竟然光是听声音就能听出来。

而一旁的顾沉这时却是立在一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像是在看一出好戏。

灵云挑了挑眉头,逗他们:“哦?当真很像吗?”

小熊想了想,说:“的确是很像。”

说完又觉得哪里没对,忙说:“不过,仙女姐姐你说话时候的语调听起来更加慵懒迷人,而七夏嘛,她那个人大大咧咧的,虽然声音很好听,不过平时都拿来讲粗话和吼骂人了,跟仙女姐姐你自然是没得比。”

耗子闻言,也是痞痞一笑,刻意的看着灵云,讨好的说:“岂止是声音没得比,人更是没得比!仙女姐姐,你可是那九天盘旋的真仙女,而七夏嘛,啧,就她那个审美,她就是要给你做仙侍我们都怕她雷人啊!”

被掩盖的时间

被掩盖的时间第二集

周洋的冷漠,谁都没当回事儿,毕竟他本来在学校就高冷。

而阮瑶知道周洋这小鲜肉不喜欢自己的热情,她就索性不对他热情了,森林这么大,何必执着在一棵树上呢?

远远看看欣赏一下就行了。

唱完歌,阮瑶也喝了不少酒,她酒量好像挺好,竟然不见醉,几个人又想要再继续去玩别的,去网吧打游戏啊,或者是酒吧跳舞什么的,都可以。

反正他们有的是办法进去酒吧。

要去别的地方,周洋却站起身来。

突然对阮瑶说:“太晚了,你该回家了。”

“噶?”

所有人都一愣。

周洋却似乎很坚持的样子,清淡的看着阮瑶,再一次强调,“太晚了,你该回家了。”

严谨首先反应过来,“呵呵……对啊,要去玩,我们几个去就行了,你一个女孩子,还是早点回家吧。太晚了会不太好。回家吧,正好,周洋不爱这种活动,让他送你回家,安全。”

阮瑶觉得莫名,“不用了,刚考完试,放松一下,通宵没什么的。多谢学长的好意了。”

阮瑶一拒绝,却觉得周洋眼中的冷意更盛了。

而严谨赶紧的打圆场,“阮瑶啊,你们女孩子,不是最关注自己的脸蛋儿吗?晚睡可是对皮肤最大的杀手呢,早睡早起,才会更美啊。要是想玩,明儿个白天,我们一起去玩怎么样?”

其他人也觉得气氛尴尬,开口说:“对啊,其实也真的太晚了,我们还是都回家吧,要玩的话,等白天吧。”

看这架势,是不用继续通宵玩了。

阮瑶也笑了,也无不可。

“好啊,那我么都走吧,改天一起玩啊,千万不要忘了叫我。”

“那当然的。走吧。”

几人往外走,周洋家的车一直在外面等着,他上车,还回头看了眼阮瑶。

这意思,太明显。

严谨立刻推着阮瑶上了周家的车,他也上去了,“走吧,我们一起送你回家。”

阮瑶笑笑,“谢谢周学长,谢谢严哥哥了。”

这称呼,亲密程度可见一斑。

车上,都是阮瑶和严谨的说笑声,两人似乎很谈得来。

到了阮瑶家之后,严谨还约着阮瑶改天一起玩。

等阮瑶离开之后,严谨才跟周洋说:“我说哥们儿啊,对一个女孩子好呢,不是用你这样高冷的样子的。你得温柔,得婉转,知道吗?”

周洋冷冷反驳,“我为什么要对她好?你不要理解错了。”

“我理解错什么?难道不是你喜欢人家?”

周洋冷笑,“我只是受她的长辈所托,看着她而已。喜欢?严谨,我不会喜欢这种见男人就花痴的女孩子。”

“啊?我想错了?她什么长辈啊?”

周洋没多言,但是却也解释清楚了。

“不过,既然你不喜欢她,那也好,我看她挺可爱的,你说我去追她怎么样?虽然她不太性感,但是那样子,软萌可爱的,也是另有一番滋味吧?”

周洋一个警告的眼神扫过来,“你还要命的话,就给我收起这个念头。”

严谨却暗暗撇撇嘴角,还说不喜欢?

简直是欲盖弥彰。

被掩盖的时间

被掩盖的时间第三集

杨言急忙稳定心神,心中暗骂一声妖孽,随即声音沉稳地道:“如今我所得灵药已经足够炼制所用,我们只需静等这一轮考核结束即可。目前需要寻找一片僻静之地前去炼丹。”

简鸣音当然没有异议,立即点了点头。

杨言见状,袖袍一挥,将九幽火鸟巢穴卷入储物空间之内。

简鸣音一时愕然。

她显然没有想到杨言居然如此贪心。

而且这样干,必然引起九幽火鸟的暴动,到时候方圆千里之内,必然天翻地覆。

杨言尴尬的咳嗽一声,未解释什么,一言不发的飞身而起,折返而去。

简鸣音面色发苦,但还是立即追逐着杨言的脚步快速离开。

杨言之所以带走九幽火鸟巢穴,只是感觉其建造材料足够珍贵,其中蕴含着浓郁的灵气。

既然连涅槃花这种东西都能够生长,杨言理所当然的认为用来培育灵药必然也不错。

五日时间匆匆结束,杨言自从得到九幽火鸟巢穴及其灵药之后,剩下的时间便在千里之外一处悬崖峭壁的洞穴之上住了下来。

这里原本是一群火猴的居住之所,不过杨言来了之后便将它们驱赶。

当然杨言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之人,火猴与之大战一场,他将生长在绝壁之上的离火蟠桃采摘下来作为暂时的租金。

这绝对是火猴求之不得的东西,于是它们便乖乖的拿着租金换了一处居所。

山洞之中,杨言每日都在与简鸣音讨论丹道以及研究九幽火鸟蛋。

同时,杨言也利用兽火以及仙力完成了炼丹。

只是,明明用了更多的材料,却因为对于火候的掌握,与简鸣音炼制出来的丹药相差悬殊。

不仅药力差距甚远,乃至品阶也差了足足一个等级。

杨言当然知道其中的原因,炼制丹药还是要以灵力为主,其他的东西只能作为辅助。

如今他本末倒置,而且因为对仙力的控制不够娴熟,能够成功的炼制出丹药已经难能可贵,自然也不能再有过多的要求了。

于是,杨言主动提供药草,请简鸣音帮他炼制了不少用来短时间爆发灵力的丹药。

有各种珍贵的药材用来练手,简鸣音当然求之不得。

就这样,在剩下来的两三天里,简鸣音几乎就没有合眼,不断的炼制各种丹药。

御无形以及云崖子本是期待着杨言再次大放光芒,但是却不曾料到,杨言这匹黑马却是失去了光芒。

不过,前两次考核的成绩终究是太过耀眼,以至于杨言备受重视。

最后一日的黄昏,杨言和简鸣音不早不慢的出现在了万药谷的出口。

等到一阵绵长的鼓声响起之后,御无形以及云崖子同时出现,正当御无形站出来宣布万药谷的考核结束之后,天际之上突然一阵轻微的波动,几乎微不可查。

下一刻,一位须发近白的老者傲立天际,穿着朴素的麻衣,隐匿在虚空。

这名老者乃是羽灵宗宗主灵重子。

灵重子本在万药谷某处隐秘之地闭关潜修,偶然一丝神念释放,感觉到这次考核有一位极为妖孽的修士大放光彩,便忍不住前来一探究竟。

灵重子灵识轻轻一扫,很快就锁定了杨言。

他发现杨言明明只有相当于筑基中期的灵力,偏偏身上药香四溢,而且气息沉稳,哪怕比之化神修士也不遑多让,不由得升起莫大的兴趣。

于是,他暗暗向着御无形传音道:“考核结束后,你让那个身着青衣,灵力只有筑基的小子在三日后去羽灵宗灵竹峰峰顶等我。”

杨言被灵重子灵识扫过之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

不过他发现对方并无恶意,而且其修为已然达到了化神巅峰,更是不动声色。

下一刻,却听见御无形对其暗暗传音道:“三日后羽灵宗灵竹峰有一位大能想要见你,务必不要爽约。”

杨言不由得一阵心惊。

一位化神巅峰的修士竟然要见自己?

也不知道究竟是福是祸。

不过,杨言心里非常清楚,这种邀请根本就拒绝不了。

哪怕是他体内的灵力没有被那股仙力吞噬,想要一战化神巅峰,他也没有半点获胜的可能。

考核的结果很快就被统计出来了,杨言,简鸣音自然是双双入选,成为了外门弟子。

杨言满怀心事,还在思索着那位化神巅峰的大人找自己究竟意欲何为,却是未曾听见简鸣音的呼唤。

简鸣音犹豫了一下,轻轻用胳膊碰了碰杨言。

如同条件反射一般,杨言快若闪电的将简鸣音手腕拿住。

咦?

这感觉……

杨言下意识的捏了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急忙松开对方手腕,有些尴尬的对简鸣音说了声抱歉。

简鸣音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也渐渐熟悉了杨言的性格。

只是她毕竟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哪怕心智坚韧,可是被杨言这么轻轻地捏了捏手腕,仍然不由得心如鹿撞。

虽然接近杨言,她一开始的目的并不单纯,可这一番相处下来,她的心思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甚至因为杨言对自己绝美的容颜始终不屑一顾,不由得在心底有些吃味。

她微微定了定心神,将胡思乱想的情绪抛在脑后,淡淡的说道:“刚才御无形长老召唤我等前往偏殿议事,我只是想提醒你。”

杨言这才见众人都已离去,笑着解释一句:“刚才想别的事情有些走神,咱们这边跟过去吧!”

说完这话,杨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下倒是轮到简鸣音有些愣神。

因为印象之中,杨言还是第一次如此客气。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不由得一阵甜蜜,转身迈着欢快的脚步走向了偏殿的方向。

看着她暮色之中的背影,杨言也是愣了一下,随即轻轻地摇了摇头,大步走向偏殿。

待得杨言两人赶到之时,其余通过考核的人都已经争先恐后的到达,似乎在等待着他们二人。

杨言对众人歉意地点了点头,随即站到了人群之中。

不过当众人看到撤去面纱,拥有着绝美容颜的简鸣音此刻却如同小鸟依人一般默默的跟在杨言身旁,都忍不住一阵愕然。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