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记

红灯记
  • 主演:刘长瑜,钱浩梁,高玉倩,袁世海
  • 导演:成荫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71
时值抗日战争时期,铁路工人李玉和(浩亮 饰)肩负着接应地下党交通员的重任。女儿铁梅(刘长瑜 配音)年纪虽小,却耳濡目染,与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爹爹和奶奶(高玉倩 饰)具有同样的爱国情怀和革命热忱。是夜,携带重要密码的交通员被迫跳车,遭日寇枪伤。李玉和将其背回家中,却未能挽救他的性命。另一方面,日本宪兵队队长鸠山(袁世海 饰)奉命展开全城大搜捕,势要找到那份至关重要的密电码。关键时刻,革命队伍出现叛徒,鸠山将目标锁定在李玉和身上,为了找到密电码,残酷的敌人无所不用其极。而李氏一家三代也迎来了最为严峻的革命考验   该剧根据电影《自有后来人》改编,为文革期间八个样板戏之一。

红灯记第一集

我几乎是用吼出来的,我说:“你想耍赖吗?”

“难道妮儿没救你一命吗?”疯老头反问。

“但那是你对我蛊惑下毒在前,妮儿救我在后,你女儿只不过是替你考虑,减轻罪孽罢了。”我毫不客气的说。

“是你私闯禁地在前,我用笛声迷惑于你,那是我的职责,对擅入禁地之人的惩罚,职责所在,我错了吗?”老者反问。

我竟然无法反驳,却听到那老者说:“何况你还盗走了那么多的桃花圣水,以至于桃花潭的八卦失去平衡,阴盛阳衰,致使墨斗山的整个大阵失衡而被破了,乾坤颠倒,阴阳失衡,溪水溪流,大阵被破,要不然凭借着大阵和这些机关,我何惧他游说一族?”

“大阵被破关我什么事?那明明就是蒙面人以替死的邪术,将九个死人埋在那个溪边,做法使得阴阳失衡,溪水逆流,你把这罪过也强加给我?”我不服气的说,这是向浩告诉我的,绝对错不了。

“小伙子,我不否认你说的事,他确实这么干了,但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桃花潭受到了破坏,要不然也不会被其钻了空子,我们祖辈守护古墓到现在已经近二十代人,如果仅凭这个邪术就能破阵,那他早就破了,也不用等到现在。”老者入情入理的说。

我想了想,现在不管怎么说,大阵就是破了,而现在这老头提欠妮儿的人情,那势必是要我还这个人情了,我倒是想听听,他想说什么。

“你说吧,是不是要我还妮儿这个人情?要我做什么?”我继续说道:“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别提过分的要求,毕竟我能力很有限,也只能根据你的要求量力而行。”

“也很简单的一件事。”老头乐呵呵的说:“你既然能得到游族的墨玉,那势必跟猎人的头头关系匪浅,你帮我牵个线搭个桥,我要和他见个面。”

“你也太高估我了。”我的脸微微抽搐,我说:“要是说二把手,我倒是见过几面,至于头头,我真一次都没见过,我估计猎人部队里见过头头的人也很少。”

“那你就去找二把手引荐啊,通过二把手去见一把手,这不就可以了。”他继续说道。

“我可以去试试,但是我不敢保证能成功,而且我觉得成功率非常的低。”我也很直截了当的跟他说。

“没事,只要你有去说了,成不成功都不怪你。”老者倒也接受了。

“行,那你送我们出去吧。”我咽了口口水,低头看了一下那些飞蛾,心里砰砰直跳,如果真像他说的,飞蛾把卵塞进人的肉里,而后长出虫子,喝你的血,吃你的肉,而且不是一只,而是成千上万只,那简直是种折磨,比凌迟还可怕。

“走吧,我送你们出去,跟我来。”老者便将笛子放在嘴边,而后吹出了悠扬的笛声。

这笛声无比的清脆,而且人听了之后,心情也便平顺了下来,很心平气和的那种。

我感觉这曲子跟我爷爷以前吹的驭兽曲有点像,但并不完全一样。

老者一直吹着笛子,然后带着我们往前走,经过了萤石夜光珠隧道,然后进入了撒尿蝙蝠的隧道。

那些蝙蝠一听到这个笛声,竟然都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的骚动,甚至连吱吱叫都没发出。

果然是这曲子的安抚效果,我们顺利的走出了蝙蝠隧道,到达了那个盗洞的位置。

“行,你们出去吧,好自为之。”老者转身,临走前又重复了一遍:“记得我交代你的事。”

“当然。”心里虽然很不情愿,但答应了人家的事,我会去办的。

但我知道这个很难,我把属于猎人部队的墨玉都让人给摔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去搭这个桥?

我只怕一出这洞口,立马被迟海和杨姐四人擒拿下,送到猎人的总部去受惩处。

“呼。”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拉住月兰的手,我说:“媳妇,我不后悔这么做,再来一次的话,我依然会这么做,至于要承受什么样的后果,那等出去了再说。”

“嗯。”月兰点了点头说:“不管是什么后果,我都陪你一起面对。”

正在这时,嗖的一声,从盗洞的洞口垂下来一条绳子。

我才记起,杨姐在我的领口安装了摄像装置,刚才的一幕幕他们应该都看到了,甚至疯老头要见我们头头的事,迟海应该也知道了。

正好,省得我再去开这个口。

我们把绳子绑在了墨染的身上,然后拉了拉绳子,上面很配合的开始拉,将墨染拉了出去。

之后是七婶和七叔,然后我和月兰才出去。

一出去,见到杨姐和迟海,还有王川和茜茜,我彻底无语了,这次不仅没完成任务,甚至于把墨玉都给弄砸了,我不敢抬头看他们。

我低着头说:“事情的经过你们看得一清二楚了,我任务失败了,甚至连墨玉也被摔了,还有那疯老头要进头头的事,领导你也看到了,如果可以,就帮我引荐一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我深呼吸一口气说:“嗯,就这样吧,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愿意接受组织的任何惩罚。”

“哟!”杨姐阴阳怪调的说:“这不挺爷们的嘛,懂得一个人担起责任啦,不错不错。”

“杨姐,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继续说道。

“失望倒是没失望,换成我,我也会像你一样做的。”杨姐乐呵呵的说。

“啊?什么?”我猛然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杨姐。

“知道为什么那老头会摔玉吗?”杨姐神秘兮兮的说。

我猛然摇了摇头,定睛看着杨姐。

只见其伸手从领口一掏,拿出一块墨玉,我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大声喊道:“怎么会有两块墨玉?”

“因为给你那块是假的,咯咯。”杨姐掩嘴轻笑。

“你……你们?”我差点被气死,但是气归气,我竟然笑了。

“恭喜你,圆满的完成了营救任务。”迟海微微笑拍了拍我的肩膀。

“领导,那您可得帮我引荐啊。”我趁机要求道。

“引荐个毛线。”迟海神秘一笑说:“人就在你眼前,你自己说,不就得了。”

“什么?”我不敢相信的看着杨姐,猛然醒悟,整个人楞在当场。

红灯记

红灯记第二集

华夏,京城首都机场高速。

一辆出租车正朝着机场飞速驰骋着,已经连续超越了好几辆车了。

“我说兄弟,你开这么快不怕出问题啊。”

程生坐在副驾驶上,看着那一边抽烟一边开车的老司机,心中也是无语了。

“哈哈,你就放心吧,我可是开了三十年的车了。”

那司机师傅大笑道,速度是一点不减慢啊。

对此,程生也是非常无语,不过好在旁边副驾驶坐的是自己,这样还不至于出什么事故。

今天,程生大早上就接到了电话,闹了半天是两个小美女竟然不声不响的坐飞机悄悄来了。

这也是在程生的意料之中了,毕竟自己在京城呆了这么久了,慕千凝还乐笑白又怎么闲得住呢?

这一次,两人是直接办了什么交换手续,竟然转到京都大学来继续进修了。

论理,这是行不通的,然而程生现在在世俗界已经具有超然的地位了,转个大学根本不算什么啊。

想到这里,程生也是心头火热,毕竟很久没有见到这两个小美女了。

“凝儿,笑白,等我。”

程生的眼中闪过一道柔和,这是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

出租车还在继续行驶着,这一次是程生的私人事情,所以并没有开豪车来,也没有驾云。

一切从简,就是为了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那边白水村的事情已经彻底告一段落,真是计谋中有计谋,一环套着一环啊,满满的全是套路。

弄得程生现在都是疲惫不堪,白水村所有的村民早就成了沙大人的机械改造人了,在临走的时候程生也是帮助他们重新夺回了自己的意识。

对此,白水村村民那是千恩万谢啊,为了他们的正常生活,程生还专门抹除了这一段记忆。

这样,他们就只知道自己曾代理过白水村的村长。

白水村村民继续了他们的宁静生活,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般,平静的日子依旧,这让程生很是欣慰。

“或许,平淡才是最好的生活吧。”

忽然,程生也是觉得一股油然而生的舒适,心境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伴随着程生心境改变,他竟然是不由自主的吸收起了自然界的本源力量。

不知不觉,程生的实力又是大大前进了一步。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终于到达了首都国际机场。

“谢了啊师傅,不过以后开车慢一点。”

程生付了钱还不忘叮嘱一下,这老司机开车真够猛的,不过还是在限速之中,比较安全。

接着,程生跟着大队人马朝着机场大厅走去。

“应该差不多了吧,凝儿和笑白那趟飞机快落地了。”

程生看了一下时间,正好!

“哎哟,谁啊,谁特么踩到老娘脚了,嘶,是你这个小子,你干什么,没长眼睛么?”

就在程生心中激动的时候,他不由得稍稍后退了一步,就是这一步正好踩到了后面一个女人的脚。

登时,那谩骂声就传来,整个大厅的目光都聚集过来。

“呃,不好意思,没有注意。”

程生也是赶紧道歉,自己实在是没注意。

而当程生转过头看到那女人的时候,竟然是生出惊艳的感觉。

这女人不一般啊。

红灯记

红灯记第三集

钱多多马上回过去一条语音:“美姐,我也不知道,前面跟你们说的那两个大案子已经有眉目了,我们找到了新的线索,这两个大案子有关联,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抓住幕后的大老板了,只有破了这两

个案子,我才能回酒州。”

杨柳青出现一条语音,很是生气的模样:“你当时就不应该答应东海的警察,你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凭什么要帮他们破案,要是这个案子破不了,你还不回来了?”

钱多多道:“青儿,这两个案子的确跟我有很大的关系,我不得不答应他们,而且背后的主谋非常的凶残、狡猾,一般的人也对付不了他们,我如果能够早点破案,也算是为民除害呀。”

丁小美道:“多多,虽然我很想让你早点回来,但是这件事情我还是要支持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抓住那些坏人的。”

“美姐,你真好,你算是深明大义的。”

杨柳青立马不服气:“哼,你这是责怪我喽。”

“青儿,我没有。我也想早点回幸福村,但是我的确有难处,我希望你们都能够理解。”

“哼,等你回来我跟你算账。”

隔着屏幕,钱多多都能够想象到杨柳青生气的模样。

慕容雪平静的道:“多多,你好好帮东海警方破案,我们都很支持你的,村里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一切都很正常,现在村里一天一个样,相信到你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全新的幸福村了。”

“姐,你是村里的主心骨,现在村里的事情都靠你,你辛苦了。”“姐一点都不辛苦,大家都在团结一致,努力的工作。要说主心骨的话,虽然你不在幸福村,但是我们的主心骨仍然是你,只要你平安无事,我们才有动力,我们才有希望,所以你一定要保重,不能出事,

不能让我们担心。”

慕容雪的话一说完,立即二十多个赞。

群里的人,几乎每个人都发出了一条大指姆的表情。

看着满屏的大指姆,钱多多的心里暖暖的,马上打出了一行字:姐,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慕容雪继续道:“多多,你爸爸他们对你还好吧。”

“我今天见到我爸跟小敏了,他们对我特别好,我也跟他们相认了,我爸特别高兴。但是朱阿姨对我还有点小小的意见,我爸为了我,跟朱阿姨吵架,差点闹离婚呢。”

“离婚?这么严重啊。”

“现在没事了,他们和好了。朱阿姨对我有意见,主要担心我抢了他们家的财产,这几年我爸没能回老家,也是因为朱阿姨的原因,其实我爸一直都想回老家看看,照顾一下祖爷爷他们……”

苏虹洗了澡,走到钱多多的房门前,刚想敲门,听见里面不停的说话声,只得忍住了。

人家跟家里人热热乎乎的聊天,她贸然闯进去,算怎么回事呢。

苏虹在门外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里面的声音一直不断,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叽里咕噜的,也听不清钱多多说了些什么。

苏虹只得摇摇头,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习惯性的把门关上,想了想,又把门打开,留了一条缝,虚掩的样子。

这样做,钱多多要是想主动来找她聊聊天的话,应该要方便一点吧。

唉,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贱了。

苏虹躺在床上,扯了一张被子盖在身上,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她撞进卫生间的那一幕,钱多多那健壮的身体一览无余……

还有,这几天时间来,她跟钱多多交集的一点一滴……

好一会儿,她拿起床头柜上的相框,看着丈夫的照片,喃喃的自语:“秋桐,对不起,我想别的男人了,自从你走了之后,这是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你会原谅我的,你会理解我的,是吗?”

相框里的丈夫面带笑容,好像在给她肯定的回答。

隔壁的房间,钱多多还在微信群里聊得非常嗨:“姐,咱们村现在缺钱用吗?”

慕容雪:“钱的话,目前倒是不缺,我们几个投资方的23个亿全都到账了,不过我们开工的项目太多了,估计到后期可能会差一点。”

“差多少?”

“也不是太多,最多五六个亿吧。我跟裴叔叔、杨爷爷商量了一下,我还可以挤出来一个亿,其余的五个亿杨爷爷他们可以出。”

杨志高也在微信群里,时常关注着群里的动态,马上发出了一条信息:没问题,别说五个亿,十个亿我们也会出。

杨德胜跟着发出了一条信息:多多,你放心好了,幸福村的项目我们杨家、我们风神集团是鼎力支持的。

钱多多道:“杨爷爷、杨叔叔、姐,你们一个都不用出钱了,这六个亿的缺口我出。”

慕容雪道:“多多,是不是你爸爸要投资幸福村的项目?”

杨志高道:“多多,如果是别人要投资的话,我们不能答应。当然,你爸爸例外。”

钱多多笑道:“姐、杨爷爷,不是我爸爸投资,我爸爸把家底卖了,也没有这么多的钱。”

“那是谁呀?”

“是我。”

“你?”

屏幕上顿时满是问号和叹号。

显然,大家都不相信钱多多所说的话,他的底子大家都清楚,一穷二白,忽然之间,哪来的六个亿啊。

抢银行还差不多!

以他那逆天的本事,说不定真的能抢到六个亿。

果然,杨柳青马上抛出了一句话:哥,你抢了银行啊!

薛芝兰马上接着道:不可能,银行哪有这么多现金呀!

杨柳青又道:那就是珠宝店!

丁小美否认道:不可能,珠宝店也没有这么多现金!

杨柳青:难道是绑架?对,只有绑架才有可能!东海的富翁那么多,别说六个亿,十个亿也有可能!

丁小美:多多,你老实交代,是不是绑架?后面跟着几把血淋淋的菜刀。

慕容雪:多多,你不会为了自己要投资,借了人家六个亿吧?这个真的没有必要,我早就说过,我的钱就是你的钱。“这几个丫头,想象力真是太丰富了。”钱多多苦笑着,喃喃自语。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