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相

观相
  • 主演:宋康昊,李政宰,白润植,曹政奭,李钟硕,金惠秀,金义城,郑圭洙,蔡相宇,李润健,刘尚宰,李奎炯,金太祐,高昌锡
  • 导演:韩在林
  • 地区:韩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3
本片以朝鲜初期时代为背景,戏说了朝鲜世祖篡位的历史。乱臣后代金乃敬(宋康昊 饰)拥有看面相识人的技能,但却由于身份卑微只能和妹夫(赵郑锡 饰)还有儿子镇衡(李钟硕 饰)隐居于荒野。汉阳最大妓院的老板娘(金惠秀 饰)专程来拜访了金乃敬,并游说他前去汉阳靠看相赚钱,但却遭到了镇衡的不理解。来到汉阳后的金乃敬步步为营,赚到了大钱并得到了忠臣金宗瑞(白允植 饰)的赏识,甚至获得了国王的信赖。可是由于出色的才能金乃敬不得不卷入了国王的亲弟弟首阳大君(李政宰 饰)争夺王位的争斗中,并且还连累了已经改名换姓中了状元的儿子镇衡。金乃敬决定帮助金宗瑞和小国王破坏首阳大君的阴谋,可是他能看透人心却不能决定人的命运。历史的洪流还是不停地流逝着。

观相第一集

第八百三十六章冰冰之威(下)

我靠……老子还说你是个爷们儿,xing格坚强,怎么TMD比女人哭得还伤心?

叶星辰哪里想到刚才一直默默站在后面的罗隐在没有人的时候会哭得这等伤心,这等悲痛,这等放纵,心里暗骂的同时,却又一阵感动。

兄弟?何为兄弟?那是能够将自己的一切托付给对方的人,生前,可以将自己的生命交付给对方?生后,可以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托付给对方?这才叫兄弟。

好兄弟,谢谢你,谢谢你救了容蓉,谢谢你,我叶星辰今生能够和你做兄弟,是我今生最大的荣幸……只是……只是你TMD不能够揍我一顿吗?使劲的揍啊揍的,老子不就活过来了么?

嚎哭,两个人,不,一人一魂就这么在手术室内大声的嚎哭着,哭得如此伤心,哭得如此难受,哭得如此悲凉……

夜,慢慢的深了,静海市东面的一座小岛上,内心剧痛的冰冰终于走上了那座平台,接着那朦朦胧胧的月光,看到了站在山洞之下的人影,那道熟悉的影子。

“姐?是你么?”冰冰有些小心的问道。

“恩,冰冰,你……你还好么?”山洞之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冰冰的姐姐,当初冰冰差点被杀,前来为叶星辰送信的水水,而此刻,她的眼中闪烁着摄人的寒芒,嘴角更是露出淡淡的杀机,一只手放在身后,正紧紧握着一把细小却抹有剧毒的匕首……

“姐……呜哇……”冰冰忽然大哭起来,整个人就朝水水奔去,她心中那股莫名的疼痛无限制的扩大开来,哭声响彻整个山顶,那是如此的撕心裂肺,如此的惊鬼泣神。

水水一愣,原本阴冷的目光全被疑惑所代替,嘴角的那一丝杀意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这怎么回事?她不会因为见到自己而哭的如此伤心吧?这,这还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冰冰么?

看到冰冰的身体朝自己扑来,水水那一直扣在后背的匕首忽然有些松动,正考虑着下一步该做些什么的时候,冰冰的身体已经撞进了自己的怀里,

“哧!”的一声,一把薄薄的短刃忽然插进了水水的心脏,一道鲜红的血花猛然爆发而出,将冰冰身上的那件紫蓝色的纱裙喷得鲜红一片,而冰冰的身体,却瞬间朝后弹射而出,不过她的眼中,却依旧挂满了泪花,脸上的神情,依旧这样的悲凉。

“冰冰……你……你这是…做……做什么?”水水不可思议的望着冰冰,眼中的震惊之色更加的浓烈。

“对不起,水水姐姐,我必须杀你,我必须为整个冰家报仇!”冰冰虽然插了水水一刀,可是她的心依旧疼痛不已,就仿佛插的是自己一刀一般?小时候和水水的一幕一幕不断的浮现在脑海中,这就仿佛在她的伤口洒盐……

“冰冰……你……你说的什么话?我……我找你来也是为了和你……”水水依旧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现在这个时候你还要狡辩么?水水姐姐?或者,影?”冰冰的声音很沙哑,就仿佛数十天没有喝过一口水的沙漠旅人一样,可是听在水水的耳中,却仿佛晴天霹雳。若是她刚才还是震惊的话,现在已经惊讶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你……你……你怎么知道?”水水心中充满了惊讶,她的确是暗影门门主之下地位最高的影,更是因为有她的参与,冰家才会凋落的如此迅速,这一次相约冰冰前来,正是要铲除后患,却哪里想到冰冰竟然早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

“冰家消逝后,我一直都在寻找原因,最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家族中出了叛徒,不然偌大的冰家怎么会那么快覆灭?靠着我战友的一些情报,我发现那个叛徒竟然是你,水水姐姐,你知道,当时我的心有多么痛苦么?从小到大,你一直都照顾着我,我也一直把你当成自己最亲的姐姐,可是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最信任的姐姐竟然是家族叛徒的时候,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痛苦呢?当时,我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何会背叛冰家?以你的天赋,日后就算坐上冰家家主都不是不可能,直到最后,我才知道,你原来是暗影门一直消失多年的影……水水姐姐,你……骗我骗的好苦……”冰冰一边说着,泪水一边往外流着,亲手杀死自己最亲的人,这是一种怎样的痛楚?

听到冰冰的解释,水水脸上的震惊之色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淡淡的笑容:“冰冰,你长大了,你真的长大了,你已经能够撑起一片天空了,你的进步真的让姐姐看到很是惊讶,可是,不管怎么说,今日你也必须死,就当是陪伴姐姐吧……”

话音落下的时候,起码有十二名黑衣人同时从四周的窜露了出来,每一个人的手中都拧着一把漆黑的刀,在月光下,竟然没有泛起一点光芒。

冰冰的脸色一变。

“冰冰,这是姐姐手中最厉害的十二人,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和你一样的实力,所以,你就安安心心的和他们好好的玩玩吧,姐姐会在地府等你的!呵呵……”水水就这么微笑着,而她的眼神却也慢慢的涣散,整个人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地上却早已经流淌了一大滴殷红的血液。

就在她倒地的瞬间,十二名黑衣人同时窜出,手中的黑刀就朝冰冰的十二处要害刺去。

面对这呼啸而来的刀芒,冰冰的眼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坚定,她要活着回去,她一定要活着回去,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冰家,而是为了她心目中的星辰哥哥。

“杀……”一声怒吼,自冰冰的那娇小的嘴中传出,没有身为女儿的半点娇态,却有着九尺男儿的强大气势,幼小的身体忽然朝左窜出,手中的短刃破空划出,一道亮丽的刀芒闪耀整个夜空……

夜,如此的凄美……

观相

观相第二集

可叶影的痛苦,却越来越多了。

最近他们之间越来越默契,每次欢爱到极致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有一颗火红的石头从她头顶升起,秦墨麟那边也有一团黑色的石头,两颗石头互相旋转吸引。

而这种时候,也是她承受秦墨麟最疯狂进攻的时刻,一波波快感将她湮灭的同时,一段段残缺不全的画面,也会在她脑海里出现。

可这些片段,让叶影疯狂地排斥,那些片段就像是对她的挑战,无限刺激着她的心灵。那些片段,都是关于封星影和秦墨麟的过往。

就连叶影都不知道,她不知不觉,已经重新与秦墨麟达到默契,开始了他们的雙修之旅。

在感觉到那两颗星辰之石的时候,无论小影怎么嘴硬,秦墨麟的心境都已经开阔了。

她可以骗他、可以拒绝他,却无法隐藏自己情动时的热情、无法隐瞒与他心灵契合的开始雙修。

秦墨麟甚至有些忐忑,封星影性格要强,若是知道自己曾经又这么霸道地对她,会不会再耍下性子不理他了?

有些爱,食髓知味。

每日能拥着他的星影入睡,每日不必担心她去找别人,秦墨麟是再也不愿意放她离开,至少在她恢复记忆之前。

而秦墨麟弥补封星影的唯一方式,就是不断地对她好,宠她,给她想要的一切。

甚至于,在秦墨麟布下的结界里,她也能暂时离开这片空间,去域网听秦墨麟讲课。

也仅限于此了,秦墨麟不敢让她跟叶念相见,他有点害怕封小影找叶念告状。

叶念远远地看着小影依偎在秦墨麟怀里,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秦墨麟以为,这样的日子,或许还要很久很久。

可惜,事与愿违,再一次欢爱的极致瞬间,她突然消失在他面前。

他们明明在他的空间里,她怎么就消失了。

虽然秦墨麟的理智知道,封星影离开他的空间,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回到她自己的离凰剑空间。

以前小影始终无法开启空间,应该是神之血脉没有觉醒。

此时突然开启,是觉醒了血脉吗?

但她这么无声无息地不见了,秦墨麟总觉得她心中其实还在恨他、她心里还在想着她师傅叶景宁。

毕竟小影自己说的,叶景宁宠了她七百年,这段时间长到让秦墨麟心慌。

尤其是女人心海底针,他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敷衍他,一直在等这个逃走的机会。

然后,她恨上他了,就去找叶景宁,永远不回来了。

这个假设让秦墨麟疯狂,再次展开了全神凰域范围的搜索。

秦墨麟在搜索封星影,而封星影其实,就安静地躺在她自己熟悉的空间里。

她封星影,回来了。

只是这一场极致疼痛的涅槃劫,让她一时无法回过味来。

怪秦墨麟吗?他只是太爱她了。在这场爱的追逐里,秦墨麟从那个冷王,变得卑微到让她心碎,她如何还能恨得起来?

怪她自己吗?她只是没有恢复记忆,又恰好在十六岁的叛逆年龄。爱上一个人,然后更加叛逆和歇斯底里,这还真有些像她封星影压抑着的另一种性格。

观相

观相第三集

轰!~

帝释天狠狠的冲击在了地面之上,激起了一阵粉尘朝四周弥漫而去。

他猜对了结果,却没有猜对结局,被轰击入地面的是他自己,而不是陈一飞。

“帝释天,也许你曾经有过恐怖的实力,可现在在我面前,你就是个垃圾。”陈一飞落到了地上,身体恢复之后,冷笑的朝帝释天走了过去。

“噗!~”帝释天这时猛地喷出了一口血,整张脸一阵青一阵白,他之前说过陈一飞给他提鞋都不配,可显然这话已经变成了狠狠的打脸。

而且,在陈一飞刚才那恐怖的火焰之下,他已经受了重伤,经脉已经被烧毁,器官也几乎要被烧熟了,他的真气根本抵挡不了那种火焰。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这种火焰,这种火焰早就该消失了才对。”帝释天震惊的朝陈一飞问道,眼中带着对那太阳之火的恐惧。

“临死的家伙,哪来这么多废话?想知道去问阎王。”陈一飞直接扣住了帝释天的脖子,然后甩到了猪八戒的脚下,道:“他交给你了,虽然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动手,只希望能让你满意。”

“你果然和他很像,什么事情认定了就喜欢自作主张,也不管别人乐不乐意接受。”猪八戒看着陈一飞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陈一飞的脸上露出了疑惑,显然也不知道猪八戒口中的他是谁。

可此时,猪八戒已经转头狠狠的看向了帝释天,冷冷的道:“帝释天,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现在你该付出代价了。”

那锋利的钉耙直接被猪八戒举了起来,涌动着恐怖到极点的能量波动。

帝释天重伤根本没有办法抵御猪八戒的攻击,满脸慌张道:“猪八戒,饶了我,你知道当初的事情不是我主导的,我也是听命行事的,你看我自己也落到了这个下场。”

“不管如何,你参与了就是参与了,给我拿命来。”猪八戒怒吼了出来,钉耙凶猛砸下,轰碎了帝释天的脑袋,毁灭了对方的生机,让这个家伙的野心破灭。

现场已经只剩下了帝林,见到帝释天死了之后,他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跪了下来,颤颤巍巍的朝陈一飞道:“战神饶命,战神饶命。”

而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帝林陛下,我们天乐宫帮你们这么多,你们还恩将仇报,你有没有问过自己的良心?”

是一旁的白欣被小狮叫醒了,正俏脸阴沉的看着帝林。

“圣女,你也知道,帝释天是我的祖父,我必须听他的,我没有权利做主,不然我绝对不会同意做这种事情的。”帝林满脸哭诉的道。

他现在把帝释天恨死了,对方吹的那么牛,把那么大的诱惑放在了他的面前,最后却这么简单的嗝屁了,不是等于挖了一个坑把他埋了。

“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陈一飞冷冷的看着帝林,身上的杀气朝他蔓延了过去。

“战神,你……你……”帝林被陈一飞的气势压制住,话都说不全。

陈一飞冷笑道:“你的眼神出卖了你,你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家伙,却又有着巨大野心的家伙,只可惜实力太弱。”

帝林听到陈一飞的话,下意识的咽了下唾沫。

因为他被陈一飞说对了,他的确是怕死,不然作为一个帝王也不会像这样跪地求饶,而且,他的确是有野心,如果不是这野心,他也不会配合帝释天做这一切。

他也想成为统治一切的帝王,甚至把陈一飞这个地球战神踩在脚下。

可惜他实力太弱了,所以也造成了他这样那样的担心,像是他反对帝释天一样。

“战神饶命,饶了我,以后帝霸王朝就是战神飞得附属国。”帝林拼命的磕头了起来。

“附属国?”陈一飞不屑道:“反正你们帝霸王朝也是靠天乐宫才能存活到现在,那我们就直接把帝霸王朝占据了就是,何须再让你带着帝霸王朝臣服?”

听到这话,帝林脸色大变:“战神,我……我是帝霸王朝帝王……”

“你是帝霸王朝俄帝王,不过那是在你活着的时候,不过可惜,你已经死在了妖兽的袭击,死在了那只八岐大蛇的手中。”陈一飞突然戏谑的道:“这样帝霸王朝就没有帝王了,相信天乐宫可以很轻易的取代你。”

帝林听到这话,瞬间瞪大了双眼,陈一飞要杀他。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祖父联合来的妖兽,现在竟然变成了他死的理由。

可陈一飞已经不再给他时间,手中的干戚长刀却已经斩过了他的脖子,一颗大好的脑袋滚落了下来。

杀了帝林之后,陈一飞就看向了白欣道:“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

“恩,我明白。”白欣点了点头。

她本来就是为了把帝霸王朝当做地球的一道防线帮穆莹莹减轻压力的,接下来怎么霸占帝霸王朝她懂得怎么做。

“不愧是我的好女人。”陈一飞笑了笑,一把将白欣搂紧了怀里。

“还有人呢。”白欣俏脸瞬间通红。

不过,她显然也是有些小欣喜,她已经有很多没有和这混蛋亲热了。

而听到白欣的话,一旁的猪八戒和天虎卫立马识趣的看向了旁边。

陈一飞戏谑一笑,手掌顿时攀上了白欣前面的两座大山,忍不住用地捏了一下。

“呀!”白欣娇呼一声,有些嗔怒的看着陈一飞。

这个混蛋依然和以前一样,那么讨人厌……

陈一飞却是得意的凑到了白欣的耳边,得意道:“大胸妹果然还是我的大胸妹,比以前又大了一些。”

“臭混蛋,都过去10年了,还是这么坏。”白欣忍不住在他的腰间掐了一下。

陈一飞却是得意的笑了笑,炯炯有神的看着白欣的那对大宝贝,他现在可是很想再品尝这一对大东西,而白欣显然读懂了陈一飞的意图,俏脸更红了。

不过,陈一飞现在还有事情要做,亲热了一下就放开了白欣,朝天虎卫道:“带人把刚才那传送阵给我清理出来。”

这一次帝霸王朝的事情,帝释天显然只是一杆枪,真正主导的是那些妖兽,而且那些妖兽和10年前岛国的那些同出一个地方。

而这些妖兽显然就是冲着他来的。

对方送上了大礼,他怎么不给对方回礼?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