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莲

喜莲
  • 主演:于慧,吴京安,张洪杰
  • 导演:孙沙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96
喜莲是个善良、孝顺的女子,她依父母的愿望和河西村的复员军人刘世德成了亲。过门后,她对丈夫和婆婆都体贴入微,为了改变家境贫寒的现状,喜莲拿出家里仅有的3000元钱去拜师学艺,她要用自己的双手来改变贫穷的命运

喜莲第一集

“贫道是个出家人,万俟小姐,请你自重,若你再对贫道纠缠不休……莫怪贫道不客气。”君不醉声线清冷的警告道。

“不客气?”万俟仙妖娆一笑,只是这一抹笑,却无形之中,散发着致命的冷意,“宝贝儿~你想对我,怎么个不客气法?”

万俟仙伸手捏住了君不醉的下巴,把他的脑袋微微转向自己,并出言调戏道:“是让我下不了床吗?那我倒是很想试试呢~”

“你……”君不醉的耳尖染上了一抹淡淡的薄红,并不是很明显,他感到十分羞恼,可嘴上的功夫,他无论如何也不是万俟仙的对手。

这个女人,分明就是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流氓!

“我什么?宝贝儿~想不想试试接吻的感觉?”万俟仙眉眼含笑的凝视着君不醉。

她的余光,淡淡的扫了扫四周。

君不醉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待着,所以此处,是剧组人最少的地方,很少有工作人员会注意到这边……

正适合干坏事~

万俟仙眸中闪过一抹幽深的光芒……

“贫道不……”想字还没有说出口,两片薄薄的、微张的唇瓣,便被一抹柔软温热的触感覆盖住了……

君不醉的脑海中瞬间变得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该如何反应……

万俟仙只亲过女孩子,还是亲脸,在亲嘴方面并没有任何经验。

但照葫芦画瓢她还是会的,毕竟……小电影她可没少看。

万俟仙粉嫩的小舌,探入了君不醉口中……

“……”君不醉身体僵住。

万俟仙寻觅到了他的舌,勾缠住他……

二人温热的气息,交换着。

不时发出羞人的水啧声……

没过多久,万俟仙余光察觉到似乎有人往这边来了,她这才停下来,与君不醉分开。

一缕晶莹的银丝,悄然拉出,情、色至极……

万俟仙眼神邪魅迷离,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角,这一动作,勾人至极……

君不醉似乎还没有回神……

她轻笑道:“宝贝儿~感觉怎么样?嗯?”

“你……”君不醉说不出话来,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透,娇艳欲滴,诱人极了!不仅如此,连带着他的耳朵和脖子,也都瞬间变红了……

君不醉就好像整个人在红酒池里浸泡过一般,红成了煮熟的虾!

万俟仙眨了眨勾人的大眼睛,君不醉的反应……也太青涩纯情了……

他居然会害羞到如此程度!

也让万俟仙忍不住更想逗他了……

万俟仙甚至忘了有工作人员往这边走了过来,她妖娆一笑,凑近道:“宝贝儿,你喜欢接吻吗?是不是感觉很棒?想不想试试,更深一步的事?”

“你……你别太过分……”君不醉的声音异常低沉暗哑,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过分?只是亲个嘴,怎么过分了?更过分的,还在后面呢~”话一落,万俟仙再次堵住君不醉的薄唇,与此同时,她的小手不老实的从君不醉背后绕到前面,伸到他身下某处,落在上面,轻轻的抓了抓……

君不醉浑身大震!

她在……干什么!

君不醉忍无可忍,恼羞成怒,直接把万俟仙掀开,随即一掌劈去!

喜莲

喜莲第二集

“你这次来,就是专门来向姨,推荐自己的产品的?”方锦绣让夏小猛先坐,亲自倒了杯茶过后,才问道。

“顺便也来看看方姨。”

“你嘴还挺甜,你打算卖多少钱一个?”方锦绣估摸着那东西,两块钱一个还是要的。

“四块一个。”

“四块一个!”方锦绣美眸里,闪现一丝愕然,她没想到这家伙卖东西,竟然每回都这么贵。

“价钱有点高,客人不一定会接受。如果姨进价是四块,那卖六块钱才能有可观的盈利,只是顾客花六块钱,就买一个菜团……”方锦绣稍微蹙眉,想想还是觉得先试着卖,看结果再下定论不迟。

“没关系,我想对于能在方姨这里,光是喝茶就能消费几百的有钱人来说,六块钱根本不值一提!”

对于锦绣茶馆这种比较高档的地方,卖得太便宜,人们还可能会怀疑,自己点的东西掉档次。价格高,反倒更显得自己有身份地位。

方锦绣做出一个颇为无语的表情:“姨的茶那都是最上等的茶,采用最正规的工序炮制而成,成本本来就不低,当然要卖贵一点,你以为姨是在宰客不成?”

夏小猛略显尴尬,表示自己没这个意思。

见夏小猛没说话,方锦绣才道:“菜团子现在大概热得差不多,我先让人试着向顾客推荐,至于能不能卖出去,或者能不能得到好评,就看你这菜团的质量了。”

周边的顾客,看到方锦绣和小农民有说有笑,不少人就有拉拢的心思,想借此讨好方锦绣。

这时正好有一桌要点些茶点,方锦绣就笑道:“先生,我们这里刚进了些,十分具有乡土风味的菜团,您要不要也试着尝一下?味道是非常不错的。”

方锦绣亲自开口,那就算她推荐的,是最难吃的菜,顾客基本上也不会回绝。谁也不想驳了美女的面子,特别是一个高贵典雅的女人。

“那就来一盘吧,方总亲自推荐,我想东西肯定不差。”顾客不由自主地讨好,实在是面对这绝色美妇,他心里生不出任何拒绝的意愿。

方锦绣随即让人把菜团端上来,让顾客品尝。

周围的人也不甘落后,连忙争抢道:“方总,店里有了新东西,我们这些老顾客,肯定也要捧场啊,你居然不向我们推荐。”

“因为是刚到货,所以现在才正开始推出。大家如果想点的话,现在也可以再添上一份。不过,数量有限,只能先到先得了。”

众人闻言,也非常给面子,纷纷各点一份。

不得不说,方锦绣的魅力非常大,她做的不仅仅是茶馆生意,更重要的还是品位以及人情生意。

看到方锦绣的号召力如此之大,夏小猛心里也略为惊叹,眼前雍容华贵的熟透美妇,人际关系经营得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方锦绣察觉夏小猛眼中的惊诧,俏脸上也露出些许的笑意。

几分钟后,顾客陆陆续续拿到了各自点的菜团。

菜团的外表金灿灿,端上来还透着一股浓浓香味,这让很多顾客看第一眼,就不由得满意的点头。像他们这些人,吃东西不仅要好吃,还要要求美观。

无疑,菜团色泽和香味已经合格,剩下的就只有味道,还不知道咋样。

顾客稍微品尝了下,入口就有玉米的香味,带着鸡蛋和虾皮的香鲜,更有小白菜那极致可口的味道,简直是让人的味蕾有点爆炸!

“好吃!”

“不错!”

“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方总,你推荐的东西果然都别具一格,非常符合我的胃口!”

方锦绣自己都还没尝过,听着大家热情洋溢的赞扬,她都忍不住想要尝尝滋味。

“方姨,咋样,菜团能进入锦绣茶馆吗?”夏小猛笑问。

“当然可以,大家好评如潮,姨自然不会放着大好的生意不做。这菜团你什么时候能够供应?”

“就这几天。”

“行,进价是四块钱一个是吧,以后每天送来五百个菜团,试试行情,然后多退少补。”方锦绣挺激动的,被旗袍束缚的团子,也在这时候上下摇晃,惹人眼馋。

“嗯,就这么说定了,谢谢方姨!”

“谢啥,都是合作互惠,以后有好东西,可以再给姨推荐推荐。”

“好。”夏小猛很高兴,有了天香楼和锦绣茶馆的推广,相信菜团很快就能在枫城打出名气!

菜团的销路解决,夏小猛就准备离开。走之前,夏小猛突然想起来,随即问道:“方姨知道枫城内,有比较有名的植物专家吗?”

方锦绣见多识广,当夏小猛问起的时候,她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一人的名字,但是没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找植物专家干嘛?”

“是这样,我想在水库边缘栽种一些莲花。但是普通莲花还不够吸引人,听说有人种出了绿颜色的莲花,所以也想找人试试。方姨应该知道,平岗村的小月庵,现在大家都说十分灵验。如果现今再出现绿颜色莲花,无疑能更增加几分小月庵的神秘!”

“我这样其实也不是宣扬迷信,而是小月庵如今,为平岗村带来很多收益。如果能让小月庵名气更大一些,平岗村由贫困村变成富裕村,也不是啥困难的事。”夏小猛补充道。

听夏小猛这么一说,方锦绣顿时点点头,对夏小猛有一颗利己利民的心,感到很是赞赏。

比起那些虚伪的慈善企业家,夏小猛的做法,才是真正做到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光凭夏小猛不仅为村民创造岗位,而且还为村民提供一条致富的出路,在这点上,夏小猛就不知道比那些所谓大企业家,高出多少倍!

微微颔首,方锦绣薄唇轻启道:“我这里确实有一个人选,是种植方面的高手。他曾经培育了不少的优质兰花,在一些兰花博览会上,都拿过不少大奖。”

“但是……”方锦绣略微遗憾道:“但是听说他现在,对种植方面失去兴趣,就想好好颐养天年,就看你能不能请得动他了。”

“他叫啥名字?”

“鲁贤。”

“有没有联系方式?”

“这个没有,我可以帮你问问。据说他在城里和乡下都有房子,一个是南湖区,一个是枫南乡。他在枫城也有些名气,稍微打听应该就能打听出来。”

“好,那我去南湖区和枫南乡打听打听。”

方锦绣心说帮人忙到底,送佛送到西,于是道:“算了,还是姨帮你问问,有消息我发信息给你。”

说完,方锦绣要了夏小猛的号码。

“谢谢方姨!”夏小猛牵挂的两件事,都有了着落,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爽朗。

“跟姨客气啥,你是神医,姨以后身体要是有什么问题,可都指着你。”方锦绣挺温柔地一笑,似乎把把妇人的柔情,都浓缩在这一抹微笑里。

看着眼前高贵典雅的绝美熟妇,夏小猛不敢再多呆下去,赶紧告辞,离开了锦绣茶馆。

方锦绣倒是对夏小猛的印象,更好了些。夏小猛在这位绝美妇人的心中,地位也更加提升了几位。

……

“招工!”平岗村的村民,又是不由得一惊。这已经不是夏小猛第一次招工了,而且这次招工的数量也不少,至少要招十名员工!

另外,夏小猛的招工条件很简单,一是身体健康,二是年龄十八岁以上,五十五岁以下,不限男女!

“小猛又要招工?上次没赶上招工,这次决不能错过!”

“一天70块?比种庄稼要赚钱一点,而且下午六点就下班,挺不错的。每个月还有三天的假期,三天可以不上班,但是工钱照样算,真不错!”

“小猛是个好娃,不愿坑咱们。在城里工资也就这么多,每天做工时间长不说,每个月还不放假,能坑死个人!”

“我不想在纺织厂上班了,这么好的条件,我宁愿在家里做!”

村民在村委会的小黑板上,看到夏小猛张贴的招工信息,不少人都有些沸腾。

“小猛,嫂子也想在你这做工,你看行不?”村里许翠翠支支吾吾问道。她听说了夏小猛招工的事情后,纠结了好几个小时,才最终决定来夏小猛这里,碰碰运气。

许翠翠是马大元的表妹,嫁给了同村的马大贵,而马大元和马大贵同族,并且关系很铁。因为马大元之前,狠狠得罪了夏小猛,许翠翠也怕夏小猛讨厌自己,所以此时来应聘,更是有点紧张。

夏小猛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直接道:“当然可以,我这里正缺人手。过两天,等我把设备和场地准备好,你就可以来上班了。”

“真的啊,小猛,你不介意我是大元的表妹吗?还有我家大贵以前还欺负过你,你真的愿意招聘我?”许翠翠不太敢确定,生怕夏小猛是在耍自己,让她空欢喜一场。

夏小猛连连摇头:“嫂子,你是你,马大元是马大元。子都不偿父过,更何况你只是马大元的表妹,我咋可能怪到你身上?至于大贵,已经两三年没见过他。他欺负我的事,你不提,我早就忘了。”

以前马大贵和马大元,都是村里出了名的混混,夏小猛不知道被欺负多少次。要说一点怨气也没有,这是不可能的,但时间过去这么久,而且许翠翠并没有欺负过他,他没道理再去迁怒许翠翠。

许翠翠闻言鼻子一酸,感激道:“小猛,谢谢你。”

自从马大贵消失了两三年,她也没啥收入来源,种地都不够自己糊口的。现在夏小猛能聘用她,给她一口饭吃,她是发自内心的感动。

喜莲

喜莲第三集

手上的折扇一抬,指向她,冷声道,“臭小子,少在这里油嘴滑舌,上次坑了本世子的银子,速速交上来,不然,老子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现在被王爷管制,身无分文,捉襟见肘得厉害,上次被坑掉的银子,无论如何得拿回来。

夏笙暖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挑眉一笑,凉凉嗤道,“东王府已经穷到了这地步了吗,宫大少爷这是想,当街打劫?”

宫泽:“……”

顿时一噎!

“你……”

“老子不跟你哆嗦,不把银票拿出来,今天特么别想离开这里一步!”

宫泽扇子指脚下的地,厉吼一声。

夏笙暖凉凉笑了笑,挑眉扫了一眼四周的随从,懒洋洋就像看一堆韭菜,淡淡道,“本公子没想过要离开,一起上吧,省时间。”

能用武力解决的,为什么要用银子,银子不好花么!

宫泽:“……”

被面前小子挡都挡不住的肆意张扬目中无人气到了。

怒火一下窜到了头顶!

这臭小子,特么不见棺材不流泪!

手上装B的折扇一抬,指着夏笙暖,厉吼道,“揍他,给老子狠狠的揍,揍到他满地找牙!”

“是!”

一众随从应了一声,立马汹涌而上。

夏笙暖小手摸进怀里,正想给他们一点好的尝尝,还没使出呢,一淡蓝的身影忽然落在了她的身前。

冰蓝色的衣袍翻飞,不过眨眼的功夫,四周一众的随从便齐刷刷极有节奏的跪在了地上,。

有的抱着脑袋,有的抱着肚子,有的抱着胳膊,有的抱着双腿,嗷嗷嗷的叫着,俱是脸色煞白如鬼,冷汗狂冒如雨!

碧桃看着面前身姿翩然的冰蓝锦袍男子,整个人都傻了似的,瞠目结舌的呆滞在了原地!

啊啊啊,我的天,她不是在做梦吧!

她一定是在做梦!

抬手就扭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嗷,痛的!

宫泽摇着折扇,正一脸嚣张的等着一众手下给这臭小子一点颜色瞧瞧的,不想,眨眼的功夫,他身边十几个牛高马大的随从,竟然全都像被卸了骨似的,软趴在了地上!

……

“这,你特么是谁?”

宫泽看着一众跪在地上鬼哭狼嚎的随从,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青筋暴涨,扇子猛的指向了冰蓝锦袍男子,爆吼!

男子不耐的蹙眉,微微一动腿,想要将这叽叽歪歪的男人踢飞。

夏笙暖却是一手止住了他,眯眯笑道,“别动,我给他点好的尝尝。”

说罢,往前一步,小手在宫泽面前一挥而过。

速度极快,宫泽完全来不及反应。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宫泽暴怒的脸一秒便变得痴傻了起来。

嘿嘿笑着,开始手足舞蹈。

一边手足舞蹈,一边抬手开始扯起了自己身上的衣裳。

没过一会便把自己的外袍给扯了下来。

牛高马大,略显臃肿的身子,只穿着里衣里裤,继续的手足舞蹈转圈圈,继续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裳……

跪在地上痛得发抖的连香喜雨:“……”

跪在地上痛得发抖的一众随从:“……”

爷这是要做什么?

当街跳月兑衣舞?

啊,爷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

上次赌得只剩下一条裤衩,丢尽了东王府的脸面,王爷已经将世子爷吊起来打了,现在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