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村守护者

双村守护者
  • 主演:苏利耶·西瓦库马,PriyankaArulmohan,萨嘉拉吉,萨拉妮亚·波恩瓦南,VinayRai,MadhusudhanRao,Ilavarasu,V.Jayaprakash,DevadarshiniChetan,Ha
  • 导演:Pandiraj
  • 地区:印度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泰米尔语
  • 年份:2022
A lawyer turns judge jury and executioner and goes after a gang, led by a minister's son, that threatens women with videos of them.

双村守护者第一集

年轻女孩沉下脸,语气冰冷地说:“你们如果再胡闹,大仙可就不高兴了!”

听说大仙要不高兴了,这两个人都不敢再说话,转过身灰溜溜地走了。

“你们跟我来!”年轻女孩转过身走进了屋里。

王浩三人跟着走进了屋里。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盘腿坐在炕上,她夹着一支烟,一边抽烟一边打量着秦岩三人。

炕上摆着一个小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烟灰缸、一盒烟和一盒火柴。

现在的人们都很少用火柴了,秦岩想不到中年妇女居然还用火柴。

在进屋之前,秦岩以为屋里面肯定就像电视里面演的那样,墙上挂着各种法器,仙姑穿着道袍拿着摇铃。

令秦岩想不到的是,这位所谓的仙姑,居然和邻家打麻将的大妈一样。

唯一的区别是,打麻将的大妈坐在麻将桌前,而仙姑坐在炕上。

别墅里面弄了一个土炕,总觉得和别墅有些格格不入。

火炕这种东西,都是北方农村的特有产物。

王浩和唐小梦看到仙姑的装扮也露出了诧异的眼神,不明白仙姑为什么是这身打扮。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仙姑似乎看出了秦岩三人的疑惑,自言自语起来。

听了仙姑的话,秦岩特别尴尬。

想不到这个老太婆这么吊,居然还会察言观色。

“说一说是怎么回事吧!”仙姑对秦岩点了点头。

秦岩不敢隐瞒,将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地告诉了仙姑。

仙姑听完点了点头:“想不到又是叶嫣这个女鬼在作祟!这个女鬼不一般啊!”

停顿了一下,仙姑突然话锋一转,将话题转到了赵赫的身上:“不过,你现在要解决的不是叶嫣,而是赵赫!”

秦岩诧异地看着仙姑。

这和赵赫没有关系吧!而且赵赫也是受害者。

仙姑似乎知道秦岩的想法,抽了一口烟说:“赵赫觉得他是因你而死,他不但对叶嫣怀恨在心,而且对你也怀恨在心,他准备杀了你,既可以报仇雪恨,又让叶嫣无法找到替身。”

秦岩不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赵赫在梦中将他揪起来狠狠地揍了一顿,的确对他恨之入骨。

不过一想到赵赫的的确确是因为自己而死,秦岩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

虽然秦岩很鄙视赵赫,但是两个人毕竟在一起住了两年多,多少还是有点基情的。

“我估计今天晚上赵赫就会去找你,你必须在今天子时将他引渡到黄泉路!”

“我怎么引渡?”秦岩好奇地问。

仙姑将其他不相干的人请出了房间,只留下了秦岩和王浩,然后将具体的办法告诉了秦岩和王浩。

听完仙姑的办法,无论是秦岩,还是王浩,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给你!这是引魂灯,这是迷魂符,这是回魂香!”仙姑拿出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蓝色小灯笼,一张黄色的符纸,还有一根只有十厘米长的灰色短香。

秦岩小心翼翼地接过这三样东西,就像接过了绝世珍宝,生怕弄坏了它们。

这可是保命的家伙啊!

“记住了,回魂香烧完前一定要赶回来,否则你不但送不走赵赫,连你自己都会迷失在黄泉路上!”仙姑叮嘱着秦岩。

秦岩感激地点了点头。

“你们走吧!等处理完赵赫的事情再来找我!”仙姑摆了摆手,吸了一口烟,示意秦岩和王浩可以走了。

离开房间,唐小梦迎了上来:“怎么样?”

王浩边走边将仙姑的办法告诉了唐小梦。

唐小梦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王队,难道你晚上真的要和秦岩去作法?”

王浩点了点头:“仙姑说了,这件事情我必须参与,否则秦岩一个人是玩不转的!”

唐小梦想了想说:“王队,我和你们一起去行不行?”

王浩摇了摇头:“不行!仙姑说只能我们两个人去,女人阴气重,去了会坏事的!”

唐小梦不满地嘟起了嘴,不过什么也没有说。

晚上十一点,秦岩和王浩来到赵赫被推下去的屋顶上,这里还残留着赵赫当时的脚印。

据说在人死去的地方可以将死人的魂魄勾出来。

今天晚上是阴天,天上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整个天空一片漆黑,这漆黑就像锅盖一样压在秦岩和王浩的头顶上。

秦岩点燃一根白色的蜡烛,然后放在引魂灯里面。

在引魂灯被点亮的那一刻,四周的温度瞬间骤降,就好像来到了冰天雪地中。

秦岩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引魂灯的外皮是蓝色的油纸,烛光通过油纸照射出来,顿时变成了诡异的蓝光。

看着四周被蓝光照亮,秦岩觉得头皮发麻,手忍不住轻微地颤抖起来。

王浩拍了拍秦岩的肩膀让他镇定一点,但是秦岩还是管不住自己。

王浩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从怀里面拿出买来的金箔纸钱,向半空中抛去。

金箔纸钱飞到半空中停下,又像天女散花一样从半空中落下,散落屋顶各处。

突然有一阵风吹来,纸钱当即顺风飘起,从六层楼房顶上向下落去。

王浩一边围着秦岩转圈,一边低声叫起来:“土地把岸,河神守江,赵赫啊赵赫,你趟不过忘川河,走不上奈何桥,赶快回来吧!赶快回来吧!让秦岩引渡你去黄泉路!”

双村守护者

双村守护者第二集

“听话啊。”

我看着林乐乐,最后说道。

林乐乐安静了下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缓缓的点着头。

“好吧……”

我松开手,就在这一刻,林乐乐拼命的挣扎了起来,大喊道:“妈——妈——!救——”

“靠!”

我一把把她给按在床上,她妈又不是傻子,肯定听见了啊!

“小姑娘,其实我是你爸爸的仇人。你爸那个人你应该知道的吧?我这次来,就是来找你爸算账的,既然你那么不听话,那就怪不得我,只好先收拾你跟你妈了!”

我恶狠狠的说道,随后,抄起了铅笔,对着她的脖子,说道:“嘿嘿嘿!”

“唔……”

林乐乐露出了惊恐的眼神,随后,我听见了林珂珂的脚步声。

靠。

“不过,给你个机会。如果你真的爱你妈的话,就给我把她给支开,然后好好的陪本大爷!”

我坏笑道,随后,用铅笔抵住了她的腰肢,不得不说,小姑娘发育真的好。还特么和别人说十岁左右,别人又不是傻子,一看就是少女了。

“怎么了?乐乐?”

林珂珂紧张的说道,来到了门口。而我也缓缓的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恶狠狠的看了她一眼。

“没事……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说话……”

林乐乐沮丧的说道,随后,林珂珂在门口停留了数秒,说道:“没关系,妈不怪你。晚上你想吃什么?妈做好了叫你……”

林乐乐正想说话,我便对她悄悄说道:“说你想喝炖汤!”

“炖……炖汤!”

林乐乐支支吾吾的说道。

“好,乖女儿,好好休息,写作业,也不要太累了哦……”

被林乐乐道歉,林珂珂显然缓和了不少,本质上,还是个心疼女儿的好妈妈。林乐乐紧张的颤抖着身子,我听着林珂珂的脚步下去,也放松了不少,把铅笔对准了林乐乐,说道。

“靠你个小贱货,才多大啊?去和男朋友开房?妈的,你妈养你干嘛吃的?”

“呜呜……”

林乐乐正在遭遇人生最大的危机,顿时害怕得哭了出来。但她已经看到我了,这我就没办法了。

“靠。”

小姑娘哭鼻子,我是真没办法,搂着她,揉着她的脑袋,说道:“别哭了,听哥哥说,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我是真的有事情找你!”

林乐乐脑袋一片空白,根本就意识不到我说什么。我无奈之下,把她给抱到了床上,抱着她,说道:“哦,别哭了,乖女儿,别哭了。”

“什么……”

林乐乐一边小声的哭着,大气都不敢喘,一边又说道。

“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爸!快点,叫爸爸!”

我瞪着她,说道。

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随后,我拿铅笔抵着她的脖子,她马上带着哭腔,说道:“呜呜……爸爸……爸爸……”

这就对了……

我顿时松了口气,把她给抱在胸口,其实是不想让她看我。小姑娘身子挺紧致,很健康,平时没少锻炼身体,可惜脑子不好使,十三岁想着什么呢?我像她这个年纪的时候,屁都不懂。

“乖女儿,你听我说……”

说实话,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扯谎,我是可以的。

我告诉她,其实我爱慕她妈妈很久了,而且,其实我早就和她妈妈发生了关系,而她,也就是我的女儿。

“唔……怎么可能,我妈都二十七了……”

“你爸我二十八!”

我瞪着她,说道:“不对,乖女儿。你不是不知道你妈什么样,爸爸是真的想你,所以才来看你。当年你妈那个风韵啊,真是让我流连往返,可是我看着你,过得那么辛苦,又让我心痛……”

我的演技不比林小翠差多少,就差声泪俱下了,看着怀里的林乐乐,深情的说道:“乖女儿,爸爸刚才是无奈之举!这次我来,就是准备打败林大海那个混蛋,接你妈和你回家的!”

林乐乐完全不相信我的话。

但是。

有钱能使鬼推磨。

“你不信?”

我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银行卡,说道:“你知道这张银行卡里面有多少钱吗?你知道我住哪里,什么身份吗?”

我严肃道:“当年离开了你妈,我是那么的想念,可她却为了保住我们的秘密,所以永远的离开了我。我发愤图强,所以才……”

我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钱包,我的钱包是折叠的,放在我的内袋里,里面放着两三万没问题,主要还是从柜员机里取出来的钱比较平和薄。

“拿着。”

我拿出了一万块钱,说道:“你看你,又叛逆,又没人爱,唉……我的好乐乐……不对,其实你不叫林乐乐……”

“我……”

林乐乐的大脑一片空白,随后,被我塞了钱,害怕的看了我一眼。十三岁的小屁孩,哪里抵得住我深情的眼神,而且,这个年纪,也没有什么分辨能力。

“乐乐,记住,你叫做杜珂珂。当年我是那么的爱你妈,在知道她怀孕后,因为我们都太小,所以才……可是,她生了个女儿,我又是多么的爱你,就好像爱她一样深爱着我唯一的姑娘。这个名字,就是为了告诉我自己,对你妈,我是多么的爱慕……”

“小宝贝……”

我深情的看着林乐乐,紧紧的注视着她的秋水眸子,说道:“爸想你了。”

“啵”

我对着她的额头深情的一吻,又紧紧的拥抱住。林乐乐现在正是充满了少女心的年纪,不过她比较叛逆,但还是呆滞得不行,完全无法相信这一幕,但又离开了惊恐的状态。

“唉,好女儿……”

我抱着她,像摇摇篮一样的宠着她,然而,我的背上,已经充满了汗水。这个弥天大谎,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疯狂之一,但别说,越是超出了常规,越是能起到效果。

“那……”

“那……”

林乐乐处在纠结与痛苦之中,不知不觉,已经拥抱住我,说道:“那你为什么才来找我……”

我看着林乐乐,松了一半的气,心说道,傻闺女,你那么阴险的老爸,能养出你那么弱智的女儿,也挺让我着急的。

“乖,你想想,你妈那么漂亮,怎么会嫁给林大海那个死畜生?当初就是他设计陷害了我,我费了好久的时间才爬起来!第一时间就要找你们母女两了……”

双村守护者

双村守护者第三集

“既然那么难过,当初为何死活要分手?”史明歌一口将周曼纯杯中的香槟饮尽,非常豪爽的问道。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周曼纯苦涩的笑了两下,眼眶却湿润了起来。

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下,特别的失落,周曼纯自嘲的笑了笑,视线模糊的望向不远处在领舞的靳北森。

他站在那里,光芒万丈,每一个举动都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他就像个住在城堡里的王子,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但是她就不同了,今晚,她的身边要是没有史明歌,恐怕没人会多看她一眼。

“你这是何必?”史明歌其实很想知道周曼纯和靳北森分手的原因,他的眼底掀起了一抹从未有过的感触,像是被刺伤了一样,望着眼前这个女孩落寞的模样,他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已经动了心。

看着周曼纯难过的抽泣,史明歌的心比任何时候都要难过,刚才靳北森羞辱周曼纯的时候,史明歌真的很想一拳挥过去。

“没什么,我去上个厕所。”周曼纯冷冷的笑了笑,收回视线,有些迷茫的说道。

“我陪你去。”史明歌赶紧站了起来,周曼纯现在这幅样子,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不用,我想一个人。”周曼纯吸了吸鼻子,故作坚强的说道。

见她一如既往的坚持,史明歌心疼的快要窒息,他的内心在呼喊,周曼纯,你什么时候能不那么倔强一次?

周曼纯站在洗手间里,一个人静静地发着呆,她望着镜子中妆容精致,穿着高贵的自己,忽然觉得有几分陌生,她很不习惯这样繁琐的装扮,周曼纯一贯喜欢简单。

这时,洗手间内忽然传来一阵“砰”的关门声,有人走了进来,并且“叮”的一声,将门反锁!

周曼纯这才反应过来,她着急的看向出口处,只见苏慕尼一脸不悦的站在那里,趾高气扬的双手绕环。

周曼纯瞥了她一眼,想避开她出去,毕竟苏慕尼是个麻烦,她们两个互相讨厌,又何必多说一句话。

“周曼纯,你今晚不把话说清楚,哪里都别想去。”见周曼纯想走,苏慕尼赶紧伸出手拦住她。

“我想走,你拦不了。”周曼纯一脸不耐烦的望向她,手指捏成拳头,已经蠢蠢欲动了。

“是吗?那就试试看。”苏慕尼笑容邪恶的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周曼纯咬牙切齿的问道,碰到苏慕尼还真是心烦。

“离北森远一点。”苏慕尼瞪着眼睛,恶狠狠地警告道。

“你放心。”

“现在赶紧离开,这里不欢迎你。”苏慕尼像是松了一口气,表情有些松懈的说道。

“好,你开门,我马上就走。”周曼纯冷笑了两下,她求之不得。

苏慕尼努努嘴,心想着,周曼纯还真是好说话,就让开身子,让周曼纯出去。

这里毕竟是靳家,她也不能真的为难周曼纯,出了事情就不好了,苏慕尼在靳子航和潘穗的心目中一直都是非常高贵的形象,她得好好维持着,有他们二老的支持,她嫁进靳家不是问题。

“算你识相。”

周曼纯走出洗手间,朝着出口处走去,可是古堡里的地形太复杂了,像是迷宫一样,没一会儿,周曼纯感觉自己好像迷路了,她被困在这一带,走也走不出去,四周还没人,显得有些恐怖。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强而有力的力量,一把揽过她的腰,周曼纯被吓了一大跳,正要尖叫的时候,鼻子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她这才忍住内心的恐惧。

靳北森将自己的手贴在周曼纯的胸下方,忽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于是乎,一路拉着周曼纯朝着古堡二楼走。

他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对古堡十分熟悉,周曼纯挣扎着,不肯跟着靳北森上楼。

“靳北森,你放开我。”周曼纯动了动手腕,但是丝毫不起作用,靳北森霸道的一手捏住她的手腕,她根本动弹不得。

“周曼纯,你别逼我。”靳北森没有松手,而是猛地蹲下身,将周曼纯轻轻松松打横抱起,快步的朝着二楼走去。

周曼纯这会儿急了,她手舞足蹈着,发现都没用,靳北森走得很快,没一会儿,已经来到了二楼,这里一片漆黑,黑灯瞎火的,她什么都看不见。

靳北森转动门把,将周曼纯带进了房间,这一间,是他的卧室,古堡里只有他一个人能住的卧室。

虽然长大后靳北森很少来这里住,但是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

周曼纯吃痛的被靳北森禁锢在门上,他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的,双手来到了她的胸前。

俊颜抵在她的头顶,喑哑的声音在漆黑的房间里响起,“谁让你穿的那么风,骚的?”

周曼纯赶紧伸出手拨开他的手掌,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胸,但是靳北森这会儿哪里肯放过她?

从美国回来后,靳北森就没碰过周曼纯,他是一个正常的成年男人,对那方面本来就有需求,况且,周曼纯是靳北森的第一个女人,靳北森有感情洁癖,除了周曼纯,其他人,他谁都不要。

“我穿什么不需要你管,靳总。”周曼纯咬咬牙,还特地加重了“靳总”两个字。

“怎么?睡了我一个月,现在想装作不认识了?”靳北森沉冷的声音从嘴角溢出,还挂着一抹冷笑。

周曼纯咽了口口水,气呼呼的没有说话。

房间里的灯未开,所以周曼纯看不清靳北森脸上的神色,靳北森亦是如此,两人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但是这样,倒是让他们更加放松了几分。

“你穿成这样,不正是想勾引男人吗?你放心,我比史明歌强多了,说吧,多少一晚?”靳北森脸色沉戾,森冷的话语中夹着几分怒火。

周曼纯是他的,靳北森决不允许其他男人碰她一下,但是就在刚才,史明歌还故意当着他的面搂她,完全当他不存在一样。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