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扇门之绝战

六扇门之绝战
  • 主演:吴毅将,徐亮,李耀景
  • 导演:黄祖权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天启皇帝驾崩,崇祯即位之时,准备法办奸臣魏忠贤一党,在这关键时刻却发现记载魏罪证的万言书被盗,六扇门和魏忠贤的党羽银鬼同时出发追踪盗书之人,并展开了关乎正邪交锋、恩怨情仇甚至社稷安慰的最终“绝战”!

六扇门之绝战第一集

刚要准备坐下的纪高轩忙点头,端正姿态,“教宗大人请放心,这件事情我已经做好了安排。”

纪天韵仍旧没有松懈,他紧锁浓眉,“对于这个司徒啸天,我们既要用之,又要防之。不过这个家伙到底靠不靠谱?这件事情切不可让他泄了密。”

纪天韵还是不敢放松,要不是今年局势特殊,防止引起杨逸风等人的注意,他就打算让自己的人干了。

听出了纪天韵话语中的愠怒,纪高轩不敢有一丝懈怠,忙道:“这个请教宗大人放心,司徒啸天绝对是没问题的,我已经严厉叮嘱过他几次了,他承诺会把这件事情给我们办好,另外,至于泄密的事情,教宗大人就更加不用担心了。”纪高轩脸上浮现老神犹在的笑容,对此信心十足。

纪天韵拿起黑色棋子把玩,神色泛冷若有所思看向纪高轩,“叔叔,我可没时间跟你打哑谜,你要说就一次性说全。”

纪高轩老脸泛上尴尬,不很快他调整过来说道:“我已经跟南诏市梅花园的园长贾力言提前联系过,他是不会让司徒啸天参与其中的。所以根本就不会存在泄不泄密的事情。”

贾力言是骨干长老级别的人物,对纪家很忠心。

纪高轩说完,笑着看向纪天韵,纪天韵眉头紧蹙,依旧没松开,明显对于这件事情的答案还不够满意。

纪高轩虽然有气,但还是没发作,毕竟在纪家,虽然他们两个人互有嫌隙,背地里矛盾不断,但在这种关于纪家利益的事情上,纪高轩跟纪天韵还是站立在统一线上,共同为他们纪家着想,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司徒啸天到达南诏市,那边梅花园的园长贾力言会亲自接待,把他安排到我们纪家酒店,顺便带走工人。整个采摘过程,是不需要司徒啸天参与的,等梅花摘取的差不多,他们会再让司徒啸天带着他的安保人员护送货物到食品厂。”

纪高轩说完,纪天韵总算满意地点点头,脸上重新浮现笑意,“叔叔果然不负我所望啊。”

纪高轩一听乐了,“每年我都有负责这件事情,这对我来说轻车熟路,教宗大人完全可以放心,这次依旧不会出现什么差池。”

“如此最好啊,毕竟今天多了杨逸风地球人这个意外,万事我们要小心。”纪天韵深深喟叹。对于杨逸风击败仿生蛊虫的事情,纪天韵仍是耿耿于怀,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人突破的事情,杨逸风居然给突破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的迹象。

提起杨逸风,纪高轩的脸色当即垮了下去,“教宗大人,虽说上次,杨逸风出人意料的击败了我们的仿生蛊虫,但这件事情说不定就是杨逸风瞎猫碰上死耗子才给上官朗风把病给治愈好的。我们何必长他人之气灭自己威风?”

纪高轩的声音透露不满,他跟杨逸风之间矛盾不少,而且每次在杨逸风那里吃过亏后,他都得生生咬碎银牙往肚里咽,这种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纪天韵的脸色当即就变了,对于他这个叔叔,纪天韵很是了解,自高自大,目空一切,但偏偏还没有与自大相匹配的能力,他不悦出声,“叔叔,我上次提醒过你,不要小看地球人!杨逸风就是给我们提的一个醒,另外杨逸风成功攻克仿生蛊虫,这也间接说明,我们研制的蛊虫并不是十全十美,仍有漏洞,以后我们也要想办法提高,生产更加高质量的仿生蛊虫。”

纪天韵还是脑袋相对清醒的。

纪高轩心里却是不屑的,他鄙夷大骂,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地球人?瞧你给吓得!

纪天韵一眼就看穿了纪高轩脸上的情绪,毕竟这家伙向来有什么心思都会写在脸上,他捏紧黑色棋子骤然用力,一阵清脆的声音后,黑子顿时化为齑粉,他轻飘飘撒入垃圾桶,深邃睿智的眼睛却是瞥向纪高轩。纪天韵缓缓勾唇,“看叔叔的意思好像并不认同我的观点?”

纪高轩一怔,忙收敛他的情绪,他笑道:“教宗大人,你误解了,我是在思量你的话,以后必定视杨逸风为对手,小心警惕。”

“如此最好,叔叔切记,勿因小失大,因杨逸风一个人而扰乱我们整个家族的大计划!”纪天韵这句话说的饱含威严,对于征服地球人的事情,纪天韵十分热衷,哪怕穷其必生也要完成这个计划!

“教宗大人说的极是,我记下了。”纪高轩忙表态,毕竟纪天韵身份摆在那里,他就算再不满,也得顾忌。

…………

南诏市,一家酒店的套房内,司徒啸天坐在客厅的沙发之上,有些坐立不安。今天刚刚到达这里后,他带来的那些工人就被纪家派来的人给接走了,而他则是被安排住在这家酒店之内。而且他还被接头的人告知,这个把月他只需要在这里吃喝玩乐就可以了。

“纪家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是拜托我办这件事,却不相信我,直接让我什么事情都不管。我难道是个废人吗?”司徒啸天十分的生气。

上官梦寒倒是显得十分的淡定,她走到司徒啸天的身边,坐了下来,帮他倒了一杯水,将水杯递给了他。

“啸天少爷,你干嘛这么生气?这也不是坏事,什么都不做还能白拿钱,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上官梦寒笑哈哈地说道。她是觉得这里不错。

司徒啸天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水,将杯子放在茶几上。“梦寒,你这就太短视了。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是他们不尊重我。之前纪高轩明明告诉我,让我负责这件事。但是只是用了我带来的这些工人,却把我晾在一边,绝对是对我的羞辱!”

司徒啸天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啸天少爷,你在意的不就是做成这单生意吗?纪家就是你的客户,作为客户,他们的要求肯定是要满足的。而且他们的要求也没有对你造成什么不好的伤害。”上官梦寒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和司徒啸天度过二人世界,她的心情是相当不错的。

六扇门之绝战

六扇门之绝战第二集

她虚弱地睁开眼,那个男人像是梦境般站在床榻前,拎着水囊,面无表情地将水浇到她脸上。

她渴极了,张开干裂的唇瓣想去接那些被倒出来的水,那人却故意将水挪了位置,浇到她的眼睛和额头。

小姑娘挣扎着跪坐起来,仰头张嘴去接那些被浪费的水,于她而言,每一滴水都是甘霖,每一滴都能让她活得更久些。

君天澜冷漠地注视着她这副卑微的模样,似是觉着无趣,将水囊丢到地上,自顾撩起袍摆,优雅地坐到铁架床上。

小姑娘连忙爬下去想捡起那只水囊,可君天澜却故意将水囊踢远。

她的脚上戴着镣铐,走不到那里去,只能趴在地上,伸手去够水囊,但怎么都够不着。

她盯着水囊,发出沙哑的哭声,但并没有流下眼泪。

已经流不出来了。

男人声音冷漠:“求我。”

“求你……”

在活下去和自尊面前,小姑娘选得毫不犹豫。

更何况这个时候,也实在不是论骨气的时候。

她这般顺从,君天澜越发觉着失了兴致,起身走过去将水囊捡起来,顺带将她从地上捞起来,坐回到床榻上,把水囊的壶嘴送到她嘴里。

小姑娘立即抱住水囊,拼命地喝起来。

男人目光平静,刚刚天色渐亮时,他在床上梦见了她。

梦中,穿着素白破旧衣裙的小姑娘气喘吁吁地穿过开满鲜花的府邸,声音清脆灵动:“国师,你走慢一点!”

他驻足回望,看见她的裙角在春风中飞扬,眉眼弯弯,龇着口小白牙,在阳光下甜甜地唤他:“国师!”

他醒后,才惊觉,他竟有两日不曾想起这个女孩儿。

等匆匆赶来,他看到厨房的婆子,拿馊了的菜粥和腐臭的水往门洞里塞。

他直接掐死了那婆子。

铁门打开后,他看见他的女孩儿了无生气地躺在铁架床上,奄奄一息。

他心中绞痛,却在绞痛过后,又奇异地平静下来。

那种平静下来的感觉很奇怪,就像是这个姑娘,与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他并没有,他想象般的喜欢她。

沈妙言将水囊里的水喝了个干净,轻轻推开水囊,继而将目光转向君天澜,他的目光平静得诡异,没有任何情绪在里面。

她没来由得感觉到一阵寒意,君天澜收回视线,低头从袖袋里取出钥匙,将铁链解开。

她一怔,男人见她裹着的薄毯早已肮脏不堪,便拉下那床薄毯,脱下自己外裳将她裹起来,继而把她打横抱起,朝外面走去。

男人平静地目视前方,心中却产生异样的感觉:她好轻。

轻到……

令他有点心疼。

沈妙言的小手无力地抓住他里袍的衣襟,在他怀中瑟缩成小小的一团。

所有的守卫都恭敬地跪在甬道两侧,高大的男人抱着娇小的女孩儿,缓慢踏上台阶。

阳光很刺眼。

长久没见到过阳光的眼睛被灼伤,小姑娘越发使劲儿地往他怀里钻。

君天澜低头,因为多日不曾触碰阳光,她的肌肤白的有些病态,那张脸儿很小,紧紧贴着他的心口,蹭的他心里发痒。

他就这么抱着她去了华容池,亲自帮她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

沈妙言早已没力气与他折腾吵架,在被洗干净的同时,就饿晕了过去。

等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东流院寝屋的隔间里。

仍旧是那些熟悉的摆设,东西都被擦得干干净净,没有半点儿灰尘,可见每日都有人进来打扫清理。

她动了一下,坐在窗边软榻上看书的男人放下书卷,让拂衣将温热的米粥送进来,亲自坐到床榻,舀起一勺喂她。

沈妙言像是见到水的一尾鱼,急忙挣扎着坐起来,几乎连勺子都要一口吞下。

她数天滴米未进,若非全凭大魏皇族强悍的血脉支撑,早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柔软的小手覆上君天澜的手腕,她将嘴凑到粥碗上,不顾形象地一口喝掉整碗米粥。

她真是饿极了,没在这个时候跟君天澜计较她这些天受的罪,只拿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去瞅他。

君天澜将空碗递给拂衣:“再端一碗来。”

沈妙言咽了口口水,她其实更想听见他说,“再端一盆来”。

她一连喝了五碗粥,还想再喝,君天澜却不给了,漠然地拿毛巾帮她将头发绞干,动作并不算轻柔。

沈妙言摸了摸肚子,这是她这么多日以来,吃得最饱的一顿。

她有了力气,便有了和君天澜算账的打算。

等感觉到头发被擦得半干了,她推开那双手,小脸冷了几分:“你别碰我!”

君天澜坐在床榻上,却仍旧比她高了大半个头,居高临下地盯着她,这姑娘享受完了他的伺候,才叫他别碰她……

周身的气息阴冷了几分,他淡淡道:“孤如今没时间同你耗,若敢恃宠而骄,孤不介意把你丢回那座地牢。”

沈妙言闻言,便瑟缩了下。

那个地方,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进去了……

瞧见她脸上的害怕,君天澜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盯着他:“你若乖些,该给你的东西,孤一样都不会少。明白?”

沈妙言盯着他那双泛着妖异赤红光泽的瞳眸,立即小鸡啄米般点头。

男人满意地揉了揉她的发顶,俯身亲了亲她的唇瓣,似是觉着味道不错,又辗转品尝了好久,才转身去书房处理公文。

等他走后,沈妙言只觉周身的威压都少了许多,呆呆坐了良久,想起他那双泛着猩红的双眸,后背一阵发寒,哆哆嗦嗦地爬下床,抽出床底的红木箱,里面的东西都没动过,她一一数过去,有七彩玲珑珠、蓝月光石、青鱼珠、半捧雪,还有以前在楚国时她的那些小玩意儿。

她打开暗格,里面郑重地摆着个黄绸布袋。

她盯了良久,咬了咬唇瓣,把暗格关起来,又合上红木箱,费劲儿地将箱子塞回到床底。

她爬到温暖的被窝里,揉了揉又软又干净的锦被,瞳眸略带贪婪地瞅着满室阳光,唇角翘起的弧度腹黑又邪气,哪里还有在地牢时的楚楚可怜。

她不跟他计较,她服软,不过都是……

缓兵之计。

六扇门之绝战

六扇门之绝战第三集

君止遥说的十分诚恳,君令仪清了清嗓子,每次看到君止遥傻傻的觉得家庭和睦的样子,君令仪就控制不住体内的解释之火,这次总算有了机会,又是君止遥自己要求的,君令仪自是一五一十,如实说来。

君止遥听着,表情甚是惊奇,今日他已觉得自己看到了事情的阴暗面。

可听君令仪一说,他才发现原来很多话都可以换一个方向理解。

君令仪差不多说完了,也给君止遥揭秘了老君头和余氏话中的潜台词。

君止遥的面色从最初的很差到后来的渐渐习惯。

到最后的时候,他便只剩下连连叹息,还和君令仪说着自己实在太笨了些。

他相信的东西,只是他愿意相信的。

事实撕裂,竟已不知该是心痛,还是哭笑不得。

君令仪说了半天,口干舌燥,连喝了四杯茶水,却也只想起了一小部分事情,剩下的还得君止遥自己琢磨。

君止遥摸着茶杯盖儿,叹道:“以后父亲的寿辰你还会回来吗?”

君令仪挑眉,“看心情吧。”

君止遥笑,“看来,平西王真的把你宠成了无忧无虑的样子。”

君令仪呲牙笑着。

其中的事情便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君止遥看着君令仪的表情,表情又板了些,道:“不过那个小畜生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二哥,二哥就算不要了云城的事务,也一定回京城来,打死那个小畜生。”

君令仪无奈点头笑着,“好好好,我知道二哥对我最好了,不过,二哥要是再不回去的话,就真的赶不上父亲的寿辰了。”

君止遥叹了口气,目光垂下,道:“真是不愿回去。”

嘴上说着,君止遥还是站起身来,他看着君令仪道:“万事小心,被欺负了还有二哥。”

“嗯。”

君令仪点点头,也只有君止遥能让她感觉自己在君家还是有亲人的。

君止遥要走,却见君令仪还站在原地,便开口道:“一起回去吧?”

君令仪摇摇头,“不用了,回君府和回王府也不顺路,正好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处理完了再回王府。”

“好,注意安全。”

“嗯嗯。”

君令仪目送着君止遥离去,眼眸微转,看向了另外一张茶桌。

茶桌上,一个男人低头喝茶,姿势甚是别扭,头都要插进茶杯里。

君令仪不禁扬起嘴角,两步走到男人面前,笑道:“陆大人。”

陆维琛从茶杯上抬起头,面上的表情甚是尴尬,强扯出一抹笑意道:“好……好巧,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王妃。”

“嗯,那陆大人的眼神真的不太好,我还没进茶馆就看见你了。”

“……”

陆维琛的面上只剩下傻笑。

老五娶得就是只狐狸,太精了!

陆维琛眯了眯眼睛,道:“我最近这个眼神是真的不太好,刚才你要是不说话,我真是没认出你来,你要回君府吗?要不我送你一程?”

“我回王府。”

“那也顺路,我送你!”

陆维琛说着,君令仪略一思索,道:“好。”

回府的马车上,君令仪看着陆维琛,陆维琛的脑袋耷拉着,总感觉自己像是个接受审问的犯人。

君令仪开口,道:“陆大人这两天可能眼神都不太好,可我对自己的眼睛还是挺确信的,而且最近我和陆大人特别有缘,每次我出王府,都能看到陆大人玉树临风的身影,看来陆大人最近不是太忙,不必在通天阁里看星图了?”

陆维琛笑的比哭还难看,道:“我……是不太忙……最近国师来了,国师也懂得这些,太后对通天阁的重视不比从前,我每日在通天阁中待着,不知道什么一道懿旨下来,可能我就要告老还乡了,这不先在京城中到处逛逛,看看有没有告老还乡的宅子。”

“那陆大人还真是辛苦。”

“不辛苦,只能怪自己无能,不能和国师一般修成金身,王妃前两日和老五一起进宫,见过国师了没有?”

君令仪点头,“见过了,其实之前就在京城里见过几面,那时候以为国师和我年纪相仿,没想到竟是太后娘娘的弟弟。”

她的指尖拂过额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陆维琛观察着她的表情,没有找出一丝破绽。

君令仪抬眸,骤然撞上陆维琛的眸子。

陆维琛一怔,赶忙又低下头,听君令仪道:“陆大人在京城的宅子选好了吗?这件事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可你要是是一直不选好,每次都这么恰好的和我撞在一起,我好歹是王爷的妃子,万一有几个每日我一出王府就跟踪我的人,传那些七七八八的消息出去,怕是对陆大人的名誉有影响。”

陆维琛的嘴角抽了抽,道:“老五每日保护着王妃,哪还会有人敢跟踪你?”

“这可说不定,我总觉得最近就有人一直跟着我。”

君令仪笑着看陆维琛,笑容和往日无异,却让陆维琛有点瘆得慌。

他干笑两声,道:“下次我争取注意。”

“好,下次要见到了陆大人,我也会提醒你注意的。”

“嗯。”

陆维琛低下头,今日绝对是他尬笑的最多的一天了。

他不就是想跟踪一下花骨朵,谁知道就这样赤裸裸地被发现了。

花骨朵这一字一句的,都是把他往死路上踹啊。

就算是夜明珠加持,陆维琛怕也查不出这内里的消息了。

马车晃悠晃悠,竟废了好久才到王府门前。

君令仪礼貌一笑,谢过陆维琛的马车,准备下车离去。

陆维琛全程苦着脸,此刻见君令仪要走,才开口道:“王妃。”

“嗯?”

“老五没喜欢过女人,你也不要为难他,可以先尝试一下。”

君令仪的眸间轻转,道:“陆大人放心,茶馆的男人是我二哥君止遥。”

说罢,君令仪转身准备下车,临下车前还回头看了陆维琛一眼,又开口道:“我知道他没喜欢过女人,我也从没要为难他。”

陆维琛颔首,“那便好。”

他看着君令仪下了马车,又拍了拍自己受了一路惊吓的小胸脯。

为了老五,他也算尽职尽责了,跟踪事业怕要暂时告一段落。

马车向着陆府而去,陆维琛摸了摸下巴,琢磨着君令仪刚才说的那些话,他怎么总觉得,最后一句话有点奇怪?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