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

洗澡
  • 主演:姜武,濮存昕,朱旭,李丁,封顺,何冰,杜彭,隋永清,胡贝贝,金钊,杨子纯,方征,刘夕媛,苗得发,乔凤伟
  • 导演:张杨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99
早年丧偶育有两子的老刘(朱旭)苦心经营了一辈子澡堂子,是京城搓澡行业的一把手。长子大明(濮存昕)离家南下多年没归,身边只有傻二儿子二明(姜武),加上澡堂子生意日益冷清,老刘生出无限凄凉,好在,他还有一帮离不开澡堂子的老伙计相陪。   某日,大明突然归来,令老刘错愕不已,原来他是收到二明寄发的明信片误以为父亲病逝才匆忙赶回。而面对安然无恙但已到迟暮之年的父亲、什么也不懂的傻弟弟和破败的澡堂子,大明毫无久留之心,只想速速返程。就在大明动身时刻,老刘突然犯病,不得已,大明放下行李开始照顾父亲、弟弟和澡堂子,自此,他开始试着去了解父亲,并渐渐生出感动。

洗澡第一集

王莉在听到郝世明说他师傅与赵灵的父亲是好友,而赵灵又被安排跟着郝世明的时候,就以为这是俩人订的亲事。

要不然关系再怎么好,也不可能让高级异能者的女儿去一天到晚都跟着别人的徒弟啊。

因此王莉就认为这是在给双方培养感情,等以后郝世明的实力起来了,和赵灵就水到渠成的成亲。

郝世明听了王莉的话后挠了挠头,总感觉王妈好像误会了什么的样子。

就在王莉还想要再教教郝世明怎么跟赵灵相处的时候,魏忠贤带着王玲走了进来。

王玲走了过来,一把抱住了王莉,有些欣喜的问道:“妹妹,你异能真的恢复了?”

王莉笑了起来,随手往旁边一指,那里立时出现了一个半月形的水流,好似月牙儿一样。

王玲喜极而泣,道:“妹妹,原来小魏说得都是真的,你异能真的恢复了。”

“姐,这都是珅子的功劳,他这两年跟随着一个师傅学本事,把我体内封印着异能的毒给解了。”王莉指了指一旁的郝世明笑道。

王玲这时才看到郝世明,惊奇道:“珅子,你回来了啊,谢谢你帮了我妹妹,自从她被那个贱女人下毒失去异能之后,一直闷闷不乐的,虽然她现在表现的好似放下了过去的事,但是我知道她心里一直放不下去,想着要为李成报仇,找到出卖他们的女人。”

郝世明摆摆手道:“大姨妈,王妈辛辛苦苦养了我十几年,现在我长大了,有能力肯定要为王妈排忧解难,你说谢就表示还没把我当亲人看啊。”

王玲说:“珅子懂事了,以前是我对不起你,现在谁敢说你不是我外甥,我就跟谁急。”

王玲所说的对不起郝世明,就是以前没把他真当外甥看,一直都对他冷眼相向的。

实际上不止是郝世明,王玲对赵高他们五人也是如此。

王玲曾经结果一次婚,某一日意外的发现丈夫在外面找了个情人,而且还生下了一堆龙凤胎,俩人闹了一番后,就离婚了。

王玲经过此事后,对男人很失望,甚至有一种说不出的仇恨在内,所以后来开办的孤儿院里只收女孩,不收男孩。

等到王莉收养了郝世明他们后,或许是对妹妹爱屋及乌的原因,对郝世明六人倒是没有没有阴阳怪气的说话,只是爱搭不理的,把他们当作路人一样看待。

闹得逢年过节的时候,郝世明几人都不爱来省城找大姨妈,王莉也因为要照顾还小的郝世明几人,留在了边城,跟王玲好几年都没见面,只是偶尔通过电话联系。

郝世明通过郝二的记忆知道了这些事情,念头一闪,笑道:“大姨妈,那些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多提了,四弟的公司还是靠着你来维持的呢。”

魏忠贤也在一旁道:“是啊大姨妈,要是没有你,我那公司早就倒闭了,哪还能像现在一样买得起车开啊。”

王玲眼眶有些湿润,回过头擦了擦后,道:“以后你的公司就是我第二个家了,无论你以后敢不敢我走,你公司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只要你们来找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在此之前,王玲之所以会去魏忠贤的孤城公司,就是因为收入都会拿出一部分给那些收养的孩子使用,学费日用等全部都是孤城公司出。

只是王玲虽然帮着魏忠贤打理公司的事情,俩人在公司里的事情,却是没怎么说话,要交流的时候全靠电脑打字,就是不面对面的聊天。

赵高一旁笑着道:“好了好了,大家的肚子都已经饿了,你们再聊下去,可就有人要抗议了啊。”

回头看看周围端坐在桌子上的孩子们,王玲也知道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拉着王莉到一旁坐下。

魏忠贤去叫酒店经理,说人已经到齐了,可以开始上菜了。

没多会儿,就有服务员进来把热乎乎的饭菜放在了桌上。

等菜上来之后,有几个孩子欢呼一声,迫不及待的开始吃了起来。

郝世明几人没阻拦,只是让那些还没动筷子的放开了吃。

郝世明兄弟四人跟王玲还有王莉六人坐在一桌,边吃边聊。

王西风,赵灵,强子和猴子一桌,王西风三人天南海北的聊着,赵灵就在一旁默默的吃。

郝世明那一桌聊到往事的时候,郝世明又想起了庞太师,想知道他有没有看到共享空间里的信件,就把意识沉入了世界系统里。

郝世明看到他放进去的纸旁边还多了一张,上面写着让郝世明找个偏僻的地方打纸上的电话,庞太师接到电话后,就会过来。

郝世明对着旁人说想起来还有些事没做,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郝世明找了个服务员,开了间房后,走入了进去,然后取出手机就给庞太师打电话。

拨通之后没一会儿,提示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然后庞太师突然就出现在了郝世明旁边。

想来提示不在服务区的原因,应该就是庞太师拿着手机进入了世界系统,在里面被迫中断了信号。

酒店这里人多眼杂,也不知道马家的人有没有进入这里吃喝玩乐,郝世明就打电话给赵高,让他们几人来这开的房间里。

郝世明跟庞太师俩人聊着,交谈起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马家最近几天因为马东带着几人逃走的事情,一直都在忙碌着,除此以外倒是没发生什么大事,所以庞太师就没有在共享空间里写上信件。

俩人说到省城路上马震他们用水牢困住尸族的时候,庞太师叹息着错过了这场盛事,他还没见过尸族是怎么样的呢。

这时赵高几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庞太师赶紧闭上了嘴,他知道兄弟几人不想让王莉知道这些事情,免得她徒增担忧。

跟着赵高几人进来的王莉和王玲本来还是满肚子的疑惑,不知道为何赵高突然就让他们一桌的人都来这里。

等见到庞太师的时候,王莉有些惊喜的叫了声庞儿。

洗澡

洗澡第二集

第四百一十八章 只是游泳

“陆明,你为什么那么厉害?”

“你是指哪方面?”

“就是那方面啊!”

“我觉得你比我还厉害!”

“为什么这么说啊?”

“因为你都没有试过,就知道我那方面厉害!”

“你……咳咳,陆明,你那么污啊!?”

“是你先问我的吧?”

“好像也是哦,我的意思是,你怎么那么能打,刚才那个怪物那么恐怖那么能打,你仅用了一把刀就把他斩成两段,可恶的是他还不死。”

“他那是害怕我,就像你没有试过那方面,就知道我那方面很厉害一样。”

“你这个逻辑不成立!”

“在我这里就成立!”

“好霸道!”

……

“陆明,真没想到这个江景那么美呢,我在江城市出生到现在二十多年了,都不知道,感觉我白活了!”

“一般般!”

……

“陆明,你想不想做点什么?”

“你敢吗?”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敢我就敢!”

“那你把衣服去掉了吧!”

“啊,那么快啊,不需要酝酿一下吗?”

“那你可以先热身!做做伸展。”

“真的要去掉衣服啊?”

“我都说你不敢了,还逞能!”

“我……我不是不敢,只是我是第一次!”

“每个人都有第一次,想当年我的第一次,还是三岁的时候!”

“啊,陆明,你,你,三岁就那个了啊,那么小,能行吗?”

“可以啊,还能持续蛮久的!”

“你太坏了!那么小,第一次就没了!”

“一般般吧!我说你到底敢不敢啊?”

“哼,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就去掉衣服给你看!”

“身材还不错!”

“那是必须的!”

“需要全部去掉吗?真的不需要一点前xi吗?”

“随便你啊,反正大晚上的,也没人看到!”

“你不是看到了吗?我的身材本来就好!陆明,我觉得需要一点前xi的毕竟我是第一次!”

“不需要,直接来!”

“可是,我听说会很痛!”

“你到底敢不敢嘛,真是啰嗦!”

“哼,一点都不怜惜人家,就不怕以后有阴影啊!”

“下面有水的,不怕,而且水很多还很深!”

“啊,陆明,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啊!”

“本来就是嘛!我等一下也要入水的,水里很深!”

“陆明,真没想到,你那么邪恶!可是,陆明,我的没那么深的,听生理课老师说,只有几厘米深。”

“我一向如此啊,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你也脱衣服啊?”

“肯定要脱啊,难不成穿着衣服做啊?”

“说得也是!哦不对,你怎么不脱内裤?”

“这个……我喜欢这样。”

“好吧,那我需要脱完吗?”

“我觉得光光的,比较好!”

“哼,我就知道,要手感是不是?”

“也可以这么说!”

“好了,我好了!我是蹲着、站着、还是把双腿翘起来?”

“随便你啊,我都可以的,反正我很有经验!”

“哼,你做过多少次了?”

“数不清了吧,一年四季,常事了!”

“哼,你就那么喜欢做吗?”

“是啊,越做越健康!”

“歪理,啊,陆明,没有T怎么办?”

“要那个东西干什么,你有过穿着衣服洗澡吗?”

“没有,不过,可以想象得出来,那一定是很难受的!”

“那不就成了?还要那个东西干什么?”

“可是,那样子我会有怀孕的!”

“不怕,有了就有了嘛!”

“要是有了,你养我娘俩吗?”

“到时候再说!”

“陆明,你这个流氓,我打死你!”

“打什么打,到底要不要做啊,你到底敢不敢啊!”

“你都是这么欺骗女孩子的吗?”

“屡试不爽!”

“你……我算是看穿你了,你这个大流氓,大坏蛋!”

“你穿起衣服干什么?不是要做吗?”

“做你个大头鬼!”

“哼,你还是不敢!你不敢我自己做了!”

“啊,陆明,你自己来啊?能不能不要那么恶心!”

“一般般吧!”

“你真的这么想啊?要不我……”

“你什么?你不是不敢来吗?”

“我怕怀孕!”

“还真有可能怀孕,水里面什么都有,说不定上游有男的弄进去呢,还有一些动物什么的,不过,千万个人中都不会有一个的,你不用担心!”

“就是啊,那么恐怖,要不,我用手帮你好了!?”

“不用,我自己来!你今天又不是例假!”

“你又知道!?”

“这点我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安全的!”

……

“好吧,反正我也不讨厌你,整个江城市,我就只看上你了,不忍心看着你自己来,不做前戏就不做,我忍着!不过,能不能弄点水来,你的口水也行!”

“不需要,下面有很多水的!”

“好吧,不用就不用了。”

……

“好了,我光光的了,你来吧!”

“我先来是吧?”

“嗯,好,我第一次!你三岁就破了,肯定是你先来!”

“那我来咯?”

“等等,我怕痛,我先拿个东西在嘴巴里咬!”

“你事儿真多!”

“你才知道啊,女人的事情肯定多啊,不像你们男人,想来就来,干完了事!”

“好了吗?”

“好了,我咬住我的衣服了,来吧,我能闭上眼睛吗?”

“恐怕不行,天太黑了,不睁开眼睛看的话,会很危险!”

“不怕,那么痛我都不怕!”

“那随便你了!”

“我来了?”

“嗯,来吧……哦不是,陆明,等等!”

“又怎么了?女人果然是麻烦!”

“等一下,你等不能轻点,毕竟,我第一次!”

“嗯,我知道,入水是要轻一点,而且入水的时候,姿势一定要对,要不然会伤到身体。”

“呵呵,陆明,你果然经验丰富!”

“那是必须的,也不看我是谁!你还行不行?还有别的事情不,你不是说饿吗?完事儿了就去找吃的!”

“刚才你说,你三岁的时候,就很久,你一般能有多久啊?”

“你是说入水啊?”

“嗯,就称作入水吧!虽然我没水!”

“我三岁的时候,十几秒钟吧,现在嘛,要多久就能多久!”

“吹牛皮!”

洗澡

洗澡第三集

八月的深镇非常炎热。

一辆三轮车在马路上缓慢地前行。

天气闷热得要命,坐在三轮车后面边上的王强感觉连一口喘气的余地都没有,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注了,“师傅,你好像错路了把?”

来的时候公交车都走大马路,现在怎么往胡同里走了?最让他无语的是,这个胡同散发着恶臭,不时还能看见挂在屋檐下的衣物。

前面三十多岁赤背戴着草帽的车夫挥汗如雨道:“大兄弟第一次来深镇吧?”

感受着火辣辣的太阳灼烧,王强应道:“是啊,公交车不是走这路线。”

车夫边骑边拿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公交车绕路走,得十几公里,我从这边传过去,五公里都不到。”

好吧。

反正不认识路。

听到能节省距离,王强没了声音,看看腕上浪琴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此时正是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他着急回去,所以在进完货之后,马上找了辆三轮车。

现在车里放着十五打牛仔裤,女式牛仔裤九款不同类型,男式只有六款,虽然第一次卖服饰,但王强知道一个道理,女人和小孩的钱是最容易赚,所以女式牛仔裤多拿了点。

而小型播放机,姑且称它随身听,算是赚小青年的钱,追赶潮流的人最舍得花钱。

三十五台随身听,一百八十条裤子,总共花了两千两百五,现在他兜里只有五百块了。

他不说话,车夫倒是健谈起来,“你看看深镇,我第一次来这边的时候,还全是烂泥地,才几年过去,高楼大厦成片了。”

王强热得不想说话,“是啊。”

车夫兴高采烈道:“也全托了发展起来的福,我每天都能挣五六十块养家糊口。”

王强哟了声,“每天挣五六十?那您可是高收入。”

车夫得意道:“那是,以前在老家种田的时候没钱,我那婆娘天天找我吵架,现在我赚钱了,她别提多老实。”

车已经出了胡同,前面是一片泥路,四周绿茵茵长着庄稼。

“您老家哪的?”

“河楠驻马店,你呢?”

“我茳苏静海,小地方,您可能没听过。”

“听过听过,静海好地方,靠近尚海那边,我去过一次……”

两人随口聊着,两边的风景不停转换,从农田回归城市,再慢慢到了人来人往的罗胡火车站。

果然像汉子所说,走小道快了很多。

去华强北公交车差不多用了一小时,回来时坐三轮车只用了四十分钟。

到了后,王强麻烦车夫帮忙把东西搬进去,然后找到买了车票办理托运。

运气比较好。

下午四点零二有一班车。

不过托运费却让王强很心疼,因为超过100KG,所以他出了相当于成人硬座票价格的托运费。

……

火车上。

这一回王强没那么幸运,旁边不是香气醉人的美女,而是一个有狐臭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凶神恶煞,板寸头,估计不是什么好人。

王强没搭话,用衣领遮着鼻子,另一只手抱着装随身听的蛇皮袋睡觉。

衣服托运没事,反正不会折腾坏,随身听不一样,易损,还是放在身边比较好。

那板寸头和对面三十多岁穿得花枝招展短发妇女搭话,“大妹子,去哪呢?”

“茳西,老哥你呢?”

“哟,你茳西人呐?我说长这么漂亮。”

“呵呵,哪有,您太会说话了。”

“我可没瞎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板寸头还说起了顺口溜,“南倡媳妇音色好,长的要比说得好,九茳媳妇……宁愿自己三班倒,新鱼媳妇体力好,追得小伙满街嚎,莺潭媳妇毅力好,吃亏受罪绝不闹,茳西媳妇哪都好,娶回就是无价宝。”

对面那妇女被他逗得咯咯笑个不停。

就连王强都忍不住侧眼看了下板寸头,人才啊,这顺口溜编的。

本来以为睡两天的火车之旅,因为这板寸头变得生动起来。

好几次王强都忍不住搭话了,不得不说板寸头口才太好了。

在车上近四十个小时在欢声笑语中过去。

甭管对面坐着谁,只要旁边有女人,板寸头骚的满口段子,两天下来,王强愣是没听过重复的。

……

两天后。

火车在尚海火车站停下脚步。

王强花钱雇人给自己把货物搬到了附近小旅馆开了个房间,说是说小旅馆,实际上里面除了一张床其他什么都没有。

因为太累了,他刚到房间里便躺下去呼呼大睡。

一直到下午五点左右才饿醒,然后在附近找了点吃的。

本来想明天出去摆摊买裤子,可王强转念一想,凭啥晚上不能摆摊啊?于是,他每种裤子拿了三条,又拿起三十五台随身听来到北广场。

现在只有城管办没有城管所,在火车站附近摆摊的比比皆是。

王强在北广场入口附近挑了个地方,然后把硬板纸往地上一铺,牛仔裤往上面一丢,随身听则是靠在自己身前放下来。

旁边竖了一块硬板纸,上面写着:“牛仔裤25元每条,随身听100元。”

然后他就蹲在那边静候生意上门。

可是行色匆匆的旅客们,哪怕从他门口路过,都好像没有看见一样,根本没人上前来询问价格。

王强有些郁闷,朝旁边看看,卖茶叶蛋的老伯生意怎么那么好,一会一个?自己这边却像中了邪,根本没生意上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十分钟。

二十分钟。

眼瞅半个小时过去,天都快黑了。

期间倒是有过一个小伙子询问牛仔裤能不能便宜点,王强表示不能,然后扭头就跑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呀。

看都没有人看,怎么办?

王强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脑子里一转,决定吆喝两声,可是嗓子喊哑了,也只卖出去一条牛仔裤,这距离他摆摊已经一个小时。

此时,夜幕刚刚降临。

气温也显得柔和起来。

吆喝都没用,王强显得有些颓然,难道这一次进货回来要以失败告终吗?

还是明天换个地方继续摆摊?

脑子里挣扎了很久,王强觉得还不能放弃,可要怎么样吸引别人过来呢?

忽然,他脑子里冒出火车上见过的那个板寸头,自己当时不是也不想聊天,结果那板寸头一个顺口溜就吸引了自己。

王强觉得可以试试看这个办法,于是脑子里整理了一些后来听到过的顺口溜,大概确定怎么吆喝后,这才开始喊了起来:

“清仓啦,甩卖啦!”

“老板不在啦,砸锅卖铁只要25块!”

“亏本卖,处理卖,大甩卖,便宜卖,裤子才卖25块!”

“厂房倒塌了,老板跳楼自杀了,老板娘被帅哥拐跑了,商品抵债,上好牛仔裤只卖25块!”

“从古今到中外,都没有见过牛仔裤有这么便宜。”

“疯抢了!

“抢购了!”

“购抢了!”

还别说,顺口溜一起,马上有几个人围了过来。

见状,王强喊的更卖力了:“买的买,捎的捎,百货市场不经销,仔细挑,仔细找,个个都是一样好,25块钱不算贵,实实在在低消费,当今社会,米也贵,油也贵,物价都涨了好几倍,还不如买条牛仔裤这么实惠……”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