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2016

沉默2016
  • 主演:安德鲁·加菲尔德,亚当·德赖弗,连姆·尼森,浅野忠信,塞伦·希德,尾形一成,冢本晋也,笈田吉,洼冢洋介,加濑亮,小松菜
  • 导演:马丁·斯科塞斯
  • 地区:美国,英国,中国台湾,日本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日
  • 年份:2016
《沉默》改编自著名日本作家远藤周作的同名小说。故事发生在德川幕府时代禁教令下长崎附近的小村子,一个葡萄牙耶稣会的教士偷渡到日本传教,并调查恩师因遭受「穴吊」酷刑而宣誓弃教一事,因为这事在当时欧洲人的眼中,不只是个人的挫折,同时也是整个欧洲信仰、思想的耻辱和失败。在传教与寻访的过程中,信仰与反叛、圣洁与背德、强权与卑微、受难与恐惧、坚贞与隐忍、挣扎与超脱所有的两难情境都面临了,逼迫着他对基督的信仰进行更深层且更现实的思索,最终,他彷佛也走过一趟恩师的心路历程,拥有自己对信仰的诠释与实践。

沉默2016第一集

“院长,有没有兴趣跟我聊聊,夜影。”

姬安白淡淡出声,话音还未落下,她就感觉到了银莲身体瞬间的僵硬,银莲深深呼吸着,半晌后才转过头看着姬安白说道:“你~你都想起来了?他……他在哪里?”

对于银莲的疑问,姬安白沉默了一会,转身离开了这件屋子,走回了刚才的那个凉亭里,实际上那屋子离凉亭很近,几步路的距离而已,没过多久银莲就跟了过来,只是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无措。

姬安白抬眸细细打量了银莲一番,在她的记忆中,那个幻境中的银莲,只是个单纯的姑娘,死于非命,却到死都没有后悔爱过那个男人,但是面前的这个银莲,虽然有一张同样的脸。

但是给别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若不是银莲听到夜影时的反应,恐怕姬安白都要怀疑她的身体是不是被另一个人给霸占了,毕竟这种事情对于姬安白来说,并不是那么不可置信。

“你不是死了,灵魂被困在了往生莲中,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见姬安白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问了这么一句,银莲愣了一下,在平时她可以是叱咤风云的一院之长,但是只要碰到夜影这个名字,就会乱了分寸,露出一些女人该有的情绪。

银莲沉声道:“那个时候,我也以为我死了,我在往生莲中待了很久很久,久到我都快忘记了自己是谁,但是我记得夜影,记得他的一切,就是这一道执念让我活了下来。”

“我遇到了一个人,他说他叫寇敦,问我愿不愿意跟他走,我本想询问莫盼,但是莫盼却像是陷入了沉睡,怎么都叫不醒,寇敦告诉我,只要跟他走,我就能够再次见到夜影。”

姬安白皱起了眉头,寇敦,又是寇敦:“后来呢?”

“后来我就到了这里,寇敦给我重塑了一具身体,教我修炼佛力,因为我以前是炼药师,寇敦问我,要救人,他可以送我去药学院,要杀人,就要到杀学院,他让我选。”

银莲的选择不言而喻,不然姬安白也不会在这个地方看到她,银莲沉默了下来,低着头,每一个动作动充满了落寞,姬安白终于开口道:“上次已经告诉你了,夜影一直在找你,他现在,也在佛魔世界。”

这是姬安白推测的,根据宁姗姗曾做过的一个梦,银莲却皱眉道:“不可能,如果他在这里,这么多年我不可能找不到他!”

这么多年,姬安白不知道究竟是多少年,但是想着,那应该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而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银莲一直在找夜影,这是怎样的执着,才能支撑到现在。

姬安白,没有说话,银莲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说道:“难道他一直都在……阴面?夜影在魔宫?”

“这是你说的。”姬安白轻轻勾起唇角,银莲一如既往,是个聪慧的女子:“在丹云大陆时,我曾与夫君去过魔狼坟墓,在那里,知道了你们的事情,并且学会了真武魔狼决……”作为信息交换,姬安白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关于夜影的事情都告诉了银莲,不光是为了想让银莲帮他们去钟山,也是为了了结一份因果,最后姬安白还是说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银莲还未从姬安白的话中回过神来,自己一直在找的人,原来也一直都没有忘了自己,这对于银莲来说意味着什么,姬安白无法感同身受,但也理解。

听到银莲的话后,姬安白又轻笑着说了一句:“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就算~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说。”

银莲有些心不在焉,或者说她的心思,早就已经飞到了远在天边的魔宫,姬安白也不在意,轻声说道:“我需要去钟山,现在,并且我不能告诉你我要去做什么,虽然这样很无理,但是我希望你能帮我。”

“你要去钟山?”银莲的思绪被拉了回来,一谈回正事,她身上那种浓重的压迫力又重新回来了:“钟山只有在角逐领头人的时候才会开,其余时候,我也没有办法进去。”

听到银莲的话后,姬安白轻轻抿唇说道:“看来银莲院长是不愿意帮忙了,既然如此,打扰了。”姬安白说完话后,银莲的眉梢跳动了一下,但是却什么都没说,任由姬安白离开。

但是往前走了几步的姬安白却突然停了下来,轻笑着说道:“我只是来跟院长打个招呼,既然院长不愿意帮忙,那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进去,如果给学院造成一些碰坏,希望院长不要介意。”

“等我回来之后,会对学院的损失做出赔偿。”

话音落下,姬安白继续向前,银莲却在这时出声问了一句:“告诉我你要做什么,不然的话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无论你用什么方法,都绝对无法进入钟山。”

“是吗,对于我来说,还真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绝对无法做到的事情,既然院长这样说了,那我倒是想要去试试了。”姬安白的语气中带着丝丝笑意,关于烛阴的事情,她还是不想将不相干的人拉进来。

因为只要是她身边的人,都很有可能会变成易梦桐和螭吻的目标,除了早已经陷进来的冥月等人,其他人,姬安白不想再拖累了。

见姬安白走得坚决,银莲皱着眉,回头看了一眼花斐与佩玖所在的那间屋子,想了想还是没有跟过去,钟山的防御银莲清楚得很,没有传承级别之上的人持手令,根本就无法打不开那扇门。

姬安白刚出碧君院,就看到了焦急等在外面的冥月和许觅儿,见到姬安白出来,二人才真正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花斐她们当时的表情,也不会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天道他们都已经过去了吗?”姬安白轻声询问,见冥月点头后又开口说道:“走吧,烛阴一直说我是钟山之神,看看我这神,到底能不能进得去。”

沉默2016

沉默2016第二集

苏星河和陆漠北一直散步到了凌晨,最终陆漠北才送她回到了公司里。

虽然新歌发布会已经结束了,不过苏星河还是有一堆工作要做的。

苏星河刚刚走进公司大门口,就看到了一大堆的记者围了过来。

“苏星河小姐,网上关于穆澜夜的消息,您知道吗?”

“苏星河小姐,听说是您放上去的呢,是不是因为昨晚穆澜夜对你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啊?”

……

苏星河被围在中间,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扑面而来,她根本没有时间回答。

要不是陆漠北忽然冲过来,将她从人群中拉开,她都不知道要待到什么时候。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好奇的记者立马也将陆漠北围住了。

陆漠北一个冷眼扫了过去,眸中透露着危险与愠怒,吓得那些人连连后退了几步。

“星河,你回来了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记者一大早就来了。”罗浩从公司里走出来,十分担忧的看着苏星河。

苏星河笑了笑,忽然扭过头,冲着下面的人说道:“穆澜夜的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她羡慕嫉妒我,一切都是自作自受而已。”

苏星河一整夜没睡,这会已经累坏了,敷衍的解释完,刚打算离开,就听到一道尖锐的声音带着冷笑传来。

“呵呵,跟你没有关系?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这么惨吗?”

穆澜夜此刻狼狈不堪极了,头发极其的凌乱,一张脸上满是灰尘,衣服也破了几个洞,但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只是一步一步的朝着苏星河靠近。

“苏星河,你毁了我!”

要不是当时她机智,跳下去的时候看准了机会,将自己的衣服系在了外面的铁栏杆上,不然早就摔成稀泥了。

只不过,苏星河曝光了她的过去,她所有的不堪,她就算活着,也不能像从前那样了。

既然如此,那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所以穆澜夜一早就引来了众多的记者,就是要拉苏星河下水!

苏星河扭头朝着她看去,眼神凉薄平静,看不出丝毫的恼怒。

穆澜夜继续冷笑道:“你简直太卑鄙了,我就算看不惯你,你也不用杀了我吧?”

“今天就在这么多人面前,我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孔。”

苏星河微微挑眉,倒是很好奇,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杀她了?

“苏星河,你怎么不说话了?昨天晚上,我可是差点被你的好哥哥杀死,他可是逼着我从窗户上跳下去的啊。”

哥哥?

苏星河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穆澜夜是疯了吗?她什么时候有哥哥了?

“无聊。”苏星河只觉得莫名其妙,她丢下两个字,转身就要离开。

穆澜夜忽然急切的开口,“怎么?不敢承认还是不敢面对了??啊哈哈,苏星河,你以为你离开就可以了吗?”

苏星河勾了勾嘴角,讽刺一笑,“穆澜夜,你说的哥哥,是我的亲哥哥?”

“不然呢?”穆澜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口就道:“你是打算装傻吗?”

“呵,当然不是。”苏星河微微侧过脑袋,啧啧了两声,“我只是想提醒你,众所周知,我没有哥哥,更没有什么亲哥哥!”

沉默2016

沉默2016第三集

“喂!”

借着神识帮助,虽然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可王小川依旧把程浩和电话里的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唐队长,是我,程浩!没错,我这边需要你帮忙了……”

顿了顿,程浩忽然往王小川这边看了眼,然后继续说道:“我这边有个小子需要你帮忙对付下。”

“哦?”程浩的手机里,一个男人的声音随即响起:“程先生,还是和以前一样吗?”

“对,就和以前一样。我一会儿就把地址发给你,到时候你带人直接把那小子给我抓回去!”

“明白了,那价钱呢……”

“这一次的对象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所以可能会有人保他,麻烦你尽量多关他几天,每多拖一天,我就给你十万怎么样?”

“呵呵,好的。和程先生你合作就是爽快。你赶快把地址发给我吧,我马上就带人过来!”

说到这,两个人的电话就挂了。

王小川收回心神,同时在心里盘算着。

刚才程浩虽然在电话里说的语焉不详,可他大致也能听出一点东西。

很显然,这程浩自告奋勇的报警果然有问题,因为他竟然是想要找一个自己认识的警察过来。而这个警察与程浩之间,也存在着某种交易关系。程浩给钱,让这个警察替他抓人。

而且听两人的谈话,他们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王小川已经可以想象,当那个唐队长带着人过来的时候,自己绝对将会受到非常苛刻的对待,而一旦自己真的进了警局,那无论自己是否真的有罪,对于安琴一家来说,都绝对会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等到了那时候,面对周围亲戚们的压力,安琴的父母很可能就会逼迫安琴与自己分手,哪怕他们明知道自己很可能是被冤枉的也是如此,毕竟,华夏的社会,讲究的是人言可畏。

好毒的手段!

王小川在心中忍不住骂道。那程浩所打的,很可能就是这样的算盘。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对方能用处如此下流的手段,他自然也没有就此任人摆布的想法。

于是,王小川便也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平安镇并不是安新县,所以他当初在安新县的那些关系,并不能帮助到自己。好在如今自己除了安新县之外,在省城这边也有自己的朋友,尤其是一个老朋友,自己也是好久没有联系了。

很快,电话通了。

“喂?小川!你可算是想起我了啊!”电话里响起了一个热情的声音。

“侯哥,好久不见了啊。抱歉,我最近一直在忙,没怎么联系你。”

没错,王小川所找的这个帮手,正是随着父亲一块调动到了省城工作的侯平。

自从侯书记变成了侯市长之后,侯平也调动到了省城工作,眼下他在市政府那边任职,担任的职务也和之前的工作差不多,同样是在市政府办公厅工作。

虽然他的工作听起来和警察这边相去甚远,但王小川却知道,他一定能替自己想到解决的办法。

于是,在和侯平寒暄了几句之后,王小川找了个机会,直接切入了正题。

“侯哥,我现在安平镇这边遇到了点麻烦,有人诬陷我猥亵妇女,对方似乎还认识几个警察,想要把我抓进去。”

“什么?”侯平立刻就窜了起来,“有这种事情!岂有此理,竟然该诬陷我兄弟猥亵,让我知道他是谁!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小川,你放心,我这就找人联系,你是在平安镇哪里?一会儿把地址发给我,我让人亲自过来!真是反了天了!”侯平怒道。

对方的态度,让王小川心下一暖,许久不见,自己的侯哥还是那个侯哥。

他于是笑道:“好的侯哥,那就都拜托你了。”

挂了电话,把地址发给了侯平,王小川这边也是心下大定,好整以暇地准备看看这程浩请来的警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而另一边,程浩也是自以为胜券在握。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只是在假装安慰着自己的妹妹程琪,同时视线则紧紧盯着王小川,好像是怕他会逃跑似得。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听见外头依稀有警笛鸣叫声响起,又过了一会儿,五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就走了进来,嘴里嚷嚷道:“我们接到报案,说这里发生了流氓猥亵案?请问那个犯人在哪里?”

不等其他人回应,已经等候多时的程浩立刻就迎了上去,冲着领头的一个人说道:“警察同志,你们可来了,我是受害人的哥哥,欺负我妹妹的那个流氓就是他。”

程浩先是悄悄对面前的警察使了个眼色,然后就转身指向了王小川。

两人自以为动作隐秘,却不想已经被王小川察觉,当下,他就判断出,这个领头的警察,应该就是程浩在电话里提到的唐队长。

那个唐队长走了过来,看着王小川冷笑了一声,说道:“就是你?呵,看不出来,没想到还是个小色狼啊?走吧,做了错事就要有做错事的绝望,跟我们回警局走一趟吧。”

说着,他就伸手抓向了王小川的手臂。

这时,王小川却忽然伸出手,猛地截住了唐队长的手腕,然后问道:“这位警官,在和你走之前,你能先给我看看你的证件吗?”

“呦呵?”唐队长冷哼一声,转头对自己身后的同伴笑道:“这小子不是在怀疑我们是假警察吧?”

接着,他就转头道:“小子,别做多余的事情,老实跟我们走就行了!”

说罢,唐队长就想把手抽回来,可是他却发现,对面这个看起来不大的小子,手劲却大的吓人,自己用尽全力,竟然都没法把自己的手抽回来!

“小子,你再不放手,我要再给你加上一个袭警的罪名了!”唐队长厉声道。

但王小川却浑然不惧:“警官先生,我也认识几个警察朋友,所以知道你们警察办案之前,按规定如果群众有要求,就必须出示自己的证件证明身份。这可是法律明文规定的,你可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唐队长嘴角一抽,随即就用另一只手从口袋里取出了自己的证件,在王小川面前晃了一下道:“看到了没?这下可以了吧?”

接着,他就想把证件收回来。但就在这时候,王小川却忽然伸手将那证件抢了过来,随后翻开看了里面一眼。

“臭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敢抢我的东西?!”

反应过来的唐队长,一把就将自己的证件抢了回来,随后他刚要说些什么,却见面前的王小川脸上,忽然浮现出奇怪的笑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