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行天下之神武大炮

镖行天下之神武大炮
  • 主演:周群达,吴晓敏,姜大卫,张智尧,连晋
  • 导演:邓衍成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7
王振威(周群达 饰)和沈飞燕(吴晓敏 饰)的婚事在即,天下镖局却接到了朝廷的密旨,护送神武大炮至朝鲜边境,帮助朝鲜国抵抗来自倭夷的进攻。就这样,王振威跟随着父亲王兆兴(姜大卫 饰),和沈飞扬、李云聪(张智尧 饰)一起,踏上了保家卫国抵挡贼寇的旅途。   可是,一行人却并没有见到神武大炮,只见到遍地的官兵尸体和受到极大刺激而变得疯疯癫癫的军队首领窦天德(连晋 饰),这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惨剧?祸不单行,敌寇包围了王振威等人所在的村子,这也就意味着,神武大炮依然隐藏在村中。天下镖局一边抵挡着敌人的攻击,一边在村中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

镖行天下之神武大炮第一集

蓝二二小朋友小手小脚都搂着他,叶三三的身上很暖和,而且叶三三的皮肤很好,年轻又有弹性,她抱着感觉不错。

如果叶三三甘心就当叶三三,她还是能接受的……蓝二二小朋友这样想着,想着想着,小脑袋就像是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的。

叶慕云的目光含笑,有着满满的温暖,看着他家的小姑娘。

十分钟后,小家伙终于睡着了,香香甜甜地倒在他的怀里,大概是怕冷,粉粉的小手指蜷放在他的心口安放着,似乎是汲取热量。

叶慕云的目光温柔极了,静静地看着他的小人,亲了亲,还是觉得不够。

原本,他确实是打算找孩子的妈妈的,但是现在抱着小女儿,他忽然就不想动了,就想这样抱着小家伙,温温暖暖的。

其实,姓不姓秦,或者是姓叶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她是他的孩子就可以了。

而且这个孩子,嘴上说不要,现在又这样亲密在窝在他的怀里,他怎么能不喜欢?

叶慕云的眼里,满满都是温柔,搂着小家伙闭着眼,闻着那奶香味,奇异的,睡得很沉。

天亮时,小奶黄包醒了,偷偷地看,又凑在叶三三的身上闻了闻,除了自己身上的味道以外,没有闻到别的味道。

她抿着小嘴,又抱紧着睡着。

叶慕云睁开眼,眼里染了一抹笑意,这个小家伙还不放心他呢。

他的目光尽是一个父亲的慈爱,虽然这个孩子来得措手不及,而且性别又模糊,但他仍是爱她,很爱很爱,就像当初爱小心心一样。

小心地将她安放在自己的怀里,含笑继续睡……

一连几天,小奶黄包都霸占着叶三三睡觉,而这几天,叶三三表现的都挺老实的,,没有偷偷地淄进妈妈的房间里。

于是小家伙暂时放心了,继续霸占着叶三三。

对此,雪儿也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这样她也乐得轻松,因为她实在受不了叶慕云过度的需求。

他……的需求,简直大得像禽兽!

这晚,她冲完了澡,静静地回到卧室里,坐在梳妆镜前吹头发。

卧室的门轻声打开,又合上了。

她在镜子里看着进来的人,将电吹风关掉,有些无奈地问:“亦舒睡着了?”

叶慕云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走到她身后,俯身闻了她的发香一下,声音有些模糊:“嗯,睡着了。”

“那你还过来,她会醒,否则到时又会哭起来。”雪儿说着,又将吹风开了。

他接过她手里的吹风,淡笑,“睡得很沉,一时半会不会醒。”

他很自然地为她吹头发,动作专业……两人都沉默着,目光不时会在镜子里交汇。

她想起了一切,但是他们此时的相处,和过去还是不同了,有种老夫老妻的亲呢。

雪儿的眼里含了水,拿了桌上的保养品,轻轻地往脸上抹着,目光却是落在镜子里的他身上,声音很低,“你过来想做什么?”

他将吹风关掉,掬起她一缕秀发,凑过去轻轻地闻着。

镖行天下之神武大炮

镖行天下之神武大炮第二集

这几日,李玄一直在房间内刻画符箓,其次便是参悟番天印。

玄阶下品并不是那么容易修炼大成,李玄只不过隐约触摸到了一些门槛,算是小有成就。

李玄本以为,心胸狭隘的王烨肯定会在这期间找自己报复,却没有料到竟然连续三日都平安无事,想来应该是会在今日趁机报复吧。

“早。”

李天等人早已在房间门口等候,李玄与众人打了一声招呼,便大步朝前的走出房门。

不同于以往的喧闹,今日的院落显得有些寂静。

许多弟子都已经聚集在一起,有些人的发鬓还沾染着些许湿润,显然在此站了很久。

见到李玄一行人出现,不少人神态各异。

讥讽、冷漠、玩味不足而论。

李楠等人看到众人神情,心中不由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李玄,今天是什么日子!”

突然,一道怒斥声炸响在原地,许多人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

说话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三日前在秦珂面前落了面子的王烨!

如果王烨不发难,李玄还真的有些捉摸不透,既然发难反而不担心了。

“玄灵宗考核新生弟子的日子,怎么了?”李玄挑挑眉,漫不经心地的说道。

“看来你还明白,可你却迟到许久,耽误众人时间!”王烨没想到李玄竟然敢承认,心下一喜,怒斥道:“李玄,你该当何罪!”

“何罪之有?”

李玄嘴角上扬,玩味道。“无人通知我集合时间,我便按照自己的时间。更遑论,这集合时间由你通知,而你却做得不到位,是你的问题!”

王烨没想到李玄竟然如此的伶牙俐齿,冷哼道:“李玄考核迟到不思悔改,同时顶撞考核人员。自扇嘴脸,以示惩戒!”

此话一出,众多弟子有些哗然,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

李玄的实力强悍大家有目共睹,如今王烨要求自扇嘴脸,无异于是羞辱!

李玄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会自扇嘴脸?

“聒嘈。”李玄眸光渐冷,冷声应道:“你算什么东西。让我自扇嘴脸,莫非玄灵宗有这条规定?”

如同众人所料,李玄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

“哼,玄灵宗是没有规定。但我身为考核官,本身就是规定!”王烨冷哼面色愠怒,却心中暗喜。

果然是年少轻狂,被自己轻轻一下便激怒了。

“哼,若无玄灵宗,你算什么东西。”李玄目光冷厉,直视王烨。

王烨欣喜,见到李玄出言不逊,冷声道:“哼,脾气不小,就是本事不大。也罢,本官对于天才总是有些容忍的,你若是能战胜本官,这次便原谅你!”

说罢,王烨气势升腾,紫府境的气息宛若潮水般铺天盖地般的袭来。

李天等人面色有些难看,虽然天赋不错。但是实力摆在那里,面对王烨的威压,犹如海中扁舟摇曳,难以抵抗。

李玄心中一冷,没想到王烨竟然真的敢出手。

双手搭载李天等人身上,气势也逐渐的升腾,抵御这股威压。紫府境的威压,李玄又不是没有抵抗过,相比南屿的威压,王烨的威压简直是小儿科,提不起半分兴趣!

有了李玄卸力,李天等人承受的压力这才卸去不少,面色极为难堪,心里又有一些愧疚。

如果不是李玄出手,李贤远刚才在王烨庞大的威亚下,差点跪下出丑。

众人看向王烨的目光有些诡异,心中鄙夷,王烨的做法十分令人厌恶不齿。

借着考核官的身份一步步逼迫李玄反击,最后还大义凛然的要求和李玄一战,赢了便既往不咎。

李玄是什么境界?

你王烨是什么境界?

虽然心中鄙夷,不过众人却没有出声阻止。毕竟李玄强悍的战力,大家伙是有目共睹的,考核中必然是一大劲敌。

王烨出手挑衅李玄,如同除却一个大敌。对于众人来说,不失为一件好事,自然乐见其成。

“这王烨,真够无耻的。”

李天等人有些忿忿不平,却无能为力。

王烨也知道自己的手段不光彩,如果此时不出手解决李玄,那么依照李玄的天赋,踏入玄灵宗必然受到重视。

到时候,就不是自己能够随意揉捏的对象。

等到李玄修为有成回来报复自己的时候,那时候便悔之晚矣。

所以,王烨打算在李玄还未踏入玄灵宗引起注意的时候,便将李玄剔出,省却一大祸患。

李玄笑了笑,如何不知道王烨心中的算盘。两世为人,怎会不知道王烨故意激怒自己,想让自己出手。

“真够不要脸的。”

一个身影出现在李玄的身后,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轻藐的看向王烨,道:“我也迟到了,是不是也要和你打一架?”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和李玄当初打了一架的丁启元。

丁启元的出现使得王烨一愣,心中暗骂不止。

丁启元可不是李玄这样没有背景的弟子,乃是玄灵宗战武峰峰主点名要下的弟子,入门便是核心弟子!

地位比之自己,那可是高出太多了。

自己敢和李玄对战,杀了李玄都无所谓,反正没有靠山。

但是丁启元不同啊,万一不小心磕磕碰碰了,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王烨看向李玄的目光有些怨毒,面色变换数次,最铁青着脸说道,“下不为例,出发!”

说完,王烨便一马当先的离开客栈。

本来声势浩大的要在众人面前将李玄打败,找回自己的颜面,哪怕手段有些不光彩也无事。

但是,丁启元的横插一脚,瞬间让王烨丢脸丢的体无完肤,羞愤欲死。此刻只想找一个地洞钻下去。

王烨带队离去,一场好戏自然就这样虎头蛇尾的收场,众人也散了兴致,紧随其后地跟了上去。

李玄也没有想到,丁启元竟然会出声帮自己,这份人情自己记下了。

“走吧。”丁启元来到李玄身边,重重的拍了一下肩膀。

李玄笑了笑,“这人情,我记下了。”

“好说。”丁启元大包大揽的拍着胸口,“下一次我一定可以打败你。”

“期待。”李玄应道。

镖行天下之神武大炮

镖行天下之神武大炮第三集

没顶的悲伤使得云月瑶双眼释放出了红光,她的神情之中满是疯狂的执念。

她恨,她怨,她想毁灭一切。

在极致的疯狂之中,云月瑶的最后一丝理智即将被湮灭之际,雪媚娘微弱的声音,和一股沁凉在其识海内扩散。

云月瑶的眼中现出茫然,红光也消散了许多。

也就在此时,她好似看见了无数痛苦扭曲的面孔,那不是人族的,而是一张张狐狸面。

云月瑶骇然,却是在此时,再一次眼前一黑。

她再次失去了意识,而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又见到了不同的画面。

这是一片她从未见过的美丽浮岛,云月瑶想起了曾经的传说,关于望月天狐的传说。

她从浮岛上向下望去,果然就看到了青丘。

然而,她的记忆也只停留在生活在青丘上的那一段。此时对一切都是好奇而又陌生的。

她探索的看向了这一片大大小小的浮岛,眼中充满了欣赏。

这里真的好美,然而就在云月瑶想要在各个浮岛上走动一下,多做做了解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响起,无边无际的魔云降临,紧接着浮岛接二连三的爆炸,之前天魔和淡金色的天狐们厮杀的场面,再一次出现了。

云月瑶这时才发觉,自己从人形,再次变成了那只天狐小幼崽。

而之前发生的一切也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云月瑶这时才感觉到了不对。

可她却不知该如何破解,她试了所有的办法,都没能从这场恶梦中醒来。

每一次到望月天狐全灭之后,云月瑶都会随即被传送到之前的场景中,但落地的位置和时间都有所不同。

她一开始满脑子只有适应不来的悲伤和愤怒,但次数多了之后,就渐渐的察觉出了不同。

她觉得,让她无限循环这一段记忆的怨念,好似有什么想要让她继承,或者见证什么,又或者要她解开什么?

总之,对方的执念,绝对不仅仅止于被灭族的怨恨这么简单。

云月瑶开始强迫自己冷静,专心致志的研究起了其中深意。

然而,重复了十多次,每一次的落点,都离浮岛被毁灭,天魔降临十分接近。

云月瑶没能从中找出有用的信息,但她却没有再露出急迫和不耐,虽然每一次看到天魔降临,望月天狐灭族的场面,都会让她揪心不已,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她逼疯自己就能解决的。

云月瑶在大喜大悲之后,变得十分冷静。

她以不变应万变,以一个看客的角度,来面临着这一场浩劫的无限循环。

在这种无限循环之中,她通过不同的角度,一遍又一遍地经历了这场浩劫。

云月瑶大致有了猜测,她每一次看到的,都是一只陨落天狐,陨落之前印象最深刻的记忆。

也是它们最深的执念。

而经过了无限循环,来看这一场浩劫,每一次感受到的都是悲伤与愤怒,却不曾有一丝的恐惧。

这就是皇族的骄傲吗?或许因为狐神的缘故,这其中也还有它们的无奈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