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懈可击2007

无懈可击2007
  • 主演:戚迹,高露
  • 导演:朱洪波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2007
故事发生在当代某演习地。我军某部正准备组织大规模军演,不料此时计算机系统遭黑客攻击,这预示着此次07演习要么推迟,要么宣告失败。紧急时刻,信息指挥中心戴天明(刘鉴 饰)想起了军校毕业的博士生方颖(高露 饰),此时的方颖正要出国参加国际信息研讨会,其男友姚力(戚迹 饰)奉戴天明之命驾驶直升飞机将其途中拦下,带到指挥所。方颖发现要找到隐藏的黑客决非易事,必须强行通过07任务终端,而对手也是远程控制方面的高手,方颖发挥出先于制敌的反攻手段,逐步向黑客发起攻击,眼下,距军演开始的时间已不多了,最终,她能锁定这个特殊的黑客吗

无懈可击2007第一集

“嗯?讨厌啊,你们在说什么呢?这里什么都没有哦。”欧潇歌笑了笑,随即加快了掩埋的速度。

除凌夙外,其他两人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吐槽欧潇歌,不过该做的事很明确,赶快把欧潇歌弄走,否则……没准,真的会弄出人命。

出人命这点,凌夙的想法也是一样的,所以动手把欧潇歌抗走的就是他,穆仲黎拿走铁锹,迅速开溜。

被留下的海逸看看开溜的三人,又看看被掩埋到一半三人,下一秒,他也转身开溜,此地不宜久留啊。

被抗走的欧潇歌也闹腾了一阵,实在没办法的凌夙,只能采取一些办法制止欧潇歌,比如说拍拍屁股的办法,免得她一不小心掉下去。

结果证明,凌夙的拍屁股方法很奏效,欧潇歌立马就老实了。

晚餐时间,众人集中在酒店餐厅准备用餐。

在晋阳海岛上,很多游客喜欢带着食物去海边吃,或者在海边的小店吃,可以一边欣赏海岛夜景,一边听着海浪声用餐。

欧潇歌他们原本准备在酒店包房用餐的,不过后来被欧潇歌临时改掉了,既然是出来玩的,就要热闹一些,在外面吃,才更热闹。

酒店主楼顶层是餐厅,非常豪华的五星级餐厅,餐桌有各式各样的,任君挑选。

欧潇歌他们人多,选择的自然是餐厅内最大的餐桌,一群人坐在一起,闲聊的闲聊,点菜的点菜,各自都不亦乐乎。

餐厅内除欧潇歌他们外,还有其他客人,有一些是认识的,比如说那几个摄制组的工作人员,以及一些艺人和艺人的助理。

“啊~”欧潇歌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掩在嘴前打着哈欠,然后再揉揉眼睛,显然是有些困倦。

“想睡吗?”旁边的凌夙关切的问。

“嗯,有点困。”欧潇歌点着头,继续打着哈欠。

“吃完就早点休息吧。”苏蓦然递给欧潇歌一杯果汁建议。

“嗯,绯苑姐,有没有点心,先给我吃点,我饿。”欧潇歌摸摸空荡荡的胃部说。

凌绯苑一摆手,将服务生叫过来给欧潇歌选了几种点心。

餐厅的效率很快,三分钟内就把几种点心送过来,摆放在欧潇歌面前。

“给我也吃点。”苏蓦然说。

“你也饿了?”欧潇歌把提拉米苏蛋糕递给苏蓦然问。

“不是,那什么的时候吃不下去东西,只能吃点这些东西。”苏蓦然笑笑说。

“我也是,尤其是前两天,一看到食物就恶心。”海楹颇有同感的点点头。

一开始时,海楹还有些拘谨,不过经过这么些天的相处,她已经你完全放开了,放开自己,敞开心扉和其他人相处。

“你们在说什么?”谭寒好奇心慢慢的走过来问三人。

“什么都没有,和你没关系。”凌绯苑摆摆手,示意他一边去。

“女性话题,你还是不要问了。”穆仲黎好心的给谭寒说的明白一点。

“潇歌,除了困,还有其他不舒服吗?”凌夙捏着欧潇歌的手指问。

“我没心,你这么紧张干吗?”欧潇歌翻过来捏着凌夙手背的皮肤,皱皱眉,这家伙显然是过分紧张啊,难道她看起来很弱不禁风?

“你现在是特殊时期,理应特殊,小心的对待。”凌夙严肃且一本正经的解释。

“特殊时期是没错,可我也没有到易碎的程度啊,你太夸张了。”欧潇歌有些哭笑不得。

“一点都不夸张。”凌夙眉间紧皱,显然是响起了意外失去的那个孩子。

“好吧……”欧潇歌抽抽眉毛,知道他是因为意外失去的孩子而过分小心,就没办法再说什么。“医院那边你请了几天假啊?”她知道凌夙可是延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王牌,很多人都是慕凌夙的名而来,一半很难请假。

“一星期。”凌夙一边说一边尝一口欧潇歌的蛋糕,味道还不错。

“一星期!”欧潇歌惊讶的瞪大眼睛。“竟然这么久,不会有问题吗?”毕竟凌夙在医院那么受欢迎。

“没事,都是攒下来的假期。”原本他不在乎有没有假期,不过和欧潇歌在一起后,他倒是希望假期能够更多一点,也就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陪欧潇歌。

欧潇歌知道,过去凌夙从来不休息,每天两点一线,医院,家里,家里,医院的,其他人如果有事休假,他也会帮忙替班,久而久之,他攒下来的假期已经是很可观的数字,想一次性全部用完,完全不可能,因为时间太久。

“舅舅,你什么时候会把舅妈扑倒啊?”凌伊御冷不丁的问。

而凌伊御这问题,却让众人愣了好几秒,而作为另外一当事人的欧潇歌,则瞬间红透脸颊。

“呃……”欧潇歌巨汗,她没记错的话,凌伊御这孩子应该是早熟的吧,是很成熟的把,虽然只有八九岁,但懂得却很多,她不相信凌伊御不知道推倒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欧潇歌进行接下来的吐槽,下一秒,她很突兀的站起来,表情非常严肃的盯着凌伊御的方向,眼神十分锋利的问:“你想做什么?!”言语间甚至有些愤怒。

欧潇歌突然的行为言语让其他人均有些懵。

“是啊,你想做什么?你觉得在这里,你做的了什么吗?”凌夙的眼神中带着凌虐的笑意,浑身释放着王者般的威压。

“我?我怎么了?”无辜的凌伊御指着自己,满脸的莫名其妙。

“伊御,不是在说你,过来这边。”冷矢扫一眼凌伊御身后的人,然后对凌伊御招招手。

“哦……”凌伊御回头看一眼,结果把他吓了一跳,他身后什么时候出现的人?为什么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关键是那人看着他的眼神实在不太友好。

于是乎,凌伊御屁颠屁颠的跑开,没有跑到冷矢那边,而是跑向欧潇歌那边。

突然出现在凌伊御身后的是位女孩子,年龄看着大概在二十岁左右,相貌精致可人,属于那种看着就招人喜欢的类型。

无懈可击2007

无懈可击2007第二集

慕云汐把车停在高速路上,气呼呼地停了好几分钟,在秦天各种认怂的情况下,她才是用杀气腾腾的美眸盯了秦天一眼,开车了。

“不想死的,你最好别惹我!”

慕云汐警告秦天。

“不敢,不敢……我哪敢惹你啊,嘿嘿……”

秦天咧嘴笑着,目光却是在慕云汐挺拔的****扫过,心里顿生一个念头:“我敢打赌,她的胸-罩肯定是黑色的,不是我****!”

……

在高速路上开了两个小时,汽车转入一条柏油马路。

一路上,慕云汐依旧是不说话,认真开车。

原本秦天不想搭理她的,但是这一路太无聊了,实在是无趣。

而旁边坐着这么一个大美女,不聊聊天增进增进感情,秦天觉得这不是他的风格。

所以,天色渐晚的时候,秦天开始没话找话说了。

“慕云汐,据我所知杜天蝎就是一个毒药贩子,咱们犯得着跑这么远专门去杀他么?是不是太给他面子了?”

“说句话呀,你不说话开车,容易疲劳驾驶懂不?我可不想跟你一起英年早逝。”

“喂?喂?你有那么讨厌我么,能不能搭理我一下,我很无聊啊。”

一连说了几句话,慕云汐理都没理秦天,这让秦天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床上。

他盯了慕云汐一眼,撇嘴,心道,我还不信你一句话都不说,有本事一直憋着。

脑袋里各种想法飞快转过,而后,秦天突然道:“停车,停车,我要撒尿。”

慕云汐还是没理秦天。

“慕云汐,我要撒尿,停车听见没?不停是吧,那我就在车上自己解决咯?”

秦天说着,做出一副要把裤子拉链拉开撒尿的驾驶。

嗤喇!

汽车骤然停在了路边。

咻!

慕云汐的凤羽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她手握凤羽,转头盯着秦天。

终于,她开口说话了。

“你再耍-流氓试试!”

看着慕云汐手里拿明晃晃的锋利匕首,秦天倒吸一口冷气,赶紧把拉开一点点的拉链拉上。

脑海里,秦天想起了在飞机上那个蛋碎了一地的张德开,他感觉自己裆部有种隐隐作痛的感觉。

看着慕云汐那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秦天撇嘴,道:“你干嘛?我就想撒个尿,你想阉了我?这么狠?”

见慕云汐不说话,秦天接着说道:“你想清楚啊,你要是把我阉了,我可没力气帮你去杀人了。”

这句话似乎是起到了一点作用,慕云汐闻言,秀眉微蹙,这才慢慢将匕首收起来。

“你迟早要死在我手里!”

她冷冷说道:“下车吧!”

“啊?”秦天一愣,“下车干什么?”

“你不是要下车解手么?”慕云汐再次瞪着秦天。

秦天脑袋一片,道:“那啥,原本是想解手来着,现在被你吓回去了,尿不出来……”

“恶心!”

闻言的慕云汐,不再说话,开车,继续前行。

经过这件事之后,秦天算是又一次领教了慕云汐的脾气。

这姑奶奶,真的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啊,简直残暴!

“以后要是有男人愿意娶她,老子名字倒着写!”

秦天脑袋看向车窗外,摇头,诅咒发誓一般小声念道。

从下午一直开到晚上,沿途的风景也是逐渐变幻,从起初的城市群逐渐演变成村落风景。

到了黄昏的时候,村落风景也没有了,道路两旁是山丘和树林,偶尔能够看到一家农家小院,但都距离公路很远,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住。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前途漫漫任我闯幸会还有你在身旁……”

“你是我的小丫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

“你闭嘴!”

车上,秦天正带着耳机哼着歌儿呢,慕云汐突然张口怒斥,而后,目光陡然看了过来,寒气逼人!

“你说什么?”

看到慕云汐张嘴,秦天没听到慕云汐说话,取下耳塞,问道。

听到秦天这话,慕云汐更怒了,她咬了咬下嘴唇,怒道:“你再唱一句,我把你舌头割了!”

“干嘛?唱歌都不可以啊?”秦天无语,“我找你说话,你不跟我说话,我一个人唱歌,你也要管?你管的太宽了吧?你说这一路上,长路漫漫,你死活不说话,我一个人……唉,你懂什么叫人生寂寞如雪吗?”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看着秦天,慕云汐气得咬牙切齿,真想把秦天毒打一顿。

一个男人,说话唧唧歪歪比女人的话还多,而且各种理由,各种理论,真是气死人!

但偏偏,这个看上去单纯得傻啦吧唧的男人,却有着让慕云汐都不得不重视的身手,而且还要帮她刺杀她这辈子最想杀的人。

所以,慕云汐已经是尽量忍着,没有跟秦天其正面冲突了。

要不是秦天答应帮她杀杜天蝎,秦天绝对不可能能够在慕云汐身边待一个小时以上!

“我唱歌碍着你了?”秦天无语地看着慕云汐,知道这姑奶奶有脾气,不过,秦天可不打算一直由着她任性。

“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别唱了!”慕云汐忍着耐心,道。

“是么?我还觉得我唱得比刘德华好听呢,看来你不大会欣赏音乐啊,俗,俗不可耐的俗……”看到慕云汐又是杀气腾腾的盯着秦天,秦天转头:“好吧,不唱就不唱,不过,女侠,天要黑了,咱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找个地方过夜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过,天色朦胧,眼看就要夜幕拉下。

“你看着路边,能找到农家借宿咱们就借宿,如果不行,咱们今晚就睡车上。”慕云汐继续开车。

“睡车上?”秦天愣了一下,连忙道:“那你开慢点,我可不想睡车上,我这辈子,除了玩车-震之外,从来不喜欢在车上斜躺身体睡觉……”

十几分钟之后。

秦天突然指着前方公路边,惊喜叫道:“那边,那边有一座楼房耶,快开过去,哈哈,终于可以不跟你一起睡车上了!”

无懈可击2007

无懈可击2007第三集

温四叶气的捏紧拳头,斩钉截铁的拒绝,“我不去!”

这句话无疑是对温四叶最大的侮辱,心中越发的恨那陌生男人。

林月扯了扯嘴角,伸手拍着温四叶红肿的脸蛋,警告道:“温家养你这么多年是你该报答的时候。只要你配合,南家那边我们会帮你保守秘密,你就当个养尊处优的南家三少奶奶。

不然,南家不要你,温家放弃你。你就只能沦落街头成为丧家之犬。以你父亲的性格,一个弃子就没有待在这个世界的必要。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好好考虑考虑。”

说完,她还故意用力捏了捏温四叶的脸蛋。

温四叶呲牙,用力的拍开林月的手。她的手背瞬间红了一片。

“你……”林月生气的抬头,对上温四叶满是怒火的双眸,硬是把剩下的话给咽了回去。

温四叶的性格烈,不愿意吃亏。现在跟她对抗起来,万一事情闹大让温国豪知道一定会反对,到时候心语就得去陪安老板。

思及此,林月压下心中的怒气,朝着两名女佣使了个眼色。

女佣一左一右压着温四叶回房。

一路上,温四叶挣扎又嚷嚷,“你们放开我,我要去打电话给爸爸他一定不会同意这件事情的,快放开我!啊——”

温四叶被两名女佣重重的推进房间,脚下一个趔趄,膝盖率先落地发出“嘭”的响声,钻心的疼痛传来,疼的发麻。

“哟,二小姐你可小心点,别摔坏咯。”

女佣勾唇,假惺惺的说道。

“滚!”

温四叶低喝一声。

女佣变了脸色,不屑的说道:“叫你一声二小姐还真把自个当成温家小姐。就你在温家的地位还不如我们这些佣人。哼!”

“嘭!”房门被重重摔上,门外清晰传来上锁的声音。

半晌,温四叶侧倒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蜷缩在一团。

是呀,她在温家的地位还不如佣人呢。住在温家最差的房间里,窗户都被安装上防盗窗,与其说是房间,更不如说是一间牢笼。

“外公外婆,我好想你们。”

温四叶轻声呢喃,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渗出,脸上尽是悲痛之情。

她刚出世,妈妈便因产后大出血去世,而后被外公外婆带回顾家抚养。十岁之前,她是个受尽万千宠爱、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后来外婆外公出车祸双双去世,她的幸福生活也跟着终结。她被温国豪接回温家,被林月打骂、温心语欺负、温景哲捉弄。住在佣人房中,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好想快点强大起来,逃离温家。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温四叶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房门打开,黑色精致的高跟鞋踩在白色的瓷砖上。几乎是条件反射,温四叶刹那间从地上弹坐起身,吓得林月后退一步差点叫出声来。

温四叶可不愿意让敌人看到她软弱的一面,裂开嘴,故意笑的没心没肺,“林姨,你的胆子可真小。要是哪天被我吓死了,可别怪我。”

林月生气的瞪着她,控制想要扇她俩巴掌的冲动。

这小贱蹄子还敢咒她死,等到这贱蹄子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折磨死她!

林月缓和表情,淡然的问道:“想的怎么样了?”

温四叶背靠床垫,一手随意搭在床沿边单脚屈起膝盖,显得吊儿郎当,“还是早上的回答,我不去!”

本以为林月会生气会激动,却没想到她表现的淡定从容,平静极了。

静的有些古怪。

房内的气氛跟着凝结,变得诡异起来。

林月似乎站累了,朝女佣看了一眼。女佣立马搬来椅子,林月优雅的坐下,举手投足之间有了贵妇该有的风范。

“听说今晚会有特大雷阵雨,我真担心你外公外婆的墓碑会不会被劈开?”

温四叶瞳仁骤然一缩,双手紧握成拳,用力到指骨发白。目光陡然一凛,咬牙切齿道:“林月你好卑鄙!”

外公外婆还有妈妈都是温四叶的软肋,尽管脑海里没有妈妈任何记忆,但她相信妈妈永远爱她。

林月微笑,“温四叶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去还是不去?!”

林月原是乡下毫无见识的女人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在上流社会立足,并且帮助温心语打造第一名媛的形象,绝对是个狠角色。

她既然能说出便一定能做到。

凭借温家现在的能力,定然也不会有人去追究这件事。

温四叶在心底思索一番,无力的垂下脑袋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答应。

整个过程温四叶就像木偶任由两名女佣倒腾。

林月准备的是一件抹胸短裙,裙子很短稍微弯下腰就会走光。大片肌肤在空气中暴露着,跟卖肉小姐没什么两样。

她知道,林月是故意的。

轿车停在希顿酒店门口,应侍生上前恭敬的开门。

一下车就看见在酒店门口等待的温国豪,他见到温四叶先是诧异,而后生气道:“你怎么过来了?还穿成这样,要不要脸!”

林月亲昵的挽起温国豪的臂弯,轻声细语道:“国豪,你不要怪四叶她也是好心。都怪心语身体不争气,四叶想到合作项目就这样没了觉得惋惜,便主动请求过来。”

温国豪在商场上见识过大风大浪,岂会轻易相信这番话。他皱眉翻看腕表,林月猜透他的心思,低声道:“四叶昨晚跟男人厮混第一次早没了,到时候找个医生补膜就行。”

听言,温国豪脸色难看的瞪着温四叶,最终默许。

温四叶本来还有点期待,在看见爸爸的眼神后心灰意冷的低下头。

早上刚从这里狼狈的离开,下午又要狼狈的进入这里。

她真的,再也不想来这家酒店!

跟着两人七拐八弯,走进一间包厢。

刚踏入便传来一道难听的公鸭嗓,“哎哟,温大小姐可来了,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下一秒,双手被对方的咸猪手握在掌心。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