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性办公室

潮性办公室
  • 主演:詹瑞文,吕慧仪,沈志明,杨诗敏,翟凯泰,陈静,赵彤
  • 导演:詹瑞文,李公乐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2011
被员工认为是没钱赚,没士气,没前途,没妞泡的老字号梅花油公司,周一到周六的上班生活枯燥无味。员工个个空虚懒散,毫无纪律性,上班迟到更是家常便饭。周先生(詹瑞文 饰)是这家公司的经理,喜欢调戏女员工,克扣员工工资。而公司还有缺乏性爱的会计小虾(杨诗敏 饰),猥琐的行政阿泰(邓智坚 饰),天然呆的性感秘书Rachel(吕慧仪 饰)和年老色衰的清洁员大姨妈几位职员。几个人过着打工仔的生活,终日性幻想无所事事。然而有一天,周经理接到大老板的电话,公司被中国成人保健集团收购,公司人事和市场面临全新调配。感到危机的几人决定统一战线,一致对抗新公司。一袭人来到新公司,新公司的总裁Pink(赵彤 饰)在入职第一天就宣布,他们划入催情香薰油部门,薪资将上涨百分之五十,然而几人中,将有人面临裁员。面对

潮性办公室第一集

“你这样想很正常,道上的人也都纷纷猜测现在章江市的小刀会龙虎豹三兄弟会不会就是当年杨长清失踪的那三个儿子,不过,龙虎豹三兄弟从来也没承认过,当然,他们也没有否认过。”

吴雨恬看着叶皓,指了指不远处。

“如果你心里还有疑问,你就直接问他们本人吧。”

叶皓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却见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

“师父,您来了!”一个个子十分高大的男子走到叶皓面前,恭敬的施了个礼。

“嗯。”叶皓点点头,换上了一副高冷寡言的高手模样。

喊他师父的这个男子,便是小刀会的二当家,撒虎。

“师父,侯爷他老人家已经和我们交代过了,您请到我们这边就坐。”撒虎作出了一个这边请的动作。

“嗯。”叶皓还是显得十分酷的点点头。

“师父,您来啦!”原本正和旁边人喝酒聊天的撒豹看到叶皓站到了自己面前,连忙放下酒杯,恭敬的打了个招呼。

自从撒虎改口喊叶皓师父以后,撒豹也不管叶皓乐意不乐意,就跟着撒虎一起喊师父了,喜欢这弄的叶皓十分头痛。

“叶小弟,你好,我是撒龙。”在叶皓面前,唯一一个还坐的稳如泰山的中年男子沉声道。

“嗯。”叶皓只是点了一下头,然后径直坐下了,没有多说一个字,也没有再看撒龙一眼。

撒龙的脸色顿时就黑了。

虽然他是靠吕轻侯的暗中扶持,才一步步把小刀会发展成现如今的规模,可是他毕竟还是一方诸侯般的存在,撒虎和撒豹在他面前把叶皓吹的天花乱坠,可是他却始终不信,而这一次吕侯爷竟然直接和他打招呼说,让叶皓慢慢也开始接手小刀会的管理,这如何不让他对还未见过面的叶皓产生仇视的心里。

作为龙虎豹三兄弟里的智谋担当,他怎会不明白吕轻侯此举的意思?

所以,在见到叶皓的时候,他并没有展现出一点欢迎的情绪,而且十分平淡的喊了一句叶小弟。

撒虎和撒豹一听,急眼了,纷纷凑到撒龙的身边。

“大哥,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喊我们师父做叶小弟呢?”撒虎急道,“何况侯爷不是说了嘛,咱们得多倚重我师父,你这样不就怠慢我师父他人家了嘛,而且还违背的侯爷的吩咐。”

“对啊对啊,大哥。你看我们师父都生气了,走,我们快去给师父他老人家道个歉。”撒豹也跟着道。

“胡闹!”撒龙的眼睛瞪的溜圆,“你们还是不是我的亲弟弟?竟然让我当着这么多人面去给一个不过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道歉?你们疯了吧!”

撒龙心里的震撼不言而喻,他实在没想到,他的两个弟弟竟然受叶皓蛊惑如此严重,竟然还让他去给叶皓道歉,原因还只是因为自己喊了叶皓一声叶小弟。

“大哥,你是不知道师父他的真本事和真身份,你如果知道了,相信你自己都会去和师父他道歉的。”撒虎信心十足的说道。

“哦,他的真实身份?难不成他是什么大家族的少爷不成?”撒龙乜了一眼,“在这章江一亩三分地上,我还是觉得我撒龙还是说话更作数!”

“大哥,这什么大家族的少爷有啥了不起,不过就是仗着家里权势的二世祖罢了,那可和我们师父他老人家没法儿比。”撒豹又想起来那天叶皓以一敌百的事情,那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都我坐下!”撒龙看到一个人走到了会场正中央的擂台上,立马就拨开了挡在他面前的撒虎撒豹,沉声道。

“哎,大哥你!”撒虎撒豹看到撒龙这幅样子,叹了口气,然后撇下撒龙,都在叶皓身边坐下了。

站在擂台正中央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虽然已经韶华不再,但是依稀可以看得出他年轻时的英俊面容,而且和其他油腻腻的中年人比起来,他身材不肥不瘦,短袖露出的两条胳膊青筋暴起,那肱二头肌在双手下垂的状态下都高高的隆起,足以见得这个男子那蕴藏在双臂之内的强大力量。

这个中年男子,便是赤龙门现任门主,吕轻侯的独子,吕子龙。

不过,在整个江左省,能有资格为这些地下大佬主持这种规模的大会,也只有吕子龙的身份才能够胜任。

“各位,我现在宣布,本届江左省地下势力大会,现在正式召开,现在有请各位话事人上来抽签决定出战顺序。”吕子龙双手负于身后,气势不凡,不用扩音器也让在场众人将他的话听的清清楚楚,他露出的这一手,立刻就让在场的其他的大佬脸色稍微变了变。

虽然赤龙门已经式微,但是这门主吕子龙却十分强大,其实力从他这浑厚的声音之中就可见一斑——这没有深厚的内息是无法做到的。

随着吕子龙话音的落下,各地大佬纷纷站起身来,一起往台上走去。

擂台中央,在吕子龙的身边,就有一个不透明的箱子,正是抽签箱。

小刀会这边出去抽签的,便是撒龙本人。

虽然小刀会在章江市是龙头级别的势力,可是它毕竟成立时间太短,其底蕴和战绩都无法和其他地市的势力媲美,自然而然的,撒龙在抽签现场受到了其他大佬有意无意的忽视。

“哼,别看你是在省会混,你的实力可不见得有我们这些地级市的势力强!”像是临州的关一刀在看到撒龙的时候,心中便是这么想的。

“好了,现在宣布抽签结果……”吕子龙看着各位大佬把手中的签各自贴到擂台边缘那块写着众人名字的板子上之后,便又高声喊道。

“第一场,章江小刀会对临州土龙帮!”

“大爷的,撒龙你的手气也特么太差了吧。”叶皓十分无语的看了一眼撒龙,暗暗在心里抱怨道,“老子可还想先看看别人是怎么打的呢。”

“撒虎,你上吧!”撒龙却没有看叶皓,而是走到撒虎的身边,拍了拍撒虎的肩膀。

“大哥,你没搞错吧,今天可是侯爷让我师父来立威的,你让我上算咋回事儿?”撒虎诧异道,“大哥,你不会连侯爷的话都不听了吧?”

“撒虎,快来受死!”台上,一个只穿着一条兜裆部,浑身肥肉的大胖子操着一口蹩脚的汉语大吼着。

而在临州的座位上,关一刀正冷冷的笑着,“撒龙,没想到你这么托大,竟然连帮手都没去找,就指着撒虎再帮你打擂不成?”

潮性办公室

潮性办公室第二集

我的剑气流形都隐藏在沙海之下,此刻在我前方五十丈方位内已经有了将近万余人土族勇士。

他们杀气腾腾蜂拥而来,手持刀兵,脸上带着坚毅的决心,不缺视死如归的悍勇。

在发起冲锋的时候,他们爆发了身上的先天戊土之气和黄沙融合。  沙海五行属土,轩辕帝之所以愿意在这里和我们正面对决,就是因为这里可以让土族勇士占尽地利的优势。明月高悬,魔道夜战占了天时,沙海决战土族占了地利之

威。

如果给这万余土族大军冲进我魔道大军阵营之中,不知要造成多少伤亡。  沙海赋予的先天戊土之气等于给他们人人都穿上了最坚固的防御护甲,而土族勇士修行的太古神魔血脉功法又是和戊土息息相关。不仅防御力提升,杀伤力也大幅增

强。  洪荒人族的血脉中都封印着太古神魔的意志,他们的修行功法也是从太古神魔的意志中领悟出来的,譬如东夷部族的射术天下无双,就是来自于太古月魔的意志传承

。  土族血脉中封印的是当初太古土神的意志之力,可惜的是,当初后土娘娘把土族血脉中太古土神的意志之力汲取了一部分用来凝聚神格,这才导致土族的血脉之力不

够强。

后来为了弥补这个缺失,后土娘娘赐予土族先天戊土之气用来防身。

不仅土族如此,其它四大人族也不外如是。

……

当下,面对这杀气腾腾的万余土族先锋军,我念出了魔道刻在七杀碑中的八个字,杀字出口,数之不尽的剑气流形从沙海中冲天爆发。

天尊战力的剑气流形何等锋芒,莫说凡人肉体,就是天尊道体也不能全然身受。

正是因为太过锋利,无物不可斩,所以在剑气流形爆发的那一瞬间,土族勇士们冲锋的脚步并没有收到半分阻碍。

甚至他们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变,杀意依然如火如荼。

当我的剑气流形轻而易举的切开他们身上的先天戊土之气,斩断他们的生机之后,他们才被这突入起来的死亡寒冷而警醒。

可惜他们醒悟的太晚了,来不及发出惨叫,甚至来不起转换表情,杀意就永远凝固在脸上。

上一步还是气吞山河的虎狼之师,下一步血海飘香鲜血染红了黄沙。

面对猩红如血的沙海,土族后继部队戛然而止,停留在五十丈外裹足不前,万余先锋勇士的瞬间死亡犹如一桶冰水浇在头上。

普通勇士感知不到剑气流形的杀机,但是那些王者级别的勇士很快就辨识出眼前的沙海中已经再无剑气流形存在,再次发出了冲锋命令。

不等他们接近,我的六条剑气巨龙就跨越尸海,主动朝着土族大军发起攻击。  遗憾的是,剑气巨龙的毁灭力远远不如剑海那般肃然决绝,六龙齐出是天尊战力,若是各自为战,战力就显得薄弱许多,何况土族大军之中不乏王者级别的屠龙勇士

六龙齐出在缔造出数千人的死亡之后,纷纷冭灭。

见此,土族大军士气暴涨,万军齐声呐喊,军威之强冲击的我五感混乱六神不安。

阿黎在空中频频出手,我继续召唤新的六条剑气巨龙,同时在剑气巨龙存在的间隙,用英雄之剑爆发魔剑奥义,剑气滔滔,一发而不可收。

终于,在土族大军又损失了将近两万人的时候,他们的大军再次逼到我们眼前。

“谢岚,够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姽婳突然开口。

“阿黎,撤。”

我招呼阿黎迅速后退,然后在后方看着姽婳被如同潮水一般的土族大军淹没。

土族这次发动袭击的是十万先锋军,被我隐藏在沙海中的剑气流形斩杀一万,后来又在我的魔剑御龙诀和阿黎的月神之箭中损折两万,现在还剩下七万人。

血洗首阳城之后,洪荒归墟无人不知死神之名,看到孤身一人的死神,他们忘却了死神的阴影,忘却了恐惧,狰狞嘶吼着全部杀向姽婳。

有些耻辱,只能用鲜血来洗刷。

七万先锋军携带冲天杀气把姽婳重重围困,茫茫人海中她倔强的身影显得那么单薄,又是那么的桀骜不驯。

如果把这七万先锋军比作一股毁灭洪流,那么姽婳现在就是洪流中的一块顽石。

“岚哥哥,我嫂子她撑得住么?”阿黎紧张的问我。

“我相信她可以。”

我这话刚说完,便看到人海中姽婳一声大吼,声震四面八方:“利刃杀戮生命,力量重创神魂!”

语毕,以她的人为中心开始爆发出浓郁的黑气,黑气滚滚,迅速超周围扩散。

这是姽婳领悟的死神至强奥义,魂能爆发。

黑气吞没了人海,一时间不知多少人被黑气所吞噬,哀鸣声,哭泣声,尖叫声……

凡是被黑气所波及到的土族勇士,无一例外全部受到无法愈合创伤,伤及的不仅是他们的肉体,还有他们的神魂。

而在姽婳方圆三十丈内的土族勇士,根本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就被死神的魂能爆发直接收割。

待到黑气散尽,约莫有一万余土族勇士殒命,剩下的五万勇士中也有近两万人受到黑气的侵蚀,或多或少的丧失战斗力。

这就是我魔道的破军之将,破军,破的就是敌军之锐气。

有破军在,谁敢说先锋?

“魔道弟子,万世千红,杀!”趁着轩辕帝的大军还没有跟上,姽婳拔刀指向战意不存的土族先锋军,发出攻击命令。

“魔道弟子,万世千红,杀!”魔道左翼大军阵前,蒹葭一声呐喊。随后,五万木族大军跟进。

“魔道弟子,万世千红,杀!”魔道右翼大军阵前,杀神林清水同样第一时间喊出回应,和白无涯携手带着右翼的五万木族大军杀向前方。

中路,我再次召唤六条剑气巨龙和姽婳、阿黎一起上前杀敌,姜雪阳带着一万东夷部族射手紧紧跟随。

魔道十二大军分成三路齐头并进,对残余的土族五万先锋军同时进行围剿。

等到土族后继大军开赴到前线,留给他们只剩下十万先锋军未寒的尸骨,而我魔道弟子以近乎零伤亡的代价再次后退到血染的沙海之后。

望着眼前被十万土族勇士的鲜血染红的沙海,轩辕帝的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他本以为,凭借土族最精锐的十万先锋军,就算不能锁定胜局,也定可以撕裂魔道阵营防线,届时大军压上,以兵力优势横扫魔道全军。

哪能想到,只有十二万人的魔道竟然拥有如此迅猛的堪称奇迹般的杀戮速度。  无论是我的剑海,还是姽婳的魂能爆发,对于归墟洪荒万族来说,都太过变态,太过逆天。瞬间缔造五万人的伤亡,接下来三军联手又风卷残云般的扫荡了剩余的五

万土族先锋军。

弹指间,十万土族先锋军就灰飞烟灭,留下满地尸骸。

此刻,赤帝已经和人道大军开始决战,两家兵力不分伯仲,注定要上演一场惨烈鏖战。

黑龙军团也开始尝试冲击仙道阵营,为了弥补黑龙军兵力上的部族,轩辕帝还特意支援了十万土族大军相助。

至于中部战局,土族对战魔道,轩辕帝谈不上稳操胜券,也有战而胜之的决心,毕竟他现在还有高代九十万的土族兵力,人数是魔道的七倍余。

这番对决,赤帝和黑龙军团在兵力分布上明显处于弱势,轩辕帝把重兵全部压在中部,就是想要一战灭杀魔道,速战速决,然后分出援手去帮他们对付人仙两道。  而现在,轩辕帝发现,中军之战一点都不好打,眼前的尸山血海足以令他遍体生寒。

潮性办公室

潮性办公室第三集

十二月的南城很冷很冷。

鹅毛大雪覆盖了整座城市,让这个寒冷的夜晚更加的寂静冷清。

然而,七星级的酒店总统套房里,此时却热火朝天。

“疼……”女孩的声音带着让人怜惜的颤抖,身子弓起,额头上的汗珠密密麻麻的溢出。

“乖,忍一忍,很快就好了,呃?”男人性感的薄唇贴着她的耳畔,温热的呼吸,蛊惑的声音,逐渐让她紧绷的身子慢慢的放松了……

“别怕……”

女孩咬唇,苍白的脸上挂满了泪痕,紧攥的拳头,逐渐松开了……

“娜娜……”

察觉到她的放松,男人便深情呼喊她的名字……

随即,酒香的吻,密密麻麻沿着她的脖颈一路向上……

女孩慢慢的抬眸,从那微弱的床头灯光中,看着男人的眼睛。

“别怕,我在,嗯?”男人微微勾唇,一双幽暗无边吸引人的眼眸正深情款款的凝望着她……

女孩迷茫的大眼望着他,逐渐那星辰的眼眸里升起一丝丝醉人的媚态,随后,又被男人深深的吻淹没……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而属于他们的夜,才刚刚开始……

——————

凌晨三点半。

女孩手机亮了一下,显示短信是10086,内容是空。

她忙快速的起身,轻手轻脚的穿好了衣服,接着颤抖的从床上慢慢的下来了。

回眸,看向睡在大床上的男人。

那完美的俊颜在灯光下是那么的帅气,就算是睡着了,也像是一幅完美到极致的雕刻。

女孩咬唇,深吸一口气,不在留恋。

转身,干脆的走到客厅,接着打开了门……

“OK了吗?”门口站着一个带着帽子和墨镜的女孩。

她鬼鬼祟祟的趴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询问。

“嗯!”

“真的?”戴墨镜的女孩咧嘴一笑,突然站直了身子。

“嗯,他还睡觉。”

“好,你走吧!”女孩忙要进去。

然而,她却站在门口没有动弹“钱呢?”

闻言,带墨镜的女孩皱眉,随即,将帽子和墨镜拿了下来。

她和开门的她,长得一模一样……

若是非要区别的话,门口的女孩身上有一种高人一等的姿态,以及莫名的优越感。

“我还会骗你不成,钱在爸那,你去拿,快点让开,坏了我的好事,你就死定了!”这个女孩恶狠狠的对她说道。

“好!”闻言,她让开了。

“戴好赶紧走!”那个女孩将墨镜和帽子塞到她手上,接着,快速闪了进去,关上了门……

女孩嘴角微微一笑,笑意有些苦涩,但她没有任何留恋和不舍,戴上帽子和墨镜,背部挺直的离开了。

出租车上,女孩看向外面的鹅毛大雪,拿着手机拨打着电话。

“王医生,你们不要给妈妈断药,钱我马上就送过去,对,我保证!”女孩再三确定医院不会给停药,这才挂断了电话。

她叫云念,二十岁。

刚刚那个女孩叫云娜,二十岁。

她和她,同卵双胞胎。

云娜比她早出生十秒,是姐姐。

只不过,她和她在三岁的时候,父母离异。

她判给了妈妈,云娜判给爸爸。

从此,她们之间就没有了交集。  出租车很快就将她送到了南城的富豪区。

这里的别墅价值都是几千万一栋,门口的安保做的相当的严实。

不过,她提起打了电话,出租车顺利的开了进去。

“师傅,麻烦你等我几分钟,我很快就出来”

这里打车很难。

她拿到钱,必须快速赶到医院。

“好的!”

女孩忙下了车,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很快,就有佣人来开门了。

“小姐你回……”佣人的笑脸在看清楚她的穿着后,笑容就凝结了“找老爷?”

“恩!”

“你等一下,我要和老爷说一下”佣人的嘴脸有些冷漠。

“我已经和他打过电话了”

佣人蹙眉,语气有些不悦“进来吧!”

她忙快速的走了进去,这个别墅很大很辉煌,装修都是纯欧式,一看就是很昂贵的那种。

云老爷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看到她进来了,缓慢的放下报纸。

“事情办好了?”坐在云志洪旁边的一个女人倒是心急火燎的快速询问。

“嗯,她进去了。”

“没有被发现吧?”

“没有!”

“太好了老爷!”那女人长得很漂亮,化着精致的妆容,皮肤保养的愣是一点皱纹都没有。

云志洪放下报纸,嘴角也出现了笑容“这下霍少肯定会娶咱们娜娜的!”

“就是,只要我们的娜娜嫁入霍家,我们云家必然会上几个台阶,我们儿子以后也会有更好的发展!”

“嗯!”云志洪也笑了“霍家,我们势在必得!”

“我的钱准备好了吗?”女孩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这就是云志洪离婚的原因。

在她妈妈哺乳期的时候,有了新欢,很快,新欢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而云娜从小就和这个女人生活在一起,早已经将她当做亲妈。

对她和自己的亲妈,比对待要饭的都不如。

云志洪蹙眉看向这个和娜娜长得一样的女儿皱眉“你看看你的样子?一股穷酸样!”

云念搁在两侧的手不由的攥紧,身子绷得很直。

“老爷别生气,她就是那个女人带出来的,你以为能和我们娜娜比啊,呵,农村人带的就是穷酸样!”

“农村人?”她轻喃这三个字,嘴角讽刺一笑“昨天是谁求农村人办事的?”

她的拳头逐渐松开,她知道,和这种人生气完全没必要。

“你妈就是这样教育你的吗?和长辈顶嘴?你当我是你爸吗?”云志洪突然瞪大眼睛,声音提高好几个度。

爸爸?

呵!

他有尽过当爸爸的责任吗?

“你那眼神什么意思?”云志洪站了起来,他走到她面前抬起手。

“打吧,反正你也从没将我当做你的女儿!”她倔强的看向他,那目光冷的像是在看一个外人。

云志洪被这个目光给盯得有些不太自在,那举着的手落下不是,甩下也不是。

“行了行了,拿去!”顾梁岑忙将兜里的支票递给她“走走走,赶紧走!”

云念看了看支票上的数额,二十万。

她从小到大,这个所谓的父亲从未给过她一分钱。

如今,却要她假装早已破处的姐姐,给了二十万。

呵,一个膜真是值钱啊!

云念勾唇一笑,这个笑意冷彻心扉。

她将支票装进了包里,转身,就朝着外面走。

“站住!”突兀的,云志洪开口了。

她的脚步一顿,并未回头。

“拿着钱滚回你的农村,不要出现在南城!”云志洪的声音冷冰冰的响起。

顾梁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快速附和“没错,永远不要出现南城,南城只需要一个娜娜!”

云念抓着包的手,加大了力度。

他们是害怕吗?

怕她来破坏吗?

真是中国好父亲。

中国好继母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