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2017

沉默2017
  • 主演:崔岷植,朴信惠,柳俊烈,朴海俊,李秀卿,李荷妮
  • 导演:郑址宇
  • 地区:韩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7
《沉默的目击者》根据中国电影《全民目击》翻拍,讲述财阀未婚妻遇害后,财阀女儿被看指认为杀人犯的法律惊险片,由《银娇》的导演郑址宇执导,崔岷植饰演财阀,朴信惠饰演女儿的辩护律师,女儿由李秀卿饰演,柳俊烈饰演原作中没有的、拥有解决事件的重要关键点的人物。

沉默2017第一集

宴会结束,大量极乐宫以及暗影楼的高手相继离开了鳄兽。

热闹无比的鳄兽,因为两股势力的离开,再次变得安静。

不过,有两人本不属于苍天弃他们这个团队,却留了下来。

这两人,便是暗影楼的李思涵和王隔壁。

在暗影楼,成员是很自由的,只要不是一些大事,通常情况下暗影楼主是不会要求成员去做什么的,故而平时暗影楼的成员都是自由的,可以修炼,可以出去接业务,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发呆,只要不做违背暗影楼规矩的事,都可以。

所以,李思涵和王隔壁没有离开,暗影楼主什么也没说。

对于李思涵和王隔壁的留下,苍天弃等人自然是欢迎的,特别是苍天弃,他已经很久没有和李思涵聊聊了,见李思涵决定留下玩一段时间,他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他们两人,可是同一天踏入修真界的,苍天弃永远也不会忘记,他是如何进入修真界的,对于这个好胜心极强的老大,苍天弃可是从内心亲近得很。

鳄兽内空间很大,李思涵和王隔壁留下并不会给鳄兽带来丝毫的负担。

根据李思涵所言,她与王隔壁两人准备要在鳄兽长住一段时间,七魁听闻此话后,连忙为两人各自安排了一个房间。

接下来的几日里,苍天弃不仅痛痛快快和李思涵聊了个够,同时也和孙游纳迢几人畅聊了一番,得知一些她离开鳄兽后发生的事。

原来在他离开鳄兽后,七魁心急如焚,她很想将正在闭关当中的孙游等人打断,却又担心如此做会给孙游他们带来难以意想的伤害,所以七魁哪怕心里很是着急,最终还是没有打搅孙游三人。

但是,让七魁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李思涵与王隔壁刚刚找来后不久,孙游竟然出关了!

孙游出关让七魁大喜过望,得知苍天弃的事情过后,孙游二话不说,不顾七魁的反对,直接强行将还在闭关中的纳迢和玉扇给唤醒!

孙游的做法简单粗暴,他同样考虑到了强行唤醒二人很有可能会给两人的身体带来一些伤害,可当时心里着急的他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只能那样做!

孙游相信,玉扇和纳迢在知道事情的起因后,不仅不会怪罪于他,并且还会感谢他!

还的确如孙游心里所想的那般,被孙游通过特殊手段强行从闭关状态当中唤醒的纳迢和玉扇起初是相当不高兴的,心里甚至还生出了强烈的愤怒!

但是,当两人得知情况如此紧急后,心里的怒气不仅消散一空,还真感谢起了孙游!

三人都出关了,再加上李思涵以及王隔壁的到来,让本来已经六神无主的七魁心里踏实了不少,随着之后极乐宫主的出现,让七魁更安心了一些。

之后,这些人便开始商讨如何支援苍天弃,再之后,便是苍天弃所看到的一幕。

说起修为,孙游和纳迢这次闭关那是进步不小,在大量丹药以及鳄兽内强大灵气的辅助下,两人轻而易举的便将修为提升到了元婴后期。

而玉扇,修为在恢复到元婴后期后,再次闭关的她本来是想要冲击化神境界的,奈何才刚刚摸到一点头绪,就被孙游给强行打断了,不得不从房间内退了出来,终止了突破。

与鳄兽中的几人相处了一段时间,苍天弃便不得不再次重新闭关疗伤。

他的伤势本来就严重,之前感应到鳄兽出现时,伤势也仅仅只是恢复了少许,由于情况特殊,当时的他不得不临时将疗伤中止。

之后,极乐宫与暗影楼的高手离去,苍天弃又花了几日的时间与孙游几人相处,这才刚回来就闭关疗伤,也不和几人交流交流感情,苍天弃觉得有些不妥。

如此一来,直到数日后,苍天弃才重新继续恢复伤势。

回到鳄兽,那么各种疗伤圣药就更多了,远远不止苍天弃离开时所带走的那几种丹药。

这些丹药都是出自于纳迢之手,每一种丹药若是放在了外面,定然会引起一阵哄抢,说不定还会因此大打出手!

在鳄兽内的收藏当中,除了纳迢炼制出来的丹药外,还有一些是从其他修士手中得来的,这些疗伤丹药若是放在外面,那绝对也都是难得一见的疗伤圣药,只是放在这鳄兽中,就完全排不上号了。

苍天弃疗伤自然是不会用这种丹药,这些丹药最终的处理方式,多半会被苍天弃拿去卖掉。

带着大量的疗伤圣药,苍天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一次,他是准备要将自身的伤势完全恢复再出关,若是不出意外的话。

在闭关疗伤之前,苍天弃给了七魁一个大惊喜,数枚空间戒指以及数量不少的储物袋!

这些,自然都是苍天弃这一次北冥之行获得的。

本来还不止这一些的,但很多时候苍天弃自己都处在一个危险境地,他就算垂涎陨落之人的储物袋或者空间戒指,他也没有办法去收取,不然的话,这次带回来的储物袋和空间戒指就远远不止这点了。

就算如此,当七魁得到这些空间戒指和储物袋过后,神识只是大概一扫,便激动大笑了起来,那叫一个高兴,这些储物袋和空间戒指中的物品之丰富,让她想要冷静都无法做到。

苍天弃开始闭关疗伤,罗刹也告别了孙游等人,回到了她的房间。

房间还是她当初那个房间,和她离开时没有任何的变化,无论是物件的数量还是摆放,都跟她当初离开时一模一样。

房间内打扫得很干净,一尘不染,步入房间之中,便有一股独特的香味,那是一种灵花散发出来的香味,是她最喜欢的香味。

虽然罗刹没有亲眼看到,但眼前的一幕却是在告诉她,当她离开鳄兽脱离这个团队后,她这个房间一直都给她留着,并且每日都安排了人打扫。

罗刹的鼻子微微有些发酸,随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微微上翘,一丝笑容出现在了她的脸上。

这笑容,是发自内心的,这一刻,她心里没有多少尴尬了,因为心里的尴尬,几乎都被愧疚所取代了。

看了看手中的丹药瓶,那是纳迢炼制出来的疗伤圣药,她笑容浓郁了几分。

苍天弃和罗刹都闭关疗伤了,鳄兽之中的其他人可没有闲着。

七魁不用说了,她不仅要打理鳄兽内的一切,还要操控着鳄兽偷偷离开这个鬼地方,要知道他们现在还处在西域的边界,鬼知道北冥的高手会不会有什么方法找上他们,偷偷离开当然是最好的做法。

孙游没有再闭关,他之所以出关就是因为已经遇上了瓶颈,再加上纳迢炼制出来的这种提升修为的丹药已经耗尽,故而他暂时没有了要继续闭关的打算,等到他这边准备充分,纳迢也重新炼制出了丹药后再闭关也不迟。

如今的他,正干着一件大事,这件大事,已经困扰了他们太多太多年了!

此事不是其他,正是炼制皇傀,复活青羽鹏一事!

青羽鹏是苍天弃的灵兽,当年为了救苍天弃,果断将自己的性命都奉献了出来。

为了复活他,苍天弃这个做主人的这些年可是操碎了心,动用了各种手段,只为将复活他的材料凑齐。

炼制皇傀的材料本来还欠缺一定数量的幽冥木,但是这一次罗刹弄到手的幽冥木却是不少,孙游检查过后,只激动的说了一句,足够了!

材料全部齐全,接下来孙游要做的,就是为炼制皇傀复活青羽鹏做最后的准备!

沉默2017

沉默2017第二集

“妈妈!”我刚进家门,就有一个小身影扑了过来,抱住我的大腿,不是很友好的皱着小眉头,警告的看着被我抱着的明哲。

明哲眨了眨眼,一脸的茫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嘉祁,这个是小哥哥,你要保护他知道吗?”我把明哲放下,觉得孩子和孩子在一起才不会无聊。

“才不要!”嘉祁很傲娇的说着,一脸的不高兴。

“嘉祁,听话!这个是哥哥…”我蹙了蹙眉,怎么觉得小嘉祁被教育的有些任性了。

“我不要!”

“你要是不听话,妈妈再也不来看你了。”我胃里难受的厉害,有些生气的看着嘉祁,觉得他气鼓鼓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明哲蒙蒙的眨着眼,也不说话,半天把手里的玩具递给嘉祁。“这个给你…”

“我不要,这是我的妈妈!”

……

我有些头疼,不知道嘉祁能不能和明哲好好相处。

“嘉祁!”秦子煜也有些生气,站在门口,抄着口袋,气场吓人。

“好吧…那玩具我要…我不要哥哥…”

我有些无奈,他怎么这么精明…

“秦嘉祁,你这样对吗?”我拽了嘉祁一下,觉得肯定是被婆婆惯坏了。

“小孩子嘛,你们两个别这么大惊小怪!”果不其然,婆婆总是会护着自己孙子。

“妈,这是明哲,这段时间您先照顾点好吗?”

“哎呦,好漂亮的小伙子,正好和嘉祁做个伴!”婆婆很喜欢孩子,自然是愿意的,我现在就是担心嘉祁欺负明哲。

“他身上有伤…”嘉祁眨了眨眼,看了看明哲手臂上的疤痕,一脸的好奇。

“所以你才要保护好哥哥知道吗?做个男子汉。”

嘉祁眨了眨眼睛,看了看明智,然后点头。“好吧,以后我来保护你。”

我笑了一下,虽然嘉祁说的心不甘情不愿的,但好歹也算是妥协了。

把明哲放在婆婆那里,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婆婆心疼孩子,知道他身上的伤是孩子妈妈打的以后简直化身唐僧说了我们一晚上,说什么现在的孩子就是不能交给年轻人来照顾,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照顾孩子…

我知道婆婆这是说话给我听,让我自己心里有点数,别想着太早的把嘉祁接走…

吃过晚饭,看嘉祁和明哲玩的不错,我才松了口气的准备和秦子煜离开,赵毅阳绝对不是个好爸爸,明哲不能跟着他…

文可,更不是个好妈妈,可我若是收养明哲,又怕秦子煜会多想。

“子煜,銘至诚忌惮云霆…他想杀了铃木嫁祸给他。”

回去的路上,我低声的说着,云霆不想见我,我也不想再让他看见我为难…

“我会警告他。”秦子煜蹙了蹙眉头,语调还是有些生气。

我乖乖的闭嘴不说话,想着过段时间要去铃木的日料店一趟,还是要提醒他多注意安全。

“子煜…”下了车,秦子煜全程不搭理我,嘭的一声关上车门就进了家里,反正就是真生气的样子,一下子让我有些不适应…

我呼了口气,这人真难伺候。

没有进房间,我悄悄给文司铭打了个电话,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

知不知道是赵毅阳算计他…

我想告诉他小炙的事情,可我又不想让他知道,如果他知道小炙从一开始接触我们就是个阴谋,那他该是怎样的心情。

毕竟埋在心底的,最深的那个人,已经去世了…

“喂,姐…”

文司铭接了电话,声音有些慵懒,不知道是不是受伤所以先睡了。

“我今天去找赵毅阳了…”文司铭肯定知道这个人没有死了,一定是知道的,只要秦子煜知道,他就一定会知道了。

“姐…以后别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了,我没事…”

“司铭…赵毅阳为什么算计你?你对他做过什么?”我有些紧张,坐在庭院的长椅上,小声的问着。

“这次见他…我感觉他变了,还是那么坏,但却似乎比以前更可怕了…”以前的赵毅阳只是纯粹的坏,现在的他…还是那么坏…但似乎变得更加残忍,至于残忍在哪里,我好像还有些后知后觉。

“姐…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伤害我身边的人,就算是赵毅阳,我也不会放过他。”

文司铭说他不会放过赵毅阳,他对赵毅阳的恨意一直都是很深的,因为赵毅阳算计我,伤害小炙,这些所有的事情加起来,他比我要沉重的多。

“赵毅阳高中毕业当过一年兵…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提前退役…”我总觉得,赵毅阳的手,和文司铭有什么联系。

“我…”

果真,文司铭有些欲言又止。

“我当时只是和井铭承恶作剧,想要捉弄他一下…谁知道他的战友会偷偷吸烟…我听说他是为了救人用手把空弹扔出去的时候…爆炸的。”

文司铭说这些的时候除了恨意也是有愧疚的,可能他整了赵毅阳,但他也没想到后果会那么严重。

“我

只是…只是想要整他一下,让他出糗而已,我没想到会提前引爆…”

我没有说话,伸手捂了捂额头,原来真的是文司铭和井铭承…

“那时候你只是个国防生而已!你难道不知道军规戒律吗!”我也不是有意要凶文司铭,我只是觉得他这是给自己找麻烦,给自己树敌。

“我觉得他罪有应得…可我也很愧疚了,井铭承把罪责全担,但我却是知情的,他被井叔叔扔进特训营,我后来也自己选择去维和了…”

我蒙蒙的揉了揉眉心,原来文司铭在一开始的时候和井铭承关系这么好?

“你整赵毅阳也就算了,井铭承跟着瞎掺和什么?你知不知道他要找井铭承报复,你知道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变得有多么可怕!”我生气的说着,烦躁的踹了一脚身前的绿化,他们也许是玩闹的心,可对赵毅阳造成的伤害,应该是很难磨灭的。

“姐,你不用担心了,他没有那么大能力算计井铭承。”

“你保护好铃木吧,刘雅涵肚子里的孩子是銘至诚的,他想留后,说明他要对铃木出手了…”

我一直以为刘雅涵为了陷害我是不会把孩子生下来的,现在看来,她那么静心的在百夜门养胎,原来是和别人做了交易。

用孩子做筹码让銘至诚帮她得到秦子煜?这个交易,可是真冒险。

也就这种小姑娘,才会相信。

“我会保护好他…”文司铭说,他会保护好铃木…

“司铭,你也不小了,适当处理好个人感情,我最近太累了,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你不要在让我担心了,好吗?”

“好…”

我真的累了,很累很累。

挂了电话,我蹲在地上干呕的难受,眼泪都被呛了出来,全身都在颤栗。

我已经很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去想,今天本雄坠楼的场景。

可那么浓郁的血腥,那么残忍的画面,赵毅阳到底想干什么…

他看上去对銘至诚的吩咐忠心不二,又把提前的行动和銘至诚的秘密告诉我,他想干嘛?真的是在操纵游戏吗?

看看这场游戏,最终是哪一方胜利,而他…只是游戏的促进者吗?

“子煜…”

我以为他生气了,不会来管我,但见我难受,还是默不作声的把我抱了起来,直接橫抱回房间,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喝点热水,一天没怎么好好吃东西了。”

他还是心疼我的吧,即使生气也是因为害怕我出事…

“刘雅涵和銘至诚有交易,她帮銘至诚吗孩子生下来,銘至诚就会帮她,得到你?”我笑了一下,什么时候起,秦子煜会成了别人交易的筹码。

真的是,太有面子了…

“是吗?”秦子煜端水的手僵了一下,然后微微蹙眉。“我很期待他的本事。”

我再次笑了一下,他自己也觉得很可笑吧,可刘雅涵那么精明的人居然信了…为什么我觉得心里这么没有底?

“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认识的世界和你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你会怎么做?”我笑着笑着,眼中便充满的泪水,如果突然一天一觉醒来,发现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回忆…全部变了,怎么办?

“只要你不变,我的世界就不会变…”

我捂着嘴笑了起来,这个人情商怎么可以这么高…

“别胡思乱想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他放下水杯帮我擦了擦眼泪,然后把我抱在怀里,即使一句话也不说,确是对我最好的安慰。

“我今天见到赵毅阳了…现在变得好可怕…”

我颤栗的躲在秦子煜怀里,说赵毅阳变得可怕。

“他欺负你了?”秦子煜冷声问着,声音很可怕,但还有着丝丝宠溺。

“没有,就是因为没有才可怕,以前的他最起码是没有心机的坏人,可现在…为什么,我感觉他开始变得有血有肉,像个人一样的残忍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的赵毅阳在我眼中就是个畜生,为什么现在开始像人了…

“他比文可要疼孩子…他说他不信任身边的任何人,却让我把孩子带走了…他可能明知道我想利用本雄和他内斗,却将本雄从楼上扔了下来…那可是銘至诚的心腹啊…”

沉默2017

沉默2017第三集

秦宋元没过多久就从外面回来了,估计就在家附近,没敢出来,和老婆之间应该有一套联络的方式,直到老婆电讯确认了“解除危险”,他才畏首畏尾的出现,看到程燃三人,自然就是一番惊弓之鸟稍定之后警惕的打量。

这一幕也让人唏嘘,试想这个时候的一个身家百万,甚至千万,应该都算得上是地位尊崇,人前人后都受人簇拥的富翁,如今却落得这样被魑魅魍魉袭扰下杯弓蛇影的下场,再不复从前的气态,此时只是一个事业受挫,家人安危受威胁,畏首畏尾的中年男人。

秦宋元跟他们点了点头后,到自家老婆旁边,秦芊母亲低声道,“看过工作证了,山海市公安局的,说是公安厅专案组。”

其实若是本地警察,恐怕秦宋元还不敢真正露面,正是挂着专案组的身份,又是异地出警,才能让人稍微放下些心去,才可能不是心血来潮无关痛痒的“过问”,而是真正有的放矢的认真。

秦宋元看向赵青,“他呢?”

顾小军道,“我们的记录员。”

秦宋元又看向程燃,“他怎么来了?”

顾小军道,“你们怕是不知道,你们不仅仅是受害者,现在雷伟那帮人把矛头指向程飞扬的家人,他的儿子也在学校受到了伤害和胁迫,我们让他过来,也是为了打消你们的顾虑,请信任我们,这不会是黑恶势力故意布置的诱骗陷阱。”

秦宋元冲程燃点头,“你爸是爷们儿,我,我没后悔……”

然后秦宋元又看向顾小军,“警官,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秦宋元自己经营问题,无关他人,我没有任何可以汇报的……”

顾小军和程燃面面相觑,似乎这样的情形,已经有所预料了。

随后就是顾小军和赵青跟秦宋元和他老婆做思想工作,程燃则在阳台这边,看着院子外面的街道。

城市灯火通明,这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一天,然而对于一些人来说,却也是艰难和煎熬的一日,数着小时或者分钟度日。在这些纵横林立的钢筋水泥大厦森林深处,人心的暗面也隐藏其间,牵连成一张张的网,落在网上者,会被越缠越紧生不如死,只能面对着那张网上黑暗构成的蜘蛛,巨腿和择人而噬的口器的步步临近。

身后的房间里,声音还在继续,顾小军和赵青的攻势下,秦宋元其实已经瓦解许多,但却最终还是一份理智锁死了他。

他喃喃道,“……顾警官,赵警官,你们要我作证指认的是什么人?希望你们明白,他黑白两道都能搞定,我不敢说。你们不要逼我……”

顾小军和赵青其实心底都有了火气,但也更多的是深深的无奈,面对这么一个受害者,晓之以大义理法动之以情,对方却始终摇头不开口,油盐不进。他的老婆仍然在一旁落泪,却也是不敢发一语。

仿佛有某种巨大而无形的黑手,将这个房间里的这两个明明此前是很为优秀的一对夫妇,正常的成年人,给彻底得击垮了,牢牢掌控着,他们其实,是在跟这样一道捻着玩弄他们命运的黑手在较量。

对人心的监禁和控制,才是世间最大的枷锁。

“即便对方用了非法甚至暴力手段,夺走了你们一家人赖以为生的工厂,摧毁了你们的事业,伤害了你们的身体,你也不愿意站出来?”顾小军道。

秦宋元抬头,用一种怜悯且观视着天真的表情道,“如果说了,我怕他倒不了,挺过这一阵出来,我家人生命反而受到威胁。他的确整垮了我的工厂,也用了一些手段让我继续干下去,却为他们白干……但至少,我们现在还能好好的……所以警官,我相信你们,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们将他们绳之以法,但抱歉,我没法给你们作证,请谅解我们。但请你们一定抓住他们。”

“狗屎!你们就是永远唤不醒的蠢货,说的就是你们这种人!你们才是杀手,是你们这样的人,造就了雷伟!”阳台门推开,程燃走了进来,秦宋元和他老婆抬头,看了一眼程燃,只是程燃这种可能让普通人勃然大怒的骂语,对于两人来说,反倒不怒,甚至心里还好受一些。

更觉得这就是个没见过社会的愣头青少年。

“看看你们,你现在就被雷伟牵着鼻子,你家人的债务,越滚越多,你以为干几年,就会有个尽头?是,可能是这样,他大发慈悲,放过你。这只是一个可能,恰恰好在那个时候,他愿意放过你这只可以为他赚钱的肥羊。当然也有可能,对你换一种法子进行控制,因为他知道你已经没法反抗,他在你心里植入的恐惧,足够控制住你,甚至让你一同做违法犯罪的事情,把你绑在一条船上,从此再也没法脱离他们的掌控,你的女儿,你的老婆,都将会成为威胁你的工具,他们将不会有正常的人生,兴许你和你老婆觉得无所谓,你们已经到了这一步,对人生也没有太多的追求,但你们的女儿呢。”

程燃指了指昏暗的灯和秦芊母亲,还有搁在客厅音响上面的秦芊纪念照,是在剧团表演时身着黑天鹅纱裙凌空一字马的照片,“她还有未来的人生,还有很多的追求,还想带着希望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但现在,这就是你所谓的,你们现在好好的?你们现在和能期盼明天过得顺利点的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我是你女儿的同学,我知道她最近是什么状态。”

“距离堕落和对自己的人生自暴自弃,只有一线之隔。过去十几年里,她优秀着走进云端,却也因为你的软弱,下辈子,或者此后的人生,永远记得家里的脊梁被打断,自尊跌落在尘埃里的这一幕,她抬不起头的,并可能永远抬不起来。”

停顿了一下,程燃掏出一张名片,搁在桌子上,“你女儿在我这里。出于同学情谊,我会尽可能照顾她。但是,仅仅只是眼下,我没法对她的未来负责,那该是你负起的责任。”

程燃起身,和顾小军赵青对视一眼,三人退出了秦芊家。

开着警车出来,又把警车停到了一个停车场,陈文广开着桑塔纳过来接了三人,停在了秦芊家对面。

陈文广在驾驶座,赵青在副驾驶。顾小军和程燃在车的后座。

顾小军迟疑后问道,“你确定他会去?我以往办案子的时候,其实见过很多这样的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去调查宁县那边莫干村村霸现象,对方是村长老,那个村自来就很封闭,没有王法,只有村规,祖宗祠堂,甚至在一些村民犯事的时候,祠堂长老可以不经法律,直接把人给处死,砍手砍脚,久而久之,长老那个家族势力庞大,在当地说一不二,甚至欺霸民众,死死控制着村民,又碍于对方家族的势力庞大,整个村子的受害者,连说他们坏话都是讳莫如深,更别提站出来作证,警方调查组在那里做了一个月工作,最后也只能撤下来了,那个村子仍然如故,甚至更视为外界的法律都没有村规大的一个胜利。至今仍然维持着现状,而那些个想和外地人自由恋爱被家里人打断腿软禁在家的姑娘,曾经被认为是通奸在他们带队下数百人用砖头砸死的女人,都因为无法举证和追溯,变成了一摊烂账。”

“这种事情……太多了。”

“我也……”程燃摇头,“……不知道。”

车内的气氛显得很沉默。

似乎这就是社会铁森森的潜规则,笼罩在这个看似温情脉脉的世界。

片刻后,赵青忽而道,“出来了!”

顾小军其实是早发现了而不动声色,早和程燃停止了说话,目光锁定。

初冬时分,秦宋元裹着一件大衣,戴着墨镜,头上顶了顶帽子,急匆匆的从院门出来。

“跟上去。”

陈文广打燃引擎,轿车启动,紧随其后滑进夜色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