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23年

命案23年
  • 主演:何李宁,易莉,李佑伟,标马
  • 导演:赵之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8
公安局长吴义山上任三年间带领公安干警将积攒了二十多年的命案全部侦破,剩下一件23年前的命案。吴义山坚持命案必破的原则,带领公安干警坚持不懈、层层挖掘,最后将凶手绳之以法。

命案23年第一集

所谓的程文,就是考官拟做的范例文,或是科场应试者写出来的优秀文章。在杜锦宁看来,这就是后世老师的范例文和学生高考时的满分作文。想想后世每个学生人手一本的《满分作文》,在这科举为唯一出路的古代,程文会不好卖吗?

杜锦宁这段时间跟着关乐和在书院里混,因为目标不是为了参加科举考试,所以的目光并没有死盯在四书五经上,而是在完成关乐和布置的课业之余,关注自己想知道的东西,时刻为赚钱大业做准备。

这段时间,她就曾打听过程文,结果发现,书院里每年会有一些科场的应试程文流传出来,但正儿八经地把这些程文印成书出售的,几乎没有。

古代的科考改卷可不像现代,那是主观性很强的,也因此,主考官的偏好就十分重要。主考官偏好语言朴素而言之有物的文风,你却写得词藻华美、内容空洞,他必然不会取你;反之,主考官欣赏如骈文一般华丽的文章,你却写得朴实无华,自然也入不了考官的眼。

因此,主考官做出来的示范性程文就很重要了。如果你能找到他写的程文来研究一番,针对他的喜好写出适合其风格的文风,考中的几率就大大增加。

至于考生的优秀程文,自然是让学子们知道自己写的文章跟人家的差距在哪里,从来学习别人的长处,把文章写好。《满分作文》所起到的示范作用,那是毋庸置疑的。

而这些程文,就需要关嘉泽和齐慕远动用他们的关系才能拿到了,可不是像杜锦宁、章鸿文这些寒门学子能够得上的。

杜锦宁开这个书铺,仍然把关嘉泽、齐慕远拉来入伙,也是存有私心的。

关嘉泽和齐慕远从五六岁起就开始念书,两人都已到了可以下场科考的地步了,自然知道程文的重要性;便是章鸿文作为乙班的学子,也早已开始看着程文学习做文章了。杜锦宁一说这个,他们就领悟了杜锦宁的做法,精神一下子就振奋了起来。

“你别说,这买卖还真做得。”关嘉泽拍着桌子,兴奋地道。

“可……可咱们这样做,会不会影响书院啊?”章鸿文结结巴巴地道。

博阅书院之所以有名,考中的学子之所以多,关乐和每年从各处淘弄来的程文占了很大的功劳,这是博阅书院的优势。一旦他们几个把程文印出来卖,让所有的考生人手一本,那博阅书院的优势岂不是被毁掉了吗?无端地增加了博阅书院学子们竞争对手的实力,这必然是关乐和等人所不喜的。

为了赚点钱,把书院的利益给卖掉,山长知道了,非打死他们不可。

杜锦宁便望向了关嘉泽。

其实对于这个,她已经试探过关乐和了,关乐和不是一个狭隘的人。要知道虽说县试的时候博阅书院的人跟本县其他的学子比,但到了府试和乡试、殿试,那就要跟全省乃至全国的人竞争了。作为一个目光长远、心胸开阔的人,关乐和自然希望漓水县能考中进士的人越多越好,怎么可能因为书院的一点点利益,就阻止本县其他学子学识进步呢?

不过这些话她不好说。关嘉泽跟关乐和的叔侄关系比她这个师徒关系要近,这些话还是从关嘉泽嘴里说出来比较好。

章鸿文提起这个,关嘉泽就犹豫起来,道:“我先回去问过我叔叔再说吧。”

杜锦宁点了点头:“你可以跟山长说,那些程文咱们花钱买,考生的程文一两银子一篇,主考官的三两银子一篇,看看山长愿不愿意。”

“这、这……这怎么行?”章鸿文听得这话,不由感觉心惊肉跳的。

跟山长这德高望重、满腹经纶的先生谈钱,不是找死么?再说,拿主考官的文章卖钱,这个……真的好么?

杜锦宁望他一眼,默默地摆出一个凝重的表情:“书院里现在很缺钱,前段时间我还听山长他们说,要找人募捐修缮教舍呢。”

“……”

原来先生们也不只是风光霁月、不食人间烟火的。他们也会为钱而发愁的呀?

单纯的章鸿文世界观有些坍塌。

“对,我听我叔叔说过缺钱募捐这件事。”关嘉泽肯定了杜锦宁的消息。

他看向杜锦宁:“程文这事我一会儿回去问一下我叔叔,明日给你答复。”

“好。”杜锦宁看向庄越,“那就烦请庄掌柜留意一下这附近有没有铺面出租。”

“这没问题。”庄越道,“不过小人管着三个茶馆,书铺那边估计忙不过来。我听崔掌柜说他有个做掌柜的朋友想找新东家,不如杜少爷你去问问这个人?”

“行。”杜锦宁点头,顺理成章地把书铺掌柜的位置扒拉到自己手掌里。

程文的事不问清楚,书铺股份的事自然不好再谈,齐慕远避过这话题,望着杜锦宁问道:“明日你就正式入书院上课了吧?山长可有跟你说过,让你进哪个班?”

关嘉泽一下子来了兴趣,问道:“能不能来甲班?我跟齐慕远都在这里,你也好有个伴儿。”

章鸿文不敢跟关嘉泽、齐慕远争,但仍希望杜锦宁来跟他作伴儿,壮着胆子弱弱地插了一句嘴:“乙班也有我。”

“山长说,我年纪尚小,基础不稳,让我先进乙班。”杜锦宁道。

其实这“年纪尚小,基础不稳”是她自己说的,好争取不去甲班。要知道,甲班的人都是可以下场考科考了的。她要是进了甲班,再表现出色一些,岂不马上要被关乐和赶到考场上去了?

她还想穿着男装再混几年,过几年逍遥日子呢。这时代的女子太不自由,还是做男人好。再说,她现在年纪还小,手上的钱又不多。死遁的话,陈氏舍不得,她也不大好做后续安排。

再在书院里混两三年,等她攒够了钱再说吧。

章鸿文一下子笑了起来:“太好了。”

关嘉泽则有些沮丧:“你可快些学啊,好跟我们一起下场去科考。”

杜锦宁看他一眼:“我要跟你们一起,案首可没你的份了。”

“……”真是会心一击!

命案23年

命案23年第二集

此时,童冠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童冠这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开除杨逸风跟施仙冉了。

不为别的,就为了平息学校里面的怨念!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听完童冠这话之后,杨逸风整个人就像是失控了一般的放声狂啸:

“全都***给我闭嘴!”

给我闭嘴……

闭嘴……

此刻,杨逸风的声音大到能够在多媒体教室里面回荡,震得这帮人耳朵生疼。

“想要赶我离开东海,你们谁有这个本事?!”

杨逸风的话语,仿佛一道被敲响的洪钟,将所有人的脑袋震得嗡嗡作响,一时间,所有的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怯意,仿佛是记起了杨逸风发飙时候的狰狞与恐怖!

“杨逸风!”

这一刻,瞧着杨逸风在这里逞凶,林建华的脸色终于是难看的要滴出水来:“杨逸风,你以为东海大学是你的家吗?你想来就来,想留就留?!我警告你,现在你已经没有了最后的机会,从现在开始,我就代表东海大学董事会,劝退你这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学生!”

“好!”

林建华的话音刚落,观众席上便是传来一声惊喜的大喝,扭头看去,却是发现此人正是林建华的儿子,林浩天!

其实林浩天一早就已经来到了这里,今天可是校董事会最后裁决杨逸风的场合,林浩天在杨逸风手下受了那么多惊吓,这种场合,他怎么可能会缺席?

可是因为害怕被杨逸风揪出来,所以从董事会召开到现在,林浩天一直都躲在人群之中。

直到这个时候,林建华站出来给杨逸风下达了最后的通牒,林浩天才是心里一抖,激动的嚎叫了出来!

有了林浩天开炮,观众席上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些支持的声音,紧接着,这些稀稀拉拉的声音便是演变成了集体讨伐。

几乎所有的人都吆喝着,让杨逸风和施仙冉滚出东海大学,还东海大学一个清静的学习环境。

“你们……”

这一刻,杨逸风的脸色有史以来的最黑,一双眼睛之中杀机涌动,如果杀人可以不犯法的话,杨逸风此时真想将这里所有的人肠子都掏出来!

“我再说一遍,都TM给我闭嘴!你们没听到吗?!”

此时的杨逸风,真的是怒发冲冠,尤其是看到林浩天和贾慧慧这些人的丑恶嘴脸,杨逸风真是恨不得冲上去活活撕了他们那张臭嘴!

“杨逸风,你难道就没有半点儿羞耻之心吗?!”

这一刻,因为有着这么多人的支持,林浩天和贾慧慧两人也是不害怕了,两个人站起身来,对这杨逸风便是一顿胡乱狂喷!

“两年前,你二人必死!”

在这么多人的集体斥责当中,杨逸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当下猛地挥出一巴掌,使劲的拍在跟前的一张桌子上!

轰!

只听到一声巨响,紧接着,杨逸风手底下那张长桌顿时四腿崩碎,整个桌板就像是被一块巨石狠狠的砸中一般,顷刻间化为了一方方木块,七零八落的散在了地上。

这一刻,整个多媒体教室当中,寂静的落针尤闻。

偌大一个多媒体教室中,一千多口子人,竟然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发出声音。

此时,认识杨逸风,乃至见过杨逸风发飙的人们都是噤若寒蝉,他们可是知道杨逸风有多么凶猛的,此时,杨逸风脸上身上的煞气已经极为明显,大家都知道,他恐怕是真的生气了。

而杨逸风生气之后的后果,真的是非常的严重!

可是,一反常态的,杨逸风一掌击碎长桌之后,却是没有继续爆发,而是用一双冰冷的眸子在全场扫视了一圈,最后停落在童冠和林建华等董事会成员的身上。

“你……你想干嘛?!”

这一刻,瞧见杨逸风将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并且朝着自己一步步走来,林建华吓得浑身筛糠似的颤抖,可是碍于这么多师生的面子,他哪怕是心里面怕得要死,可依旧要端正的坐在椅子上。

“杨逸风,我警告你,你现在已经被我们东海大学开除了,如果你现在敢对我进行人身伤害的话,我一定会去市局告你!让你牢底坐穿!”

林建华一双眸子颤抖,声音哆嗦,瞧着杨逸风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来,他就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这货,已经不再是人类,而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一个随时都可以取走他的性命的魔鬼!

“林校长,你不必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这一刻,杨逸风看向林建华的眼神极为不屑,就好像一只狮子在盯着自己爪上的苍蝇一般。

“杨逸风,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建华望着杨逸风,感觉自己的小命就好像是被对方攥在手里那种。

“林校长,学生有一件事不明白,还请林校长能够给我答疑解惑!”

这一刻,杨逸风咬牙切齿的站在林建华的身边,目光阴寒的问道。

而听了他的话之后,林建华根本就不敢说话,见状,杨逸风更是冷笑一声,道:“我想请林校长告诉我一下,是谁教我们不要以貌取人,是谁教我们要尊重别人的长相,又是谁,因为施仙冉的长相,而要将这个善良的姑娘驱逐出东海大学?!”

“这……”

这一刻,听了杨逸风那咬牙切齿的话,林建华也是哑口无言,他是多么想点头承认啊,可是见到杨逸风那紧攥的双拳,林建华的心里便是咯噔一声,到了嘴边的话也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

“林校长不要怕!”

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有人看到了林建华脸上的恐惧,当下就站起来对他鼓励道:“林校长,咱们这里这么多人呢!你把话跟杨逸风说明白!”

“对呀,林校长!说明白!”

“让这小子明白!”

这一刻,多媒体教室里面一片嘈杂,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力挺林建华,可尽管如此,林建华犹豫了好久,还是没敢出声。

命案23年

命案23年第三集

不久后,教室里的人开始多了起来。

不出预料,每个人一进来,眼光就不由自主瞟向“天外来客”花小楼,一脸的疑惑之色。

特别是最后进来的那个装扮新潮的哥们,看到他竟然与柳依依在小声聊天,当即脸色一变,气势汹汹走了过来。

“喂,这位新同学,麻烦你离开本班教室。”

他后到,还不清楚状况,以为花小楼是新生,嫉妒之下,也不问他与柳依依是什么关系,直接开轰。

“啥?”

听到喝声,花小楼抬眼看去。

“我让你出去,听不到?”

花小楼不由乐了:“那你给我一个让我出去的理由好不好?”

柳依依下意识瞟了一眼对方,眼中隐隐有一丝厌恶。本想解释一下,哪知这时那小子却发飙了——

“砰!”

他重重地拍了拍桌子,怒道:“你要理由是不?我是这个班的班长,这个理由够不够?”

这点,他倒真没装逼。

其实以这小子的综合表现,是没有资格当班长的。但,最终却顺利当选班长,不难猜测,一定有不小的背景。

“哈哈哈!”

听到这个理由,花小楼大笑出声:“原来是班长?我还以为是院长……”

“你……”

这句话顿把于威顶得脸色乌涨,正想不顾一切动手拖人时,一个中年女人却走了进来。

“你们在做什么?都回到座位上!”

这个女人,正是本班授课讲师之一。

“汪老师,这小子……”

于威不服气,想要告状。结果还没说完,汪老师却摆了摆手:“他叫花小楼,是本班的新生,回头你们都互相认识一下。”

从她轻描淡写的态度来看,似乎对于花小楼的到来并不欢迎。

就这么说了一句,便开始讲解本学期的学习计划,以及未来一些重要的活动。

她的话,让于威有些傻眼。

因为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这小子居然会是本班的新生……难怪,如此嚣张。

不行,一定要摸摸这小子的底。

一直以来,柳依依便是于威心目中最佳的追求对象。人美、有气质、有名气,真要泡到手,那是多么风光的一件事?

保管让一众男生羡慕、嫉妒、恨!

只可惜,柳依依似乎对任何男生都不感兴趣。

现在,突然出现一个竞争对手,与柳依依看似比较熟悉,于威自然嫉妒万分。

不过这家伙也不完全是个无脑白,眼珠转了转,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等到中午时,他突然站起身来,趁着大家还没离开教室,大声喝道:“同学们,晚上我请客,大家聚一聚怎么样?”

当即,便有不少人应和。

有的是想巴结他,有的是想凑热闹,有的想着不吃白不吃……

“柳依依同学、花小楼同学,早上是我不对,没弄清楚状况。晚上,你们俩可一定要赏光哦。”

这种饭局,柳依依根本不感兴趣。

正想拒绝时,没想到花小楼却飞快地接过话来:“哈哈,当然,班长相邀请,我们一定赏光,对吧依依?”

看到这家伙不经意地眨了眨眼,柳依依竟然鬼使神差点了点头。

“哈哈哈!”

这下子,于威不由开心大笑起来。

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讲,他算得上是第一个把柳依依请动的学员。

这两年,同学之间各种聚会不断,但是,从来没有谁请动过柳依依,哪怕是女生。

所以,他由然而生一股成就感。

同时也更加确定,这个花小楼与柳依依之间,关系一定不一般。到底是男朋友?还是亲戚关系?

从于威的内心来说,他更愿意相信二人是亲戚关系。

因为在他眼中,以柳依依清高自傲的个性,根本不可能看中这小子。

所以他推测,是亲戚的可能性比较大。甚至,花小楼能够进入学院,肯定也是借助了柳依依的关系。

……

不久后,柳依依与花小楼一起去食堂吃午饭。

路上,她忍不住问:“你凭什么自作主张答应那家伙的聚会?烦,我不想去!”

“依依你听我说……”

花小楼一脸凝重道:“我并不是胡乱应承的。你也看出来了,那帮人明显是想摸我的底。我可不想成天被人掂记着。

所以,不如主动出击,该装的就装下,该打脸的就打脸,省得他们像苍蝇一样围着你……咳,围着我转……”

柳依依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模样十分可爱。

“其实,我也想趁机摸一摸那些人的底细,看看有没有可疑之人。这,可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行了,就你理由多。不过,下不为例。这种聚会,我是最反感的。”

“嘿嘿,知道!”

另一边,于威为了撑场面,开始四处打电话约人。

别说,这家伙的确有点能量,约到了两个一线导演,以及六七个一、二线学长、学姐。

聚会地点离学院不远,直接包了一层小厅,足以容纳百余人。

下午时分,在于威的带领下,全班同学几乎全部捧场,随之来到预定好的酒楼。

这家酒楼因为规格高、菜品丰富,离影视学院又近,所以学院里不少师生都喜欢到这里聚会。

大厅里设备齐全,有钢琴、吉它、卡拉OK、舞池等等,相当适合各种中小型聚会。

“哈哈,大家先吃水果,唱歌,本班长还请了一些贵客,一会就到……”

虽然于威没透露贵客是谁,但大家也能猜到,肯定是知名的导演与明星。

要是普通人,一定会很激动。但作为号称明星集中营的京城电影学院学生,见识了太多明星,神色倒是比较平静。

花小楼陪着柳依依坐在一边,环顾四周,不时交谈两句。

这时,于威走了过来,热情道:“依依,你去唱歌啊,从来都没听你唱过。你的嗓音如此柔美,可别浪费了。”

“对不起,我不喜欢唱歌!”

结果,柳依依不买帐,直接摇头拒绝。

但于威却不死心,竟然借此机会伸手去抓她的小手,假惺惺道:“来吧,唱一道,大家都是同学,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结果,手还没伸到,却被花小楼一把捏住,捏得他头上直冒冷汗。

好在花小楼也没存心折腾,捏了一下便主动松开,装做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笑了笑:“她不喜欢唱,就不要勉强,我来唱一曲给大家助助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