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行天下之龙骑禁军

镖行天下之龙骑禁军
  • 主演:周群达,吴晓敏,姜大卫
  • 导演:邓衍成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未知
冯金(王岗 饰)来到了天下镖局,花重金聘请王振威(周群达 饰)保镖,而他需要保护的人正是冯金的干女儿沈飞燕(吴晓敏 饰)。沈飞燕的父亲沈荣(姬麒麟 饰)发现王振威所使出的招式正是他苦苦追寻了几十年的“霸王追魂枪”,于是邀请王振威的父亲王兆兴(姜大卫 饰)来府上一聚。哪知道两人之前有着牵扯不清的恩恩怨怨,一言不合竟然相约在十里坡比试武艺。   比武当日,沈荣倒在了王兆兴的追魂枪下,而令王兆兴感到疑惑的是,自己的枪并未此中沈荣,这也就意味着有人从中作梗,借刀杀人。王振威掩护父亲离开,自己却缴械投降,因为他深信为人正直的父亲不可能干出此事,王振威被投入了大牢,所幸得到沈飞燕的搭救重获自由,就此展开了对于事件真相的调查。

镖行天下之龙骑禁军第一集

柏廷铭内心有些小委屈,觉得待会有必要向曾幻柠吐槽一下。

可惜曾幻柠除了在吃饭的时间会看一下手机,其他的时间都是静音又或者放在一旁,碰都不碰一下的,凉亦白就是知道她有这个习惯,所以在联系她的时候总会提前发个邮件给她,反正她本人更喜欢用邮件联系。

柏廷铭被曾幻柠忽略到无数次之后内心更加的委屈了,他发了无数条信息依然没有得到回复。

结果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秦玖玥发的照片里面有曾幻柠跟柏启天,他内心的小宇宙一下子就爆发起来了。

柏启天的手竟然敢搭在曾幻柠的肩膀上!卧槽,谁允许的!!!!!!

柏廷铭气得牙痒痒的,好像直接跑到柏启天的面前一拳解决掉他!!而且他相信曾幻柠是因为看在秦玖玥的份上才不敢有意见。

不行不行,柏廷铭坐立不安,他想了又想,突然间想到明天就是周六了,到时不就可以去找曾幻柠了吗?也对,趁这个机会好好告诫一下柏启天别对曾幻柠动手动脚的。

……………………

时间一晃就到周六了。

一大早裴俊爵跟叶玺就准备坐高铁去找秦玖玥,柏廷铭也赶上去了,三个人都选择订商务座。

商务座也就五个位置,结果只剩下两个位置,裴俊爵跟叶玺转头对柏廷铭说:“你要么去一等座,要么就别去。”

柏廷铭委屈:“……”

最终柏廷铭选择坐一等座,坐在旁边的大妈看他长得眉清目秀的,便不停地跟他搭话,他的内心阴影面积有三房两厅那么大ORZ。

等他们到了目的地,柏廷铭已经累到半条命。

裴俊爵跟叶玺倒是春风满面的,柏廷铭走到他们的身边一副想哭的表情:“羡慕你们,我累到半死。”

“谁让你过来的?我们是有未婚妻才过来的,你呢?”叶玺白了他一眼。

柏廷铭闷哼一声:“不要因为有未婚妻就欺负我这个单身狗,我去看我妹妹不行吗?”

裴俊爵轻笑了下。

叶玺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有妹妹?我还是第一次听,千万别告诉我你是跟风交了个干妹妹。”

“你不懂,”柏廷铭瞪了他一眼,为了显示自己的底气,他双手交叉,一脸傲气地说:“小柠檬可是我的好兄弟,平时我得照顾她一点,毕竟小白不在,小柠檬都没有人照顾,怪可怜的。”

“人家也许根本就不需要你照顾,她一个人照顾自己也许也比你照顾她的强。”叶玺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于是他们斗了一路。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秦玖玥本来打算先吃饭的,但是一想到裴俊爵还没有吃饭,所以就决定等他一起过来吃饭。

裴俊爵知道后有些内疚,他无奈地对秦玖玥说:“宝贝,以后肚子饿了先吃,别等我,饿坏了你的肚子该怎么办?”

“没事啦,我不是很饿。”秦玖玥笑笑说。

他们几个人约着出去外面吃大餐了。

镖行天下之龙骑禁军

镖行天下之龙骑禁军第二集

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

也可以说是善恶到头终有报,老天都不忍心让洛云溪枉死,不忍心让卑鄙无耻的洛云仙父女继续享用属于洛云溪父女的荣耀……

欧阳少宸低头看向慕容雪,见慕容雪看着前方,一副感叹的模样,欧阳少宸轻轻笑笑,“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别再想了。”

“嗯。”慕容雪点点头,漠北的事情解决的还算完美,洛云溪的仇也报了,的确没什么可想的了。

慕容雪一口饮尽了紫红色的红酒,倾身将高脚杯放到了前面的玻璃桌上,不经意,压到了一个长方形的硬物,挂在墙壁上的电视突然亮了起来,一对身穿古装的男女跃然显现:“公主……”

“秦大哥……”

望着电视屏幕上,含情脉脉的深情对望的男子,女子,欧阳少宸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奇异的神色,参观别墅时,雪儿介绍,这是电视,可以演出不同的节目,就像他们那里戏院里唱的戏一样,不同的是,戏院里的戏扮相相近,唱词大同小异,而这里的电视,节目五花八门:“这是在演什么?”

“古代剧啊,差不多是你们那个时代会发生的事情。”慕容雪笑微微的说着,手指着屏幕上的男女道:“你看看,公主,尚书府嫡公子,宫女,太监,和你们那个时代的阶层像吧?”不等欧阳少宸说话,她又兴致勃勃的道:“还有他们的穿着,打扮,长裙,长袍,精致发髻,束发,都和你们的时代比较相似吧……”

欧阳少宸仔细望了望屏幕上的年轻男女,道:“勉勉强强,有那么一点儿像吧。”又道:“公主的气质,差了些,嫡公子的气势,差了些……”

慕容雪:“……”

这是在演戏啊,不能和青焰国真正的公主,尚书府嫡公子比的……

欧阳少宸不赞同的摇摇头:“他们既然是在演公主,演尚书府嫡公子,就要演的百分百像,差那么一点点儿,就是破绽啊……”

慕容雪:“……”

这是现代人演的古装剧,现代人没见过那个时代的公主,尚书府嫡公子,演的差了那么一点点儿,也看不出来的……

眼看着欧阳少宸又要说些什么,慕容雪急忙抢先开口:“不说这些了,咱们看电视吧。”欧阳少宸喜欢精益求精,如果再让他说下去,还不知要说到什么时候。

她已经一年多没看电视了,灰常想念上面演的电视剧啊,就不和欧阳少宸争持了,而且,电视上的这部剧,听说是今年新拍出来的,才放了一半,就已经大火了……好看的良心剧,精彩不能错过啊……

见慕容雪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电视剧上,欧阳少宸也没再说话,坐在慕容雪身侧,轻揽着慕容雪,陪她一起看电视了。

电视剧跌宕起伏,精彩连连,慕容雪看得连连赞叹,紧张的情节过后,是脉脉温情,男女主站在奢华的房间里,深情相拥,拥着拥着就动了情,由相拥改为了亲吻……

镖行天下之龙骑禁军

镖行天下之龙骑禁军第三集

第二百八十九章启动契约

敖青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一瞬间打破了令千山的问诊。

熬琤也一改温和,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盯着捂着怀中镜子的令千山,冷声道,“这么多年也不见九儿的踪影,原来是在你这里?你将他藏着干什么,快放他出来!”

她说话的时候,眼底有些湿润,显然是思念至极。

敖青自从五百年前出去游玩了一趟,便再也无归期,她曾派人找过,却毫无下落,没曾想竟然被这老家伙给带上来了。

令千山捂着怀里的镜子,脸色先是一惊,想着小九怎么有这么大的修为来突破聚光镜的那一层结界,随即见着熬琤这质问的面容,下意识说道,“你胡说什么,小九什么时候.“

话声未落,聚光镜再次传来敖青的怒吼声,这次声音离得极近,听得也分外清楚。

“令千山你混蛋,你居然又将我囚禁起来!你快放我出去——啊,放我出去!”

熬琤听了这话,眼底湿润泪光一闪,看着令千山便大声一吼,”镜子给我!“

令千山犹豫了一瞬间。

”爹你藏着小九干什么?“

“快放出来!”

“不放出来我们又要动手了!”

“你又让娘不开心!”

“真是太讨厌了!”

“还不撒手,上!”

身后八个身影立即上前,熟练的将令千山驾起来,十几只手往他怀里摸去,令千山挣扎无效,小镜子很快就到了手上,缺了一只耳朵的老三冷哼一声,将镜子递给熬琤,说道,“娘,您拿着”

“摔碎!”熬琤冰冷的看着令千山。

“不要!“令千山原来无奈的表情立即一变,快步上前,抄走了镜子,回头对着熬琤说道,”琤琤你先别急,我来就是跟你商量小九的事,你看你这不是忙着吗,所以一直没开口。“

他看了一眼在一侧静静站着的白泽,笑的分外灿烂,脸上那点颜色也不过皮外伤,这么一会时间已经消肿化瘀了。所以那张笑脸看起来格外俊朗,熬琤不争气的又叹了口气。

她转过身,对着白泽说道,“王上,家里有些急事,不知道可否宽限一两个时辰?”

白泽微笑,说道,”娘娘思念小九甚笃,本就不该打扰的,这样,让她留在离恨天,三天后让北斗来接人,可好?“

熬琤看向他身后的顾铃木,见她面色有些难看,想着之前她对几个儿子的嫌恶目光,心下的不满之意愈发浓重,索性说道,“三天后让北斗将她送过来吧,离恨天如今有要事处理。”

不便留客呢!

白泽回首,看着顾玲木那张苍白的面容,不由的一笑,说道,“那就随娘娘的意吧,怎么,还不叩谢一下?”

顾玲木之前那一瞬间的兴奋被扫的空荡荡,这时候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苍白的面容多了几分笑意,她看着熬琤,轻声道,“谢谢娘娘。”

熬琤却是没有看她,目光看向殿外,送客的意思很是明显

白泽知道她就是这个性子,没有计较,转身就离开了房间,顾玲木却咬着唇,心下不甘的跟了上去,原本以为这次来,肯定能解开凤凰精魄,没想到还要推迟三天!

三天之内,要发生多少事呢?

她不敢想,也不愿想,总之,心下的不安愈发强烈。

“看来,琤娘娘不是很喜欢你呢。”走出殿外,白泽忽然停步,墨绿色的瞳孔泛着微光,他看着顾玲木一张美丽的面容,冷声道,“笑的太难看了。“

顾玲木垂首,不敢说话。

白泽拂袖离去,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去找北斗,三天后再来离恨天!”

————

白泽这一走,离恨天的气氛就很微妙了。

之前隐忍着没发的怒火一下子就爆棚了,先是排成一排的八个兄弟将令千山围在中间,目光死死的瞪着他,更准确一点是,瞪着他手上的镜子。

小九在这里面呢!

几百年没见着弟弟了!

都怪令千山!

刷刷的,目光开始带着凶悍之意了。

熬琤开口了,她忍住内心的激动,沉声道,“等什么呢,还不快将九儿放出来。“

令千山站直了身体,眉开眼笑道,”我还是那句话,九儿放出来得我管着,他已经化蛟成龙了,以后的每一步都不能迈错。“

生为蛟的时候,是妖族,化为龙的时候,身份就有些不一样了。

六族都可以任他横行,反正龙族一直都是六族之外,听起来特殊又威风,却也是最危险,滔滔大河分两岸,总归要选择站队的,敖青即便化龙,脱离妖族,也绝对不可能自由。

站队,从来都是一件很难得事情,夹缝生存,更是难于上青天,不然九重天界数个底朝天也没见到几条龙。

现在敖青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能化龙,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绝对不能让这孩子受到任何伤害。

听了令千山这话,屋内气氛陡然一变。

不知道其中厉害的八个兄弟刹那羡慕至极。

“小九化龙了?太好了!”

“这才不到一千年就可以化龙,以后那不得参加南北合流,夺个”

“闭嘴!”

熬琤猛地出声,盯着老三说道,“我说了,不要整天将南北合流挂在嘴上,那不关你的事!”

老三立即住口,面色异常的往后退了一步。

“让九儿亲自跟我说。”熬琤回头,看着令千山道,“你的账,一会再算!”

令千山一笑,将镜子横立身前,输入一道元气,镜中光芒大涨,一道黑衣的疏阔少年身影猛地往外一跳。

“王八蛋!”被关了两三个月的敖青一下子就红了眼,也懒得看这是在什么地方,朝令千山瞪了一眼,便立即启动与顾幽离的主仆契约!

他决定还是要立即找到顾幽离。

跟着她一起舒服,起码自由!

“九儿!”

熬琤一见着敖青,眼泪就下来了,也没看见那他脖子上契约痕迹闪烁的光芒,快步上前,拉着他的手说道,“我的儿,你可算回来了!”

敖青也愣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出来就见到想念已久的娘亲啊!

可是契约已经启动,只要顾幽离那边接收道信息,同意之后,他的分身就会消失啊!

敖青一时不知是哭还是该笑。

都怪令千山这个老东西,逼他太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