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热:A与F的起与落

“白”热:A与F的起与落
  • 主演:未知
  • 导演:Alison Klayman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当年的潮人必备品!这部纪录片探索A&F在90年代后期及21世纪初所掀起的流行风潮,讲述该品牌如何凭借排他性而发展壮大

“白”热:A与F的起与落第一集

自从大鹏和曹国九相继出事后,丁坤就变得异常小心。原本他身边只有鱼头一人鞍前马后,如今除了鱼头外还有四名身手相当不错的兄弟随他出入。泰国人如附骨之蛆,而那个年轻副局长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更如同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需要跟时间赛跑,要赶在泰国人的致命一击到来前,把钱赚够,还要赶在李云道动手前,解决掉那个令他食不香寝不眠的年轻地方官员。好在这段时间传来的都是好消息,各个制毒点相继投入生产,不仅再次垄断江州市场,还开始陆续向周边城市和省份扩散,昨天甚至有福建和广东的渠道找过来想要拿货,他目前没弄清那边的底细,所以并没有立刻点头。

丁坤对于如今的生活状态越来越满意,钱又开始源源不断地送进自己的金库,家里还有一位千娇百媚的妻子日日等候着自己。他开始庆幸当初做了那个决定,尽管国舅爷被自己勒死的时候双目外凸几欲眦血,但正是当时的背叛成就了如今的自己——如果有了足够的筹码还不自立门户,那就是一个纯粹的傻子。

“老板,那个叫朱奴娇的京城娘们儿怎么突然就人间蒸发了?她不是说要跟我们合作的吗?”鱼头一边给听着张国荣的丁坤斟茶一边小声道,“那个娘们上回也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怎么后来就没声儿了?”

丁坤悠然自得地跟着音乐里的旋律晃着脑袋:“京城朱家似乎对朱奴娇这个疯婆娘并不是很上心,我请人打听了,朱家子嗣当中有一个叫朱梓校的年轻人,据说死在李云道的手里,而朱奴娇是他的同胞妹妹。不过,朱奴娇的的确确精神上有些问题,这一点我已经请人在京城打听过了,所以她说的话,咱们就别当真了,什么时候她再到江州来,咱们还是尊为上宾就成,其余的就别多想了。”

鱼头连连点头:“老板,最近各个点的产量都稳定下来了,咱们是不是要考虑扩大些规模?昨天南面的兄弟都通过关系找过来要买货,听说今年金三角估计收成又够呛,加上那边现在也乱得厉害,只要我们货源足,估计到了下半年,找上门来的就不单单是南面的这一两家了。”

丁坤沉吟片刻,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扩张的最佳时间,别忘了,公安那边还有一只老虎盯着咱们呢!头疼啊,这家伙好好的副市长不去开会喝酒,跑来跟我们这群赚血汗钱的斤斤计较有什么用呢?只要这头老虎一天不回林子里去,我们就保持现在这个规模,太大了容易暴露,所以还是缓一缓吧!”

鱼头嘿嘿笑着点头道:“那行,实在不行,我让兄弟们加加班,最后多发点辛苦费,现在形势一片大好,咱们没道理不趁着一这拔把钱掏足啊!否则过了这个点,又不知道到猴年马月了!”

丁坤晃晃脑袋笑道:“这样甚好,也不要亏待了加班加点的兄弟们,加班费你看着办!”

鱼头连连答应,这样的好形势如果能持续下去,不光是老板,就连自己也能赚得盆满钵满,最近他已经在琢磨明年过了春节,是不是在市里弄一栋别墅来住住,否则冒那么大的风险赚那么些钱,却从来没有享受过,万一哪天真的载了,岂不是太不划算了?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最大的威胁并不是三番五次扬言要血债血偿的泰国人,而是那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副市长。

“老板,那个姓李的副市长……”鱼头想了半天,最终还是说出口了,“既然他打定主意要跟我们玩到底,还不如找个机会先把他做了,反正咱们跟他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趁他现在还没有出手,我们不如先发制人……”这句话藏在鱼头心里已经好些天了,看着越赚越多的钱,这样的心思就越来越强烈。

丁坤“嗯”了一声,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何尝不想给那个姓李的副市长一个下马威,可是如果是连职业杀手都没有能做到的事情,想先发制人谈何容易?除非……阴毒的种子在金钱和利益的灌溉下,会发芽,会成长,能长成一颗参天大树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市公安局新任办公室主任陈曦狠狠地将鼠标摔到一旁,拿起桌上的保温磁化杯连喝了两口枸杞叶茶也没能够平复内心的愤怒:究竟是谁在造谣生事?陈曦是上个月底正式把原先“副主任”头衔上的“副”字去掉的,这一切都得益于那位刚刚调来江州不久的新局长,如今有人在网上造谣生事,作为如今李副市长身边的头号贴心侍从,他岂能善罢干休?思考了一会儿,镇定下来后,他决定先不去打扰局座,而是拿起电话打给了刚刚上任不久的副局长袁朗。

“袁局,你这会儿空不空?有些事情我想来跟你汇报一下。”袁朗如今跟陈曦是同一阵营,陈曦如今刚刚转为中层正职,还是保持一贯的低调。

电话里袁朗心情很好,哈哈笑道:“哎哟,我的陈大管家,你有什么事直接过来就是,还汇报个球啊!来吧,昨儿正好老战友捎来一条好烟,分你尝尝!”

陈曦到了袁朗办公室,袁朗一看陈曦面色不对,就知道估计是出什么问题,也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出什么事了?跟老哥说说,要人有人,要枪有枪!”

当陈曦把网上的那些流言蜚语找出来给袁朗看时,袁朗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说咱们李副市长曾经是江南黑道上赫赫有名的三哥?”袁朗经历过黄仁义把持公安局的黑暗时代,对于某些手法相当敏感,“这是典型的造谣和抹黑,不行,得赶紧想办法,否则这样下去要出问题的。”

陈曦指着微博里的一个贴子道:“看这条,说李副市长在江宁任职时,跟女下属曾经有不正当关系,似乎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这对普通民众会造成极大的误导,对我们市公安局的形象也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啊!”

袁朗微微蹙眉,摇了摇头道:“我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市里会有人趁机以此来攻讦李副市长就麻烦了!这样吧,我马上理解网安支队,请网安加强监控,老陈,你立刻跟李副市长汇报此事,请他定夺是不是跟市委宣传部和市委网信办那边打个招呼……”

两人商定了策略后,便分头行动。陈曦的电话到给李云道的时候,李云道正站在市长葛春秋的办公室的门口,听到陈曦焦急的语气,李云道笑了笑,只说了一句:“老陈,你辛苦一下,给在江州军分区驻地参加集训的快速反应小组成员夏初同志去个电话,就说我关照的,只给她五分钟。”

对于有人把黑社会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也翻出来说事,李云道想想就有些发笑,难道这些不知道自己曾经做过卧底吗?这种事情也能拿出来说事实在是智商堪忧,至于跟女下属,在江宁唯一走得近的女下属就是沈燕飞了,李云道不知道沈燕飞看到这些贴子时会作何感想,反正他自己是又气又好笑。

不用猜他都知道今天葛春秋找自己是为了什么!敲门进去的时候,李云道故作惶恐状,这让刻意板着一张铁表脸的葛春秋很是满意,以为自己真的捏到了李云道的七寸。

果然,不痛不痒地说了些关于自贸区的事情后,葛春秋便话锋一转:“云道市长,不知道你这两天有没有注意到,网上有一些关于我们领导干部的负面言论,咱们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很多言论都是指向云道同志你的,说什么涉黑,私生活混乱!云道同志,作为市府这边的领导,同时作为兄长,我都要提醒你,作为一名党员,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咱们随时随地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因为我们的一举一动,不光代表着我们自己,还代表着整个江州市委市政府。”

李云道看了看手表,随后便诧异地看着葛春秋:“葛市长,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明白?”

葛春秋猛地看向李云道,这是他的一招杀手锏,他的绝大多数下属都很吃这一套,几乎没有人敢跟他杀气腾腾的眼神直接对视,可是今天却是一个例外,李云道却跟他对视着,那对清澈的眸子里满是不解与无辜。

葛春秋差一点就相信李云道当真不知情了,但想到这家伙是公安局一把手,又是犯罪份子眼里赫赫有名的杀神,出了这样的事情,没道理他的下属不向他汇报。

葛春秋不动声色地打开手机微博,可是他愕然发现,此时此刻,那全国著名的社交平台无论如何都登录不上去了,他又试了试在华夏拥有绝对市场份额的搜索引擎,此时搜索速度慢得如同蜗牛,最后刷新出来的结果竟然是“此网页暂时无法显示”的字样。

“葛市长,您是要给我看什么?”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葛春秋。

葛春秋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他有些愤怒,扔下手机,他又打开桌上的电脑,那些在李云道进这件办公桌之前还能查到的页面,如今已经无法打开了。

他抬头深深地望了李云道一眼,此时此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几乎被李云道的年纪欺骗了,这哪里是一个三十开外的小伙子,这简直就是一只比马文华还要狡猾难缠的小狐狸。

“白”热:A与F的起与落

“白”热:A与F的起与落第二集

谁知这一回,月仙只是哼哼冷笑。

她徐徐说道,“如果我能渡过这一劫,自然会去将宝藏取出来!若是不能,宝藏于我又有何用?”

她眼中寒光一闪,便要动手,崔颢又连身说道,“月仙姑娘慢动手!这宝藏于你有大用处!”

月仙被他烦死了,咬牙呵斥道,“我现在性命都难保!拿着一堆银子又有何用?”说罢举起匕首便要动手。

“当然有用!你可以用宝藏买命!”崔颢吓得拼命将脸朝下躲。

他早就后悔不迭,最开始的时候便该假装同意就是,何苦招惹这女煞星当场就翻脸?他自以为向来谨慎,谁料想会阴沟里翻船?这月仙床上功夫了得,比家里的妾还勾人心魂,现在想来,不止是因着长着一张狐媚子脸,体力方面更是大异于常人,竟是个练家子!

月仙被他的话语似乎打动了,却只有短暂的一刻。想到今夜所作所为在许多人眼里流露了痕迹,必是不能善终。

看着崔颢吓得魂飞魄散的模样,她觉得相当解气,狰狞着笑脸说道,“你放心!我若逃过这一劫,自会去你城东的宅子好好搜索一番的!”

崔颢眼见无望,登时扯着嗓门儿大喊一声,“救命呀!”

月仙的匕首猛地戳下来,本以为会一刀毙命,没成想崔颢拼死挣扎,将身体翻了个面儿。那一匕首插在了他撅起的瘦臀上。

“啊……”崔颢迸发出此生唯一的惨厉嚎叫声。

“哐啷!”广寒宫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受命而来的曹赶山闯了进来,像尊地府杀神似的瞪着月仙。

月仙认识他,知道是侍卫营中的得力骨干。这么个人亲自来捉拿她,便知一切都已败露!见大势已去,她浑身的劲儿都像散了,匕首叮当落地。

崔颢险险地捡回一条性命。

他刚能走动,便急着到楚伯阳这里来了,门口的侍卫命府里的杂役换下了为他抬软轿的轿夫,将他送到外书房。

他非要站起来行礼,僵着半边身子,不敢晃悠屁股的模样,让楚伯阳差点没憋住笑。

“崔兄,身子还没有将养好,你便这般着急出门做什么?有什么事你让人传一句话,我过来探望你也是一样的!”

他嘴上说着客气话,还是走上前去搀扶他坐在铺了软垫的圈椅上。

“岂敢劳动主公!”崔颢的态度比起以往更加毕恭毕敬。

“行,既然来了,就说说看吧,到底什么事这么着急?”楚伯阳坐回书案后面,待上茶之后才开口问他。

“唉!”崔颢便垂头丧气,关于宝藏的事情在他心里发酵了好几天了。他生怕月仙胡乱攀扯,万一楚伯阳真的信了,他就百口莫辩了。

楚伯阳屏住笑,甚至做出一副云山雾罩的复杂模样,静静地打量着崔颢,听他重新把那夜的事情复述一遍。

月仙确实提到了宝藏的事情,而且还反咬一口,说是崔颢威逼着她反叛。

要不是田峰爆出,他亲自跟踪月仙去了所有重要的反叛据点,崔颢可能真的就要倒大霉了!

“白”热:A与F的起与落

“白”热:A与F的起与落第三集

第35章 不敢在她面前嚣张了

虽然只有几天就要去读书,她也要把门锁装上。

“舒妍,你这是做什么,还真怕我们偷你的东西。”

张小慧看到她像防贼一样的防着他们,很不舒服。

“难道你们的房间没有?”

张小慧说不出话了,其实除了舒妍的房间,其他的房间都有锁,算起来,是他们一直在防着她。

不过之前舒妍老实没意见。

“还有几天就开学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张小慧讨好,对她来说,现在稳住她才最重要。

见舒妍只顾着忙,也不理她,也不在乎。

“走了那么远的路,你肚子该饿了吧,我让我娘多给你炒几个鸡蛋。”

张小慧去了厨房。

舒妍专心的弄着门。

等门弄好了刚好早饭做好。

田小凤把早饭摆放在了屋子里,四个菜,除了鸡蛋,还有盘大蒜炒肉,白菜,酸菜。

看来昨天,他们也去了镇上估计她去得晚没有碰到。

“舒妍,你多吃点,算算看你来我们家也五年了,怎么说也算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不开心的,都过去了。”

“都别往心里去了。”

“记得你来的时候才十二岁,啥得不懂,衣服都还是你婶子帮你洗的。”

张大忠喝了点酒,一副和事老的样子。

舒妍心里冷笑。

衣服,田小凤就帮她洗过一次,来后的半个月她就开始自己洗。

还要帮家里做些简单的家务。

如果不是她始终学不来生火做饭,估计做饭这事也落在了她的身上。

读书还是她用不吃不喝生了一大场病换来的。

见舒妍不说话,也不呛声,张大忠觉得之前的事估计就这么过去了。

昨天一个晚上没回来吗,估计她也想通了点。

除了这里,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没地方去。

“爹,山上的洞子真的出矿了吗?”

张小慧关心的是这个事,如果真的出矿了,就代表村里就有钱了。

到时候就不用看舒妍的脸色。

“有个屁,一大帮的人在矿里折腾了整天,傍晚的时候说了,山上的矿洞里矿早没了。”

“张远山也真会折腾,又是白忙一场。”

“就他能。”

见张远山没办成,张大忠也莫名的一肚子的火。

大家都等着好消息,没想到还是没有。

“要不你去沿海那里打工去,听说那边的工钱很高!”

田小凤听去过外地的村里人回来说,外面的城市有飞机,有火车,轮船,只要肯做,钱花不完,比做工强!

“你闭嘴,怎么说什么你都信,要去你去,没看到他们去的是外地,外地人最欺负人了,到时候把你身上钱都抢去了,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田小凤不敢说话了,乖乖地吃饭。

昨天两人打了一架,她被收拾得服服帖帖。

今天对张大忠就客客气气的。

还没吃完饭,就看到外面的小道上不少人往上山的地方去。

“怎么回事?”

张大忠也跑过去问。

最近这家人闹得厉害,在村里的名声不太好,很多人都不爱和他搭话。

问了很久才有人告诉他。

昨天进洞的勘探队掉了东西在洞子里,出钱让大家去找呢。

“什么东西?多少钱。”

张大忠听到钱,眼神亮了。

“我也说不明白,听说东西不大,金属做得,我猜是个金属片什么的,说是给一千。”

来人急急忙忙的走了。

这钱,挺让人眼红的。

张大忠听完就回家了。

“饭还没吃完呢,去哪里?”

看到他急急忙忙的进了屋里拿手电,换鞋子,田小凤端着碗问。

今天早上炒肉了,他就不多吃点。

“别罗嗦,我挣钱去,昨天勘探队的人把东西丢在洞子里,说是什么零件片,给一千让人找呢。”

张大忠心动,别的不行,找东西还不是凭运气。

说不定他运气好呢。

舒妍放下了碗,心里觉得更怪异了。

张大忠走了出去,田小凤一家去看热闹。

村里去的人很多,都传开了。

舒妍也去。

远远的看到张远山走来了,身边跟着昨天那个一脸不善的王老板。

张远山跟着孙子似的,一路上客客气气的。

但是看到张大忠他们脸变了。

“大忠,你去就去,别带些碍手碍脚的人!”

说完他瞪着舒妍。

越看就越觉得这丫头不顺眼,昨天原本抱着很大希望的事也泡汤了,他心里不舒服,特意去了别的村里找算命的算了一卦。

说他命犯小人。

最近事事不顺。

这个小人他想了很多人,最后越想越觉得是这丫头。

之前在矿洞就是她捣乱,之后王老板来,她也站在人群中看,不都是她把霉运带来的。

这次找东西她又来看。

他心里隐隐发虚,觉得着东西十有八九找不到。

脸上就更难看了。

王老板实际上说给的两千,如果到手他中间还能挣一千呢。

“看啥,还不快回去,男人做事,要你们婆娘凑什么热闹。”

张远山没好气。

田小凤带着张小慧赶紧往回走。

舒妍也回去了。

只是心里有股非常怪异的感觉,难道村里人不觉得,最近关于矿洞的事太多了。

不过只是找个机器金属片,似乎也没什么古怪的。

舒妍回了房间,把裹在胸口的布去掉,换了舒适的内衣,锁上了房门出去。

直接去了张瑞诚家。

张瑞诚不方便,张奶奶身体不好,她去那里复习能搭把手帮忙。

“舒妍来了,吃早饭了没有?”

张奶奶已经在屋子里晒棉絮了,这是给张瑞诚带去学校的被子。

“吃了,奶奶我帮你吧。”

现在是夏天,其实带去的不厚,但是张奶奶抱着已经很费力了。

“不用,你坐。”

张奶奶硬是把被子放在了自家的晾衣服架子上。

舒妍和张瑞诚上的是林市三中,那是在村里人眼里很好的学校,但是在市里算一般的学校,而且那个学校大多招收的是市里面比较贫困品学兼优的学生,还有一些家境好,却没有考上一中,二中,市里的差学生。

当然张小慧是个例外,记得她考试的成绩不好,却意外的被三中录取。

现在看来很可能是舒家人搞的鬼,目的就是不想让她变得优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