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在丽江

徐霞客在丽江
  • 主演:未知
  • 导演:焦建强
  • 地区:大陆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国语
  • 年份:2019
该片讲述明代地理学家、旅行家、文学家徐霞客与土司木增之间鲜为人知的故事,展现徐霞客当年在丽江所留下的丰厚文化遗产以及汉纳人民的深厚友谊

徐霞客在丽江第一集

“知道你们要坑我,为了让你们有点愧疚心,就那样吧”曹天赐刚说完就看到苏皓文把那份他签过字的合同给撕了,随后从抽屉里拿出另外两份合同放曹天赐面前。

“你刚刚跟我们晓筱谈的内容都在里面,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苏皓文手里的这两份合同,他已经签过字,只要曹天赐签字就立刻生效,“那个是我跟那丫头的口头协议,不用直接写在这里”曹天赐其实并没有把自己之前跟苏晓筱谈的事情太放在心上,也同样知道苏晓筱不会真的坑自己,故而刚刚才会如此跟苏皓文说话。

但是他好像忘记苏皓文是个比较谨慎的人,换句话就是他是个比较注重诚信的人,既然说了就要去做,既然说了就该在合同里表现出来,避免别人的损失,同时也避免自己的损失。

“既然如此,合作愉快”曹天赐在合同上签字,起身跟苏皓文握手,“刚刚是谈合作的事情,公事公办,希望你别介意,现在我以朋友提醒一句,我们家晓筱是有未婚夫的人,你要是对她有什么想法,我奉劝你还是把这种心思收起来”苏皓文游戏为难的看着曹天赐。

“你想什么呢,我把苏晓筱当妹子才会刚刚那么说,她很优秀,同时也很吸引人,但却不是我的菜,我喜欢胸大,妖娆的”曹天赐说这伸手搂着苏皓文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有没有合适的跟我介绍一位,我不排斥圈外恋的”曹天赐说的一本正经,却惹来苏皓文一击白眼,“得了吧,你也就口花花,我还是很相信你的人品跟口碑的,那些像你说的女人,你根本懒得看,心里有人了吧”苏皓文随意的一句调侃正中曹天赐的命脉。

曹天赐只是脸色变得稍微难看了一点,随机快速变了回来,这速度快的苏皓文都没有发现,“还以为你们两个在书房不出来了呢”庄静看向苏皓文没好气说道,而作为大明星的曹天赐却被庄静忽略的彻底。

“叭叭叭”忽然听到小家伙的声音,曹天赐倍感欣慰,“看看,还是我干儿子好,不然我都要以为我魅力下降了呢”曹天赐半调侃说道,“你什么是来的,怎么没跟我说一声,我去接你,累不累”苏皓文说这拉着庄静的手,眼神像是黏在她身上一般。

“跟你说就不能给你惊喜了啊,也不知道晓筱在忙什么,打电话也没接”庄静随口抱怨一句,随后任由苏皓文拉着朝餐厅走去,“林嫂开饭”“曹天赐不是客人么,你这么对待他们不合适吧?”庄静说这就要起身去招呼他,但人却被苏皓文按住。

“自己人不用跟他们客气,林嫂做的好吃的,不用招呼他们,他们也会过来”苏皓文说这把庄静安置到自己身边,“你到真没把我们当外人哈,好歹我今天也是来工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你很熟似的”曹天赐说这,但却没有真的认真的生气。

徐霞客在丽江

徐霞客在丽江第二集

第598章 我们三个在一起

“好像是的。”童瞳深呼吸,悄无声息地收了马步。

她亦瞅着两人手里拿玩具枪似的,但身边带着两个宝宝,她不敢有丝毫闪失。

随便伤了哪一个,都会要她半条命。

和滔滔初见,滔滔刁蛮任性,目中无人,当初童瞳母子两个都讨厌这个娇惯的豪门小宝宝。

可是大半年相处下来,滔滔一天比一天粘着她和淘淘。同时曲沉江越来越不像个当爹的,成天不管儿子,童瞳已经不知不觉分了点疼爱给滔滔。

“二伯母。”不知什么时候,滔滔可怜兮兮地挨到童瞳身边。

“别怕。”童瞳安抚地抱抱滔滔,“ 瞧,二伯母和哥哥都不怕。”

淘淘配合地送给滔滔一个白眼:“胆小鬼!”

“我才不是胆小鬼!”滔滔立即昂首挺胸地抗议,声音大了起来。

童瞳悄悄吁出一口气,迎向刺青男:“说吧,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钱吗?”

“不完全为钱。”刺青男呵呵一笑,“但确实钱占了大部分……”

刺青男语气一顿,伸手给滔滔:“你过来。”

滔滔应声缩了缩脖子,贴紧童瞳。

童瞳上前一步,挡住滔滔:“不许动孩子。你要钱,可以找曲家要,但是你不许吓唬孩子。他胆小,会被你们吓到。如果你们伤到任何一个孩子,我敢保证,你们休想从曲家拿到一毛钱。”

“呵呵。”刺青男打了个响指,“曲二少奶奶想多了。”

童瞳护着滔滔,瞪着刺青男。

她倒不怕自己想多了,只怕自己想得不够周全。

毕竟她就是大大咧咧的性子,马大哈一个。不怕心大,只怕疏忽。

刺青男脚尖一挑,将旁边的椅子挑到自己跟前,他悠然坐下,搭起二郎腿。

“我和你说实话吧。”他斜睨着童瞳,“你也看到了,我刚刚那两个手下办事能力不行,不仅能被你们狠虐,连个孩子都给抓错了……”

“你什么意思?”童瞳心头涌上怪异的感觉。

刺青男懒洋洋笑了:“意思就是,其实我派他们去蓓蕾幼儿园等着,要抓的是曲二少的孩子,结果……”

他一指滔滔:“这个倒霉孩子正好出来。他们以为他就是曲二少家那个,给带回来了。”

“等等——”童瞳盯紧刺青男,“既然你们抓到孩子,为什么还去太煌大厦?”

她心里隐隐约约觉得哪里出了问题,却觉得面前有迷雾,一时想不出来到时是什么问题。

刺青男干笑一声:“就是因为抓错了,所以才专程故意跑了一趟太煌大厦。”

“是吗?”童瞳不太信。

“如果抓对了,我直接带回去了。”刺青男两手一摊,“但偏偏抓错了。我只好改主意,干脆拿他当诱饵,去太煌大厦引你出来。哈哈这个诱饵还真好用,不仅把你请过来了,还接着把曲二少的亲儿子给请来了。曲二少奶奶,你猜一半的是你自己,你没猜对的一半是你儿子。”

童瞳皱眉瞪着刺青男,静静地没有说话,脑筋飞快运转。

依刺青男所说,倒是说得过去。

但事情是不是有些凑巧?

曲沉江最近一直漠视滔滔,刚巧今天就这么有心情,还专程派车去幼儿园接滔滔出去玩。然后刚好有人来打她和淘淘的主意。整个事情近乎诡异的紧凑。

如果说是高手故意设的局,估计没人怀疑。

“所以,我现在要把这个多余的孩子送走。”刺青男笑了笑,“送回曲家去。”

童瞳眸子盯紧他,沉吟不语。

这真是个难以抉择的决定——如若真送走滔滔,她和淘淘压力瞬间消失大半。

她已经带着滔滔将这个别墅逛了一圈,注意到别墅临水。如果只有淘淘,她有五成把握带着淘淘潜水脱逃。但如果多了滔滔,几乎就没了逃走的机会。

但若万一这个一脸阴险的刺青男暗暗对滔滔使毒手,她会后悔一生。

见童瞳一时沉默,刺青男以为童瞳默认,他朝后面招招手:“你们现在就把他带走——”

“二伯母,我不走。”滔滔立即紧紧抱住童瞳大腿。

小家伙头一回感受到恐惧,身子瑟瑟发抖,双手抱得死紧。

“别怕。”淘淘在旁瞅着干着急。

童瞳悄无声息地抱住滔滔。

深呼吸,童瞳昂首挺胸,绽开浅浅的笑容:“不,不管哪个宝宝都必须留在我这里。这是我开的条件。如果你们需要我联系曲家给你们钱,我们三个必须在一起。”

刺青男盯了童瞳数秒,最后点点头:“行!”

“耶——”滔滔立即发出高兴的喊声。

淘淘立即送给弟弟一个大白眼,示意滔滔安静点儿。

“谢谢。”童瞳道谢。

刺青男答应得这么干脆,童瞳心头却不知觉浮上惆怅。

她刚刚没有立即表态,是因为心存怀疑。

她怀疑这一切都是曲沉江布的局——曲沉江深知她疼爱滔滔,肯定不会眼睁睁让人绑架滔滔,便用滔滔做诱饵引来她和淘淘。现在滔滔用完了,曲沉江就把自己儿子收回去。

可是刺青男却当面答应留下滔滔,让滔滔陪着她和淘淘一起担惊受怕,这等于她对曲沉江的怀疑没了依据。

虎毒不食子啊!

既然连滔滔都留下,那就不是曲沉江下的手。

然而除了曲沉江,还有谁会布这么大的局来绑架她和淘淘?

李弯弯的事还没过去。她的裸奔照片被人发往网上,当然会把这一切记在她童瞳头上。

但李弯弯绝对没有这样的智商来害人。

童瞳陷入一团迷雾。

“你想干什么?”淘淘忽然说。

童瞳赶紧回神,护住儿子。

“别紧张。”刺青男笑了,“我们现在开始谈生意。”

童瞳问:“怎么个谈法?”

“二少奶奶真是痛快。”刺青男高兴地打了个响指,“行,既然这么好说话,就好办了。”

刺青男转向淘淘,居然挤出和谐的笑容:“来,给你那个有钱的亲爹打电话。”

刺青男笑嘻嘻地将手机伸到淘淘面前。

淘淘警觉地瞪着刺青男:“我要和老爸说什么?”

刺青男哈哈笑了:“这个简单。你打通电话,该哭就哭,该求救就求救,随便你发挥——”

徐霞客在丽江

徐霞客在丽江第三集

带出去的财产就是别人的,这不是白送么?

更何况展宠儿要嫁的还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穷小子,而且不知道怎么还说服了父亲,因为在他们眼里妹妹是要拿出去联姻的。

展宠儿也争气,除了只要该有的嫁妆,没要展时的一分钱。

但是她的哥哥们却始终认为展时偷偷给钱给她了,不然展酒酒的父亲也不会忽然变的很有钱,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都是展酒酒的父亲自己打拼出来的。

“呦,这不是小妹的女儿么?出去三年知道回来了?”说话的是展酒酒的三叔的妻子,方雨桐。

当初老爷子要把自己的财产分一半给展宠儿的时候她和丈夫展詹就是出来第一个不同意的。

二婶:“酒酒跟着君公子去了京城过着好日子,哪里还会记得我们展家啊!”

大伯母:“酒酒……你和君衍……”

“大伯母。”展酒酒打断她还没有说完的话,轻笑出声,看着几人的神色,不咸不淡的开腔“我和君衍好的很,他对我也好,倒是不用各位操心了。”

“诶,这孩子……”

“酒酒,君衍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啊?”展家大伯看向她,眸色有些深。

展酒酒最不喜欢的便是她这些叔伯一副算计的模样,和当初她和君衍在一起,算计他们还不承认,恶心至极。

这么久过去了,不管怎么样面上的功夫却是要做好。

女人低下头,一副安静乖巧的模样,淡淡开腔“'我们刚回到S市他有点忙,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所以没来……”

“不过,我下次一定带他来拜访爷爷。”

展酒酒看向主位的老人,鼻子酸了酸。

在她父母出事后,是爷爷把她领回了家,然后一步一步教她做人,成长,虽然有时候严厉了一点,但是对她的好却是不可否认的。

除了她当初出国五年,回来还没有带多久就一言不发的跟君衍走了。

“这么忙啊,陪你回来都做不……”

“闭嘴!”坐在主位上的老人出声了,其他人安静了下来,再怎么说展时还是展家的家主,说话是最有份量的。

被呵斥闭嘴的三伯母忍不住嘀咕道“我说错了吗?当初酒酒要抛弃展家跟君衍离开,还说相信君衍会对她好一辈子,现在陪她回来都做不到……”

女人手指紧了紧,抬眸看向说话的三伯母,不冷不热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忙的时候,难道三叔没有为事业奔波过吗?还是说君衍没有在为我们未来的生活努力着光陪着我就是宠我了?”

三伯母被展酒酒说的哑口无言,顿了顿,还是有些不甘心。

“那回来的事也不小啊……”

“啪!”展时一巴掌拍向桌面,大厅安静了下来。

展詹瞪了瞪自己妻子,示意她闭嘴。

展时混浊的眼睛看向几人,语气沉得很“要是不想回来看我就走,一天到晚就知道吵,是不是这个家散了你们才满意!”

“……”

二婶看向方雨桐,笑道“酒酒回来了是好事,你又何必这么计较呢!”

方雨桐黑着脸没有说话,每次她说完她就出来说话,还都是好听的话,就知道装好心!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